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3043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3-3 08:24

韩信根本不会跑——论拜将台史实之伪[讨论]   



菜九段 发表在 战史风云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1.html






题记:韩信受到重用是刘邦生平的重要事件,但人们记住这个重要事件却是因为这个事件的虚假记录。而要取得对刘邦的正确认知,需要破解的正是这样的虚假记录。韩信受重用是真,而拜将台的相关故事为假。

老共产党人菜九段有言: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中国人就最不讲认真。一般来说,只要给出一个说法,中国人往往就认了这个说法而不去较真。所以中国的事常常是挂起来,不行的话,可以挂个一万年嘛。但一万年太久,中国的事老是这样挂着,也总不是个事。如果像菜九一样,不轻易认可现行说法,而想较个真,就可能发现事情并不像人们以前认定的那样。于是那些本可挂上万把年的事,或者也挂不下去了。

拜将台故事与萧何追韩信传说之记载挂了已经不止两千年了吧,但菜九经详细考证得出韩信根本不会跑的结论,故而菜九觉得不能让这样的不实记载再挂下去了。近年来菜九把韩信问题翻了个底朝天,否定了太多的记载,其中也包括萧何追韩信的记载,考证过程详见《千古谁识拜将台/千古谁识追韩信(升级版)》(网络任意搜索即得)。现将否定拜将台史实的考证功课,以《韩信根本不会跑》的形式作一个简要归纳。不过,根据中国人的特点,你不把一件事驳斥到体无完肤,他们就不认你的账,甚至你做到这一点他们仍然会不认账。不认账是他们的事,驳斥到体无完肤是菜九的事。现在来看看菜九是否将其驳斥到体无完肤了。

现实情况是,韩信的跑与萧何的追已经深深植入中华民族的记忆深处,融化到中华民族的血脉之中,菜九认为韩信不仅没有跑、也根本不会跑,实在是石破天惊的提法。因为韩信这个跑很关键,没有韩信的跑就没有萧何的追,也没有后续韩信拜将的事。否定了韩信的跑,就否定了拜将的故事。

其实并不需要多少智力水平,只要对韩信入汉的简短过程作简单分析,就一定会对韩信的跑产生疑问。韩信所谓的逃跑前的状态是什么,跑的理由又是什么,历史记载虽然是含而糊之,但大体上还是记清楚了。先来看看韩信逃跑前的状态。

简言之,韩信在项羽那里感觉没有前途,故而亡楚归汉到刘邦阵营另寻出路。鸿门宴之前,刘邦原本是可以王关中的,因项羽对前景坚决不接受,暴怒着要武力解决刘邦,刘邦情知不敌,便出让了王关中的权利,愿意去巴蜀汉中。具体考证可参见菜九《千古不散鸿门宴》,此不赘述。韩信在项羽身边工作,应该见证了鸿门宴上刘项交接的这个过程,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前景似乎不看好的刘邦。

刘邦当时是人气王,《高祖本纪》记:“楚与诸侯之慕从者数万人。”韩信应该属于这种人。《功臣表》称韩信至咸阳亡,不如列传准确。韩信所在的楚军应该在鸿门宴之后就进抵咸阳,然后才能开始为期长达四个月的分封,韩信不可能在分封的事刚刚开始、甚至还没有开始的时候选择归汉。韩信的归汉应该是在刘邦入汉中的时候,而不可能是更早。虽然亡楚归汉是当时的一种潮流,是一种人心向背的具体表现,但韩信此举不是简单的随大流,应该说与其对刘邦的好感有关,表明其对刘邦有所期待。因为先在项梁、后在项羽身边工作,韩信有多次机会亲见刘邦,其好印象来源直接。关于刘邦的事迹及长处,韩信所知远比我们包括司马迁在内的后人要多得多。根据自己的了解,韩信判断到刘邦处会有好的前途,所以才有亡楚归汉之举。

史称,韩信到刘邦阵营又 “未得知名。为连敖”,汉功臣里以连敖职位在起义之初就加入者为数不少,感觉是个较低职阶。菜九以往的考证,根据樊郦滕灌曹周的晋升职阶中没有连敖一职,而将此职务归于吕泽部所特有。所以可以大致断定,韩信入汉之初加入的是吕泽部。韩信入汉,肯定想一下子就投靠到刘邦的主体内,但在入汉的洪流中,可能想一下子就找到刘邦也不容易,所以韩信就找了个方便的军队先加入了再说。因为不加入的话,连吃饭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这支军队是吕泽部,吕泽部也很大,算是刘邦的盟友,有自己的军功军衔体系,有别于刘邦本部。刘邦部实行的是秦制,吕泽是楚制,连敖即为吕泽部特有。但韩信这种没有来历的人,一上来就任此职,又像极了刘邦的做派———你原来是什么官衔,加入时仍然是什么官衔,大概连敖一职,与郎相当。果然如此的话,则吕泽的做派与刘邦相同。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韩信从归汉到拜大将的时间不长,不会超过四个月,汉元年四月诸侯罢戏下,八月汉就发动了定三秦之战,韩信故事只能发生在这四个月当中。为连敖之后,发生了韩信坐法当斩、夏侯婴言于上、上拜为治粟都尉诸事。这里面最要害的事是“上拜为治粟都尉”,我们来看看是怎么达到这一步的。

韩信犯死罪被监斩的夏侯婴救下一事,故事性太强,不像是真实发生的事。夏侯婴的传记没有提及此事,不代表没有发生,但此事过于离奇,可能是出于神话韩信才能而人为编造的。刘邦拜韩信为治粟都尉,应该是上述故事以后的事。上述故事有假,但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的逻辑关系应该如此,这提示刘邦肯定与韩信见面了,而且有好感,否则韩信一个新人,寸功没有,怎么可能呢?所以一旦正视刘韩的这一会面,就可以立即取缔拜大将记录。因为治粟都尉已是高级干部了,比曹无伤那个左司马还要高很多。需要特别提一下,都尉虽然没有大将威风,但这个职位确实相当高了。靳歙定三秦时也就是骑都尉,郦商也就是陇西都尉,所以这种职位是可以委以重任的。陈平在项羽处受重用,其职务也就是都尉,他立下了击降殷王这种大功劳,也就被拜为都尉,可见都尉一职确实可以有很大担当的。韩信出任此职,应该是刘邦的钦点,而不是出于夏侯婴或萧何的举荐,表明刘邦对其才能的认可。如果这样的际遇韩信仍然有什么不满,他是什么人啊,刘邦看走眼了吗?

治粟都尉,百度百科称:“汉初官名。汉武帝时又名搜粟都尉。掌管生产军粮等事。韩信曾任此职。”搜遍网络,治粟都尉也只有韩信一人。表明史料中韩信是首位、也是唯一一位担任此职之人(有读者指出菜九“治粟都尉唯有韩信一人”之说有误,以为桑弘羊也是,还有其他人。但桑弘羊的认定是有争议的,唯一没有争议的还就是韩信。所以不能说菜九有误)。此前没有此官职,此后亦不见此官职,两千多年来治粟都尉只有韩信一个人,如果是刘邦为韩信量身定制特设的,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因人设事,足见刘邦待韩信不薄啊。估计韩信任此职后,划归萧何领导。日后吕后设计杀害韩信就通过萧何诱捕,提示韩信与萧何有良好的工作关系。

回到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的这次见面,这次面谈应该是韩信自己创造的机会。韩信离开项羽到刘邦处找机会,是有备而来,憋了一肚子话,他不可能坐等刘邦来发现自己,一定是主动沟通的。因为有个人追求的韩信如果真有什么高见的话,他完全可以直接找到刘邦面谈,而且刘邦并不难见到,估计还是欢迎此类面谈的,尤其像韩信这样在项羽身边待过的人,更是刘邦亟需晤谈的对象。虽然韩信起先加入的不是刘邦主体,但在汉中这个狭小的地方,韩信很容易就能找到刘邦。何况韩信既然可以数与萧何语,为何不能直接找刘邦?萧何可能要比刘邦忙得多啊。韩信有数次向项羽进言的记录,在迫切需要找出路的情况下,直接向刘邦进言,是个合理而行得通的举动。明显的例子有郦生、韩王信、陈平、娄敬,都是因为单独找刘邦进言而受到重用的。我估计,韩信那个治粟都尉,就是与刘邦会面的结果,也完全符合刘邦的一贯做法。而无论是夏侯婴还是萧何举荐,都比不了韩信迫切心情真实。所以韩信更可能是自己而不是通过萧何找到刘邦。所以韩信这段历史不妨略去处斩的情节,略去夏侯婴这个中间人,是从连敖岗位上向刘邦直接进言,受到重视而提升,也提示两个人一下子就很投缘。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见过面了。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见过面了。拜将台之前韩信与刘邦见过面了。

韩信投靠刘邦,能与刘邦面谈并获得重用应该是他的终极追求,从他被拜为治粟都尉来看,这个过程完成了,这个追求实现了,韩信的个人价值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郎中或连敖估计只相当于连级干部至多副营级,比曹无伤那个左司马还要低得多。治粟都尉则绝对是高级干部,相当于师以上干部,与连级干部相比,真有天壤之别。须知,日后垓下决战记录到的韩信部下蓼侯孔藂及费侯陈贺是追随刘邦在芒砀山起义的老弟兄,在韩信当上治粟都尉的时候也只是左司马,被刘邦处死的曹无伤有击杀秦泗川守之功,也不过是左司马,这些人都是长期追随刘邦出生入死、战功赫赫的,而韩信什么功劳都没有,一下子就超过他们很多,刘邦给他的待遇真的不薄啊。这个时候就要讨论韩信为什么要跑了。

根据记载,韩信的跑是因为有所不满。在韩信还什么都没有做的情况下,刘邦就量身定制了治粟都尉一职,这表明刘邦对韩信特别赏识。何以赏识?肯定是通过谈话。仅仅通过谈话,刘邦一下子就认定韩信是个可用之才,预先就安排寸功没有的韩信担任如此高级的职务,这样的隆遇,任何人都不应该不满。这么高的待遇还要不满,这是什么人啊?人们可能以为韩信还有很多高明的见解没有说,所以有所不满。遗憾的是,这样的情况并不存在。须知,韩信的治粟都尉就是与刘邦面谈的结果,韩信应该说的都说了,不会有什么保留。如果韩信还有所保留,藏着掖着的,也太不把机会当机会了吧?到了韩信担任那样高的职务后,见刘邦只会更方便了,真要有什么重要的话话需要讲,总比与刘邦不认识的时候方便讲吧,怎么还要等萧何安排?简直是无稽之谈嘛。

韩信入汉即受重用却还要逃跑的记载又产生了新的问题——韩信在项羽处默默无闻,入汉不久就受到赏识及重用,又怎么会逃跑呢?所以啊,寸功没有,仅通过主动进言,就受到刘邦特别重用的韩信,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逃跑,也太有损韩信的光辉形象啦。求仁得仁,又何跑焉?所以套用黄永胜针对九一三事件的感叹,韩信啊韩信,你跑什么跑。真是害死人啊。

拜将台故事中韩信跑的环节显然说不通,姑且认为虽然不合理韩信还是跑了吧。但就算韩信跑了,萧何怎么知道的,这不是一个问题吗?萧何是听说的吗,难道萧何派人看守韩信了吗,否则他怎么知道韩信不见了?不见了就是跑了吗?不见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跟熟人喝酒去了,与人斗殴受伤了,都可以不见。不见不代表就是逃跑了。怎么萧何听人说韩信不见了,就认定韩信跑了呢?显然是韩信写了告别信并派人送给萧何了,否则萧何怎么知道?但史料中没有写信送信的记录,萧何怎么判断韩信跑了还是一笔糊涂账。就算跑了,还有问题:一是跑了多久,如果跑了几天,萧何无从追起;既然萧何追了,表明韩信刚刚逃跑萧何就知道了;那么又回到刚才的问题及荒唐的推论,就是韩信告诉萧何他跑了,这是什么样的跑法啊,捉迷藏啊?二是萧何应该往哪个方向追?四面八方,选择甚难。如果追错方向,就南辕北辙,无从追上,而萧何又追上了。显然韩信在告诉了逃跑时间的同时,也告知了逃跑方向。当时的汉中算是荒凉之地,而且相当闭塞,栈道又烧掉了,想跑出去还真不容易。其实还有问题,万一韩信的逃跑信送达萧何的时候,萧何抽不出身来,不也追不成吗?何况韩信怎么知道信能准时送达,万一送信的人找不到萧何,岂不又得耽搁时间?反正萧何要能及时追赶韩信,其中的环节不能有任何闪失。无论怎么看,得到韩信充分指点的萧何追韩信感觉怪怪的,韩信的这个跑是真跑还是假跑啊?假史若欲不穿帮,还真是一件技术活啊。

之所以不认可《淮阴侯列传》所载拜将台故事的真实性,是因为其中的不合理因素太多了,要让人不起怀疑亦难矣哉。就像上述不合理的跑与不可理喻的追,如果倾全力将其中的不合理一一抠出,难道不像一出荒唐大戏吗?不知列位看官有同感否?可能列位看官会说,如果不跑,怎么会拜大将?对不起,连跑都是假的,拜大将又如何真的起来?在以上的推敲中,整个跑与追都被驳斥得体无完肤了,难道不是吗?

其实拆穿了韩信的跑与萧何的追,拜将台事件之有无基本上已经不需要再讨论了,但考虑到中国人死不认账的特点,还是简单讨论一下为好。

拜将台上,最能为韩信拿分的,即证明韩信大将地位是实至名归的,当属刘韩对话。可惜,稍一推敲就会发现说辞里面的猫腻不少。菜九在十多年前怀疑上韩信假史,就是从拜将台说辞开始的。因为说辞中纵论天下大势的内容已超出当时的认知程度,所以真实性大有疑问。韩信亡楚归汉,处于汉中这种闭塞的地方,应该不会知道项羽及其他诸侯的动向。像“诸侯之见项王迁逐义帝置江南,亦皆归逐其主,而自王善地”诸事,皆为项羽出关后所为。与之实际对应的就是项羽迁义帝及臧荼杀韩广事,尤其是后者的发生时间月表在元年八月,即刘邦定三秦之月,此时尚未发生,韩信不可能知道。不仅是韩信,整个汉阵营可能都无法知道这些事。韩信说辞的内容不可靠者亦甚多,如“至新安,项王诈阬秦降卒二十余万,唯独邯、欣、翳得脱”。实际上不独此三秦将得以生存,章邯弟章平、守开封的赵贲,亦不诛,这些人都出现在汉定三秦的过程中。但这种提法一直流传下来,甚至于在《项羽本纪》中作为一个事实固化了下来。所以说,不实的历史记载真是害死人啊。再回到韩信的拜将台,他在拜将台上说一些自己根本不知道的事,怎么可能呢,显然是后人根据当时的情况追补的嘛。那么还会有拜将台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刘邦根本没有拜韩信为大将。韩信的军神也是建立在虚假记录上的,与拜大将故事一样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强调一下,韩信在担任军事统帅之前,他的职务就是治粟都尉,是萧何的助手,是责任军需的。韩信的统帅角色是从击魏赵时开始的。定三秦与东征攻占彭城及彭城失败,都与韩信没有任何关系。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请点击华声军事首页:http://js.voc.com.cn/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9 08:49
同人于野2016 时间:2017-10-05 21:20:37
  @菜九段001 2017-08-28 13:31:18
  czyd899: 回复 菜九段001 :但是功臣表或年表有时都会有记错搞错问题和各种出入啊,比起这种大段的话事件发展,而且世家内容应该还是审核过多种信息的
  禁言 | 删除 | 2017-8-28 09:34回复
  czyd899: 回复 菜九段001 :或者有没有可能,这个事件里做事的其实是吕泽儿子,然后原版文件写的是建成侯,所以抄的时候就抄成吕泽了。但是史记这是世家里面的主要内容,而汉书编的时候应该又复核过这事,二者都写十一年英布反时......
  -----------------------------
  我认为古代写史多有写史者的主观成份,还加上文学宣染成份,萧何追韩信就应是张冠李戴的文学宣染故事。萧何是文官,对韬略战略不会精通,也就不会认识到下级军士是将才,他也不会向刘邦推荐军士韩信,那么多能征将士,一刘邦不会用,二将士们也不服。楼主考究韩信是吕泽部下就合理了,应是吕泽在战争中韩信曾为吕泽出谋划策发现了韩信是将才,吕泽向刘邦推荐重用韩信,吕泽是刘邦相同起事的二队军力,他的荐言足以说服刘邦和压服众将。这也能解释后来韩信的部队为什么刘邦能随时调出的问题,因韩信属于吕泽部将,刘邦可通过吕泽调出韩信的军队。韩信坐大被刘邦封王,吕泽应是捉韩信削王为侯的主谋之一,所以韩信应是成也吕泽,败也吕泽才对。刘邦与吕泽成功把韩信削王后,就开始了把各个异姓王各个击破的战略。吕泽在汉八年死亡的话,在吕后推动下没停止各个击破异姓王的战略,连降为列侯被管制起来的韩信也被吕后集团杀了。刘邦要换太子而没换成,更能说明吕泽死后的吕泽势力能左右朝政,史书说是商山四皓让刘邦改变了主意是文学编故事,应是吕家在朝中的重量级重臣都反对换太子,刘邦深知还得靠吕泽身后的势力相助才能击灭各个异姓王,只好作罢。刘邦临死前应是要采取行动削吕家势力,命令杀吕后的妹夫樊哙就是行动,陈平畏惧吕家势力连樊哙也没杀成刘邦就死了。

作者:王无敌于天下 时间:2017-10-09 11:07:06
  刘邦为主,吕泽为辅的体系,使得刘邦可以借助法理上的优势在地方大肆扩张刘氏势力。据记载,汉初54个郡,中央只控制了15个,其他39个在诸侯王手中,主要是刘氏诸侯王。吕氏在刘邦死后控制了中央政府,但是水分比较大;而且这个中央政府,论实力也就比某个刘氏诸侯王大不了多少,几个刘氏诸侯王联手,中央政府是斗不过的。
  为了向地方扩张,控制中央政府的吕氏和控制地方的刘氏做了一定程度的利益交换,地方上多了几个吕氏诸侯王,中央政府也被齐王的弟弟朱虚侯刘章东牟侯刘兴居给渗透了,而且这个刘章在中央政府非常嚣张。相比而言,还是刘氏强于吕氏,这也是刘邦为主带来的最大优势,可以在地方上合理合法的扩张刘氏子弟的实力。
  总体而言,还是吕氏弱于刘氏,齐王刘襄起兵讨伐吕氏,灌婴率军到达荥阳后,就倒戈了。随后在长安,周勃又策反了剩余的中央军,吕氏失去对中央军的控制,最终覆灭。可见当时无论是朝廷大臣,还是中央军队,都觉得吕氏斗不过刘氏,刘襄起兵就是在逼人站队,要么帮刘氏,要么帮吕氏,没有第三个选择。要是灌婴打了刘襄,恐怕楚王、吴王、代王等都会起兵帮助刘襄,力量对比之下,刘强吕弱,就没必要给吕氏卖命了,打输了就成了反贼了,夷灭三族,不值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4 18:59
汉高祖招谁惹谁了

如果要问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小人是哪一个,汉高祖刘邦肯定会被高频率的选中。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人们对刘邦人品的反感,应该是普遍存在的。那么,生活在两千多年前的汉高祖究竟犯下了何等弥天大罪,时间都过去两千多年了,这种反感怎么还是那么强烈呢?因了这种反感,人们对鸿门宴上没杀了刘邦,真是痛心疾首,也不知有多少人恨不得能早生个几千年,那就可以冲到鸿门宴上亲手宰了刘邦。菜九不禁要疑惑,汉高祖招谁惹谁了,怎么结下了如此深的梁子啊?是啊,他到底招谁惹谁了?应该说,汉高祖没招谁也没惹谁。但长期以来,汉高祖的形象之差也是前无古人的,似乎只要一想到什么坏事,都能让人一下子就与汉高祖拉上关系。
汉高祖没招谁惹谁,跟今天的人更没什么瓜葛,怎么把印象搞得这么差啊?可能人们会说啦,我们之所以讨厌刘邦,都是史书上写的。什么史书啊?司马迁的书。那菜九就更觉得奇怪了,司马迁对刘邦的推崇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高啊好啊。到底是司马迁的水平太臭,还是后世人们的水平太差,恐怕还不是一下子就能回答的上来呢。说后世无数的人水平太差吧,人们肯定不干。一个人搞错倒也罢了,总不能世世代代无数的人都搞错了吧?说司马迁水平太臭吧,恐怕也说不通。世世代代的人不读司马迁的书不行啊。如果让人们开出中国的必读书目,菜九敢断言,无论怎么开,司马迁的书总会排进前十名。那么,司马迁的水平如何,人们应该非常清楚,应该用不着菜九再来饶舌了。只不过如此之多的人,与司马迁的看法相左,评判起来是不是颇为困难啊?其实一点也不困难,与司马迁的看法相左的人再多,还不是由一个一个个体所组成,在史学鼻祖司马迁面前,这些个体不过是阿猫阿狗之类角色,一点也不值得认真对待。因此,在司马迁这堵泰山面前,即使这些阿猫阿狗成千上万、成群结队、蜂拥而来,不过是一地鸡毛而已,何足道哉。甚至放在天平上称,这些成千累万累亿的阿猫阿狗加在一块,应该也不足司马迁的斤两。菜九的话说得一点都不中听,但这是事实。历史上对司马迁说三道四的人多了去了,最终怎么样?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最终人们不还是要读司马迁的书吗?既然司马迁的书人人要读,那些阿猫阿狗之类角色的瞎嚷嚷,也就没有必要去理会了。但这些瞎嚷嚷成天在耳边聒噪,也非常烦人,所以还是要予以痛诋,即使不能让他们住口,不能让他们改弦更张,至少也可以宣泄一下长期以来听够了这些混账话的闲气;至少可以让人知道,与司马迁的结论唱反调,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

前两年,有个陈瑞红君因不愤汉高祖被搞得名声那么差,发奋立志要写一本真实的刘邦,以还汉高祖的本来面目,他通过网络知道菜九也发过一些夸赞刘邦的文字,便辗转找到菜九,想一起写写汉高祖,也顺便让菜九发一笔横财。菜九见财起意,便答应了下来。后来见其稿件的基础不如意,便抽身退出。但为刘邦正名一事,并未因此而放下来。刘邦名声的好坏,实在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因为这个名声很坏的古人,应该是中华民族的伟大祖先。这可不是菜九说的,而是司马迁的意思。这就让我们重温司马迁的评价:

然王迹之兴,起于闾巷,合从讨伐,轶于三代。乡秦之禁,适足以资贤者为驱除难耳。故愤发其所为天下雄,安在无土不王。此乃传之所谓大圣乎?岂非天哉?岂非天哉?非大圣孰能当此受命而帝者乎?(《秦楚之际月表序》)

听听这个口气,简直是推崇备至、倾倒不已的口气。司马迁推崇刘邦,人们推崇司马迁,但又非常讨厌刘邦,这种关系怎么那么别扭啊,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菜九对司马迁是要搞两个凡是的,以为凡是撇开司马迁的说法另搞一套的作法,不是浅薄无知,就是痴人说梦;凡是对司马迁结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不是信口雌黄,就是没事找抽。那么,对刘邦的憎恨即使普遍存在,因其与司马迁的看法相反,也应该属于浅薄无知、没事找抽的行为。当然,人们会说其憎恨刘邦的理由是刘邦人品太差。这又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了。难道司马迁不如你们这些阿猫阿狗,居然把一个人品奇差的人封为大圣。可能人们以为司马迁是汉朝的臣子,对老皇爷说点吹捧之辞也很正常,如果真有谁持这种认识,不免栽入菜九所说的最不认真的坑里去了。须知,司马迁是汉政权的受害者,是刘邦的子孙让司马迁受了腐刑。司马迁并没打算将其著作公之于世,他完全可以在他的地下写作中狠狠地丑化抹黑汉武帝的列祖列宗。但他没有这么干,这就是司马迁的伟大之处。也正因为这样,才会有伟大的作品问世。因此,对刘邦的认识评价,关系到一个民族的是非观问题,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差不多人人都以为刘邦是个大坏蛋,这也应该是一桩千古奇冤了。问题是,这个评价本身是既没有定案,也没有谁为这件事负责,相当于一个全民的选择。这里可能又用得着菜九的那块鲜亮招牌了,中国人就最不讲认真嘛。因为不认真,所以免不了爱非其爱,恨非其恨,没有是非,最终颠倒黑白,铸成大错。看看,不要以为不认真是小事,一个不认真,真不知要耽误多少事。
比如司马迁的书,世世代代都受推重,那肯定是一本好书,一本好经。既然是好书好经,那么总应该认真看吧。但就因为普遍存在的不认真,中国读书人就表现出把好书读错、好经念歪的超强能力,这些人动不动就把司马迁的见解抛到一边,另搞一套,还越搞越来劲。
像那个非常有名,被选入高中课本的元人睢景臣的《高祖还乡》,就是把好书念错、把好经念歪的典范。这个名声显赫的作品,可能自打问世以来就好评如潮,说穿了,也就是说上一些插科打诨的俏皮话,将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贬得一钱不值。真是灭了大人物的威风,长了小人物的志气。要说有多少艺术性,菜九水平菜,实在看不出来。至于真实性,就更不值得一提了。其出发点似乎是一个普通的村民对原先也是自己一拨子的人,一家伙当上了皇帝,感觉非常不爽,于是将早年的一些糗事抖露抖露出来,一出胸中那口恶气。只是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实在提不上筷子。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几百年前的恶搞片段:
〔二煞〕你身须姓刘,你妻须姓吕。把你两家儿根脚从头数。你本身做亭长耽几盏酒,你丈人教村学读几卷书。曾在俺庄东住,也曾与我喂牛切草,拽犋扶锄。
〔一煞〕春采了俺桑,冬借了俺粟,零支了米麦无重数。换田契强秤了麻三秤,还酒债偷量了豆几斛。有甚胡突处?明标着册历,现放着文书。
〔尾〕少我的钱差发内旋拨还,欠我的粟税粮中私准除。只道刘三、谁肯把你揪撮住,白甚么改了姓更了名唤做汉高祖!

大家看清楚了,刘邦被此名作羞辱的元素也就这么多,犯得上让天下汹汹,群情鼎沸,人人口诛笔伐吗?
睢景臣的文字虽然俏皮,但还不是对刘邦形象影响最大者。对刘邦形象损害最大的,当属魏晋时人阮籍。阮籍过广武战场有言: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这可能是我们能见到的最早骂刘邦的语言,也是开了骂刘邦之先河,打响了对刘邦发难的第一枪。这在当时以及稍后的历史时期内,几乎成了让人耻笑的话柄。
李太白登临广武战场,写下了《登古战场》的诗篇,与阮籍所言就很有针锋相的意思。其诗云,沈湎呼竖子,狂言非至公。直斥阮籍之语为狂言。
对此,苏东坡以为阮籍所称竖子,非指沛公,而是指他同时代的达官贵人。他在《广武叹》中说:

昔先友史经臣彦辅谓余,阮籍登广武而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岂谓沛公竖子乎?余曰:非也,伤时无刘、项也。竖子,指魏晋间人耳。其后,余闻润州甘露寺有孔明、孙权、梁武、李德裕之遗迹,余感之赋诗。其略曰:四雄皆龙虎,遗迹俨未刓。方其盛壮时,争夺肯少安。废兴属造化,迁逝谁控抟。况彼妄庸子,而欲事所难。聊与广武叹,不得雍门弹。则犹此意也。

苏东坡至此仍意犹未尽,又评论李太白的广武战场歌,曰:

乃知太白亦误认嗣宗语,与先友之意无异也。嗣宗虽放荡,本有意于世。以魏晋间多故,故一放于酒,何以至以沛公为竖子乎?

按苏东坡的意思,阮籍对刘邦也是了解的,不会辱骂的。后人是否就对阮的话信以为真了呢?有可能。因为刘邦被李宗吾先生直斥为又黑又厚,他能是好人吗?故毛泽东给江青的一封信出来后,或再也没有以刘邦为好人者了。因为毛泽东在信中就引用阮的话,其用意应该和苏东坡理解的阮氏狂言相同,只因在传达解释中,没有指出阮籍此言对否,故一般人都以为阮说得对。
苏东坡兄弟对刘邦的推崇也不是一般二般的高,因而其将心比心,以为阮籍也绝不会存心轻慢刘邦。应该说,苏东坡对阮籍的开脱是出于宽容之心,实际上与《高祖还乡》的作者一样,阮籍可能还真的不以刘邦为然呢。何以这么说呢?看不懂《史记》、曲解《史记》的事情实在是太普遍了。像后世的李宗吾《厚黑学》就把刘邦当了靶子猛泼污水,也可以说其此举是出于对当世人物的不屑,但更多的是没看懂《史记》、没看懂刘邦。如果看懂了《史记》,如果对刘邦的历史功绩哪怕有一丁点儿尊重的话,就会对刘邦有敬畏尊崇之心,断不至说上一大堆不三不四的俏皮话,更不会把刘邦作为靶子狂贬。因为以他们的才华,并非不将刘邦作为靶子就做不起文章,就使他们在狂贬那些他们看不上眼的人物时发不出力道。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05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