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9637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3-8 11:57

戴文对于【孙子兵法】“变”的新解   



鬼谷神圣 发表在 战史风云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1.html


[font=宋体]戴文对于【孙子兵法】“变”的新解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合。泛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1)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2)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九变之利,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3)。【军政】進退相一,故爲軍律。勝敗相和,故爲理機。夫勝敗進退者,所以司 “司命” 變刑變勢也,言不相聞,故爲鼛金。 眎不相見,故爲旌旗。夫鼛金、旌旗者,共一人之耳目也。故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5)。是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解也。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故将有五危,必死可杀,必生可虏,忿速可侮,廉洁可辱,爱民可烦。凡此五者,将之过也,用兵之灾也。覆军杀将,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6)。
题解“变”事幻于不定,亦幻于有定。以常行者而变之,复以常变者而变之,变乃无穷。可行则再,再即穷,以其拟变而不变也。不可行则变,变即再,以其识变而复变也。如万云一气,千波一浪,是此也,非此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事情的不断变和发展,必须坚持无条件的服从和服务大的战略基础目标,具体的方法和卓有成效的手段,却没有一定的成规可循。以常规变化的,就在于与时代俱进步,变化和发展是无穷无尽的。可以去运行和发展的,就继续坚持,如果运行、变化和发展的道路毅然穷尽穷,就在于敢于拟定新的运行和变化发展途径,因为他们模拟变化,就是在于是社会不再产生较大的波动,而更加趋于稳定。不可运行,就应该采取改革和不断的创新和变化,变化就是于,因为他知道创新和变化给社会生产力的促进和推动,势必会加大改革和不断创新的力度。就如同万云一气,千波一浪,看似一气一浪,实际上是不一样的。岂不闻;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岂不闻
注;(1)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合。泛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这一段文字,实际上是【孙武兵法】第五十五篇“九变弎”之地形之变的一部分而已。
(2)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张预曰:险厄之地,车不得方轨,马不得成列。故不可由也,不得已而行之,必为权变;从之而无所损,克之而无所利。则不须击也。又我弱彼强,我由彼直,亦不可击也。如晋楚相持,士会曰:如楚人德刑政事典礼不易,不可敌也。不为,是征,其义近也;拔之而不能守,委之而不为患,则不须攻也。又若深沟高垒,卒不能下,亦不可攻也。如士匄请伐阳,荀荦曰:城小而固,胜之不武;弗服为笑。是也;得之不便于战,失之无害于己。则不须争也。又若辽远之地,虽得之,终非己有;亦不可争。如吴子伐齐,伍员谏不可,不听,终为越所灭。通观历代孙子注,唯有张预知其兵要也,也是最接近兵圣孙武,对这一段文字的进一步阐释。其他诸家,几于不知其兵为何物?不过是书生之谈兵尔?传世本所谓的曹操注,不过是南北朝时书生之注,远非曹公之珍本,曹公只保留【孙子解】,并非注,尽管曹公所解的【孙子】,亦非八十二篇本,当是【孙子】八十二篇之残本。其中的“五变”而已!不能不说,是一个千古遗憾!而且就传世本【孙子兵法】所谓的“九变”实际上只将“九变弍”其中的五变,篇名严重的名是不相符,这是不争的事实!何氏曰:孙子以九变名篇,解者十有余家,皆不能条其九变之目者,何也?盖从圯地无舍而下至君命有所不受,其数十矣,使人不得不惑。愚熟视观文意上下,止述其地之利害尔!伪专家“吴汝嵩、李零”明明不懂兵,却一再的颠倒是非、指鹿为马,竟声称“九变”为虚数,敢问“九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圮地,有围地,有死地。这位何不是虚数?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明明是井底之蛙,却一再的妄图贪天之功,还竟被吹捧为全军的首席专家,不晓得这究竟是在打谁的脸,这恐怕不仅是“吴汝嵩、李零”个人的悲哀!更是全军、北京大学、教育界的耻辱,这只能说明我们的高等教育是彻底失败的,难道不觉得这更是我共和国的奇耻大辱!是我中华民族的莫大悲哀!某些至执政党难道不应该深刻反思吗?敢问这就竟是谁的无知?传世本,将“九变弍”其中“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具体所注意的事项,例如,涂有所不由者,曰:浅入则前事不,深入则后事不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军有所不击者,曰:两军交合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获其将,降其卒。远计之,有而奇势巧权与之,其军对吾则无力攻之。为保实而夺重,故避其守军,留其将卒,如此者,军虽可击,弗击也。城有所不攻者,曰:计吾之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守之,则必不取则重城不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如此者,城虽可攻,弗攻也。地有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泽,野、林、也,无能生者,虽得之而无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虚。如此者,弗争也;君令有所不行者,曰:君令有反此四变之胜道者,弗行也”全不删除了,不过这一段文字,却在银雀山汉墓竹简中有所反映,只不过是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囿于某些既定的所谓传统错误定论所局限,将该段文字错误的归入了所谓的【孙子兵法】“下编、四变”不能不说,这是一个非常愚蠢之极、糟糕透顶的结论。传世本【孙子兵法】“九变”以及银雀山汉墓竹简所谓的“四变”实际上是五变,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把本属于五变的关于“军令有所不行”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排除在外,这只能体现出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的综合基本业务水平是何等的低下,是对于基本常识的是何等的无知的特殊具体体现。(3)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九变之利,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关于“五利”兵圣孙武指出;和同治军,知其上下左右一心之利,知诸侯之谋,有欲交协同之利,善发至敌,知其进退攻守之利善用迂直,欲知患利,有诱敌之利,熟知山林死生之形得地形之利。这段文字的大意是;和睦协同的治军原则是一定要知晓其上下同心同德、左右齐心协力是提高军队战斗力的灵魂所在,要始终以上下离心离德、左右众叛亲离是丧失军队战斗力的根本因素引以为深戒!一定要洞悉各诸侯国在诸如水土、林草、矿产、能源实现可持续科学发展重要战略资源的分布具体科学数据、相互比较的相关参数,以及诸如社会资本领域的水利、电力、公路、铁路、电台、电视台、报社、杂志社、车站、机场、港口、网络信息、意识形态领域的哲学思想、文化艺术、风俗、宗教,军事国防领域军工装备基地,生产生活领域的工农业的生产基地等诸多领域的战略布局、战略目标,这样有利于争取诸侯国的相互协调和有力的支持;善于率先发动主动攻势,这样就可以从敌军的应变以及所采取的措施中总结敌军行动中的某些规律、优点,获取敌军行动中所暴漏的某些薄弱环节,从而为克服敌军创造有利条件;应该知晓是采取进攻还是采取退守是在于能够灵活掌握在不同特定条件下,所采取是迂回包抄或是直捣老巢、正面攻击;一定要清楚无论是身处忧患的不利条件,还是处身被动的不利的特定环境,都不是绝对的,只能是相对的,是相互转化的,要充分发挥机动灵活的优越性,顺应敌军的意图,这样有利于设伏诱敌深入,从而形成全歼敌军的有利条件;熟悉山林不同特定条件下的地形地、貌以及物产、风俗,就可以得到地形的有利条件。
见于银雀山汉墓竹简本【孙子兵法】“变”武经七书本、十一家注本【孙子兵法】之“九变”
(4)《军政》曰:進退相一,故爲軍律。勝敗相和,故爲理機。夫勝敗進退者,所以司 “司命” 變刑變勢也,言不相聞,故爲鼛金。 眎不相見,故爲旌旗。夫鼛金、旌旗者,共一人之耳目也。民既专一,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之法也。故夜战多金鼓,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孙子兵法】“军争‘有引用“【军政】言不相闻,故为金鼓,视不相见,故为旌旗,可这些内容属于【军政】的具体哪一段,它的前后衔接又是什么?恐怕今天所谓的学术权威无人能回答出来,依据我鬼谷洞所藏六军之一的【军政】科学对校,发现这一段文字实际上是出自周文王姬昌在灵台所著的【军政】”阵行’篇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贫道现将该段内容的前后衔接科学予以补充,如;【進退相一,故爲軍律。勝敗相和,故爲理機。夫勝敗進退者,所以司 “司命” 變刑變勢也】言不相聞,故爲鼛金。 眎不相見,故爲旌旗。夫鼛金、旌旗者,共一人之耳目也、这一段文字被放置于【孙子兵法】“军争”篇,属于错乱简。
(5)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这一段文字被放置于【孙子兵法】“军争”篇,属于错乱简。
关于传世本【孙子兵法】“九变”以及银雀山汉墓竹简所谓的“五变”所缺失的四变是什么呢?千古疑团,今朝终将冰释。这四变指的是“天变者,天有所不忌也,人变者,人有所不用也,国变者,国有所不破也,卒变者,卒有所不戒也。天有所不忌者,曰:若忌天则失要情,失要情则失天调;若忌天则失爱机,失爱机则失贵胜;若忌天则阻行日,阻行日则失先人之利。如此三者,天虽可忌,弗忌也。人有所不用者,曰:牾逆无教者,安能忠于君主!不忠于君主,安能以死而报国哉?贪位、贪财、贪色于一身者,安能同心同德?不能同心同德,安能杀身而成仁哉?心怀叵贼者,安能和道一志?不能和道一志,安能共存共亡哉?如此三类者,虽有智勇邃事,弗用也。国有所不破者,曰:两邻不和而逐,计吾力可以破其国,据其地,服其民。远计之,强敌虎视,不如与其结盟,共伐不宵。如此者,国虽可破,弗破也。卒有所不戒者,曰:亟进亟退者,速而求时;行千里而于无人之地者,自专不亡。如此两者,卒虽可戒,弗戒也。这其中所论述的“天、人、国、卒”四个极其重要的战略要素,兵圣孙武又怎么可能忽略而遗忘了呢?这不是很荒唐吗?这也不过是兵圣孙武”九变弍的内容罢了。实际上这是属于【孙武兵法】第五十一篇“九变弍”的内容。韩信序次语;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九称》。秦宫邬简曰《胜变》。景林简曰《九变二》统观之,信以为《九变二》益之,故定名《九变二》。《孙武》之《六胜》曰:“兵出以道,决以天、地、人,谋以度、量、夺,变以数、称、胜。”因是而定,九变分三:曰数道,曰称道,曰胜道。数道者,兵容之变也。称道者,利害之变也。胜道者,势地之变也。观齐秦两简,大乱大误也。所以乱而误者,数称胜之变,封而不分也。故不考不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曰《变》。《变》与《九变二》同而一也。究而可见,《九变一》篇末,数发称之利害,而未论其所以然,故《九变二》理其道也。信观尽天下之言变理之髓者,唯齐民武子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有三种简名,齐安城简称为‘九称’秦宫郿邬简称为‘胜变’景林简称为‘九变二’从总体上看,韩信以为‘九变二’比较名实相符,【孙武兵法】第四十篇‘六胜’上说,采取军事行动之前,务必要出师有名,决定胜败的因素,在于天时、地利、人才,谋略决定于通过度以知长短、利害,量能够权衡轻重得失、夺能够洞悉攻守进退、变通在于以数知称、以称知胜,所以要实事求是而定,取胜的关键在于政治清明,行军合乎规律,能够因地制宜,因敌而制胜,因敌情的具体变化而相应的变化,分析齐秦两种简本,实际上是十分烦乱错误的简本,之所以次序繁乱而失误,只知以数称胜的变通而缺乏称道、胜道,所以没有详细分条缕析的予以论述,因此对齐秦两种简本没有加以考证,未加参酌,今天单独所依据的是景林简简本,,李左车校正并回复了原貌‘孙子’十五篇也有本篇,简名‘变’变与九变二实际上是大致相同的简本,【只是首尾略有出入】经过研究类比,显而易见‘九变一’篇末多次论述权衡的利害,却没有对权衡利害的由然起因,展开论述,所以‘九变二’论述的就是权衡利害的悠然起因。韩信盡覌天下的藏书,能够详尽阐释‘变通的精髓,也只有齐国的孙武子了。
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归入【孙子兵法】所谓下编的“四变”……[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令有[所不行]。 途之所不由者, 曰:浅入则前事不信,深入则后利不 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 军之所不击者,曰:两军交和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其将。【】计之,有奇势巧权于它,而军【而其军对吾则无力攻之。为保实而夺重,故避其守军,留其】将、【降其卒】。如此者,军虽可击,弗击也。 城之所不攻者,曰:计吾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拔】之,城必不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若此者,城唯虽可攻,弗攻也。 地之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泽、野林边,无能】无能生者,【虽得之】而【无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虚。如此者,弗争也。 君令有所不行者,君令有反此是变者,【则弗】行也,【九变之道,用战终始,变以终始。故变善为九利,变误为九害。故变中有变,善中有善。善以尽变,变以尽善,此九变之术也。故将通于】九变【之利害】者,【】知用兵【】。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归入【孙子兵法】所谓下编的“四变”经对比实际上是属于【孙武兵法】第五十一篇“九变弍”的内容。从汉楚王韩信的序次语中获悉,【孙武兵法】“九变二”孙武之子孙驰在缩立简时保留此篇。现例举如下;从汉楚王韩信的序次语中获悉,【孙武兵法】“九变二”孙武之子孙驰在缩立简时保留此篇。现例举如下;
七曰‘变’兵战贵胜而不贵久,胜不可一而贵变,故用变之法,以权为道,以道设谋,以谋达变,以变取胜。故兵称有九变:一曰天变,二曰地变,三曰人变,四曰国变,五曰城变,六曰军变,七曰途变,八曰卒变,九曰君令变。天变者,天有所不忌也。地变者,地有所不争也。人变者,人有所不用也。国变者,国有所不破也。城变者,城有所不攻也。军变者,军有所不击也。涂(途)变者,涂有所不由也。卒变者,卒有所不戒也。君令变者,君令有所不行也。
天有所不忌者,曰:若忌天则失要情,失要情则失天调;若忌天则失爱机,失爱机则失贵胜;若忌天则阻行日,阻行日则失先人之利。如此三者,天虽可忌,弗忌也;地有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泽,野林边,无能生者,虽得之而无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虚。如此者,弗争也;人有所不用者,曰:牾逆无教者,安能忠于君主?不忠于君主,安能以死而报国哉!贪位、贪财、贪色于一身者,安能同心同德!不能同心同德,安能杀身而成仁哉!心怀叵测者,安能和道一志!不能和道一志,安能共存共亡哉!如此三类者,虽有智勇邃事,弗用也;国有所不破者,曰:两邻不和而逐,计吾力可以破其国,据其地,服其民。远计之,强敌虎视,不如与其结盟,共伐不宵。如此者,国虽可破,弗破也;城有所不攻者,曰:计吾之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守之,则重城不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如此者,城虽可攻,弗攻也;军有所不击者,曰:两军交合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获其将,降其卒。远计之,有奇势巧权与之,而其军对吾则无力攻之。为保实而夺重,故避其守军,留其将卒。如此者,军虽可击,弗击也。途有所不由者,曰:浅入则前事不讯,深入则后事不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卒有所不戒者,曰:亟进亟退者,速而求时;行千里而于无人之地者,自专不亡。如此两者,卒虽可戒,弗戒也。君令有所不行者,曰:君令有反是变之胜道者,弗行也。此九变之道也。
九变之道,用战终始,变以终始。故变善为九利,变误为九害。故变中有变,善中有善。善以尽变,变以尽善,此九变之术也(4)。故将通于九变之利害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于九变之利害者,虽知形势,不能得形势之用也。用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四治五利,不能得天地人之用矣。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故务可信;杂于害,故患可解。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之也。故覆军杀将,必以九变之利害而计之。此称之九变,不可不察也。以九变之利害而计之,此神变之变也。
注;九变之道,用战终始,变以终始。故变善为九利,变误为九害。故变中有变,善中有善。善以尽变,变以尽善,此九变之术也。不见于传世本、银雀山汉墓竹简本,以及【孙武兵法】“九变二”的简本。
译文;大凡用兵打仗贵在于能够如何更好的赢取全胜,赢得胜利千万不可囫囵吞枣,应该以教条主义、本本注意引以为深戒!守一而不知变通的机动灵活性,不能不加以注意。灵活运用变通的方法,在于以权衡驾驭轻重缓急、利害得失的原则,然后再以这一原则为指导图谋筹划,在运用图谋筹划来运用变通,只有以灵活变通才是取得胜利的根本保障重要的因素之一,所以说所采取的军事行动应该注意九种变通;这九种变通有;一是天变、二是地变、三是人变、四是国变、五是城变、六是军变、七是途变、八是卒变、九是君令变。天变是,有时的天象物候可以不必要忌讳。地变是,有的地域不必夺。人变是,有的人不必要重用用。国变是,有的国家不必要随意攻破。城变是,有的城邑不必要进攻。军变是,有的军队军不必要擅自追击。涂【途、道路】变是,有的涂【道路】不必要随性任意自由通过。卒变是,有的士卒不必要过分加以戒备、君令变是,甚至君主有的命令也可以不必盲目接受执行。
有时的天象物候可以不必要忌讳的原因是,君主如果迷信于那些天象物候,而盲目忌讳,就会失去重要的情报,如果无法技术准确的得到情报,就势必容易失去自然的调度法则,如果失去自然的调度法则,就很容易使弥足珍贵的有利时机,稍纵即逝,一旦错失良机,就会很容易与胜利的一线有利战机失之交臂,如果一再的沉溺于那些天象物候,就势必会阻止行军的日程,一旦阻止了行军的日程,就会失去先发制人的先决条件,如果出现了这三种情况,那些天象物候就不必要过于忌讳迷信;有的地域不必争夺的原因是,是因为大山深谷、河流、沼泽荒无人烟、困窘边远,军队实在无法生存的特定区域,纵算是付出鲜血生命代价,得到了这一特定的区域,对我不能带来任何有利条件,即使有便利之处,但也会给给我方带来诸多不便的累赘,所以即使得到了,也得需要分军防守,如果处处分军驻防,就势必形成处处空虚被动,如果遇到这种特定的区域情况,就千万不要盲目争夺;有的人不必要重用用的原因是,是因为像忤逆、缺乏教养、且有多次犯罪前科的人,就要谨慎使用,像这种人,如果不能忠于君主,又怎么能够视死如归的报效国家呢?如果集贪婪权势、贪恋钱财、迷恋美色于一身,又如何能够同心同德呢?不能同心同德,又如何能舍生忘死的成就仁义呢?如果想这三类人,即便是有智谋、勇气,从长远看,只可利用,万不可重用;有的国家之所以不必要随意攻破的原因是,因为两个邻国不谋而合的相合争逐,就算我方能够将这个国家攻破,占据这个国家的土地,使这个国家的民众被迫屈服,但是从长远的发展战略来看,强敌无时无处不虎视眈眈,还不如与这个国家结为友好邻邦,共同讨伐不施行仁政的国家,如果像这种情况的国家、虽然完全可以攻破他,但不必要攻击他;有的城邑之所以不必要进攻的原因是,是因为筹算以我方的能力、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予以拔除,不过即便是拔除了,却不能够对我方战略提供任何便利条件,即便是得到后,又没有万全的把握来防守,如果奋力防守,其他的重地、雄城,强敌不仅不能完全拔除,且时时处处对我造成极其严重的威胁,即便是能够得利于前,这个城池也会因为整个战局的发展而受到牵制陷于被动,乃至于投降,即便得不到利,但也无法对我战局构城威胁,如果像这样的城池,就暂时不要盲目攻击;有的军队不必要擅自追击的原因是,双方军队相互交错,筹算我方的能力完全可以击破,擒获这个军队的将领、降服这个军队的士卒,但是从长远的发展总体战略来分析,已经有一种特殊的有利于我的势态权驾牵制于它,而这支军队对我又不可能造成任何威胁,为了保存军事实力,夺取更多的粮草辎重,所以暂时避开这支军队,留下这支军队的将领、士卒,像这样的军队,虽然完全可以攻击,但不要随意攻击;有的涂【道路】之所以不必要随意自由通过的原因是,是因为我方的军队入敌境内太浅,士卒就会对进取失去信心,前功尽弃、无功而返,过分深入敌境,又可能因相互驰援以及军需战略物资难以接济,所形成的犄角的策应就会受到严重影响,一再的盲目妄动就势必会置于被动不利境地,如果不动,又会陷于困境,如果遇到这种特定道路,就不要随意自由通过;有的士卒之所以不必要过分的加以戒备的原因是,是因为士卒如果能够进退自如、行动神速,所采取的手段又能够事半功倍,行军千里如入无人的境地,能够专断而又不至于败亡,如果像这样的卒、就没有必要过分的加以戒备、约束,甚至君主有的命令之所以也可以不必要盲目接受的原因是,如果君主所发的命令严重地违反了诸多变通的基本原则,如果像君主所发的这种命令、就不要盲目的执行,这就是九种变通的基本道理。
九种变通的途径,一定要贯穿于战争的始终,只有将这九种变通贯穿于战争的始终,才能够变善于掌握权衡的基本要素,为九种变通创造有利的首要条件,使敌人的失误变成为敌人的阻力或障碍,所以说;变通之中也有变通,善于掌握变化权驾的道理,是如何能够善于掌握权衡变化的深邃道理,完全善于掌握权衡变化的深邃道理,又要把握变通的法则,运用的尽善尽美,发挥的淋漓尽致,这就是运用九种变通的要领。所以说将军如果能够精通运用九种变通灵活变化,把握九种变通的趋利避害原则,就能够知晓用兵的奥妙所在,如果不能够完全通晓九种变通的趋利避害原则,就算是知晓形势,也无法得到形势的便利所在,用兵打仗不晓得九种变通的原则,纵算是洞悉四治五利,也不一定能够得以充分发挥其优势,天时、地利、人才的优势的思虑缺一不可,所以,凡是明智的将领考虑问题全方位兼顾厉害多方面,能够在不利的特定情况下,充分考虑到发掘不利情况下的优势潜能,即使在有利的态势下,也会充分考虑到潜在的不利因素,事情就可以转危为安,变患为利,可以广收事半功倍的特殊效果,在有利的特定条件下,又能够充分认识和考虑到各种不利因素的干扰,就可以防患于未然,除祸于未形,做到防微杜渐,及时能够纠正偏差、堵塞漏洞、矫正失误,能够使诸侯国心悦诚服,最好使用祸患使各诸侯国疲于奔命、忙于应付,最有效的手段是让这些诸侯国做不得已、又力不从心的事,用有利的因素为诱饵,诱其上钩。用兵的方法是,不要总是寄希望于敌人不会来,而是要寄希望于自己做好各种准备,能够严阵以待,迫使敌军不得以不改变原有的战略意图,千万不要过于寄希望于敌军不要来进攻,而是要立足于依靠自己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和强大而不可战胜的国防力量,使敌人不敢贸然进犯,相反就有可能全军覆没,将领被杀。所以只有更好的通晓九种变通的利害,所以这九种变通原则不可以不审慎地加以考察研究。这其实就是“九变”的精髓和灵魂所系,不可不加以仔细和慎重的予以考察,这就是“九变” 这就是神机妙算的变化的奥妙所在。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请点击华声军事首页:http://js.voc.com.cn/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8 11:58
[font=宋体]戴文对于【孙子兵法】“变”的新解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合。泛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1)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2)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九变之利,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3)。【军政】進退相一,故爲軍律。勝敗相和,故爲理機。夫勝敗進退者,所以司 “司命” 變刑變勢也,言不相聞,故爲鼛金。 眎不相見,故爲旌旗。夫鼛金、旌旗者,共一人之耳目也。故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5)。是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而务可信也,杂于害而患可解也。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故将有五危,必死可杀,必生可虏,忿速可侮,廉洁可辱,爱民可烦。凡此五者,将之过也,用兵之灾也。覆军杀将,必以五危,不可不察也(6)。
题解“变”事幻于不定,亦幻于有定。以常行者而变之,复以常变者而变之,变乃无穷。可行则再,再即穷,以其拟变而不变也。不可行则变,变即再,以其识变而复变也。如万云一气,千波一浪,是此也,非此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事情的不断变和发展,必须坚持无条件的服从和服务大的战略基础目标,具体的方法和卓有成效的手段,却没有一定的成规可循。以常规变化的,就在于与时代俱进步,变化和发展是无穷无尽的。可以去运行和发展的,就继续坚持,如果运行、变化和发展的道路毅然穷尽穷,就在于敢于拟定新的运行和变化发展途径,因为他们模拟变化,就是在于是社会不再产生较大的波动,而更加趋于稳定。不可运行,就应该采取改革和不断的创新和变化,变化就是于,因为他知道创新和变化给社会生产力的促进和推动,势必会加大改革和不断创新的力度。就如同万云一气,千波一浪,看似一气一浪,实际上是不一样的。岂不闻;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岂不闻
注;(1)凡用兵之法,将受命于君,合军聚合。泛地无舍,衢地合交,绝地无留,围地则谋,死地则战。这一段文字,实际上是【孙武兵法】第五十五篇“九变弎”之地形之变的一部分而已。
(2)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张预曰:险厄之地,车不得方轨,马不得成列。故不可由也,不得已而行之,必为权变;从之而无所损,克之而无所利。则不须击也。又我弱彼强,我由彼直,亦不可击也。如晋楚相持,士会曰:如楚人德刑政事典礼不易,不可敌也。不为,是征,其义近也;拔之而不能守,委之而不为患,则不须攻也。又若深沟高垒,卒不能下,亦不可攻也。如士匄请伐阳,荀荦曰:城小而固,胜之不武;弗服为笑。是也;得之不便于战,失之无害于己。则不须争也。又若辽远之地,虽得之,终非己有;亦不可争。如吴子伐齐,伍员谏不可,不听,终为越所灭。通观历代孙子注,唯有张预知其兵要也,也是最接近兵圣孙武,对这一段文字的进一步阐释。其他诸家,几于不知其兵为何物?不过是书生之谈兵尔?传世本所谓的曹操注,不过是南北朝时书生之注,远非曹公之珍本,曹公只保留【孙子解】,并非注,尽管曹公所解的【孙子】,亦非八十二篇本,当是【孙子】八十二篇之残本。其中的“五变”而已!不能不说,是一个千古遗憾!而且就传世本【孙子兵法】所谓的“九变”实际上只将“九变弍”其中的五变,篇名严重的名是不相符,这是不争的事实!何氏曰:孙子以九变名篇,解者十有余家,皆不能条其九变之目者,何也?盖从圯地无舍而下至君命有所不受,其数十矣,使人不得不惑。愚熟视观文意上下,止述其地之利害尔!伪专家“吴汝嵩、李零”明明不懂兵,却一再的颠倒是非、指鹿为马,竟声称“九变”为虚数,敢问“九地”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轻地,有争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圮地,有围地,有死地。这位何不是虚数?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明明是井底之蛙,却一再的妄图贪天之功,还竟被吹捧为全军的首席专家,不晓得这究竟是在打谁的脸,这恐怕不仅是“吴汝嵩、李零”个人的悲哀!更是全军、北京大学、教育界的耻辱,这只能说明我们的高等教育是彻底失败的,难道不觉得这更是我共和国的奇耻大辱!是我中华民族的莫大悲哀!某些至执政党难道不应该深刻反思吗?敢问这就竟是谁的无知?传世本,将“九变弍”其中“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具体所注意的事项,例如,涂有所不由者,曰:浅入则前事不,深入则后事不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军有所不击者,曰:两军交合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获其将,降其卒。远计之,有而奇势巧权与之,其军对吾则无力攻之。为保实而夺重,故避其守军,留其将卒,如此者,军虽可击,弗击也。城有所不攻者,曰:计吾之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守之,则必不取则重城不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如此者,城虽可攻,弗攻也。地有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泽,野、林、也,无能生者,虽得之而无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虚。如此者,弗争也;君令有所不行者,曰:君令有反此四变之胜道者,弗行也”全不删除了,不过这一段文字,却在银雀山汉墓竹简中有所反映,只不过是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囿于某些既定的所谓传统错误定论所局限,将该段文字错误的归入了所谓的【孙子兵法】“下编、四变”不能不说,这是一个非常愚蠢之极、糟糕透顶的结论。传世本【孙子兵法】“九变”以及银雀山汉墓竹简所谓的“四变”实际上是五变,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把本属于五变的关于“军令有所不行”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排除在外,这只能体现出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的综合基本业务水平是何等的低下,是对于基本常识的是何等的无知的特殊具体体现。(3)故将通于九变之利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九变之利,虽知地形,不能得地之利矣;治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五利,不能得人之用矣。关于“五利”兵圣孙武指出;和同治军,知其上下左右一心之利,知诸侯之谋,有欲交协同之利,善发至敌,知其进退攻守之利善用迂直,欲知患利,有诱敌之利,熟知山林死生之形得地形之利。这段文字的大意是;和睦协同的治军原则是一定要知晓其上下同心同德、左右齐心协力是提高军队战斗力的灵魂所在,要始终以上下离心离德、左右众叛亲离是丧失军队战斗力的根本因素引以为深戒!一定要洞悉各诸侯国在诸如水土、林草、矿产、能源实现可持续科学发展重要战略资源的分布具体科学数据、相互比较的相关参数,以及诸如社会资本领域的水利、电力、公路、铁路、电台、电视台、报社、杂志社、车站、机场、港口、网络信息、意识形态领域的哲学思想、文化艺术、风俗、宗教,军事国防领域军工装备基地,生产生活领域的工农业的生产基地等诸多领域的战略布局、战略目标,这样有利于争取诸侯国的相互协调和有力的支持;善于率先发动主动攻势,这样就可以从敌军的应变以及所采取的措施中总结敌军行动中的某些规律、优点,获取敌军行动中所暴漏的某些薄弱环节,从而为克服敌军创造有利条件;应该知晓是采取进攻还是采取退守是在于能够灵活掌握在不同特定条件下,所采取是迂回包抄或是直捣老巢、正面攻击;一定要清楚无论是身处忧患的不利条件,还是处身被动的不利的特定环境,都不是绝对的,只能是相对的,是相互转化的,要充分发挥机动灵活的优越性,顺应敌军的意图,这样有利于设伏诱敌深入,从而形成全歼敌军的有利条件;熟悉山林不同特定条件下的地形地、貌以及物产、风俗,就可以得到地形的有利条件。
见于银雀山汉墓竹简本【孙子兵法】“变”武经七书本、十一家注本【孙子兵法】之“九变”
(4)《军政》曰:進退相一,故爲軍律。勝敗相和,故爲理機。夫勝敗進退者,所以司 “司命” 變刑變勢也,言不相聞,故爲鼛金。 眎不相見,故爲旌旗。夫鼛金、旌旗者,共一人之耳目也。民既专一,则勇者不得独进,怯者不得独退,此用众之法也。故夜战多金鼓,昼战多旌旗,所以变人之耳目也。【孙子兵法】“军争‘有引用“【军政】言不相闻,故为金鼓,视不相见,故为旌旗,可这些内容属于【军政】的具体哪一段,它的前后衔接又是什么?恐怕今天所谓的学术权威无人能回答出来,依据我鬼谷洞所藏六军之一的【军政】科学对校,发现这一段文字实际上是出自周文王姬昌在灵台所著的【军政】”阵行’篇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贫道现将该段内容的前后衔接科学予以补充,如;【進退相一,故爲軍律。勝敗相和,故爲理機。夫勝敗進退者,所以司 “司命” 變刑變勢也】言不相聞,故爲鼛金。 眎不相見,故爲旌旗。夫鼛金、旌旗者,共一人之耳目也、这一段文字被放置于【孙子兵法】“军争”篇,属于错乱简。
(5)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治变者也。这一段文字被放置于【孙子兵法】“军争”篇,属于错乱简。
关于传世本【孙子兵法】“九变”以及银雀山汉墓竹简所谓的“五变”所缺失的四变是什么呢?千古疑团,今朝终将冰释。这四变指的是“天变者,天有所不忌也,人变者,人有所不用也,国变者,国有所不破也,卒变者,卒有所不戒也。天有所不忌者,曰:若忌天则失要情,失要情则失天调;若忌天则失爱机,失爱机则失贵胜;若忌天则阻行日,阻行日则失先人之利。如此三者,天虽可忌,弗忌也。人有所不用者,曰:牾逆无教者,安能忠于君主!不忠于君主,安能以死而报国哉?贪位、贪财、贪色于一身者,安能同心同德?不能同心同德,安能杀身而成仁哉?心怀叵贼者,安能和道一志?不能和道一志,安能共存共亡哉?如此三类者,虽有智勇邃事,弗用也。国有所不破者,曰:两邻不和而逐,计吾力可以破其国,据其地,服其民。远计之,强敌虎视,不如与其结盟,共伐不宵。如此者,国虽可破,弗破也。卒有所不戒者,曰:亟进亟退者,速而求时;行千里而于无人之地者,自专不亡。如此两者,卒虽可戒,弗戒也。这其中所论述的“天、人、国、卒”四个极其重要的战略要素,兵圣孙武又怎么可能忽略而遗忘了呢?这不是很荒唐吗?这也不过是兵圣孙武”九变弍的内容罢了。实际上这是属于【孙武兵法】第五十一篇“九变弍”的内容。韩信序次语;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九称》。秦宫邬简曰《胜变》。景林简曰《九变二》统观之,信以为《九变二》益之,故定名《九变二》。《孙武》之《六胜》曰:“兵出以道,决以天、地、人,谋以度、量、夺,变以数、称、胜。”因是而定,九变分三:曰数道,曰称道,曰胜道。数道者,兵容之变也。称道者,利害之变也。胜道者,势地之变也。观齐秦两简,大乱大误也。所以乱而误者,数称胜之变,封而不分也。故不考不参也。今独以景林简,车子正其元容。《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曰《变》。《变》与《九变二》同而一也。究而可见,《九变一》篇末,数发称之利害,而未论其所以然,故《九变二》理其道也。信观尽天下之言变理之髓者,唯齐民武子也。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是;这一篇有三种简名,齐安城简称为‘九称’秦宫郿邬简称为‘胜变’景林简称为‘九变二’从总体上看,韩信以为‘九变二’比较名实相符,【孙武兵法】第四十篇‘六胜’上说,采取军事行动之前,务必要出师有名,决定胜败的因素,在于天时、地利、人才,谋略决定于通过度以知长短、利害,量能够权衡轻重得失、夺能够洞悉攻守进退、变通在于以数知称、以称知胜,所以要实事求是而定,取胜的关键在于政治清明,行军合乎规律,能够因地制宜,因敌而制胜,因敌情的具体变化而相应的变化,分析齐秦两种简本,实际上是十分烦乱错误的简本,之所以次序繁乱而失误,只知以数称胜的变通而缺乏称道、胜道,所以没有详细分条缕析的予以论述,因此对齐秦两种简本没有加以考证,未加参酌,今天单独所依据的是景林简简本,,李左车校正并回复了原貌‘孙子’十五篇也有本篇,简名‘变’变与九变二实际上是大致相同的简本,【只是首尾略有出入】经过研究类比,显而易见‘九变一’篇末多次论述权衡的利害,却没有对权衡利害的由然起因,展开论述,所以‘九变二’论述的就是权衡利害的悠然起因。韩信盡覌天下的藏书,能够详尽阐释‘变通的精髓,也只有齐国的孙武子了。
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归入【孙子兵法】所谓下编的“四变”……[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令有[所不行]。 途之所不由者, 曰:浅入则前事不信,深入则后利不 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 军之所不击者,曰:两军交和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其将。【】计之,有奇势巧权于它,而军【而其军对吾则无力攻之。为保实而夺重,故避其守军,留其】将、【降其卒】。如此者,军虽可击,弗击也。 城之所不攻者,曰:计吾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拔】之,城必不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若此者,城唯虽可攻,弗攻也。 地之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泽、野林边,无能】无能生者,【虽得之】而【无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虚。如此者,弗争也。 君令有所不行者,君令有反此是变者,【则弗】行也,【九变之道,用战终始,变以终始。故变善为九利,变误为九害。故变中有变,善中有善。善以尽变,变以尽善,此九变之术也。故将通于】九变【之利害】者,【】知用兵【】。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归入【孙子兵法】所谓下编的“四变”经对比实际上是属于【孙武兵法】第五十一篇“九变弍”的内容。从汉楚王韩信的序次语中获悉,【孙武兵法】“九变二”孙武之子孙驰在缩立简时保留此篇。现例举如下;从汉楚王韩信的序次语中获悉,【孙武兵法】“九变二”孙武之子孙驰在缩立简时保留此篇。现例举如下;
七曰‘变’兵战贵胜而不贵久,胜不可一而贵变,故用变之法,以权为道,以道设谋,以谋达变,以变取胜。故兵称有九变:一曰天变,二曰地变,三曰人变,四曰国变,五曰城变,六曰军变,七曰途变,八曰卒变,九曰君令变。天变者,天有所不忌也。地变者,地有所不争也。人变者,人有所不用也。国变者,国有所不破也。城变者,城有所不攻也。军变者,军有所不击也。涂(途)变者,涂有所不由也。卒变者,卒有所不戒也。君令变者,君令有所不行也。
天有所不忌者,曰:若忌天则失要情,失要情则失天调;若忌天则失爱机,失爱机则失贵胜;若忌天则阻行日,阻行日则失先人之利。如此三者,天虽可忌,弗忌也;地有所不争者,曰:山谷水泽,野林边,无能生者,虽得之而无益。故得之者备,备人者虚。如此者,弗争也;人有所不用者,曰:牾逆无教者,安能忠于君主?不忠于君主,安能以死而报国哉!贪位、贪财、贪色于一身者,安能同心同德!不能同心同德,安能杀身而成仁哉!心怀叵测者,安能和道一志!不能和道一志,安能共存共亡哉!如此三类者,虽有智勇邃事,弗用也;国有所不破者,曰:两邻不和而逐,计吾力可以破其国,据其地,服其民。远计之,强敌虎视,不如与其结盟,共伐不宵。如此者,国虽可破,弗破也;城有所不攻者,曰:计吾之力,足以拔之,拔之而不及利于前,得之而后弗能守。若力守之,则重城不取,及于前,利得而城自降,利不得而不为害于后。如此者,城虽可攻,弗攻也;军有所不击者,曰:两军交合而舍,计吾力足以破其军,获其将,降其卒。远计之,有奇势巧权与之,而其军对吾则无力攻之。为保实而夺重,故避其守军,留其将卒。如此者,军虽可击,弗击也。途有所不由者,曰:浅入则前事不讯,深入则后事不接。动则不利,立则囚。如此者,弗由也。卒有所不戒者,曰:亟进亟退者,速而求时;行千里而于无人之地者,自专不亡。如此两者,卒虽可戒,弗戒也。君令有所不行者,曰:君令有反是变之胜道者,弗行也。此九变之道也。
九变之道,用战终始,变以终始。故变善为九利,变误为九害。故变中有变,善中有善。善以尽变,变以尽善,此九变之术也(4)。故将通于九变之利害者,知用兵矣。将不通于九变之利害者,虽知形势,不能得形势之用也。用兵不知九变之术,虽知四治五利,不能得天地人之用矣。故智者之虑,必杂于利害。杂于利,故务可信;杂于害,故患可解。是故屈诸侯者以害,役诸侯者以业,趋诸侯者以利。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之也。故覆军杀将,必以九变之利害而计之。此称之九变,不可不察也。以九变之利害而计之,此神变之变也。
注;九变之道,用战终始,变以终始。故变善为九利,变误为九害。故变中有变,善中有善。善以尽变,变以尽善,此九变之术也。不见于传世本、银雀山汉墓竹简本,以及【孙武兵法】“九变二”的简本。
译文;大凡用兵打仗贵在于能够如何更好的赢取全胜,赢得胜利千万不可囫囵吞枣,应该以教条主义、本本注意引以为深戒!守一而不知变通的机动灵活性,不能不加以注意。灵活运用变通的方法,在于以权衡驾驭轻重缓急、利害得失的原则,然后再以这一原则为指导图谋筹划,在运用图谋筹划来运用变通,只有以灵活变通才是取得胜利的根本保障重要的因素之一,所以说所采取的军事行动应该注意九种变通;这九种变通有;一是天变、二是地变、三是人变、四是国变、五是城变、六是军变、七是途变、八是卒变、九是君令变。天变是,有时的天象物候可以不必要忌讳。地变是,有的地域不必夺。人变是,有的人不必要重用用。国变是,有的国家不必要随意攻破。城变是,有的城邑不必要进攻。军变是,有的军队军不必要擅自追击。涂【途、道路】变是,有的涂【道路】不必要随性任意自由通过。卒变是,有的士卒不必要过分加以戒备、君令变是,甚至君主有的命令也可以不必盲目接受执行。
有时的天象物候可以不必要忌讳的原因是,君主如果迷信于那些天象物候,而盲目忌讳,就会失去重要的情报,如果无法技术准确的得到情报,就势必容易失去自然的调度法则,如果失去自然的调度法则,就很容易使弥足珍贵的有利时机,稍纵即逝,一旦错失良机,就会很容易与胜利的一线有利战机失之交臂,如果一再的沉溺于那些天象物候,就势必会阻止行军的日程,一旦阻止了行军的日程,就会失去先发制人的先决条件,如果出现了这三种情况,那些天象物候就不必要过于忌讳迷信;有的地域不必争夺的原因是,是因为大山深谷、河流、沼泽荒无人烟、困窘边远,军队实在无法生存的特定区域,纵算是付出鲜血生命代价,得到了这一特定的区域,对我不能带来任何有利条件,即使有便利之处,但也会给给我方带来诸多不便的累赘,所以即使得到了,也得需要分军防守,如果处处分军驻防,就势必形成处处空虚被动,如果遇到这种特定的区域情况,就千万不要盲目争夺;有的人不必要重用用的原因是,是因为像忤逆、缺乏教养、且有多次犯罪前科的人,就要谨慎使用,像这种人,如果不能忠于君主,又怎么能够视死如归的报效国家呢?如果集贪婪权势、贪恋钱财、迷恋美色于一身,又如何能够同心同德呢?不能同心同德,又如何能舍生忘死的成就仁义呢?如果想这三类人,即便是有智谋、勇气,从长远看,只可利用,万不可重用;有的国家之所以不必要随意攻破的原因是,因为两个邻国不谋而合的相合争逐,就算我方能够将这个国家攻破,占据这个国家的土地,使这个国家的民众被迫屈服,但是从长远的发展战略来看,强敌无时无处不虎视眈眈,还不如与这个国家结为友好邻邦,共同讨伐不施行仁政的国家,如果像这种情况的国家、虽然完全可以攻破他,但不必要攻击他;有的城邑之所以不必要进攻的原因是,是因为筹算以我方的能力、完全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予以拔除,不过即便是拔除了,却不能够对我方战略提供任何便利条件,即便是得到后,又没有万全的把握来防守,如果奋力防守,其他的重地、雄城,强敌不仅不能完全拔除,且时时处处对我造成极其严重的威胁,即便是能够得利于前,这个城池也会因为整个战局的发展而受到牵制陷于被动,乃至于投降,即便得不到利,但也无法对我战局构城威胁,如果像这样的城池,就暂时不要盲目攻击;有的军队不必要擅自追击的原因是,双方军队相互交错,筹算我方的能力完全可以击破,擒获这个军队的将领、降服这个军队的士卒,但是从长远的发展总体战略来分析,已经有一种特殊的有利于我的势态权驾牵制于它,而这支军队对我又不可能造成任何威胁,为了保存军事实力,夺取更多的粮草辎重,所以暂时避开这支军队,留下这支军队的将领、士卒,像这样的军队,虽然完全可以攻击,但不要随意攻击;有的涂【道路】之所以不必要随意自由通过的原因是,是因为我方的军队入敌境内太浅,士卒就会对进取失去信心,前功尽弃、无功而返,过分深入敌境,又可能因相互驰援以及军需战略物资难以接济,所形成的犄角的策应就会受到严重影响,一再的盲目妄动就势必会置于被动不利境地,如果不动,又会陷于困境,如果遇到这种特定道路,就不要随意自由通过;有的士卒之所以不必要过分的加以戒备的原因是,是因为士卒如果能够进退自如、行动神速,所采取的手段又能够事半功倍,行军千里如入无人的境地,能够专断而又不至于败亡,如果像这样的卒、就没有必要过分的加以戒备、约束,甚至君主有的命令之所以也可以不必要盲目接受的原因是,如果君主所发的命令严重地违反了诸多变通的基本原则,如果像君主所发的这种命令、就不要盲目的执行,这就是九种变通的基本道理。
九种变通的途径,一定要贯穿于战争的始终,只有将这九种变通贯穿于战争的始终,才能够变善于掌握权衡的基本要素,为九种变通创造有利的首要条件,使敌人的失误变成为敌人的阻力或障碍,所以说;变通之中也有变通,善于掌握变化权驾的道理,是如何能够善于掌握权衡变化的深邃道理,完全善于掌握权衡变化的深邃道理,又要把握变通的法则,运用的尽善尽美,发挥的淋漓尽致,这就是运用九种变通的要领。所以说将军如果能够精通运用九种变通灵活变化,把握九种变通的趋利避害原则,就能够知晓用兵的奥妙所在,如果不能够完全通晓九种变通的趋利避害原则,就算是知晓形势,也无法得到形势的便利所在,用兵打仗不晓得九种变通的原则,纵算是洞悉四治五利,也不一定能够得以充分发挥其优势,天时、地利、人才的优势的思虑缺一不可,所以,凡是明智的将领考虑问题全方位兼顾厉害多方面,能够在不利的特定情况下,充分考虑到发掘不利情况下的优势潜能,即使在有利的态势下,也会充分考虑到潜在的不利因素,事情就可以转危为安,变患为利,可以广收事半功倍的特殊效果,在有利的特定条件下,又能够充分认识和考虑到各种不利因素的干扰,就可以防患于未然,除祸于未形,做到防微杜渐,及时能够纠正偏差、堵塞漏洞、矫正失误,能够使诸侯国心悦诚服,最好使用祸患使各诸侯国疲于奔命、忙于应付,最有效的手段是让这些诸侯国做不得已、又力不从心的事,用有利的因素为诱饵,诱其上钩。用兵的方法是,不要总是寄希望于敌人不会来,而是要寄希望于自己做好各种准备,能够严阵以待,迫使敌军不得以不改变原有的战略意图,千万不要过于寄希望于敌军不要来进攻,而是要立足于依靠自己拥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和强大而不可战胜的国防力量,使敌人不敢贸然进犯,相反就有可能全军覆没,将领被杀。所以只有更好的通晓九种变通的利害,所以这九种变通原则不可以不审慎地加以考察研究。这其实就是“九变”的精髓和灵魂所系,不可不加以仔细和慎重的予以考察,这就是“九变” 这就是神机妙算的变化的奥妙所在。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079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