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558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4-13 18:49

“牢骚太盛”柳亚子



zhvo2013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夺席谈经非五鹿,无车弹铗怨冯驩。”“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自从柳亚子的《七律·感事呈毛主席》与毛泽东的《七律·和柳亚子先生》公开发表后,人们就对柳氏“牢骚”格外关注。这是因为,第一,在当年的文化人中,有资格与毛泽东作诗词酬唱的,除了郭沫若之外,恐怕只有柳亚子了;第二,在新中国即将诞生之际,柳亚子的“牢骚太盛”到底从何而来?令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不可思议。
  1949年2月底,柳亚子和宋云彬等人,应中共中央邀请,从香港起程,经烟台、济南、沧州等地抵达北京。同行的还有陈叔通、马寅初、包达三、叶圣陶、王芸生、张志让、郑振铎、曹禺、徐铸成、赵超构、沈体兰等二十多位知名人士。也许是因为“翻身民众开新史,立国规模俟共谋”(叶圣陶诗句)吧,一路上(特别是在船上)大家都异常兴奋。当时柳亚子已六十开外,如果不是“六十三年万里程,前途真善向光明”(柳亚子诗句)的话,他恐怕不会有如此兴致勃勃地和大家一起打牌、娱乐。
  在烟台登陆后,柳亚子还是格外兴奋。毎到一地,他都要在欢迎大会上“致答辞”,有时候东道主没有安排,他也要“自请讲话”。讲话之后,还要高呼“拥护毛主席,拥护中国共产党,打倒蒋介石,打倒美帝国主义!的口号,以表示自己的忠心和决心。
  柳亚子一行是在3月18日抵达北平的。到了北平以后,柳的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尤其是在“今日上午愈之来,与柳亚老剧谈,亚老近来兴奋过度,又牢骚满腹,每谈必多感慨,恨无辞以慰荐之也。”(宋云彬日记《红生冷眼》115页)之后。愈之,就是胡愈之,他是一位“在公开活动中不以共产党员面目出现”的长期从事统战工作的“特别党员”,所以他表面上是以朋友的身份来访,实际上很可能是奉命行事。来奉劝柳亚子不要骄傲。显而易见,根据柳亚子经历和他的表现,说他以革命先进自居,背着自负的沉重包袱,好像不算过分。
  柳亚子一贯以诗坛领袖自居。他在1945年曾说:“辛亥革命总算是成功了,但诗界革命是失败的。……国民党的诗人,于右任最高明,但篇章太少,是名家而不是大家;中共方面,毛润之一枝笔确是开天辟地的神手,可惜他劬劳国事,早把这牢什子置诸脑后了。这样,收束旧时代,清算旧体诗,也许我还当仁不让呢!”(《柳亚子选集》,1084~1085页)
  柳亚子又以第一政治家自命。他在1947年年底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从中国国民党民主派谈起》。尽管这篇文章没有公开发表,但是它却表达了作者的自我评价。文章说:“老实讲,我是中国第一政治家,毛先生也不见得比我高明多少,何况其他。”紧接着,他以中山舰事件和西安事变为例,来证明“中共也并非天神天将,至少有些地方不见得”比他高明。与此同时,他还借用李济深的话——“不必每事都存心附合中共,但也绝对不能存心和中共立异”——来反驳郭沫若提倡的“尾巴主义”(同上,584~586页)
  就在胡愈之来访的那天下午,毛泽东飞抵北平,柳亚子等人前往机场迎接。几天后柳写下《七律·感事呈毛主席》一诗。1949年4月6日,柳在北京饭店文艺界招待会上,发表“冗长之演词”,反复强调他与民革、民盟的关系以及他在民革中的地位。柳认为,自从孙中山去世以后,国民党就“永久没有领袖了”。何香凝、宋庆龄和李济深虽然“是本党第一流人物”,但是由于“我有科学的预见”,并且“自信……不在毛泽东之下”,所以“不论本党或中共,听我的话一定成功,不听我的一定失败”。(同上,591页)以这样一种孤芳自赏的心态来到北京,柳亚子肯定会感到不满,感到压抑,以至会处处碰壁。因此他所谓“不要把他当做党派人士而愿意归入文化界”的发言,完全是一种牢骚。于是只得称病,住进颐和园休养。5月1日,毛泽东主席到北平颐和园益寿堂看望柳亚子。
  至于那些因要吃黄瓜,打过管理员一个耳光,和警卫人员发生过冲突的诸多小事,就更不值一提了。不过,有意思的是,无论柳亚子怎样发牢骚,他的境遇都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也许毛泽东始终认为他不过是一种书生意气罢了,无非是发发牢骚而已,根本不必当真。相比之下,柳亚子发牢骚时往往进行劝阻的挚友宋云彬,却在1957年被打成了右派。而柳亚子在1958年就逝世了。
  这一段史料或公案,从侧面反映了中国知识分子在时代变迁,江山易主时的困惑、纠结等情绪,以及自以为是,“趋势游利为先”的特有劣根性,不失公允与真实。为全面了解起见,顺便将上述两首诗词全文转载如下,以供吟咏:
  柳亚子原诗
  七律·感事呈毛主席

  开天辟地君真健,说项依刘我大难。

  夺席谈经非五鹿,无车弹铗怨冯驩。

  头颅早悔平生贱,肝胆宁忘一寸丹!

  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
  毛泽东《七律·和柳亚子先生》



  (1949年4月29日)



  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

  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后由 zyesheng 于 2018-4-14 22:29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16 14:24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40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