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882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4-16 10:01

哪位开国上将叹“一生至少五次应该死而没有死”   



x8362622 发表在 战史风云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1.html


在革命的激流中他几经生死的传奇,足以让人惊叹。他生前曾说过:我一生至少有五次应该死而没有死。最危险的一次是1933年冬天的一个夜晚,他在闽东福安召集中共地下党组织开会时,突遭敌人袭击。敌人是有备而来,近距离的向他连开六枪,他中了三枪……

  一、生于南洋返祖归根

  素有小叶挺之称的叶飞将军是开国将领中为数不多的归侨将领。

  1914年,叶飞出生于菲律宾奎松省地亚望镇的一个菲华混合家庭。父亲叶荪卫是镇上的菲籍华人,母亲麦尔卡托是当地土著菲律宾居民。

  为了不使儿子忘了自己的“根”在中华,叶荪卫征得妻子的同意,于1919年将7岁的长子叶启存和5岁的次子叶启亨(叶飞)送回祖籍——中国福建南安金淘乡上学,让两个儿子自小就接受中华文化的熏陶。

  叶飞的国文老师对他也是对莘莘学子讲,南安人杰地灵,历史上曾出过两个响当当的人物,一位是人所共知的郑成功,这位民族英雄率部跨海从荷兰人手里将台湾收复,一直被南安人引为骄傲。另一个则是曾在明、清两朝为官的洪承畴,洪助清灭明后,享受荣华富贵。当他派人去南安故里,接年迈老母赴京享福时,深明大义的洪母愤愤地对来人说,我儿子在松山为大明战死,大明皇帝都祭奠过他了,哪个汉奸敢冒充我的儿子?她再也不认洪承畴这个败类儿子了。

  “洪母骂畴”的故事,深深地铭刻在叶飞幼小的心灵里,他自小就发誓做人就要像郑成功,而不做洪承畴那样没有民族气节的小人。

  二、在时代洪流中投身革命

  叶飞12岁那年,以优等生的成绩考入厦门港中山中学。在厦门中山中学,他手捧着《新青年》、《语丝》、《奔流》和“创造社”、“太阳社”的那些热情奔放的进步书刊爱不释手。这些报刊上的小说和滚烫的诗句,激发他勇敢地投身于时代的潮流,在大革命失败后的一片白色恐怖中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从此走上了职业革命者的生涯,在中共领导的地下斗争中很快便崭露头角。在革命的激流中他几经生死的传奇,足以让人惊叹。他生前曾说过:我一生至少有五次应该死而没有死。最危险的一次是1933年冬天的一个夜晚,他在闽东福安召集中共地下党组织开会时,突遭敌人袭击。敌人是有备而来,近距离的向他连开六枪,他中了三枪:一枪从左脸颊打进,一枪从左胸打进,一枪打在了腿上。他硬是凭着年青旺盛的生命力,以非人的毅力顽强的爬出竹楼,爬进松林。左胸上的那颗子弹,直到逝世后才从他胸口处取出。

  最具传奇性的一次则是发生在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期间。那时,他担任中共闽赣省委委员、闽赣省军区司令员的重要领导职务。当时,中共闽赣省委主要领导人对他产生政治误会,命人将他诱捕后捆在竹笼子里押往省委机关驻地。押解途中遇到敌人伏击,抬送他的两名群众听到枪声四起便掼下竹笼逃命而去,负责押解的赤卫队员只顾还击而将他放在一边。叶飞拼命挣扎出竹笼,但被反绑着的双手使他无法直立,只得顺坡滚下山崖,幸好被树枝挂住,没有摔死,后被一个山民救助。这样既避免死于敌人枪下,又避免被自己人审讯后处决。

  不久,省委查清了事件真相,作为一名红军高级指挥员,叶飞又官复原职。

  三、“叶先生……你是个书生嘛!”

  经历了无数次生与死的搏斗,“小叶司令”的大名在闽东大地谁人不知,那个不晓?!

  1937年12月,新四军在江西南昌设立了办事处,受命组建新四军军部的南方八省党和红军的领导人项英、陈毅派人到闽东与叶飞联系,要叶飞到南昌领受任务。接到通知后,叶飞立即动身。在他途经福州时,赞成国共第二次合作共赴国难的国民党福建省主席陈仪闻讯,一定要见见这位威震八闽的闽东工农红军的最高长官,特备酒宴招待叶飞。

  当叶飞应邀赴宴时,陈仪望着由省府秘书长引至面前的很有礼貌的俊朗青年:颀长的身材,单薄、清瘦,理着军旅中少见的分头,眉清目秀,温文而雅,20刚出头的年龄……凝视片刻,陈仪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便用疑惑的口吻问:“你是叶飞先生吗?”

  叶飞答道:“是呀!”

  素以爱惜人才而著称于世的这位国民党元老不免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长期以来与他周旋作战、闹得整个闽东天翻地覆的中共闽东地区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叶飞竟如此年轻,又如此的文儒雅气!当即赞叹不已,对叶飞说:“啊,叶先生……你是个书生嘛!”

  出席宴会的省保安司令,不时侧目看叶飞那身衣裳。开始叶飞没有太注意,后来一低头才明白,原来自己作为便装穿的这套黄呢军服是从省保安司令部少将参谋长身上扒下的。这位参谋长是不久前率部进攻闽东苏区时,被叶飞指挥的红军击毙的。省保安司令直觉得一股凉气直透后脊梁,再也无心喝酒,也不敢跟叶飞碰杯。而叶飞却很坦然,举止得体地跟这些昔日之死敌、今日之友党友军的官员们交杯换盏。

  当叶飞率领由他任政治委员的中国工农红军闽东独立师改编的新四军第三支队第六团开到苏南抗日前线,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新四军分会副书记、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司令员陈毅在视察六团时,高兴地拍着这位才23岁的南方游击根据地领导人之一的小叶团长的肩膀,称赞道:“六团可做本军的模范!”

  四、敌对双方的当事人竟是嫡亲表兄弟

  1949年10月15日黄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司令员叶飞将军指挥所属部队发起了金厦战役。在我军首攻厦门这“扇” 门时,竟发生了这么一桩十分巧合的很有意思的故事:敌对双方的当事人,竟是一对断绝音信长达二十几年的嫡亲表兄弟。

  也就在1949年10月15日这天下午,台湾省参议会参议员谢汉儒先生,奉台湾当局之命,率“金厦慰劳团”,携带银圆30万块,在基隆码头搭乘继光号轮船出发,前往厦门和金门前线慰劳军民同胞。

  慰劳团于10月16日中午抵达厦门港。当晚,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军政长官陈诚时在台湾)、福建省政府主席汤恩伯在虎头山总部会见并宴请全体慰劳团成员。当上第二道菜肴时,突然炮声隆隆如在左右。

  慰劳团的团员,刚从没有枪炮声的“大后方”至此,猛听得炮声隆隆,心中不免惶惶不安。楼上有人下来,跟正在向慰劳团团长谢汉儒先生举杯敬酒的汤恩伯耳语。汤恩伯以沙哑的声音笑着说,他到楼上听下电话,马上回来。果然,他听完电话,又下楼来了。炮声仍在不断响着,汤恩伯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谈笑风声,非常镇定。当送上第四道菜的时候,楼上又有人来向汤恩伯耳语,他再度上楼,这次上楼之后,久久未见下来。

  事后,慰劳团才知道,汤恩伯二度上楼后没有再下来,是因为前线军情告急,他已从后门离开总部前往前线指挥。那时,解放军已占领了鼓浪屿,而且在厦门市高崎方面登陆成功。

  这时从共军阵地发射过来的炮弹,“啾啾”的声音,好像越过了虎头山。电灯突然全部熄灭,宴会无法进行。赴宴人员看到天上到处飞着炮火,表情非常慌乱。幸好,汤总部的副官处长及时地用几辆轿车,摸黑将慰劳团的人员送回旅社。

  经过一番惊恐,人人都像做了一场恶梦似的,从团长到每一个团员,再也不敢去金门劳军了,恨不得立即插翅飞回台湾。

  深夜12时许,副官处长来电告诉谢汉儒,请慰劳团人员立刻到旅社楼下集合,已派汽车去接他们到安全的地方。

  午夜1时左右,慰劳团全体成员坐上汽车离开旅社。车队不开灯,也不按喇叭,在夜路上疾驶。车队将他们送到厦门岛东边的一个码头,一位上校军官让他们立即上船返回台湾。

  慰问团一到台湾,就听说厦门已被共军攻陷,共军早晚就要攻击金门。但慰问团团长谢汉儒怎么也不会想到指挥攻击金门的中共军队兵团司令竟是自己的亲表兄叶飞将军。

  谢汉儒只知道比自己年长一岁的叶家表兄叫叶启亨,小时候表兄弟俩情同手足。他也知道,在厦门读中学的年仅14岁的表哥叶启亨,将名字改为叶琛,追随共产党参加革命,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1930年,谢汉儒因逃婚从老家跑到厦门,有熟人告诉他,他的表哥因参加阴谋推翻政府活动,被警察局逮捕关在牢里,案情重大。他不怕受牵连,设法疏通关系,想以送物品为名去探监见表兄一面。他花了好多钱,看守却传出话来,在押的**人员中没有叶琛这个人。表兄哪去了?20多年来生死下落一直不明。

  原来,当时叶琛化名聂扬。怪不得“犯人”花名册上没有叶琛这个名字。后来,聂扬被组织上营救出狱又改名叶飞,到闽东去组织、领导红军游击队,跟国民党反动派展开武装斗争。

  63年后,谢汉儒、叶飞两表兄弟第一次见面是1990年的初夏,这时他们皆是耄耋老人了。

  是年,作为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叶飞在北京会见了台湾民社党元老谢汉儒老先生,可以说,他们是为共同的寻求祖国的和平统一之路走到一起的。谈起往事,他们惊奇地发现,1949年10月16日那夜两人都在厦门。有记者打趣地问谢汉儒先生:“如果您当时知道率军打过来的共产党军队的司令官是您表哥的话,那么,您还会回台湾吗”?谢汉儒既风趣又坦然:“当时我根本不晓得共军的司令官是我的表哥。就是当了共军的俘虏,知道了表哥是共军的司令官,只要他放我走,我肯定会回台湾!”

  五、七十年后重游故地

  1989年1月,时任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叶飞将军应菲律宾参议长沙隆加的邀请,率全国人大代表团赴菲访问。这是将军70年后首次回到这个生他养他的国家。

  叶飞副委员长访菲引起菲律宾参众两院的高度重视,并做了特别安排。菲律宾各报都在显著位置刊登介绍叶飞的文章和他访菲的消息。

  叶飞出生的地亚望镇的镇政府听到将军即将回故里的喜讯,特意找到了叶飞的出生证和受洗的登记记录,并重修了他父母的墓。

  1月25日,中国人大代表团的专机飞抵马尼拉机场。菲方给了叶飞很高的礼遇,鸣礼炮十七响。记者们围着叶飞,请他谈谈感想。叶飞说:“‘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我是连乡音都不懂了啊!”“我是为促进中菲两国的友谊而来。中菲两国是近邻,又有血肉相连的亲戚关系,更应该世代友好下去。”

  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夫人接见了叶飞。会见是隆重而又亲切。总统对叶飞说:“我有中国血统(注:阿基诺夫人的祖父是中国人),你有菲律宾血统,我们两人就是中菲两国友好的象征。”

  叶飞说:“作为一个和菲律宾有血缘关系的中国人,更希望中菲两国能世代友好,因为这符合中菲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1月29日,在中国驻菲大使王英凡的陪同下,叶飞回到距马尼拉70公里的地亚望镇,这里是他的衣胞之地,也应算是他的故乡。

  全镇的人不分老幼都出来了,真是人山人海,还有很多人是从马尼拉专程赶来的,他们就是要一睹这位出生在本地的中国上将军。

  叶飞对菲的访问引起了全菲的轰动。他在菲律宾成了知名度很高的象征中菲友谊的中国领导人。

  六、身后殊荣

  1999年4月18日,叱咤风云的叶飞将军永远离开了他为之贡献一生的祖国和人民,他那极富传奇色彩的革命一生,注定了他不但在人民共和国、也要在菲律宾史册上留下英名。


  当叶飞辞世的消息传到菲律宾、传到地亚望,菲华商总会和地亚望镇各界人士自动地聚集在一起,商议做些什么事来纪念这位把一生都献给了伟大中华的战士。最后,镇理事会通过决议,把镇中心的公园命名为“叶飞将军纪念公园”;并由菲华商总会出资在公园铸立叶飞将军纪念铜像,同时还决定将第二个职业学校命名为“叶飞学校”。

  2000年3月29日,叶飞将军逝世一周年前夕,在菲律宾奎松省地亚望镇,举行了一场隆重的纪念活动——为叶飞将军纪念公园和叶飞将军铜像揭幕。在揭幕仪式这天,菲律宾军队总参谋长和到菲访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钱树根将军及在菲华人各界1200多人出席了这个仪式,这在地亚望镇可说是盛况空前。

  在国外以一位中国上将命名公园、铸立铜像,这个殊荣只能是叶飞将军才能享有。因为他不仅是中国的英雄,同样也是菲律宾华人的骄傲、地亚望镇的骄傲。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请点击华声军事首页:http://js.voc.com.cn/




----------------------------------------------
也许以后的天空

常在回忆之中下着雪
白色铺满了山野
我和我最初的爱
就在天地苍茫时告别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22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