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511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3-20 16:10

童眼看神木[原创]



acwind32345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文:芦笛
大概是老了吧!总是不自觉又毫无节制地在曾经走过的数个365里路上的各色风光中神游,来来回回。有时想着想着会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有时又黯然神伤,流出泪来;有时还激动地现出“老夫聊发少年狂”的韵道。想得多了,难免不能自控,“东边日出西边雨”的,人就有点着魔,傻傻的。
回想是跳跃的,凌乱的,有多有少的。然而,重复最多的是这么一个闪亮养眼的地方:它东边叫香炉山(也称东山),西边为二郎山(俗谓西山),东西二山像两只巨手合抱,将一座古香古色的小城,不偏不向、不前不后轻轻地放在了中间。小城是规制的:方方正正,四周有城墙,东南西北都有城门及瓮城。城中心建有钟楼。棋盘式的大街小巷将古城打理得清清爽爽,就像一位妩媚的少女,自然、优雅、得体的展示着自己的那份婀娜。城外西边,叮咚流畅的阔野河,好似那美丽少女的裙摆与铃铛,为小城在庄重中添加了几多轻盈与飘逸,显得全貌花不乱,艳不俗,又恰到好处的妥切。也许,先人们筑城立寨,都有一套集美、集山、集水、集阳的理论和办法,并自然地与西方的“黄金分割”理论相吻合,暗应了“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世界大同”之说。细一想,真是绝了!
城乡内外,生活着一群情义重、民俗浓,热情好客,待人质朴的人们,他们从不羡慕大城市的生活,日升而作,日落而息,仔细地品茗自己的那份悠闲生活,沐浴浓浓的乡里亲情与民俗,吃着可口可口留香的家乡饭菜,聊着相互关心的趣事与外面的世界,尽情享受幸福的人生。这便是我的少时印象并至今浓烈,放不下,常思念,筑梦放飞的地方——神木县城。
神木城是多彩的、变化的、明媚的:
晴天的神木,站在城门洞的一头,可清晰地能看到另一头:来来往往的行人,菜农的吆喝,炭市的交易,游客商铺的进出,几位大婶的闲聊,一群顽童的嬉闹,像在诉说不尽的小城故事;小城的民宅,与北京城的四合院几近一致,正房两旁是耳房,明暗兼有。东西廂房,南房和门房齐全,多属明清建筑风格,但多少加杂了一些蒙人习俗,像花蕾,像绿叶又像繁星有规分布,恰当地为小城添彩增辉。在院内眺望东山,骄阳下的标志性蘑菇峰头,傲然孤立。山上几只懒散的山羊轮廓能辩;西山巍峨挺拔,似有云雾缭绕,与天连在一起。
雨天的神木,多了几份清新,清风吹来山上的草香与泥土腥味,东西两山均增添了多条明亮的溪水,顺山势奔波而泻。阔野河涨水,咆哮声全城都能听到,像风声,像雷声,像雨声,像与不像的区别是,它连续不间断有节奏地在响。城里人像过事一样,粗犷的男人,穿红着绿的小媳妇、大姑娘和老大爷、老大娘,似野马那样来回奔跑的孩子,都要去河边,看河水的翻腾与汹涌,并拾柴捞煤,补充家用。捡块煤、拾根柴,是顺便之事,最兴奋的是追求那份入眼的刺激、入耳的聩响,动情的热闹。相互见面也会舒心地互议水情。总之,内心有一股莫名的激情不断上涌。
雪天的神木,房顶上、院落内、树枝上,东西二山白雪皑皑,装点出一派银色的世界。西山山腰的沙坡上,一位踏雪赶路的后生走走停停,看那不时挥手的举止,似乎正以忧怨,苍桑的情调,放声唱着“羊肚肚毛巾三道道蓝”。街头商铺门前,总有人笑嘻嘻地双手筒袖,边跺脚,边赏雪,时不时以雪为题,说几句高兴的话。
这便是六十年代的晴神木、雨神木、雪神木,分别勾画出一片平和的景色。今天,富裕起来的神木,可能已有人正写或写就诗一样的神木。望它美丽更加美丽,妖娆再添妖娆。
我对神木的印象,似乎总止步于少年时代:夏季,会和同龄的玩伴脱的一丝不挂在阔野河戏水,虽不懂也未见过正规的蛙泳、仰泳、自由泳,但能学会“狗抱”,已是满满的幸事。看到大一些孩子骄傲地甩开双臂,轻盈地浮在水面时,羡慕地心情如同今天别人福利彩票中了百万元大奖一般,酸溜溜的。冬季,去河里溜冰,依仗自己灵巧的技术在人群中东躲西钻,飞速滑行,享受运动的快感。也常为自己的动作,速度掩饰不住的自傲,现在想来,常不好意思掩饰尴尬的自嘲:“黄雀小儿,你把雕虫小技当持笔画天吗?哈哈哈。”
最有趣的是,参加城关完小与南关完小的土块战。记得是一个秋季的周末,我正在学校打乒乓球,高年级的同学前来动员说;“南蛮(城关完小对南关完小孩子的称谓)快冲到学校了!赶快支援!”大概每个孩子心中都驻有关羽、岳飞,或《英雄儿女》电影中王成的高大形象,都有想当英雄的潜意识,内动力,一听动员,顿时热血上涌,一脑门全是“为学校献身,保家卫校的好男儿志向”,二话不说,就跟着大孩子去“参战”。
到场一看,还真是“平生”未见的阵仗,双方各有百人之众。奇怪的是,“敌我”两方都有一名“指挥员”和几名“参谋长”。他们是“毛遂自荐?是老师任命?还是像今天办公司闯天下自命董事局主席、总裁?搞不清楚,总不会是给每人发几个小糖果贿选的吧?”呵呵呵!
“指挥员”神气的一发令,几名“参谋长”跟着一迎合,本阵营的“勇士们”就土块如雨般的扔了出去,大有“千钧之力,雷霆之势”,紧跟着“指挥员”大喊一声:“冲啊!把南蛮打回去。”众“勇士们”就山呼海啸般的高喊:“打回去!我方冲锋很威猛,南蛮坚守很顽强,一时短兵相接,杀声震天。篇已谋,局已布,势已起,我方指战员一鼓作气,锐不可挡,南蛮望风而逃,全线溃败。弄不懂的是,冲了没有百米远,大部队就莫名的回撤。这是干什么?没准儿指挥员是内奸,是投降派?偏一隅而安的书生?没有‘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志向和魄力?”嘿嘿嘿!
就这样,“你进我退,我进你退,”每个人全身是汗,满脸通红,忘了回家,忘了吃饭,忘了害怕,满脑子是“争取冲锋在前,不畏生死,全心全意的战斗”。当时,玩伴们都不懂的战前要留遗嘱,否则,还真会演绎出战前挥泪叙家书的闹剧来。就这样“酣战从下午一直战斗到月亮高悬,双方才各自收兵。”遗憾地是每每战斗,都余兴未尽,现在想来真有意思。
神木的那段孩提生活,有趣,丰富,幸福,欢乐,若人生成长真能自己把控,我愿永远停留在八九岁,哈哈哈!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3-21 12:05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18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