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9289个阅读者,5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5 08:15
  “后来,有一天我见他在光着上身晾衣服,忍不住又走过去看了几眼……”白小枝觉得自己的嘴唇都要撑不开了。
  米娜沉默了。
  “你说……我是不是不有些……”白小枝觉得脸上像有火在烧,根本不知道该如何界定自己的行为。
  “很正常啊,因为你是熟女啊。”米娜似笑非笑地说。
  “你别告诉我熟女就等于色女吧。”白小枝撇了撇嘴。
  “当然不是。”米娜的嘴边扬起一丝笑纹,“不过我奉劝你还是赶紧找一个男朋友吧。”
  “我不是说了难找……”白小枝傻傻地说了半句,忽然明白过来,“你该不是说我空虚寂寞,饥不择食……”说到这里猛然打住。算了,反正现在说不说都一样,一切尽在不言中。说出来说不定更丢人些。
  米娜露出尴尬的神情,但没有说什么,轻轻地拍了拍白小枝的肩膀。白小枝低着头红着脸,端起茶杯,猛地灌了一口茶。
  “不过。”米娜抿了一口茶,吐烟圈般吐出一句话,“你可以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娶一个男人进门。”
  “啊?”白小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思想并不前卫,一直以为“娶”男人就是金钱加男色的组合。而且干这事的一般都是那些又老又丑又邪恶的女人。米娜竟然叫她娶男人?在开玩笑么?
  “不像你想得那样。”米娜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一笑,“我是指找个条件比你稍低一点的。当然,不仅仅要看长相,也要看人品和前途。”
  “哦……”白小枝点了点头。虽然点头了,但其实不以为然。
  “不过,”米娜又抿了一口茶,“不能娶你跟我提起的男孩子。”
  “为什么?”白小枝心“突”地一跳,然后脸莫名其妙地红了。
  “因为你搞不定她。”米娜意味深长地一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白小枝脸顿时涨得像要喷血。“你又没看过他,怎么知道……我搞不定他?”

  书名:《遇见对的那个你》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远方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6 08:28
  “看你就知道了啊。”米娜调皮地一笑。
  “你……你是说我这样子已经被他……根本没有的事情啊!”白小枝又羞又恼地叫了出来。
  白小枝原以为和米娜谈话能理平心里的疙瘩,没想到和她谈话后心里的疙瘩反而结得更大了。她回到饭店后,看到小叶的时候总觉得有些异样。她正为这种心情感到烦恼,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无聊:不就是在他光膀子的时候多看了几眼么?她是正常的女性,有点反应很正常啊,这能代表什么啊?别搞得跟纯情少女似的,寒碜!想到这里之后白小枝暗笑自己荒唐,硬逼着自己把这件事忘了。
  夜晚。小叶在下铺看杂事,小毛在上铺听MP3,已经快睡着了。上次的冲突之后,小毛没有再对小叶挑事,对他斯斯艾艾的,不知道心里想的是什么。小叶也不去管他。
  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似乎还有人在喊门。小叶懒洋洋地去开门。小毛却在这个时候听出了门外是小婷的声音,赶紧从床上蹿了下来,抢先打开门,对着小婷谄媚地笑:“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么?”
  小婷的脸红红的,眼睛也异常地亮,似乎有水光,“你……现在有空么?”
  “有空,有空啊!”小毛一迭声地说。
  “那好,”小婷咬了咬嘴唇,“你去帮我买包话梅吃吧。天黑了,我一个女孩子,跑远了怕不安全。”
  “话梅是么?我去买!你等着!”小毛把小婷送回她自己屋,然而脚不沾地般冲了出去。
  小叶冷冷地笑了笑,轻轻摇摇头。他已经看出小婷对小毛毫无意思,小毛对她再殷勤,恐怕也落不到实处。他回到床上坐着,还没来及把脚收到床上,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他刚把门打开,小婷就冲了进来。
  “你……怎么了……”小叶被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小婷不答,朝门外看了看,把门紧紧地关上。
  “你……你要干吗?”小叶的心里开始发毛。
  “跟我一起逃走吧!”小婷忽然扑过来抓住他的手臂,“今天晚上就走!”
  “你……你干吗?出什么事了?”小叶吓了一跳,甩开她的手,向后退了一步。
  “你听我说!”小婷的脸涨得通红,不知是激动还是焦急,“今天我哥来找我了,说要带我回去嫁人……我家里欠了人家三万块钱,当初说好了,如果还不上,就把我给这家人家作媳妇……现在我家里真的还不上了,我哥就要把我带回去,嫁给那个又丑又跛的家伙……我们一起逃走吧!我愿意给你作媳妇!城里有的是打工的地方,我们不会没饭吃的!”
  小叶惊呆了,半晌也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不合适吧?”
  小婷的脸猛地发白了,“你……不喜欢我是不是?”落花对流水暗生情愫的时候,往往会认为流水也会对她有意。她这阵子和小叶搭话,给他送东送西,见他每次都是笑颜以对,一直都以为小叶也对她有意思。

  书名:《遇见对的那个你》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远方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7 08:19
  “这,倒也不是,”小叶赶紧改口,“我一无所有,连自己叫什么,家在哪里都不记得,你跟着我……”
  “没关系,这我已经想过了!”小婷激动地抓住他的手臂,“我们都有手,到哪里都能打上工,只要能打上工,得的钱就比从田里刨得多!我虽然和你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我确定你是个好人!我们还可以一边打工,一边找你的家人……好不好?好不好么?”

  她这话算是说到尽了。小叶不知该怎么应对,苦笑着结结巴巴地说:“这个……这个不太好吧……”

  小婷盯着他看了看,额上暴起青筋,忽然气急败坏地说:“你……你不愿跟我走……是不是因为想跟白姐好?”

  “啊?”小叶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来,不禁又惊又怒,“你胡说什么啊……她捡我回来,只是出于好心……”
  “你别抵赖了!”小婷嘴一撇,“谁都能看出白姐对你有意思!她带你来,管吃管住,什么事都偏你,还给你钱,你以为她只是好心么?”

  小叶的脸涨红了,却仍在争辩,“可是这也不能说……她对我……”

  “好,就算这些都不算……”小婷恨恨地说,“那前几天我还看到她色迷迷地看你呢!就在你晾衣服的时候!这难道还不能算么?”

  小叶被她说得又惊又疑,又无比尴尬,垂下头去不再说话。

  “我看你也不愿意跟她好,是吧?”见他这样,小婷心中倒燃起了希望,“她比你大这么多,肯定也不会真把你当男人,说不定只把你当面首……如果得不到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赶紧跑吧!我还偷到了点钱,即使我们逃走后暂时找不到工作,也能顶一阵子的!”

  书名:《遇见对的那个你》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远方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8 09:14
  小叶咬了咬牙,表情忽然变得非常凝重。

  “那咱们就快走吧!”小婷以为小叶动心了。

  “不能这样做。”小叶抬起头来,盯着她的眼睛,斩钉截铁地说:“这样太不负责任了!”

  “什么不负责任?”小婷像被人用鞭子迎面抽了一记。

  “对你的家人。如果你跑了,你家里的人该怎么还那笔钱?你难道一辈子都不再回家了么?你难道就这样把所有的亲人都抛弃掉么?还有你竟然偷窃……偷窃虽然罪名不大,但也是犯罪啊!你想要一辈子背着这个案底么?”

  小婷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了下去,半晌才凄凉地说:“难道我就必须回去嫁给那个又丑又跛的怪物么?”

  小叶想了想后,忽然胸有成竹般笑了,“没关系,我有办法。”

  “什么办法?”小婷瞪着大眼看着他,不敢相信他真有办法。

  “你去把钱放回原处,我们去找白姐!”小叶一把拉住她的手。

  “白姐不会帮我们的!再说,再借白姐的钱,我该怎么还啊?”小婷拼命地挣扎着。

  “你相信我!”小叶攥紧了她的手,朝她自信满满地一笑。小婷被他的笑容击中了,忽然对他无比的信任和依赖,乖乖地跟着他跑出了大院。


  书名:《遇见对的那个你》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远方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9 20:07
  小叶一直跑到白小枝的家门口——白小枝的房子是新买的,在附近的公寓楼里,“砰砰”地敲门。白小枝睡眼惺忪地来开门,一见门外站的是他,吓得倒退了一步,心头一阵紧张一阵迷乱:半夜三更的,她来干什么?
  小叶朝她笑了笑,接着便往旁边一让。小婷畏畏缩缩地从他身后走了出来,低着头扯着衣角,不敢正眼看她。
  白小枝心里猛地一沉,心里陡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这小子该不会是想和小婷好,让她批准吧?
  “白姐,这么晚来打扰真是抱歉,”小叶微笑着说,“因为发生了一件很棘手的事情……”说着朝身后看了看,“我们可以进去说么?”
  “啊,可以,赶紧进来,”白小枝赶紧把他们让了进来,竟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他们到底要说什么?
  等白小枝关上门,小叶拉着小婷的手,用沉痛的语气说:“白姐,小婷遇到大麻烦了。她家里欠了人家三万块钱,说好还不上就把小婷送给人家作媳妇。现在她家真的还不上了,便要拿小婷抵债,让她嫁给一个又丑又跛的人。”“什么?”白小枝又惊又怒,“这怎么可以?”
  “是啊,这种事当然不能发生。”小叶盯着白小枝,满脸祈求地说:“您心肠这么好,当然不会看着这种事发生吧。求您帮帮小婷,好么?”
  白小枝一怔,神情立即变得晦涩起来。原来是想找她借钱啊。她的确挺可怜小婷,但三万元钱也不是个小数目。她的钱都是她一分一毫攒来的,而这三万块借给小婷,恐怕注定要打水漂了……但她还能因为舍不得这三万块钱,就让小婷的一生就此完蛋么?
  小叶看出了白小枝的犹豫,微笑着说:“关于这三万块钱,小婷决定分批还。她决定每个月从工资里拿出三百块钱来还给你,这样八年就能还完。也许你会觉得长,但小婷也只能这样还了。希望你行行好,帮小婷一把吧!”说着用胳膊捣了捣小婷,小婷会意,赶紧给白小枝跪下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0 09:38
  白小枝赶紧把小婷扶起来,仔细回想了一下小叶提出的方案,觉得这小子脑子真不错。这样不仅让她的利益有保障,还侧面确保小婷能在这里长期工作,算是双赢的局面。而且,就算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小叶这样说,说不定也是为了激将她。只要她不是那种城墙脸皮的铁公鸡,都会觉得不好意思,十有八九会借钱。没想到这小子在生活细节上狗屁不通,在大事上脑子倒挺清楚,她还真要对他另眼相看了呢。

  白小枝答应借三万块钱给小婷。小叶找白小枝借了纸笔,拟了个借款合同,让白小枝和小婷都签上姓名,两人各持一份。

  一开始白小枝碍于面子,说大家都是熟人,不用写字据了。但小叶坚持要写,说以免以后出现不必要的麻烦。白小枝仔细想了想,觉得他做的也对——现在她和小婷现在亲亲热热,各自认账,但以后如果出了什么纠纷,事情指不定会变成啥样,些字据还是有必要的。白小枝越发觉得小叶这小子做事有模有样,说不定还是个人才——哈哈,也许现在的大学生都这样,在大事上颇有见地,生活能力却偏差。

  把钱交给哥哥带回家之后,小婷找到小叶,一个劲地致谢,谢过了之后又夸他,“看不出你真厉害,这么一件大事,轻轻松松就解决了。你真了不起……好像去白姐家之前你就认定她会借钱给我们,你这么这么料事如神啊?”

  “我怎么会料事如神啊,我又不是诸葛亮,”小叶笑了笑,“我只是觉得她心肠挺好,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只要能稍微保证她的利益,她应该就会帮你。”说到这里他的笑容忽然变得有些狡黠,“而且如果真像你说的,她对我有觊觎之心的话,她就一定不会在我面前吝啬。”

  “啊!”小婷一惊,接着脸红了,“这么说……你是……这样你不就欠了她的情了么?她会不会……”

  “放心,”小叶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她是个头脑清楚的人,也是个有身份的人,应该不会做什么愚蠢的事情,我自己再小心点就是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1 08:44
  “哦……”小婷低低地应了一声,但心里还不是很放心。

  小毛辗转听到了小婷的事情,对小叶无比感激。

  “你真够哥们!”小毛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讲义气!简直是大侠!”

  “啊?”小叶被他说得莫名其妙。

  小毛朝小叶的肩膀上重重一拍,“你就别再装了,我心里都清楚!你拒绝和小婷私奔,一定是知道我喜欢小婷,不愿夺我所爱,对吧!否则小婷这么漂亮,你能不动心!?你真是太太太太够哥们了!”

  小叶哑然,暗想小婷虽然有些姿色,但还没像小毛说得那样魅力无敌。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小毛喜欢她,就把她当女神了。

  “小叶,今后你就是我的兄弟!”小毛用力地一拍胸脯,“我之后就算为你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带皱眉的!”

  “哦,好,好……”小叶一开始哭笑不得,最后却舒心地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有个哥们还是不错的。

  夏天天亮得很早。小叶睡眼惺忪地起来洗漱。院子里有个水池,准备供员工夏天洗漱用。他走往水池边走,忽然瞥见白小枝朝他走过来。他想起了小婷说的话,便假装没看见她,往另一个方向拐去。没想到白小枝竟然跟了过来。

  小叶心里一慌,赶紧加快了脚步。

  “你跑什么啊你?”白小枝快步跟了过来,在他肩膀上一拍,“你扣子扣错了!”

  小叶一惊,往身上一看,果然看到自己把第二个扣子扣到了第三个上,脸上顿时像火烧一样热了起来,赶紧把扣子重新扣了一遍。

  白小枝看着他扣好扣子,一脸的光明正大——只要她认为自己应该是光明正大的,她就是光明正大的。

  “你头发好像长了。”白小枝又朝他头上打量了一下,“去理个发吧。小伙子就该精精神神的,头发长了就颓废了。”说着便把小叶拉到了刘雨的理发店里。小叶见她这么关心自己,不禁有些迷惑。但见她对自己又完全像是长辈对小辈的关心,不禁更加迷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2 09:11
  刘雨正在给一个人老心不老的“艳婆”烫螺丝烫,便叫朱林给他剪。朱林看着在一旁等待的白小枝,心里涌起了万般迷惑。
  白小枝看着朱林给小叶理发,仍是一脸的光明正大。如果她刻意疏远小叶,更显得她心里有鬼。她相信自己对小叶并没有什么不良的念头,所以完全不要避嫌。不过朱林却似乎有些不大对劲。难道他觉得她对小叶有意思,真是搞笑……她忽然想起了米娜让她娶一个男人的建议,看着朱林躲躲闪闪看她的目光,忍不住悄悄翻了翻白眼,在心底骂道:见鬼去吧……
  朱林就是觉得白小枝的表情怎么看都暧昧,又疑又怒,忍不住偷偷地让小叶吃了个暗亏:他在小叶的发底,偷偷少剪了一剪子。头发润湿的时候看不出来,等再洗一水,晾干了之后,头发就会支棱起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小叶虽然没有意识到朱林的愤怒,却明显感到了一种奇怪的氛围,不好意思地对白小枝说,“白姐,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可以了,店里忙,你还是回店里去吧。”
  “好吧,我还正想回店里去呢。”白小枝说完便走了,丝毫不拖泥带水。之后小叶回到店里,发现白小枝对他的态度完全正常,这才感觉到自己可能怀疑错了。之前他对白小枝全神戒备,没想到这戒备全都落到了虚处。心里竟像使岔了劲般的不舒服。
  转眼间同学会又要到了。据白小枝所知,她当年的同学十有八九都结婚了。虽然知道自己去同学会就是晒孤单,但白小枝对同学们并不感冒。她相信自己以后总会结婚的,现在的孤单只是暂时的,没必要凄凄惨惨的。饶是如此,她在同学会上听到那些婚姻美满的女同学谈配偶谈孩子的时候还是有些不爽。那感觉是迟缓的,渐进的,就像酸雨敲打冻土,一点点地浸润,一点点地侵蚀。为了驱散这糟糕的感觉,白小枝开始大口喝酒。她本来酒量甚大,今天却不知怎么的,很快就有了种醉醺醺的感觉。
  “哎呀,对不起,我迟到了。”一个衣着考究、相貌英俊的男人急匆匆地走进来,微笑着接受大家的嗔怪。白小枝只用眼角瞟了他一眼,心里却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这个人叫禹风,是他们班的数学课代表,体育明星,第一帅哥,也是白小枝曾经暗恋过的人。要说人什么时候最容易恋爱,那大概就是初中和高中的时候。那个时候人情窦初开,看身边的人都很可爱,很容易便会爱上谁。然而这时的爱情虽然产生得容易,在人心中的分量却一点都不轻。正因为是最初的爱恋,所以才最纯真,最美好,最让人回味。那时白小枝就坐在禹风的前面,经常找他借书,借文具,有时还抄抄他的作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3 08:11
  禹风从不嫌烦,不管她借什么都给她。白小枝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暗恋他,只觉得自己很喜欢找他借东西,用他的东西很快乐。高中三年一转眼就过去了。白小枝高中毕业后直接单练创业,禹风则靠进了好的大学,两人的生活就此失去了交集,渐渐地失去了联系。在那之后的某一天,白小枝在回忆自己的高中生活的时候,意识到自己是爱过禹风的,而那个时候,他们已经相隔天涯。
  三年前有个同学发了迹,便不辞辛劳地寻到了所有同学,开了一次同学会,让大家共同观赏他的成功。白小枝就是在那个时候和禹风再次相见的。为了在同学们面前更新自己的成就,那位发迹的同学每年都要召开一次同学会。白小枝和禹风就每年都能见到。每次和禹风相见的时候,白小枝总是静静地坐在一边,不和他搭讪,甚至也不怎么朝他看,心中却掀起层层涟漪,一圈圈地扩散开,扩散到心的边缘,再狠狠地撞回来。这次尤其如此。
  禹风是不屑于吹嘘自己的生活的,但自然有八卦的人帮他吹。听说禹风现在在跨国大公司工作,年薪一百万。妻子是名校A大的校花,现在在国企工作,年薪也有五十万。白小枝坐在一边,把这些全听在了耳朵里,恨不得把耳朵堵起来。但是她知道这绝不是嫉妒。她根本没有资格嫉妒。她和禹风之间从来没有开始过,她和他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只是觉得气苦,觉得老天不公平:为什么早早地把人家的婚姻安排得这么美满,却把她忘在一边呢?
  为了驱散这种糟糕的心情,白小枝开始大口喝酒。很快便醉了。她也记不得自己喝了多少,但总觉得自己还没喝够。但不管她怎么想,她的确已经醉了,连看东西都是重影的。饶是如此,她硬是装成没醉的样子,谢绝了别人送她的好意,自己打了一辆的士。上车后却不记着回家,而是叫司机把她拉到了她的饭店。
  白小枝饭店静静地蹲在黑暗里,像头敦厚而又忠实的家畜。白小枝微笑着看着自己的饭店,笑容渐渐变得酸涩,最后几乎要变成哭容。每次在发觉自己确失了什么东西的时候,她都会仔细看看自己的饭店。那是她仅有的,也是最宝贵的财富。每次看过饭店,她都会觉得自己的心被填满了,不再会感到空虚难过。而今天,她却强烈地感觉到自己拥有的不能弥补自己缺失的。她苦笑着抚摸着玻璃门,忽然脑中一晕,靠着玻璃门滑了下来。
  小叶从后院里走出来,准备去前面小吃店买零嘴,忽然看到白小枝坐在饭店门口,顿时被吓了一跳。他打算过去扶她,却决定先观察观察——他可不想惹麻烦,便闪到电线杆后的黑影里躲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4 09:04
  白小枝靠在冰冷的玻璃门上,感到玻璃的冰冷正透过她的头发,一点点地侵入她的头皮。她轻轻地叹了口气,忽然很想哭。但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哭。既然不哭,那就笑吧。她憋足了劲,把想哭的冲动变成了笑声,从喉咙里硬挤了出来。笑声很高,但是颇为凄凉。

  小叶吓了一跳,躲在黑暗里不敢出来。

  饶是笑声凄惨,但笑了几声之后白小枝还是觉得心情舒畅了些,心里也升起了一股豪气,忽然站起来大叫起来:“什么禹风么?有什么了不起?什么大学校花嘛,有什么了不起?什么年薪一百万,年薪五十万……我一定能比你们过得更幸福!”

  她的声音一直冲上云霄,在夜空中回荡。估计惊扰了不少人的好梦。大喊了几声之后白小枝觉得心头舒坦多了,哈哈一笑准备回家,忽然觉得一阵迷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她用手撑着地,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怎么都站不起来了。感觉就像陷入泥潭似的,手和脚都使不上劲。

  看着白小枝在地下扭来扭去,小叶终于看不下去了,从黑暗中冲了出来,“白姐,你不能坐在这里……我送你回家!”说着便把白小枝从地上扶了起来。虽然刚才白小枝的那番嘶叫叫得他更加迷糊,但他实在无法再袖手旁观。

  “我不用你扶,我自己能回家……”见到小叶之后,白小枝忽然有了种不服输的劲儿,猛地向左跨了一步,却因为膝盖酸软,猛地往下一挫。

  “哎呀呀!”小叶赶紧扶住白小枝,连劝带哄,“别这样,白姐,喝醉了又不丢人……你就让我送你回去吧……”

  “我不用……”白小枝顽固地推着他的手,脑忽然一晕,手便使不上劲了。

  “别闹,别闹,”小叶苦笑着扶牢她,“乖啊!”

  乖?白小枝瞪大了眼睛:你小子小我这么多,竟然敢对我说“乖”?你也不看看……白小枝想要抗议,无奈胸中一阵烦恶欲呕,这话便说不出来了。

  小叶拦了辆出租车,把白小枝送回了家。白小枝拿出钥匙开门,却怎么都没法把钥匙插进锁孔。小叶叹了口气,接过钥匙打开门,忽然听到身边“扑”地一响,白小枝竟然已经瘫到地上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5 08:30
  小叶赶紧把白小枝扶起来,白小枝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迷迷糊糊地叫道,“我卧室……卧室里有茶叶,你给我煎点茶汁醒酒……”说完了便人事不省。

  “哎呀……”小叶皱紧了眉头,推测左边的那间是她的卧室,便把她运了进去。出乎小叶的意料,白小枝的房间竟然布置得很可爱。草莓花纹的枕头,向日葵花纹的窗帘,床上还放了一只小布熊。小叶皱着眉头笑了笑,把白小枝运到床上,再去给她煎茶汁。白小枝喝了一碗茶汁,忽然大口一张。小叶感到自己的胸前一阵温热,低头往身上一看,顿时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不知过了多久,白小枝忽然感到嘴里塞满了苦意,幽幽地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到小叶眼睁得老大,端着个茶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白小枝品了品味,发现嘴里是茶味,又觉得肚里胀鼓鼓的,皱起眉头问小叶,“你灌了我几杯?”

  “三杯。”小叶说着又从水壶里倒了一杯。好么,原来他是把茶叶倒进水壶,直接放火上烧的。

  “你想要灌死我啊……”白小枝赶紧推开他递过来的水杯,仔细想了想,不禁哭笑不得,“你是不是不把我灌醒不罢手啊?”

  “当然了,好多人在醉酒中猝死,我当然得把你弄醒!”小叶振振有词地说。
  “我还没这么脆弱……”白小枝撇了撇嘴,忽然看到他身上的衬衫有些眼熟,“你这件衣服……怎么……”

  “哦,这个,”小叶笑着捻了捻衣襟,“这是我从你的衣柜里找的。没想到白姐你还有比较中性的衬衫,真是帮了大忙了!”

  衣柜?白小枝心头突地一跳:衣柜可是女性的秘密之地啊!他怎么能随便乱翻?还随随便便穿人家的衣服……这小子怎么这么没规矩啊?

  “你……怎么能随便穿我的衣服?”白小枝恼火地说。

  “我的衣服被你吐脏了啊。”小叶竟然不以为然。“如果我一直穿着你也会觉得恶心的。”

  “可这是我的衣服啊……你怎么能不打招呼随便穿……”因为衣服是贴身的东西,白小枝忽然感到有些害臊。

  “这有什么关系?”小叶撇了撇嘴,抓住衣襟就要脱衣,“既然你不高兴,我脱下来就是了。”

  “算了算了,你穿着就是了!”白小枝忽然想起他那结实的腹肌和胸肌,脸上猛地一热,赶紧甩甩手。不知为什么,她觉得让这小子光着上身和自己呆在一起很不妥,甚至还有些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6 09:07
  “你被吐脏的衣服在哪里?我帮你洗洗。”白小枝站起身来。她刚从醉酒中醒来,头还有些晕,说要帮小叶洗衣服,也只是客气话而已。

  “在卫生间。”没想到小叶没有一点眼色。他翘着二郎腿在垫着白小枝亲手绣的垫子的椅子上坐下,笑嘻嘻地朝四周打量,忽然白小枝的书桌上放着一只粉晶小狐仙,立即伸手去拿。

  白小枝赶紧把狐仙抢过来,低下头咕哝道,“这是从网上买的。”

  “哦,”小叶缩回了手,盯着小狐仙,笑得很开心,“桃花小狐仙啊……你用它招桃花的么?”

  “是……”白小枝忽然觉得无比害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又见小叶笑得开心,忽然怒气勃发,“你在嘲笑我么?”网上的那些言论,让白小枝以为男性对她这样的大龄未婚女性都是歧视的。

  “没有啊。”小叶赶紧收起笑容。然而即便如此,也不能让白小枝的尴尬减轻一点半点,反而更怀疑他想法不堪。白小枝盯着他,心中的怒气渐渐沉积,幽幽地叹了口气,“算了。我知道你们想什么。你们是不是在想我这个三十岁的剩女,心里想男人都要想疯了,却还在假装镇静,可怜可笑,对不对?”

  “没有啊?”小叶倒挺诧异,“你很着急么?”

  “啊?”白小枝一开始以为这小子在耍戏她,气得七窍生烟,但见这小子一脸诚恳,不似作伪,倒很意外,“你觉得我不该着急么?”

  “不呀,我觉得白姐这样挺好的啊。”小叶仍然是一脸的诚恳。

  “好?”白小枝更加诧异,试探着问他,“你不觉得我……挺老了么?”

  “老什么啊?你现在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小叶倒觉得岂有此理。

  这句话让白小枝很受用,又试探着问他,“那你觉得不觉得,我现在还单身,有些不妥?”

  “没有啊。单身很好啊。单身很自由啊。而且只要是单身,未来就有无限的可能啊。”

  听了这话之后白小枝心里很是舒坦,但仔细一想这小子恐怕是因为涉世未深才会说这种话,便凄然一笑,“你会这样认为,是因为你还年轻。其实,人到了一个年龄段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会觉得未来越来越窄。如果没有得到……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的话,会害怕未来也得不到……”白小枝触动了自己的心事,语气变得幽怨凄凉,“甚至会害怕未来会空无一物,非常非常的迷茫……”

  书名:《遇见对的那个你》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远方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7 08:24
  小叶静静地听着,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白小枝懵了。

  小叶用手指揉了揉鼻子,脸上还带着笑容,“没想到你平时一副大姐大的样子,竟然也有柔弱的一面。”

  “那又怎样?”白小枝又羞又恼,感到全身的血都在往上蹿:难道这小子刚才在假装?其实他从头至尾都在耍戏她?

  “这样很好啊。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是那种铁板一块的女强人……没想到你还挺可爱的!”小叶柔声说。

  可爱?白小枝懵了。再看小叶的眼睛,赫然发现他满眼温柔,顿时更懵。

  “你刚醒,一定没有力气,衣服还是我来洗吧。”小叶转身朝卫生间走去。白小枝这才回过神来,冲着小叶离去的方向翻了翻白眼:这小子怎么没大没小啊,他怎么能说她……可爱呢?白小枝觉得自己应该很生气,用力地鼓了鼓嘴。可她心里却完全不是这么会事儿。不但不怎么气恼,似乎还有些……高兴?

  小叶洗好了衣服,挂到阳台上晾上,又回到白小枝的面前坐下。和他共处一室让白小枝有些不自在,偏过头说:“你回去吧。”

  “不会吧……”小叶咧了咧嘴,“现在已经是半夜了诶,很难打到车诶。”

  “打不到车你走过去呗,不要太娇气!”白小枝撇了撇嘴。

  “现在是刑事案件多发期,我一个人走过去多危险!”

  “你一个男人怕什么?”

  “我是男人又不是超人,”小叶不满地大声抗议,“遇到两个男性犯罪分子照样得完蛋!”

  白小枝被他逗笑了,嗔道,“那女性犯罪分子你就不怕了?”

  白小枝便留小叶在家里住宿。她拿了枕头和被子,把客厅的沙发布置得舒舒服服的,让小叶睡到上面。第二天一早就把小叶叫醒,叫他换好衣服,赶紧去饭店。

  “好……你不一起走么?”小叶挠了挠头发。朱林的特殊剪法已经起了作用,他的头发与众不同地翻翘着。这种头型放到别人头上一定丑死人,放到他的头上却仍很显帅气。

  “我怎么能和你一起去啊?”白小枝红着脸嗔道。

  小叶略一思忖,坏笑了起来,“那样就会让他们发现我们昨晚是在一起的对不对?”

  白小枝一怔,脸顿时一阵滚烫:这小子干吗说得这么暧昧啊?想出声呵斥,却不知为何开不了口。

  小叶嘻嘻一笑,穿好鞋走了。白小枝在家里逗留了一个小时才往饭店走,走时随便理了一下小叶睡过的床铺,忽然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8 08:24
  这是一个藏银坠子,牛头形的,肯定是小叶的。唉呦,这小子怎么一路掉东西啊?

  小叶回到饭店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干活了。小叶一言不发地走到菜筐边,开始捡菜。小毛瞅了个机会,悄悄地靠近他,“唉呦,哥们,昨天你怎么一夜未归啊?干什么去了?”

  小叶笑着反问道,“你觉得我干什么去了?”

  小毛捣了捣他的胳膊,压低声音嬉笑道,“是不是跟女孩子开心去了?”

  小叶的眉头微微一颤,不知为何笑得很暧昧,“我哪有这么神通广大,刚到个地方就能泡到妞儿。”

  “那你去干什么去了?”小毛不大相信他。

  “找了个网吧,包夜去了。”小叶故意揉了揉肩膀,“我依稀记得我之前经常上网,想看看能不能通过网络找回点记忆。”

  “哦。”小毛点了点头,满含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就不再胡乱问了。

  “小叶,你出来一下。”白小枝出现在了门口。她尽量想装得若无其事——实际上也没发生什么事,但不知为何态度就是有些异样。

  小叶窃笑了一下,低着头走了出去。小毛觉得他们有些奇怪,便溜到门口,偷听他们说话。

  “这是你落在我家的,”白小枝把坠子塞给小叶,用嗔怪的语气说,“你看看你,到哪里都落东西。”

  小叶笑着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白小枝朝厨房张望了一下(小毛见状赶紧藏起来),压低声音用恐吓的语气对小叶说,“你没跟他们说你昨天晚上在我家吧?”

  小毛正躲在门边偷听,一听这话差点跳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9 08:21
  “我没跟他们说啊。”小叶狡黠地眨眨眼睛,“我跟他们说我去包夜去了。”
  “这就好……”白小枝又朝厨房打量了一下,“以后也要注意,千万不要说漏嘴……这些人的嘴黄着呢,被他们知道不知道会编排出什么话来。”
  小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白小枝觉得他笑得古怪,脸微微一红。
  “我觉得就算被他们知道也没什么啊,”小叶调皮地笑着,“我们都是单身,他们能说什么呢?”
  听到这话后小毛骇然地长大了嘴巴:在他听来这等于是承认他和白小枝在一起过夜了。
  白小枝被他说得脸上起烧,抬手想要打他,最终却放了下来,“别说得这么暧昧……你小子在耍我玩是么?你要是再胡乱扯,我揍你我!”
  小叶笑着朝她挤了挤眼睛,没有说话。见他这样白小枝格外不好意思,忽然想起从刚才到现在,她和他之间的对话、氛围、甚至小动作,竟然似乎都很暧昧,赶紧转过身走了。一边走在心里大叫:这是怎么回事啊?这不对了这个!
  小叶笑着看着她离去,不知为何笑得有些惘然。他走回厨房择菜,发现小毛罕见地在认真拔毛摘菜。他没有在意,低下头就去捡菜,却恍惚觉得小毛朝他偷看了一眼。他赶紧转过头去,却发现小毛低着头。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他并没有在意,低头继续摘起菜来。
  小毛一直从眼角偷看他,在他择菜后更是盯着他死看。当初大家虽然都笑言白小枝是看小叶帅才把他捡回来的,但那时都是在开玩笑,谁也没有真以为白小枝和小叶会搞到一块去。在听说“白小枝和小叶在一起过夜了”之后,小毛的震惊程度不亚于看到彗星撞地球。他想找小叶问个明白,却又不敢问,更不敢给别人说。他现在的感觉就跟发现国王长了驴耳朵的理发师,又惊又怕又不敢外传,不说却又心痒难熬。
  今天的客人出奇的多,连白小枝都要帮着端菜递饭。见生意如此之好,白小枝乐得都要合不拢嘴了,前前后后跑得飞快。她用托盘托着一盘炒鳝片走进一个包间,猛然看到里面的一男一女正腻在一起:女人坐在男人的大腿上,男人搂着女人的肩,女人正夹着一筷菜朝男的嘴里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0 08:34
  白小枝赶紧咳嗽了一声,那对男女却不以为意。白小枝撇了撇嘴,暗想这一对的关系大概不正当,放下菜就出了门。关门那一霎那,她正好听到那男人腻腻歪歪的声音说:“洛蝶,你真好……”
  洛蝶?白小枝赶紧停住了脚步。洛蝶不就是禹风的老婆的名字么?难道禹风的老婆在偷吃?会怎么凑巧?白小枝把包间的门推开了一条缝,朝那个女人仔细看了看,然后飞奔到柜台里,打开电脑,找到了洛蝶公司的网页。洛蝶的公司名她听那个八卦的同学说过,是个很有名的证券公司,洛蝶是他们公司的王牌投资顾问,他们公司网页上有她的照片。
  包厢里的那个果然是禹风的老婆。白小枝呆呆地看着照片,心里涨起一团怒气。别人要找禹风那样的老公还找不到,她有禹风那样的老公还偷吃?实在太可恨了!
  白小枝对着照片义愤了一会儿,最后却只能无声地苦笑。她管这闲事干吗?她跟禹风有什么关系?来的都是客,她只要确保客人们吃饱付钱就行了,管他们检不检点干什么?
  虽然这样想了,但洛蝶和那个男的付钱出口的时候,白小枝还是偷偷跟出去了。虽然洛蝶不认识她,但跟踪的人总是心虚,白小枝一路上不是躲在电线杆子后面,就是在墙根下溜,尽量不让洛蝶看到她。
  洛蝶和那个男人搂搂抱抱地走进了一家小旅馆。看来他们怕别人发现,尽到僻静的地方幽会。白小枝在旅店门口呆站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想通知警察来这里查黄——好像在警察查黄的时候,在一起的男女只要没有身份证,都要被带回去问话的。如果洛蝶被警察逮住了,那禹风差不多就能知道了。但仔细想了想后觉得这实在太无聊,便转身回来了。回来之后长吁短叹:她现在越发觉得老天不公平了。

  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小叶用力地伸了个拦腰,在院子里遛达,冷不防小婷从黑暗中闪了出来。
  “你有事么?”小叶微笑着朝她上下打量。
  小婷穿了一件碎花连衣裙,裙摆有点短。脸上施了点淡妆,脚下蹬着高跟凉鞋,身上似乎喷了点香水。
  “你晚上有空么?”小婷腼腆地笑着,下意识地摸着手腕上的银镯。
  “有什么事么?”见小婷这幅样子,小叶已经猜出她想做什么了。
  “有朋友送了我两张票,美国大片,一块去看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2 09:15
  “哦,这个……”小叶想起小毛痴恋小婷,正在想借口推辞,冷不防小毛从黑暗中跳了出来,上来就说:“你们在一块聊什么呢?让我也加入好不好?”

  小婷撇了撇嘴,正准备嗔他,小叶却抢先开了口,“小婷弄到了两张电影票,正找人和她一起去看呢。”

  “哦,电影啊,我喜欢看。”小毛朝小婷手中的电影票看了看,立即夸张地笑了起来,“这电影我正想看呢,你有票,正好啊,我们一起去看!”

  “我约了人了!”小婷攥紧了票,朝小叶看去。小叶赶紧摇了摇手,“我今天有些累了,想赶紧睡。”

  小婷的脸“唰”地一下涨红了,恨恨地跺了跺脚,转身便走。

  “哎,你别走啊……”小毛赶紧追过去,却见小婷把票撕碎了,一把扬在了风里。小毛呆呆地站住了,看着小婷走远,低下头唉声叹气。小叶赶紧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毛用力握了握他的手,低声说:“你很够哥们……谢谢!”

  第二天的生意依旧红火。小婷的胳膊上溅上了汤汁,到后面来洗,正好遇到小毛来水龙头边淘米。小婷看到小毛后立即转身,小毛放下米就跟了过去,气急败坏地说:“小婷,你停一下,你……”

  小婷恨恨地转过身,朝小毛一推,“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不喜欢你!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小毛的脸“唰”地一下涨紫了,呆呆地看着她。

  小婷被他看得很不舒服,偏过头恨恨地说:“还有,以后不许你阻碍小叶和我交往!昨天,他不愿和我去看电影……就是你闹的吧?”

  “什么叫我闹的?”小毛气得浑身发颤,想要高声大吼,但怕事态失控,还是竭力控制着音量,“他那么大一个人,我能管他喜欢谁么?他不和你好,是因为他不喜欢你!”

  “我不信!”小婷用力一梗脖子,“你又不是他,怎么知道他不喜欢我!?他一定也是喜欢我的,只是碍着你,不敢跟我好……就算他现在不喜欢我,我只要愿意争取,他以后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小毛气得发疯,一时糊涂,吐出了要命的半句话,“他是不可能跟你好的,因为他已经跟……”说到这里他猛地感到一阵惊慌,赶紧刹住了。但已经来不及了。小婷听出他话里有毛窍,一把抓住他,“你说什么?他是不是跟人好了?快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4 08:18
  小毛不敢回答,抬脚想逃,无奈小婷死死地拽住,他根本迈不动步。他见小婷一副要从眼里伸出手来的样子,又是惊恐又是嫉妒,最后一咬牙,“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小叶在厨房里静静地捡菜,正在讶异小毛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忽见小婷一阵风般走了进来。张大奎朝小婷打招呼,小婷应也不应,径直走到小叶面前。小叶赶紧站了起来,见她脸涨得发紫,眼眶中还含着泪水,顿时被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小婷没有答话,忽然抬手给了他一耳光。

  小叶被打愣了。

  小婷这一巴掌用尽了全力,连手都打痛了。她甩了甩手,掉头就走,同时泪水夺眶而出。大家狐疑地看着小叶,小叶却比他们还迷惑。

  晚上收工时,白小枝听到了小叶被小婷打了的消息,赶紧喊小叶来问。只见小叶的半边脸颊上印着通红的指印,果然是打重了。

  白小枝吸了口冷气,用嗔怪的语气问道,“你们到底怎么了?你怎么惹得她下这种重手打你?”

  小叶苦笑了一声,“我也不知道啊。她就这么忽然冲进来,打了我一耳光。”

  白小枝更迷惑了,又找到小婷,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没想到小婷低着头不发一言,无论怎么问都不吭声。白小枝又惊又疑,找到小婷的室友小敏,才算问出了个一鳞半爪:小敏说小叶唯一得罪小婷的事就是昨天没陪小婷去看电影。因为这种事而起争执……难不成他们是在因为感情闹别扭?

  到了现在的年龄之后,白小枝一看到小年轻因为感情闹别扭,就会感到很异样。虽然她还没有认真恋爱过,但到了这个年龄,她就觉得感情是需要以非常认真的态度呵护和维护的,绝不可以用游戏的态度应付。小叶还很年轻,也许在和小婷闹着玩,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真要好好说说他。

  白小枝把小叶找来,用目光压住他,用沉缓的声音对他说:“你和小婷吵架的缘由,我已经知道了。”

  “吵架?哪有?”小叶赶紧争辩,“今天是她忽然进来,打了我一耳光……”

  “你不用再瞒我了,”白小枝盯着他的眼睛,语气中带了少许气恼,“你和她在谈恋爱,对吧?”

  小叶尴尬地笑了笑,“我和她没有在谈恋爱,是她自己找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6 07:20
  “做男人可不能这样啊!”白小枝大声打断了他,“也许你觉得小婷配不上你,但你既然和她谈了,就要对她认真!”她在上高中的时候见过这么一个男孩子,为了派遣寂寞,随便和同班的女生谈起了恋爱,后来觉得没意思了,就把她甩了。那女孩找他理论,他就翻脸无情,说只是那女孩一厢情愿地缠着他,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她。小叶现在的样子,让她想起了那个男生。
  小叶知道白小枝误会了,苦笑着解释,“白姐,你误会了……我真的和她不是……”
  “你不要狡辩了!”白小枝以为他还在抵赖,顿时恼了,“你不要以为你还年轻,就可以玩弄感情!不要以为自己还是个孩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你早就不是个孩子了!是男人,就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小叶吓了一跳,抿了抿嘴,不再说话了。他知道白小枝对他的误会已经很深,三言两语是解除不了的。恐怕他现在越争辩,白小枝就会越愤怒。
  白小枝见他住了口,以为他知道自己理亏了,就不再用话刺他。她揉了揉太阳穴,幽幽地叹了口气,“你……再和小婷好好谈谈吧。就算你不想和她在一起,也要做到善始善终。如果你们还有在一起的可能,最好跟她和好。一个人,对感情,一定不可以用游戏的态度。”
  小叶没有说话,慢慢地低下头了,脖子上鼓起了青筋。
  白小枝以为他被自己说服了,一时疏忽,说了几句不妥当的话,“唉,也不是我说你。恋爱这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谈的。必须等条件都具备的时候。你正处在非常时期,我看还是老实点好……”
  小叶一激灵,猛地抬起头来。白小枝猛然瞥见他的眼里满是愤懑和悲伤,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
  愤懑和悲伤的神情在小叶的脸上只持续了一瞬,很快就黯然沉积了下来。
  “是啊,”小叶凄凉地笑了一下,自怨自艾之情难以言喻,“像我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谈感情呢?我一无所有,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只能寄人篱下,窝在厨房里择菜,有什么资格跟人谈感情?只能耽误人家,对么?”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白小枝后悔万分,想要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仓促间却不知道如何表达。
  小叶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身冲了出去。白小枝追出门去,却见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黑暗里,只能怔怔地刹住脚步。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越想越是后悔。她把今天的事又仔细地回想了一遍,忽然发现仅凭自己知道的信息,完全不能判定小叶是在玩弄小婷的感情。她实在太武断了,就像对小叶有成见一样……等等!成见?说起来,她似乎一听说小叶和小婷好就感到很生气,然后就把小叶想得很不堪……哦?难不成是……白小枝猛地捂住脸,发现自己的脸烫得像有火在烧:难不成……她是因为那句话……因为懒懒说她可以把小叶娶回家……所以才对他特别有戒备心,以至于有了成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8 08:13
  发现自己可能错怪了小叶之后,白小枝赶紧又找到小敏,仔细询问有关小叶和小婷的“情事”。小敏人有些迟钝,说话也不成章法,但白小枝还是从她的话中窥明了事情的真相:原来真是小婷一厢情愿地单恋小叶,小叶没有任何错误,完全被她错怪了!

  发现自己的错误之后白小枝想立即找小叶道歉。她走到厨房,发现小叶正在那里闷头择菜。她朝他走近了几步,发现他脸上的表情阴郁得像沼择,而且是隐藏着怪物的沼泽。白小枝本想立即找他道歉的,见他这幅模样倒有些犹豫。她好歹是他的老板,也比他大很多。如果这小子不识相,不接受她的道歉,她的脸该往哪里搁?

  “今天的菜怎么样?”白小枝佯装无事地走近小叶,用僵硬的语气打了个招呼。

  “还好。”小叶头也没有抬,声音僵冷得像石头一样硌人。

  白小枝碰了个小钉子,一言不发转头就走:现在肯定不能跟他道歉……他肯定会让她没脸的!

  白小枝刚走到大堂,小婷就来找她请假。小婷眼红红的,看她的目光很是古怪,“白姐,我今天有些不舒服,想请一天假。”

  “哦,行,你好好休息……”白小枝知道失恋是很痛苦的,二话没说就准了假。小婷道了谢,低着头走出饭店。她回头看了看饭店的招牌,目光变得无比怨毒,然后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小婷走进张雨的理发店,一屁股坐到朱林面前的椅子上,“你给我换个发型!”

  “唉呦,你要换什么发型?”朱林看出小婷有些不对劲。

  小婷没有答话,朝墙上一指。朱林朝墙上一看,顿时笑了,“唉呦,小婷,你要理那种发型,不就成了不良少女的么?”

  “我就是想不良一下,”小婷冷笑着说,眼眶又红了,“这世上还有‘良’的人么?”

  “唉呦,是不是什么人惹我的小婷妹子生气了?”朱林笑着拍了拍小婷的肩膀。“谁这么大胆,敢惹我的小婷妹子生气?”

  小婷的眼圈更红了,声音也更冷。“那个人你惹不起!”

  “哦,好好好,我惹不起,”朱林陪笑道,“不过小婷妹妹,你听哥哥一句话。我们惹不起他已经够倒霉了,如果再因为他折腾自己,不更倒霉么?不瞒你说,你选的那个头型,实在不配你这花容月貌。这头一剪好,就变不回来了。如果你执意要剪,可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啊!”

  小婷被他逗笑了,嗔了他一句,“没想到你还挺能说会道的呢。就照你说的办吧!”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226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