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8021个阅读者,3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30 07:35
  “你还是不要提气大叫比较好。”阿龙冷冷地说,“我刚才拿了你的穴道,你现在依旧气血不畅,大叫或者大声说话的话,是给你自己找不痛快。”
  “你这坏蛋……”那女人愤愤地说,她的声音依旧很低,还伴随着喘息声,“你凭什么抓我,我胳膊都被抓坏了……而且你这属于‘妨害我人生自由’,我可以告你。”
  “我看恐怕不是这样。”丁穆微微一笑,“我朋友刚才说看到你准备砸盛斌家的花房玻璃,准备犯下‘故意毁坏财物罪’,我朋友阻止你,属于见义勇为。盛斌家我是知道的,所有的东西都很贵,那个花房恐怕也是造假不菲,你把它给砸坏了,绝对会造成重大财产损失,可以被归为情节严重的故意毁坏财物罪。按照我国法律规定,故意毁坏公私财产的,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那女人被说怔了。
  丁穆挑了挑眉毛,用鄙夷的目光扫向她的眼睛,“你说我朋友把你的胳膊抓坏了,我们可以立即带你去验伤。如果没有伤的话,我们也可以告你欺诈或者恐吓哦。”
  那女人的脸青了,恨恨地站了起来,“好吧好吧,就算我倒霉……”
  阿龙无声地伸出手臂拦住她,
  那女人怔住了,回头气急败坏地说:“你们又想干什么?”饶是气急败坏,但她的声音依旧低得像幼猫,看来阿龙拿穴的本事真是不小。
  “简单啊。你刚才可是准备进行‘情节重大的故意毁坏财物罪’,虽然只是属于犯罪预备阶段,但是对于情节重大的犯罪,只是进行‘犯罪预备’也会被追究责任的哦。”丁穆笑吟吟地盯着她的眼睛,“如果你不把事情说清楚的话,我们是不会放你走的哦。”
  “好吧……”那女人悻悻中带着怀疑,朝他们打量了一圈,“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被盛斌雇来看家护院的?不会吧?专门防我的?他也觉得辞退我亏心,怕我回来报复吗?”
  哦。丁穆眉梢一扬,这句话里信息量很大哦。
  就在这时,那女人看到了赵小钏放在草地上的望远镜,顿时明白了,“你是被盛总雇来监视盛斌那个花心大少的吧?怕他又搭上什么坏女人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 09:47
  “哼。”丁穆从喉底冷笑了一声。看来她的身份已经很清楚了。
  她应该是盛斌家之前的保姆,估计因为什么被辞退了,所以回来报复。
  听她的口气,她在盛斌这里工作的时间应该不短,而她昨天才摸回来报复,那么她应该是刚刚被辞退。盛斌和越茗闹离婚的时候,她可以说旁观了绝对大部分,应该知道很多事情。
  丁穆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地说:“辞退你亏心?是么?”
  他怀疑保姆被辞退是因为知道了什么,但是不可以直接询问,所以这样间接敲打,促使她自己说。
  “当然亏心了!”保姆愤愤地说,“我只是不小心把越茗插花的花瓶打碎了,越茗倒没说什么,盛斌倒大发雷霆,然后就把我给辞退了……越茗也真是的,不就是自己到陶吧做的花瓶嘛,又没有花钱,盛斌要辞退我,也不帮我说说情……她明知道我在自学法律,还在存培训班的钱,非常需要钱,还任由盛斌把我辞了,真是薄情寡义啊!”
  丁穆和赵小钏对望了一眼。怪不得她对法律术语那么熟悉呢,原来是在自学法律。
  丁穆又看向保姆,眼底浮起一个笑泡儿。熟悉法律的人更容易被法律圈住。知法的人一般不敢胡乱犯法。此外她刚才的话透漏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她对盛斌和越茗都有不满,那么她很可能不会特意为任何人隐瞒事情。
  “这样吧,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丁穆对保姆说,“我们是被盛总雇来,调查盛斌和越茗的婚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如果你愿意提供信息给我们,我们可以给你一定的报酬。你拿到报酬后,就可以直接去上培训班了。”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纸,递给她,“这是合约,一式两份。你可以在报酬那一栏签上你想要的数字。不过,我要提醒你,你提供给我们的信息,必须是真实的,而且必须得就这些信息和对我们提供信息的事情保密。否则你就得按照协定上说的,赔偿十倍的金额。”说着又盯向她的眼睛,“当然了,你既然自学法律,肯定是想以后成为法律工作人员,我猜是律师,如果有什么法律上的污点,对你前途也是极为不利的,对吧。我相信你一定会谨慎对待这个合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 08:44
  保姆愣了一会儿,结过合约——她真的被丁穆唬住了,在报酬那一栏签上了一个合理的价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签上了自己的卡号和开户名,并且掏出钱包,拿出身份证,给丁穆拍了照片。赵小钏在旁边看着,得知这个保姆叫吴串香,今年十九岁。吴串香处理好这些之后就是一副准备坦白一切的神情:“好吧,你们问吧。”
  盛斌和越茗夫妻间奇怪的事情还真不少。比如说,盛斌和越茗是分房睡的,两人隔壁而居,在中间的墙上开了一道门,把他们两人的房间搞得像套房一样。吴串香对这种生活方式的评价是奇怪得不能再奇怪。虽然他们的房间之间有个“夫妻通道”,但是对中国的夫妻而言,分床睡已经很奇怪了,更别说是分房睡,而且他们新婚就是这样了——越茗和盛斌结婚刚三天,越茗就到隔壁房间睡去了。之后不久盛斌找人在两人房间共同的墙壁上开了个门。
  一开始,吴串香以为是因为他们之间没什么感情——之前听说过他们可能是政治联姻,但是见两人婚后相敬如宾,感情很好的样子,盛斌对越茗尤其在意——吴串香被盛斌辞退的事情充分说明这一点。婚后半年之后,盛斌和越茗开始有点小摩擦,每次都是关起门来吵,不知道在吵什么,最后都是盛斌气冲冲地出来,越茗追出来道歉,每次盛斌都会接受。不过每次虽然是越茗主动道歉,但从二人之间的情状来看,倒是越茗占了上风。
  虽然有人说吵架其实是增进夫妻关系的一种手段,但是越茗和盛斌的夫妻关系显然没有得到增进。吵了一段时间架之后,盛斌又开始去过夜生活,每天回来时都特意弄出声响,把吴串香和越茗都吵醒。
  吴串香怀疑盛斌又是出去和女人厮混,但是发觉不是——她在盛斌婚前就给他当保姆,知道他和女人厮混后会有什么表现,而且发现盛斌的衣服上既没有女人的香水味,也没有口红印或者化妆品残留,更没有女人的头发什么的,也没有什么酒味。而且有一次她看到一个很漂亮很时尚的女人偷偷跑来找盛斌,她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这个女人说她对盛斌一见钟情,要跟盛斌交往什么的,结果盛斌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
  她死缠烂打不愿走,盛斌就怒斥她,叫她滚蛋——这和他婚前的行为可谓天壤之别。在婚前,他对女人,不管是有情还是无情,都会风流地和她周旋一阵子。再往后,则更加奇怪了——盛斌忽然不再往外面跑了,每天晚上都在家里守着,也不再跟越茗吵架了,和她依旧相应如宾,对她非常的好,甚至可以说是讨好。但是他们之间的气氛,却变得生疏而紧张。吴串香越发奇怪了,非常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却没来及看完就被盛斌辞退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3 09:24
  丁穆听了后,沉吟了一会儿,又问吴串香:“那更深层次的东西你知不知道呢?”
  吴串香一怔,接着哈哈一笑:“没办法,我作保姆的,知道的也只有这些,如果你要问他们夫妻性生活的,那也只有……”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怔住了。
  “什么?”丁穆不失时机地追问了下去。
  “这个……”吴串香迟疑地说,“有一次,我夜里起来喝水……我一般夜里睡的都比较沉,但是那天睡前吃了咸的东西,半夜被渴醒了……我正在喝水,结果听到盛斌和越茗的房间那里有奇怪的响动,我就朝那边走过去,走到走廊拐弯的时候,结果看到越茗从房间里逃出来,盛斌追出来,把她抱住,拖回去了。”
  “拖回去了?”丁穆目光一闪,“那他们当时具体是什么情况,你记得么?”
  吴串香认真地回忆道:“当时越茗,应该是披着睡袍,里面好像没有穿睡衣,露出来的全是白花花的皮肤。而盛斌也是披着睡袍,里面也应该没穿什么。”
  “呃?”赵小钏不由自主地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脸不由自主地红了:这好像代表一件很邪恶的事情。
  “那这发生在什么时候?”丁穆紧接着问。
  “这个啊,”吴串香又是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具体时间记不得了,不过应该是盛斌天天晚上出去乱跑之前的事情。”
  “哦。”丁穆点了点头——他的表现可淡定多了,就像只是听到了什么平常的信息。掏出钱包给了吴串香一些钱,“这些先付给你,剩下的我们会通过银行卡打给你,你可以走了。”
  吴串香接了钱——虽然对他们这伙人还有好奇和疑惑,但是为了不找无谓的麻烦而影响他们给钱,立即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丁穆叫阿龙接班监视盛斌家,自己则带着赵小钏回事务所,到了车上后对赵小钏说:“看来我们得和盛斌谈一谈了。”
  “诶?”赵小钏一怔,心想刚才就在他门外,为什么不能进去谈呢。忽然省悟这事应该是需要回到事务所正式谈。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4 08:57
  “丁经理,我可以预先问一下,我们准备找盛斌谈什么么?”
  “你觉得呢?刚才吴串香说的那件事,让你想到了什么?”丁穆倒反问她。
  “这个啊,”说起这个赵小钏的脸又有点想发烧,“我觉得像是非礼……不,婚内强暴?”
  “这就是我们要跟他谈的事情。说不定,这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关键。”
  “诶?”赵小钏觉得公开谈这样的问题,实在有点尴尬。但想到丁穆一定会一本正经地和盛斌谈这个问题,觉得那场面一定古怪得可以,忍不住偷偷骇笑了一下。接着,她又想起了要付给吴串香的那笔钱,忍不住问道:“丁经理,我们付给吴串香的那笔钱,最终是谁负责支付呢?”
  “这个啊,我们会找盛总报销。”
  赵小钏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盛总的脸——一开始的时候她觉得他有些猥琐,回想起来却觉得他不失为一个良善的老头。老实说,这个良善的老头要是知道他儿子有对他媳妇进行婚内强暴,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她真的想象不出。
  “唉,盛总要是知道这件事,不知道会怎么想……”她心里这么想,嘴里也这么说了。
  “盛总不会知道这件事的。我们最终目的是解决客户的问题,有些事情,如果不适宜让客户知道的话,我们是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诶?盛总不会过问他的钱花到哪里去了么?”
  “不会,”丁穆轻笑了一声,“我们和客户的约定就包括,他们给我们提供项目资金,我们有权自行使用而不汇报。一方面是为了保证我们行动不受任何阻碍,也是为了避免遭到干扰。正如我们之前发现的,有些客户身边的人嘴不够严啊。”

  到了事务所后,丁穆一个电话把盛斌约了过来。盛斌对事情的进展十分关心,来得非常迅速,进门后第一句话就问:“查清那个男人的身份了么?”
  丁穆没有回答,只是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盛斌见他如此,心跳顿时加急:“怎么?”
  丁穆看了看他,缓缓地说:“盛斌先生,为了事情能得到真正的解决,希望你能够诚实地回答我的问题,不要有任何隐瞒。”
  “当然,”见他这样盛斌不由得更加心慌和怀疑,“是什么问题?”
  “好的。”丁穆沉定地盯着他的眼睛,“你对你的妻子,越茗,有性虐待或者是性变态的行为么?”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5 08:14
  “呃?”听到这个赵小钏一惊,同时不由自主地感到害臊——她身为旁观者都害臊了。
  “什么?!”盛斌听到这个问题后差点暴跳,还好忍住了,脸憋得像紫肝一样,怒气冲冲地低吼,“你在胡说什么东西?”
  丁穆的眉头微微一皱,但是态度依旧很沉定:“据我们调查,你和越茗一直是分房睡的,是你要求在你们房间之间的墙壁上开了一个门。而你们的保姆曾经目击到她在半夜里,衣衫不整地从房间里跑出来,而你则追了出来,把她拖了回去。综合这些情况,最合理的推测就是你对她有性虐待或者是性变态的行为。她一直在躲着你。”
  “我绝对没有对她做过这种事!”盛斌压低声音咆哮,一副委屈愤怒得要爆炸的样子。不过他也很快意识到光是暴怒是没法为自己辩白的,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我没有对她做过这种事,我没有说谎。如果我对她做了这种事,应该是她先要离婚吧?就算她怕这件事传出去不好听,或者是怕担上离婚的责任,在我要闹离婚的时候,她应该会立即答应,而不是拖着不愿离吧?”
  “哦。”丁穆点了点头,“你是真的准备离婚么?”从盛斌的表现来看恐怕不是。
  “不是!”盛斌果然说,“我不是真的要离婚,只是想吓吓她,逼她……把事实真相告诉我。但是不知怎么的,被老头子知道了,老头子就来胡乱搅了。”
  “哦。”丁穆微微一笑,“这么看来,你有很多事情需要告诉我们了。”
  盛斌犹疑了一下。
  “我们只有知道全部的信息,才能真正地帮你解决问题。”丁穆看向他的眼睛,似乎要把什么东西注入到他的脑海里。盛斌犹豫了一会儿,抿了抿嘴,就像终于决定打开一扇沉重的大门一般说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也没法瞒下去了。我妻子,越茗,从结婚到现在,还没有让我碰过她……我的意思就是指,发生关系。”
  赵小钏和盛斌都是一惊:这还真是没想到。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6 08:27
  盛斌咬了咬牙,继续说:“我和越茗刚刚谈恋爱的时候,如果一有亲昵的举动,她就会有不适应的表现。我问她为什么,她就说她比较保守,这些事情等到结婚后再说。我尊重她,就没有更进一步,也因此更喜欢她。结果没想到,新婚之夜的时候,她还是拒绝我,说她没有准备好。我当时挺惊讶,也挺生气,问她如果没准备和我做爱,为什么要和我结婚。结果她跟我说——现在才觉得我真是傻,竟然被她那些话诓住了,归根结底还是太喜欢她了……她说她从小就认为婚前禁欲是神圣而且应当的事情,因此非常注意保持和异性的距离,也刻意回避和性有关的事务,结果一不小心过了头,导致她即便和我结了婚,也没法立即跟我做爱。她说她非常喜欢我,害怕她一迟疑,我就会被人抢走了,所以急着把婚事定下来。当时她也是向我下跪道歉,并请我给我给她点时间。唉,当时的我一见她下跪,第一个反应竟然只是害怕她膝盖硌痛,至于她其他要求的,根本是想都不想就答应下来。老实说,我前半生都是个花花公子,在那晚之后,竟然发自内心地想作一个高洁的男人,为她守身,等到她适应为止。结果没想到这一守,就是半年。”
  说到这里盛斌又重重地抿了抿嘴,脸色变得挺难看。
  丁穆稍稍等了他一下,结果没有发现他继续说下去,便问:“那你有没有想过,她可能是有性冷淡方便的疾病?”
  “她没有。”盛斌想都没想就回答,之后知道自己必须把一切都说清楚,又咬了咬牙,“我也怀疑过她有这方面的疾病。即便有,也没有关系,带她去治就好了。只是暂时无法直截了当跟她谈,怕冒犯她……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发现她在看那种成人看的动漫。就是涉及性元素的那种。我很生气,也很迷惑,便问她是不是骗了我。结果她还是之前那番说辞,还是说自己没准备好,叫我给她时间。我很生气,又见吵架根本没法解决问题,索性不再跟她沟通。为了给她施压,我赌气再出去过夜生活,但也只是做做样子。结果她竟然对我不管不问。我更生气——因为这让我怀疑她是不是不在乎我,又怀疑她是觉得自己理亏,才纵容我出去为所欲为。我发觉这样会起到反效果,赶紧又停止了——到这时为止我已经被她搞得焦头烂额,都要崩溃了。然而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件更要命的事情。有一天,我竟然发现她在夜里偷偷地出去。”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7 08:18
  说到这里他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动,证明这件事当时对他的冲击很大,“她穿着黑色的衣服和软底的鞋子,悄无声息地溜出去。如果那天我不是凑巧没有睡着,根本发现不了……相信那天不是她第一次溜出去。我发现她这个行为后赶到很震惊,忍不住跟踪她。结果我发现,她遛到了市中心的喷泉广场,避在黑暗里,似乎在观察什么人。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她在看一个坐在喷泉边的躺椅上的男人。我当时以为这是她来见自己喜欢的男人的,一时间简直要疯掉了。几乎立即就要冲出去和她理论,并且想把那个男人暴打一顿。然而我没有轻举妄动——幸亏我没有轻举妄动,才能发现情况有些古怪。”

  盛斌咽了口唾沫。从他的神情来看,他的思绪分明回到了那个夜晚,当时心里的疑惑也分明浮现在了脸上:“当时……她只是在黑暗中避着,根本不上前和那个男人见面,甚至还有种刻意不让他发现的感觉,完全像是在监视他。她就那样看了他一会儿,接着转身往回走,我赶紧在往回赶,好不容易才在她进门之前进门……只有后来她又是晚上出去了一趟,这次是在一个公园,那个男人也在那里。她依然是躲在暗处观察那个男人,观察了一会儿就离开。这次我也跟踪她了,并且给那个男人拍了照片。我觉得她和这个男人之间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但是又无法贸然问他,于是就迂回婉转地刺探她,结果她嘴巴闭得很紧,什么都不说。后来我急了,就吓唬她说我要离婚,想逼她坦白……结果她只是向我道歉,说什么都是她的错,求我别离婚……她就是这样油盐不进,而我又是这么没用,被她一求就心软……更糟的是这件事不知怎么的被老头子知道了,过来胡乱向我施压,我简直是一枝蜡烛两头点了,真正搞得焦头烂额。而越茗因为我的刺探,意识到我发现了有关那个男人的事情,就不再出去见他了,我也在家里守着她——我怕会出事。至于那个男人面前,我就雇了一个家伙去帮我查,结果这个家伙几乎什么都没查到,只是蹲守在那个广场和公园,等那个男人出现的时候拍了几张照片,连他的家都没找到,等于没用。”

  丁穆眉毛一扬:“正因为如此,你才找到我们,让我们来帮你调查这个人。你雇佣的那个人是什么人?是专业作调查的么?”

  “算是吧。他在一个私人侦探所工作。我叫他不要告诉别人,秘密地帮我调查这个男人。”

  丁穆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头。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7 11:16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8 09:13
  “怎么了?”盛斌敏锐地捕捉到了他这个表情变化,并且意识到这可能代表“事情不好办”了。

  丁穆看了看他,说:“既然这个人是专门作调查的,那么他在这个男人现身后,尾随他发现他的工作单位或者是他的家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这就是证明,他在尾随这个男人的时候被他甩掉了。而在都市中,被一个人无意识地甩掉可能性很小,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男人注意到了他,特意把他甩掉的。因此,你已经打草惊蛇,那个男人应该会刻意隐瞒行踪,不会再出现了。”

  盛斌一惊,接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而丁穆却话锋一转:“不过我们应该还可以找到他。”

  盛斌松了口气。

  丁穆瞄着他,继续说:“你刚才漏了一件事,那就是保姆所说的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盛斌听了后脸红了,踌躇地说:“必须说吗?也许那没什么用处……”

  “必须说。”丁穆沉定地说:“只有你告诉我们所有信息,我们才能彻底地解决问题。”

  盛斌想了一想,涨红脸一咬牙:“好吧……那天,我发现她再看那种书籍,觉得她应该还是有那种需求,有点生气,也有点不解,再加上,其实我一直对她是很渴望的,一时冲动就对她……她反抗,我就有了类似于强迫的举动。结果她反抗得很厉害,我就停止了。不过正因为这事我和她的关系真正进入了困难期,我之后就假装去过夜生活,故意……气她了。”

  丁穆点了点头:“好的。具体的情况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我建议你回家后就像你这些天所做的事情一样,只是守着越茗,对于任何事情,都不要轻举妄动。保证电话通畅,保证我们可以随时联系到你。”

  盛斌答应了,走的时候颇有点心事重重。赵小钏觉得他应该是对他们能不能找到那个男人心事重重。

  本书书名:《万能事务所》本书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群言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9 20:08
  老实说,按照现在的情况,这个男人的确是很难再被挖出来了。她试探着问丁穆这方面情况,结果丁穆的回答大出她的意料之外。

  “这个啊,完全不用担心。我们这边已经有人在查了。相信很快就能查到。”

  “诶?”赵小钏对此有两个惊讶,一个是丁穆竟然说“很容易查到”,和他刚才和盛斌的说法大相径庭,另一个是丁穆说已经有人再查了——到目前为止,她好像除了丁穆、前台、阿龙、司机外,还没见到事务所有其他人。

  “已经有人在查了?是谁在查啊?”

  “哦,是牧卿在查。她还在出外勤,到一个地方调查另一件事去了。我已经把各种资料发给她了。相信等她回来的时候,调查就会有些眉目了。”

  “诶?”赵小钏乍一听来觉得这很不合理,“在出外勤,同时还要调查那个男人?来得了么?”

  “完全没问题。”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赵小钏被吓了一跳,差点要跳起来。转头一看,发现身后站着一个白白净净、五短身材的女孩子,打扮得很朴素,只有头上一个镶满彩色水晶和珍珠的发卡十分抢眼。

  看着赵小钏惊诧的样子,丁穆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你不用惊诧,牧晴就喜欢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可以说是她的风格。”
  牧晴眯着眼睛笑了:“我就是喜欢在别人不注意我的情况下,悄悄地活动。”她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出现了几道细纹,证明她已经不是很年轻了。但是从其他任何方面看,她都像是个小女孩。

  “哦,好……”赵小钏打量着她,还是无法掩饰自己的诧异。

  牧晴拿出一个小小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来向丁穆汇报她调查的过程和结果,既像是在讲解,又像是在请丁穆监督。

  “我听说越茗的行为后,就觉得越茗应该也在监视和调查那个男人。而她对他的那两次窥视,更像是要进行某种行动之前的准备。于是我就黑进了越茗的电脑,发现她的电脑里有个加密文件夹,里面有一些文件。”说着点开一个文件夹,里面是一些图片。“这些都是些自拍。然后,我又查了越茗的QQ,发现她专门注册了一个号和这个男人进行聊天,这些自拍图都是那个男人发给她的。”

  “那聊天的内容是?”丁穆目光一闪。

  牧晴朝他看了一眼,笑了:“看来你已经猜到了,不愧是我的大穆穆。”

  一听这话赵小钏的下巴差点飞出去:大穆穆?!叫自己的上司这种昵称?虽然丁穆挺帅,也挺和蔼可亲,可是,大穆穆?!

  “正如你所想的,他们是在进行类似网恋的聊天。不过越茗在和他聊天的时候,发给他的都不是自己的真实照片,而是从网上盗来的,别人的图片。她每次在给他发图之后,都会怂恿他发自己的图片给她,并且强调自己想看看他工作和生活的地方。”

  牧晴说着把那一幅幅图片放大,一幅幅地翻给他们看:“而这个男人也比较机警,没有给她发过有门牌的图片,也没有发过房间和景物的全貌。在聊天过程中也没有真正透露过自己的住址和工作的地方,都是含糊其辞。不过,这些图片和文字里还是有一些蛛丝马迹的,越茗也发现了,所以她把自己认为有用的东西单独保存下来,应该是进行分析,非常可惜她并没有分析出他的具体住址和工作的地方,只是推测出他常去的地方。一个是喷泉广场,一个是绿玉公园,以及他去的时间——他经常晚上去那里散步。”

  “所以,她就在晚上去了那两个地方……”丁穆沉吟道。

  牧晴笑吟吟地对他说:“知道越茗这些行为后,你觉得她像在做什么?”

  丁穆的眼中掠过一丝胸有成竹的笑意——他已经知道答案了,转头问赵小钏:“你感觉到了什么?”

  “这个啊,”赵小钏皱着眉头说,“感觉她像是要把这个男人骗出来,设个圈套给他钻?”

  “是的。”牧晴弯起眉毛一笑,“就是如此。她是在狩猎。她那两天应该是在做狩猎前的准备。”

  “狩猎?”赵小钏对这个充满血腥味的词很不适应,“她为什么要狩猎他?他是什么人?”

  “他啊,”牧晴骄矜地一笑,“他把自己的身份隐藏得很深,以越茗和那个私人侦探的水平,是绝对找不出他的身份的,不过对我来说,却绝绝对对是小菜一碟。我通过他和越茗聊天时的数据记录,找出了他的IP地址。结果发现他应该住在花园河小区那一带。结果我发现他发给越茗的一张照片里,窗户对着珍珠塔。我发现从他的窗户看过去,除了珍珠塔之外看不到其他的景物,所以就可以确定附近没有高过他所在的楼房的建筑。然后我以此确定了这座楼房就是花园河小区的一本大厦。而通过窗口和明珠塔的角度分析,我确定了他的房间的大体位置。另外我也发现他在窗口挂了一个贝壳风铃,因此确定——”说着又打开了一张照片,“这是我从网上搜来的,一个网民对一本大厦的随手拍……”把照片上的一小块放大,并增加像素,那赫然是个贝壳风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0 09:36
  “所以我确定这里就是那个男人的家,一本大厦1103号。然后通过门牌号我就查到了此人名叫苏敬之,自己开超市,超市的地点在凌源河路126号。”

  “诶?诶?诶?”赵小钏听她连珠炮般地说着,脑子简直要跟不上了,听到这里不由得失声问:“知道门牌号就可以直接查到这么多信息吗?”

  牧晴眯着眼睛看向她,作了个卖萌的表情:“老实说,之间还是要经过好多步的,不过对我来说很简单啊。”

  “呃?”见她这样,赵小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了,既然知道了这些信息,就该由我们进一步去调查他是个什么人了。”丁穆说。

  “哎?这些信息已经很详尽了吧?”赵小钏觉得有些奇怪,“还需要继续调查吗?”

  “当然需要。”丁穆若有所思地说。

  赵小钏不敢再多嘴,准备出发。结果发现牧晴并没有再出门的意思,不禁有些奇怪。丁穆发现了,笑了:“我们的牧晴只喜欢在网络上进行调查,出门跑腿的事情还是我们干。”

  “诶?可是她不是刚刚出外勤回来吗?”

  “到那个地方只是为了就近捕捉一些信号而已。”牧晴又是一副卖萌的神情。

  司机又把丁穆和赵小钏拉到了凌源河路。赵小钏现在知道了,这位司机叫徐壮。她是从前台问来的。他那阴沉的样子和脸上的伤疤让赵小钏很不安心,因此她很想再进一步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想到自己还是不要乱惹麻烦比较好——乱打听同事的底细可是职场禁忌。但是每当从后视镜里看到他那傍着伤疤的眼睛的时候都感到心里凉飕飕的——没办法,只有不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1 08:42
  到了凌源河路之后,丁穆和赵小钏佯装成路人,慢慢地踱到了苏敬之的超市。现在只有八点多钟,在这个夜生活丰富的城市并不算晚。因此苏敬之的超市还开着。这个超市就叫敬之超市,方方正正的一个店面。丁穆和赵小钏进去转了一圈,然后站到隐蔽的地方,看着超市若有所思。

  “你看了这家超市后有什么感觉?”思索了一会儿之后,丁穆问赵小钏。

  “感觉?就是一家超市啊。里面的东西满满的,超市员工也好像挺正常的。”赵小钏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对。”丁穆沉着嗓子说,“你再想想?”

  再想想?赵小钏努力想了想:“要说还有其他的,那就是感觉这个超市不是挺有生气。”

  “应该说是漫不经心。”丁穆借口说,“一个人经营店铺的态度,可以从他对货品的选择,对货品的摆放布局,甚至对货品的定价看出来——有时候货品定价的花招也可以成为促进销量的因素。而这个超市货品的品种、摆设和定价都表明店主对它们基本没花什么心思,店员的状态也十分散漫,证明店主对超市经营的态度,其实是漫不经心的。而且‘敬之超市’这个店名对顾客丝毫没有吸引力,读起来也相当拗口,绝对不是一个利于销售的名字。在我看来,这个超市顶多能做到收支相抵,要想盈利,是十分困难的。而据我所知,一本大厦的房价,在本市是数一数二的贵。苏敬之要靠这样的超市赚到在一本大厦买房的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说这代表什么?”

  “因为他有其他的收入来源?啊,不对,牧晴并没有查到他有其他的产业,这么说,他有灰色收入?”赵小钏陡然发觉这个苏敬之背后可能很黑暗,陡然心跳加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2 09:10
  “应该是有见不得光的收入。”丁穆沉吟着说,“你会想一下,盛斌曾经说过,他雇了一个私人侦探社的员工去盯苏敬之的稍儿,结果被他甩掉了。然而即便发现自己被人跟踪,甩掉专业的跟踪者也是不容易的事情。而且要在被专业人员跟踪的时候及时发现自己被人跟踪,那则需要非同寻常的敏锐。这就证明苏敬之可能具有反侦察的反跟踪的能力,或者长期做过反侦察和反跟踪的事情……”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了,接着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牧晴:“你查一下越茗的生平,她是在这个城市里长大的,还是从其他城市搬过来的?”
  牧晴很快就给了回复:“她是在这个城市长大的。”
  “那最近几年,在这个城市里,有没有数额巨大的,未被侦破的抢劫案或者是连环抢劫案?”
  “最近几年没有。”
  “那最近二十年,或者是三十年呢?”
  “有的,有三宗,有一宗还是连环抢劫案。”
  “那和性犯罪相联系的抢劫案有么?”
  “有的,就是那宗连环抢劫案!”
  在花园河小区外的街心公园里,苏敬之正在踯躅。他走到一丛长满半开鲜花的树丛前,嗅了嗅鲜花芬芳的气息,朝四周看了看。忽然,从他背后的树丛里跳出来一个人,用手臂紧紧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苏敬之猝不及防,转瞬间就被勒得面庞青紫,晕了过去。那个人则继续勒紧不松手,一副要把他勒死的样子。就在这时,从树丛里冲出来一个穿着黑衣的小个子,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臂——黑衣小个子拿住了他的穴道,他不得不松手。
  苏敬之滚倒在草地上,依旧不省人事。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男一女跑过来,男的用手电筒照向被黑衣小个子制服的那个男人,发现他竟然是盛斌。而那个制服他的人,则是阿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3 08:06
  “你这是干什么?”丁穆颇有些诧异。

  盛斌的神情就像暴怒的猛兽一样,拼命想拜托阿龙的掌握,继续攻击苏敬之:“你们别拦我!我什么都明白了!是他强暴了我妻子,在我遇见她之前,对吧?!”

  “啊?”丁穆和赵小钏倒是一惊。

  “我回去后仔细一想,就想明白了!”盛斌狠狠地说,“这家伙能够及时发现有人跟踪他,并且甩掉跟踪他的人,证明他时刻注意有没有人盯上他,还会反跟踪……有这种表现的人,十有八九是逃犯!而我妻子其实是在调查他!她一个大家闺秀为什么要跟踪逃犯?!肯定是因为他早年伤害过她!我妻子对真人的性有障碍,一定是他害的!一定是他之前强暴过她!”

  丁穆用力抿了抿嘴,轻轻地叹了口气:“所以你就假装成你妻子,用QQ约他出来见面,想自己当执法者,对么?”

  而阿龙一直在他的住宅外监视,见他形迹可疑地出来,自然就跟了过来,而且一边跟踪他一边跟丁穆联络。

  “诶?”赵小钏一激灵,“可是牧晴不是监控了越茗的QQ么?应该监控了吧……那他约苏敬之出来,牧晴应该能发现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9 18:34
先不要沉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3 19:25
  顶住不要沉哦。

[本帖最后由 人生如花 于 2018-5-23 20:20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6 12:38
作者暂时还没续更,我来顶一下。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38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