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835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3-14 15:49

张之江的参谋长张钺所口述徐树铮惨死经过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綍


   张之江和鹿钟麟,都是冯玉祥的心腹干部,不过两人的
性格大不相同,张是个忠实基督教徒,对事对人都极端诚恳。
鹿则机警细密,处事谨慎,且善于体贴冯的心理,先意承旨,
极为冯所信任。他此时正担任北京卫戍总司令职务,故冯玉
祥特别指定他为杀徐第一号“刽子手”。……所以他受命之后,
十分谨慎,不敢冒昧从事,怕万一杀徐之后,使冯落上“主
谋杀人”的嫌疑,则不惟无功可言,甚至还要受到斥责。因
此他曾在电话中与冯往返磋商,始终未获得个“不落痕迹”的
绝妙办法。  
   就在这段时间里,风声已经传到又铮耳内。初时,又铮
犹以为风闻之言未予深信。及至二十九日,消息愈来愈恶,乃
不得不作离京打算。当天下午,就命人通知津浦路局代备专
车,准备晚间九时离京赴津。当时有人认为这样走法不甚妥
当,不如借乘英国使馆汽车悄悄出京为佳。又铮笑道:“北京
四周,到处都是仇家爪牙,随时随地都可致我死命。我之所
以犹能安然无恙者,徒以鬼蜮伎俩,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
然露其真面目耳。我若藏藏躲躲,岂非正中其计!”于是乃无
异言。惟有宋子扬对于此行,仍觉不甚放心,乃背着又铮,私
自向英国使馆,借来一班武装士兵,随车保护。他固知仅凭
这十几名英兵,并不足却敌脱险,只为符合又铮的见解,故
作炫耀,使又铮的行径,更为公开而已。晚间九时,又铮带
着十余从人,登车东发,孰料“壮士一去不复还”矣。  
   北京到天津,仅有二百四十华里,以普通快车的速度,三
小时即可到达。又铮乘的是特备专车,依常理推算,应该两
小时即可到达。不料沿路被冯军西行兵车所阻,每到一站都
要停留数十分钟,将近子夜时分,犹未抵达杨村。又铮一行,
皆以事前听到很多坏消息,故人人心内焦急,于是不断有人
下车向车站催促,因为大家心情烦躁,言词之间,难免微有
过激之处。而此时因为军运关系,各车站均由冯军的运输司
令部派一些联络参谋,专司车辆调度事宜。这些参谋们听说
是徐专使的专车,既怕耽误专车的行程受到处分,实际上又
无法让开路线,放专车速行,在无可奈何的情形之下,只得
在电话里向他们的司令请示如何应付?他们的运输司令许祥
云,原是冯部下一个撤职师长,他对这位比冯玉祥还早七年
的西北军总司令(又铮于民国八年以西北筹边使兼任西北军
总司令)早就有所耳闻,故于接到部下电话时,也感到难于
应付。情急之下,就想出个推卸责任的主意;急忙跑去见张
之江,请求张给尚在途中的徐专使打一电话,说明沿路兵车
拥挤的情形,请徐多加原谅。不料就由于这一报告,竟意外
地毁了又铮一条性命。原来冯、鹿之间,因商量不出个杀人
不着痕迹的妙法,乃有意暂从缓图。而张之江只知冯有杀徐
之意,并已授意于鹿,在京图之。却不知道冯、鹿二人因种
种顾虑而改变计划,于今突闻徐某出京的报告,当即一愣,接
着对许说:“嗯,此事鹿总司令怎么未来电话通知我呢?待我
问问看罢!”待他叫通电话,将又铮出京情形对鹿述说后,鹿
钟麟并未感到惊奇,只徐徐的回道:“小徐出京,我已知道,
只是还未向督办报告呢。请你先转饬各车站,尽量设法延迟
小徐的专车,待我和督办通过电话,看他有什么指示,再向
你转达。”张之江应了声“好吧!”就将电话挂断,吩咐许祥
云照鹿的意思转令各站而去。
   此后又铮的专车,当然的更缓慢了。夜里十二点过后,张
之江才接到鹿钟麟从北京转来冯玉祥的命令说:“督办要我转
告你,如果小徐的专车到达廊房,要你即刻把他枪毙。并请
你连夜派人去天津把陆承武接到你的司令部。天亮以后,督
办将会派专人到廊房和你商办一切善后的!”张之江听了,双
眉紧蹙,一直摇头,嘴对话筒,嗫嚅了半天才说:“这样处置
法,似乎不妥当吧?小徐现在还是国家的特任官哪!”鹿答说:
“这是督办的意思,又有什么办法呢?”张又道:“既是督办的
意思,我们当然服从。不过,督办既要派人前来,最好请他
下一道手令交来人带来,就叫来人主持办理,我当尽力协助
于他。”鹿钟麟知道这位张善人不肯担当这个杀人凶手,也就
不再多说,只简单答道:“你就先把他扣住好了,以后的事情,
再另说吧。”张答了声:“好吧!”就这样几次往来电话,决定
了又铮的命运。        
   三十日凌晨一时左右,又铮的专车始蠕蠕开进廊房车站。
斯时车站四周,早已布满岗哨,站外的路轨也被拆去数节。火
车一停,即有张之江的参谋长张钺登上又铮的卧车,推开车
门,向又铮恭恭敬敬行了个军礼,双手捧上张之江一张名片
说:“我们都统现在很忙,未能来迎接专使,特命我来请专使
下车,到司令部休息一下,待天亮再走。”又铮原是斜躺在卧
铺之上,这时忙坐了起来,向张点头为礼,笑颜相答说:“天
太晚了,我不下去打搅啦!请你替我谢谢你们都统吧!”张钺
答了声是即鞠躬退出。张刚下车,跟着又上来一名少校军法
官,推开车门毫无礼貌的向又铮说:“我们都统有事和你商谈,
请你即刻随我下车,同到司令部走一趟!”又铮察言观色,料
知事情有变,即傲然答道:“你先回去,告诉张都统,请他再
仔细看一看冯先生的电报,是否尚有错误?”那军法官见事情
真象,已被又铮说穿,乃不再分说回转身躯向车外招了招手,
即时拥进十数名士兵,不由分说,将又铮拖下卧铺,架起就
走。又铮要求加穿外衣,亦未被许可,身上只披一件睡衣,在
雪地寒夜中,就被送上一辆卡车,疾驶而去。接着由另批士
兵将又铮一班随员押上另一辆卡车驶离车站。车上的十七名
英国士兵亦同被解除武装,暂时软禁于原车箱内,直到天亮,
才挂在一列东行客车的尾端,带往天津。
   这时又铮被单独幽禁在张之江司令部(英美烟公司)旁
边一所仓库里面,其随员则幽禁于附近一处马厩之内。上午
八时左右,陆承武自天津乘着张之江派去迎接他的卡车匆匆
而来,跳下汽车后,由那个去天津接他的副官引导着进了张
之江的司令部,刚进到院内,就涨红一副大麻子脸叫嚣着问:
“小徐押在什么地方?”连嚷了两三声没人接腔。张之江已经
听到,即刻掀帘而出,将他拉进屋去,一面安抚他坐下,一
面说:“你先不必着急,这回朗公(陆建章字朗斋故张以此称
之)的仇,一定可以报的。小徐已经押在我的司令部内,反
正跑不了他。”陆承武仍吵着说:“我现在就去宰了这小子,请
你派人领我去!”张之江又拦住说:“冯先生已答应要派人来
解决此事,大约快要到了。现在跟小徐同行的几个人,正在
会议室内,请你先去向他们说几句话,少时冯先生派的人来
到,再去办小徐的问题。”于是陆承武就被引进会议室,对褚
其祥等一班徐的随员,发了一顿牢骚。直至下午四点钟,冯
玉祥所派的一个徐军法官(此人名字已不记得,只记得他是
民十前后,一个颇有名气的左倾文人徐谦的侄子)才乘火车
从张家口来到,他见到张之江后,先把冯玉祥的手令交张看
过,然后由张把陆承武叫来,三个密谈片刻,张即吩咐一名
副官带着四名枪兵,陪同陆、徐二人,去到又铮被囚之处,结
果了又铮的性命。陆承武当晚即返回天津。翌日天津各报就
刊出“陆承武替父报仇杀死徐树铮”的巨幅新闻。这段公案
直压了近二十年的漫长时间,至三十四年八月,我对日抗战
胜利后,经又铮的哲嗣道邻提出控告,此事真象,才得大白
于世。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94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