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4828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4-1 10:10

史海寻珍:关于天山七彩王珠花的秘考纪实



smg888999 发表在 千奇百怪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1-1.html


记者随白天鹅贵族庄园与元都丝路考古协会组织的联合考察组踏上了西行之路,本次行程最重要的一个目的是寻找神秘的"七彩王珠花",相传它的由来与一个传奇优美的爱情故事相关,椐元史本纪记载公元1219年,铁木真与四子孛儿只斤·拖雷开始元帝国的第一次伟大的西征,拖雷在一次取道花剌子模出奇兵的秘道中,一日,他的部将为其掳获了途经的一位美丽姑娘,她不仅天生艳丽,且马术奇绝箭箭精准,众将领本就骁勇,一路追猎,不少兵士被她的箭射伤,她的马也因受箭伤不能前行,方被掳获,连夜秘赠拖雷.史述大概译文:细看她,年纪二八添一,身形俊美,高胜略许(原文意思应该是可能要比拖雷本人稍高),肤白凝脂,凤眼幽蓝,巨胸蜂腰,秀发飞扬,俏丽无比(这种应该是随行的汉官对她的外貌的形容,因为蒙古当时西征的将领文官很多是汉人),她本名博勒德尔.朵兰.柯尔克孜族,因随家人游牧至此(这里并没有交待她的家人从此后的下落,估计也一道随大军西行了),未成想他们却也一见钟情,是夜成了他的宠妃.

大军继续西行,第三日,行至一个无名峡谷(就是如今的魔鬼城以北约三百里处,另有一说峡谷一部分深入到今阿尔泰共和国),奇异幽深,前锋官不敢轻易前行,上报,朵兰因与家人常年迁徙,对此地界非常熟悉,朵兰曰"峡百里,片山片岭地的生长着一种七色花朵,绚丽异常",拖雷闻之大喜,遂与骑,两人纵马行在大军前头,徜徉于花海之中,双骑驰骋迤逦,追逐嬉戏,两人竟因此情愫倍生,留恋忘返,遂为此峡谷取名为"七彩谷",朵兰告诉他,这种花被当地族人称之为仙草,被这个民族奉为圣物或图腾,这种花只有此地生长,出了这片谷地再也找不到它的踪迹.这种仙草极为神奇,花与叶皆可直接食用,人食了百毒清除,神清气爽,精力倍增,似乎又年轻了十岁.羊食了体壮肥美,终年强壮如初.经试用发现特别是对受伤的士兵伤口愈合又快又好,拔毒生肌,驱除无名肿毒或蛇咬等毒.王室的蒙医与汉医共同确认了它奇妙的疗效,难怪被称为仙草,虽不能说能起死回生,但可让那些回春乏术的羸弱兵士重新唤发生机.正值拖雷口疮正盛,于是取之服用,不消半时,疮毒消无(今应称为牙周炎等疾).高兴之余,拖雷将它取名为"王珠花",意思是专供王室享用的仙草圣物.此花产地仅此一处,又产量有限,别处又无法培植,应该是这里独特的土壤地貌与气侯才能养成这株花吧.后来朵兰随大军几年征战,这片谷地本就处在西征的秘道必经之处,加上有仙草疗伤,这里自然成为了蒙军的疗伤秘所.朵兰与拖雷曾数次受伤,都回到了他们的定情之处疗伤休养.又从这里再次出征,也就是在第一次西征的第四个年头约公元1223年,朵兰因受矛伤,拖雷急回军再次驰回谷地,没料想这次受伤太过深重,至谷地时,朵兰几乎血流至干,拖雷悲痛欲绝,哭号三日,终回天无力.根椐她的遗愿于是将朵兰葬在了这片花海之中,这个他们俩的钟情之地.从此朵兰被蒙古军敬称为"战妃".几年后铁木真去世,窝阔台继位,作为监国的拖雷手握蒙古最主要的军队和重兵,成为了汗王最为忌惮的人,而拖雷因失去爱妃也日渐沉迷,由于对大哥窝阔台的敬重,并没有必要地防范之心.所以说拖雷的暴亡一说是在征金返军途中被窝阔台谋杀,另一说是因思念亡妃太甚,终日饮酒消沉而去世.从此拖雷被秘葬不知于何处,后人很多人猜想他一定死时也希望自己与朵兰一起葬在那处花海之中,守护着他们曾经的浪漫与征战的故事.不管如何"天山七彩王珠花"的故事因他们而更加神秘而传奇.至元朝消亡后,史料失载,这种奇异草药因只供元代王室享用,到底身藏何处成为了今天的谜案.因为它曾经为蒙古西征大军为何会拥有如此罕见的战斗力而让人倍加向往,它是否真如史料记载那样真实的拥有神奇的疗效,能让蒙汉骑兵驱战千里仍精神抖擞,治伤驱毒,战斗时可如入无人之境.对人体有何特别地益处都让人猜想.之后它又神秘的消失,如果真实存在的话,如今生长在哪里?这让人遐想连篇.

考察组的成立正是因为要寻查此仙草而来,或将历尽坎坷,驱车半月以来,一路西行,经阿尔泰,过喀拉斯湖再转向西北,逡巡月余,更作逗留,因处三国交界地带,过境手续漫长,随行更有中医专家,植物学家,边防专家,语言学家,无人机专家,地形气侯及史籍专家等,从各种中蒙俄三国的汇总资料来看,传说中的"七彩谷"应该深藏在这三国交界的十几万平方公里之内,但因当时的史料并无准确的记载,要找到一个说有百里长的谷地,如大海捞针,所谓望山跑死马,何况新疆以西全是千米大山交错横亘.在当今科技侦探如此发达的今天,哪怕天上有卫星,无人机,但仍是茫然无措.最好的办法还是排除法,从卫星图与无人机的对照图,逐一分区扫测,但几轮下来,走巡了十几个谷地和峡谷,皆一一排除,近百公里的长廊没有一个是符合的,几经周折,已是四月有余,如果再无收获,半年后将是一个白茫茫的大地,无法寻找了,也就是说古代人记载的所谓百里花海肯定不准确.这让考察组的成员一度灰心丧气.经讨论所谓百里可能只是文学夸张,或当事人的形容.于是将搜寻目标缩小到10公里以上的狭长地谷,重新确定目标.通过艰难地实地跋涉,一个个寻找,一个个排除再缩小范围,终于在哈萨克斯坦离俄阿尔泰共和国边境不远地方,那里有一个不知名的湖泊,当地人叫合察尔汗.这个湖在地图上并无记载.西北60公里找到一个与史料中记载极为相似的谷地,果然,就是这个地方,当地人都知道那里有一个不知来历的民族,似白种人,人口很少,约二百户左右,该谷地因谷深幽静,四季如春,常年鲜花遍地,至于细问,是何种花,皆不知所云,就是都不太清楚是什么花.但愿这次没错,一行人如是高兴上路,驱车前行寻找该谷地.可惜行至半途,无路,只好弃车而行.也就是在2016年8月,临近中秋,我们终于来到了这个无人机镜头下长满花海的地方.新的欣喜代替了路途的艰辛.这里的人家以养鹿为主,这里的鹿主要以花和花的叶子为主食,羊少许,养羊主要是作为家庭主食与菜.再者就是家家养马,这个在意料之中,如果按记载他们是当年两族的后裔,马是他们共同的记忆,也是游牧民族的特征.当然如今的世界游牧渐少,大多适草而居了.这里的鲜花多为一种未记名的植物,很奇特,叶阔,三对半叶,茎直约人高,色艳若牡丹,形似山茶般的秀朵,只是略大,瓣如玉兰洁腻,但蕊稍小却吐如蛇信,似菊蕊,紧收如塔状,花朵略带清香,并无异香,步步如春,步步是景,不同朝向不同坡度的山坡花朵的颜色各尽不同,往往这个山坡是大红色,邻近的边坡又是蓝紫色的花朵,当地人讲不同季节的颜色也有不同,说是七色远不止七色,七色就是形容色彩多的意思.如今因气侯的变化,谷地约有30华里长,但此种花年景好,沿途十多里都是,年景不好时也有五六里长的地带长有此鲜花.当地人的语言是属于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东匈语支克普恰克语,正是柯尔克孜族与蒙古的混血.可见随着时代的变迁,原著民可能已迁走,从这里也分析得出这种可能,正因为当年蒙古军常驻此地,结合朵兰的民族基因,推测出可能是当年军队与守护战妃的族人留下的痕迹,当然,现在主要是证明此花确有疗效,方可确定这种花是不是"天山七彩王珠花",如果是就可能找到当年"战妃"的墓地.两厢验证才可确定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七彩谷".

正值中秋,考察队员一路舟车劳顿,身体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不适或问题,有的腰腿疼痛,有的热毒旺盛如什么毒虫咬了,脸上起疱,身上热疮,牙龈肿了,,有的人只是觉得累等等,有人说"刚好,我们找的不就是这种神秘花草吗? 就试试吧! " 是呀,这很简单,于是大家也就没个么讲究了,各取一些花与叶,洗干净后,直接食用.本来传说归传说,古人的说法或许会大相径庭,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当然考察组的成立肯定是有特定目的的,但队员们组成不一样,来自各行各业,对此行的目的多是猎奇心理更重于目的,当然最为关心的应是队中的于教授了,他是带着任务与重要嘱托而来,所以他将对队员服用后的反应一一记载和询问,煞有介事的,我们心中不免好笑.心想何必把这种传说当真的,就当一次考古行动得了.其是当地人也有简单的介绍,大意是很神奇,可以肯定的是可以食用,没有任何副作用,他们自己与羊畜都吃这种花与叶治病.但由于语言不通,很麻烦,又要通过翻译,再说别人说的总不免有夸张之嫌,不如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重在体验了.一个半小时后,好消息传来,凡口腔有毛病的效果最快,这个好理解,如果有效,药从口入,最为直接.接着说见效的是肠胃有毛病的几个队员,两个被虫咬的痛痒有很大程度的减轻,只是红肿消退不完全,还有余痕.十二个小时后再询问,大家对它的效用总体评价大大好于预期.大概描述如下:服用后,年纪老一点或体弱的更清楚的表明,此草药在二至三小时内能明显的感到它似乎正将体内的各种不适抽走的感觉,不久后人会觉得浑身轻松清爽,精力充沛.年轻体壮的对以上抽走感觉虽没那么明显,但身体的疲累感早已消散,似不曾负重久行,人体的肌肉筋力更觉得与以前不同,皮肤似能呼吸空气一样的敏锐,有个小伙说最明显的不同就是,如同刚发育时那阵子,身体内时不时会有久违地一股股热流散发与袭击.然而这对我们已是中年的人来讲不曾体味到他讲的那种,更多的是一种体内有平静地清泠般如同从清水中拎出来刚洗净的感觉.反正不同的人因身体的体质不同或体内垃圾(毒素)的不同等都有种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也就是讲它的体内除毒作用明显,能起到拔毒生津的作用.当然这是中医术语,与史籍记载一至.看来我们此行并不白废,这种辛苦算值了.当然我们的感觉并不能就此下定论,还需带回进行中医药的临床实验.如果真如传说中的那样,那它将为中医药宝库又添加了一味重要的成员,如果它真如记载的除百毒有奇效(当然现在或多或少从我们这些不专业的人士身上已有验证),或许从它身上会找到治疗其他疑难杂症的良方.

另一任务就是找战妃墓了,可是十几天里询遍了谷中老人都无从知晓,想来年代久远,守护人换了一茬又一茬,是否早就丢失了印象,或许战乱中早就平掘了也未可知,还有印象最深的要数这里的柯尔克孜姑娘了,她们个个天然质朴,美丽妖娆,齿白肌凝,高挑迷人,又长着迷人的会说话的大眼睛,虽然多是褐色为主,不似朵兰那蓝宝石般的眼睛,但我们仍在努力地,渴望着从她们活泼的身影里寻找着朵兰当年的影子.想来她们一定也是朵兰的后代吧,虽然年代久远,战乱频仍,但这个僻世天堂里,她们如同这些花一样,与世无争,远离那些物欲横流,单纯简朴,多好呀,这对平常人来讲,这里当是尘世间的桃花源了.后来,史学专家才说椐史学记载,元代的王公后妃的墓地是要被马踏平的,主要是要避免后代的盗掘,找不到倒是在意料之中.即算当年战妃与拖雷都葬在这里,我们也只能望花海而凭悼了.是呀,也许只有这些花香才是他们的影踪,才是他们在天堂的笑容.


很快我们就要回程了,为了给这次行程留点纪念,大家都和习惯于到此一游的心理一样,买了些值得纪念的当地工艺品,比如什么:银器,刀剑、乳扣、铃铛,壁挂围帘,帏幔(突西吐克)多兀勒(手鼓)、“巴斯”(铜钹)等,有的人买了一大堆,男人喜欢刀呀兵器方面的东西,女人自然是更喜欢床上用品等等了,其实很多东西对现代生活的我们没有实际意义.当然为了能将它带回国内,还有一个不能绕过的难题,虽然此行是保密行程,对外称为丝路之旅,是为了寻找战妃的墓地,其实是为了寻找这传说中的良药.虽然找到了,然而我们身处的是国外,望着这迷人的花海,望着这曾经的唐王朝以来都是我们的故土的地方.我们不免迷茫,不免有苍海桑田之感概.这是鹰高飞的故乡,是鹿的天堂,这里竟生长着药用价值远胜雪莲的奇花仙草都无人知晓.回程的一路都说,我们地球人连地球上有些什么都没搞明白,就想着要征服宇宙,是不是有些远了.好在我们生在了这个时代,至少能亲眼见证它的发现与回归的旅程.我想不管多难,总会有有心人哪怕历尽千难万险也会将它带回祖国.虽然我们此行只能带回一些花与叶作为样本,无法带回活株,组织人也作了交待,所有人都不能私藏,一旦被哈边防人员发现就暴露了此行的真实目的.一旦发现,它的回归将会更艰难.希望在不久后的将来,国内的百姓能听到关于它新的讯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 08:3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05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