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821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2-27 18:00

言情小说《换颗心继续爱你》长篇连载



九库文学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你放了她,钱我给你!”

  “你不要伤害她!三百万我现在就划给你!”

  ……

  那道再熟悉的声音不断地在顾瑾汐脑海里回放着,她浑身乏力地躺在床上,双眼空洞地望着黑乎乎的天花板,一股从内心深处涌上的苦涩渐渐溢满心头。

  她清醒地知道,这才是她内心真实的感受。

  这一年来,她活着,却也死了。

  她后悔,为何去年的今日不同蓁蓁一起去了呢!何必要留在这世上受尽折磨……

  暗黑中,顾瑾汐长长地叹了口气,双手紧紧抱住双臂,试图让自己身上能够暖一点。

  “砰!”一声,门突然被推开,头顶上的灯瞬间亮了起来,刺眼的灯光让她不由地闭上了眼。

  这个时候,能进自己房间的人,还能有谁?

  一股浓重的酒味扑鼻而来,顾瑾汐一个激灵,全身神经骤然绷紧,她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抬眸望去,正好看到沈君烨晃悠悠地走了进来。

  他那一身素白的丧服刺痛了顾瑾汐的眼,她不由地低下头,连带着这颗不属于自己的心,都在狠狠抽痛着。

  “君烨,今天谢谢你,救了我。”顾瑾汐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着那张早已印在她心底的脸。

  她的声音极轻,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惹恼了他。

  “救你?”沈君烨冷冷一笑,棱角分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狠戾,他猛地走了过去,一把抓起顾瑾汐的手臂,将她重重地甩在了床上,额头上青筋乍现,“我说了多少遍,叫你好好呆着,护好这颗心,你今天作什么妖!”

  顾瑾汐的额头撞到了床头,立刻渗出血来。

  她吃痛地闷哼了一声,慢慢翻过身来,揉了揉已经勒出红痕的手臂,鼻尖一酸,眸中早已湿润,却紧紧咬着唇瓣,不让泪水流出来。

  “我……”

  “顾瑾汐,你明明知道,今天是她的……她的忌日,你!”

  沈君烨丝毫没有给顾瑾汐解释的机会,上前一步,一把将她从床上拽了起来。

  “君烨,疼……”顾瑾汐一脸惶恐地看着震怒中的男人,双手使劲挣着,想要推开他,沈君烨此时猩红的双眼,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疼?你还知道疼?”沈君烨微微勾着唇,温热的气息悉数撒在了顾瑾汐的脸上,“她死了,是你害死了她!你不仅害死了她,还夺了她的心脏!”

  “不,不是我……我没有……”顾瑾汐满脸泪水,不断地摇着头,这个罪名她不背,不是她!

  “你这个杀人凶手!”

  “不,君烨,我不是!你,你喝醉了……”

  任凭顾瑾汐怎样挣扎,都挣脱不开那双禁锢住自己的大手,却被沈君烨一甩,直接扔到了床上去。

  铺天盖地的恐惧跟着笼罩了下来,顾瑾汐顾不得额头和身上的疼痛,这样暴怒的沈君烨让她害怕得浑身发抖。

  “顾瑾汐,你明明知道我爱的是蓁蓁,是你,是你毁了她!是你,是你毁了我!”沈君烨看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瞬时发了疯似的,踩上床去,再次将她拽了起来。

  虽然,这是她早已了然于心的答案,然而此时他如此愤怒地吼了出来,还是让顾瑾汐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还有,她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在他面前,再次溃不成军。

  她早就不想活了,为了这颗心脏,她背负了太多的冤屈和无助……

  “你没话说了吧?”见着顾瑾汐面如死灰的脸色,沈君烨发狠地咬上了她的肩膀,一股血腥味瞬时在口腔里弥漫开来,就像是闻到了猎物的气息,他激动万分,猩红的眸底尽是不甘和愤怒。

  肩上传来一阵刺骨的痛意,顾瑾汐的身子不由地颤了颤,她紧紧咬唇,无奈地摇摇头,长叹了一声,“真的不是我……”

  “是吗?那你今天故意让人绑架了,不就是为了羞辱蓁蓁?!”沈君烨恨不得从她的肩上咬下一块肉,但是想到她的身体状况,还是松开了口,愤怒地瞪着她,眼底全是无尽的恨意。

  顾瑾汐紧抿着唇,一语不发,她知道,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他对她的恨,早已深入骨髓。

  醉酒之后的男人,发了狂似的折腾她,最后带着阴冷的笑意,狠狠地刺穿了她的身体……

  顾瑾汐看着他完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酸涩的泪水,彻底决堤了,一滴滴滚烫的泪珠落在了那一抹落红上,鲜红如血,刺痛了她的眼,也碾碎了她的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7 18:00
  G市的六月,正值仲夏,今年较之往年显得更热了。

  天色暗沉,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雨,暗沉沉的天幕上偶尔掠过几只飞鸟,说不出的沉闷。

  市中心医院的一间特护病房内,顾瑾汐静静地躺在那里,惨白无血色的脸上满是泪痕。

  就算室内温度已达28度,她还是紧紧地裹住自己的身子,被子下瘦弱仿若无骨的小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心却冷到了极点!

  手再次向上移,停在了心房的位置,她听到了一阵阵心跳,那不属于自己的感觉再次袭了上来,让她恨不得直接伸手进去掏出这颗不属于自己的心脏……

  “沈太太,请您稍等,一会设备准备好了,我们再过来接您过去检查。”一名医生走了进来,态度颇为恭敬地立在她身旁。

  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医生才走了出去。

  病房内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但是她知道,门外都是她丈夫沈君烨派来的保镖。

  他们结婚一年了,她见到他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见面都是带她来检查身体。

  外人不知,以为沈君烨是有多么疼爱自己的太太,一副羡煞旁人的模样。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他在乎的是她身上的这颗心,他担心她身体不好,将这颗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心脏给弄丢了。

  思绪辗转,顾瑾汐又抚了抚自己的小腹,原本平淡无波的眼眸还是渐渐燃起了一丝希望。

  想起了沈君烨那夜疯狂的样子,顾瑾汐背脊还是止不住地发寒起来。

  如果让他知道这里有了一条小生命,他会不会活生生地将它捣碎,硬将那个不属于她的孩子塞进她的子宫?

  她不敢去想,她害怕见到那血肉模糊的一团肉……

  过了一会,门又响了,一道白色身影迅速闪了进来,接着就有人在她耳边低语,她猛地睁开眼,有些不信地看着眼前那张俊朗的面庞,声音颤抖,“之迁,你怎么来了?他们……”她谨慎地瞧了一眼门外。

  “瑾汐,你想好了吗?想好了我就带你走!”文之迁紧紧地握住她发颤的手。

  “君烨,那里……”顾瑾汐欲言又止,苍白的脸上早已被泪水浸湿。

  “难道,你真的愿意做他们的孕母,生一个他和贾蓁蓁的孩子吗?”文之迁心疼地看着那张愈发憔悴的脸,恨不得立马将她打晕扛走。

  只不过,他知道,除非顾瑾汐自愿,否则他无论如何都带不走她的人,更带不走她的心。

  “我……”顾瑾汐难过地闭上了眼,一串串泪珠顺着脸庞流了下来,任凭文之迁如何去抹,都流不尽似的。

  “他们毕竟救了我……”顾瑾汐更加痛苦地哭了起来。贾蓁蓁的心脏救了她,沈君烨交了三百万赎金救了她。一想到自己欠他们的,她就痛不欲生,若是可以选择,她宁愿死都不想要接受他们的帮助!

  “若不是因为这颗心,你觉得沈君烨真的会救你吗?!”文之迁气得脸色通红,脸微微有些扭曲,感受到顾瑾汐蒙在被子里的身子还在瑟瑟发抖,他还是咬咬牙,不得不再一次戳穿那层虚伪,将血淋淋的事实摆在她眼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2-27 18:02
  果真,临近下午,那场酝酿许久的大雨终于倾盆而下,也打乱了不少既定的计划。

  “什么?!”刚刚在公司开完会的沈君烨,正火急火燎地往市中心医院赶,就接到了一个让他暴跳如雷的电话。

  今天,他心情很激动,苦等了一年,他终于等到了顾瑾汐养好身体可以受孕的时刻!

  他终于要有孩子了,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他和蓁蓁的孩子!

  一想到蓁蓁,他的眼眸瞬时又黯淡下来。

  任凭他如何回想,他都想不明白,为何看上去就像一只无害小白兔一般的顾瑾汐,怎么可以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为了自己的心脏,居然害死自己的亲妹妹!

  “你再说一遍?”沈君烨接到保镖的电话之后,脚下猛地踩了地板油,车子直接飞奔了出去。

  那头的保镖明显被他的声音震到,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医生过来接太太去做检查,然后太太就不见了……”

  保镖没有说谎,他们的确是跟着医生一起将顾瑾汐送去检查室,可是一直都等不到他们出来。

  等了许久,他们感觉到不对劲,才撞门进去,这才发现里面什么人都没有了。

  沈君烨脸色暗沉如墨,一边驾车,一边找人留意海陆空出境的情况。

  他怎么都想不到,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在这关键的时刻逃走了!她怎么敢?

  一路疾驰到了医院,几个保镖早已将医院翻了个底朝天,却还是不见顾瑾汐的踪影。

  “人呢?你们都是饭桶吗?几个人还看不住一个女人?”沈君烨脸色难看,直接上去就踹了保镖几脚。

  其中一个被踹得最厉害的保镖,抱着自己的大腿,支支吾吾地说,“医生说,检查期间我们不能进去,以防感染,因此……”

  这时,一个医生突然拿着一张报告单走了出来,脸色焦急,“沈先生,可找到您的太太了?”

  来人正是顾瑾汐在这家医院一直看开的李医生。

  毕竟这里是医院,保镖们也不好大张旗鼓地搜人,沈君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突然扭头看着最近的保镖,“可是李医生接的太太?”

  那保镖这才抬头看了李医生一眼,一脸错愕,有些害怕道,“不是,是一名年轻的男医生,他说他是李医生的助手……”

  李医生根本就没有男助手!

  沈君烨眼眸微暗,深不见底的深眸中有股情绪在翻涌,他紧紧握拳,手指泛白,忍住怒气,扭头看着李医生,“李医生,可是出了什么意外?”

  “沈太太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怎么还要做试管婴儿呢?”李医生特意压低声音,有些不明白。这不明摆着耽误医用资源吗?李医生有些抱怨地看着他。

  之前,顾瑾汐的身子不好,天生宫寒,很难受孕,所以沈君烨才让她好好养着身子,就为了将那颗受精卵塞进她的子宫,让她生下他和蓁蓁的孩子,以此来赎罪!

  “什么?”闻言,沈君烨脸色骤变,满脸阴郁,完全看不出一丝喜悦。

  李医生有些莫名其妙,这男人明明如此想要一个孩子,怎么在得知妻子怀孕之后,反倒是这种表情,真奇怪!

  沈君烨接过报告单,不相信地看了又看,然而事实摆在眼前,顾瑾汐确确实实是怀孕了,他和她的孩子。

  五指渐渐收拢,一把将报告单揉在手心,沈君烨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戾,转身低声吩咐保镖,就算挖地三尺都要把这个女人揪出来!

  这该死的女人,不仅偷偷留下了他的种,现在居然还逃跑了!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68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