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休妻【推荐】
13441个阅读者,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4-8 16:41

休妻【推荐】



哈皮酱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文案:
  为了登上龙位,他牺牲她和一双子女。她涅槃重生而来,掌心匕首刺进他的胸膛:“魏云峥,我要你项上人头,给孩儿们填命!”

  ###1
  京城,城东。
  刚建成的驸马府琼楼金阙、画栋朱帘,可对白素来说,这里却是人间炼狱。
  她住在一间死过人的小屋里。
  大白天的。
  屋子里透不进一点儿明亮的光,三五个丫鬟嬷嬷围做一团将她压在地上——
  她们摁住她的双手,另一手拿着一根根削得笔尖的竹签,吓得白素瞪大双眼:“你们要做什么?”
  不等她话音未落,某人坐在正中,阴测测的笑:“还不给本宫动手!”
  “是。”
  一声令下,一根根竹签齐刷刷的插进白素的手指里,十只手指头都喷出血来,女人痛得仰头尖叫。
  一双如水明眸泪如雨下:“公主明鉴,奴才说的都是实话,奴才没有偷拿您的羊脂玉,奴才从未进过公主的闺房,奴才不知公主的羊脂玉为何会在奴才的物屋子里,奴才是冤枉的……”
  打从住进驸马府,白素的日子就不好过。
  别说这双手痛得死去活来,在这之前,她已经足足被上官明珠的奴仆掌掴了半个时辰,一双眼睛都被打得红肿凸起。
  她冤屈地盯着坐在正中的上官明珠。
  为什么她那么恨她?!
  三天两天就在她的身上添上莫须有的罪名?!
  “狗奴才,人赃并获,你还敢狡辩?!”
  上官明珠又是一巴掌上来,白素被打得一阵天旋地转,头脑发晕,嘴里却还念着:“奴才没有偷拿……奴才是冤枉的……”
  好个胡搅蛮缠的倔性子。
  上官明珠握紧了一双拳头,她当然知道白素压根儿没有偷拿她的羊脂玉,因为那块在她这间屋子里搜出来的羊脂玉是她特意命人事先藏好故意冤枉她的。
  上官明珠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她堂堂大秦国长公主,下半辈子竟然要和这个女人分享同一个丈夫?!
  上官明珠想来就满肚子的火,她抬手做了个动作,身边的老嬷嬷心领神会,扣住白素的手腕就把已经陷入她食指的竹签一插到底——
  血肉连心,钻心之痛。
  白素撕破嗓子的叫,跪着的两条腿都瘫软了下来。
  上官明珠不给她喘息片刻,又使了个眼神,三五个丫鬟嬷嬷合力夹着白素的手臂,强行用蛮力将插进她指甲里的竹签往外顶,活生生的撬翻了她的指甲,染血的指甲与皮肉剥离的瞬间,血水喷溅。
  白素痛得两手发抖,冤屈的眼神染上了一丝丝恨意:“不是奴才拿的,不是奴才……”
  上官明珠讨厌极了白素这双看似柔弱却傲骨的眼睛:“闭嘴!本宫看你是被罚得不够?!”
  上官明珠拍案站起,几个丫鬟眼尖手快,将一只水桶拖了过来,几个老嬷嬷抓着白素血肉模糊的双手就往水里摁。
  这水里早已倒满了盐,伤口碰盐,一瞬间痛得白素死去活来,连连尖叫。
  整间屋子就像坠入了人间炼狱,哭叫悲鸣,听得外面得人焦急跺脚:“驸马爷,驸马爷救命啊!!”
  上官明珠隔着纸窗就看到一轮挺拔的身影箭步而来。
  一下子乱了手脚,他上朝怎么会那么早就回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扇门砰的从外被人踢开。
  魏云峥怒发冲冠的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晕过去的人儿,“素素……”
  他心切地喊着,上官明珠立马换下一副盛气凌人的凶恶模样迎上去,殷勤的喊了他一声声”驸马爷”,只是男人瞧都不瞧她一眼就越过了她。
  魏云峥的眼中只有双手都是血的白素。
  他蹲下英挺的身躯,抱起白素,随而瞬间怒目的脸孔恐怖如鬼畜:“一群孽障,是谁给你们的胆子对夫人滥用私刑?!”
  三五个丫鬟嬷嬷被这么一吼。
  吓得脊梁骨都打起架来,齐刷刷地看向上官明珠,“是……是她……偷了公主了羊脂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8 16:42
###2
  又是她!
  “素素绝不会做这种事。”
  魏云峥压根儿不需要问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一把抱起双手是血的白素,一双凌厉的眸子就像一把锋利杀人的刀,刀尖不差分毫地对准上官明珠。
  上官明珠只觉得这男人是恨不得要杀了她。
  她堂堂大秦国长公主,从小到大,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他莫不是忘了,若不是娶了她,他怎能有顶上那光宗耀祖的“驸马”封号?!
  “云峥,你怎么知道她不会?!我丢了的羊脂玉就是在她的屋子里搜到的,人赃并获,就是我不想罚她也必须罚她,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偷盗就得受罚,此羊脂玉是皇太后赐我的临终之物,若是被父皇知道,偷盗者可是要被杀头的。”
  上官明珠靠上来亲热的挽住魏云峥的手臂。
  她一口吴侬软语,又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仿佛还是她网开一面,免去了白素的杀头之罪。
  魏云峥厌恶极了她的触碰。
  一把挥开手臂,他与白素自小青梅竹马,白素是怎样的品性,他还能不清楚?!
  “素素,是你偷拿公主的羊脂玉的吗?”
  魏云峥一双眼睛深情款款,怜爱万分的看着白素。
  光是这一声亲密的“素素”就够上官明珠嫉妒上一辈子了。
  上官明珠侧目滑向白素的眼神带着刀刃儿,白素心头一凉,她知道此情此景,自己若是说了实话,魏云峥指不定为了她和上官明珠一命抵一命。
  最终,白素还是垂下了头,全是血的手抓着魏云峥的衣襟:“驸马爷,不怪公主,是奴才……一时贪念,谢公主轻罚,饶奴才一死。”
  这傻丫头在说什么?!
  魏云峥知道白素认罪是怕他为了她和上官明珠撕破脸,她到底是公主,皇帝的长女。
  上官明珠一脸自鸣得意,红唇扬笑:“云峥,你瞧,我可没冤枉姐姐,她自己都认了,不过念在姐姐知错能改,我这次就饶了她吧,来人,把她带下去!”
  “是。”门外小太监应声过来伸手要从魏云峥的怀里扯走白素。
  谁知道男人勃然大怒,“滚开!”魏云峥一脚上来就将小太监踹出了好几米远,吓得人小解失禁跪在地上,求爷爷告奶奶喊:“驸马爷饶命,驸马爷饶命啊。”
  屋内一众人看着心惊肉跳。
  谁也没见过驸马爷发那么大的火,害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就听——
  “谁再敢对夫人滥用私刑,她伤一根指头,我就剁她一条手臂!”
  三五个丫鬟嬷嬷一阵腿软,纷纷捂住一双僵硬的手臂。
  上官明珠脸色顿时犹若猪肝,她不死心地拽住魏云峥的手臂,“云峥……”魏云峥一个字儿都不想听,甩开她的手,仿佛她再纠缠,那么她的下场也会和那个太监一样。
  魏云峥抱着白素迈了出去。
  上官明珠立在那儿,落空的两只手俨然成了一个笑话。
  该死!
  这口气,绝不能就这么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8 16:42
###3
  魏云峥把白素抱进了自己的屋子里,他亲自给她端来清水为她清理伤口,纱布所到之处皆是血肉模糊,伤口一碰水白素的手指就抖一下,魏云峥一颗心跟着揪得发疼。
  他们十年夫妻,虽然贫寒,但他从来都将白素捧在掌心,连一根头发丝都不曾舍得伤过她。
  如今她却在他的眼皮底下伤成这样……
  “天下哪有像你这样的傻女人,不是自己犯下的罪为什么要认?!”
  上官明珠冤枉白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微云峥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对白素的爱和心疼都统统写在了一双深情的眼眸里。
  白素惨白的脸痴痴一笑。
  都说功名利禄能改变一个人,但是她没有爱错,不管是曾经贫穷的书生魏云峥,还是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驸马爷,他都是那个深爱着她的魏云峥。
  “驸马消消气,驸马若是信奴才,奴才就宽慰了。”
  一口一声奴才的。
  白素低下头,魏云峥的大手立马轻轻挑起来,“说了多少次,不许再叫我驸马,更不许说自己是奴才。”
  魏云峥心里是有亏白素的。
  身为男人,他少时娶她,曾应她今生今世只与她一双人,绝不纳妾。
  可一道谕旨下来,他皇命难违,不得不娶了当朝公主,贬她为妾,毁了当初的誓言不说,还让她受尽委屈。
  “即使她是公主,你也无需忍耐无罪之罚。”
  魏云峥真的舍不得白素受伤。
  她若痛,那么他保护不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人生得一如此厚爱自己的夫君已足以,白素笑得知足:“公主对你有救命之恩,咱们不能恩将仇报。”
  她懂事的一句话消了魏云峥大半的火气。
  他狠狠将瘦小的她揉进怀里,恨不得就这么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欠她的人是我,你应该打我负义,骂我负情。”
  十年寒窗苦读。
  半年前,白素千辛万苦为魏云峥筹集到盘缠供他上京赴考。
  可半途中魏云峥却遇上了山贼被洗劫一空,身负重伤,危在旦夕,当时上官明珠随炎武帝下江南避暑正好在返京路上遇到了他,出手救了他。
  上官明珠对他一见钟情,欣赏他才富五车,将他引见给炎武帝。
  炎武帝为考验魏云峥的才华,给他出了一道上联,而他凭借一句绝妙下联博得炎武帝赏识,炎武帝景钦点他为新科状元。
  这实属天大的幸事,可魏云峥料不到,隔日,炎武帝又下了一道圣旨,将公主赐婚给他。
  一介草民的他岂能抗旨不尊?!
  但他抵死不愿休妻,炎武帝念他情深,便让他贬白素为妾。
  可即便如此,上官明珠仍耿耿于怀,她不愿与白素共事一夫,视白素为眼中钉,不拔不快。
  “都是为夫无能,都是为夫无能。”
  魏云峥责骂自己。
  白素哪里舍得他为难自己,疼惜地抚上他英俊的脸:“胡说,魏云峥是人中龙凤,白素的夫君,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他说过考取功名利禄是为了报效国家,造福百姓。
  国为大,家为小,贬她为妾也罢,只要还能待在他的身边侍候他,任何心酸疾苦,她都心甘情愿。
  只要白素一个傻傻的笑,魏云峥的心就像踏进了三月桃花开,“这么夸自己的夫君,也不害臊?!”
  他的拇指在白素的粉唇上轻轻摩挲。
  白素摇摇头:“才不。”
  魏云峥旋而一笑,如果名分上只能委屈了白素,那么他发誓,不管是他的心,还是他的身体,他都只为这个女子从一而终……
  “那为夫就做一点让你害臊的事。”
  白素懵懵懂懂,只看魏云峥忽然吹灭床头的油灯,将她推倒在床,暧昧的气息在她唇前徘徊,白素有点犯晕:“想什么呢?”
  魏云峥解开白素的衣带,大手滑进她的腰间,咬了下她娇俏的耳珠:“想把你弄得一塌糊涂……”
  低沉的男音绕着无尽的鬼魅。
  白素这才明白,顿时脸红一片,“没正经儿。”她娇嗔,夫妻间的事儿,白素向来害羞生涩。
  魏云峥以为她害羞得要掐粉拳打他,但是小拳头挥过来软糯糯地落在他的胸口,下一句竟轻轻吐出几个字:“……随你喜好就好。”
  毕竟分开半年,不论是心还是身子都疯狂的渴望着对方。
  床支摇摆起来,剧烈的震动诉说着潮水翻涌的思念。
  魏云峥细细疼爱着身下的人儿,小心不触碰到她受伤的双手,微弱的月光之下,纸窗上可见一副副彻夜放纵的影子。
  也妒红了一双盛怒的眼睛。
  不知几时开始,上官明珠就站在了屋外,听着屋里忘情的男女爱吟扎进双耳,修长的指甲嵌入肉里,手心里狠狠掐出了道道鲜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8 16:42
###4
  从那以后,魏云峥完全视上官明珠为空气,有白素在,他就绝对不碰她一下。
  凭什么?!
  她上官明珠论姿色,倾国倾城,大秦就没有不败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
  为什么就是这个魏云峥,她怎么讨好献媚就是得不来他的心?!
  上官明珠夜夜独守空房,嫉妒成灾!
  该死,该死,都该死!!
  上官明珠抓起花瓶砸在了地上,一地的玻璃碎渣,吓得丫鬟嬷嬷都不敢靠近,“公主,您消消气,要除掉眼中钉总是有办法的。”
  “办法?能有什么办法?”她要是再对白素滥用私刑,怕是魏云峥冲过来就要跟她抵命。
  这个时候,上官明珠的屋子窗户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丫鬟推开窗,就看到一个三岁大的孩子拿着石子儿朝窗户上扔,上官明珠冲过来叫骂了一声,小孩子拉下眼皮做了个鬼脸,“讨厌鬼,恶婆娘!!”
  “你个小野种!”
  上官明珠可讨厌这孩子了,他叫做魏禹昂,是魏云峥和白素的儿子。
  生性顽劣不说,一见到她就骂她是恶婆娘。
  “大的小的,一个个都该死!”
  别说白素是她的眼中钉,这孩子也不例外。
  上官明珠气得怒不可遏,老嬷嬷却幽幽地凑近她的耳边,耳语说了什么。
  就见上官明珠顿时怒气全消,咧开红唇,歹毒的坏笑随之荡漾开,”好主意,我怎么就没想到,可真是个好主意儿!”
  白素正在屋子里给昂儿秀衣服的时候,贴身丫鬟小九突然不要命的跑了进来,“夫人,不好了,不好了,小少爷他——出事了!!”
  白素手一抖,针尖扎进了手指头里,“发生什么事了?!”
  两人一路飞跑,跑到了中庭。
  眼前的一幕吓得白素倒抽口凉气,昂儿小小的身子跪在地上,摊开的一双小手里都是一道道血痕!!
  更可怕的是一个壮汉站在旁边,手里还提着一条粗长的皮鞭就要挥下去——
  “不要!!我的昂儿!!”
  白素不要命一般的冲了过去,整个人将孩子护在怀里,就见壮汉手里一条粗大的皮鞭应声落下,抽在白素的的背上,瞬间皮开肉绽!
  素色的衣裳都被撕裂开了。
  血腥的味道弥漫开来,皮鞭上扯着白素的血肉落在了一边。
  “娘儿!”男娃儿叫得声音洪亮,魏禹昂从白素的怀里钻出来,跑过去就狠狠咬了壮汉的大腿。
  别说是个三岁大的孩子,一口牙齿力气倒是不小,壮汉痛得一皮鞭抽过来,白素拿着身子去挡,又硬生生挨了一鞭子。
  这一鞭子打在她的脖子上,整个人顿时瘫倒在地,脑袋里一震混沌,她看着就站在跟前的上官明珠——
  “公主……殿下,我儿……究竟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罚他?”
  “你这孽子生性歹劣,扎小人诅咒本宫!”
  “不可能的,我的昂儿还是个孩子,怎可能做这样的——”
  “事”字还没有落出发抖的嘴巴。
  上官明珠手里扔来一个布人偶,人偶满身是血,中间清清楚楚的写着“上官明珠”四个字。
  白素惊恐地瞳孔收缩。
  “抓着这个孽子的时候,他手里正拿着呢。”
  “你倒是问问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孽子,是不是他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8 16:43
###5
  白素认得昂儿的字迹。
  她不敢相信,更不敢问,她一个劲儿的看着怀里的昂儿,昂儿虽然从小就顽劣了点,但是心地极为善良,连只蚂蚁都不舍得踩死又怎么可能做出这样恶劣的事。
  “昂儿,告诉娘亲,这不是你的。”
  白素声音颤颤巍巍,就怕昂儿说出什么惊世震俗的字眼。
  魏禹昂的性子倒是烈,一双敏锐的眼眸瞪着上官明珠:“是我的,是街口的婆婆卖给我的,她说讨厌谁就写谁的名字,然后用针狠狠扎她,要她疼,要她叫!!”
  “昂儿。”
  白素吓得爬不起身,一双手死死捂住昂儿的嘴巴,“不要说了。”
  “昂儿不要!”魏禹昂拨开白素的手,仍是恶狠狠的瞪着上官明珠:“是那个恶婆娘弄伤娘亲的手,昂儿也要她疼,要她叫!!”
  都是血痕的小手直指上官明珠。
  这副不屈的眼神像极了魏云峥,才三岁就知道这么护着白素,长大了还得了?!
  上官明珠庆幸自己听了老嬷嬷的话,知道这孩子讨厌她就花钱收买了街口的神婆存心诱惑魏禹昂,把这个小人卖给了他。
  “你可知诅咒当朝公主是何等大罪,就算是个孩子,也得身首异处!!”
  要掉脑袋的……
  要掉脑袋的……
  ”公主殿下,求您放过他,他还是个孩子,身为娘亲,是奴才教子无方,公主殿下,你要人头,砍我的就是!”
  白素拼死拼活得爬起身给上官明珠磕响头,磕得脑袋都破了,鲜血淋漓。
  “你们不要伤害我娘亲,你这个恶婆娘,我要告诉我爹,你欺负我娘!!”
  魏禹昂一双染血的小手抱住白素,白素哭求他:“昂儿,不许再说。”
  魏禹昂眼睛看着白素仍旧包裹着纱布的两只手。
  他年纪小,但是他都知道,上官明珠这个恶婆娘一直欺负她娘亲,不止这些,只要爹爹不在府中,她就一直折磨他娘!
  “给本宫掌嘴!不论大小,统统给本宫掌嘴!!”
  三五个丫鬟嬷嬷朝着母子的脸轮番挥了下去。
  小小的昂儿被抽得稚嫩的嘴角都撕破了,白素爱子心切,抵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上官明珠看着还不解恨,“给本宫抽!!抽得他们母子分开为止!”
  壮汉一皮鞭一皮鞭的抽了过来,打在白素的头上,脖子上,手臂上,后背上,双腿上,处处扯开血肉,皮破肉烂。
  被护在怀里的魏禹昂放声大哭,“不要打我娘,不许你们打我娘!”
  中庭里又哭又叫,惨绝人寰。
  才一会儿的功夫,地上放眼都是血……
  小九见状一步步往后退,驸马爷再不回来,人母子就要被活生生打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8 16:43
###6
  上官明珠看着小九跑远了,也没有让壮汉停下皮鞭。
  她知道那个忠心耿耿的丫头肯定是跑去翰林院找魏云峥告状去了。
  她等的就是这个。
  好戏这才开始呢,“继续给本宫打!!继续打!!”
  小九冲进翰林院找到魏云峥的时候,魏云峥就知道府上肯定发生了大事。
  他带着小九策马扬鞭冲回驸马府。
  但是中庭里已经没有了人,地上只有一摊摊斑驳的血迹。
  他寻着血迹冲进白素的屋子。
  就看他们一双母子拥在一起蜷缩在地上,母子两从头到脚都是血……白素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气息残喘……
  魏云峥心口一阵钝痛,双眼猩红得大喊:“太医!!给我把太医立刻带过来!!”
  太医过来为白素处理了伤口,白素虽然伤势严重,但所幸并未伤及性命。
  魏禹昂小小的身子上也满是鞭痕,他委屈地噙着泪眼,抓着魏云峥的袖口:“爹爹,他们打娘亲,那个恶婆娘气欺负娘亲,爹爹,你怎么可以让娘亲受苦,昂儿恨她,昂儿恨她!”
  是啊,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妻儿蒙受不白之冤。
  “爹给你们报仇!爹爹一定不会放过她!”
  白素恍恍惚惚的看到魏云峥一张愤怒到扭曲的脸,仅有的气力让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云峥……不要去……不要去……”
  去了就都完了。
  白素浑身是伤,现在哪怕动一根手指头都痛得她冷汗直下。
  凭这样的身体,她根本拦不住魏云峥。
  只听到一道重重的砸门声,白素痛苦得闭上双眼,“昂儿,你害了你爹啊……”
  魏云峥破门而入的时候,上官明珠早就准备好了。
  男人猩红了一双眸子,一双攥紧的拳头怎么看都是来取她性命的——
  “上官明珠,你有冤有仇就冲着我来,不要为难他们一双手无缚鸡之力的母子。”
  “魏云峥,是我为难他们母子,还是你那孽子人小心邪?!”
  上官明珠知道魏云峥一定不信魏禹昂买小人诅咒她,他肯定以为又是她栽赃嫁祸,所以她将一张皱褶的纸条摊到魏云峥的跟前。
  纸条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几行字——
  我愿你跌入冒烟的炖锅,我愿黑蛇咬住你的后脚跟,跪地时又被黄蜂螫到,夜晚则被臭虫饱食,全盘皆错,无事对劲。
  这是扎小人的咒语,字体扭扭歪歪的,一看就是出自小孩子的手。
  “你倒是看仔细了,这是不是你那孽子的笔迹?”
  魏云峥震然,一下子僵在原地。
  昂儿两岁大的时候,他就握着他的小手教他写字,昂儿的笔迹,他是认得的。
  昂儿怎么会真的犯下这等大错?!
  “人赃并获,你说这件事若是被我父皇知道了,你可知道你们一家老小都得满门抄斩?!”
  又是人头落地的威胁!
  魏云峥自然知道对当朝公主扎小人必死无疑,但他再也咽不下这口气,想到白素被打得血肉模糊,想到昂儿还那么小,身子上都是触目惊心的鞭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8 16:44
###7
若是这么活着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妻儿生不如死,那么——“人头落地也罢!上官明珠,我要休了你!大不了,我们一家三口九泉再聚。”
  果然是魏云峥。
  竟敢说休了她?!
  上官明珠心里怒得几乎崩裂,但是面上却幽幽的笑:“当初那么硬骨,为何不直接拒绝了父皇的圣旨?”
  魏云峥瞳孔一个收缩。
  上官明珠话落又转了话锋:“我们夫妻一场,我要了你的人头,我不就成寡妇了嘛?”
  她看着他的眼睛。
  这双极度迷人又深邃的眼睛,“魏云峥,我的好驸马,你可知道我父皇如今病入膏肓,太子又是个痴儿,我母后外戚坚不可摧,舅父执掌军机,其实舅父也到了告老的年岁,你说空置下来的军机大臣之位该找谁继任?”
  她这突然的在说什么?!
  “我从小就听长辈们说,得兵权得天下,我的好驸马,这句话没人教过你吗?”
  上官明珠看得出来这男人的眼底深处是有野心的——
  夺兵权者夺天下的道理,魏云峥怎么会不懂?!
  上官明珠的母后外戚势力遍布大秦,他听得出来她话里的暗示,当年她母后诞下太子,但太子是个痴儿,日后绝对当不了皇帝。
  而其他皇子的外戚力量又不足以抗衡上官明珠母后那一边的势力。
  他若是利用这股势力,也就是说他必定能谋反篡位,登上龙座。
  当皇帝,可是任谁都无法抗拒的诱惑。
  魏云峥打开始愤怒不已的表情逐渐变换得十分明显,连语气都柔和了些许:“上官明珠,你到底想要什么?!”
  上官明珠上来,十指绕上魏云峥健壮有力的臂膀,指尖重重的在他两瓣男性的胸肌上来回摸索。
  这副充满男人味的身体,自从成亲后,她都还没有好好品尝过。
  她要什么?
  她要的东西可简单了。
  上官明珠垫起脚尖儿贴上男人的耳垂,极挑逗地吐出一口暖气:“我要你的子嗣,我要你的骨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8 16:45
###8
  不多久驸马府就传来了上官明珠有喜的消息,整个府邸张灯结彩,沉浸在新生命诞生的喜庆之中。
  白素时常看到魏云峥陪伴在上官明珠的左右,那彼此言笑的光景就像是她曾经怀上昂儿的时候那般。
  只不过女主人已经换了人,在男主人的眼里,曾经的糟糠之妻,连一丝透明的空气也及不上。
  在那之后的四个月里,没有了魏云峥的庇护,白素如履薄冰。
  她自知自己和昂儿要是有一个行差踏错就会要了他们母子的命。
  她小心谨慎的过着每一天。
  某天夜里,她查看门窗是否关紧,殊不知身后窜进来一道男人的黑影,他从捂住白素的嘴,白素以为遇上了行窃的盗贼,他的手粗鲁的触碰到她的身体。
  白素怕自己贞洁不保,死命得抵抗起来,谁知道耳边竟落下一道再熟悉不过的男人声音:“素素,是我……”
  魏云峥……?
  白素差点眼泪掉下来,这都隔了多久了,她以为这辈子都再见听不到他这般喊她素素了。
  但是白天她还看见他和上官明珠恩爱相伴,白素不敢转身投进魏云峥的怀里,她恭恭敬敬地低着头:“驸马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魏云峥也没答她,径自扣起她的下颚,接着油灯的暗光,瞧瞧这双如水的眼睛,果然在悄悄落泪。
  “让你受委屈了……”
  魏云峥一句话便让白素的泪水决了堤。
  他看着她的眼神一扫这四个月来的冰冷,仿佛又变回了原来的魏云峥,他眼神里闪烁着对她的疼爱还有浓浓的歉疚。
  白素忍不住压抑已久的思念,一下子抱紧这个男人:“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们母子了。”
  魏云峥就知道这四个月来,他的冷漠对待一定让白素受尽心痛煎熬。
  “傻瓜……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们母子,你们是我最爱的人啊。”
  一个意料之外的亲吻落在白素的唇上。
  可白素却下意识地撇开了头,白素的躲避让魏云峥微微失落,但他也明白,白素为什么躲开,他毕竟用这里吻过了别的女人。
  “你恨我让上官明珠怀上了我的孩子?”
  魏云峥问得直白。
  白素垂着头只管摇头,她怎能说自己恨?!
  上官明珠也是女人,也是魏云峥的妻子,一个夫君对妻子履行夫妻合欢该做的,她应该理解。
  可理解归理解,一个女人被迫分享自己的夫君,心里的痛,又有谁能明白?!
  “她是驸马的妻子,有了孩子是高兴的事,只是……我能不能求你,日后不为他们母子而为难我们母子?”
  白素可怜楚楚的请求。
  每天望穿秋水的等。
  最怕等来的是上官明珠的孩子生下来之后,她和昂儿的命就没了。
  “说什么傻话,有得选,我怎会要她的孩子?”
  魏云峥根本不爱上官明珠,这四个月来的“恩爱”不过是演戏给外人看,等他借上官明珠谋权篡位,登上了龙座,就没人再敢伤害他们母子了。
  只是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告诉白素。
  “素素,我要你给我生的孩子,只要你给我生的孩子……”
  魏云峥一把抱起白素,将她带上了床。
  四个月来的思念凝结成彻夜的索求,在床第之间,只有这个女人能带给他欢愉,攀至情欲顶峰的时候,白素浑身洁白的肌肤染上一层层红潮,就听到伏在身上男人忘情的低喃:“素素,我要个女儿,给我生个女儿——”




关注微信公众号最书库,回复关键词【休妻】获取后续更多精彩内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16 12:0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49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