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7 08:25
  苏清远的理论让蓝妮暗暗点头,也对他肃然起敬。不过不管怎样,她都会感到不安:苏清远对他妈真是敬爱到家了。哪天事情败露,他绝对会想她想得那样,“第一个跟她玩命”。想到这里后蓝妮就觉得没法再在苏清远这里呆了,蔫蔫地回到了办公室。结果一进办公室门就看到李新兰他们都在饶有兴味地看白朵朵的访谈——他们都知道了苏清远竟然和他妈妈戴同款的项链,诧异之后八卦劲儿集体井喷,全都守在电脑前,等白朵朵爆其他料。蓝妮也担心白朵朵会不会不讲信用,继续爆苏清远的料,便也守着访谈专题看了起来。还好白朵朵信守诺言——或者说是被苏清远禁住了,没有再爆其他料。蓝妮松了口气,却也陷入了沉思:如果白朵朵真的喜欢苏清远,也不会轻易把他的事情到处说的吧。因为作为新闻事件的另一当事人,她肯定知道苏清远不愿意让媒体知道他的事情,却把这个对单位人都不能贸然说的事情说出来,她这样说,不怕会引来苏清远的反感么?

  因为有了这样的疑惑,蓝妮很想找白朵朵问个清楚。今天中午也巧了,白朵朵正好和蓝妮到一个饭店吃饭。蓝妮赶紧在她吃完后跟上去。

  “干嘛?”白朵朵发现她在跟踪她,转过头倨傲地问。

  “有事找你。”蓝妮没有因她犀利的目光生怯,示意她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你到底在干嘛啊?”确认周围没人后蓝妮便冷笑着问,“你不会不知道苏清远不喜欢你说的事吧。你是搞公关的,人情世故应该懂啊。”



  她虽然问得不明确,但白朵朵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轻蔑地一笑,“你是说我既然在追苏清远,就不应该作令他不快的事情对吧。哈哈,那我就要告诉你,我对苏清远已经没感觉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08:42
  “什么?”蓝妮下巴都差点飞出去,不由得猜度白朵朵和苏清远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白朵朵受到了严重羞辱还是怎么的,而白朵朵接下来的话,却让她觉得自己震惊得实在太早。

  “我本来以为他是个完美的男人,没想到他那么恋母,真是丢人。我知道这个之后,立即对他没感觉了。”

  “啊?”蓝妮足足呆了三秒,之后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就因为这个?好吧……不过你说完美的男人……这世上没有完美的男人的……”

  “哼,这只是你们的想法。”白朵朵鄙夷地盯了她一眼,然后面对着阳光一捋头发,“我这样的人,当然要找一个完美的男人……我还年轻,有时间慢慢找,一定要找个完美的男人交往!”

  蓝妮呆呆地看着她,张口结舌外加哭笑不得。且不说白朵朵是多么的理想化多么的头脑简单多么的傲娇,光是她这心意的速度,也能让人瞠目结舌。没办法,她“老”了,没法理解年轻人的想法了。她比白朵朵大三岁,有人说三年就是一代沟,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蓝妮回到办公室后还是一种哭笑不得的状态。恰好今天下午比较清闲,蓝妮就打开网页,随意地浏览。她本来只是漫无目的地到处看,却蓦然发现自己浏览淘宝的服装和彩妆专题。为什么会这样呢?她以前不是从来不注意这些的么?哦,大概是百朵朵让她受到了刺激了吧。凭什么她就这么自信,以及嚣张呢?仅仅是因为外表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2 15:03
  说女人“能够完全不在意外表”,都是骗人的。说女人“能够完全放弃外表”,也是骗人的。蓝妮先是看了彩妆,却没能鼓起勇气买。且不说她根本不会化妆,而且她记得自己也不适应皮肤上堆满化妆品的感觉。然后又去看了时装——虽然她已经决定打扮,但并没有十分激进。看着那些“版型戕害人性”的服装,并没有贸然去尝试。左思右想,还是挑了对身材要求比较小的,高弹而又显瘦的牛奶丝衣服。至于花色,她挑了一条黑底印彩色花卉的衣服——这种不仅更显瘦,还在素气中带着妍丽,也颇有几分时尚。拍下这个衣服后,她又觉得自己该有点配饰,于是又拍了一套黑珍珠项链和耳坠——其实就是贝珠,她还舍不得花大价钱往身上贴。因为店家的城市离这里不远,她第二天就收到了衣服和首饰。打开来看后,发现和自己所想的大差不离,便给了店家好评。
  蓝妮把衣服和配饰拿回家,把配饰放进抽屉里。虽然买来了,但她不急着穿戴。估计是凑合穿戴太久了,打扮也需要一个契机。然而这个契机很快就来了。苏清远第二天竟然跟她说,金玉辉要请她去吃饭。一听到金玉辉她就打了个寒颤,脑中几乎要混乱。还好苏清远紧接着便说了原因,她才没有惊慌太久。

  因为即便是“遭遇并捉住了杀人狂”这么大的事情,苏清远都没有对金玉辉说。理由是一来自己没有受伤,二来不想金玉辉听了后怕。但白朵朵到处一炫耀,金玉辉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仔细盘问了苏清远后,觉得蓝妮帮了很大的忙,要请她来家里吃饭,好好地感谢她。蓝妮无比的受宠若惊——这可是去苏清远“家”里吃饭哦,但也没敢完全开心,“那白朵朵呢?也一起去么?”要是白朵朵也去,她的胃口就要倒一半,说不定还要跟她暗战。

  一听蓝妮提起白朵朵苏清远脸就绷紧了,恨恨地说了句,“她就省了!”听得蓝妮好不开心。既然是赴这等饭局,既然要穿得正式些。蓝妮便巴巴地打车回了家,把衣服换上首饰戴上。忽然觉得自己腿毛有些重——其实她之前从来没觉得自己腿毛重,更没有什么人说过她腿毛重,寻思着刮一刮,但时间不够只有作罢。

  虽然为怕人误会,她已经跟办公室里所有人说明了自己去赴感谢宴,但她这身装束还是引来了全办公室的侧目。她被他们看得慌慌了,害怕苏清远见到她后也会见怪,怕他会觉得她精心打扮了——其实她就是精心打扮了。还好苏清远看到她后虽然有些讶异,但没有如何在意。便让她上他的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4 14:50
  因为对汽车不敢兴趣,蓝妮也看不出苏清远的汽车是什么品牌什么型号——对有些混网络的人来说,眼界宽时极宽,眼界窄时极窄。只觉得他的车闪闪发光贵气十足。而他的家也挺了不得,既然是独门独院的别墅楼。蓝妮打量着它,暗暗咋舌。这房子肯定贵得吓人。听苏清远说,他父亲死得早,那金玉辉不是打江山的也是守江山的。从这套房子看,她一定把家私管得很好,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

  进了门之后,金玉辉一身礼服——这礼服是真丝的,也属于戕害人性的那种版型——大概是觉得这次吃饭比较正式,脸上的妆一丝不苟,脖子上戴着一串宝光四射的大黑珍珠项链,耳朵上戴的黑珍珠更大,旁边还镶了一圈钻石。顿时把蓝妮比得自惭形秽,根本不敢往门里迈。苏清远看出了她的窘迫,赶紧笑着把她往里面请。

  然而进了屋子后蓝妮更加自惭形秽:她原本以为只有在小说里才能出现的陈设,在苏清远家里竟然一样不缺:硬木家具、油画、古瓷花瓶、落地古董石英钟……全都是耀眼争光的,蓝妮的感觉活像是刘姥姥进了荣国府。接着金玉辉请她到屋里坐下,接着便有一名保姆模样的人送上茶来。
  哇塞!蓝妮不禁在心里大叫,连保姆都有!这真是荣国府了!

  因为是“刘姥姥进了荣国府”,蓝妮之后就进入了“木雕泥塑”状态。基本上是金玉辉问一句她答一句。还好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木讷的小孩,认为这种孩子“老实”,所以金玉辉并没有见怪。接下来便是吃饭。中国人的饭局历来是高谈阔论的地方,但蓝妮紧张过度,根本说不出来什么,但又觉得自己不能闲着,所以便左一口右一口地吃。苏清远觉得好笑,但又不敢笑。蓝妮在吃的同时还时不时从眼角关注金玉辉,结果发现金玉辉竟一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由得毛骨悚然:她怎么了?

  “哦。”金玉辉发现蓝妮注意到了她,便大方地一笑,“你长得真清秀……有对象了么?”

  欸?蓝妮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准备撮合她和苏清远?顿时激动和惊慌起来。期期艾艾地说:“还没有。”

  “哈。”金玉辉眯着眼睛一笑,“真是可惜……要是遇到合适的人的话,介意我给你介绍么?”

  “不,不会……”蓝妮的心猛地从云端沉到湖底,心里沉定了,却也有几分愤怒和自嘲:原来人家根本没那意思啊。你根本不够格啊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6 16:37
  然而奇怪的是,金玉辉说完这句话后,依然似笑非笑地盯着她,让蓝妮大感迷惑,也偷偷地瞄着她。

  “哦。”金玉辉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是看你衣服花色挺不错的……什么人建议你穿的?挺有品位的。”

  嗨。蓝妮悄悄撇嘴。衣服花色有什么好看的……找借口呢吧?还什么人建议我穿的,我穿衣服还要人建议……嗯?!

  蓝妮忽然想到一件十分要紧的事情,顿时像身体过了电一样全身汗毛直立:天哪,怎么忘了……这种花色,她好像建议金玉辉穿过!好像是当时她随口建议金玉辉穿牛奶丝的衣服,金玉辉问她什么花色好,她就随口说了“黑底加彩花”的,却是在不知不觉间说了自己的喜好——人总会在不经意间透漏自己的真正喜好!金玉辉显然是想起了这件事,再联系她上次的金蟾耳钉、以及和“邱冰长得像”的面容,觉得她一定和“邱冰”有联系!欸?说起来她好像也对金玉辉说过黑珍珠项链和耳饰比较好,金玉辉今天显然也是照她说的装扮。而她自己今天也戴着黑珍珠饰品……天哪!这不是自掘坟墓么?!

  金玉辉见蓝妮木雕泥塑般一脸呆笑,觉得很是诧异,朝苏清远看了一眼。苏清远也很感不解,正要问她,蓝妮却及时从慌怔中挣脱,尴尬地一笑,“这是我自己挑的……从淘宝上买的,因为这种颜色显瘦,嘿嘿……我对我身材其实没自信的……”得,为了给自己的慌乱找借口,把自己的缺陷也给暴露了。

  不知道这个解释是否能帮她过关,不过金玉辉不再那么盯着她看了。蓝妮这顿饭吃得是心头冰凉如坐针毡,回到家后发现自己的胸衣都被冷汗浸湿了。罢罢罢,看来必须得做个了断了。蓝妮仔细考虑后,做出了一个类似铤而走险的决定:没办法!让邱冰死了吧!邱冰死了,她就不会再穷追不舍了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8 08:19
  她的计划是,让“邱冰”向金玉辉坦诚“自己到国外是为了治病”——上次她不是对金玉辉说“正在办的事情不能说,办好了之后才能跟她说么?”无意中说的话正好能对上谎言。然后就说自己过几天就要做手术,如果幸存了,一定会联系她的。然后便来个“彻底消失”。这样金玉辉一定会以为“邱冰”死了,一定不会再加以纠缠。至于“邱冰”该得什么病死,蓝妮准备选用韩剧里的女主终结症白血病。至于该什么时候开始演戏,她觉得应该过几天——如果这几天就说,就显得太刻意了,更会让金玉辉觉得她和“邱冰”有关系。如此决定之后她如释重负,到床上睡觉,却不知为何睡不踏实——感觉心头有块石头依然悬着。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蓝妮竟然发现自己浑身酸痛,得,一定是昨天紧张过度了。她颓靡地来到单位,不由自主地想着自己的“网络假死计划”,直到午休的时候依然如此。咦?是她的错觉么?白朵朵在跟着她?差不多是吧。她几次变向白朵朵都跟着她。既然如此,就问问她想干什么吧。
  “哼。”白朵朵知道她有询问的意思,便赶上来冷笑着问,“听说你昨天去苏清远家吃饭了?”
  “是啊。”蓝妮发现她一脸的不忿和酸意,大感意外,接着大感鄙夷:呦,不是说已经对苏清远没感觉了么?怎么还一副醋海翻波的模样?哦,古龙说过,一个男人只要喜欢过一个女人,哪怕他已经早已不喜欢她,也依然希望她永远只有他一个男人。难不成白朵朵对苏清远也有同样的感觉,即使不喜欢他了,也看不得他和别的女人走得近?
  “奇了怪了。”有了这种想法后蓝妮对白朵朵很是鄙夷,说话也有点变味了,“你不是已经对他没感觉了么,干嘛还这么在意他的事啊?”
  “哼,”白朵朵的脸有些泛红,故作倨傲地说,“什么我在意啊……我只是随便问问。”
  “哈,是啊,随便,你可真是随便啊。”蓝妮故意骇笑,“这么‘随便’还跟踪我过了几个路口。”
  “你!”白朵朵的脸涨红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在嫉妒你?得了吧!我干嘛要嫉妒你?嫉妒你巴结那个恋母的小毛头么?”
  “不是嫉妒,你干嘛这么生气?”蓝妮冷笑着盯着她,宛然一副看耍猴的表情。
  “我才不嫉妒你呢!”白朵朵果然被激怒了,开始口不择言,“我告诉你,我已经有了其他喜欢的人了,他比苏清远要强百倍……别说他了,就算只说我自己,现在也比苏清远强!”
  “比他强?哪里强?”蓝妮本来只是想看她的笑话,听到这里却有点被激怒了。“我可真看不出来。”
  ”我当然比他强!”白朵朵被激得更怒,“我现在可是知名人物,可以大大地提升公司形象,不管谈什么业务,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而他,只能缩在办公室里,天天琢磨着那些小企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0 08:34
  “哦?”蓝妮彻底被激怒了——白朵朵这样说,不仅是否定了苏清远,还否定了整个企划科,“真是这样么?哈哈,我本来还不想跟你说的,但现在看来不说不行了——这话也是苏科长说的。你别以为成了新闻人物就是好事。你出了名之后,所有人都会用放大镜看你。那时候你的任何一件小事都可能变成大事,好事也可能变成坏事。别看你现在风光得很,过一会儿出名的副作用就会显现了!”说完不等白朵朵回应就转身离去。虽然没看白朵朵的反应,但相信她一定是哑口无言,气得发昏吧。她急匆匆地往办公室走,结果碰巧看到了小刘带着油条西施的小孩在公司楼下玩。蓝妮静静地看着,觉得十分十分的扎眼,忽然决定“扫一次别人瓦上霜”——她不会擅作主张叫小刘和油条西施分或者和,但是起码得让小刘知道真相。于是她就注册了一个马甲,把油条西施的微博连接发到小刘的QQ邮箱就在公司的总群里。她什么都不说,就让小刘自己看、自己判断好了。

  虽然告密这事她作得很隐秘,但依然有点惴惴不安——别看他们这些网络上的大虾天天在网上叱咤风云,在现实生活里胆子却小的很。生怕哪一天油条西施会披头散发地冲到办公室来大哭大骂、或是和她打架——自从发现油条西施可能是个“荡妇”后,她心里也自动把她当成了“泼妇”。她可不善于和泼妇打架和吵架。然而似乎这件事很快就会发生——不知怎么的,隔天下午她的预感非常非常的不好,忽然看到一个人站到了自己的办公桌边,顿时吓了一跳。

  还好是苏清远。蓝妮暗暗松了口气,接着却发现自己这口气松得太早了:苏清远手里拿着个报告,脸色十分的不愉快。得。看来是她的报告出问题了。作为现实生活中的小虾米,蓝妮早已练就了盾牌般的厚脸皮——只要不是精英,谁不是被老师领导长辈训过来训过去的。以前她就算训她的人吼得地动山摇,她照样能淡定等他结束,然后再按部就班地承认错误道歉及保证不再犯错。而今天还没等苏清远训她呢,她就窘得要死,而且是发自内心的——她这是怎么了?

  “你看你这报告。”苏清远的脸绷得紧紧的,“论点有点问题,引用的资料也不太能说明你的论点。当然了,这不是主要的问题。主要的问题是,你这篇报告,错别字很多,病句也有好几个。这就是态度问题了。论点不行的话可能是能力问题。如果是能力问题还可以原谅。但是态度问题就另当别论了。”说着把报告往蓝妮的桌面上一摔,“是什么原因影响了你的工作态度?我希望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苏清远摔报告的力度并不大,也只是摔往桌面。蓝妮的感觉却像是报告摔到了她的脸上,而且是重重地一击。顿时像猛然发了高烧一样全身火烧,大脑和舌头都被烧得发木,身体也像被水泥裹住一样无法动弹。都怪最近破事太多了,对工作的关注不知不觉就降低了……她该怎么对苏清远解释啊?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91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