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8394个阅读者,5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7 08:18
  “你跟我住口!”叶明溪大怒地打断他——岳金宇用食物来比拟林璎珞让他有了种淫亵的感觉,顿时勃然大怒,“你走吧你!再不走我报警!你是艺人吧!还没人知道你和林姐结过婚吧……想不想上头条啊!?”

  不知是这个恐吓有了效果,还是岳金宇知道今天已经做不到什么,他冷笑一声准备离去,走时轻蔑地朝叶明溪一笑。“你这丫头还真是不明事理……不过也没关系,你阻止不了什么的。我只要再等几年就行了……”说完大声冷笑而去。

  一开始叶明溪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回过味儿之后不禁怒发如狂——他指的一定是女人的年龄劣势。林璎珞已经三十五岁了,又离过一次婚,按现在的说法已经到了青春尾巴。再过几年恐怕即使再漂亮也会行市全无。到时恐怕还得乖乖地回到岳金宇的身边……

  叶明溪恨恨地一拳打在身边的矮树上,拳头被树皮硌得生痛。之前他是挺认同这种说法的,甚至还是这种说法的维护者。现在才发现这相当不公平——是非常不公平!

  叶明溪气鼓鼓地回到屋里——真的是气鼓鼓,简直觉得胸中塞了一个足球:他现在才知道的,有时候角色的转换是可以完全束缚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的。他觉得自己刚才和岳金宇争吵时输了他很多——因为捏着女腔说话就会不由自主地顾忌“何话是女人能说的”,因此就回不用自主地笨嘴拙腮。对此他异常的不忿,甚至想追过去再和他吵一次。

  “你把他赶走了?”见他进来林璎珞头也没有抬,轻轻地抛出一句。

  “啊!”叶明溪一凛:原来她已经全都看到了。脸顿时红了——怎么像做过坏事一样?嗫嚅着说,“是啊……我叫他不要再来骚扰了。”

  “那挺好。”林璎珞的语气淡淡的,头依然是深深地低着,叫人无法看清她的表情。

  “嗯……”叶明溪知道自己不该再问,但林璎珞晦涩的态度让他十分好奇和疑惑,也让他略微长了胆子,犹豫再三后还是忍不住问,“只是他说……他只要再等几年……意思是说过几年后你还要……当然了,不是说你意志不坚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8 08:18
  林璎珞已经明白他要说什么,不以为然地打断他,“你放心,不会的。”顿了一顿,“其实……人只要结过了一次婚,就没有再结婚的必要了。不管我到多少岁,我都不会……昏头的。”

  “哦。”听到这个叶明溪先是心中一喜,之后却品出其中包含无数萧索和凄苦,顿时感到心中沉甸甸的十分难受。林璎珞也没有再说话,淡淡地一笑,又专心绣她的十字绣去了。

  虽然她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但叶明溪还是感到自己可能引发了她的不快,灰溜溜的去厨房去了。他刚出房间,林璎珞就放下了十字绣,走到窗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她真的不打算再结婚了么?她没有想过。她也不能像——她现在一往后想就觉得是一片混沌,往前想也是一团混沌——这团混沌是可怕而致命的,一陷进去就会崩溃淹毙。她现在就只能想现在,守孤岛般困守着。虽然孤独,但不会淹死。
  这一天很快便结束了。叶明溪从林璎珞的家里走出来,一贯轻快的脚步今天却有些沉滞。他走到家门口,忽然看到家里有灯光。他第一个反应是哪个王八蛋敢进他的家门,仔细一想后却宛如五雷轰顶: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家的钥匙只有他的家人有……要是爸妈来了,看到他这副样子……妈呀!

  想到这里叶明溪的感觉无异于头上被悬上了一把剑,小心翼翼地溜到窗边,往里偷看。里面有个熟悉的身影,梳着一个马尾辫,好奇的小猫一样在屋子里摸来摸去。

  哦。是叶银秋那小傻丫……啊!?是叶银秋!?

  叶明溪的血顿时凉了,接着却又变得滚烫,岩流般冲向大脑:他可还没跟叶银秋说他冒用了她的身份……这显然是不能说的啊!叶银秋虽然是年轻人,但肯定也无法轻易接受自己的哥哥男扮女装的事情,听了肯定会暴走的!而她暴走事小,如果她一时不慎,把这件事跟家里人漏了,那他爸妈不立即坐着火箭过来跟他拼命啊!?

  一想到这里叶明溪简直吓得六神无主,然而形势根本不允许他六神无主——叶银秋已经准备翻他的衣柜了!如果让她发现里面是他的号的女人的衣服,那……

  叶明溪赶紧藏在树丛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换下了女装——还好他准备得齐备,在包里的夹层里藏了一套男装。至于妆容——今天也比较幸运,附近的水池边有个肥皂,大概是哪个阿婆忘记收的,他便就着肥皂就着水把脸狠狠地洗刷了一边,然后冲过去打开了房门。叶银秋被他雷轰电掣般的开门方式吓了一跳,看清是他的话不由得大声嗔怪他,“哎呦,哥,你吓死人了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9 08:13
  叶明溪没有回答,只是僵硬地一笑,“你……来干什么?”
  “我来借宿啊。”叶银秋一扁嘴,“你难道希望我到男生家里借宿啊?”
  “男生?”一听这话叶明溪就挑起了眉头——不管是哥哥还是父亲,只要是男性家长都会如此反应,“叫你到他家去么?哪个混蛋这么大胆?”
  “什么‘混蛋’啊。”叶银秋白了他一眼,“是我的小粉丝啦。”
  “我告诉你,越是粉丝越可能是狼!”叶明溪用教训的语气说,“你可一定要小心他……我告诉你,男人,在人前的时候可能很斯文很斯文,甚至可能斯文得像只兔子,但是只要一到没人的地方,他就立即会变成大灰狼……啊!你回来这里,是不是跟他一起旅游?”
  叶银秋没有回答,而是盯着他的眼睛嘿嘿一笑,“听你这话……好像很是此道中人啊……老实交代,你变狼过几次啊,吃过几次小红帽啊?”
  “你这小坏蛋……”叶明溪顿时涨红了脸,“竟说你哥是狼……想叫我揍你啊你!?”
  “没说你是狼啊,只是听你的语气,像在说‘自己是狼’么。”叶银秋越笑越坏。
  “我怎么会是狼呢?我告诉你,我可是真正的君子……就算是柳下惠鲁男子说不定都不如我!我告诉你,我现在……”叶明溪冲动之下,差点就把自己天天和一个完美熟女共处一室,但从来没沾过她分毫的事情讲出来,还好在最后一刻憋住。然而这一憋也憋得非常困难,憋得他脸红脖子粗,连连喘粗气。
  叶银秋以为他是被自己逗成这样了,便哈哈一笑不再胡闹,“你不用着急,我是跟女同学过来玩的。她跟他男朋友住一块儿,我就来找你了。”
  “这还差不多……”叶明溪吁了一口气。
  叶银秋乐呵呵地看着他,然后朝他眨了眨眼睛,“唉,哥,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当成管家了么?”
  “还没有……”一听到这个话题叶明溪就非常紧张,“你没有告诉爸妈吧?”
  即使是当男保姆的计划,他也是瞒着爸妈的。包括在他接受男保姆培训的时候——有时候子女大到一定程度,就会习惯于把一切都瞒着父母。他从始至终都是说自己在进行会计方面的培训,在找会计方面的工作。
  “当然没有,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叶银秋撅起了小嘴,“在他们面前我可是守口如瓶,一点口风都没漏。”
  “这就好……”叶明溪松了一口气。
  “哎,哥,你不会还没找到工作吧。”叶银秋露出了关切的神色——此时她是完全郑重了,“说真的,如果还没找到工作,那还是按会计的方向找吧……虽然也不容易,但在我看来比在男保姆行业容易些。”
  “没事儿。”叶明溪心中陡然五味杂陈,“我……认识一哥们,知道哪些富人家里需要训练有素的管家,正在帮我介绍。”
  “是这样啊……”叶银秋打了个哈哈,忽然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怪神情,“你……没事吧?”
  “什么?”叶明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0 08:21
  “不是……想给你介绍富婆雇主吧?”叶银秋小心翼翼地说,“我听说,现在有些富婆很厉害的……虎狼一样……甚至会强迫男人……”
  叶明溪的脸陡然涨红了——他的感觉既不是尴尬也不是气恼,而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竟然想到了林璎珞,心头一阵悸动一阵冲动,接着便垮成了心虚、不安和羞愧,“没事的……我找男性雇主就是了!”
  “男雇主更危险。”叶银秋的表情更奇怪,甚至还有几分难以启齿的味道,“现在听说好像很多有钱的老男人都好男色。你要是遇到个心眼歪身体又强壮的,不就……”
  “我勒个去!”叶明溪的下巴差点飞出去,感到非常恼怒:叶银秋这等于把他的工作描述成了一个危险而且见不得人的工作,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这部分是事实,正因为如此他挫败感严重,也因此非常愤慨,却又不能直接训斥她,只好转而直斥她其他方面,“你从哪里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还好男色……你到底看了什么书啊?”
  “我的天哪。”叶银秋一扁嘴,“你不是还把我当成小丫头啊?”
  “长得再大也不能看不良书籍!”叶明溪绷着脸,脸涨得血红。
  “好了好了,不跟你胡扯了。”叶银秋知道是自己别的话戳了她哥的肺,便想结束这无意义的争吵。“我今天穿着这衣服跑了很多路,内衣都汗馊了。你有不穿的T恤衫吧,借我一件穿。”说着便去开叶明溪的柜子。叶明溪还沉浸在愤怒中,因此暂时忘了柜子里面的秘密,虽然很快想起了里面有要命的东西,但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诶?”叶银秋打开柜子后发现里面竟然摆了一排女人衣服(其中大部分是林璎珞给他买的),顿时惊诧地叫了起来,“哥,你柜子里怎么有这么多女人衣服啊?你……难道还在跟哪个女人一起住么?”
  “不是一起住。”因为变起仓促,叶明溪来不及想好什么说辞——有时候越是在亲近的人面前越说不好谎,只慌张地吐出了一句模糊不清的话。
  “不在一起?这么说她是偶然过来住了?”叶银秋更是惊诧——要是平时,她这时肯定就搂着叶明溪的脖子大加揶揄和调侃了。而叶明溪的反应却极是古怪,让她只能感觉到惊诧和怀疑。
  “算是吧。”叶明溪僵硬地吐出了另一句不清不楚的话。
  叶银秋更是怀疑,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抛出一句炸弹般的话,“哥……你不会是在和有夫之妇来往吧?”
  “什么!?”叶明溪万万没想到叶银秋会如此揣测他,顿时差点咆哮,“我靠,你怎么能想起来这个啊?”

  “但是你的表现很可疑诶。”叶银秋无辜而又充满猜疑地眨巴着大眼睛,“一看就像干过什么坏事一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2 08:18
  “没,没有!”叶明溪的脸涨得发紫,用力地挥舞着双手——看来更像做了坏事的,“她是一……身家清白,很正常的女人,只是偶尔来我这里几次……为了方便,就在我这里存了几件衣服,留些必需品……你不要胡乱猜疑!”

  “那好吧。”叶银秋盯着他看了几眼,不放心地走向浴室——说是浴室,其实就是用塑料布围起的浴缸和龙头——一般只有热天才能用这个洗,冬天得乖乖上澡堂。在里面脱衣开水,开洗之前还下意识地偷望他一眼。

  大概是想看看他有没有心虚的神情吧。叶明溪这样想着,绷着脸假装没有看见。他佯装镇定地在屋里扫视,心里却紧张得要生出钢毛来——他刚才的谎言应该可以解释一切吧,但是他就是害怕叶银秋会找到其他破绽……不行,他不能这么紧张……他要镇定!

  怎么镇定呢?他想起了自己在大学是看到的一本书,说的是如何缓解焦虑——大学的时候人闲,都会看些乱七八糟的书。说人要想平定焦虑的心情,可以做一些繁琐的事情。因为繁琐的事情很容易让人心烦,所以最好能选择能让自己感兴趣的。什么事情既繁琐又有趣呢?可以绣十字绣啊!

  叶明溪立即拿出十字绣绣了起来——别看那书看起来又寒酸又可疑,教的方法还真对头,他很快就忘记了焦虑,还想起了林璎珞绣十字绣时的样子——还真别说,林璎珞虽然已经是熟女的年龄,但绣起十字绣时脸上满是孩童般的静谧和纯真。再加上她的成熟魅力,混合成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如果用言语勉强形容的话,那就是美不轻佻娇不艳,性感但是无邪……

  叶明溪不由自主地想得很陶醉,脸上竟不由自主地现出林璎珞般的神情。再绣几针,忽然感觉有些异样,一抬头,顿时惊得差点跳起来——不知不觉之中,叶银秋竟然已经洗好了,呆呆地看着塑料布前面,一脸讶异地看着他,连头发都没有擦。

  “你干吗!?”因为心虚,叶明溪倒先质问起她来。

  叶银秋没有回答,只是盯着他看了几眼,骇笑着走到床边。叶明溪感觉她一直是看到并觉出了什么,心里顿时像被十五只猫一起抓——即便如此也不能问她,因为这样会更可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4 08:11
  既然如此恐怕就只有乖乖睡觉了。叶银秋睡在床上,叶明溪睡在地上。他背对着叶银秋,悄悄地把自己的手机闹钟调到了五点,再把手机调到震动模式,再压在枕头下——他必须比叶银秋早起,然后化妆走人——他是绝不可以让叶银秋看到他化妆的,也不能到外面化妆。因为化妆比卸妆困难的多,耗的时间也长。说不定那个节骨眼上就有人跳起来当目击者。所以他只有半夜偷偷摸摸地起来,顶风作案,再悄悄走人。

  然而事情并不像他预料得那样顺利。他五点钟倒是顺利起来了,却发现天要比他想象得亮——其实亮不亮都一样,反正他都要打开台灯化妆,只是天光会让他更加心虚和害怕。不过叶银秋倒是还睡得像死猪一样。他松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爬起来,拿出粉盒准备化妆。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他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叶银秋睡得很死。但是不管心里多么确定,只要一准备化妆,就觉得叶银秋已经醒着,并在偷看他。他就这样确认再心虚,心虚再确认,磨蹭了一个多小时,天更亮了,顿时更心虚和害怕。
  没有办法,他只有铤而走险出去画了。到哪里去画呢?看来只有到厕所里去画……还好附近有个规格挺高的公园,里面的厕所很干净,找个角落里的一格,把门锁上,坐在马桶上收拾,大概就能对付了。

  说干就干。他用包装好了所有东西,猫一般溜了出去。一路小跑跑进厕所。里面已经打扫干净了,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静静的没有人。他找了看起来安全的一格,进去先穿上女人衣服,戴好假发,然后再坐在马桶上化妆。途中似乎有人在其他格里进出,但没有打扰他,因此他就当他们没出现。

  终于大功告成了。看起来也不比平常差多少。叶明溪松了口气,打开门直走出去。然而他又放松过头了,走得时候大摇大摆,根本不注意旁边。丝毫没发现一个老阿伯也在往外走。老阿伯看到他后吓得三魂出窍,兔子一般蹦回格子里。还吓得关上门,像做了什么样丢人的事情一样抱住头。等他出去之后才敢出来,然后火箭般冲到门口看牌子。确认没错他松了口气,但也更惊骇了。朝他的背影看了看,又到他所在的格子看了看,然后骇然而又大惑不解地搔起了脑袋。

  叶银秋一直睡到八点才起来,起来后还准备找叶明溪给她做早饭——她不知道叶明溪已经学到了高超的厨艺,只是记得他会打荷包蛋,而且比他打得好。找了一圈却没发现他的踪影,做饭的小炉子也没有被动过。

  “自己出去吃了么?真无情哪……”叶银秋不满地咕哝着,穿好衣服出去买早饭。她和同学约好九点到景点集合,现在还早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6 07:12
  她可以慢慢地吃,慢慢地遛。
  她买了几根油条和一袋豆浆,一口干的一口豆浆,滋润得紧。中国的城市格局就是这么的奇怪,高级小区往往和贫民窟连在一起。叶明溪住处不远处就有个高级小区。小区门口挂着一排照片。据说是这里的居民的“老有所乐摄影展”。因为闲着,叶银秋便过去看了看,被其中一张照片吸引了注意力。那是一张街景,似乎是随意拍的,但是仔细一看很有味道。叶银秋便饶有兴味地细看,却看到照片里的一个人很眼熟。
  哦。不是人眼熟,而是衣服。这件衣服她在叶明溪的衣橱里见过——叶银秋有这么一种本事,那就是任何衣服一目了然,过目不忘。这个女孩穿着这种衣服,又出现在这附近,是不是叶明溪的女朋友呀?
  叶银秋忍不住坏笑起来,更加仔细看那个女孩,结果却发现有些不对头——女孩看女孩时目光毒着呢,哪里有不对很快就能看出来。她很快就发现这个女孩身板线条很硬,而且偏壮,感觉上有些中性……甚至有点像男人?
  叶银秋有些惊诧,心里也有些不舒服——其实她的潜意识已经发现这个人像一个人——人有时只需要一个远远的背影就能认出自己的亲人。但是因为这件事实在太炸——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哥哥会扮成女人。不过正因为这件事太炸,她对此事的猜疑也只是到此为止。只是在心底存了个疑窦,继续看其他照片。看完了照片之后便去看坐在花坛旁边的下棋,结果听到一个老阿伯在惊恐万状地说他早上遇到个女流氓,没事乱进男厕所——其实叶银秋听到这一段也不算凑巧,这位老阿伯因为受惊过度,一早上都在反复讲这事——有时候虽然男人虽然期望女人大胆些、开放些供他们围观和耍戏,但真要碰到一个“大胆过头”的,他们却不亚于见到了洪水猛兽。
  叶银秋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便凑过去听,听着听着却发觉不对了——这里面的“女流氓”的衣着听起来怎么跟照片里的女孩一样啊!?
  说来也有些凑巧,叶明溪今天早上穿的就是照片里的那件衣服——其实仔细推敲起来也不算太凑巧,因为这件衣服林璎珞喜欢,所以他就经常穿。叶银秋听到这个后异常惊骇。但依然没有往下想——之前说过了,那件事太炸。不过心中的疑窦也因此种得更深。她和自己的同学回合,尽情地玩,却一直没有这个疑窦忘掉。
  叶明溪此时正在林璎珞家满身大汗地干活——简直是挥汗如雨。现在天热了,他又不敢穿短袖和暴露的衣服,干活的时候感觉活像呆在蒸锅里。在屋内干活的时候是不怕的,因为里面有空调。但是还是有很多活是要在户外干的,这个时候就是他最痛苦的时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8 08:05
  林璎珞对他为什么裹得这么严也有疑惑。对此他只有解释说自己穿这样穿惯了——因为家里人比较保守,看他露胳膊露腿就会发脾气,所以他已经形成了心理定势,一暴露多就不习惯。

  林璎珞相信了——看来她对自己信任的人从不怀疑。对此叶明溪很有负罪感。而她之后说自己有空要去开导开导他的家长,不禁让他又有负罪感又害怕。赶紧找个由头把话题岔开。

  此时林璎珞在外面巡视她的店,叶明溪则在院子里给她浇花。很快就被太阳蒸出了一身汗。他穿的是假胸,汗水积在里面,活像一个热水袋。他被热得实在受不了了,便有了一个脑残而且危险的主意——在林璎珞家洗个澡吧!林璎珞应该还有很长时间才回来。他洗澡又很快,应该没关系的!

  说干就干。他三两下脱掉了衣服,冲进浴室。他的身上早已被汗水腌得很痛,热水一冲简直有种从地狱升进天堂的感觉。然而他刚没搓几下,就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虽然是在洗澡,叶明溪的耳朵依旧竖得像狗一样,一听这个简直全身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怎么办!?在这一瞬间他简直有裸体翻窗户逃出去的冲动。那是显然不可以的。他拼命地要求自己冷静……啊!对了!林璎珞是很懂礼貌的人,肯定不会贸然来掀浴帐。所以即使她进了卫生间,自己藏在浴缸和浴帐里也依旧是安全的。而且她也未必会进这个卫生间,顶多在外面喊他一声,他用女腔应一声就可以了……对对对,他的衣服就放在卫生间的拐角,他甚至可以在里面淡定地洗完澡再穿上衣服出去……只不过穿衣服时要把门拴上……

  他一想到就忍不住要跳出去栓门,却觉得现在还是藏在里面比较安全。便静静地藏在热水里,等林璎珞喊他。诡异的事情出现了。进来的那个人竟然没有出声,而是径直朝浴室走了过来。

  是听到浴室的水声么?知道他在里面,到卫生间里面再招呼他?

  叶明溪的心往上提了一些,缩在水里不动。

  然而便站在浴帐前不动。叶明溪觉得不对了,也有些发毛,微微地在水里一长身。然而就在这时,浴帐被拉开了。叶明溪如遭到电击,朝浴帐外一看,顿时全身都石化了:站在外面的竟然是岳金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30 08:07
  岳金宇本来满脸堆笑,见到他后嬉笑迅速转为骇怒,接着便是石化,表情宛如被人强迫吞下了一块巨石。

  两人便这样石化地对视,半分钟后岳金宇忽然爆发,朝他扬起了拳头。叶明溪本能地朝后一避,顺手抓起一个香波瓶当武器。岳金宇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呆了一呆——就是这一呆截断他的冲动。他目光喷火般盯着叶明溪,怒意渐渐转为鄙夷,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出门的时候把门摔得山响。

  叶明溪呆呆地听着他离开,听到他摔门声后如梦方醒,身上陡然出了一身汗——这汗和平常的汗不同,黏糊糊的,令人恶心。他现在才算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岳金宇又来偷袭来了。一定是把他当成了林璎珞——可以想象,如果真是林璎珞在洗澡,他又不在家的话,她肯定又会被他蹂躏——想到这里叶明溪不由得愤懑异常,也有些庆幸,觉得自己算是为林璎珞挡过了一劫……

  庆幸个什么啊。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惹下了一个大麻烦——岳金宇那么愤怒,一定是以为他是林璎珞的小男友,或者干脆就是她养的小白脸。他会因此愤怒沮丧而就此止步?有可能。但是更大的可能是他会暴怒地质问林璎珞家里为什么有男人。如果林璎珞转而质问他,那……

  叶明溪的感觉顿时宛如巨石压顶,惶恐无比。但是再惶恐都得直面事态发展。按理说他现在应该赶紧擦擦出来,但刚才那层黏汗和之前没洗掉的汗垢混在一起,依然很不舒服。有时候人受惊后就会变傻,而且他还存着侥幸心理,心想已经被撞破一次了,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再被撞破一次吧。便又继续洗了洗。然而就在他出来蹲在卫生间的地上拭抹水珠,准备穿衣服的时候,门忽然开了!

  天,林璎珞回来了!就在他一丝不挂的时候!

  林璎珞也像岳金宇一样呆住了,嘴长得足以吞进一个杨桃。叶明溪的感觉活像一只被丢进了开水壶的老鼠,脑子里也火辣辣一片。还好即使脑中一片混乱,他还是做出了相对正确的决定:跳起来把卫生间的门上严,再飞快地拴好。拴好门后他如梦初醒,迅速找出短裤套上,再把衣服捆吧捆吧,从窗户扔了出去,自己也准备往外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 17:44
  门被关上后林璎珞也如梦初醒,叶明溪听到她在外面尖声喊“叶银秋”。叶明溪差一点便答应了——正因为如此又吓出了一身冷汗,也因此更加有自我嫌恶感,咬紧牙关跳进了院子里。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把院子里的草修葺得很好,现在才发现根本不是这样——光脚降落的时候活跟踩在钉板上一样。他顾不得叫痛,又夹着衣服三两下翻过了墙壁,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了绿化带——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行动能如此迅捷。

  跳到这里后他就听不到林璎珞的声音了。因此更感到心中没底。忽然听见“砰”地一响,林璎珞从屋子里开门冲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打手机。是叫他么?不是……他的手机还在屋子里……那是喊她店里的人来看?报警!?不会吧?

  叶明溪吓得心慌意乱,本能地觉得应该把衣服穿好。衣服是穿好了,假发也戴好了,忽然想起没有待化妆品——这下坏醋了!

  虽然他现在胡须刮得很光,不用担心素面示人,但是他依旧没有自信。他想了想,决定先用衣袖遮住脸,谎称是脸急性过敏,去小店买点口罩——幸亏他的口袋里还有点钱——把零钱放在口袋里曾经被认为是懒散的习惯,现在却发现这真是顶好顶好的习惯!他用袖子遮着脸,做贼一般跑到最近的一家杂货店。

  “我的脸急性过敏了……我需要买一个口罩。”他含混不清地说。

  “哎呀,你脸过敏了?严不严重?”店员没说话,另一个人倒大叫起来。

  叶明溪一惊,抬头一看,顿时惊得差点骂娘:怎么会这么寸啊!?蒋明哲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叶明溪吓得差点露出男腔。

  “我来这里串门啊……你的脸怎么了?严重么?”蒋明哲大惊小怪地盯着他的脸,竟然凑了过来,“需不需要抹药?”

  “不,不需要!”叶明溪赶紧用两只手把脸捂住——这种动作愈发引起了蒋明哲的恐慌和猜疑,竟想来掰他的手,“你到底怎么了!?很严重么?”

  “没!没事!”叶明溪赶紧打开他的手,转身落荒而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3 08:04
  “你到底怎么了!?”蒋明哲的声音在身后远远地响起。叶明溪咬紧牙关不回答,兔子般地狂窜,狐狸般七扭八拐,一溜烟地跑出很远,确认蒋明哲追不上后才停下来。他捂着脸靠着一棵树站了一会儿,稍稍定了定心神,然后走进一家小杂货店买了个口罩,以及一套低档化妆品,藏到厕里——靠近高级小区的地方也有高级的公厕,藏进其中一格,拴好门化妆。化好妆后出去找了个公共电话,打林璎珞的手机。

  “你到哪里去了!?”电话里的林璎珞简直在咆哮。

  叶明溪心中一麻——他从来没听林璎珞发出这种腔调,有点害怕,强作镇定说,“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离开这么久……”

  “你到哪里去了?林璎珞的怒意依旧很盛,语气却略微有些缓和。

  “我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手了,”叶明溪小心翼翼地编着谎言,“切到了血管了……血止不住……我害怕了,出来找诊所处理,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

  “啊呦!严不严重!?”一听这话林璎珞虽然不是怒意全消,但大部分注意力也转到了关心叶明溪的伤势去了,“我不知道你受伤了……一定流了好多血吧?严不严重?”

  “没事,只是手指上一根很细的血管,我用手帕扎着的,没流多少血……”叶明溪颇有些负罪感,但依然得继续装蒜,“林姐,我听你语气……是不是我不在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还是我走时没关炉子。”

  “不,不是。”林璎珞喘了口粗气——可见她心有余悸而且余怒未消,“你走之后……有个年轻男人进来了……在我浴室里洗澡……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很害怕,也很生气……总而言之你快回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5 08:28
  叶明溪赶紧回去,发现林璎珞脸色苍白地站在院子里,几个小男生——估计是她店里的店员,正在屋子和院子里出出进进,寻找“侵入者”。

  叶明溪赶紧走了过去。林璎珞一见到他眼中就射出异样的光芒——估计是人被吓坏后举止都会有少许异常,但很快还是露出见到亲友式的笑意,“你回来了?把手指给我看看!”

  叶明溪没想到林璎珞会先问他的伤势,顿时更加有负罪感,也更加慌张,“没,没事……现在血止住了,只是个小口子而已。”说着躲躲闪闪地把包着纱布的手指在她眼前一晃,然后赶紧岔开话题,“林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没有事吧?”

  “没有……”一提起那事林璎珞就怒气和惊悸溢于言表,“我回家的时候……发现浴室里有个男人……年轻男人,一丝不挂地……在里面洗澡……一见我进来就跑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害怕他还在附近,于是就叫店里的年轻人来看看……真是气死我了……也吓死我了……”

  “啊呦!”在故作惊骇的时候叶明溪简直有种精神分裂的感觉,“真是变态……有人看见他没有……”

  “就是没有其他人看见他……”林璎珞恼怒地揉了揉太阳穴,“这样我才没有报警……怕因为没有佐证,警察查也未必能查出什么,还会空担一个新闻……”

  叶明溪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了,见林璎珞气恼和惊惧得可怜,赶紧宽慰她——也是为了不让她再在这件事上再纠结,“是啊,真是难办……不过林姐你也不要太担心,也许他没那么危险……也许他只是单纯地想进来洗个澡……我看报纸上说,现在有些年轻的流浪汉,会在别墅屋里没人的时候进去住……这里空的别墅不是很多么,也有很多别墅平时没人住……大概他是因为这里暂时不会有人,只是进来洗个澡而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7 08:06
  “是么?”林璎珞皱了皱眉头,脸色却还缓和过了,“不过即便那样也挺恶心的……我们得想办法杜绝……我回来的时候门锁是好的啊,他是怎么进来的呢?”

  “大概是……翻墙头进来的吧。”叶明溪打量了一下屋子——他现在得站在保姆“叶银秋”的角度思考问题。“其实我之前也有感觉到,只是忘了说了……这个墙头离二楼的窗户太近了,窗户又没有防护设备,身手稍微敏捷一点的人就可以蹬着墙头翻进窗户……也许我们应该在墙头上埋点玻璃片,再在窗户上装上防盗窗……”

  林璎珞听得连连点头。叶明溪脸上一笑,心中却是一紧。好么,他自己把出现特殊状况后他唯一可以逃跑的线路也堵死了。

  因为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叶明溪很是沮丧,再加上担心岳金宇会跑来质问“男人”的事情,因此一整天都过得很压抑。晚上回去的时候也是无精打采,径直到早上的那个公厕去卸妆。

  因为心情很压抑,再加上白天受过了较大的惊吓,所以此时的他比较粗枝大叶,想不起来顾忌其他,因此丝毫没发现左边的一格还坐着一个老阿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9 08:29
  这个老阿伯白天听过同伴说“女流氓突袭男厕所的事情”——这个地方清闲的老人就那么几个,一有消息就会传得很快,所以一直很警醒。他先是听到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立即提高了警惕,朝门下的那块空荡一望,果然看到一段裙摆和一双高跟鞋走了进来。他顿时吓得全身紧绷,慢慢地处理好自己,把门打开一条缝朝外看……
  诶?怎么是一个男生走出去了?老阿伯一头雾水,也因此更加惶恐,溜出去站到厕所门外,想等那女的出来,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却等了半个小时都不见有人。他呆呆地想了许久,忽然“明白”了:这里有个异装癖!天哪!这种变态!?
  这个消息第二天就传到了叶银秋的耳朵里——此时她照例在社区里消磨和朋友会面前的空荡。听到这个消息时她骇然失笑,正想跟知情人细聊一下,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惊恐,嘴也被胶水粘住了,再也张不开。
  当然要惊恐了。因为按照现有的线索推断,那就是叶明溪的女朋友出现在小区的照片里——穿着那种衣服的人是突袭男厕所的人——这个突袭男厕所的人是个异装癖——叶明溪的“女友”其实是个有异装癖的男人!?
  推出这一点后叶银秋差点吓趴下,拼命地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但仔细一想后觉得越想越像:照片里的那个女人各方面细节的确优有点像男人……那她哥是被一个假扮成女人的男人骗了么?不对,他们既然已经到了“同居”的阶段,他不可能真不知道这个人的“内幕”……啊!?
  叶银秋的心里发出了山崩地裂般的尖叫:难不成他哥是个同性恋!?
  想到这一点后她差点吓晕,拼命地给自己找反证,却不慎找到一个“正方证据”:昨天叶明溪回来的时候,她觉得他的脸有些奇怪,但并没有仔细探究。现在想想,是他的眉毛有些过黑,似乎被描画过!?
  因为昨天事起仓促,他买的是些劣质的化妆品,很不容易被卸干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6 12:39
我先顶住,不让沉。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348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