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人民的邮政
36041个阅读者,5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18 21:04
人们就这样不厌其麻地把这些爱情故事传播着笑谈着书写着实践着,很多人被故事感染甚至感动,就这样身染其中而不能自拔。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脱着亲着步入了浴缸。
在浴缸里两个赤裸裸的男女就毫无顾虑地狂风暴雨起来。
在他们正尽情享乐的时候,他们俩谁也不曾想到,一个人打开了他们的房门,手上还拿着钥匙的男人就举手一拳又一拳地打向了浴缸里的男人。
被打的男人脸上头上背上胸上就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还流出了血。
被打的男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女人奋不顾身地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打人的男人:求求你,别打了,会出人命的。
这打人的男子不是别人,他就是可曼的老公熊键。
熊键在部队已经是正营职,再干上一年半载就可提为副团,到了副团职位他就会要求转业回地方了。
这之前,部队首长要熊键家属随军,首长说他在部队还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干到师级不是没有可能。
可家里的说什么都不同意到部队上去,再说她就提出离婚。
没办法,在营级职位上回来,到了地方是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科级干部都不是。可到了副团职位就不一样了,混得好就可以很快就是副处级。
熊键认为他在部队吃苦都吃了这么几年了,再坚持个一两年就一切都要好了,那时他就是部队要留他当师长他也是不干了,就可以回到家里跟漂亮的老婆在一起享福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半年多来,她根本就不太理他了,电话也没有多少打了,说好她到部队去也没有去了,他还以为她生病了,特意回家提前探亲。
回家后,老婆好好的,问她什么事她很不耐烦地应付着,就是夫妻做那事,她也是在应付了事。
给他的印象给他的感觉妻子好像变了一个人。
他心里想,老婆可能是外面有男人了,外面有了男人的女人才会是这样对待老公的。
在老婆洗澡的时候,他发现老婆有一把不是家里用的钥匙。
他跟老婆去过邮票公司,知道邮票公司办公室的钥匙不是这把。
他就用回家路上没用完的香皂把钥匙模型拓了下来。
他在部队负责训练的就是侦查兵,盗印配制一把钥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他就拿着这把配好的钥匙,专等着老婆出门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熊键做的这一切,可曼蒙在鼓里。
当她来到公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后面跟了人,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她的老公,这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张泯偷情挨打的一幕。
张泯赔了十万块钱,写下了与可曼有不正当关系的字据,签了字按上了指印。
第二天,张泯被可曼老公收拾了的事就在江南市邮政公司传开了。
一封检举信也落在了葛总的办公室,信里面有张泯的签字按印的字据。
说邮政公司对这样道德败坏的干部不严肃处理的话,受害人将以破坏军婚罪予以起诉。
张泯是带着伤痕来到葛总办公室的。
张泯进来的时候,就双膝落地跪在了葛总的面前,泪流满面流着鼻涕说:“葛总,我对不起你的培养,给您添麻烦了。”
葛总赶紧起身,把张泯扶了起来,说:“起来,起来,给人看到了像什么话?”
“葛总,您要保我呀。您不保我,我就完蛋了啊。我就只有死这条路啊。”张泯看上去一副可怜巴巴相。
“人家都要告你上法院了。这次不处理也说不过去,等风头过去了再说吧。你要沉得住,先在家把伤养好。”葛总面对着张泯的求救,实属无可奈何地说。
他心里是想保他的,如何保,他心里还没有想好。
公司一纸文件暂时免去了张泯邮票公司经理职务,由办公室主住陆耘临时兼任邮票公司经理一职。
事情也就这样平息下来了。
熊健看到了市邮政公司的文件,他就放心地回部队去了。
没有一个月,张泯就到办公室上班来了,办公室陆主任见张泯没有办公椅,就主动把自己的办公椅让给了张泯,自己就到邮票公司办公去了,办公室的很多事就都是张泯去张罗了,张泯成了事实上的办公室主任。
不到半年,公司领导恢复了张泯中层干部的职务,让他坐上了办公室主任这把交椅。
有了这么多的磨难,有了领导这么多的爱护,张泯的心底里就有一种要感恩的心理。
没有葛总,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在他心里坚定了这么一个信念:从今往后,葛总的事就是他的事。谁要对葛总不利,他就对谁不客气,就是拿命来抵,他也在所不惜。

葛总的弟弟葛云丁到张泯的家里来了。
葛云丁到张泯家里来,他的哥哥葛云丙并不知道。
是省公司尹副总跟他说,他的哥哥在江南很不利,有人在告他的状,并无意说了那几个告状人的名字。
他记住了,一个叫罗洪天,一个叫袁正良,一个叫田国庆。
他到张泯的家里来就是来了解这几个人的情况的。
葛云丁的命可以说就是哥哥给的。
他和哥哥小时候在一起游泳,他不会游也下水了。
哥哥跟他说,你只能在岸边玩,千万不要下水。
可他玩着玩着就鬼使神差地下到水里去了,就这样被水卷走了。
是哥哥一下子没有看到弟弟了,就急速游了过来找寻自己的弟弟。他看到一个浪花下面有人影,他一个猛子砸了下去,把已经喝足了水的弟弟抱了上来。
经过抢救,葛云丁就这样活了过来。
他没有像哥哥样走运读了邮电技校,他高中毕业就去当了兵,当兵回来他就由退伍办安排进了当时还比较红的向南柴油机厂。
没想到,这些年过去,当年那些很红的厂子就都一下子垮掉了,垮掉了的厂子就给房地产商搞开发了,这样就把厂里的工人都全部买断了,买断了的无业工人就都又各显身手另找事做去了。
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哥哥拿钱给他申请了一家个体营业执照,由哥哥帮他牵线到江南市做起了小生意。
说是小生意,一年做下来,比他在工厂的一年收入都高。
哥哥提拔到望南做副总后,就又引荐他到望南做起了比在江南更大的生意,他的营业执照也改头换面了,改为了大智装璜公司。
他的生意由原来的小打小闹到现在的一个工程上几百万,做得是红红火火,在望南江南都很有影响,他葛云丁也就小有了名气。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哥哥给他的。
父亲不在了,哥哥就像父亲样帮衬着他。
现在哥哥有难了,他要帮助哥哥排出这些困难,帮他把这些挡在哥哥面前的石头搬开。
张泯把他知道的有关罗洪天、袁正良、田国庆的情况都跟葛云丁交待了,他说袁正良现在是一个精神病人,就交给他来对付。
说罗洪天是一个只晓得工作的人,头脑其实很简单,他只所以跟你哥对着干,其实是受了别人的唆使,他一个邮递员晓得什么事呢。
他每天都要去高新科技工业园市政府的路线上,我弟弟每天都能看到他,而且很准时。
葛云丁问,你弟是做什么的?
张泯说是江南市酒厂驾驶员,天天运送炉灰到高新科技工业园去填土。他告诉了他弟弟驾驶汽车的车牌号。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18 21:05
在罗洪天天天去送邮件报刊的必经路上,有一个人就在他骑车的对面马路上看着他经过,他经过的时候正好一辆装满炉灰的车也几乎同时经过。
在这个路段在这个时间,就正好是一辆运炉灰的汽车和一辆送报刊邮件的自行车。这已经是第N次的实地勘探了。
葛云丁第二天就回到了望南,他已经把家都搬迁到望南市去了,在那里买了三百多平米的复式楼。
他回到望南就亲自在一个机床厂做了一块活动式带拉闩的弹压钢骨,将一块锋利的钢板扣在了上面。
只要有东西在上面压过,锋利的钢板就会弹起来,弹起来了的锋利的钢板就什么东西都可以切破,对橡胶汽车轮胎更有效。
他本就是机械工,设计这样一件东西是很容易的事,难不倒他,他只是用了捉拿老鼠的原理。

田国庆寄出特快举报信后,满以为省公司就会来江南调查这件事了。
没想到的是,省邮政公司没有来人,而是集团公司派出了调查组,而且是来调查葛云丙等人的腐败问题的。
在市公司的司务公开栏里,他也看到了调查组关于欢迎江南邮政干部职工举报的通知。
他开始的时候没有搞懂,还以为是他的举报信起的作用。
可是调查组到江南后并没有找过他,他们调查的内容有些是跟他举报的相同,有些就又有很多的不同。
到后来他才搞明白弄清楚,集团公司派来的调查组是罗洪天劳模和袁正良副总到北京举报后才派来的。
田国庆就把自己举报的材料原始件全部送到调查组这里去了。
省邮政公司尹富成副总经理拿到虞总转给他的田国庆的举报材料,心里就很是提心吊胆了。
他怕集团公司调查组会同样在江南市公司的田国庆手上拿到这些举报材料。
万一这些举报材料到了调查组的手上,他尹富成就富不成了,就要进班房了。
一不做二不休,他就把这些重要的情况就直接跟葛云丙的弟弟葛云丁说了,说不解决好的话,他哥哥就可能要进班房了。
葛云丁知道这个消息后,他在望南重金买通了一个朋友,是一个很可靠的朋友,请他帮他去江南市找到这田国庆帮他摆平这件事。
才几天的时间,田国庆死在了自己家的楼梯口,胸前连中了五刀,是当即死亡。
至今凶手没有抓到,成了江南市公安系统的又一悬案。

袁正良回到江南市明为治病实则在收集葛云丙等腐败分子的铁的证据。
罗洪天的突然死亡,田国庆的被杀,不仅没有吓唬住他,更让他有股不把这些个腐败分子送上断官台决不罢休的斗志。
他同样知道,他们的死肯定是跟这起举报有关系。
他们的死,是非正常死亡,公安局已经组织力量在全力侦查。
我们是法制健全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决不允许党内的腐败。
他也知道要好好活下去,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可是不论你怎么小心又小心,必定想害你的人在暗处而你则在明处。
一天晚饭后,因为天热,人们都离开闷热的房子,来到室外,来到广场,来到江岸边,来到公园,享受着室外夜风吹来的凉爽。
袁正良到望南后,没事的时候吃了晚饭也会外出走走,散散步,静静心,理理思路。
望南与江南比,望南差远了。
望南没有故城,没有江樟,没有滔滔不绝穿城而过的宏伟壮观的京江水。
人也明显地比江南市少,难怪移动电信联通邮政的收入江南排在全省居二的位置,是江南有的是人气。
江南酒店宾馆里的人可以说是天天爆满,就是省城里的人在双休日也是驾着车带着家人朋友到江南来逛故城。
望南没有江南这么热闹,即比江南安静。
在外散步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街道上的人是这样的少,路面上的车也是这样的少。
在外一个人散着步想着心事的时候,有两回他发现好像有人在跟踪他。
他没敢多想,回到住房后就不太出门了,就在家里搞些简单的活动,就看看新闻,看看书。
他是喜欢看书的,业务书营销书管理书企业文化书买了一堆又一堆。
难怪他讲话搞培训从来都不要稿子,讲出来的东西是一套套一串串一堆堆。
听他讲话授课的人听得是津津有味,就好像是一种享受,是一种熏陶,是一次冶炼。
因为他会讲,又讲得如此到位,市企协就聘请他为江南企业界讲师。省公司人力资源部也经常安排袁正良到省公司安排的培训班上授课,是省公司的签约教师。
在外面传他是一个精神病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精神病人。
是领导层的人跟他说话时他就语无伦次,是下面的人跟他说话时他就漠然两可。
他给人的印象是:他真的有精神病。
人事上跟他说,可以回江南养病,他就这样回到了江南。
其实他心里明白,他回到江南要抓紧做些什么事。
白天忙乎了一天的袁正良就想晚饭后到外面走走。
在江南,好久没这样晚上到外面散步了。
在江南是很多人认识他的,他也认识江南很多人。他只要一出门就会有人跟他打招呼。
袁正良和老婆董洁从世纪广场散步回家,一路上两人说着些无关紧要的事。
关于他和罗洪天等同事举报市公司葛总一事,他从来没有跟老婆说起过。他不想让她为这样一件事而担心。
在他们俩说着走着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尾随他们而来。
袁正良有了准备,推着老婆往里面走。
骑摩托车的人突然出手,一把锋利的刀朝袁正良头部袭击而来。
他看清了,骑摩托车持刀的人是张泯。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6 15:37
10卖官之人

在金总住的房间,当尹富成将两件正宗的古董玩意交到金总手上时,他注意地看到金总是爱不释手的了,就把两件东西小心地收了起来,说,小尹,你也太费心了。这两件东西既然你带来了我就收下了,下不为例哦。

尹富成别看他在省邮政公司只是个副职,但他很有话语权。
因他分管纪检工作,他在查处相关案件的时候,顺畅地拉拢了一批人在他的左右。并利用掌握了大老板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在老板这里卖了无数顶官帽。
尹富成有一儿一女。
儿子尹盛大学学的专业是法学,在国内已取得硕士学位。
他硕士学位毕业后又考入英国皇家法学院读博士,取得博士后学位就回国了。
英国皇家学院挽留他留校任职,他放弃了在英国发展的机会。
尹盛回国后在北京的一所很有名气的律师事务所任职,负责涉及国内外的一些大要案的受理,很快在国内就有了一定名气。
在工作中不知为了一件什么事让他不痛快,就跟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有了较深的矛盾,在一起出国回来的同学的邀请下,尹盛辞职来到了深圳市的东方国际律师事务所。
在这里没干满一年,他就跟父亲说,自己要创办律师事务所。
尹富成借出差的机会到了儿子这里,也同意他在深圳发展。
就提出要儿子去买一层写字楼,按当时房地产行情,写字楼的房价在一万五至两万一平方左右。
尹富成说,你就买五百平方米上下,另外买一套住房,先买一套三房两厅的,钱就由他来筹备。
尹富成回到江南后,给儿子转去了一笔一千五百万的巨款。
尹盛收到这笔款子,就在深圳市注册了一家取名为“永盛”的律师事务所,并在繁花黄金地段的深华写字楼买下了四百八十平方面积的办公用房子,在深圳市的临海边,买了一套三房两厅的住房,就算是家和事业都定下来了。
这之前,尹盛已经在深圳都市报刊登了“永盛”律师事务所招聘律师和相关工作人员的启事。
他的英国留学一起回来的同学在永盛律师事务所投资了五百万作为股份加入到了永盛的阵营。这招聘人的事就由他去负责。不出两个月永盛律师事务所隆重开业。
尹富成的女儿尹莉比尹盛小四岁。
女孩子不像男孩子样有野心。她没有到外面去读书,就在浙京省浙京大学学设计。
她也不知道学了设计后会有什么用,但她从小就喜欢这事。
小时候,中学时候,她设计了很多很有趣很有意思的小玩意。
如窗帘啊桌布啊沙发垫啊头巾啊穿的衣服裤子啊她都能设计得很漂亮,同学们到她家里来玩见到她这些很有创意的设计就羡慕得要死。
见她身上的穿着就是与众不同,别出心裁。
在大学组织的创意设计比赛上,她拿到了一等奖。
大学毕业,她参加了省设计院的招聘考试,毕竟僧多粥少,她没有能被录取。
尹富成的儿子在外面,夫妻俩就希望女儿能在身边。
见女儿没有考入省设计院,就做女儿的工作要她去参加省移动公司的招聘会。
尹富成的老婆在省电信,自己在邮政,就想女儿能到移动去。
两夫妻就是这样想的,一家子在邮政、电信、移动就都有了人。
分家都这么多年了,老邮电人还是有那种对邮电挥去不了的情结。
尹莉也没有看好那家单位。考省设计院受了挫,心里很郁闷。
她也知道父母亲都是很关心她的,就怕她离开浙京到其他省去找工作。
他们也知道,她的一些同学一直在邀她到上海去,这是女儿小时候最向往的城市。
哥哥不在父母身边,假如她也走了,这父母都这一把年纪了,也是怪可怜的。
现在长大了,就没有了小时候那分憧憬了。
想想,在哪里都是生活,都是一样地要工作。
她就参加了省移动的招聘,并顺利地被录取。
在参加了岗前培训后,她被通知分在省城的东京市移动公司。
到东京市移动报到后,市公司领导根据尹莉所学专业,被安排到大客户服务部。
在被安排前,老爸说要不要跟省移动老总打个招呼,把她安排在省公司机关。
尹莉说她不想留在省公司机关,她愿意到下面的市公司去。她说这样可以真正学到对今后有用的东西。
尹莉参加移动公司工作不到两年,就不想干了。
跟爸爸妈妈说,她想跟哥哥样,自己开公司做老板。
妈妈说,你一个女孩子去开什么公司当什么老板啊。结婚生子做妈妈,这才是正道。
不嘛,我就要自己单干。做出一个千千万的富女儿给爸妈看。再说,我做生意并不会影响到结婚生子呀。
尹富成的儿子在深圳开的永盛律师事务所做得很响,已经申请为国际律师事务所了。在国内,可以受理外国人在中国的诉讼业务。
只四年时间,尹富成转给儿子的一千五百万已经还回了一千万给他了。
儿子跟他说,在深圳市的房子今后就留给爸妈了,他又看中了一户,他已经都缴了首付了。这另外的五百万就权当是老爸老妈在深圳市买房地产的投资了,儿子就不会还了。
这儿子也好,女儿也好,都是很懂事的。尹富成从内心里感到高兴。
心里想,这百年以后,这留下的不都是你们的吗,还什么还不还的。
想想儿子的成功,认为女儿的思路是对的。
在单位就是给领导打工,他们俩老都给领导打了几十年工了。
想往上爬,不知要付出多少努力,付出多少艰辛。
可爬了一辈子,虽然在一个副总职位,可还是被别人管着,永远都出不了别人的手掌心。
你看儿子现在多好,自己当老板,就永远是自己有话语权。
不在一人之下,也不在万人之上,多么地悠闲自在。
尹富成就同意了女儿辞职,另谋出路。
他问女儿,你辞职后有什么打算?
女儿说,我要成立一家与设计专业有密切关系的公司,比如装璜公司广告公司什么的。
父亲说,开公司你得要有投资啊,你哪来的钱啊。
女儿调皮地说,我得向爸妈借耶。
就这样,尹富成给了尹莉五百万。
尹莉的“永丽”装璜广告有限公司就这样敲锣打鼓地顺利开业了。
开业这天,尹莉的哥哥尹盛带着媳妇赵婕特意参加了妹妹公司的开业典礼。还给了妹妹五十万,说是他的股份。
尹富成有一崽一女按说是命好。崽女大了后都自己创业,这就是好上加好。
想想自己打拼这么几十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在省邮电机关还是一个处的处员的时候,他尹富成为了让处长高兴满意,他除了加班加点地苦干,他还是处里的服务员勤务兵。
搞卫生倒垃圾提包搬东西就都是他一个人包了。
处长在外面应酬他要陪着,处长要他代酒他得喝着,不论多晚处长回家他得送着。
跟着处长出差,他就是处长的一个小马仔,鞍前马后的张罗着。很多时候处长的内衣外裤你都要帮他洗好了。
现在尹富成服侍的处长已经是第N个处长了。
不过这时,尹副成也已经干到主任科员了,主任科员是正科,离副处只差一步之遥了。
邮电分家前的两年,处长被提拔到省邮电管理局任副局长。
处长离开的时候,邮政处的处长位子就一直空着,人事上指定要尹富成临时负一下责。
没有多久的时间,邮电部一个分管邮政业务的副部长到浙京省邮电管理局搞调查研究,也是为邮电分家做些调查。
在搞调查研究期间,这位副部长找了一些处长谈话了解情况。
轮到邮政处的时候,人事上按照省管局一把手的意见,就要尹富成去了。
在谈话的时候,这位副部长对尹富成印象特别好。
因为尹富成不仅懂业务懂管理,还特别的有邮政发展远见。
尹富成还把一篇发表在《求实》上的一篇上万字的论文交给这位副部长看。
这是一篇《关于中国邮政发展的思考》的文章。这期《求实》就只选用了这一篇论文,说明了论文的分量。
尹富成不给他看,他还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这位副部长还了解到,这位他找来谈话的不是邮政处的处长,而是顶替来的,副部长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6 15:38
不是尹富成不够格跟他谈话,这么好的干部不去用,那是邮政人才的极大浪费。
副部长离开浙京省后不久,一纸任职通知下到了全省各邮电单位:尹富成任浙京省邮电管理局邮政处副处长,主持工作。
那个时候任用干部没有现在这样复杂。
为了升职,送钱送礼的事有,但没有现在这样盛行,这样猖狂,这样不择手段。
尹富成当上副处长,可以说他是没有送一分钱送半份礼的,有的话,是他送了一本《求实》给邮电部的一位副部长。
他送了一本书“输”即换得了官场上的赢。
当了邮政处长的尹富成就有机会跟上面的领导接触了,就有正当理由跟上面的领导汇报工作了。
他知道邮电很快就要分家,分管邮政的领导就很有可能被分在邮政。
这个时候的尹富成就显示着他的特殊敏感性了,他要抓住邮电分家这千年一遇的机会,将自己往上再走一步,只要走了这一步,他就是副厅局级领导,就实现了久藏心中的梦。
尹富成他有事没事的往分管邮政的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窦慈这里跑。
汇报工作,谈邮电分家邮政的事,谈自己对邮政今后业务发展的想法,谈自己今后在邮政的打算。
总之是尽其所有尽其所能地讨好窦副局长。
他知道,窦慈副局长将是浙京省邮政公司第一任总经理,而很多人认为不可能。
窦副局长已经是满了五十七岁年纪的人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还怎么提?
而尹富成则不这样认为。他认为窦副局长一定是浙京省邮政的第一任领导。
这次不提拔扶正,怕是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凭借他的为人处事为官之道,他是最有希望在浙京邮政坐把的。
在整个省邮电机关里面,在邮电快要分家人心浮动的时候,在人们快要忘记他这个老头子的时候,是尹富成在他这里忙前忙后,为着邮政今后的发展跟他一起操心。
窦慈副局长病了,是严重的感冒。
感冒引起了支气管炎,支气管炎又引起了哮喘,就身体上发烧了,就不得已住进了省城医院治病。
窦慈副局长住院,省邮电管理局领导班子成员礼貌性象征性地到医院来看望了他。
其他处级干部有两个是他顶力提拔的也到医院来看过了,除了这些人,就没有人再到医院来看他,看他这个已满五十七岁快到花甲之年的不中用的老头子了。
可尹富成就不一样,他自他患病到他住院就一直在他家在他住院的病房忙乎着。
窦副局长的老婆姜大姐前年患上脑血栓病,这脑血栓病是最麻烦的病,没有处理好,人就会成了废人。
还好,姜大姐没有成为完全的废人,但她脑部的一根血管还是出了问题,影响了她智慧的发挥,就比以前迟钝了,舌头就不能动了,话就说不出来了。
窦副局长没办法,就在家里请了一个保姆帮他服侍老婆,帮他料理一日三餐,打扫卫生,洗衣浆纱。
窦副局长住进医院后根本就不打算告诉老婆,她听得清对方说话,也完全知道对方说话的意思,可她就是表达不出来,成了一个不是哑巴的哑人。
他要是告诉她了,他怕她的脑血栓病又复发了。
他打电话到家里跟保姆说他到北京出差了,要几天才会回来。
身边没有亲人,唯一的一个女儿在加拿大,都结婚生子了,也早已经加入了加拿大国籍。家里就只有他们夫妻两人。
尹富成是在窦副局长生病这天知道他家里这些情况的,所以他就承担起了照顾窦副局长的义务。
帮他送饭,帮他倒茶递水,帮他洗衣换裤,嘘寒问暖的,还硬是在他老人家不同意的情况下,放了一万块钱在他这里,说是让他买些吃的补补身子,说是窦局为了浙京的邮政事业操心把身体都操坏了。
尹富成也快五十的人了,这快五十的人了还这么敬重一位老同志,难得啊。
窦副局长想想,以前是没有发现他啊。
也难怪谁,一个处里面的科员是很难得有机会跟省管理局领导见到面的,这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他窦慈又怎能发现得了他呢。
不是他尹富成临时顶岗,不是部里面来的副部长看上他,他尹富成就不一定会是处长,就还在原岗位上呆着。
他想想这么好的同志没有被早发现,他是有责任的啊。
窦副局长出院后,到年底,邮电分营的方案就出台了,报国务院就等着批了。
这是当时中央级报纸上都发了消息的。
98年年中的时候,国务院批复了邮电部上报的分营方案。
是分业经营,不是分家。
可是在年底具体落实的时候,当时已经明确到电信的部长就玩了手段,把分营变成了分家。
邮政、电信就各为其主,各自发展了。
99年春节过后,大地到处充溢着一派春的生机。
浙京省到处是青枝绿叶,到处是枝繁叶茂,到处是一片春的希望。
春天来了,邮政人脸上的春天即没有来。
因为邮电分家,把邮政人的心都彻底地分冷了。
省邮政公司接到通知,新成立的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召开各省各自治区邮政公司总经理第一次会议,并同时召开全国邮政处长会议。
尹富成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原浙京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窦慈任了浙京省邮政公司一把手。
接到集团公司召开会议的通知,窦总就要办公室订好了去北京的火车卧铺票,当然是两张,尹富成要一同去参加邮政处长会议。
他没有选择坐飞机而是选择了坐火车。
从浙京坐火车到北京只有二十一个小时路程,正好是起点,在车上睡一觉就到了。
到北京的时间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
尹富成跟着窦总坐上集团公司来接会议代表的车到酒店时,晚餐并没有开始。
窦总他们这个级别住的是单间,处长们住的就是两个人一间的房,楼层也不在一起。
简单洗漱了一下,放了一泡尿,尹富成就赶急赶到窦总的房间这里,等候着领导出来,一同下去用餐。
尹富成也早已经知道,当初在浙京省搞调查研究的副部长已经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代董事长、总经理了。
因为级别的关系,他从来不敢跟这个看中他又提携他使他当上了处长的邮政集团最高领导有联系了。
他心里胆怯,有自卑感,也没有理由找他心中敬爱的尊敬的领导。
因为是邮电分家后的第一次会,集团公司的领导成员在金光照代总经理的率领下,都来到了酒店,与前来参加会议的代表共进晚餐。
金总和领导们步入会议餐厅的时候,会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用餐的时候,领导们起身离开座位,先到各省的老总们这里一桌一桌地敬酒,敬完了各省公司老总就又来到了各省的邮政处长这里敬酒来了。
当敬到尹富成这一桌的时候,金总惊奇地发现尹富成也坐在这里,就说:“小尹啊,来开会吧!两年不见,你进步了啊。”
“首长,小尹是来参加处长的会。没有金总您,我哪会有进步呀。小尹敬您!”
尹富成都五十出头了,这最高领导说他是小尹他就永远都是小尹。
见首长这样亲热地跟他打招呼,问候他,还这样地慈祥,尹富成就有些诚惶诚恐。
“邮政是重新开始,一切都要重来,你们是我们的坚强后盾啊。来,敬你们一杯!”金总不愧是金总,一句话就把处长们的心都给吊起来了。
在邮政处长会议上,金总在会上作了一个富有哲理,结合实际,可操作性强,包含时代意义的讲话。
金总的讲话获得会场代表们经久不息的掌声。
代表们从金总的讲话里看到了中国邮政光辉灿烂的美好明天。
这次北京处长会议后,尹富成就跟中国邮政的最高领导金总有了联系了。
他跟金总的联系不是打电话,而是利用邮政的优越写信。
回到浙京省,尹富成就心情舒畅了起来,兴奋了起来。
在浙京省,窦总是他的最高领导,最好领导。
现在窦总在浙京邮政最信任的人就是他尹富成。
现在班子成员并没有完全到位,只要好好努把力,在浙京省进班子搞个副总应当是很有希望的。
于是,他回浙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金总写一封信,把他参加会议的感受写出来,把对金总讲话的领会写出来,把他对中国邮政经营管理服务发展在浙京的举措写出来。
当然,对金总对他的知遇之恩要写出来,还要写得感人至诚,诚入肺腑。对金总还要恰到好处地一番赞颂。
信写好后他反复揣摩,不断修改,最后既是兴奋地又是忐忑不安地用邮政快递寄给了金光照代董事长、总经理。
他不知道这封信寄出后对他今后的命运是好还是坏;他不知道这封信金总会不会认真看一看;他不知道这封信会不会退回来转给窦总?
他确实很担心,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给自己行业的最高领导写这样一封信。
一段时间过去了,并没有什么反应。
金总既没有回信也没有打电话,就好像尹富成写的信没有发生一样。
那天刚进办公室不久,窦总从办公室打了电话给他,说,富成,你到我这里来一下。
听说话的口气好像是很高兴的样子。
因为这之前窦总叫他就跟金总叫他一样称他小尹。
可今天改称富成了,这一变化只有尹富成清楚。
称你小是你比领导在级别上小,称你名就把你当一个档次的人了,起码他把你当兄弟了才会这样称呼。
尹富成带着笔记本到窦总办公室来了,在门外,轻轻地呼了一声:窦总,小尹到了。
窦总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说,你还没看报吧,你写给金总的信都见报了!说着,把中国邮政报递给了尹富成。
今天还确实没有看报,因他手上在处理市公司报上来的一件用户使用邮政通信纠纷案,用户已经诉讼法律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6 15:38
尹富成接过报纸一看,他的这封写给金总的信登载在中国邮政报的头版显著位置。
不错嘛,金总都批示了,还要求全国向浙京邮政学习,你为浙京邮政做了一件好事,一件出头彩的事,我要谢谢你!
窦总是说的真话。
浙京邮政在他老人家的领导下,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邮电到邮电分家。尹富成写的这些很多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现在经尹富成阴错阳差地一捅,金总就把浙京作为全国邮政发展学习的榜样,对年纪快要到点的窦总来说他认为是一件非常好非常及时的事,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集团公司还要他多干几年就有可能。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不想从领导岗位上下来的这种想法,他不知道其他的领导是不是也是跟他一样。
尹富成看到他写给金总的信经报社编辑部略为修改后发表在中国邮政报上,知道自己跟金总走得更近了,他就迫不及待地又写了一封感谢金总爱护一个普通处级干部关怀下属的信寄了过去。
在这以后,他不管金总看没看他写的信,他就这样坚持着每月一信寄给金总。
在第二年的省公司班子人员调整中,尹富成终于如愿以偿,他被提拔为浙京省邮政公司的副总经理兼任纪检书记。
窦总年龄到了,他没有能像他想的那样多干几年下来,而是办理了退休手续。
新到任的是临省邮政公司从副职上提拔上来的邝源总经理。
邝源也是老邮政人,跟窦总样也是只能搞一届总经理职位的人。他的实际年龄已经过了五十七岁。
中国为何发展慢,从上至下都在照顾老同志,任用老同志。
可这老同志的思想就没有年轻的放得开,就没有年轻人的敢做敢为。
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是稳字在先,循规蹈矩循序渐进。
本来用一年可以解决的问题,他要用三到五年来解决。
依他们的管理经验是:留得青山在哪有没柴烧?!
邝源到浙京省当老一,并没有把家属带过来,没有带家属来的邝总还是要了一套两百八十平米的邮政住房。
他花没花钱买这套住房,只有财务上知道。
据说是按当时建房价交了钱的,他离开浙京邮政的时候按现在市场价处理了,是他女儿过来办的手续。
邝总搞完这一任,他就到年龄要下来了。
谁来接邝总呢?能不能是他?
这一问题的提出让尹富成心里打了一个激灵:这不是不可能呀。
在一次集团公司召开各省各自治区分管纪检副总参加会议的机会,尹富成就作了精心的准备。
他通过朋友买到了唐伯虎的一件真迹字画,买到了一件宋朝时期的银器古董。
这当然是花了大价钱的,尹富成想,北京的这些首长大都喜好这玩意,他们收了这些价值昂贵的东西没有谁被曝光查处过。
这些东西你说值钱就值钱,你说不值钱就一分钱都不值。
真的你可以说成是假的,贵的你可以说成是便宜的。就是真的查出来了,检查机关是没法来定案的。
这是中国送礼中的奥妙。
在中国,古玩市场为什么一直这样红火,与这些市场的潜在需求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
尹富成想,这些东西只要领导喜欢并且收下了,他在浙京省邮政坐把就指日可待了。
在北京开会的时候,尹富成找机会跟金总打了个电话,说有事跟首长汇报。
金总接了他的电话,说他住在开会的酒店,告知了他的房间号,说晚上来吧。
金总没有拒绝他尹富成的汇报,还给了他房间号,约定了时间,尹富成就认为这就是有戏了,他霎时就心花怒放了。
在金总住的房间,当尹富成将两件正宗的古董玩意交到金总手上时,他注意地看到金总是有些爱不释手的了,就把两件东西小心地收了起来,说,小尹,你也太费心了。这两件东西既然你带来了我就收下了,下不为例哦。
金总这里的关系处上了,尹富成跟集团公司自己的分管领导的关系同样处好了,跟邝总的关系就更是没得说的了。
可是尹富成不知道那里出了错,邝总下来的时候他尹富成并没有能上去,而是从集团公司下派了一个局级干部到浙京省邮政公司来,这个人就是虞笑天。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6 15:39
下部

有的人的大脑已经死亡了,可他把曾经记忆的有关于沼泽地里面的东西留在了人世。
有的人的大脑很健康,但健康的大脑一片空白。
因为他也涉足走进了沼泽地,在世上什么也没能留住。
11死无对证


你说是犯罪分子的无意识乱杀人或者说是找错了人都不可能。你说是劫财也说不过去。
因为从现场看,这个罪犯就是有目标地要致被害人于死地。
连捅五刀啊,刀刀毙命啊。

罗洪天的死,市公安局这里断了线索。
狄明镜这次是自己亲自上阵。
他很仔细地排查了张泯、葛云丙,从他们俩身上没有找到要找的东西。
对他们俩的内查外调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在罗洪天出事这天的前后时间里,张泯、葛云丙没有作案时间,他们都在邮政公司自己的办公室里忙自己工作上的事。
也没有找到谁在这些天时间里跟他们有过联系。跟他们有联系的都是江南邮政的干部和员工。
跟张泯以外的人没有找张泯,跟葛云丙以外的人没有找葛云丙。
在这或前或后的时间里他们也没有离开过江南市,所以线索中断。
在侦查罗洪生死亡的案件中,在还没有结果的情况下,江南市邮政小区又发生了一起江南邮政财务科长被杀事件。
这起案子又交到了狄明镜手里。
这是一个靠近江南市火车站、江南市汽车站的一个小区。
这个小区有十栋邮政干部职工住宅,每栋六层楼高。
这里离老城区比较近,到秦城、唐街步行只有二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到新城区则就比较远,起码要走四十分钟以上的时间。
原来邮政生产办公全部在邮政小区这里,现在搬走了,搬到新城区这边去了,这里原来的生产办公场地就全部对外出租了,只留下一个邮政营业厅自己用。
死者田国庆的房子在第三栋。
这一栋房子全部是复合楼,复合楼就是双层楼,这是给公司领导住的。
这栋楼一楼全部是车库,每两层住一户人家。田国庆就住在三栋三单元的三楼四楼。
他的上面住的是一位科长,下楼住的是一位已退休的老领导,对面住的是去年才办理退休的调研员。
田国庆被杀死在自家楼梯口。
江南市邮政公司在职的公司领导只有三位,一栋复合楼可以安排十八户领导居住。
因为是全额集资,葛云丙家在望南,他没有要,但给他的房子留着了给他。裘副总家也不在江南,他也没有要房子,公司分房委员会也同意留着给领导。
在职领导里面只有袁正良买了复式楼,两个已经办理退休的老领导住进了复式楼。
这样就只有三户新老领导住进了复式楼。
因为是集资建房,企业不可能垫十几户建房款,经请示领导后分房委员会就重新排队打分,田国庆是江南公司唯一一个硕士学位中层领导,这样他打的分就高,就也住进了领导楼,而且挑了中间的楼层。
经外查内调,田国庆没有跟谁有什么过节,一没结仇敌二没结怨人,跟领导同事都相处得很好,不存在在财务方面有职工要谋害他的人和事。
在作风方面也很严谨,没有谁能说他有另外的女人。
他的老婆在市税务局工作,也是一个求上进的好同志,已经是一个营业所的所长,享受到了副科待遇。
作风方面同样没有什么问题,是一个口碑载道的女人。
家里家外都没有事,怎么突然就被杀害了呢?
这让侦查员百思不得其解,让狄明镜这样一个有着侦破经验的人也陷入困境。
集团公司调查组反映的一个情况很重要:田国庆被杀前交了一份举报材料到他们手上,举报的也是江南市邮政公司高管等人的腐败问题。
公安侦查人员经与江南市邮政举报腐败有关的人联系,都说他们没有跟田国庆有过这方面的联系。
狄明镜重点对葛云丙进行了排查,他确实有动机,但他没有作案的时间。
查他弟弟也在望南,没有到江南来就不可能对田国庆实施杀戮。
你说是犯罪分子的无意识乱杀人或者说是找错了人都不可能。你说是劫财也说不过去。
因为从现场看,这个罪犯就是有目标地要致被害人于死地。
连捅五刀啊,刀刀毙命啊。
侦查人员到望南,通过望南市公安局把葛云丁带到公安局进行了传讯,从传讯问话中找不出葛云丁的破绽。
案件陷入僵局。
从狄明镜直觉,他断定这绝对是谋杀,是赤裸裸的谋杀。
田国庆是在把举报材料上交到工作组以后被谋杀的,而不是之前,为什么呢?

江南市邮政公司的副处调研员匡非非死了。
他是在集团公司到江南市来调查之前的两个月之前死亡的,他是自杀,是死在区检察院的审讯室里,他是用自己身上扎裤子的皮带自缢死亡的。
匡非非终于又一次如愿以偿。
他被浙京省邮政公司聘任为江南市邮政公司副调研员,分管了公司领导的一些工作,仍然兼任报刊发行局的局长。
兼任报刊发行局长是他自己提出来葛总同意的。
匡非非仍然兼任了报刊发行局的局长,他其实不知道就这样堵住了一个人的路,他所在局的管理员封明波的路。
封明波同样是想上台阶的人。
他认为他跟着匡非非把业务做得这样的好,他封明波既有功劳也有苦劳。
你匡非非上去了就上去了,怎么还抱着报刊发行局局长这个职位不放,你不放这个职位,他封明波就没有机会到这个职位。
他从心底里很生匡非非的气,但他又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来阻止。
他要达到自己的目的,现在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把匡非非搞下台。
他张泯不是这样把鲁录搞下去他就升职了吗,我也照他样来一下子,就是提拔不到我我也泄了一下心中的愤懑。
一封举报信就这样寄给了区检察院。
区检察院是希望有案件的。
在他们院里面,对受理案件查处案件是有奖励制度的。
因为有奖励制度,院里面的人有的就专门盯着一些中央国有企业的头,就只想他们中的人当中有事。
邮电没分家的时候,他们在邮电部门查处案件是查处了上千万违法资金的。
这次收到的虽然是对一个科级干部的举报,但有可能通过对这科级干部的查处搞出大案要案来,区检察院就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就进驻了江南市邮政。
专案组进驻江南市邮政出示了区检察院的查案手续,就将报刊发行局的账全给封了。
只两天时间,匡非非私自转账五十万到自己账户上就露出水面。
检察院就把匡非非带走了,带进了区检察院审讯室。
在区检察院进驻到江南市邮政,葛云丙第一时间向尹副总进行了汇报,问怎么办?
尹总就对葛总如些这般地作了交待。
葛云丙按照上层领导的交待找匡非非密谈了两个小时。
他将曾经收的六万块钱全部退回给了匡非非。
从那天起,匡非非就知道他玩完了,他匡家到他这里混了个副处调职位,也就到此结束了。
他知道,区检察院这次来江南市邮政公司,是有目标来的。
一进来就查封了报刊发行局的所有财务账。只要查下去,他私自转的五十万就很快可以查出来,他进检察院只是迟早的事。
第二天他就被检察院带走了。
他进了区检察院什么也不说,就耷拉着脸,一张比平时显得白皙的脸,很难看,没有一丝生气。
审问了几个小时,没有什么进展,又到吃饭的时间了,审讯的人就都离开审讯室,锁上门都吃饭去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6 15:40
这是一个没有其他人的机会,匡非非想想自己为了升官发财搞到这样一个结局,心底里就心灰意冷,就有了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匡非非是拿钱买到这个位子的。
他当报刊发行经理后认识了省报刊发行局的一位很有背景的人。
这个人有一条线,可以通过他让你的位子往上爬。
匡非非就顺着这条线花了五十万,终于搞到了副处调研员这个位子。
副调研员是一个虚位,是没有实际职务的。
这样一个职位充其量是一个副处级,还说不上是领导,因为副调研员是不进党委班子的,也就是说这个职位不是党委成员。
虽然不是党委成员,但这样一个职位还是要在地方组织部备案的,省公司也还是要派人事上来宣布的。
这一宣布,在江南市邮政公司里面就没有那一个不把你当公司领导了,见到匡非非的同事就都会很尊敬地称他为领导,有些拍马屁的会直呼他为副总,但后面就没有这个“经理”二字。
虽然这样,匡非非仍然很满足。
起码葛总在市公司班子开会的时候都要办公室通知他参加,并分配了一些其他领导分管的工作到他手上要他去管理。
况且,他的工资就已经是公司副总级的岗位工资了,绩效同样按副总级靠。
这样一个职位同样是很多人想上但并不能如愿的。
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职位上还才只几个月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匡非非这里就东窗事发。
想想家里的没有夫妻生活激情的老婆,想想家外有充满生活激情的肖思思,他认为到了现在这一步,他对不起两位他心爱的女人。
匡非非老婆患了皮肤病,脱掉衣服裤子很难看,他老婆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见人。
到了每年的夏天去太湖里游泳场游泳池游泳,他老婆是跟着去了,可她从来不下水。
她不是不晓得游,而且游得蛮好,这是她没有患上皮肤病之前她身边的这些玩伴们都知道的。
可是她有了皮肤病后就从不见她换衣裤下水了。
匡非非记得他们结婚的这一年,他们俩一起去了安徽省的黄山。
在山上那座夫妻峰这里,他们买了一把同心锁,正面是他匡非非的名字,反面是他老婆修雯雯的名字。
夫妻俩将同心锁锁在了围着夫妻峰的铁链上。
据导游说,只要把同心锁锁在了这铁链上,夫妻俩就会白头到老,永不变心。
导游说,前不久一位也是结婚不久的新人在这里挂上了同心锁回去后,女的老公不幸出车祸死了,这女的就一个人来到了这里,打开了刻有他们夫妻俩名字的那把锁,纵身跳下了悬崖。
导游说,这样悲壮的故事每年都要发生几起。
匡非非不是一个花心的人。
他很信命,他认为人出生就注定了死,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所以他老婆患上皮肤病他也认为是命。
没有肖思思,他匡非非也是不会越雷池半步的。
就是后来他有了肖思思,在家里并没有减少对老婆的爱。
他仍然是信守着挂同心锁时的诺言的:今生今世白头到老。
他想到,跟肖思思在一起,他不仅在生理上得到享受,在心里上同样得到享受。
他跟肖思思的爱是从外到里的一个转变。是肖给了他匡非非一份真正的无私的爱。
而他,并没有把爱全部给肖思思。
当他想在今后的生活中给予肖思思这种爱的时候,没想到他匡非非这里已经出了事。
这份想念,怕是今世没有办法实现了。
他想到,手头上搞到的五十万不是一个小数,不判个十几二十年的他不要想出来。
万一他十几二十年出来后,他老婆他的肖思思还会理他这样一个刑满释放的人吗?
这是肯定不可能的事。
他的年老的父母双亲,到那时还是健在吗?
他不得而知。
到那时他出来他也是一个中年老人了,他没有工作了,他怎样去求得生存?
匡非非是一个面子很薄的人,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
出了这样的事,他是没脸出来见人的。
他想想,到这一步怨谁都没有用,要怨就怨他自己贪求头上的乌纱帽,贪求什么为祖上争光。
他想,这么多人买官要官都没有出事,怎么他这偏偏会出事,人心叵测。
是他堵了人家上台阶的路,是人家也花了钱想上这个副调职位?是他堵了人家到中层的路?
想到这,他认为是有可能了。
他们局里的封明波就有可能揭发他。
这个封明波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他要是不兼任报刊发行局的局长,公司就可以提拔一个中层,这个被提拔的人就有可能是他封明波。
而他兼任了这一职,他就没有机会上,一想到这,就认为是这么一回事了。
怪只怪他怕报刊发行局的账还没有做好,怕万一移交了,事情就出来了。
可该出来的事还是出来了。
想想自己这一生为了一个乌纱帽犯了这么大的错,一个无法饶恕的错,就有些后悔了。
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葛总说得好,你要的东西上面领导已经给了你,你犯经济上的事是你自己的事,可不要连累上面的领导。
是啊,自己要的东西都得到了,领导兑现了他的承诺。
是自己身边的人搞的鬼,这件事出来真的不能牵扯到上面的领导,要这样的话,浙京省邮政公司就要出大乱子了,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出卖朋友出卖上级领导的事,打死他他匡非非也不会做。
事情是他做的,要承担就他一个人承担,没必要把那些帮了他忙的人扯在里面。
想想自己这四十几年来的年年月月,月月日日,认为还是对得起父母,对得起老婆,对得起儿子,也对得起企业,就是对不起肖思思。
他当报刊发行局长,硬是将报刊发行业务做上去了,几年都是全省的先进。
外省都派好几起人来学习经验,他匡非非都是邮政报刊发行业的名人了。
企业赚了大头,在他手上少说都有五千万。
五十万,就是按百分之一奖励都正好。
问题是他自己懒惰了一点,以为自己是公司的副调又兼任了报刊发行局长,就没有在账务上进行调整。
肖思思都跟他说过多少次了,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没有放在心上,可有的人就放在心上,就趁机搞你来了。
这个搞人的人也是知道的,一旦调好了账,他就找不到依据了,所以在他没有调好账之前就先下手了。
想想肖思思,他就觉得对不起她。
肖思思把什么都给他了,可他并没有帮上肖思思什么。
他想,欠肖思思的下辈子来还吧。
不管怎么说,死也好活也好,他匡非非没有白活一场,他知足了,知足了的匡非非在检察院的人不防备他的时候,他用自己的皮带闩在脖子上结束了还算年轻的生命。

在邮政集团公司调查组按照调查核实的事准备找人谈话的时候,这里说谈话实际上就是审问,莫斯文这个人找不到了。
在工程建设里面他可是最最关健的一个证人。
集团公司调查组请求市公安局对莫斯文的失踪进行侦查,曲组长出示了中纪委的介绍信。
市公安局到现在才知道,这次邮政集团公司的调查实际上是中纪委在抓,组长就是曲勋。
市公安局不敢怠慢,对莫斯文展开了全面的侦查。
与莫斯文有关的人都彻底地调查了,特别是那些在江南市做了工程的老板都没有放过。
在调查中从他老婆这里得到一条重要线索,莫斯文是跟他的情妇一起出走的。
公安侦查人员根据莫斯员老婆提供的线索,很快找到了莫斯文的情妇樊冰冰家。
樊冰冰家只有她母亲在家。
这是一个单亲家庭,樊冰冰的母亲跟她老公离婚多年了,离婚了的樊母没有再结婚,至少是公安人员到她家时她还没有再婚。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6 15:40
这是一个新开发不久的商品房住宅区,房子还很新。她家住五楼,是一套三房两厅的房子。
这套房子是樊冰冰现男友莫斯文出钱买的。
从她母亲这里知道,樊冰冰原来是市白金汉宫KTV的一名歌女,做了两年了。
高中没有读完就外出打工的樊冰冰还是认为家乡好,前年回来的樊冰冰就凭着她的好歌喉、好身段、好脸蛋成了白金汉宫的一名台柱。
回家还没有多久,就跟市邮政公司的有妻之夫莫斯文谈上了,莫斯文为了表现诚意就以樊冰冰的身份出钱买下了这套房子,说是明年五一劳动节就办理结婚。
那你女儿现在到什么地方去了?公安侦查人员问。
女儿说她请了一个星期假,跟小莫去旅行去了。好像是去新疆了。
这是一个好线索。
公安侦查人员在江南机场查到了莫斯文、樊冰冰两人乘机去新疆的信息。
从市邮政公司了解到,莫斯文是请的年休假,共请了十五天。
从白金汉宫了解到,樊冰冰也是请的假,共请了十天假。
从这两个人外出旅游请假时间来看,还有四天就该回江南了。
这两个人去新疆没有跟江南的旅行社联系,但到了新疆后就不一定不跟旅行社联系。
市公安局很快跟新疆乌鲁木齐市的公安局取得了联系,并请求新疆公安方面帮助侦查。
在快下班的时候,新疆乌鲁木齐市公安传来了消息,莫斯文、樊冰冰已经买好了返回江南的飞机票,时间正好是第四天的下午一点,到江南也就是四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也就是五点半就能到江南机场。
下午五点四十五分钟的时候,从新疆到江南的飞机已经降落在江南机场,人们从机场内向外走,人都走完了,就是不见莫斯文的影子。
这是怎么回事呢?
挨到六点半钟的时候,邮政集团调查组的同志没有接到莫斯文,到机场该班航机一查,调查组的同志立时懵了:莫斯文没有上这班飞机。
当市公安侦查人员赶到樊冰冰家时,樊冰冰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冰凉冰凉的。
当知道是来找莫斯文的,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说,他没有上飞机。
上飞机前他说去一下厕所,就一直没有再看到他。打他手机他关机了。
飞机快起飞了,广播员也播了好几遍,飞机不可能等一个迟到的人,就这样在耽搁了十多分钟的情况下,飞机起飞了。
一下飞机我就又打莫斯文的电话,还是关机。
公安人员把樊冰冰带到了市公安局,带入了审讯室。
樊冰冰虽然出来闯荡江湖这么些年了,可她还是第一次进公安局,更是第一次进审讯室。
她的心里吓得魂不守舍,不知道是她的事呢还是莫斯文的事,还是莫斯文遇害了,以为是她谋害的,她不得而知。
市公安局从集团公司调查组--应该是中纪委曲组长这里了解到了莫斯文经济犯罪的情况。
受贿罪、贪污罪、诽谤罪可以毫无疑问地得到肯定。是否行贿要通过其本人或共案之人这里才能得到确定。
在公安局审讯室里,公安审讯人员摆开了架势,开始了审问。
“姓名,姓别,出生年月,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工作单位。”公安审讯人员进行了正常讯问。
樊冰冰抬头看了一眼公安审讯人员,心里在揣摩:这不是审犯人吗?
她心里有疑问,但还是老实地回答了公安审讯员的问题:
“樊冰冰,女,1990年生,身份证号为******家住江南市嘉州阳光小区十三栋三单元五楼。在市白金汉宫KTV做事。”
“你和莫斯文是什么关系?”
“准朋友关系。我们商定明年结婚。”
“你不知道莫斯文已经结婚?”
“知道,可他正在跟他老婆办理离婚。”
“你知道莫斯文在什么单位工作?”
“知道。在市邮政公司基建科当科长。”
“你在莫斯文这里用了他多少钱?”
樊冰冰又看了眼审讯她的人。
看到这个人很威严,眼睛好像可以把被审讯人的心底揭穿。
问到这个问题,樊冰冰开始在大脑里打转转,想把买了房子是莫斯文出的钱不说。但当看到审讯人的眼睛时,就什么也不敢隐瞒了,就全部说了出来。
买房子六十几万,买金银首饰两三万,买服装一两万,给了她现金二十万。装修、家电家具等用了多少钱她就不知道,反正都是莫斯文花的钱。
说在她之前,莫斯文曾经还有个女的,是否用过他的钱,她不得而知。可他跟她老婆离婚他说他花了五十万。
“莫斯文的经济犯罪情况我们都已经掌握,你不要抱着任何侥幸心理。凡是莫斯文在你手上花的钱你要如实写出来,一点一滴写出来,包括你已经说的。
你要是不写出来而被我们查出来,那性质就变了,懂吗?”公安审讯员起身将一本记录本和一支笔放在樊冰冰面前,并将樊冰冰身后的一张桌子放在了她的面前,权当写字桌。
第二天上午10点,新疆乌鲁木齐市公安传来不好的消息:莫斯文已在乌鲁木齐市所住宾馆割腕畏罪自杀,在他身上找到了一份遗书。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19:43
人们就这样不厌其麻地把这些爱情故事传播着谈笑着书写着实践着,很多人被故事感染甚至感动,就这样身染其中而不能自拔。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脱着亲着步入了浴缸。
在浴缸里两个赤裸裸的男女就毫无顾虑地狂风暴雨起来。
在他们正尽情享乐的时候,他们俩谁也不曾想到,一个人打开了他们的房门,手上还拿着钥匙的男人就举手一拳又一拳地打向了浴缸里的男人。
被打的男人脸上头上背上胸上就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还流出了血。
被打的男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女人奋不顾身地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打人的男人:求求你,别打了,会出人命的。
这打人的男子不是别人,他就是可曼的老公熊键。
熊键在部队已经是正营职,再干上一年半载就可提为副团,到了副团职位他就会要求转业回地方了。
这之前,部队首长要熊键家属随军,首长说他在部队还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干到师级不是没有可能。
可家里的说什么都不同意到部队上去,再说她就提出离婚。
没办法,在营级职位上回来,到了地方是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科级干部都不是。可到了副团职位就不一样了,混得好就可以很快就是副处级。
熊键认为他在部队吃苦都吃了这么几年了,再坚持个一两年就一切都要好了,那时他就是部队要留他当师长他也是不干了,就可以回到家里跟漂亮的老婆在一起享福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半年多来,她根本就不太理他了,电话也没有多少打了,说好她到部队去也没有去了,他还以为她生病了,特意回家提前探亲。
回家后,老婆好好的,问她什么事她很不耐烦地应付着,就是夫妻做那事,她也是在应付了事。
给他的印象给他的感觉妻子好像变了一个人。
他心里想,老婆可能是外面有男人了,外面有了男人的女人才会是这样对待老公的。
在老婆洗澡的时候,他发现老婆有一把不是家里用的钥匙。
他跟老婆去过邮票公司,知道邮票公司办公室的钥匙不是这把。
他就用回家路上没用完的香皂把钥匙模型拓了下来。
他在部队负责训练的就是侦查兵,盗印配制一把钥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他就拿着这把配好的钥匙,专等着老婆出门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熊键做的这一切,可曼蒙在鼓里。
当她来到公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后面跟了人,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她的老公,这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张泯偷情挨打的一幕。
张泯赔了十万块钱,写下了与可曼有不正当关系的字据,签了字按上了指印。
第二天,张泯被可曼老公收拾了的事就在江南市邮政公司传开了。
一封检举信也落在了葛总的办公室,信里面有张泯的签字按印的字据。
说邮政公司对这样道德败坏的干部不严肃处理的话,受害人将以破坏军婚罪予以起诉。
张泯是带着伤痕来到葛总办公室的。
张泯进来的时候,就双膝落地跪在了葛总的面前,泪流满面流着鼻涕说:“葛总,我对不起你的培养,给您添麻烦了。”
葛总赶紧起身,把张泯扶了起来,说:“起来,起来,给人看到了像什么话?”
“葛总,您要保我呀。您不保我,我就完蛋了啊。我就只有死这条路啊。”张泯看上去一副可怜巴巴相。
“人家都要告你上法院了。这次不处理也说不过去,等风头过去了再说吧。你要沉得住,先在家把伤养好。”葛总面对着张泯的求救,实属无可奈何地说。
他心里是想保他的,如何保,他心里还没有想好。
公司一纸文件暂时免去了张泯邮票公司经理职务,由办公室主住陆耘临时兼任邮票公司经理一职。
事情也就这样平息下来了。
熊健看到了市邮政公司的文件,他就放心地回部队去了。
没有一个月,张泯就到办公室上班来了,办公室陆主任见张泯没有办公椅,就主动把自己的办公椅让给了张泯,自己就到邮票公司办公去了,办公室的很多事就都是张泯去张罗了,张泯成了事实上的办公室主任。
不到半年,公司领导恢复了张泯中层干部的职务,让他坐上了办公室主任这把交椅。
有了这么多的磨难,有了领导这么多的爱护,张泯的心底里就有一种要感恩的心理。
没有葛总,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在他心里坚定了这么一个信念:从今往后,葛总的事就是他的事。谁要对葛总不利,他就对谁不客气,就是拿命来抵,他也在所不惜。

葛总的弟弟葛云丁到张泯的家里来了。
葛云丁到张泯家里来,他的哥哥葛云丙并不知道。
是省公司尹副总跟他说,他的哥哥在江南很不利,有人在告他的状,并无意说了那几个告状人的名字。
他记住了,一个叫罗洪天,一个叫袁正良,一个叫田国庆。
他到张泯的家里来就是来了解这几个人的情况的。
葛云丁的命可以说就是哥哥给的。
他和哥哥小时候在一起游泳,他不会游也下水了。
哥哥跟他说,你只能在岸边玩,千万不要下水。
可他玩着玩着就鬼使神差地下到水里去了,就这样被水卷走了。
是哥哥一下子没有看到弟弟了,就急速游了过来找寻自己的弟弟。他看到一个浪花下面有人影,他一个猛子砸了下去,把已经喝足了水的弟弟抱了上来。
经过抢救,葛云丁就这样活了过来。
他没有像哥哥样走运读了邮电技校,他高中毕业就去当了兵,当兵回来他就由退伍办安排进了当时还比较红的向南柴油机厂。
没想到,这些年过去,当年那些很红的厂子就都一下子垮掉了,垮掉了的厂子就给房地产商搞开发了,这样就把厂里的工人都全部买断了,买断了的无业工人就都又各显身手另找事做去了。
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哥哥拿钱给他申请了一家个体营业执照,由哥哥帮他牵线到江南市做起了小生意。
说是小生意,一年做下来,比他在工厂的一年收入都高。
哥哥提拔到望南做副总后,就又引荐他到望南做起了比在江南更大的生意,他的营业执照也改头换面了,改为了大智装饰公司。
他的生意由原来的小打小闹到现在的一个工程上几百万,做得是红红火火,在望南江南都很有影响,他葛云丁也就小有了名气。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哥哥给他的。
父亲不在了,哥哥就像父亲样帮衬着他。
现在哥哥有难了,他要帮助哥哥排出这些困难,帮他把这些挡在哥哥面前的石头搬开。
张泯把他知道的有关罗洪天、袁正良、田国庆的情况都跟葛云丁交待了,他说袁正良现在是一个精神病人,就交给他来对付。
说罗洪天是一个只晓得工作的人,头脑其实很简单,他只所以跟你哥对着干,其实是受了别人的唆使,他一个邮递员晓得什么事呢。
他每天都要去高新科技工业园市政府的路线上,我弟弟每天都能看到他,而且很准时。
葛云丁问,你弟是做什么的?
张泯说是江南市酒厂驾驶员,天天运送炉灰到高新科技工业园去填土。他告诉了他弟弟驾驶汽车的车牌号。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19:43
在罗洪天每天去送邮件报刊的必经路上,有一个人就在他骑车的对面马路上看着他经过,他经过的时候正好一辆装满炉灰的车也几乎同时经过。
在这个路段在这个时间,就正好是一辆运炉灰的汽车和一辆送报刊邮件的自行车。这已经是第N次的实地勘探了。
葛云丁第二天就回到了望南,他已经把家都搬迁到望南市去了,在那里买了三百多平米的复式楼。
他回到望南就亲自在一个机床厂做了一块活动式带拉闩的弹压钢骨,将一块锋利的钢板扣在了上面。
只要有东西在上面压过,锋利的钢板就会弹起来,弹起来了的锋利的钢板就什么东西都可以切破,对橡胶汽车轮胎更有效。
他本就是机械工,设计这样一件东西是很容易的事,难不倒他,他只是用了捉拿老鼠的原理。

田国庆寄出特快举报信后,满以为省公司就会来江南调查这件事了。
没想到的是,省邮政公司没有来人,而是集团公司派出了调查组,而且是来调查葛云丙等人的腐败问题的。
在市公司的司务公开栏里,他也看到了调查组关于欢迎江南邮政干部职工举报的通知。
他开始的时候没有搞懂,还以为是他的举报信起的作用。
可是调查组到江南后并没有找过他,他们调查的内容有些是跟他举报的相同,有些就又有很多的不同。
到后来他才搞明白弄清楚,集团公司派来的调查组是罗洪天劳模和袁正良副总到北京举报后才派来的。
田国庆就把自己举报的材料原始件全部送到调查组这里去了。
省邮政公司尹富成副总经理拿到虞总转给他的田国庆的举报材料,心里就很是提心吊胆了。
他怕集团公司调查组会同样在江南市公司的田国庆手上拿到这些举报材料。
万一这些举报材料到了调查组的手上,他尹富成就富不成了,就要进班房了。
一不做二不休,他就把这些重要的情况就直接跟葛云丙的弟弟葛云丁说了,说不解决好的话,他哥哥就可能要进班房了。
葛云丁知道这个消息后,他在望南重金买通了一个朋友,是一个很可靠的朋友,请他帮他去江南市找到这田国庆帮他摆平这件事。
才几天的时间,田国庆死在了自己家的楼梯口,胸前连中了五刀,是当即死亡。
至今凶手没有抓到,成了江南市公安系统的又一悬案。

袁正良回到江南市明为治病实则在收集葛云丙等腐败分子的铁的证据。
罗洪天的突然死亡,田国庆的被杀,不仅没有吓唬住他,更让他有股不把这些个腐败分子送上断官台决不罢休的斗志。
他同样知道,他们的死肯定是跟这起举报有关系。
他们的死,是非正常死亡,公安局已经组织力量在全力侦查。
我们是法制健全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决不允许党内的腐败。
他也知道要好好活下去,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可是不论你怎么小心又小心,必定想害你的人在暗处而你则在明处。
一天晚饭后,因为天热,人们都离开闷热的房子,来到室外,来到广场,来到江岸边,来到公园,享受着室外夜风吹来的凉爽。
袁正良到望南后,没事的时候吃了晚饭也会外出走走,散散步,静静心,理理思路。
望南与江南比,望南差远了。
望南没有故城,没有江樟,没有滔滔不绝穿城而过的宏伟壮观的京江水。
人也明显地比江南市少,难怪移动电信联通邮政的收入江南排在全省居二的位置,是江南有的是人气。
江南酒店宾馆里的人可以说是天天爆满,就是省城里的人在双休日也是驾着车带着家人朋友到江南来逛故城。
望南没有江南这么热闹,即比江南安静。
在外散步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街道上的人是这样的少,路面上的车也是这样的少。
在外一个人散着步想着心事的时候,有两回他发现好像有人在跟踪他。
他没敢多想,回到住房后就不太出门了,就在家里搞些简单的活动,就看看新闻,看看书。
他是喜欢看书的,业务书营销书管理书企业文化书买了一堆又一堆。
难怪他讲话或是培训讲课从来都不要稿子,讲出来的东西是一套套一串串一堆堆。
听他讲话授课的人听得是津津有味,就好像是一种享受,是一种熏陶,是一次冶炼。
因为他会讲,又讲得如此到位,市企协就聘请他为江南企业界讲师。省公司人力资源部也经常安排袁正良到省公司安排的培训班上授课,是省公司的签约教师。
在外面传他是一个精神病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精神病人。
是领导层的人跟他说话时他就语无伦次,是下面的人跟他说话时他就漠然两可。
他给人的印象是:他真的有精神病。
人事上跟他说,可以回江南养病,他就这样回到了江南。
其实他心里明白,他回到江南要抓紧做些什么事。
白天忙乎了一天的袁正良就想晚饭后到外面走走。
在江南,好久没这样晚上到外面散步了。
在江南是很多人认识他的,他也认识江南很多人。他只要一出门就会有人跟他打招呼。
袁正良和老婆董洁从世纪广场散步回家,一路上两人说着些无关紧要的事。
关于他和罗洪天等同事举报市公司葛总一事,他从来没有跟老婆说起过。他不想让她为这样一件事而担心。
在他们俩说着走着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尾随他们而来。
袁正良有了准备,推着老婆往里面走。
骑摩托车的人突然出手,一把锋利的刀朝袁正良头部袭击而来。
他看清了,骑摩托车持刀的人是张泯。

10卖官之人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19:44
10卖官之人

在金总住的房间,当尹富成将两件正宗的古董玩意交到金总手上时,他注意地看到金总是爱不释手的了,就把两件东西小心地收了起来,说,小尹,你也太费心了。这两件东西既然你带来了我就收下了,下不为例哦。

尹富成别看他在省邮政公司只是个副职,但他很有话语权。
因他分管纪检工作,他在查处相关案件的时候,顺畅地拉拢了一批人在他的左右。并利用掌握了大老板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在老板这里卖了无数顶官帽。
尹富成有一儿一女。
儿子尹盛大学学的专业是法学,在国内已取得硕士学位。
他硕士学位毕业后又考入英国皇家法学院读博士,取得博士后学位就回国了。
英国皇家学院挽留他留校任职,他放弃了在英国发展的机会。
尹盛回国后在北京的一所很有名气的律师事务所任职,负责涉及国内外的一些大要案的受理,很快在国内就有了一定名气。
在工作中不知为了一件什么事让他不痛快,就跟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有了较深的矛盾,在一起出国回来的同学的邀请下,尹盛辞职来到了深圳市的东方国际律师事务所。
在这里没干满一年,他就跟父亲说,自己要创办律师事务所。
尹富成借出差的机会到了儿子这里,也同意他在深圳发展。
就提出要儿子去买一层写字楼,按当时房地产行情,写字楼的房价在一万五至两万一平方左右。
尹富成说,你就买五百平方米上下,另外买一套住房,先买一套三房两厅的,钱就由他来筹备。
尹富成回到江南后,给儿子转去了一笔一千五百万的巨款。
尹盛收到这笔款子,就在深圳市注册了一家取名为“永盛”的律师事务所,并在繁花黄金地段的深华写字楼买下了四百八十平方面积的办公用房子,在深圳市的临海边,买了一套三房两厅的住房,就算是家和事业都定下来了。
这之前,尹盛已经在深圳都市报刊登了“永盛”律师事务所招聘律师和相关工作人员的启事。
他的英国留学一起回来的同学在永盛律师事务所投资了五百万作为股份加入到了永盛的阵营。这招聘人的事就由他去负责。不出两个月永盛律师事务所隆重开业。
尹富成的女儿尹莉比尹盛小四岁。
女孩子不像男孩子样有野心。她没有到外面去读书,就在浙京省浙京大学学设计。
她也不知道学了设计后会有什么用,但她从小就喜欢这事。
小时候,中学时候,她设计了很多很有趣很有意思的小玩意。
如窗帘啊桌布啊沙发垫啊头巾啊穿的衣服裤子啊她都能设计得很漂亮,同学们到她家里来玩见到她这些很有创意的设计就羡慕得要死。
见她身上的穿着就是与众不同,别出心裁。
在大学组织的创意设计比赛上,她拿到了一等奖。
大学毕业,她参加了省设计院的招聘考试,毕竟僧多粥少,她没有能被录取。
尹富成的儿子在外面,夫妻俩就希望女儿能在身边。
见女儿没有考入省设计院,就做女儿的工作要她去参加省移动公司的招聘会。
尹富成的老婆在省电信,自己在邮政,就想女儿能到移动去。
两夫妻就是这样想的,一家子在邮政、电信、移动就都有了人。
分家都这么多年了,老邮电人还是有那种对邮电挥去不了的情结。
尹莉也没有看好那家单位。考省设计院受了挫,心里很郁闷。
她也知道父母亲都是很关心她的,就怕她离开浙京到其他省去找工作。
他们也知道,她的一些同学一直在邀她到上海去,这是女儿小时候最向往的城市。
哥哥不在父母身边,假如她也走了,这父母都这一把年纪了,也是怪可怜的。
现在长大了,就没有了小时候那分憧憬了。
想想,在哪里都是生活,都是一样地要工作。
她就参加了省移动的招聘,并顺利地被录取。
在参加了岗前培训后,她被通知分在省城的东京市移动公司。
到东京市移动报到后,市公司领导根据尹莉所学专业,被安排到大客户服务部。
在被安排前,老爸说要不要跟省移动老总打个招呼,把她安排在省公司机关。
尹莉说她不想留在省公司机关,她愿意到下面的市公司去。她说这样可以真正学到对今后有用的东西。
尹莉参加移动公司工作不到两年,就不想干了。
跟爸爸妈妈说,她想跟哥哥样,自己开公司做老板。
妈妈说,你一个女孩子去开什么公司当什么老板啊。结婚生子做妈妈,这才是正道。
不嘛,我就要自己单干。做出一个千千万的富女儿给爸妈看。再说,我做生意并不会影响到结婚生子呀。
尹富成的儿子在深圳开的永盛律师事务所做得很响,已经申请为国际律师事务所了。在国内,可以受理外国人在中国的诉讼业务。
只四年时间,尹富成转给儿子的一千五百万已经还回了一千万给他了。
儿子跟他说,在深圳市的房子今后就留给爸妈了,他又看中了一户,他已经都缴了首付了。这另外的五百万就权当是老爸老妈在深圳市买房地产的投资了,儿子就不会还了。
这儿子也好,女儿也好,都是很懂事的。尹富成从内心里感到高兴。
心里想,这百年以后,这留下的不都是你们的吗,还什么还不还的。
想想儿子的成功,认为女儿的思路是对的。
在单位就是给领导打工,他们俩老都给领导打了几十年工了。
想往上爬,不知要付出多少努力,付出多少艰辛。
可爬了一辈子,虽然在一个副总职位,可还是被别人管着,永远都出不了别人的手掌心。
你看儿子现在多好,自己当老板,就永远是自己有话语权。
不在一人之下,也不在万人之上,多么地悠闲自在。
尹富成就同意了女儿辞职,另谋出路。
他问女儿,你辞职后有什么打算?
女儿说,我要成立一家与设计专业有密切关系的公司,比如装璜公司广告公司什么的。
父亲说,开公司你得要有投资啊,你哪来的钱啊。
女儿调皮地说,我得向爸妈借耶。
就这样,尹富成给了尹莉五百万。
尹莉的“永丽”装璜广告有限公司就这样敲锣打鼓地顺利开业了。
开业这天,尹莉的哥哥尹盛带着媳妇赵婕特意参加了妹妹公司的开业典礼。还给了妹妹五十万,说是他的股份。
尹富成有一崽一女按说是命好。崽女大了后都自己创业,这就是好上加好。
想想自己打拼这么几十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在省邮电机关还是一个处的处员的时候,他尹富成为了让处长高兴满意,他除了加班加点地苦干,他还是处里的服务员勤务兵。
搞卫生倒垃圾提包搬东西就都是他一个人包了。
处长在外面应酬他要陪着,处长要他代酒他得喝着,不论多晚处长回家他得送着。
跟着处长出差,他就是处长的一个小马仔,鞍前马后的张罗着。很多时候处长的内衣外裤你都要帮他洗好了。
现在尹富成服侍的处长已经是第N个处长了。
不过这时,尹副成也已经干到主任科员了,主任科员是正科,离副处只差一步之遥了。
邮电分家前的两年,处长被提拔到省邮电管理局任副局长。
处长离开的时候,邮政处的处长位子就一直空着,人事上指定要尹富成临时负一下责。
没有多久的时间,邮电部一个分管邮政业务的副部长到浙京省邮电管理局搞调查研究,也是为邮电分家做些调查。
在搞调查研究期间,这位副部长找了一些处长谈话了解情况。
轮到邮政处的时候,人事上按照省管局一把手的意见,就要尹富成去了。
在谈话的时候,这位副部长对尹富成印象特别好。
因为尹富成不仅懂业务懂管理,还特别的有邮政发展远见。
尹富成还把一篇发表在《求实》上的一篇上万字的论文交给这位副部长看。
这是一篇《关于中国邮政发展的思考》的文章。这期《求实》就只选用了这一篇论文,说明了论文的分量。
尹富成不给他看,他还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19:45
这位副部长还了解到,这位他找来谈话的不是邮政处的处长,而是顶替来的,副部长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是尹富成不够格跟他谈话,这么好的干部不去用,那是邮政人才的极大浪费。
副部长离开浙京省后不久,一纸任职通知下到了全省各邮电单位:尹富成任浙京省邮电管理局邮政处副处长,主持工作。
那个时候任用干部没有现在这样复杂。
为了升职,送钱送礼的事有,但没有现在这样盛行,这样猖狂,这样不择手段。
尹富成当上副处长,可以说他是没有送一分钱送半份礼的,有的话,是他送了一本《求实》给邮电部的一位副部长。
他送了一本书“输”即换得了官场上的赢。
当了邮政处长的尹富成就有机会跟上面的领导接触了,就有正当理由跟上面的领导汇报工作了。
他知道邮电很快就要分家,分管邮政的领导就很有可能被分在邮政。
这个时候的尹富成就显示着他的特殊敏感性了,他要抓住邮电分家这千年一遇的机会,将自己往上再走一步,只要走了这一步,他就是副厅局级领导,就实现了久藏心中的梦。
尹富成他有事没事的往分管邮政的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窦慈这里跑。
汇报工作,谈邮电分家邮政的事,谈自己对邮政今后业务发展的想法,谈自己今后在邮政的打算。
总之是尽其所有尽其所能地讨好窦副局长。
他知道,窦慈副局长将是浙京省邮政公司第一任总经理,而很多人认为不可能。
窦副局长已经是满了五十七岁年纪的人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还怎么提?
而尹富成则不这样认为。他认为窦副局长一定是浙京省邮政的第一任领导。
这次不提拔扶正,怕是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凭借他的为人处事为官之道,他是最有希望在浙京邮政坐把的。
在整个省邮电机关里面,在邮电快要分家人心浮动的时候,在人们快要忘记他这个老头子的时候,是尹富成在他这里忙前忙后,为着邮政今后的发展跟他一起操心。
窦慈副局长病了,是严重的感冒。
感冒引起了支气管炎,支气管炎又引起了哮喘,就身体上发烧了,就不得已住进了省城医院治病。
窦慈副局长住院,省邮电管理局领导班子成员礼貌性象征性地到医院来看望了他。
其他处级干部有两个是他顶力提拔的也到医院来看过了,除了这些人,就没有人再到医院来看他,看他这个已满五十七岁快到花甲之年的不中用的老头子了。
可尹富成就不一样,他自他患病到他住院就一直在他家在他住院的病房忙乎着。
窦副局长的老婆姜大姐前年患上脑血栓病,这脑血栓病是最麻烦的病,没有处理好,人就会成了废人。
还好,姜大姐没有成为完全的废人,但她脑部的一根血管还是出了问题,影响了她智慧的发挥,就比以前迟钝了,舌头就不能动了,话就说不出来了。
窦副局长没办法,就在家里请了一个保姆帮他服侍老婆,帮他料理一日三餐,打扫卫生,洗衣浆纱。
窦副局长住进医院后根本就不打算告诉老婆,她听得清对方说话,也完全知道对方说话的意思,可她就是表达不出来,成了一个不是哑巴的哑人。
他要是告诉她了,他怕她的脑血栓病又复发了。
他打电话到家里跟保姆说他到北京出差了,要几天才会回来。
身边没有亲人,唯一的一个女儿在加拿大,都结婚生子了,也早已经加入了加拿大国籍。家里就只有他们夫妻两人。
尹富成是在窦副局长生病这天知道他家里这些情况的,所以他就承担起了照顾窦副局长的义务。
帮他送饭,帮他倒茶递水,帮他洗衣换裤,嘘寒问暖的,还硬是在他老人家不同意的情况下,放了一万块钱在他这里,说是让他买些吃的补补身子,说是窦局为了浙京的邮政事业操心把身体都操坏了。
尹富成也快五十的人了,这快五十的人了还这么敬重一位老同志,难得啊。
窦副局长想想,以前是没有发现他啊。
也难怪谁,一个处里面的科员是很难得有机会跟省管理局领导见到面的,这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他窦慈又怎能发现得了他呢。
不是他尹富成临时顶岗,不是部里面来的副部长看上他,他尹富成就不一定会是处长,就还在原岗位上呆着。
他想想这么好的同志没有被早发现,他是有责任的啊。
窦副局长出院后,到年底,邮电分营的方案就出台了,报国务院就等着批了。
这是当时中央级报纸上都发了消息的。
98年年中的时候,国务院批复了邮电部上报的分营方案。
是分业经营,不是分家。
可是在年底具体落实的时候,当时已经明确到电信的部长就玩了手段,把分营变成了分家。
邮政、电信就各为其主,各自发展了。
99年春节过后,大地到处充溢着一派春的生机。
浙京省到处是青枝绿叶,到处是枝繁叶茂,到处是一片春的希望。
春天来了,邮政人脸上的春天即没有来。
因为邮电分家,把邮政人的心都彻底地分冷了。
省邮政公司接到通知,新成立的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召开各省各自治区邮政公司总经理第一次会议,并同时召开全国邮政处长会议。
尹富成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原浙京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窦慈任了浙京省邮政公司一把手。
接到集团公司召开会议的通知,窦总就要办公室订好了去北京的火车卧铺票,当然是两张,尹富成要一同去参加邮政处长会议。
他没有选择坐飞机而是选择了坐火车。
从浙京坐火车到北京只有二十一个小时路程,正好是起点,在车上睡一觉就到了。
到北京的时间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
尹富成跟着窦总坐上集团公司来接会议代表的车到酒店时,晚餐并没有开始。
窦总他们这个级别住的是单间,处长们住的就是两个人一间的房,楼层也不在一起。
简单洗漱了一下,放了一泡尿,尹富成就赶急赶到窦总的房间这里,等候着领导出来,一同下去用餐。
尹富成也早已经知道,当初在浙京省搞调查研究的副部长已经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代董事长、总经理了。
因为级别的关系,他从来不敢跟这个看中他又提携他使他当上了处长的邮政集团最高领导有联系了。
他心里胆怯,有自卑感,也没有理由找他心中敬爱的尊敬的领导。
因为是邮电分家后的第一次会,集团公司的领导成员在金光照代总经理的率领下,都来到了酒店,与前来参加会议的代表共进晚餐。
金总和领导们步入会议餐厅的时候,会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用餐的时候,领导们起身离开座位,先到各省的老总们这里一桌一桌地敬酒,敬完了各省公司老总就又来到了各省的邮政处长这里敬酒来了。
当敬到尹富成这一桌的时候,金总惊奇地发现尹富成也坐在这里,就说:“小尹啊,来开会吧!两年不见,你进步了啊。”
“首长,小尹是来参加处长的会。没有金总您,我哪会有进步呀。小尹敬您!”
尹富成都五十出头了,这最高领导说他是小尹他就永远都是小尹。
见首长这样亲热地跟他打招呼,问候他,还这样地慈祥,尹富成就有些诚惶诚恐。
“邮政是重新开始,一切都要重来,你们是我们的坚强后盾啊。来,敬你们一杯!”金总不愧是金总,一句话就把处长们的心都给吊起来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20:01
人们就这样不厌其麻地把这些爱情故事传播着谈笑着书写着实践着,很多人被故事感染甚至感动,就这样身染其中而不能自拔。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脱着亲着步入了浴缸。
在浴缸里两个赤裸裸的男女就毫无顾虑地狂风暴雨起来。
在他们正尽情享乐的时候,他们俩谁也不曾想到,一个人打开了他们的房门,手上还拿着钥匙的男人就举手一拳又一拳地打向了浴缸里的男人。
被打的男人脸上头上背上胸上就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还流出了血。
被打的男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女人奋不顾身地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打人的男人:求求你,别打了,会出人命的。
这打人的男子不是别人,他就是可曼的老公熊键。
熊键在部队已经是正营职,再干上一年半载就可提为副团,到了副团职位他就会要求转业回地方了。
这之前,部队首长要熊键家属随军,首长说他在部队还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干到师级不是没有可能。
可家里的说什么都不同意到部队上去,再说她就提出离婚。
没办法,在营级职位上回来,到了地方是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科级干部都不是。可到了副团职位就不一样了,混得好就可以很快就是副处级。
熊键认为他在部队吃苦都吃了这么几年了,再坚持个一两年就一切都要好了,那时他就是部队要留他当师长他也是不干了,就可以回到家里跟漂亮的老婆在一起享福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半年多来,她根本就不太理他了,电话也没有多少打了,说好她到部队去也没有去了,他还以为她生病了,特意回家提前探亲。
回家后,老婆好好的,问她什么事她很不耐烦地应付着,就是夫妻做那事,她也是在应付了事。
给他的印象给他的感觉妻子好像变了一个人。
他心里想,老婆可能是外面有男人了,外面有了男人的女人才会是这样对待老公的。
在老婆洗澡的时候,他发现老婆有一把不是家里用的钥匙。
他跟老婆去过邮票公司,知道邮票公司办公室的钥匙不是这把。
他就用回家路上没用完的香皂把钥匙模型拓了下来。
他在部队负责训练的就是侦查兵,盗印配制一把钥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他就拿着这把配好的钥匙,专等着老婆出门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熊键做的这一切,可曼蒙在鼓里。
当她来到公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后面跟了人,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她的老公,这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张泯偷情挨打的一幕。
张泯赔了十万块钱,写下了与可曼有不正当关系的字据,签了字按上了指印。
第二天,张泯被可曼老公收拾了的事就在江南市邮政公司传开了。
一封检举信也落在了葛总的办公室,信里面有张泯的签字按印的字据。
说邮政公司对这样道德败坏的干部不严肃处理的话,受害人将以破坏军婚罪予以起诉。
张泯是带着伤痕来到葛总办公室的。
张泯进来的时候,就双膝落地跪在了葛总的面前,泪流满面流着鼻涕说:“葛总,我对不起你的培养,给您添麻烦了。”
葛总赶紧起身,把张泯扶了起来,说:“起来,起来,给人看到了像什么话?”
“葛总,您要保我呀。您不保我,我就完蛋了啊。我就只有死这条路啊。”张泯看上去一副可怜巴巴相。
“人家都要告你上法院了。这次不处理也说不过去,等风头过去了再说吧。你要沉得住,先在家把伤养好。”葛总面对着张泯的求救,实属无可奈何地说。
他心里是想保他的,如何保,他心里还没有想好。
公司一纸文件暂时免去了张泯邮票公司经理职务,由办公室主住陆耘临时兼任邮票公司经理一职。
事情也就这样平息下来了。
熊健看到了市邮政公司的文件,他就放心地回部队去了。
没有一个月,张泯就到办公室上班来了,办公室陆主任见张泯没有办公椅,就主动把自己的办公椅让给了张泯,自己就到邮票公司办公去了,办公室的很多事就都是张泯去张罗了,张泯成了事实上的办公室主任。
不到半年,公司领导恢复了张泯中层干部的职务,让他坐上了办公室主任这把交椅。
有了这么多的磨难,有了领导这么多的爱护,张泯的心底里就有一种要感恩的心理。
没有葛总,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在他心里坚定了这么一个信念:从今往后,葛总的事就是他的事。谁要对葛总不利,他就对谁不客气,就是拿命来抵,他也在所不惜。

葛总的弟弟葛云丁到张泯的家里来了。
葛云丁到张泯家里来,他的哥哥葛云丙并不知道。
是省公司尹副总跟他说,他的哥哥在江南很不利,有人在告他的状,并无意说了那几个告状人的名字。
他记住了,一个叫罗洪天,一个叫袁正良,一个叫田国庆。
他到张泯的家里来就是来了解这几个人的情况的。
葛云丁的命可以说就是哥哥给的。
他和哥哥小时候在一起游泳,他不会游也下水了。
哥哥跟他说,你只能在岸边玩,千万不要下水。
可他玩着玩着就鬼使神差地下到水里去了,就这样被水卷走了。
是哥哥一下子没有看到弟弟了,就急速游了过来找寻自己的弟弟。他看到一个浪花下面有人影,他一个猛子砸了下去,把已经喝足了水的弟弟抱了上来。
经过抢救,葛云丁就这样活了过来。
他没有像哥哥样走运读了邮电技校,他高中毕业就去当了兵,当兵回来他就由退伍办安排进了当时还比较红的向南柴油机厂。
没想到,这些年过去,当年那些很红的厂子就都一下子垮掉了,垮掉了的厂子就给房地产商搞开发了,这样就把厂里的工人都全部买断了,买断了的无业工人就都又各显身手另找事做去了。
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哥哥拿钱给他申请了一家个体营业执照,由哥哥帮他牵线到江南市做起了小生意。
说是小生意,一年做下来,比他在工厂的一年收入都高。
哥哥提拔到望南做副总后,就又引荐他到望南做起了比在江南更大的生意,他的营业执照也改头换面了,改为了大智装饰公司。
他的生意由原来的小打小闹到现在的一个工程上几百万,做得是红红火火,在望南江南都很有影响,他葛云丁也就小有了名气。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哥哥给他的。
父亲不在了,哥哥就像父亲样帮衬着他。
现在哥哥有难了,他要帮助哥哥排出这些困难,帮他把这些挡在哥哥面前的石头搬开。
张泯把他知道的有关罗洪天、袁正良、田国庆的情况都跟葛云丁交待了,他说袁正良现在是一个精神病人,就交给他来对付。
说罗洪天是一个只晓得工作的人,头脑其实很简单,他只所以跟你哥对着干,其实是受了别人的唆使,他一个邮递员晓得什么事呢。
他每天都要去高新科技工业园市政府的路线上,我弟弟每天都能看到他,而且很准时。
葛云丁问,你弟是做什么的?
张泯说是江南市酒厂驾驶员,天天运送炉灰到高新科技工业园去填土。他告诉了他弟弟驾驶汽车的车牌号。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20:02
在罗洪天每天去送邮件报刊的必经路上,有一个人就在他骑车的对面马路上看着他经过,他经过的时候正好一辆装满炉灰的车也几乎同时经过。
在这个路段在这个时间,就正好是一辆运炉灰的汽车和一辆送报刊邮件的自行车。这已经是第N次的实地勘探了。
葛云丁第二天就回到了望南,他已经把家都搬迁到望南市去了,在那里买了三百多平米的复式楼。
他回到望南就亲自在一个机床厂做了一块活动式带拉闩的弹压钢骨,将一块锋利的钢板扣在了上面。
只要有东西在上面压过,锋利的钢板就会弹起来,弹起来了的锋利的钢板就什么东西都可以切破,对橡胶汽车轮胎更有效。
他本就是机械工,设计这样一件东西是很容易的事,难不倒他,他只是用了捉拿老鼠的原理。

田国庆寄出特快举报信后,满以为省公司就会来江南调查这件事了。
没想到的是,省邮政公司没有来人,而是集团公司派出了调查组,而且是来调查葛云丙等人的腐败问题的。
在市公司的司务公开栏里,他也看到了调查组关于欢迎江南邮政干部职工举报的通知。
他开始的时候没有搞懂,还以为是他的举报信起的作用。
可是调查组到江南后并没有找过他,他们调查的内容有些是跟他举报的相同,有些就又有很多的不同。
到后来他才搞明白弄清楚,集团公司派来的调查组是罗洪天劳模和袁正良副总到北京举报后才派来的。
田国庆就把自己举报的材料原始件全部送到调查组这里去了。
省邮政公司尹富成副总经理拿到虞总转给他的田国庆的举报材料,心里就很是提心吊胆了。
他怕集团公司调查组会同样在江南市公司的田国庆手上拿到这些举报材料。
万一这些举报材料到了调查组的手上,他尹富成就富不成了,就要进班房了。
一不做二不休,他就把这些重要的情况就直接跟葛云丙的弟弟葛云丁说了,说不解决好的话,他哥哥就可能要进班房了。
葛云丁知道这个消息后,他在望南重金买通了一个朋友,是一个很可靠的朋友,请他帮他去江南市找到这田国庆帮他摆平这件事。
才几天的时间,田国庆死在了自己家的楼梯口,胸前连中了五刀,是当即死亡。
至今凶手没有抓到,成了江南市公安系统的又一悬案。

袁正良回到江南市明为治病实则在收集葛云丙等腐败分子的铁的证据。
罗洪天的突然死亡,田国庆的被杀,不仅没有吓唬住他,更让他有股不把这些个腐败分子送上断官台决不罢休的斗志。
他同样知道,他们的死肯定是跟这起举报有关系。
他们的死,是非正常死亡,公安局已经组织力量在全力侦查。
我们是法制健全的国家,中国共产党决不允许党内的腐败。
他也知道要好好活下去,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可是不论你怎么小心又小心,必定想害你的人在暗处而你则在明处。
一天晚饭后,因为天热,人们都离开闷热的房子,来到室外,来到广场,来到江岸边,来到公园,享受着室外夜风吹来的凉爽。
袁正良到望南后,没事的时候吃了晚饭也会外出走走,散散步,静静心,理理思路。
望南与江南比,望南差远了。
望南没有故城,没有江樟,没有滔滔不绝穿城而过的宏伟壮观的京江水。
人也明显地比江南市少,难怪移动电信联通邮政的收入江南排在全省居二的位置,是江南有的是人气。
江南酒店宾馆里的人可以说是天天爆满,就是省城里的人在双休日也是驾着车带着家人朋友到江南来逛故城。
望南没有江南这么热闹,即比江南安静。
在外散步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街道上的人是这样的少,路面上的车也是这样的少。
在外一个人散着步想着心事的时候,有两回他发现好像有人在跟踪他。
他没敢多想,回到住房后就不太出门了,就在家里搞些简单的活动,就看看新闻,看看书。
他是喜欢看书的,业务书营销书管理书企业文化书买了一堆又一堆。
难怪他讲话或是培训讲课从来都不要稿子,讲出来的东西是一套套一串串一堆堆。
听他讲话授课的人听得是津津有味,就好像是一种享受,是一种熏陶,是一次冶炼。
因为他会讲,又讲得如此到位,市企协就聘请他为江南企业界讲师。省公司人力资源部也经常安排袁正良到省公司安排的培训班上授课,是省公司的签约教师。
在外面传他是一个精神病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精神病人。
是领导层的人跟他说话时他就语无伦次,是下面的人跟他说话时他就漠然两可。
他给人的印象是:他真的有精神病。
人事上跟他说,可以回江南养病,他就这样回到了江南。
其实他心里明白,他回到江南要抓紧做些什么事。
白天忙乎了一天的袁正良就想晚饭后到外面走走。
在江南,好久没这样晚上到外面散步了。
在江南是很多人认识他的,他也认识江南很多人。他只要一出门就会有人跟他打招呼。
袁正良和老婆董洁从世纪广场散步回家,一路上两人说着些无关紧要的事。
关于他和罗洪天等同事举报市公司葛总一事,他从来没有跟老婆说起过。他不想让她为这样一件事而担心。
在他们俩说着走着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尾随他们而来。
袁正良有了准备,推着老婆往里面走。
骑摩托车的人突然出手,一把锋利的刀朝袁正良头部袭击而来。
他看清了,骑摩托车持刀的人是张泯。

10卖官之人

在金总住的房间,当尹富成将两件正宗的古董玩意交到金总手上时,他注意地看到金总是爱不释手的了,就把两件东西小心地收了起来,说,小尹,你也太费心了。这两件东西既然你带来了我就收下了,下不为例哦。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20:03
10卖官之人

在金总住的房间,当尹富成将两件正宗的古董玩意交到金总手上时,他注意地看到金总是爱不释手的了,就把两件东西小心地收了起来,说,小尹,你也太费心了。这两件东西既然你带来了我就收下了,下不为例哦。

尹富成别看他在省邮政公司只是个副职,但他很有话语权。
因他分管纪检工作,他在查处相关案件的时候,顺畅地拉拢了一批人在他的左右。并利用掌握了大老板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在老板这里卖了无数顶官帽。
尹富成有一儿一女。
儿子尹盛大学学的专业是法学,在国内已取得硕士学位。
他硕士学位毕业后又考入英国皇家法学院读博士,取得博士后学位就回国了。
英国皇家学院挽留他留校任职,他放弃了在英国发展的机会。
尹盛回国后在北京的一所很有名气的律师事务所任职,负责涉及国内外的一些大要案的受理,很快在国内就有了一定名气。
在工作中不知为了一件什么事让他不痛快,就跟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有了较深的矛盾,在一起出国回来的同学的邀请下,尹盛辞职来到了深圳市的东方国际律师事务所。
在这里没干满一年,他就跟父亲说,自己要创办律师事务所。
尹富成借出差的机会到了儿子这里,也同意他在深圳发展。
就提出要儿子去买一层写字楼,按当时房地产行情,写字楼的房价在一万五至两万一平方左右。
尹富成说,你就买五百平方米上下,另外买一套住房,先买一套三房两厅的,钱就由他来筹备。
尹富成回到江南后,给儿子转去了一笔一千五百万的巨款。
尹盛收到这笔款子,就在深圳市注册了一家取名为“永盛”的律师事务所,并在繁花黄金地段的深华写字楼买下了四百八十平方面积的办公用房子,在深圳市的临海边,买了一套三房两厅的住房,就算是家和事业都定下来了。
这之前,尹盛已经在深圳都市报刊登了“永盛”律师事务所招聘律师和相关工作人员的启事。
他的英国留学一起回来的同学在永盛律师事务所投资了五百万作为股份加入到了永盛的阵营。这招聘人的事就由他去负责。不出两个月永盛律师事务所隆重开业。
尹富成的女儿尹莉比尹盛小四岁。
女孩子不像男孩子样有野心。她没有到外面去读书,就在浙京省浙京大学学设计。
她也不知道学了设计后会有什么用,但她从小就喜欢这事。
小时候,中学时候,她设计了很多很有趣很有意思的小玩意。
如窗帘啊桌布啊沙发垫啊头巾啊穿的衣服裤子啊她都能设计得很漂亮,同学们到她家里来玩见到她这些很有创意的设计就羡慕得要死。
见她身上的穿着就是与众不同,别出心裁。
在大学组织的创意设计比赛上,她拿到了一等奖。
大学毕业,她参加了省设计院的招聘考试,毕竟僧多粥少,她没有能被录取。
尹富成的儿子在外面,夫妻俩就希望女儿能在身边。
见女儿没有考入省设计院,就做女儿的工作要她去参加省移动公司的招聘会。
尹富成的老婆在省电信,自己在邮政,就想女儿能到移动去。
两夫妻就是这样想的,一家子在邮政、电信、移动就都有了人。
分家都这么多年了,老邮电人还是有那种对邮电挥去不了的情结。
尹莉也没有看好那家单位。考省设计院受了挫,心里很郁闷。
她也知道父母亲都是很关心她的,就怕她离开浙京到其他省去找工作。
他们也知道,她的一些同学一直在邀她到上海去,这是女儿小时候最向往的城市。
哥哥不在父母身边,假如她也走了,这父母都这一把年纪了,也是怪可怜的。
现在长大了,就没有了小时候那分憧憬了。
想想,在哪里都是生活,都是一样地要工作。
她就参加了省移动的招聘,并顺利地被录取。
在参加了岗前培训后,她被通知分在省城的东京市移动公司。
到东京市移动报到后,市公司领导根据尹莉所学专业,被安排到大客户服务部。
在被安排前,老爸说要不要跟省移动老总打个招呼,把她安排在省公司机关。
尹莉说她不想留在省公司机关,她愿意到下面的市公司去。她说这样可以真正学到对今后有用的东西。
尹莉参加移动公司工作不到两年,就不想干了。
跟爸爸妈妈说,她想跟哥哥样,自己开公司做老板。
妈妈说,你一个女孩子去开什么公司当什么老板啊。结婚生子做妈妈,这才是正道。
不嘛,我就要自己单干。做出一个千千万的富女儿给爸妈看。再说,我做生意并不会影响到结婚生子呀。
尹富成的儿子在深圳开的永盛律师事务所做得很响,已经申请为国际律师事务所了。在国内,可以受理外国人在中国的诉讼业务。
只四年时间,尹富成转给儿子的一千五百万已经还回了一千万给他了。
儿子跟他说,在深圳市的房子今后就留给爸妈了,他又看中了一户,他已经都缴了首付了。这另外的五百万就权当是老爸老妈在深圳市买房地产的投资了,儿子就不会还了。
这儿子也好,女儿也好,都是很懂事的。尹富成从内心里感到高兴。
心里想,这百年以后,这留下的不都是你们的吗,还什么还不还的。
想想儿子的成功,认为女儿的思路是对的。
在单位就是给领导打工,他们俩老都给领导打了几十年工了。
想往上爬,不知要付出多少努力,付出多少艰辛。
可爬了一辈子,虽然在一个副总职位,可还是被别人管着,永远都出不了别人的手掌心。
你看儿子现在多好,自己当老板,就永远是自己有话语权。
不在一人之下,也不在万人之上,多么地悠闲自在。
尹富成就同意了女儿辞职,另谋出路。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20:03
他问女儿,你辞职后有什么打算?
女儿说,我要成立一家与设计专业有密切关系的公司,比如装饰公司广告公司什么的。
父亲说,开公司你得要有投资啊,你哪来的钱啊。
女儿调皮地说,我得向爸妈借耶。
就这样,尹富成给了尹莉五百万。
尹莉的“永丽”装饰广告有限公司就这样敲锣打鼓地顺利开业了。
开业这天,尹莉的哥哥尹盛带着媳妇赵婕特意参加了妹妹公司的开业典礼。还给了妹妹五十万,说是他的股份。
尹富成有一崽一女按说是命好。崽女大了后都自己创业,这就是好上加好。
想想自己打拼这么几十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在省邮电机关还是一个处的处员的时候,他尹富成为了让处长高兴满意,他除了加班加点地苦干,他还是处里的服务员勤务兵。
搞卫生倒垃圾提包搬东西就都是他一个人包了。
处长在外面应酬他要陪着,处长要他代酒他得喝着,不论多晚处长回家他得送着。
跟着处长出差,他就是处长的一个小马仔,鞍前马后的张罗着。很多时候处长的内衣外裤你都要帮他洗好了。
现在尹富成服侍的处长已经是第N个处长了。
不过这时,尹副成也已经干到主任科员了,主任科员是正科,离副处只差一步之遥了。
邮电分家前的两年,处长被提拔到省邮电管理局任副局长。
处长离开的时候,邮政处的处长位子就一直空着,人事上指定要尹富成临时负一下责。
没有多久的时间,邮电部一个分管邮政业务的副部长到浙京省邮电管理局搞调查研究,也是为邮电分家做些调查。
在搞调查研究期间,这位副部长找了一些处长谈话了解情况。
轮到邮政处的时候,人事上按照省管局一把手的意见,就要尹富成去了。
在谈话的时候,这位副部长对尹富成印象特别好。
因为尹富成不仅懂业务懂管理,还特别的有邮政发展远见。
尹富成还把一篇发表在《求实》上的一篇上万字的论文交给这位副部长看。
这是一篇《关于中国邮政发展的思考》的文章。这期《求实》就只选用了这一篇论文,说明了论文的分量。
尹富成不给他看,他还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这位副部长还了解到,这位他找来谈话的不是邮政处的处长,而是顶替来的,副部长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是尹富成不够格跟他谈话,这么好的干部不去用,那是邮政人才的极大浪费。
副部长离开浙京省后不久,一纸任职通知下到了全省各邮电单位:尹富成任浙京省邮电管理局邮政处副处长,主持工作。
那个时候任用干部没有现在这样复杂。
为了升职,送钱送礼的事有,但没有现在这样盛行,这样猖狂,这样不择手段。
尹富成当上副处长,可以说他是没有送一分钱送半份礼的,有的话,是他送了一本《求实》给邮电部的一位副部长。
他送了一本书“输”即换得了官场上的赢。
当了邮政处长的尹富成就有机会跟上面的领导接触了,就有正当理由跟上面的领导汇报工作了。
他知道邮电很快就要分家,分管邮政的领导就很有可能被分在邮政。
这个时候的尹富成就显示着他的特殊敏感性了,他要抓住邮电分家这千年一遇的机会,将自己往上再走一步,只要走了这一步,他就是副厅局级领导,就实现了久藏心中的梦。
尹富成他有事没事的往分管邮政的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窦慈这里跑。
汇报工作,谈邮电分家邮政的事,谈自己对邮政今后业务发展的想法,谈自己今后在邮政的打算。
总之是尽其所有尽其所能地讨好窦副局长。
他知道,窦慈副局长将是浙京省邮政公司第一任总经理,而很多人认为不可能。
窦副局长已经是满了五十七岁年纪的人了,这么一大把年纪的人还怎么提?
而尹富成则不这样认为。他认为窦副局长一定是浙京省邮政的第一任领导。
这次不提拔扶正,怕是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凭借他的为人处事为官之道,他是最有希望在浙京邮政坐把的。
在整个省邮电机关里面,在邮电快要分家人心浮动的时候,在人们快要忘记他这个老头子的时候,是尹富成在他这里忙前忙后,为着邮政今后的发展跟他一起操心。
窦慈副局长病了,是严重的感冒。
感冒引起了支气管炎,支气管炎又引起了哮喘,就身体上发烧了,就不得已住进了省城医院治病。
窦慈副局长住院,省邮电管理局领导班子成员礼貌性象征性地到医院来看望了他。
其他处级干部有两个是他顶力提拔的也到医院来看过了,除了这些人,就没有人再到医院来看他,看他这个已满五十七岁快到花甲之年的不中用的老头子了。
可尹富成就不一样,他自他患病到他住院就一直在他家在他住院的病房忙乎着。
窦副局长的老婆姜大姐前年患上脑血栓病,这脑血栓病是最麻烦的病,没有处理好,人就会成了废人。
还好,姜大姐没有成为完全的废人,但她脑部的一根血管还是出了问题,影响了她智慧的发挥,就比以前迟钝了,舌头就不能动了,话就说不出来了。
窦副局长没办法,就在家里请了一个保姆帮他服侍老婆,帮他料理一日三餐,打扫卫生,洗衣浆纱。
窦副局长住进医院后根本就不打算告诉老婆,她听得清对方说话,也完全知道对方说话的意思,可她就是表达不出来,成了一个不是哑巴的哑人。
他要是告诉她了,他怕她的脑血栓病又复发了。
他打电话到家里跟保姆说他到北京出差了,要几天才会回来。
身边没有亲人,唯一的一个女儿在加拿大,都结婚生子了,也早已经加入了加拿大国籍。家里就只有他们夫妻两人。
尹富成是在窦副局长生病这天知道他家里这些情况的,所以他就承担起了照顾窦副局长的义务。
帮他送饭,帮他倒茶递水,帮他洗衣换裤,嘘寒问暖的,还硬是在他老人家不同意的情况下,放了一万块钱在他这里,说是让他买些吃的补补身子,说是窦局为了浙京的邮政事业操心把身体都操坏了。
尹富成也快五十的人了,这快五十的人了还这么敬重一位老同志,难得啊。
窦副局长想想,以前是没有发现他啊。
也难怪谁,一个处里面的科员是很难得有机会跟省管理局领导见到面的,这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他窦慈又怎能发现得了他呢。
不是他尹富成临时顶岗,不是部里面来的副部长看上他,他尹富成就不一定会是处长,就还在原岗位上呆着。
他想想这么好的同志没有被早发现,他是有责任的啊。
窦副局长出院后,到年底,邮电分营的方案就出台了,报国务院就等着批了。
这是当时中央级报纸上都发了消息的。
98年年中的时候,国务院批复了邮电部上报的分营方案。
是分业经营,不是分家。
可是在年底具体落实的时候,当时已经明确到电信的部长就玩了手段,把分营变成了分家。
邮政、电信就各为其主,各自发展了。
99年春节过后,大地到处充溢着一派春的生机。
浙京省到处是青枝绿叶,到处是枝繁叶茂,到处是一片春的希望。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20:04
春天来了,邮政人脸上的春天即没有来。
因为邮电分家,把邮政人的心都彻底地分冷了。
省邮政公司接到通知,新成立的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召开各省各自治区邮政公司总经理第一次会议,并同时召开全国邮政处长会议。
尹富成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原浙京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窦慈任了浙京省邮政公司一把手。
接到集团公司召开会议的通知,窦总就要办公室订好了去北京的火车卧铺票,当然是两张,尹富成要一同去参加邮政处长会议。
他没有选择坐飞机而是选择了坐火车。
从浙京坐火车到北京只有二十一个小时路程,正好是起点,在车上睡一觉就到了。
到北京的时间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
尹富成跟着窦总坐上集团公司来接会议代表的车到酒店时,晚餐并没有开始。
窦总他们这个级别住的是单间,处长们住的就是两个人一间的房,楼层也不在一起。
简单洗漱了一下,放了一泡尿,尹富成就赶急赶到窦总的房间这里,等候着领导出来,一同下去用餐。
尹富成也早已经知道,当初在浙京省搞调查研究的副部长已经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代董事长、总经理了。
因为级别的关系,他从来不敢跟这个看中他又提携他使他当上了处长的邮政集团最高领导有联系了。
他心里胆怯,有自卑感,也没有理由找他心中敬爱的尊敬的领导。
因为是邮电分家后的第一次会,集团公司的领导成员在金光照代总经理的率领下,都来到了酒店,与前来参加会议的代表共进晚餐。
金总和领导们步入会议餐厅的时候,会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用餐的时候,领导们起身离开座位,先到各省的老总们这里一桌一桌地敬酒,敬完了各省公司老总就又来到了各省的邮政处长这里敬酒来了。
当敬到尹富成这一桌的时候,金总惊奇地发现尹富成也坐在这里,就说:“小尹啊,来开会吧!两年不见,你进步了啊。”
“首长,小尹是来参加处长的会。没有金总您,我哪会有进步呀。小尹敬您!”
尹富成都五十出头了,这最高领导说他是小尹他就永远都是小尹。
见首长这样亲热地跟他打招呼,问候他,还这样地慈祥,尹富成就有些诚惶诚恐。
“邮政是重新开始,一切都要重来,你们是我们的坚强后盾啊。来,敬你们一杯!”金总不愧是金总,一句话就把处长们的心都给吊起来了。
在邮政处长会议上,金总在会上作了一个富有哲理,结合实际,可操作性强,包含时代意义的讲话。
金总的讲话获得会场代表们经久不息的掌声。
代表们从金总的讲话里看到了中国邮政光辉灿烂的美好明天。
这次北京处长会议后,尹富成就跟中国邮政的最高领导金总有了联系了。
他跟金总的联系不是打电话,而是利用邮政的优越写信。
回到浙京省,尹富成就心情舒畅了起来,兴奋了起来。
在浙京省,窦总是他的最高领导,最好领导。
现在窦总在浙京邮政最信任的人就是他尹富成。
现在班子成员并没有完全到位,只要好好努把力,在浙京省进班子搞个副总应当是很有希望的。
于是,他回浙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金总写一封信,把他参加会议的感受写出来,把对金总讲话的领会写出来,把他对中国邮政经营管理服务发展在浙京的举措写出来。
当然,对金总对他的知遇之恩要写出来,还要写得感人至诚,诚入肺腑。对金总还要恰到好处地一番赞颂。
信写好后他反复揣摩,不断修改,最后既是兴奋地又是忐忑不安地用邮政快递寄给了金光照代董事长、总经理。
他不知道这封信寄出后对他今后的命运是好还是坏;他不知道这封信金总会不会认真看一看;他不知道这封信会不会退回来转给窦总?
他确实很担心,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给自己行业的最高领导写这样一封信。
一段时间过去了,并没有什么反应。
金总既没有回信也没有打电话,就好像尹富成写的信没有发生一样。
那天刚进办公室不久,窦总从办公室打了电话给他,说,富成,你到我这里来一下。
听说话的口气好像是很高兴的样子。
因为这之前窦总叫他就跟金总叫他一样称他小尹。
可今天改称富成了,这一变化只有尹富成清楚。
称你小是你比领导在级别上小,称你名就把你当一个档次的人了,起码他把你当兄弟了才会这样称呼。
尹富成带着笔记本到窦总办公室来了,在门外,轻轻地呼了一声:窦总,小尹到了。
窦总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说,你还没看报吧,你写给金总的信都见报了!说着,把中国邮政报递给了尹富成。
今天还确实没有看报,因他手上在处理市公司报上来的一件用户使用邮政通信纠纷案,用户已经诉讼法律了。
尹富成接过报纸一看,他的这封写给金总的信登载在中国邮政报的头版显著位置。
不错嘛,金总都批示了,还要求全国向浙京邮政学习,你为浙京邮政做了一件好事,一件出头彩的事,我要谢谢你!
窦总是说的真话。
浙京邮政在他老人家的领导下,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邮电到邮电分家。尹富成写的这些很多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现在经尹富成阴错阳差地一捅,金总就把浙京作为全国邮政发展学习的榜样,对年纪快要到点的窦总来说他认为是一件非常好非常及时的事,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集团公司还要他多干几年就有可能。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不想从领导岗位上下来的这种想法,他不知道其他的领导是不是也是跟他一样。
尹富成看到他写给金总的信经报社编辑部略为修改后发表在中国邮政报上,知道自己跟金总走得更近了,他就迫不及待地又写了一封感谢金总爱护一个普通处级干部关怀下属的信寄了过去。
在这以后,他不管金总看没看他写的信,他就这样坚持着每月一信寄给金总。
在第二年的省公司班子人员调整中,尹富成终于如愿以偿,他被提拔为浙京省邮政公司的副总经理兼任纪检书记。
窦总年龄到了,他没有能像他想的那样多干几年下来,而是办理了退休手续。
新到任的是临省邮政公司从副职上提拔上来的邝源总经理。
邝源也是老邮政人,跟窦总样也是只能搞一届总经理职位的人。他的实际年龄已经过了五十七岁。
中国为何发展慢,从上至下都在照顾老同志,任用老同志。
可这老同志的思想就没有年轻的放得开,就没有年轻人的敢做敢为。
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是稳字在先,循规蹈矩循序渐进。
本来用一年可以解决的问题,他要用三到五年来解决。
依他们的管理经验是:留得青山在哪有没柴烧?!
邝源到浙京省当老一,并没有把家属带过来,没有带家属来的邝总还是要了一套两百八十平米的邮政住房。
他花没花钱买这套住房,只有财务上知道。
据说是按当时建房价交了钱的,他离开浙京邮政的时候按现在市场价处理了,是他女儿过来办的手续。
邝总搞完这一任,他就到年龄要下来了。
谁来接邝总呢?能不能是他?
这一问题的提出让尹富成心里打了一个激灵:这不是不可能呀。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20:05
春天来了,邮政人脸上的春天即没有来。
因为邮电分家,把邮政人的心都彻底地分冷了。
省邮政公司接到通知,新成立的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召开各省各自治区邮政公司总经理第一次会议,并同时召开全国邮政处长会议。
尹富成的判断一点都没有错,原浙京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窦慈任了浙京省邮政公司一把手。
接到集团公司召开会议的通知,窦总就要办公室订好了去北京的火车卧铺票,当然是两张,尹富成要一同去参加邮政处长会议。
他没有选择坐飞机而是选择了坐火车。
从浙京坐火车到北京只有二十一个小时路程,正好是起点,在车上睡一觉就到了。
到北京的时间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
尹富成跟着窦总坐上集团公司来接会议代表的车到酒店时,晚餐并没有开始。
窦总他们这个级别住的是单间,处长们住的就是两个人一间的房,楼层也不在一起。
简单洗漱了一下,放了一泡尿,尹富成就赶急赶到窦总的房间这里,等候着领导出来,一同下去用餐。
尹富成也早已经知道,当初在浙京省搞调查研究的副部长已经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代董事长、总经理了。
因为级别的关系,他从来不敢跟这个看中他又提携他使他当上了处长的邮政集团最高领导有联系了。
他心里胆怯,有自卑感,也没有理由找他心中敬爱的尊敬的领导。
因为是邮电分家后的第一次会,集团公司的领导成员在金光照代总经理的率领下,都来到了酒店,与前来参加会议的代表共进晚餐。
金总和领导们步入会议餐厅的时候,会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用餐的时候,领导们起身离开座位,先到各省的老总们这里一桌一桌地敬酒,敬完了各省公司老总就又来到了各省的邮政处长这里敬酒来了。
当敬到尹富成这一桌的时候,金总惊奇地发现尹富成也坐在这里,就说:“小尹啊,来开会吧!两年不见,你进步了啊。”
“首长,小尹是来参加处长的会。没有金总您,我哪会有进步呀。小尹敬您!”
尹富成都五十出头了,这最高领导说他是小尹他就永远都是小尹。
见首长这样亲热地跟他打招呼,问候他,还这样地慈祥,尹富成就有些诚惶诚恐。
“邮政是重新开始,一切都要重来,你们是我们的坚强后盾啊。来,敬你们一杯!”金总不愧是金总,一句话就把处长们的心都给吊起来了。
在邮政处长会议上,金总在会上作了一个富有哲理,结合实际,可操作性强,包含时代意义的讲话。
金总的讲话获得会场代表们经久不息的掌声。
代表们从金总的讲话里看到了中国邮政光辉灿烂的美好明天。
这次北京处长会议后,尹富成就跟中国邮政的最高领导金总有了联系了。
他跟金总的联系不是打电话,而是利用邮政的优越写信。
回到浙京省,尹富成就心情舒畅了起来,兴奋了起来。
在浙京省,窦总是他的最高领导,最好领导。
现在窦总在浙京邮政最信任的人就是他尹富成。
现在班子成员并没有完全到位,只要好好努把力,在浙京省进班子搞个副总应当是很有希望的。
于是,他回浙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金总写一封信,把他参加会议的感受写出来,把对金总讲话的领会写出来,把他对中国邮政经营管理服务发展在浙京的举措写出来。
当然,对金总对他的知遇之恩要写出来,还要写得感人至诚,诚入肺腑。对金总还要恰到好处地一番赞颂。
信写好后他反复揣摩,不断修改,最后既是兴奋地又是忐忑不安地用邮政快递寄给了金光照代董事长、总经理。
他不知道这封信寄出后对他今后的命运是好还是坏;他不知道这封信金总会不会认真看一看;他不知道这封信会不会退回来转给窦总?
他确实很担心,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给自己行业的最高领导写这样一封信。
一段时间过去了,并没有什么反应。
金总既没有回信也没有打电话,就好像尹富成写的信没有发生一样。
那天刚进办公室不久,窦总从办公室打了电话给他,说,富成,你到我这里来一下。
听说话的口气好像是很高兴的样子。
因为这之前窦总叫他就跟金总叫他一样称他小尹。
可今天改称富成了,这一变化只有尹富成清楚。
称你小是你比领导在级别上小,称你名就把你当一个档次的人了,起码他把你当兄弟了才会这样称呼。
尹富成带着笔记本到窦总办公室来了,在门外,轻轻地呼了一声:窦总,小尹到了。
窦总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说,你还没看报吧,你写给金总的信都见报了!说着,把中国邮政报递给了尹富成。
今天还确实没有看报,因他手上在处理市公司报上来的一件用户使用邮政通信纠纷案,用户已经诉讼法律了。
尹富成接过报纸一看,他的这封写给金总的信登载在中国邮政报的头版显著位置。
不错嘛,金总都批示了,还要求全国向浙京邮政学习,你为浙京邮政做了一件好事,一件出头彩的事,我要谢谢你!
窦总是说的真话。
浙京邮政在他老人家的领导下,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邮电到邮电分家。尹富成写的这些很多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现在经尹富成阴错阳差地一捅,金总就把浙京作为全国邮政发展学习的榜样,对年纪快要到点的窦总来说他认为是一件非常好非常及时的事,这样一来的结果,就是集团公司还要他多干几年就有可能。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不想从领导岗位上下来的这种想法,他不知道其他的领导是不是也是跟他一样。
尹富成看到他写给金总的信经报社编辑部略为修改后发表在中国邮政报上,知道自己跟金总走得更近了,他就迫不及待地又写了一封感谢金总爱护一个普通处级干部关怀下属的信寄了过去。
在这以后,他不管金总看没看他写的信,他就这样坚持着每月一信寄给金总。
在第二年的省公司班子人员调整中,尹富成终于如愿以偿,他被提拔为浙京省邮政公司的副总经理兼任纪检书记。
窦总年龄到了,他没有能像他想的那样多干几年下来,而是办理了退休手续。
新到任的是临省邮政公司从副职上提拔上来的邝源总经理。
邝源也是老邮政人,跟窦总样也是只能搞一届总经理职位的人。他的实际年龄已经过了五十七岁。
中国为何发展慢,从上至下都在照顾老同志,任用老同志。
可这老同志的思想就没有年轻的放得开,就没有年轻人的敢做敢为。
做任何一件事都要是稳字在先,循规蹈矩循序渐进。
本来用一年可以解决的问题,他要用三到五年来解决。
依他们的管理经验是:留得青山在哪有没柴烧?!
邝源到浙京省当老一,并没有把家属带过来,没有带家属来的邝总还是要了一套两百八十平米的邮政住房。
他花没花钱买这套住房,只有财务上知道。
据说是按当时建房价交了钱的,他离开浙京邮政的时候按现在市场价处理了,是他女儿过来办的手续。
邝总搞完这一任,他就到年龄要下来了。
谁来接邝总呢?能不能是他?
这一问题的提出让尹富成心里打了一个激灵:这不是不可能呀。
在一次集团公司召开各省各自治区分管纪检副总参加会议的机会,尹富成就作了精心的准备。
他通过朋友买到了唐伯虎的一件真迹字画,买到了一件宋朝时期的银器古董。
这当然是花了大价钱的,尹富成想,北京的这些首长大都喜好这玩意,他们收了这些价值昂贵的东西没有谁被曝光查处过。
这些东西你说值钱就值钱,你说不值钱就一分钱都不值。
真的你可以说成是假的,贵的你可以说成是便宜的。就是真的查出来了,检查机关是没法来定案的。
这是中国送礼中的奥妙。
在中国,古玩市场为什么一直这样红火,与这些市场的潜在需求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
尹富成想,这些东西只要领导喜欢并且收下了,他在浙京省邮政坐把就指日可待了。
在北京开会的时候,尹富成找机会跟金总打了个电话,说有事跟首长汇报。
金总接了他的电话,说他住在开会的酒店,告知了他的房间号,说晚上来吧。
金总没有拒绝他尹富成的汇报,还给了他房间号,约定了时间,尹富成就认为这就是有戏了,他霎时就心花怒放了。
在金总住的房间,当尹富成将两件正宗的古董玩意交到金总手上时,他注意地看到金总是有些爱不释手的了,就把两件东西小心地收了起来,说,小尹,你也太费心了。这两件东西既然你带来了我就收下了,下不为例哦。
金总这里的关系处上了,尹富成跟集团公司自己的分管领导的关系同样处好了,跟邝总的关系就更是没得说的了。
可是尹富成不知道那里出了错,邝总下来的时候他尹富成并没有能上去,而是从集团公司下派了一个局级干部到浙京省邮政公司来,这个人就是虞笑天。

下部

有的人的大脑已经死亡了,可他把曾经记忆的有关于沼泽地里面的东西留在了人世。
有的人的大脑很健康,但健康的大脑一片空白。
因为他也涉足走进了沼泽地,在世上什么也没能留住。
11死无对证


你说是犯罪分子的无意识乱杀人或者说是找错了人都不可能。你说是劫财也说不过去。
因为从现场看,这个罪犯就是有目标地要致被害人于死地。
连捅五刀啊,刀刀毙命啊。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0 20:06
谢谢编辑部和各位老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8 18:45
人们就这样不厌其麻地把这些爱情故事传播着谈笑着书写着实践着,很多人被故事感染甚至感动,就这样身染其中而不能自拔。
两个人就这样相互脱着亲着步入了浴缸。
在浴缸里两个赤裸裸的男女就毫无顾虑地狂风暴雨起来。
在他们正尽情享乐的时候,他们俩谁也不曾想到,一个人打开了他们的房门,手上还拿着钥匙的男人就举手一拳又一拳地打向了浴缸里的男人。
被打的男人脸上头上背上胸上就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地方还流出了血。
被打的男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女人奋不顾身地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打人的男人:求求你,别打了,会出人命的。
这打人的男子不是别人,他就是可曼的老公熊键。
熊键在部队已经是正营职,再干上一年半载就可提为副团,到了副团职位他就会要求转业回地方了。
这之前,部队首长要熊键家属随军,首长说他在部队还会有比较好的发展,干到师级不是没有可能。
可家里的说什么都不同意到部队上去,再说她就提出离婚。
没办法,在营级职位上回来,到了地方是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科级干部都不是。可到了副团职位就不一样了,混得好就可以很快就是副处级。
熊键认为他在部队吃苦都吃了这么几年了,再坚持个一两年就一切都要好了,那时他就是部队要留他当师长他也是不干了,就可以回到家里跟漂亮的老婆在一起享福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半年多来,她根本就不太理他了,电话也没有多少打了,说好她到部队去也没有去了,他还以为她生病了,特意回家提前探亲。
回家后,老婆好好的,问她什么事她很不耐烦地应付着,就是夫妻做那事,她也是在应付了事。
给他的印象给他的感觉妻子好像变了一个人。
他心里想,老婆可能是外面有男人了,外面有了男人的女人才会是这样对待老公的。
在老婆洗澡的时候,他发现老婆有一把不是家里用的钥匙。
他跟老婆去过邮票公司,知道邮票公司办公室的钥匙不是这把。
他就用回家路上没用完的香皂把钥匙模型拓了下来。
他在部队负责训练的就是侦查兵,盗印配制一把钥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他就拿着这把配好的钥匙,专等着老婆出门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熊键做的这一切,可曼蒙在鼓里。
当她来到公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后面跟了人,而且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她的老公,这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张泯偷情挨打的一幕。
张泯赔了十万块钱,写下了与可曼有不正当关系的字据,签了字按上了指印。
第二天,张泯被可曼老公收拾了的事就在江南市邮政公司传开了。
一封检举信也落在了葛总的办公室,信里面有张泯的签字按印的字据。
说邮政公司对这样道德败坏的干部不严肃处理的话,受害人将以破坏军婚罪予以起诉。
张泯是带着伤痕来到葛总办公室的。
张泯进来的时候,就双膝落地跪在了葛总的面前,泪流满面流着鼻涕说:“葛总,我对不起你的培养,给您添麻烦了。”
葛总赶紧起身,把张泯扶了起来,说:“起来,起来,给人看到了像什么话?”
“葛总,您要保我呀。您不保我,我就完蛋了啊。我就只有死这条路啊。”张泯看上去一副可怜巴巴相。
“人家都要告你上法院了。这次不处理也说不过去,等风头过去了再说吧。你要沉得住,先在家把伤养好。”葛总面对着张泯的求救,实属无可奈何地说。
他心里是想保他的,如何保,他心里还没有想好。
公司一纸文件暂时免去了张泯邮票公司经理职务,由办公室主住陆耘临时兼任邮票公司经理一职。
事情也就这样平息下来了。
熊健看到了市邮政公司的文件,他就放心地回部队去了。
没有一个月,张泯就到办公室上班来了,办公室陆主任见张泯没有办公椅,就主动把自己的办公椅让给了张泯,自己就到邮票公司办公去了,办公室的很多事就都是张泯去张罗了,张泯成了事实上的办公室主任。
不到半年,公司领导恢复了张泯中层干部的职务,让他坐上了办公室主任这把交椅。
有了这么多的磨难,有了领导这么多的爱护,张泯的心底里就有一种要感恩的心理。
没有葛总,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在他心里坚定了这么一个信念:从今往后,葛总的事就是他的事。谁要对葛总不利,他就对谁不客气,就是拿命来抵,他也在所不惜。

葛总的弟弟葛云丁到张泯的家里来了。
葛云丁到张泯家里来,他的哥哥葛云丙并不知道。
是省公司尹副总跟他说,他的哥哥在江南很不利,有人在告他的状,并无意说了那几个告状人的名字。
他记住了,一个叫罗洪天,一个叫袁正良,一个叫田国庆。
他到张泯的家里来就是来了解这几个人的情况的。
葛云丁的命可以说就是哥哥给的。
他和哥哥小时候在一起游泳,他不会游也下水了。
哥哥跟他说,你只能在岸边玩,千万不要下水。
可他玩着玩着就鬼使神差地下到水里去了,就这样被水卷走了。
是哥哥一下子没有看到弟弟了,就急速游了过来找寻自己的弟弟。他看到一个浪花下面有人影,他一个猛子砸了下去,把已经喝足了水的弟弟抱了上来。
经过抢救,葛云丁就这样活了过来。
他没有像哥哥样走运读了邮电技校,他高中毕业就去当了兵,当兵回来他就由退伍办安排进了当时还比较红的向南柴油机厂。
没想到,这些年过去,当年那些很红的厂子就都一下子垮掉了,垮掉了的厂子就给房地产商搞开发了,这样就把厂里的工人都全部买断了,买断了的无业工人就都又各显身手另找事做去了。
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哥哥拿钱给他申请了一家个体营业执照,由哥哥帮他牵线到江南市做起了小生意。
说是小生意,一年做下来,比他在工厂的一年收入都高。
哥哥提拔到望南做副总后,就又引荐他到望南做起了比在江南更大的生意,他的营业执照也改头换面了,改为了大智装饰公司。
他的生意由原来的小打小闹到现在的一个工程上几百万,做得是红红火火,在望南江南都很有影响,他葛云丁也就小有了名气。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哥哥给他的。
父亲不在了,哥哥就像父亲样帮衬着他。
现在哥哥有难了,他要帮助哥哥排出这些困难,帮他把这些挡在哥哥面前的石头搬开。
张泯把他知道的有关罗洪天、袁正良、田国庆的情况都跟葛云丁交待了,他说袁正良现在是一个精神病人,就交给他来对付。
说罗洪天是一个只晓得工作的人,头脑其实很简单,他只所以跟你哥对着干,其实是受了别人的唆使,他一个邮递员晓得什么事呢。
他每天都要去高新科技工业园市政府的路线上,我弟弟每天都能看到他,而且很准时。
葛云丁问,你弟是做什么的?
张泯说是江南市酒厂驾驶员,天天运送炉灰到高新科技工业园去填土。他告诉了他弟弟驾驶汽车的车牌号。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8079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