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 09:45
  “呣……”蓝妮抿了一下嘴唇,然后很肯定地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不愿把话说重,怕伤到妈妈。但是,你应该这样想。你就算现在不跟她说清楚,以后还是要跟她说清楚的。毕竟你不能做她交代给你的那件事。而且就算你为了孝顺,勉强做了那件事,你心里不情愿,那件事也必将失败。当然了,我不是叫你和你妈妈去吵架,而是叫你冷静但是坚定地跟你妈妈说明你的观点。一次不行就多说几次。因为这是必须的。”老实说,蓝妮对自己和金玉辉的谈话结果有八分的自信,却也有二分的不确定,正好让苏清远去确认一下。
  苏清远点了点头,脸色也舒缓了很多。蓝妮这才放心,乐呵呵地回办公室去了。没想到一回办公室就看到了李新兰毒蛇似的目光。蓝妮对此依然是轻蔑地一笑,回到桌位上去了。因为事态紧急,这一次班加得可真够长。人在长时间加班的时候总会神游。蓝妮忍不住神游起来,不知不觉想到了油条西施,忽然觉得有些异样。哪里异样呢?大概是因为她的耳环吧。她的耳环可真是漂亮,多层耳圈上挂着各种糖果色的玻璃球……啊,不对,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这副耳环,她好像在某个特别的地方看过……啊,是了!她好像在微博某个话题的精选图片里看过。
  凭着记忆,蓝妮找到了那张精选图片,也由此找到了发送图片的微博。因为好奇,还点进去看了看。果然是油条西施的微博。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油条西施的网络生活可真够奔放的,不仅有各式各样的、经过各种PS手法处理过的面部自拍照和私物照片,还有火辣衣着的对镜全身自拍,QQ空间里甚至还有一张穿着性感内衣的自拍照。蓝妮越看越觉得骇然和好笑——光是看这些照片,根本想象不出她是个从农村来的孩子妈。不过她在网络上这么奔放,以前怎么没人说起啊?蓝妮对此有些疑惑,仔细一看却就明了了:她这个账号的关注者和粉丝都是陌生人,资料是编的,网名也和自己的真实身份没什么关系。哦,原来这个号是对三次元的亲友保密的啊。蓝妮一边想着“真是人不可貌相”一边讪笑着往下看,忽然看到一个晒戒指的图片。好奢华的戒指啊,红宝石边围着一圈钻石。
  蓝妮怀疑是不是假的,却见图片说明里说这枚戒指是真品,还说是“老公”(应该就是指男友)送的。看到这个蓝妮立即警觉起来:这种戒指,可不是小刘能买得起的。难道油条西施除了小刘,还在和其他人交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 08:43
  存了这种怀疑后她仔细看油条西施的微博,果然发现了更多问题:这里不仅有不少奢侈品的图片,还有国内风景名胜甚至国外旅游胜地的照片。要到这些地方必须得拿钱铺路。小刘同样负担不起。看来油条西施还偷偷地傍了大款。
  蓝妮除了惊骇和鄙夷外,也为小刘感到不值。小刘虽然穷点,但好歹也是个清清白白的帅小伙。不过小刘气急败坏地叫她“别管我们的事”的样子似乎还在眼前,再说她这种人历来是“在二次元活跃,在三次元装鳖”,根本不敢管小刘的闲事。她也想过要不要注册个马甲劝劝或是警告一下油条西施,但在二次元惹出的老淑女的乱子她还记忆犹新,这件事便也犹豫着不敢做。罢罢罢,管别人闲事干嘛,还是先把手里的工作搞完吧。
  经过一番奋战后,该死的工作终于搞完了。当天晚上蓝妮一回家就睡觉,到了第二天晚上才想起来开自己的“老绅士Q”——她用这个Q不仅仅钓人,还在干其他不适宜让三次元亲友知道的事情——金玉辉竟然没给她留言。这样算起来,金玉辉已经两天没给她留言了。大概是已经准备放手了吧。蓝妮小小地高兴了一下,心里也有些不快。仔细琢磨一下,才发现是因为这样她就没法问金玉辉有没有再对苏清远逼婚了。她发现这一点后又是惊骇又是不安,忍不住狠骂自己:你怎么回事啊?管闲事还没完了呢!
  不过她也不需要在这件事上纠结。第二天苏清远的脸色就给了她答案:他满面春风,愁苦的神色一扫而空。估计是他“沟通”成功——殊不知是蓝妮早就做好了他妈的工作。蓝妮对此沾沾自喜,忽然又觉得惘然和恼火,再度暗骂自己:你激动个什么劲儿啊?这事他能知道么?能领你情么?
  因为前几天的大发现,蓝妮午休的时候下意识地没去单位食堂,转而去外面的饮食一条街吃饭。油条西施除了炸油条还卖盒饭,正在那里愉快地忙碌着。怎么看都是个勤劳的良家妇女,和她在网上的形象一点都联系不起来。蓝妮看了一会儿,非常迷惑。没办法,看来世道真是如未知的大海般莫测和艰险啊。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3 09:15
  蓝妮回到办公室,正好看到李新兰她们围在一起嘀嘀咕咕。一见她回来李新兰她们立即散了。对此蓝妮只是轻蔑地一笑——她才没兴趣参加她们的嘀咕呢,坐到办公桌前闭目养神。李新兰她们却像事情没谈完一样,陆陆续续地全部避了出去。蓝妮终于有点好奇:鬼鬼祟祟的,到底在谈什么事情啊?
  办公室里只有土肥圆先生没走,此时转过头对她说:“她们在谈论苏科长的八卦呢。”
  “哦?”虽然已经提醒自己“苏清远的事情与己无关”,蓝妮还是睁开了半只眼睛。
  “也真服了她们了。”土肥圆先生鄙夷地一笑,“她们竟然联系到了苏科长在公司里的好友,进一步掌控他的动向……据说苏科长今天问了朋友,说要向一个女孩子表示感谢——不是恋人,送什么东西比较好。她们一听到这个就像被打了鸡血,正在研究这女孩到底是谁呢。”
  哼。蓝妮在心里哼了一声。这么郑重地表示感谢,又不是恋人……显然是他想追人家么。原来是心里有了其他人,才不愿接受老妈的逼婚啊。哼哼哼!
  蓝妮之前对金玉辉说苏清远“是还没准备好进入婚姻才拒绝逼婚”,只是想当然的说辞。按理说她自己也该知道未必是如此,但发现他是“心里另有其人”的时候,她竟有颇为不快,甚至有种被骗了的感觉。因为不爽,她竟有点想知道苏清远喜欢的女人是谁了。
  蓝妮睁开了两只眼睛,开始回想苏清远的种种言行,想找到些许蛛丝马迹。无意中从眼角看见土肥圆,忽然有些讶异:土肥圆竟然悄悄地跟她说大家背着她做的事情?他们的关系真有这么好吗?
  蓝妮毕竟不是侦探。三次元世界也不像二次元世界一样可以搜索。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苏清远会喜欢谁。正在她暗自不爽的时候,忽然瞥见苏清远朝自己走来,猛地被吓了一跳,真的差点跳起来——这感觉简直像被捉贼拿赃一样!
  “你出来一下。”苏清远说的是上司对下属常说的话,语气却极柔和,也是满脸笑容。蓝妮虽不明白怎么回事,却也有种莫名的激动,赶紧跟苏清远出来。苏清远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打开抽屉,给了她一个包装得很整齐的礼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4 08:56
  蓝妮感到一股热流冲向心田,接着心里便像被熨斗熨了一样,无处不妥帖,无处不舒畅:啊哟!原来苏清远要送礼物的人,是她啊!
  “非常感谢你的建议。”苏清远笑着说,“我照你说的,坚定地跟我妈再沟通了一次,真把她给说通了……快点拆开啊,希望你能喜欢。”
  蓝妮赶紧拆开包装,发现里面是一个俄罗斯套娃,制作得很是精巧。蓝妮虽然是网虫,但也是女人,非常喜欢这种精巧的小玩意儿,顿时喜上眉梢。不过她也不是那种闭着眼睛收礼的人。她之前在网上看过类似的东西,知道它很贵,不禁有些惶恐,对着苏清远哈哈一笑,“哎哟,您可太客气了,我又没做什么大好事。要感谢我的话,请我吃顿饭不就行了么?干嘛要破费买这么贵的东西?”
  苏清远一怔,然后笑得挺尴尬。
  欸?蓝妮怔住了,僵笑着说:“怎么……不方便请我吃饭啊?”
  “是啊。”苏清远苦笑着揉了揉鼻子,“我们……毕竟是上下级的关系,又是单身男女,单独在一起吃饭的话,恐怕会引起误会。”
  “哎哟……您太可多心了。”蓝妮哈哈大笑,“现代人应该没那么多心了吧。再说就算是上下级关系,但男未婚女未嫁,有什么可说的?”
  “哈哈,也是……”苏清远只有尴尬地应和,“那我改天再请你吃饭。”
  “不用,有这个套娃就够了。”蓝妮爽朗地一笑,转身退出了他的办公室。一出门就换了一张脸,满脸愤懑,简直像要逮谁咬谁:怎么的?怕和我出绯闻?和我出绯闻很丢人么?
  蓝妮对这件事如此愤懑,以至于下午工作的时候老是出错。没有办法,她只有上网找了位网友倾诉——有时候烦恼就像感冒,“传”给别人就没有事了。
  这位网友从没有向蓝妮透露过真实身份,却乐意解答蓝妮的所有问题。她听了蓝妮的描述,想了一会儿,给她发来了这么一段话:“他这么在意有没有绯闻,大概不是你的问题。可能他在公司里有女友,或是正在追的人。他怕会引起她的误会,才会如此小心。”
  蓝妮恍然大悟,心却也因此直线下坠,狠狠地砸在坚硬的地面上,扬起一片怒气。正在这时李新兰走了过来,她赶紧关掉QQ——其实就算让李新兰看到了聊天记录,也不一定知道她们在做什么。但蓝妮就是心虚。而李新兰走过她身边的时候竟然停顿了一下。蓝妮感到很是不解:现在电脑已经是工作的界面了啊,她还看什么?忽然意识到她在看的是桌子上的俄罗斯套娃,本能伸手地想把它藏起来,却又把手缩了回去:那样就会显得奇怪了。但现在已经显得奇怪了。李新兰狐疑地盯了一眼套娃,又盯着她看了看,停留了二十秒才走。蓝妮暗叫倒霉,不过心想,仅凭套娃李新兰应该看不出什么,便把这事放到了一边。
  今天一天蓝妮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都不爽”,回到家打开自己的“地下工作Q”,又被吓了一跳:金玉辉又给她留言了!居然还没放开手啊?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5 08:13
  不过她只是惊慌了片刻:毕竟“刚分开”没多久,金玉辉心思不断,再给她留个言也是正常的,打开聊天窗口后却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瓢凉水,从头凉到脚。金玉辉留言竟然是:你真的去国外了么?还是有什么原因不方便和我继续聊天,所以找了个借口呢?
  蓝妮呆看着留言,只有苦笑:姜还是老的辣啊!但现在即便她起疑,她也不能搭理她,否则就等于承认说谎了。她把聊天窗口默默地关了,心里却开始翻腾: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但她怎么有种会东窗事发的感觉?
  妈妈终于架不住各方面的“劝告”,开始劝说蓝妮去相亲了。要是平时,蓝妮肯定会嗤之以鼻再加上一口回绝,但现在害怕日后东窗事发,有种“现在好好表现”以后“容易过关”的想法,便勉强答应去看看。不过跟妈妈“丑话说前头”,那就是如果她看不上,妈妈绝对不能逼她跟对方交往。妈妈满口答应,又说见面地点可选,问她要去什么地方。蓝妮现在满心心事,随口报了个“蓝鹤茶馆”——她好像只是从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地方,根本没去过。接着妈妈便说相亲对象的情况,说这个人叫李正,是她朋友的亲戚的同学的儿子。今年二十九岁,研究生学历,白领。蓝妮同样没怎么听进去。
  第二天蓝妮和她妈妈打扮一新,到了蓝鹤茶馆。在约好的位置上,坐着介绍人和相亲的对象。一看到相亲的对象蓝妮就怔住了。这不是土肥圆先生么?怎么又取了个名字叫李正啊?
  哦,明白了。土肥圆先生其实叫李罡,妈妈和她那帮朋友文化浅,念了个白字。不过比起这个白字的误会,这种巧合才让人骇然:竟然有人要把她介绍给他?这世界也太小了吧?
  虽然蓝妮觉得与李罡作同事还不错,但是作情侣的话她是一万个看不上。但是他毕竟是同事,不能太不给他面子,只有干笑着坐了下来。
  土肥圆先生也是一脸惊骇和尴尬,讪讪地傻笑。
  “我为你们介绍,这位是李罡,”介绍人这次倒没说错,然后尴尬地对蓝妮妈妈笑笑,“老姐姐,不好意思,咱文化低,上次把他名字说错了。”接着又要继续介绍,“他在……”
  “不用介绍了,”蓝妮干笑中加了几分嘲讽,“我和他是同事,天天见的。”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6 08:21
  妈妈和介绍人顿时呆了,接着笑得十分尴尬和失望:既然天天见,那大概是没有谱了——天天见都不来电,不可能一介绍就来电了。但也不能立即散场,至少得坐着喝壶茶。于是四个人就无比尴尬地点茶点来吃,准备把茶点吃光了再散。在这种情况下,蓝妮看谁都尴尬,只有朝四周乱看。忽然从眼角看到了一个穿着宝蓝色牛奶丝裙子的身影,顿时像被绳子勒住一样把头转过去:天哪,那人怎么是金玉辉啊?
  如雷轰电掣一般,蓝妮明白了在这里遇上金玉辉的因由,不由哭笑不得:原来“蓝鹤茶馆”是金玉辉在聊天过程中跟她提起过的,金玉辉说自己几乎每天都要去那里坐坐。蓝妮对此没有怎么注意,“蓝鹤茶馆”这个地方却留在了她的脑海里。结果妈妈问她要去哪里相亲,她随口就说了个蓝鹤茶馆,就这么“自投罗网”了。
  就在蓝妮呆呆地看金玉辉的时候,金玉辉忽然转过头来,搞得蓝妮转头不及。现在要再转头,就显得奇怪了。蓝妮只好对她笑着点了点头。金玉辉有些讶异,但没有表现出来,也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蓝妮便自然地转过头来,却从眼角观察金玉辉的动静。
  金玉辉好像对她完全没有在意,蓝妮的心慢慢地放了下来。然而没过五秒金玉辉又把脸转了过来,盯着她看了几秒,接着竟朝她走过来了!蓝妮吓得差点滑到桌子底下:怎么?她看出什么了吗?不可能啊?她还能有透视眼,能看出她蓝妮女儿身里藏着个老绅士不成?转眼间金玉辉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彬彬有礼地问:“请问你耳朵上的是金蟾耳钉么?”
  呃?蓝妮本能地一摸耳朵,接着心里大声叫苦: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人就算再怎么想隐藏身份,跟人聊久了,总会不自觉地透露一些有关自己的蛛丝马迹。蓝妮虽然是二次元住民,也非常关注自己的三次元生活,因此也非常爱钱。她听说金蟾是招财的吉祥物,便买了支金蟾耳钉——其实只是玫瑰金,造型也不是 中国传统的蟾蜍造型,戴在左耳上,自以为很有个性。跟金玉辉聊天的时候,为了彰显“老绅士的个性”,就不知不觉地动用了这个现成的素材。她当时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金玉辉竟然……竟然记下来了!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6 08:58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7 08:12
  “啊,是啊。可以招财的……”蓝妮知道自己现在笑得一定比石头刻的还僵硬。

  “哦,真是少见呢。”金玉辉又盯了她的金蟾耳钉一眼,然后笑开了,“也许很冒昧……请问你认识邱冰么?”

  邱冰就是蓝妮为自己网上“老绅士身份”取的名字,其实是从“秋冰”转化而来。现在听到金玉辉提起这个名字,简直脑子发炸。面上只得佯装无事,“邱冰?不认识哦。”

  金玉辉却没有因此作罢,继续盯着她看。蓝妮被她看得心头发毛,正想问她在看什么,结果差点被金玉辉接下来的话吓跳起来,“我觉得你有点像我的一位朋友……真是凑巧呢。”

  什么?什么?蓝妮的脑子里已经一片混乱:她可没按自己的长相找照片啊?!金玉辉怎么会说她长得像“邱冰”呢?欸?好像她是从网上看过,说人觉得有眼缘的人都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天哪,难不成是因为那张照片有几分像她,所以她才挑来作假身份的照片?

  想到这里,蓝妮简直汗毛直竖,却依旧强装镇定,“啊哟,这可真是巧呢……请问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真的和我很像么?”

  这一下以攻为守,金玉辉反倒迷惑起来。蓝妮妈妈和其他两人不明就里,早已诧异地看了金玉辉半天,金玉辉赶紧讪笑着敷衍了两句便走开了。蓝妮松了一口气,却发现金玉辉似乎一直一边喝茶一边偷看她,她赶紧几口把茶点吃完,然后催促妈妈走路。

  出了门后蓝妮稍微松了口气,却依然怕金玉辉跟过来。想留心查看,却因为她和妈妈坐公车回家,因为座位靠近车头,根本没法看到车后的境况。眼不见为无,她就想当然地觉得金玉辉应该没跟过来,又不由自主开始神游。而“苏清远有女友或在追某人”这个想法在她神游时忽然浮现,让她顿时觉得心里塞了个毛团,非常非常的不舒服。而此时偏偏有一对情侣在她面前腻歪,让她觉得十分碍眼……

  欸?蓝妮忽然发现了一件事,接着便也不觉得这对情侣碍眼了——因为他们给她提供了线索:这对情侣戴着情侣项链啊。仔细想想,苏清远戴的项链也许也是成套的。她应该上网好好搜一搜,看看苏清远的项链到底是不是情侣款,再看看公司里哪个女人戴着同款的项链,不就都明了了么?

  按照蓝妮之前给自己的定位,苏清远的这个闲事她是万万不需要管的,可此时她却完全忘了这个定位。她一回家就打开电脑搜索苏清远的项链——她没有苏清远项链的图片,又没有首饰专家可以询问,怎么找?别急,这一点都难不倒她。现今的网上,只要能找准关键词,不管是什么东西,都能很快搜出来。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8 09:12
  蓝妮记得苏清远的项链是个方形的喜字图案,应该是玫瑰金。以他的家底儿,买的应该是品牌。所以她就在搜索框里输入:方形、喜字、玫瑰金、品牌几个关键词,果然搜出苏清远的项链是卡地亚的玫瑰金方形喜字情侣项链。

  哼。蓝妮感到眉头有根神经狠狠地一抽:好啊,果然是情侣项链……既然都到戴情侣项链的份上了,那关系应该很近了吧?一想到这里她就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冲动,恨不得立即把这个女人找出来——虽然也在提醒自己明天才能到公司查看,但心里就像长了草一样。她正在纠结,忽然一拍脑门,大骂自己笨蛋:怎么不能立即找?公司不是有QQ群么?从QQ群就能看到QQ号,然后进QQ空间。现在的女人爱自拍爱到发狂,总能有几张戴项链的照片。找到照片不就能找到人了么?

  蓝妮立即打开工作Q。她公司有一个超级群,一千人的容量(群成员六百多人),所有的员工都要加群,而且要实名,并在群名片里注明自己是哪个部门。至于各个部门又另有小群。蓝妮就从这个总群里找那个女人。这可是项艰巨的工作。蓝妮虽然是这个公司的人,但由于她的宅女属性,公司里的人根本认不全。虽然能从名字分出男女,但她根本不知道哪些人年纪大哪些人年纪小,哪些人已婚哪些人未婚,哪些人漂亮哪些人丑——按照蓝妮的想法,苏清远正在追的女人一定是年轻漂亮单身的,但由于她接触面的匮乏,她根本没法依这个定位缩小搜寻的范围,只有把所有女人的QQ空间都打开来,一个一个地找。

  这样看来蓝妮注定得当“国宝”了,然而她运气却出奇的好,很快便在公关部白朵朵的空间里找到了她戴着与苏清远同款项链的照片。蓝妮足足盯着照片看了三十秒,一边看一边冷笑。要知道,她平时最不待见的就是公关部的人——这虽然不能说是工种歧视,但搞“具体工作”的女性不喜欢搞公关的女性,这几乎是每个单位都能看到的现象。另一个原因,恐怕就是女人们都不喜欢拉风的漂亮女人,而白朵朵几乎是公关部最拉风的。在她看来,苏清远竟然喜欢这种个性张扬的庸脂俗粉,品味真是低到一定境界。她对他非常的生气和失望,对他的看法都要改变了。

  书名:《许我柔情联网》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百花文艺出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9 20:09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蓝妮依然被这种情绪所影响,表情活像苦大仇深的哈士奇。因为情绪不佳导致状态不佳,她到洗手间去,准备用凉水洗脸醒醒脑子,没想到洗好了一转头,发现办公室里其他女人都来了,李新兰还随手把洗手间的门带上了。
  “干嘛?”蓝妮冷笑着问。要是平时,她见到这个阵仗可能会有点发怵,但现在她满腹无名之火无处发,简直想要闹事,见她们这样,反而有种“来得正好”的感觉。
  办公室的其他女人没有答话,只是绷着脸围住了她,然后由李新兰开口,“你就老实招了吧。”
  “招什么?”蓝妮冷冷地睨着她。
  “还装蒜……”李新兰的脸猛地涨得通红,“你和苏科长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怎么会送你俄罗斯套娃?”
  原来,李新兰看到蓝妮的俄罗斯套娃后就留了心,又联系到之前苏清远跟人讨论送礼物的事情,觉得心里不安,便去查看苏清远淘宝网个人主页——现在网购的个人页面上会显示最近购买过的商品。大概苏清远心粗,没有设置隐藏,结果动向全被人看去了。苏清远连淘宝账号都被挖出并监视,也算是很可怜的了——果然发现了那个俄罗斯套娃,醋意顿时如大江般奔涌。再跟其他几个女人一谈论,几条醋江顿时汇成了醋海,于是一起悲愤地来找蓝妮算账。
  蓝妮听出她们竟然有把她当成苏清远女朋友的意思,觉得颇具嘲讽意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李新兰她们被她笑得目瞪口呆,正要问她干什么,却见她收敛了笑容,表情也变得一本正经,“我和他没什么关系。只是他和他妈妈闹别扭,我给他出主意,化解了家庭矛盾。他为了感谢我,才送我这么一个工艺品而已……你们也太紧张了,谁听说过送女友工艺品的?不都送情侣戒指、情侣手镯、情侣项链的么?”
  李新兰她们仔细想了想,觉得很有理,但依然将信将疑。
  蓝妮忍不住嘲讽地一笑——不仅是在嘲讽她们,也是在嘲讽自己,“其实啊,也不怪我说你们。你们观察力和判断力都太差了。对和苏清远戴情侣项链的人视而不见,反而来抓我这么一个局外人,真是让人既好气又好笑啊!”
  “什么?!”李新兰她们全都呆住了。
  蓝妮带着李新兰她们回了办公室,李罡正好也不在。蓝妮打开了电脑,给她们看白朵朵带着喜字项链的照片,然后冷笑着说:“她戴的是女款。至于谁戴的是男款,你们都该想起来了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0 09:34
  李新兰她们全都气得咬牙切齿。蓝妮知道马上就会爆发一场对白朵朵的大批判,从她的为人处事到穿衣穿鞋都会被批判到。果然李新兰首先恨恨地说:“原来是这个女人啊,她配么?我听说她这个人一点都不检点,跟几个客户关系都不清不楚,这种滥女人,她也配?”

  其他女人也都纷纷指责起白朵朵来,果然是从为人处事到穿衣,一点都没落下。不过谁都没有李新兰说得恶毒。

  蓝妮冷眼旁观,觉得这些女人已经心照不宣地建立了同盟——蓝妮的感觉还是很敏锐的,那就是她们一起注意苏清远和白朵朵的动向,有信息及时分享,肯定也会做点事破坏苏清远和白朵朵的关系。而她自己,恐怕也被她们纳入了同盟圈。对此,蓝妮在心里嗤之以鼻,却也有点想参与——破坏苏清远和白朵朵关系的事,她是不会做的,但是消息还是想知道的。

  李罡回来了,女人们自动散开,做自己该做的工作去了。蓝妮也开始做工作,却总是忍不住想再看看白朵朵的空间——虽然知道李新兰说的可能是恶毒的臆测,也可能就是诽谤,但她心里还是像被小虫噬咬一样不舒服。如果白朵朵真像李新兰说得那样不干不净,苏清远就太可怜了。既然这么想看白朵朵的空间,那就看吧。蓝妮再次打开了白朵朵的空间,并且注意消去了足迹。白朵朵倒不像油条西施那么傻,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到QQ空间里。蓝妮又进入了白朵朵的腾讯微博,结果在她和Q友的对话里发现了这么一句话,“这个周五要和大胖哥吃饭”。

  大胖哥?苏清远可不胖。难道这丫头真在脚踏两条船?!发现这个后蓝妮异常愤怒,一时冲动把这件事告诉了李新兰,没出两分钟,科里的女同事们就群情激奋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1 08:40
  李新兰做了个讨论组,大家进去聊,结果做出决议:周五大家一起去看看这个大胖哥是谁。后面的话没有说,但大家都明白。如果白朵朵有不当举动,她们肯定会拍照留证,再“不经意”地让苏清远看到。

  李罡虽然不明就里,但也感到办公室里气氛异常,好奇地推了推眼镜,猜测这些女人到底因为什么对着电脑咬牙切齿。

  盯人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可很难。白朵朵光说周五跟人见面,可没说几点去。蓝妮她们和她可不是一个部门,办公室也隔了很远,根本就没办法盯人。

  不过李新兰有办法。她觉得既然是周五见面,那肯定是晚上下班后——真得庆幸不是周六。只要能联络到一个能盯她的人,就知道她下班后什么时候离开。按白朵朵的脾性,如果她晚上要见人,下班后肯定会在办公室好好补妆。这就有个时间差。她们一收到她离开办公室的消息就赶往大门口,说不定等她们到大门口的时候白朵朵还没到呢。这样就能顺顺当当地守株待兔,再看之后兔子怎么走。

  李新兰果然有本事,很快就联络到了这么一个人。然后大家便紧张而又亢奋地等待周五的到来。因为“共谋一事”,蓝妮破天荒地在下班后和李新兰一起吃了饭——这对宅到家的她来说可是很罕见的事情。回家后妈妈对蓝妮这种转变很高兴,顺便向她展示一下自己的新形象。蓝妮看她穿了件牛奶丝的裙子,心里就有点不对劲,“妈。你怎么想起来穿这样的裙子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2 09:08
  “哦,是这样的。”妈妈认为自己的形象很美,颇有点骄傲。“楼下卖瓜子的刘阿姨前几天看到一个女的穿这种衣服,觉得这种衣服很好看,便让她女儿帮她从网上买了一件类似的。她觉得我也会喜欢,便给我也带了一件。你看看,好不好看?”
  蓝妮听得双眼发直——她可没空在意这衣服好不好看,“一个女的穿这种衣服?什么样的女的啊?”
  “听老刘说是个六十岁的女的——这是她自己说的。老刘还说,要不是她自己说,还真不出来她有这么大了。她虽然六十岁了,身材依旧跟小姑娘似的,穿着裙子有型有款的,还盘着头,戴着绿檀木簪儿……哈哈,老刘看着眼馋,就把她同式样的衣服买来穿。我当时就跟她说,人家穿起来好看,是因为人家身材好。她老刘穿起来恐怕就不是那回事了。她不信,还是买来了。我看她穿起来还行,她自己却对着镜子唉声叹气,说怎么不是那回事儿……哈哈,把我给乐死了……不过这衣服真的挺不错……”
  妈妈津津有味地讲了下去。没注意到蓝妮已经呆如木鸡。妈妈讲的六十岁女人显然是金玉辉嘛!天哪!还是跟过来了?!她想干嘛?!
  在一瞬间,蓝妮怀疑所有事情都败露了,但仔细想想不可能。金玉辉可能只是怀疑蓝妮是“邱冰”的亲戚——戴同款的饰品还“长得像”,所以跟过来,想逮“邱冰”。因为没找到蛛丝马迹,所以就回去了。
  到现在为止,蓝妮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捅了马蜂窝。天哪,金玉辉怎么对“邱冰”这么痴情?难道得不到还不罢休了吗?以后她会不会还来骚扰啊?蓝妮呆坐着担忧,忽然想起一件更要命的事,赶紧打开QQ聊天记录,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显露了什么和自己真实情况相关的蛛丝马迹。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她至少泄漏了自己喜欢听的俄罗斯音乐,自己常去的卖场,自己家附近的广场。为什么是“至少”?因为之前她的电脑重装过一次,一些QQ记录没了。天知道她之前是不是还泄露过什么。
  发现这些后,蓝妮又是后悔又是惊慌,但应对的方法只是“日后多加小心”,以及再也不理对方。已经说了的话又不能挖回来。再说,仅凭这些,金玉辉还是无法透析真相的。如果再和她聊天,强作解释,说不定会弄巧成拙。虽然不是很放心,她也只有把这件事暂时放下。周五,就是明天,她还要和女同事们一起作特务呢。
  作特务的时候很快便来到了。李新兰在下班前三分钟接到了“白朵朵已经离开办公室”的电话,然后蓝妮办公室的四朵金花便“低调而又迅速”地前往大门口。果然,在她们找好隐蔽地点三分钟后,白朵朵便蹬着她那双贴满水钻的恨天高,裙角飞扬地走了出来——哇塞,她今天穿得可真是时髦,似乎还用了胸托,把乳沟挤得深深的。看到她这般装束大家都觉得很扎眼,也因此更加同仇敌忾。
  白朵朵出门就打车代步,四朵金花也打车跟进。司机看着她们“007”般的神情颇感诧异。白朵朵坐车直达百合广场,然后从喷泉边走过来一个胖子——妈呀,这家伙可真是“大胖哥”,体态庞大,满身赘肉,看起来还十分的老。四朵金花顿时义愤填膺——有了苏清远,还因为这种家伙劈腿?因此也对白朵朵更加切齿痛恨。王萍(四朵金花之一)拿出手机准备拍照,却被李新兰拦住了。一来广场人来人往不好拍,二来现在他们还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拍了也没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3 08:09
  白朵朵和胖子亲密交谈了一会儿,就双双进了一家餐馆,坐在一个角落的位置上。在李新兰看来,只有“有奸情”的人才会往那里躲。四朵金花趁他们不注意,低着头鱼贯而入,坐到另一个角落,胡乱点了东西后就头碰头地趴在桌子上。服务员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朝她们多看了几眼,结果被她们以喷火的目光赶走:真是奇怪了,今天管闲事的人怎么这么多啊?!
  她们都在等白朵朵和胖子秀奸情,他们却偏偏不秀。过了一会儿反而连话都不谈了,都朝窗外张望,像是在等什么人。接着,令人瞠目结舌的情景出现了——苏清远竟然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在白朵朵和胖子那桌坐下,好像和他们都熟识一样!
  看到这个情况,蓝妮他们差点滑到桌子底下去,然后赶紧头碰头地开紧急小会:这是怎么回事啊?三人约会?不一定……那是朋友间聚会?是苏清远想认识胖子,或是胖子想认识苏清远?是白朵朵介绍他们认识的?
  但不管是何种猜测,都让金花们心里沉甸甸的。因为目前来看,苏清远和白朵朵至少是熟识——还没有方法能确定他们是否是恋爱关系!
  她们很想偷听苏清远他们在说什么,却因为隔得太远而听不见。想通过肢体语言揣测,却谁也没有那个本事。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郭明华(四朵金花之一)忽然眯着眼睛低声惊叫,“欸,你们有没有发现……很奇怪啊!”
  “什么?”大家都是一凛。
  “你们发现没有,今天白朵朵没有戴那个喜字项链……既然是情侣项链,和苏科长见面一定要戴着才对啊!”
  “嗯?”大家赶紧都朝白朵朵看去,果然看到她白花花的脖子上什么都没有。然而就在这时,因为四个人一起看的动作实在太扎眼,白朵朵认出了她们,不由得十分惊诧,赶紧对苏清远说:“哎哟,苏科长,这不是你办公室的那四位姐姐么?”
  李新兰见机倒快,笑着站起来朝白朵朵那一桌走去,“哎哟,真巧……我们来这里聚餐,你们也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4 09:01
  蓝妮她们也赶紧嘻嘻哈哈地往苏清远他们桌边聚集——她们都在心里暗暗佩服李新兰的反应,竟然能见机行事反客为主。

  “哦,我们啊,”苏清远答话了,“我们是研究神秘事件的同好。”说着尴尬地笑笑,“说起来有些特别,我们都喜欢UFO.”

  “噢,确实很特别……”蓝妮她们赶紧笑着接话,心里却都是颇为诧异:真看不出来,苏清远竟然还喜欢这种老土和没谱的东西。对白朵朵则更加感到诧异:这女人的QQ空间除了衣服鞋子首饰外,基本上没有别的元素,这种人会喜欢UFO?

  苏清远感到了她们的诧异,有些尴尬,赶紧继续话题,试图化解尴尬。“这位大哥,”朝大胖子一指,“叫辛严,就是我市民间研究UFO的权威。”

  辛严微笑着朝她们做了个V字,一副很自恋的样子。“UFO是个很迷人的谜团哦。你们愿意一起研究么?我保证你们一进去就会出不来的。”

  对此蓝妮她们只有讪笑。她们也知道已经无法通过谈话挖出更多的内容,而且谈话似乎已经往奇怪的方向发展,只有扯了个借口离去。然后找个冷饮店,每人各灌一大瓶可乐,然后气鼓鼓地各自回家。今天的行动算得上十分失败。不仅没逮到“奸夫淫妇”,还没能确认苏清远和白朵朵的关系。虽然郭明华发现了戴项链上的疑点,但她们不能因此判明苏清远和白朵朵的关系。只要不能判明,她们就不放心。
  然而非常出乎人意料的是,第二天,白朵朵竟然通过QQ找到她们,请她们一起去吃饭。她们不知道白朵朵要搞什么名堂,惊疑不定地去了,结果发现白朵朵的脖子上挂着那个喜字女款项链,不由得更加惊疑不定。

  白朵朵看到了她们的神情,赶紧笑笑,摸了摸项链,“我就是为了解除误会才请你们吃饭的……为了解除因它而起的误会。”

  蓝妮她们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其实……”白朵朵有点尴尬,也有点幽怨,因此没有开门见山,“我昨天看到你们都在,就知道大约是怎么回事了……”说着朝她们一笑,“其实我已经发现,郭明华姐姐,王萍姐姐,还有李新兰姐姐最近都曾访问我的空间,看的还都是我戴这条项链的照片……你们三位姐姐平时和我没有什么往来,都来看我的空间,还都来看这张照片,我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5 08:24
  李新兰她们的脸顿时涨红了,蓝妮则忍不住翻起白眼然后冷笑:这也算是女人悲哀的习性之一吧。越是被某个事物刺激和引起嫉妒,就越会不由自主地反复看它。她们肯定是因为看得太频繁,而某次忘记了删除访客足迹,也有可能是一开始就没想起来删。

  看了她们尴尬的神情后,白朵朵像被触动了什么心事,更加尴尬和幽怨,并局促不安地摸着自己的水晶甲面,“我知道你们一定是把我当成了苏科长的女朋友……其实我不是他的女朋友。这串项链,”说着摸了摸项链,“这是我自己买来戴的……算是模仿,也能让我有种……离他很近的错觉。”

  蓝妮她们恍然大悟:怪不得她和苏清远见面时不敢戴着项链呢。原来是怕苏清远看到见怪。接着她们面面相觑:那她们昨天忙乱的那一场算什么啊?

  白多多按着指甲上的花饰,更加尴尬,也有些自怨自艾起来,“其实……我一看到你们那样子,就知道你们肯定跟我一样……也是恋慕苏科长的人……也许你们对我有些成见,但是请你们相信,我和你们是一样的。”她这些话都是为她下面的话铺垫,却见李新兰她们都是“心里没数”的样子,只好直说,“所以我们可以经常聊聊,如果我知道了谁是苏科长正在追的人,我会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知道了,当然也可以告诉我,哈哈,哈哈……”

  李新兰她们听得哭笑不得,接着面面相觑。

  穷折腾了这一番后蓝妮很是沮丧。发现家里的事后更觉得心烦——妈妈虽然上次安排相亲受挫,但是越挫越勇,竟然又在蠢蠢欲动,准备给她介绍别人。估计五一节的时候又会有一场。蓝妮现在对相亲活动更加抵触,只想在五一节找个借口躲出去。正好五一节的时候公司安排集体旅游,蓝妮对此极是雀跃。不想却招来了李罡的鄙视。

  “怎么了?”蓝妮不解。

  “你还真以为这次是好事啊?” 李罡推了推眼睛,依旧是一脸鄙夷。

  李新兰她们都关心旅游的事情。一听这样说立即靠了过来。

  李罡快速地在搜索框里敲进了几个关键词,极为迅捷地搜出了一串新闻。“你们看,我们要去的这个度假山庄,就在前几个月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死了四个人,到现在都没有破案。因为这个缘故,估计现在已经门可罗雀了。老板是因为关系,才把我们这些人塞过去旅游,帮他们弥补亏空冲人气!”

  “哎呀!”听完这个后蓝妮她们顿时都龇牙咧嘴:这倒霉催的,不等于去猛鬼胜地观光了么?

  “这个应该没什么吧?”苏清远的声音忽然响起,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李罡和蓝妮的脸都红了。李罡脸红,是因为他讲小话的时候被苏清远发现了。蓝妮脸红,是因为他刚才离她这么近,她竟然没有发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6 08:58
  “真的没有关系么?”李新兰迟疑着说,“那里可是死过人啊。”

  “其实,”苏清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国内乃至世界的大部分宾馆和旅游胜地都发生过各式各样的意外事故。这是我一个作旅游业的朋友告诉我的。没办法啊,宾馆是人来人往的地方,接待的人特别多。而人们出门在外,就有可能遇到各式各样的风险,受伤甚至丧命都是在所难免的。更别说有些人想不开,专门跑到宾馆自杀的。要是安排我们去其他度假山庄,兴许那里也死过人,但是我们不知道,不照样去住?说难听点,就算被安排到事发地点,我们也不知道呢,再说……”说到这里他坏坏一笑,“新城区的好多建设用地之前都是坟地。西北的大学城之前都是乱葬岗,我们这栋大楼的地基也可能是老坟地。我们天天在这里活动,不也是没什么事么?”

  苏清远这一席话把大家都说得哑口无言。苏清远大获全胜后又安慰大家,“不过大家也不用担心,都已经过了几个月了,肯定都干净了。而且既然已经被新闻曝光,听他这么说大家也只有作罢。李罡被他说得脸上红涨,嘴角微微地抽动,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估计是因为不能像苏清远这样搬出成串的大话。


  四月二十九日下午,他们坐上公司的班车去了那个度假村。出乎他们的意料,那里看上去并不像阴风恻恻的鬼域,而是阳光灿烂,花红草绿,窗明几净,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要不是事先看过新闻,就算别人对他们说这里发生过杀人案,他们恐怕都不会信。

  环境最能影响人。李新兰她们很快就变得欢天喜地,到房间放行李去了。李罡却依旧一脸沉重和严峻,拎着行李,一步一张望地慢慢地走,就像这里可能埋有地雷,或是周围会忽然飞来冷箭一样。

  “你干嘛啊?”蓝妮 忍俊不禁。

  “什么干嘛啊?”李罡竟然还觉得蓝妮问得奇怪。

  “你这搞得跟偷地雷似的……”蓝妮忍不住笑出声来。

  李罡被她搞得不好意思,赶紧不再那么搞笑,却依然强调自己行为的“正确性”,“在这种地方,还是小心点好……那个杀人案可是没破啊。天知道那个杀人犯会不会就潜伏在这里呢?会不会回来呢?”

  “哈?”蓝妮哭笑不得。要是其他人,肯定会笑话李罡真是个胆小鬼。而蓝妮却因为同是宅人,知道宅人的属性:说是小心,其实是在网络上宅久了,在真实世界里反而有些局促不安,才会一有一点点儿事情就过度紧张。所以笑笑就过了。

[本帖最后由 人生如花 于 2018-5-17 08:19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7 08:20
  这个度假山庄的装潢还真不错。虽然是如假包换的现代建筑,但是伪装得很好,搞得就像是古代建筑一样。窗户是圆的,窗棂是木质的,漆着红漆,镂空成燕子穿云逗花图。蓝妮很是开心——但也有一点点不开心,那就是要和李新兰住一个屋。而苏清远,估计就是和李罡住一个屋了吧……哈哈,李罡估计得尴尬死。想到这里,蓝妮的促狭劲儿犯了,忍不住想偷窥他们彼此是什么情状,便悄悄地往他们房间的方向溜,结果竟意外看到苏清远在走廊里和一个女人说话。

  这个女人看起来有二十四五的样子,梳着个马尾辫,穿得很时髦。蓝妮依稀记得她曾在前台帮忙招呼客人,穿得又如此不俗,难道是山庄老板的女儿?蓝妮见她和苏清远聊得很投机,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禁心头火起:好啊,苏清远这家伙不会是为了帮她,才一意说服他们来这里的吧?

  因为已经是傍晚,组织旅游的人并没有安排什么游览活动。只在晚上召开篝火晚会。旅游山庄的老板请了附近的专业团体在晚会上表演——看来他为了挽回人气真是下了血本。表演者表演得很认真,但对于在“网上见过世面”的蓝妮等人看来很属平常,所以便没有什么兴趣,便三三两两地从篝火晚会上出来,到一边的凉亭里说话。不知不觉中,蓝妮竟发现科室里的人都聚齐了。当然了,还有那个疑似山庄老板的女儿。

  一见到她蓝妮就觉得十分碍眼,便借着凉亭里的灯光,偷偷地瞄她的领间,看她有没有戴喜字的玫瑰金项链。还好,没有戴。蓝妮不由自主地有了幻想:也许苏清远之前和她不认识。然而事实却很快打消了她的幻想:苏清远替“山庄女儿”介绍,说她叫童美清。 果然是山庄主人的女儿,还说她个性虽然很好,但是可不要轻易找她帮忙,因为她个性迷糊,办事不牢。童美清则笑着嗔怪他,叫他不要胡乱诽谤她——好么,如此亲昵的互动,这俩人果然是“老熟人”。

  夜晚的凉亭最是胡扯八道的好场所。他们把废话说完后,王萍竟然提议说鬼故事,大家居然一起叫好,竟像都忘了这里曾经发生过杀人案,可能是“猛鬼胜地”一样——没办法,人就是这么矛盾,有时候越是在有问题的地方越是喜欢追求刺激,越是可能引发恐怖的事情越喜欢做。

  蓝妮对这其实是不赞成的,但是因为很少“逆潮流而动”,所以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于是由王萍先开头说了一个鬼故事——这故事是相当的恐怖,但是是网上流行过的。蓝妮早就看过,所以在其他人吓得咋舌的时候非常淡定。其他人也说了几个,但是都没有什么破坏力。很快就轮到了苏清远。蓝妮本来在神游,此时却不由自主地集中精神。李新兰她们也是饶有兴味的样子。

  苏清远也是一副憋足了劲儿要把故事讲好的样子,一脸严肃,目光深沉,若有所思,就像透过夜幕看到了遥远的地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8 08:19
  “以前,有一个地方叫猛鬼路。为什么叫猛鬼路呢?那是因为这条路上经常发生车祸。谁要是在夜里走这条路,就会被鬼跟。因此人们都不敢在晚上经过这条路。有一天,有个人迫不得已要在晚上经过这条路。他非常非常害怕,骑着摩托,在这条路上飞驰。即便车子开得很快,依然嫌车子开得慢了,更觉得身后似乎有很多鬼影跟着。然而也许那天注定要出事,这人经过垃圾堆的时候,忽然刮起一阵旋风,把纸片和垃圾袋吹得漫天飞舞。他被这阵风吹得浑身冰凉,也因此更加害怕,满脑子只想赶紧走完这条路。然而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他忽然感到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跟着他。他一想到这个就全身凉透,不敢回头看,但又不得不看。于是他战战兢兢地回头一看,哎呀!后面有个黑乎乎的、长着长发的女人的头跟在他的车后。我的妈呀!他立即吓得屁滚尿流,摩托也骑不好了。没看到前面路上有块石头,一下撞上去了,连人带车地翻进路边的沟里。因为摔得很重,他当时就晕过去了。等到第二天上午,才有人发现他,赶紧把他叫醒。他一醒就对人家说自己遇到了鬼,说昨晚有个黑糊糊的女鬼头跟在他的车后面。说着看向他的摩托车,发现那个黑糊糊的女鬼头竟还在车后座上呢——你们猜怎么着?那个黑糊糊的东西其实是个塑料袋,昨晚刮风时被风吹起来,挂到他的后座上的!他骑车飞驰的时候塑料袋被灌进风,就像个黑糊糊的鬼头了!”大家本来被他的鬼故事吓得屏声静气,此时却忍不住捧腹狂笑。蓝妮一边笑一边偷瞥他:哎哟,还真要对他进行再认识……竟然还很调皮和幽默!
  接下来就轮到李罡了。李罡如临大敌,一脸严肃。讲的故事应该是原创,但是因为语言没有组织好,说得并没有趣味,结果没讲完就被打断了。最后就剩下童美清了。童美清一直在静静地听着,此时尴尬地一笑,“其实我不会说鬼故事……”

  “那就不……”苏清远刚要为她打圆场,没想到李罡抢先说,“那就说点别的……说点悬疑故事也可以……只要恐怖的。”然后没等童美清回答就补了一句,“这里之前不是发生了杀人案么?把那个说来听听?”

  哈?蓝妮立即斜着眼朝他看去。好家伙,这人还在惦记着“案子”呢?借这个机会盘问啊?

  苏清远皱起了眉头,但见李新兰等人竟然也是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顿时哭笑不得,好家伙,原来都惦记着呢。童美清露出了为难的神情,但也隐隐有一吐为快的意思——其实遭遇了恐怖的事情之后,还是说出来比较舒服。斟酌了一会儿后说:“那我就告诉你们……但是你们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李罡和李新兰他们纷纷点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其实,”也许是集中精神回忆当时的情况,童美清的表情晦暗起来。“这件事真的是非常非常诡异……警方说可能是 劫财杀人,也可能是仇杀,但是我觉得都不像……好吧,你们算是自己人,我就告诉你们吧……被杀的这四个人,是两对情侣,分住在不同的房间,一对住在顶东边,一对住在顶西边。他们登记的资料天差地远,一点都看不出这两对情侣有什么联系,所以根本不可能是仇杀——如果是仇杀,那他们一定是同一个人或是同一伙人的仇人,彼此之间应该有联系。至于劫杀,我觉得也不像。因为他们所带的财物并没有丢失,只是手上戴着的戒指不见了。警方就根据这个推测是劫财杀人,但如果是劫财,为什么不劫干净呢?既不像是仇杀,也不像是劫杀,还只拿戒指,倒真像是电视剧里连环杀手的所为……最诡异的是,两对被害者的房门,都没有被撞开或是撬开的痕迹……证明凶手是用高超的骗术,骗开房门进去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9 08:14
  她这不说犹可,一说把大家全都吓得浑身发软——这可要比刚才讲的故事恐怖多了。其他人都光顾着发怵去了,蓝妮却想到了一个问题。“你们走廊里应该有监控录像的吧?把监控录像调出来一看,不就全都明了了么?”
  “哎呀,这个……”童美清的脸猛地涨得通红,半晌后才尴尬地笑笑,“那一天比较巧……监控录像失灵了……不过现在已经全部修好了,你们尽可以放心!”
  ”呃?”她这么一说,大家反而都不放心了,七嘴八舌地问她监控录像是不是真修好了。童美清只有尴尬地再三保证监控绝对是好的——因为出了这事儿,山庄已经是元气大伤,如果再出纰漏,肯定要关门大吉了。所以监控之类的设备绝对是好的。大家这才稍微安心,因为听了凶案后冷汗直冒,也不敢在室外多逗留了,纷纷回房休息。蓝妮本以为苏清远和李罡会在同一个房间,却发现他们进了不同的房间——一问,才知道是“房间有富余”,童美清给他安排了个单间。这就显然是特殊照顾了。蓝妮心里很不舒服,但也只有作罢。好在,苏清远的房间依然和她们在同一条走廊边。
  因为被凶案吓到了,蓝妮和李新兰把房门的锁和勾链——各种能锁的全都锁上了,才敢放心上床。白天已经很累,蓝妮本来以为自己能很快睡着,却因为被童美清的叙述激发了想象因子,一闭上眼睛就似乎看到一个穿着死神斗篷的大块头杀手站在面前。蓝妮因此被搅得无法入睡,好不容易睡着了,忽然听见李新兰大声惊叫,“啊!有坏人!”
  听到这一声后蓝妮差点从床上飞起来,想都没想就跳下床来。李新兰已经打开门冲了出去。她也跟着李新兰往外冲。李新兰出门后直奔苏清远的房间,“砰砰砰”地敲苏清远的门,“苏科长,不得了啦!我们的房间里……有一个杀手!”蓝妮之前迷迷糊糊地跑出来,其实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听李新兰这么一喊,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苏清远赶紧出来——他出来其实也没什么用,还是叫来了山庄的保安,到李新兰的房间里查看。李新兰全程缩在苏清远的后面,还似乎无意地把手放在苏清远的肩膀上。蓝妮看到后觉得十分碍眼,但因为“正在找坏人”,也不便说什么。保安把整个房间都细细搜索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苏清远又把童美清叫来,把走廊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结果没发现任何人进入蓝妮和李新兰的房间。
  李新兰的脸涨红了,蓝妮也感到很丢人,鄙夷地看着她。
  “对不起……”李新兰呆了半晌后讪讪地说,“可能是我做梦……没办法,那个案子实在太吓人了。”
  苏清远很是恼怒和鄙夷地看着她,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说。见他没说话,童美清和保安们也不好说什么。蓝妮却不打算这样放过李新兰。等李新兰走进房间关上门后,忍不住大声抱怨,“你刚才也太搞笑了吧?”
  “苏科长是一个人住的。”李新兰没有理她,思忖着来了这么一句,听起来颇为没头没脑。“他开门的时候,屋子里的确没有别人……也是从别处找来的童美清……看来我是多虑了。”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92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