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7709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3-14 17:04

我经历的两个杰出故事[原创]



电影地雷 发表在 衡阳视点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47-1.html


我经历的两个杰出故事

筇竹寺观罗汉

记得好象是在1984年夏天,我单位生产的通讯车从湖南去云南西双版纳地区做亚热带试验,途经昆明时稍作停留,我和几个同事便去筇竹寺游玩。
筇竹寺里的几间屋子里有清朝末期制作的很著名的各种生动姿态的泥雕五百罗汉,一排排一层层摆放在各墙壁前面。我们有滋有味看完罗汉后朝门口走去时,我突然发现门口右侧旁边还有一座尺寸较大的罗汉,闭着眼盘坐在一张很婑的平板方木椅上。这座泥雕的技艺水平实在太高了,从头部到身上的袈裟几乎与真人的形象都没啥区别了,远远超出了其它泥雕罗汉。我心里暗自惊讶,便走到它面前,弯下腰,开始好奇地仔细观察它的头部的高超雕工。正观察时,这个泥罗汉突然张开了眼睛,盯着我。我猛然一惊,“咦,怎么回事?这泥罗汉怎么还会自动张开眼睛了?”那一刻,我死死瞪着它,它也死死瞪着我,就这样四目惊愕对瞪。哦,我反应过来了,“天啦,这哪是什么泥罗汉,分明是个真正的活和尚。”他也反应过来了,“哟,我这个年轻家伙怎么就这等眼力,竟然将他当成古代泥罗汉来进行高度考古了?”我俩面对面好不尴尬地满脸苦笑。他约五六十来岁,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不好意思地解释,说他正在练“静功”。旁边的同事们也看清了这一极其有趣的一幕,哈哈大笑起来。


香港掉尾普通话

现在的香港人说普通话的水平估计大致还可以了,但在以前可不是这样。
1989年,我在单位请了病假,偷偷从湖南溜到深圳来打工。打工的企业是深圳当时可能是最大生产规模的亿利达合作公司,专门生产电话机,据说当时深圳和香港两地生产的电话机数量竟占全世界电话机总产量的90%。我上班的部门是插机部,部门领导都来自香港。我的工作是安装焊接电话机的测试仪器,坐在我旁边一起上班的是和我同时进来的江苏的李明,还有早来一段时间的广东的小陈,主管我们工作的也是来自香港的莫先生。莫先生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他个子非常婑小,戴一副高度近视眼镜,年龄比我还少一点。他走路很快,我是高个子,和他一起在车间里走路,他一下子就将我摔在后面,我忙加快步子跟上他,还没走几步,又将我摔在后面,象是正在进行竞走比赛一般。尤其是他说起普通话来很慢,发音极不准,听他说普通话得连听带猜。
一天上班时,他来到我们身边,看了看李明的操作,就说他操作不对,自己就动手示范操作一遍给他看。做完后他对李明说,“李明,李明不明。”李明听了顿时傻了眼,根本听不懂呀,不知如何回答。我也一时懵了,“这是什么话呀,前面说了李明,后面怎么又来个李明不明?”我瞧向小陈,他是广东人,又来了一段时间了,应当能听懂吧。可见他也是愁眉苦脸,如坠入云里雾里。我们三人你看我,我看他,又看看莫先生,他也困惑地看着我们,四人顿时都变成了哑吧。
我开始象电子计算机一般启动高速思维运转,试图破译莫先生的独家普通话的“高难密码“。一会儿后,我恍然大悟,啊,莫先生原来是在问李明,“李明,你明白不明白?”李和你发音相同,说你以为是说李,明白的“白”字偏偏当成多余无用的尾巴一样给扔掉不要了。”我忙告诉李明我的“破译成果”,李明如梦方醒,如实回答说:“我不明。”莫先生听了总算松了一口气,说:“你不明,我就让你继续明。”于是又很有耐心地操作了一遍,又问李明“明不明?”李明这回终于明白了,说:“我明,我明,我非常明。”
唉呀,这样的香港掉尾普通话,就是找遍全中国,也只怕是难找到几个高手能当场翻译的出来。




----------------------------------------------
张剑波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18-3-14 19:52
关注民生!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013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