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0 08:22
  “嗯?”蓝妮听这话觉得很有文章,细品之后顿时张大了嘴半天合不拢:好家伙,原来李新兰刚才是在演戏,真正的目的是去查房啊!怪不得刚才趁机吃苏清远豆腐呢!
  “你……你这也……也太凶残了吧?!”蓝妮激愤之下话也说不清楚,“我可是差点被你吓死……且不说你这法子多坑爹,你玩这把戏,起码事先跟我说一声吧?!”
  “嘿嘿。”李新兰笑着嗔她,“要是一早跟你说了,你戏演得不像怎么办?”
  “好啊,你……”蓝妮气得发晕,正要再说什么,李新兰却把食指放到唇边,“嘘”了一声,“不要大喊大叫哦,这里的房子可不是很隔音,被人听到就不好了呦……如果让苏科长听到了,他说不定会以为你是我的同谋呢!”
  蓝妮僵住了——李新兰这话说得有理啊!她赌气一头睡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因为这么一折腾,心里又有气,她熬到下半夜才睡着,以至于第二天爬山的时候也是晕晕的。然而事情偏偏这么不巧,爬山时遇上的还是个自作聪明的笨导游。他先是带着他们在山里乱转了一气,然后把他们带到了一个石崖边,怂恿他们爬——这个石崖真是难爬到极点,不仅非常陡,还没有像样的路,只有一个个浅浅的石头窝窝供人踩。石崖边旁边就是深渊,只有一条铁链作防护——显然它根本就起不了多大的防护作用。有些人不想爬,导游便说他们“不走回头路”,其潜台词就是说如果你不爬就可能自己被丢在这儿了。导游还说这个石崖可能看起来很让人头痛,但是如果“你征服了它”,你就会很有成就感。
  有些人被他忽悠住了,开始努力爬。蓝妮对此却是嗤之以鼻:这个山崖又没趣味又不安全,干嘛要“努力征服它”啊?什么叫不走回头路啊。要是真有游客落下了,看你还不哭爹喊娘?骗谁呢?这时,她看到有条岔道岔到旁边山坡上,便自顾自地走到山坡上休息去了。
  这山坡上环境还是很不错的,有着地毯般的绿草,还有阳伞般的树阴。她便找了个最舒服的地方坐下,吹着凉风,很是满足。不知不觉中,她有了种古代雅客的感觉,便拿出自己在网上买的绣花丝帕——没办法,宅人大都有几分偏爱古人的嗜好——轻轻擦脸,之后更突发奇想把它顶在手指上,模仿二人转艺人转手帕那样转了起来。然而正在转得开心的时候,忽然有一阵风吹来,把手帕吹走了。她赶紧起来追:这个手帕虽然不贵,上面绣的花样却是她极喜欢的,轻易不舍得丢掉。还好这阵风不大,她追了不远就把手帕捡了回来,然后她就往回走。眼前依然是山坡和绿草,可就是看不到岔向山崖的那条小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2 08:21
  蓝妮呆住了,背后渗出了一层冷汗:她这是迷路了么?!蓝妮赶紧掏出手机,想打给导游。却不知怎么的,手机信号极差,根本拨不通,打了几下后手机竟然没电了——糟了,昨天忘给手机充电了。蓝妮顿时觉得天也黑了,地也窄了,慌忙在山林间乱撞起来:她认为自己离正路不远,抓紧找,应该可以找到出去的路。没想到穷撞了一阵之后不仅没有找到出路,还似乎在山里陷得更深了。她不知道,这座山以前被当地人称为乱麻山,就是因为这里的地形十分复杂,走进去之后就像走进一团乱麻一样。外地人贸然进去,十有八九都会迷路。蓝妮这下身上心里都凉了,仰天长叹,深深痛悔自己不该随意掉队。不过还好这里是旅游景点,不是原始森林,应该很快就有人来救。她依稀记起以前在网上看过:如果在野外迷路,千万不要乱跑,应该待在原处等人来救。但是没等在原地待几分钟,她就感到鸡皮疙瘩一个个地凸了起来,根本待不住。她又想起那件凶案了。电影里的连环杀手可有很多藏在山林里啊。他要是不声不响地摸了过来,她不就……想到这里她越发没法在原地等,不得已又开始找路,结果又是越摸越深。她彻底丧失了希望,心里又怕得厉害。想要大哭——反正这里没有别人,哭几嗓子也没关系。然而就在她咧开嘴准备哭叫减压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声。她立即把眼泪全部吸回肚子,拼命朝那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喊:“我在这里啊!到这里来!”

  那边的人也非常激动,叫喊着跑了过来。等蓝妮看到来人后,顿时觉得有点不对:怎么是苏清远和白朵朵?等到白朵朵开口说话后,蓝妮心里更是猛然凉透了。白朵朵竟然说:“你是来找我们的么?”

  “找你们?”蓝妮呆呆地看着他们,哭笑不得,“你们也迷路了……”

  “是啊……”苏清远狐疑地看着她,很快便从她那个“也”中品出了问题,“你也迷路了?”

  蓝妮没有回答,只是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苏清远和白朵朵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晦暗,沮丧万分地坐了下来。看他们如此,蓝妮也觉得身上不再有一分力气,也坐了下来。她偷看他们的脸色,发现他们的脸色略有不同:苏清远是沮丧之中带有几分怒意,白朵朵则带了几分惭愧和惶恐。

  蓝妮觉得到了可以问他们的时候了,便问——其实不问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无非是白朵朵想找机会和苏清远过二人世界,把苏清远约了出来,然后两人一起迷路了。但即便如此,她也想问个清楚,否则怎么揣测二人现在的关系?

  “你们怎么也迷路了?也掉队了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4 08:13
  “不是。”苏清远的脸绷得紧紧的,“白朵朵跟我说,不远处有只小狐狸掉进了猎人的陷阱里……她自己救不出来,便喊我去帮忙。我……关爱小动物……”

  本来,“关爱小动物”这件事可以很骄傲地说出来,但是苏清远说的时候却是满脸羞愤和恼怒。哈哈。蓝妮在心里偷笑了起来,照这个样子看,苏清远已经发现自己被骗了,而且很是恼火。这就证明苏清远一点都不喜欢白朵朵。

  “结果……都怪我太笨,”白朵朵还在一脸心虚地圆谎,“不仅没找到狐狸和陷阱,还害得大家迷路了。”
  蓝妮原本暗自乐呵,一听到“迷路”两个字后陡然回到现实。是啊,迷路的确是个大问题。更何况很可能有个连环杀手环伺在侧。她现在的确没空乐呵。不过,现在是三个人聚在一起,比她刚才一个人乱撞好点儿。之后,三人便商议如何走出山林。蓝妮没有问他们的手机是否有电,他们的手机肯定和她的一样没有信号,否则也不会迷路。商议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用土办法——放路标。苏清远为了让路标醒目点儿,就找了一些色彩十分鲜丽的石头。他们约定,按风吹来的方向走,如果出现必须转弯的路就放下一块石头。他们慢慢地走着,却始终没有看到出路。这山林有这么大?正在他们非常迷惑的时候,白朵朵忽然惊叫了一声。他们这才发现,前面不远处就是他们放下的路标——他们竟然又转回来了?

  这下他们彻底没辙了,并且感到绝望。苏清远自己也很绝望,但还忙着安慰她们,对她们说不要害怕,这里毕竟是旅游景点。他们不见了,一定会有人来找他们的。白朵朵带着哭腔问什么时候会来找——她已经完全崩溃了。苏清远猜度说应该是等到晚上午夜过后,其他人发现他们依然没有回来的时候。

  他这一说大家顿时哑然,他自己也沉默了。看来他们必须要在山林里等到午夜过后啊。虽然是事实,但是十分让人沮丧。蓝妮叹了口气,想说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在原地等着吧,忽然听到肚子里响亮地叫了一下。糟,已经饿了。虽然知道附近根本没什么可吃的,但她还是忍不住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不远处的树根下有几个土黄色的蘑菇,便去摘了下来。

  “这个蘑菇的颜色有点怪欸。”苏清远跟了过来,“既像有毒又不像有毒……”忽然愤愤起来,“真没想到在旅游胜地还要上演《荒野求生》……damn it!”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6 07:13
  “欸?”一听这个,蓝妮顿时双眼一亮,“你也喜欢看《荒野求生》吗?”
  “是啊。几乎每期都看……不过我可没贝尔那本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吃不下。”苏清远看着树干苦笑着说——他看到树干上爬过了一只甲虫,他可不要来个现场表演。
  蓝妮被逗笑了,但也感到肚子更饿了。她捂着肚子,正想想点别的什么分散注意,却忽然闻到一股香味。她以为自己是肚子饿极了有错觉,但吸吸鼻子,确定那的确是饭菜的味道。她不由自主地循着香味走,三转两绕,竟发现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就有座房子,先前被树木掩映着,他们没有发现。饭香就是从房子里面传出来的。
  “看来鼻子要比眼睛管用。”虽然知道找到房子就等于脱离了危险,白朵朵还是有点悻悻的——她不大喜欢看到蓝妮立功,“只可惜没办法闻到山庄。”
  苏清远没有理她,快步走到门口敲门。可惜没人应门。蓝妮跑到窗户边看了看,发现里面没人。她顿时感到很沮丧,抱着肚子弯下了腰。
  “不用着急……”苏清远苦笑,“这饭既然已经烧得差不多了,主人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吧……回来之后他一定会分我们一点东西吃……”他知道蓝妮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吃饭。
  蓝妮苦笑了一下,又扒着窗户往里看,希望闻香止饿。也许是因为饥饿的时候嗅觉极为灵敏,她闻到里面有股药味,忍不住惊叫:“这屋子的主人是卖中药的么?”
  苏清远闻声而来,仔细闻了闻,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啊,是了。我记得有一个老头子,穿着山庄工作人员的衣服,给每一个房间送果茶。送过果茶后他还会拿出一个药瓶,卖……滋补身体的药。”其实这个老头卖的是壮阳药,苏清远在两个并不熟的女人面前说不出这个。“估计这里就是他的住处……我还以为他住在山庄里呢。”
  一听屋主是和山庄有关的人,蓝妮和白朵朵又放心了好多:这么说,这个人一定会给他们饭吃,并且会立即送他们回山庄。蓝妮开始饶有兴味地想通过饭香猜测他烧的是那些饭菜,却因为药香混在里面而闻不出来。哎哟,这个药真是太香了,她从来没闻过这么香的中药。这种药,恐怕光凭香味就能让人觉得有奇效。
  “你们怎么了?”身后忽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后三人都欢呼雀跃:有饭吃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8 08:06
  屋主果然就是苏清远所说的老头,背上背着一箩筐柴火,显然是砍柴归来。他拿出锅里的饭菜给他们吃,并叫他们在屋子里先歇一会儿。等他们歇足了再下山。饭菜是蘑菇、兔肉和米饭放在一起煮成的,虽然看起来有些乱,但是十分好吃。老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吃,忽然发现自己忘记把砍柴刀带回来了,就叫他们好好坐着吃,他去去就来。

  三人很快就把那一锅饭一扫而空。别看白朵朵长得瘦娇娇的,饭量却特别大,三个人当中就属她吃得最多。吃完后,她喊着“满足了满足了”就往老头的床上一躺。苏清远赶紧跟她说:“没得到人家许可,还是不要随便睡到人家床上吧!”

  “没事。”白朵朵吐了吐舌头,“那老人家人这么好,肯定不会在意的……再说,待客都要待全部的对吧,既然招待我们吃喝,也一定愿意招待我们休息。”潜台词却说这床铺看起来不像多干净,又是老头子睡的。本姑娘愿意屈尊躺一下,已经算给足他面子了。

  蓝妮其实也想去床上躺——她也早已累得全身酸痛了。但见白朵朵已经躺了上去,又见苏清远不认同这种做法,便没有去。白朵朵为了睡得更舒服点,在床上换了几下位置,随便调整了一下枕头,忽然惊叫了一声:“咦?这是什么东西,硬硬的?”说着就往枕头下面掏去。苏清远正想对她说不要乱翻别人的东西,她却已经掏出了一个纸包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七八个戒指。

  “哎哟,这些个戒指还不错。”白朵朵一个个地仔细看,“有金的,有白金的……镶钻,镶珍珠,镶翡翠……”

  苏清远和蓝妮觉得好奇,都过来看。

  “欸?这个好像是对戒,有情侣对戒,有结婚戒指?”苏清远辨认了一下说。

  蓝妮也盯着戒指看,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等等……之前童美清说什么来着?那个杀害情侣的人,只拿走了他们的戒指?”

  “不会吧。”白朵朵想都没想就加以驳斥,“哪会这么巧啊……再说这老爷爷慈眉善目的,怎么可能是杀人犯呢?他肯定是喜欢收集戒指,或是捡来的……”说到这里忽然说不下去了,脸也开始发青。这老头子干嘛要收集婚戒和情侣对戒啊。再说这些戒指都是珍珠宝石和贵金属做的,他住在山里,经济水平肯定不会高,是绝对不可能有这种烧钱的怪异癖好的。要说是捡来的也不可能。丢戒指没可能一次丢一对,谁也不会把这么贵重的戒指到处乱丢。这样想来,这些戒指似乎只可能是他杀了人抢来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30 08:10
  苏清远也想到了这一层,也有点慌,“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把那戒指也带上。”说着便去推门,谁知推了几下竟然推不开——门竟然被从外面锁上了!那老头子临走时竟然锁上了门!不让他们走,难道是因为他们到达了他的秘密基地,要杀他们灭口么?他去找柴刀,其实是要用刀杀他们的?

  想到这个,蓝妮和白朵朵都是面如土色。白朵朵更是下意识地想呕,“刚才我们吃的饭……竟然是个杀人犯做出来的……天哪,他会不会给我们下药啊?!”

  “应该不会!”蓝妮赶紧阻止她,“我们来之前,这锅饭就在煮了……他不可能预先知道我们要来,也不可能在里面下药……刚才请我们吃饭的时候也不会有下药的空档……你别自乱阵脚!”她这话根本没用,白朵朵依然是手足无措。而蓝妮叫白朵朵不要自乱阵脚,她自己其实也是惊慌失措的。还好苏清远没有乱——幸亏他不是那种光有好皮囊,一出事比女人还慌的狗血玩意儿——他开始用肩膀猛力撞门——只要能逃掉不就没事了么?而这木门看起来像是杂木做的,却十分结实,他猛力撞了好几下才撞开,因为用力过猛还扑倒在地。他慌忙爬起来,却看到那老头子竟然就在他面前。

  “哎哟,怎么了?”老头子还是慈眉善目,手里握着那把雪亮的柴刀,“我是怕你们走后会有野兽过来,或是你们贸然乱跑再迷路,才把门锁上的,你们怎么慌得撞门出来啊?”
  苏清远只有苦笑,没有答话,却在心里盘算着怎么脱险。对方虽然是个老头子,但毕竟杀过人,更何况手里还有把柴刀。他苏清远可不是武林高手,空手入白刃的事情可没做过。唯一有利的是他们有三个人,老头子肯定无法同时伤害他们三个。如果他撒腿就跑,也许能引开这老头子。那样一来,蓝妮和白朵朵就可以趁机逃走。他再凭脚力甩掉这老头子,就一切都安全了。但就怕这老头子不追他,而是先扑向蓝妮和白朵朵。要是这俩家伙吓呆了不知道跑,就麻烦了。看来他只有先和老头子缠斗,同时叫蓝妮和白朵朵快跑。而自己则是能制服对方就制服,无法制服就快跑,等自己逃脱后,相信蓝妮和白朵朵也跑远了。打定主意后,他瞅了个机会就朝老头子扑了过去,想夺下他的刀。没想到老头子身手还挺敏捷,一下就避开了。苏清远收势不及,一下子扑倒在地。老头子立即挥刀朝他砍过来。蓝妮和白朵朵吓坏了,惊叫起来——其实她们都知道自己该趁这机会跑,但谁都没有挪步——她们都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丢下苏清远。

  还好,苏清远倒地的同时摸到了一块长石头,用它挡开了老头子的刀刃。从眼角瞥见这俩笨蛋女人果然没有走,顿时又气又急,赶紧大喊:“你们快跑!”

  老头子又挥刀朝他砍来,他在地上一滚及时避开,忽然两块石头呼啸而来,差点砸中他。原来是蓝妮和白朵朵想用石头砸老头,却没有砸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 17:45
  “你们这两个大笨蛋!”苏清远忍不住破口大骂,“帮什么倒忙啊!快点跑啊你们!你们在这里反而碍事!”老头冷不丁又朝他砍过来,他赶紧朝后退,衣服被划破了一条口子,险险就要砍到身体了。
  因为他一直被老头追砍,所以根本来不及站起来,很是被动。老头又朝他头上直劈,他一把抓住老头持刀的手,老头一刀没砍下来,就顺势掐住他的脖子。苏清远赶紧用另一只手掰老头的手,却因为老头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这只手上,他怎么也掰不开。苏清远很快就被掐得眼冒金星,忽然想起了防身术里的一个要点,狠狠地一屈膝顶中老头的腹部。老头痛极,松开手朝后倒去。就在这时一只铁锅忽然朝老头兜头砸来。这一砸力道十分大,生生地把锅底砸穿,铁锅像个围脖一样套在了老头的脖子上。老头被砸得双眼翻白,头上流下鲜血,倒在地上不动了。苏清远很是惊诧,发现砸老头的人正是蓝妮。此时,蓝妮正惊魂不定地看着他。看到苏清远表情讶异地看自己,蓝妮反而有点不乐意了,“怎么,我不能当英雄么?!”
  苏清远苦笑了一下,正想说话,忽见白朵朵抱着老头的被子从屋里冲了出来,把已经晕倒的老头罩住,然后对他一顿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喊:“看你还凶不凶?!我也是不好惹的我告诉你!”
  苏清远和蓝妮哭笑不得,看她的目光充满鄙夷:这该是叫马后炮啊,还是叫捡现成便宜装英雄啊?
  因为这里没有绳子,他们便把老头的被单撕成布条,把老头绑了起来。白朵朵提议下山去找人帮忙,却被苏清远否决了。刚才他们就已经走不出去了,现在出去撞的话依然走不出去。而这老头子如果趁他们走后逃了,不仅那些戒指的主人沉冤难雪,他们之后也会随时处在危险中——老头如果逃出生天,岂有不报复他们的道理?那时候,他们在明,他在暗,真是防不胜防。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守着这个房子和老头,等救援队来找他们。
  天很快就黑了。老头醒了,发现自己被绑之后只是冷冷一笑。他这种表现让大家很是心寒,所以也更不敢掉以轻心。在山里,天黑了还是很恐怖的,他们便燃起一堆篝火,抱着膝盖相对无言。过了不久,肚子便此起彼伏地叫了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3 08:08
  老头枭鸣般笑了起来,“哈哈,看来你们很饿,我也很饿,喂,对死刑犯也得给点吃的吧?麻烦你们把屋子里那罐子粑粑拿出来,拿一个给我吃。”
  苏清远和蓝妮还在迟疑,白朵朵却到里屋把罐子拿了出来。里面果然是慢慢一罐子粑粑,打开之后香气扑鼻。苏清远和蓝妮都有点把持不住。白朵朵更是忍不住拿了一块出来。
  “哎呀!”老头急了,“你可不能都吃光了!”
  白朵朵没有理他,拿着粑粑就往嘴里送。
  “别吃!”蓝妮忽然抓住她的手。
  “干嘛?”白朵朵又惊又怒。
  “这里面可能有下药!”
  “下药?不会吧。”白朵朵有些迟疑,“这是他自己要吃的。”
  “这是他的计策!他故意叫你拿粑粑,其实是想用香味引诱我们,叫我们一起吃。”蓝妮冷笑,“你要是不信,把粑粑递给他,看他自己吃不吃!”白朵朵半信半疑地把粑粑递给老头,过见老头嘴一撇不愿吃。
  苏清远盯着蓝妮看了几眼,赞叹道,“看不出来你还真敏锐啊。”
  “不是……”被苏清远夸,蓝妮很忸怩,“只是在书里看过类似的计策……”
  “什么书?”苏清远很有兴趣。
  “《倚天屠龙记》。”
  “啊?”苏清远乍一下没反应过来。
  “《倚天屠龙记》虽然是武侠小说,但也是小说经典啊!”蓝妮有些不满。
  “啊,不是……”苏清远赶紧解释,“其实我也看过《倚天屠龙记》,我只是讶异自己怎么没记起来。”
  白朵朵看着他们“相聊甚欢”,在一旁暗暗撇嘴。忽然看到苏清远的脖子上有红紫的印痕,立即惊叫起来,“哎呦,苏科长,你脖子怎么了?”
  苏清远一惊,赶紧摸了摸自己脖子,“啊,对了,是被这老头子掐的!”蓝妮也看到了——一来是由于衣领的掩映,伤痕不太显眼,而来像这种掐压造成的伤痕,都是过一段时间才会显现出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5 08:29
  蓝妮想过去查看他的伤处,却被白朵朵抢先了。白朵朵揪着他的领子,大惊小怪地唏嘘,“哎呦,淤血了呢……不过看起来不是很严重,也应该没有伤到筋骨,万幸万幸……”忽然顿了一顿,然后耐人寻味地一笑,“苏科长您真是无论何时都戴着这条喜字项链啊。是喜欢的人送的么?”

  蓝妮没想到白朵朵会在这个时候谈论充满醋意的话题,颇觉得不合适,但因为自己也的确想知道谁和苏清远戴情侣项链,顿时也竖起了耳朵。

  “不是别人送的。是我买来送给别人的。” 苏清远没有犹豫便答了,却在关键的部分戛然而止。虽然没有坦言关键的部分,表情却是风光霁月,一点忸怩不带,不禁让白朵朵和蓝妮惊疑不已:难道他们的关系已经非常稳定,已经到随时可以公告天下的地步了?

  白朵朵的嘴角已经开始抽搐,却依旧强颜欢笑,”那么她收到的时候一定很高兴……”

  “是啊。”苏清远笑得很开心,“这是我上班后用自己的工资买的第一个东西。我妈妈当时还很心痛,说我为什么不先买点东西给自己……”


  “诶?”虽然他不是在回答问题,白朵朵和蓝妮却都听出问题来了。他这条项链是买给他妈妈的?他跟自己妈妈戴情侣项链?虽然白朵朵和蓝妮竭力隐忍,苏清远还是看到了她们的异常,脸红了红,悻悻地说,“‘情侣项链’未必必须情侣戴……这东西是外国人发明的,他们发明的初衷是让人能和重要的人同享一种款式的东西而已,就和舞会时男士可以邀请自己的姐妹和女儿一起去一样……是中国人曲解了含义而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7 08:46
  白朵朵和蓝妮都只是苦笑,没有说话。即便他这样解释,她们依然觉得不太正常。就算只说苏清远是恋母情节,这种情况也是挺少见的。蓝妮更是在想,如果哪天你知道我曾扮“老绅士”钓你妈,你恐怕第一个就要掐死我。

  苏清远知道她们依然在大惊小怪,不由自主地越说越囧,越囧越说,“是这样的,我爸爸很早就去世了,我妈妈一个人抚养我长大,又要照顾我,又要干事业,很是辛苦……她是个要强的人,有辛苦不会当着人说,但会躲起来悄悄伤心……我知道她是在哀叹为什么爸爸走得这么早。所以我想表示我也可以作为她的依靠,叫她不用担心……就是这么回事!”

  白朵朵和蓝妮依然是苦笑,自己也觉得囧了起来。正在这时,忽然听见有人喊他们的名字。是救援队!来的正好!

  救援队看他们三人搞得如此狼狈,身边还捆着个老头,都感到很惊诧和不解。苏清远连忙向他们解释发生了什么事。救援队一听这事不得了,赶紧带他们下山,接着报警。

  一到警方那边就什么都明了了。原来这个老头叫穆青,文盲,早年在一个世外高人那里习过武,懂得很多偏门知识。却因为这些才能不被社会承认,因此这一生混得不好,也没有找到女人结婚。因为习武,和山庄保安队长结识,并成了他的好朋友,因此捞到了一件山庄工作人员的制服。他混进山庄,本来是想卖点小东小西,弄点小钱花。他推销的方法也挺巧的,先是自称是山庄的工作人员,来送山庄免费的果茶(其实是他自己做的)。这样客人就不会因为他是推销的,而不理睬他。他果茶做的的确不错,大家喝了都叫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9 08:30
  之后他便趁机推销自己做的养生药丸。因为有果茶铺垫,这个药丸又很香,所以大家一般都买。本来他只是想赚钱糊口,忽然有一天看到了一对态度恶劣的富裕情侣,忽然感到多年积压的愤怒都爆发了出来,尾随他们出山庄,然后把他们杀了。这就是他的第一对受害者。至此他就开始了连环杀人。之后又在山庄外杀了一对得罪过他的夫妻。因为这些受害者都是自己出来玩的,尸体又被他藏进了山里,因此没人知道。后来的那四个引发新闻关注的受害者也是猪油蒙了心,得罪了他。他本来想等他们出山庄再杀他们,但又怕两对人分散走,不好跟。因为和保安队长熟识,他碰巧知道那一层的监控出了问题,便干脆借“送果茶”为名骗开门,杀了他们。因为他们根本没想到这糟老头子会杀人,他动手又快,所以根本没来及反抗。也没来及呼救,也就造就了这么一桩迷案。
  童美清和童美清的爸爸对苏清远和苏清远的老板千恩万谢——看来他们已经认定白朵朵和蓝妮没起什么作用。感谢苏清远的老板也是顺便的。蓝妮和白朵朵看童美清他爸和苏清远握手拍肩,觉得十分碍眼:哎呦,这下苏清远算是很得童美清爸爸的认同了吧。如果苏清远要和童美清谈恋爱,她爸爸一定想都不想就答应——打住。可不能继续胡思乱想。否则她们心里就要受罪了。
  因为折腾了这么一出,蓝妮、苏清远、白朵朵剩下两天全在宾馆里休息。李新兰竟然也不去了——无非就是为了方便查探苏清远的动静,怕童美清找机会去和苏清远私会。蓝妮没兴趣和她一起搞这荒唐事,便躺在房间里用手机上网——这就是网虫本色,一闲下来就想上网。她第一件事就是上QQ,看看自己虚拟社交场所的情况如何了。也许是因为有了什么预感,她忽然想先看看自己“钓人”的QQ号的情况。果然刚一打开就看到金玉辉QQ的头像在跳。她悄悄地叹了口气,打开聊天窗口一看,顿时吓得差点飞起来。
  金玉辉说的竟然是,“我想我已经知道你是什么人了呢……你既然欺骗我,太过分了!玩弄我的心很好玩么?!”
  金玉辉知道真相了?怎么可能?怎么暴露的?在这一瞬间蓝妮几乎要抓狂,但还是提醒自己应该先冷静下来,问问情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1 09:14
  金玉辉知道真相了?怎么可能?怎么暴露的?在这一瞬间蓝妮几乎要抓狂,但还是提醒自己应该先冷静下来,问问情况。

  她知道自己不可以显得慌乱,更不可以直接问她“你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仔细斟酌之后,还是决定说这么两句话,“你知道我是谁了?为什么说我在骗你?”输入字句的时候手指都在发抖。金玉辉没有回复。不知道是不在线,还是知晓一切后已经不想再理她了。按照常理推算,十有八九是后者。她知道真相后会干什么?会报警么?不会真么激动吧?!再说她只是欺骗了她的“感情”,又没有骗她的钱财,这种事警察应该不会受理。等苏清远回去找他哭诉,叫他为她报仇?绝对是这样!

  想到这里后她几乎想蒙上脸逃进深山,再在里面藏个一百年——但这是显然不可能的。为今之计,只有先向苏清远坦白所有事情,求得他的原谅,也许还有挽回的余地。既然如此就得赶快。蓝妮立即朝苏清远的房间跑去——还好李新兰暂时不在,否则她一定会大惊小怪地跟过来。她敲了半天门苏清远才把门开开,脸色有点发青。一见到他的脸蓝妮就觉得自己的喉咙卡住了,竭尽全力才吐出一句,“实在对不起……我做了一件无耻加无聊的事情……我知道我做了件很大的错事……很对不起你……”蓝妮说这些本来是想作个认错的开场白,没想到刚听到这里苏清远就瞪大了眼睛,一副震惊万分又气得要死的样子,“什么?!这是你干的?!”

  呃?蓝妮头皮一炸:怎么?他已经知道了,她还是来迟了?但即便如此,她也只有硬着头皮继续道歉,“不好意思……其实我只是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也不能干这种事啊!”苏清远一副火山喷发般的暴怒,“你对我有什么仇怨啊你?!”

  “不,不是因为你!”蓝妮赶紧摇手,“我一开始不知道……”

  “你不知道?”苏清远更怒,“怎么可能?你不知道我什么?你竟然说你发帖子之前……什么都不知道?!”

  “发帖子?”蓝妮怔住了,也瞬间冷静了下来,赶紧用力挥了挥手,“等一下,苏科长,你说的是什么事?”

  “什么事?”苏清远本来还在暴怒,见她这样又狐疑起来,“怎么,我们说的不是一件事?你要说什么事?”

  “你先跟我说你说的事吧。”蓝妮苦笑,依然惴惴不安。

  苏清远便把手机送到蓝妮的面前。蓝妮赫然看到那是个发在某著名论坛上的帖子,属于“黑人贴”,说苏清远风流薄幸、始乱终弃、伤害了很多女子的感情,甚至毁了她们的人生。

  “天哪,这太过分了吧!这是谁干的?!”蓝妮十分震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3 08:54
  “是啊!就是太过分了……我正在猜测此人是谁……”苏清远吐毒血般地说,然后朝蓝妮看了一眼,“这么说不是你干的了?那你跑来认什么错?你干什么了啊?怎么这时候跑来道歉啊?”

  蓝妮噎住了。说实在的,看现在这情况,是绝对不适宜道歉了。可是这歉总是得道的啊……正在为难的时候,忽然听到手机QQ提示音响了——哦,原来她刚才过于激动,直接把手机放进裤袋里就跑过来了,也没有退出手机QQ。她本来不想理,却忽然想起这可能是金玉辉的回信,顿时紧张得全身寒毛都立了起来,只得跟苏清远说了声不好意思,避到一边看手机QQ。

  真是金玉辉发来的。内容却是匪夷所思,“你还想装傻?我本来以为你是个、是个注重女人内涵的人,没想到也是个俗人,只爱年轻漂亮的!”

  啥玩意?蓝妮一头雾水,但是心也因此放下了。原来没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啊。那就一切都好办。也不慌回她。等把苏清远这边的事情搞清楚再说。

  苏清远看着蓝妮把手机放回口袋,又追着她问了一句,“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来道歉?”
  呃?蓝妮又是噎住,接着笑得比黄连还苦。对啊。她还得把这件事“交代清楚”。怎么说呢?临时编?编也编不出啊。因为任何事情都得有前后印证的。再说她刚受了一场大惊吓,编故事的能力也暂时废了……好吧,就只有把李新兰卖出来了。反正她做的也是错事,代她道歉也没什么不对。

  “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我们刚来哪天,李新兰说在卧室里遇到了坏人么?其实那是假的……她是怀疑你和童美清的关系,害怕你们晚上……在一起,想去查铺,又没有由头,所以才编了这么个理由出来。我一早就知道,但是没敢说……现在想想还是说了好……希望你原谅我,也请你原谅她……”

  “我的天哪……”苏清远骇笑,一点都没怀疑——因为李新兰做的事的确能对上蓝妮之前说的“无耻加无聊的大错事”,“她还真是……咦?”忽然警觉起来,“这帖子不会是她发的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8:39
  “应该不可能……”蓝妮赶紧说,之后再找理由,“因为她还没对你死心呢……没死心之前应该不会黑你……”忽然下意识地朝苏清远看了看:话说回来,这帖子里说的有没有几分真相呢?

  “你只是什么意思?”苏清远看出了她的想法,顿时又愤怒又尴尬,“这帖子完全是在胡扯!我对待男女关系可是很谨慎的……我根本不善于和女孩子相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胡乱勾引女孩子,还始乱终弃,还这么多?”

  人一急就会乱说话,苏清远不小心说了自己的隐秘,一时羞得面红过耳。蓝妮呆然骇笑,但也不好和他谈论这件事情,只有先就这个帖子说事儿,“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你哪个工作上的敌人,在工作上找不到你的茬子,所以想在其他方面破坏你的名声。”

  苏清远顿时觉得有理,侧目细想——看他的样子,似乎想到了很多人。接着狠狠地跺脚,“这些人真是太缺德了……这个帖子放在这里,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误会……我得想办法辟谣才成!”

  “应该还好。”蓝妮看了看帖子的发布时间、回复数和点击数,“幸亏你发现得早,还没有什么人看到……也许公司的人都还没看到呢。这样吧。其实我认识这个版面的一个版主,要么我跟她说说,叫她把这个帖子删了?”大虾的福利哦。

  蓝妮立即给那个版主的QQ上发信息。他们这些人都是成天猴在网上的,立即就回复了,答应马上删帖:其实他们也烦这种指名道姓骂人的帖子,因为它们容易引发事端。但是为了保证“自己执行版规公正”,他们也不能一见到这样的帖子就删。既然有朋友为被骂的人作道德担保,他们自然借坡下驴,还顺便封了那个骂人者的号——这版主本来还想好人做到底,把骂人者的信息给蓝妮,让蓝妮他们看看认不认识这个人的,但这个骂人者注册信息很少,也看不出什么,她就顺便把那个人封了号。省得他再跳出来啰嗦。

  苏清远对蓝妮道了谢,并表示自己原谅蓝妮和李新兰,还保证自己不会把蓝妮“告密”的事情说出去。之后蓝妮就没有什么理由再在那边逗留,而且她还要去询问和摆平金玉辉呢。她从苏清远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李新兰。李新兰看着她十分诧异也十分怀疑,而她却没有空闲搭理她,飞也似地回到房间,用身体掩护手机,并把手机设定成静音,开始盘问金玉辉。

  “我喜欢年轻的?这怎么说的?”

  “你不用装蒜了!”金玉辉竟然立即便回了——难不成一直等着呢?

  “我没装蒜啊。我不认识什么年轻的女人啊。”



  “你跟你说你别装蒜……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问你,你那个QQ空间的访客是谁?还要我截图给你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7 08:02
  访客?蓝妮一头雾水地去了QQ空间,进去后立即哭笑不得:我说是谁呢,这不是油条西施么?油条西施用的是她的豪放派Q,挤眉弄眼外加低胸露乳沟。任何女人看了都觉得扎眼和浮想联翩。油条西施怎么会来蓝妮的空间?蓝妮仔细回忆了一下,皱着眉头笑了。原来她前几天她闲来无事,忽然想看看油条西施的近况,便去了油条西施的QQ空间。她当时开着自己“干隐秘事”的QQ,之后也忘记删除自己的足迹。大概是油条西施看这么一个“又帅又有风度,还看起来挺有钱”的老绅士来看自己的空间,很感兴趣,所以便来回访。被金玉辉看到了,引发她无限遐想,接着便是醋海翻波。
  “你是说那个人啊?我也是刚刚发现……我也不认识她啊。”
  “你撒谎!网络这么大,为什么她偏偏来你空间?说,你是不是没有出国……最近是不是跟她腻歪去了?”
  “哎呦,我真的不认识她,也许她只是在网上随意逛的时候不小心拐进来罢了……你要是不信,你干脆加她QQ问她好了,看她怎么说!”
  这句话很是有力。金玉辉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发来这么一句话,“你真的不认识她?”
  “是啊。”
  “那你觉得她漂亮么?”
  好吧……蓝妮看到这话真是哭笑不得。这家伙思绪走得还真快,确定“邱冰”之前不认识这女人后,又担心“邱冰”现在看到她后想认识她。
  “没有啊。她的样子很艳俗,也很不自然。哈哈。其实说难听点,这个头像到底是不是QQ主人都不知道。其实现在有很多人,在网上随便下个图片就抠成QQ头像。这家伙说不定还是个宅男呢……”蓝妮忽然省悟到这样可能导致金玉辉怀疑她也是“弄个图片骗人”的,赶紧补了一句,“这是我一个侄孙女告诉我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9 07:00
  “哦。”金玉辉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应该是被劝服了。蓝妮刚想松口气,却见金玉辉又发来了信息,“你真的是在国外么?”
  “是啊。”见金玉辉问到了重要问题,蓝妮立即严阵以待。
  “可是我看你的QQ资料还写在国内啊。”
  “哦,”蓝妮一激灵,“是因为我太忙了,还没来及改呢。”心里想着等会儿就把QQ资料改成墨尔本。
  “你……真的在国外么,在做什么呢?”
  蓝妮十分窘迫:这临时编还真不好编呢……就算编出来了,漏洞也多。没办法,她只好这样跟她说,“不好意思,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事情结束后我再告诉你吧。我下了。”
  这句话显然会引来更多猜测,但现在他也顾不得这么多。还好金玉辉没有再追问。蓝妮这才敢松口气,躺到床上心事重重地想以后怎么办,却没过多久又听到QQ提示音响。哎呦,这不是油条西施的号么?她加“邱冰”干嘛?难不成是想勾搭?
  蓝妮感到十分厌恶,但也想确定油条西施到底想干什么。便加了她。第一句话便是极不友好的“我认识你么”?
  对方却发来了一个笑脸,“这句话我也想问你呢。你为什么来我的QQ空间么?”
  “我去过你的QQ空间么?”蓝妮想跟她来个混赖。
  “你不会不记得了吧?”油条西施还给她发来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哦,我只是前几天在网上逛的时候,偶尔进来看而已。”蓝妮见自己赖不掉了,也就只有佯装不以为然。
  “哦。那可真是巧呢。”油条西施又发来了一个偷笑的表情。“既然这么巧,我们就作个朋友吧。以后常联络哦。”
  蓝妮冷笑一声关掉聊天窗口,心里又诧异又恶心:怎么的,还缠上她了?哦,明白了。之前她为了营造“邱冰”“事业有成的老绅士”的形象,在空间里放了很多有帮助的图片和文章。油条西施估计觉得他是个大金主,所以才想缠住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1 10:28
  以前她只是怀疑油条西施不规矩,现在则确定了。感觉活像吃了苍蝇一样,既对油条西施感到愤怒,又为小刘感到不值。说真的,小刘虽然穷点,但是经济条件和油条西施也算登对,其他方面都不错,又是个未婚小伙子,配油条西施绰绰有余。油条西施却这样对他,实在太过分了。蓝妮这样想着,便想找个机会提醒一下小刘。但是她历来都是“自扫门前雪”的,对是否真要这么做比较犹豫。

  很快三天旅行就结束了。蓝妮又开始上班。从度假山庄回来后她探听了一下妈妈的口风,发现妈妈谋划的那次相亲已经胎死腹中:因为蓝妮走了,她就得空“充分准备这次相亲”,便先去相亲对象的家附近看了看本人。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就发现那人的头像油得可以发亮。妈妈生平最恨不讲卫生的男人——非常不幸蓝妮的爸爸现在就不讲卫生,所以她自己就把这人给枪毙了。听到这个消息蓝妮非常开心。因为妈妈受了此次打击,估计有一段日子不会盘算这事儿,她又可以优哉游哉地过一段时日了。

  也许是因为刚刚结束假期,蓝妮办公室里是一片死寂。忽然,苏清远左顾右盼地走了进来——他那模样,活像是个特务,站在办公室门口又朝四周看了一圈,确认没有“异状”(能有什么异状?)后快步走了进来,对大家说,“帮我个忙……如果有生人来问我的事,一率什么都不要说……如果他们不知道我办公室在哪里,也千万不要说!”

  大家呆呆地看着他。

  苏清远恨恨地叹了口气,“看来你们还不知道吧?上网搜我和白朵朵的名字!”

  大家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开始搜索。啊呦。白朵朵现在可成了新闻人物了呦。她把自己和苏清远“勇抓连环杀手”的事情透漏给了媒体,故意忽略了蓝妮的存在,自然也不会提她那“有决定性的一锅”。白朵朵是搞公关的,很知道如何处理场面上的事情,因此非常受媒体欢迎,已经接受了很多家媒体的采访,估计以后还会有更多。说不定她还能成为草根明星,小红一段时间呢。

  大家看着这些新闻,都是愤愤不平——李新兰她们是不忿“白朵朵凭什么出名”,李罡却是在为蓝妮愤愤不平。因为不管怎么说,蓝妮起的作用都比白朵朵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3 10:51
  “大家都看到了吧。”也许是觉得记者就在左近,苏清远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估计那些记者也会来骚扰我……大家都记着我说的话了吧?不管问我什么事你都不要说……也别说我的办公室在什么地方!”说着就躲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蓝妮怔怔地看着他离开,觉得颇为不解。说实在的,每个草根都有成为草根明星的梦乡。网上的草根大虾们尤其是——君不见那些所谓的草根明星博主,为了博人气不惜狂秀下限。苏清远做得是英雄的事情,完全可以因此堂堂正正、光光鲜鲜地出名,他拒绝出名也就罢了,还做贼般地躲记者,他到底是怎么了?
  蓝妮越想越不对劲,于是想借送文件的机会问问他。因为她的表情有异,苏清远一眼就看出她不是光来送文件的。“怎么,有记者来了么?”
  “不是,不是……”蓝妮赶紧笑笑——这可真有点尴尬,不过也方便她询问他,“不过苏科长,你干嘛这么厌恶记者啊……他们是来采访你的英雄事迹的啊。”
  “英雄事迹又怎样?我又不想上报纸。”苏清远冷笑了一下,“我没觉得我是什么英雄……说白了我也是为了救我自己,困兽犹斗而已。就算我算是英雄,我也不想上报纸。如果上了报纸,就搞得我想借此出名一样,没意思。想要功成名就,还得靠自己的工作。”
  “哦……”苏清远这话说得蓝妮自惭形秽——其实她心中也有过靠个性在网上一夜成名的企图。因此她无法仓促相信苏清远真这么品性高洁,讪笑着,半是解劝半是探问,“其实……我没觉得接受采访就是想出名……其实记者采访你,也只是因为社会大众知道了你的事迹,想了解你而已。你接受采访,其实也只是满足社会大众的好奇心……”
  “哈。”苏清远笑了出来,“我明白了……你大概也觉得出名很好,见我不愿意出名,所以觉得不可思议吧。”
  “呃……”苏清远的话正中蓝妮的软肋,所以虽然他讲得比较客气,蓝妮还是满脸涨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3 10:52
  “我跟你说,其实,”苏清远转过来面对着她,原本略带稚气和腼腆的眼睛竟闪着睿智而又深邃的目光,就像阳光下清幽的湖面,“如果我们不是靠名气吃饭的,还是尽量不要成为新闻人物为好。刚出名的时候,你也许会感到很光鲜,也比较好办事,但是只要过一阵子,你就会发现出名的各种副作用……当你的生活被社会各界人士关注的时候,你的生活就会被迫改变,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和以前不一样。那时候小事也会变成大事,好事也可能变成坏事……别看白朵朵现在得意得很,相信过一段时间,她就会后悔出这个名儿了。”说着下意识地又在搜索框输入了白朵朵的名字,想看看她又说了什么。哎呦,她正在接受某网站微博小话题的即时采访——真火大了呢。蓝妮还在看她受访的内容,苏清远却已经勃然变色,“白朵朵你这个混蛋王八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5 09:02
  蓝妮从没有听见他骂人,更没有听过他骂女人,顿时被惊得呆怔怔地看着他。苏清远却视而不见,只顾着看着电脑屏幕咆哮,“真是太变态……你自己得瑟、不知道丢人就罢了,干嘛把我的事情也说出来?疯了吗你?!”

  蓝妮赶紧加快往下看,赫然看到百朵朵把苏清远“和母亲戴同款项链”的事情也说出来了。围观的博友本来就对一直不接受采访的苏清远很感兴趣,听说这事后更觉得他“傻萌傻萌”的,追着她问苏清远的事情。

  蓝妮也觉得好笑,但也觉得诧异——看苏清远当时的样子,不是“恋母”恋得理直气壮么?怎么也怕人知道呢?难道他自己心里也为这件事感到害羞?

  苏清远立即打电话给白朵朵,叫她不要再说和他有关的事情,措辞非常强硬。之后依然是愤愤不平。蓝妮偷瞄着他,然后小心翼翼地说,“其实,这件事说出来也没什么关系啊。照你所说的,你只是想好好地照顾你妈,给她倚靠而已。”

  “虽然是这么回事。”苏清远清秀的脸上红涨涨的。“但是有些不理解亲情、不理解孝顺的人会误解,甚至会嘲笑我……算了,其实这也没什么。我只是觉得,真正珍贵的感情,是不需要到处说的。到处说反而会让它变得浅薄和廉价。而且,我不想让媒体知道任何有关我的隐私……结果我自己没有说,她倒说出去了……真是令人气愤!”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136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