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1084个阅读者,5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30 08:20
  “好咧!”朱林开心地应道,“我知道有个头型特别适合你,我免费给你剪。今天下班后我请你吃饭,陪你聊聊天,好不好?”

  朱林请小婷到一个小餐馆吃饭。这里的水煮鱼和炒鳝片特别有名。小婷要了一瓶白酒,自斟自饮。等她喝到第四杯的时候,朱林赶紧抢她的酒杯,“你不能再喝了。嗨,到底是谁惹了你了,让你这么郁闷?”

  小婷重重地出了口长气,凄然地一笑,“朱林,你觉得白姐人怎么样?”

  “白姐啊,”朱林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转,“人还不错啊。”
  “哼哼,”小婷冷笑了几声。“对哦,我这个问题和人品无关……呵呵,女人都喜欢男人,尤其是又年轻又帅的男人……早知道她把小叶捡回来是当面首养的,我就不动那心思了……”

  “面首?”朱林的眼睛瞪圆了,赶紧朝她凑近了些,“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朱林黑着脸回到房间,一进门就把门口摆的小板凳踢飞了。小宋正抱着他那巴掌大的电视机死看,被他这么一吓,差点把电视扔了,“唉呦,小林子,你干吗,你吃错药了?”

  “有人捷足先登了。”朱林黑着脸,坐下来就拍桌子打板凳,“我的白姐啊!”

  “捷足先登?谁?”小宋吃了一惊。

  “就是那个,什么都不会的,上次跑丢了的,还要我们找的那个臭小子!”朱林吐痰一般说出这几句话,跳起来破口大骂,“那小子,凭什么啊?他凭什么跟白姐好啊?想傍白姐,他配么?他会干什么啊?只能在厨房里捡菜!捡菜是个人都会做!我还会理头呢!理头可是技术活啊!如果给个人叫他理发,他不把人家头削了就不错了!他凭什么跟我比啊?我长得也不赖啊?白姐怎么会看上他呢?”

  小宋在一旁听着,越听越觉得他的话不像话,忍不住打断他,“你就别在这里发神经了!傍富婆这话说起来还能好听么?”

  “我在认真地烦恼!”朱林脸红脖子粗地吼道。

  “我看你是在认真地搞笑!”小宋嘴一撇。

  “你……”朱林气噎住了,坐倒在椅子上,光喘气不说话。

  “我说,林子啊,你就别气闷了。”小宋半带揶揄地说,“现在经济发展,妇女解放,有钱有貌的富婆有的是。刘哥不是认识开美容院的么?叫他给你介绍几个富婆,保管比白姐更有钱更漂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 17:48
  “不是这么回事!”朱林恨恨地说,一纵身窜到上铺,蒙头就睡。
  小宋没有理他,继续看电视,等到看累了才睡下。
  小宋地睡到半夜,忽然感到有股细细的气息吹到脸上。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忽然看到一张脸杵在他面前,还睁大眼睛看着他。
  “赫!”小宋抱着被子弹了起来,之后才发现床边的人是朱林,不禁又惊又恼,“你干什么呢你?半夜三更不睡觉……吓人玩啊你?”
  朱林没有回答。他低下头,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抬起头无比郑重地说:“我已经仔细想过了……我只想傍白姐。其他人我不想傍。”
  “嗨,”小宋哭笑不得地说:“这么说你喜欢她了?”
  “应该说是爱吧。”朱林红着脸咕哝道。“她年纪大什么的,我已经打算认了。”
  “嗨,”小宋皱着眉头笑了,“好了,就算你真心爱她……可是人家现在已经有……有爱人了啊。你总不能硬过去把小叶推开,再对白姐说:‘请你爱我’吧。”
  “他对白姐一定不是真心的!”朱林愤愤地捏紧了拳头,“他一定是想让白姐帮他发财,等达到目的后再把白姐蹬了!”
  “啊?”小宋讶异地看着他,苦笑道“你难道不打算这样么?”
  “我当然不会这样了!”朱林涨红了脸,“我是想和她一起创业……夫唱妇随地……过日子……”
  “得了吧你!”小宋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等她年纪大了,你还愿意跟她在一块么?少假罗曼蒂克了!”
  朱林不说话了,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不管怎么说,她被我骗总比被他骗好!得想个办法揭露他的真面目!小宋!你是我的兄弟,你一定要帮我!”
  小宋呆呆地看着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自从发现自己错怪小叶后,白小枝就一直加倍留心小叶。只见他一直都无精打采,似乎受了很大的伤害。然而白小枝知道,真正让他受伤的,并不是她错怪了他,而是对他的处境的“不恰描述”。那样会让他格外觉得自己无依无靠,一无所有。向他道歉容易,要治疗他的心伤却难。所以白小枝一直佯装无意地在他身边晃悠,却总是没法跟他谈话。

  书名:《遇见对的那个你》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远方出版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3 08:11
  这天收工之后,白小枝忽然发现小叶一个人坐在马路边上。夜幕里他的背影显得特别的凄凉孤寂,身边放了一个玻璃瓶。因为隔得远,白小枝看不清这个瓶子上包的是什么,但从形状判断它应该是酒瓶子,赶紧走上前去,伸手便去抢那瓶子。
  “别担心,是饮料。”小叶听到了白小枝的脚步声,等她走到身边才不紧不慢地说。
  白小枝一惊,拿起瓶子一看,果见它是一瓶用玻璃瓶装的雪碧。她苦笑了一下,把瓶子递还给他,“这种瓶子可很罕见啊,你从哪里弄来的?”
  “就在旁边的小店啊。”小叶拿起瓶子灌了一口。“不过不是买的,是开店的小姑娘送给我的。”
  “她和你关系怎么这么好啊?”白小枝知道那个小丫头,小小年纪就有铁公鸡、铁算盘之风。说她会白送别人东西,简直不可思议。
  “也许她看上我了吧。”小叶冷笑了一声,“您不会再说我玩弄她的感情吧?”
  白小枝一怔,恼怒地笑了,“你小子,嘴怎么跟马蜂似的……看你嘴毒的,怎么得理不饶人啊?”
  “得理不饶人?这么说您知道您搞错了?”小叶瞥了她一眼,依然是冷笑着。
  “是的,我知道我错怪你了!”白小枝长叹一声,蹲在他身边,“不过我知道你生气并不是仅仅是因为我错怪你……是因为我说你是……非常时期的那句话吧?”
  小叶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其实,”白小枝咬了咬嘴唇,用痛悔的语气说:“我不是歧视你……更不是嫌你累赘,只是……”
  “没关系,您说的是实话。”小叶盯着路灯下的街心,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还生气对不对?”白小枝感觉自己没辙了。她一辈子从来不会哄小孩,不管大小孩还是小小孩都是一样。
  “是啊,生气。虽然知道您说的是实话,但还是生气。”小叶依旧绷着脸,嘴边却浮起一丝狡黠和调皮的笑意。
  “那你说该怎么办?”白小枝看出他心情回转了。
  “放我一天假,然后带我出去玩。”小叶转过脸,一本正经地看着白小枝。
  白小枝一怔,嗔道,“你开什么玩笑啊?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还要我带你出去玩啊?”
  “我没钱啊。”小叶嘴一撇,“不跟着你没钱花。”
  “你……”白小枝哭笑不得,“那你要多少零花?”
  “这要看明天的情况,我可能花得很少,也可能花的不少。”小叶朝白小枝的口袋瞄了瞄,嘻嘻一笑,“如果你不想去的话,可以把你的银行卡给我,我自己刷。”
  “你想得美!”白小枝赶紧护住了口袋。看来她真得陪这小子去一趟了。
  “你明天想到哪里玩?”白小枝没好气地问小叶。
  “我还不是很确定,”小叶笑着遐想了一下,“先去游乐场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5 08:37
  “游乐场?”白小枝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有年头没去了。

  “是啊,游乐场,”小叶坏笑了一下。

  白小枝觉得他的笑容中文章,仔细一想,顿时明了,“你是不是觉得我是那种不会去游乐场的‘老人’啊?告诉你,我还没老到那个程度呢!”

  小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非常开心。

  白小枝叫小叶直接从饭店出发,到游乐场门口等她。第二天她一到游乐场,就发现小叶笑呵呵地等在门口,一手拿一个棉花糖。一见她来了,立即迎了上来,“给,白姐,这支可是七彩的呢!”

  “哦?”白小枝接过棉花糖,觉得有点好笑,“你这么大还吃棉花糖啊?”

  “有什么奇怪么?”小叶把棉花糖往嘴里一塞,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白小枝又觉得他是在讽刺自己老了,立即抗议,“你又在偷偷笑我老是不是?告诉你,我也是八零后诶!”

  “没有啊,”小叶笑着把嘴边粘着的糖丝扯掉,“我只是觉得,没必要把食物按年龄段划分啊。只要觉得好吃,就拿来吃呗。”

  “哦?”白小枝觉得他这几句话倒挺有道理,低头尝了尝棉花糖。哇,真软真甜!白小枝大口咬了几口,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孩童时代,真是无比的幸福。小叶偷看着她,吃吃地笑了起来。白小枝低声嗔了他一句,脸上微微红了一红。

  游乐场里都是年轻的男孩女孩,还有不少是成双成对的。所有的女孩,不管是有男伴的还是没男伴的,从小叶身边走过的时候都要惊喜地笑起来,然后再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白小枝几眼。

  白小枝被她们看得很不舒服,低声对小叶说:“他们在看我们什么?”

  “大概是看我长得帅吧。”小叶故意作出一副骄矜的样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7 08:47
  “那她们干吗看我?”这时候碰巧又有几个女孩看她,白小枝感到更加不舒服。

  “大概以为我们是情侣吧。”小叶嘻嘻一笑。

  “胡扯八道!我当你大姐还差不多。”白小枝嗔道。

  “是啊,所以她们很惊讶啊。”小叶笑得非常促狭。

  白小枝又羞又恼,抬手便要揍他,“你这小子……蹬鼻子上脸了你!”

  “我又没说你老!你只是穿得有些成熟了。”小叶一面笑一面躲,“你要是找几件青春的衣服穿上,保证和她们一样!”

  “你就别贫了!”白小枝见他们打闹引来了更多人的注意,赶紧放下手来。

  小叶笑着揉了揉鼻子,朝左边一指,“我们去坐云霄飞车吧。”

  云霄飞车?白小枝看了看那在空中旋转穿梭的飞车,有点犹豫。老实说她这个人不是很喜动,云霄飞车这种东西,实在是……她下意识地朝小叶瞥了一眼,发现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心里顿时蹿起一道火苗:这小子是不是觉得她老得已经不能坐云霄飞车了?

  “好,我们去坐吧!”白小枝大步朝云霄飞车走去,“我们得赶快点,否则就要等下一班了。”

  虽然话说得漂亮,往身上系安全带的时候,白小枝还是感到心尖在颤。她僵硬地坐在位子上,在心里默数着:一、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9 08:44
  “啊——”车子猛地开动了,白小枝觉得自己射进了空中,不由自主地大叫起来。接着车子在空中旋转穿梭,白小枝就觉得自己像个失控的离子一样在无垠的宇宙中乱窜。
  “啊——啊——啊——”白小枝一声接一声地大叫,听着自己的叫声却觉得很陌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似乎听到小叶在旁边一个劲地笑。她感到很难堪,但这种感觉转眼便烟消云散。她正在空中乱蹿呢!还有空管这个?
  时间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却又似乎只过去了一瞬。白小枝忽然发现自己不害怕了。她惊诧地睁开眼睛看了看,忽然感到感觉妙不可言。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兴奋起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愉悦在心头飞速地扩散。她又开始放开喉咙大叫,不过这次是兴奋地大叫了。
  “你感觉怎样?”从云霄飞车上下来之后,小叶笑着问白小枝。
  “还好。”白小枝笑着回答,膝盖却有些发软。“很久没这么兴奋过了。”
  “我猜你也很兴奋,”小叶坏笑了一下,“整辆车就数你叫的声音最大。”
  白小枝微微有些难堪,但很快便释然了。现在不需要计较这个。不知为什么,坐过云霄飞车之后,她似乎活力全开,看什么都好玩,什么都想去玩。她一路小跑,去玩气枪打气球,坐摩天轮,逛鬼屋……一点都没有发现现在已是小叶跟在她屁股后面跑了。
  “我们去坐旋转木马吧!”白小枝看旋转木马的马做得很漂亮,似乎很好玩的样子,便拉小叶去坐。从旋转木马上下来后她意犹未尽,极目远眺还有什么好玩的,忽然发现小叶正用古怪的目光看着她,似乎在竭力忍笑。她一惊,仔细一想,顿时省悟,红着脸说:“你那张脸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坐旋转木马很好笑么?”
  “也不算很好笑吧,”小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这个旋转木马……实在是太低龄化了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1 09:18
  “低龄化?”白小枝朝旋转木马看了看,脸涨得更红,“连你也觉得这个低龄化么?”

  “当然了,”小叶又在竭力忍笑,“一般十几岁的女孩儿才会喜欢坐旋转木马吧。”

  白小枝顿时觉得脸上喷火,转身就走,“我‘返老还童’了!怎么样!?”

  小叶追了上来,笑着说:“不过你在坐旋转木马的时候,表情真和十几岁的女孩儿一样,真有趣!”

  白小枝转过头来,正要发作,却见小叶一脸温柔的笑意,丝毫不见揶揄和嘲讽之意,不由得有些迷糊,“你不觉得好笑么?”

  “当然不啊,很可爱啊。”小叶似乎不在说谎。
  “唉,你又说我可爱了……你没大没小啊你?”白小枝红着脸嗔怪他,心里却很受用。哪个女人不喜欢被人夸年轻啊?

  又走了几步,路边有个卖冰淇淋的。白小枝给小叶买了一筒巧克力的,给自己买了一筒草莓的。小叶朝白小枝的手里看了看,偷笑了几声。白小枝知道他大概在说“她吃东西也很可爱”。脸又红了一红。不知为什么,虽然知道小叶是在“开玩笑”,但她每次被小叶说“可爱”的时候都会不知所措。
  “从你对那些玩意的新鲜劲来看,你一定很少来游乐场玩吧?是因为忙么?”小叶一边吃冰淇淋一边说。他吃东西时很秀气,浅浅地咬一口,冰淇淋只触到他的唇底。

  听他的口气,不像是在讽刺她生活方式老气。白小枝笑着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是啊。我很少出来玩。高中毕业之后就很少玩了。”
  “为什么?”
  “因为要创业啊。”白小枝握着冰淇淋,思绪又回到了那艰辛的以往,“我学习不好,没有考上大学。父母叫我复读,我却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再读下去也没用。再说我的理想也只是开一家好的饭店。于是我跟家里拼死拼活地抗争,说服父母让我自己创业。我自己没有钱,便找父母借了一万块钱。不过这一万块钱借款是有附加条件的。我跟父母约定,如果我在一年之内不能站稳脚跟。我就任由父母安排我的命运,不得有丝毫异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3 08:50
  “一万块钱当然不够开饭店,我只能开个小吃摊。我自己学了几手,在学校门口卖麻辣串。我这个老板比学生们也大不了几岁,学生们觉得好玩,便都来买我的麻辣串。因为这个,我的生意倒挺好的。”

  白小枝的嘴边掠过一丝苦涩的笑意,继续说:“在这一年里我没有攒够开饭店的钱,但总算是站稳了脚跟。我自己对这个成绩很是满意,我的父母却嗤之以鼻。他们又来劝我回去读书,我抵死不回去。他们生气了,扬言不再管我。我便赌气从家里搬了出来,租了间房子住。我到这个时候才算真正面对社会。”

  “后来又过了一年,我总算攒够了开大排档的钱,便找了个大学,在大学旁边开了个大排档。那个时候挺苦的,只雇了一个厨师烧菜,端菜啊,收钱啊全得我自己忙。每天都忙得头晕眼花,一回家就想往地上瘫。这样拼死拼活地忙了几年,总算挣到够开小饭馆的钱了。然而刚开始时却不顺利,每天来不了几个客人,我天天守在店里,急得两眼发花。后来生意越来越差,渐渐地连房租都付不起了。我千方百计地筹钱,房东则经常堵在门口要收房子。那时候我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还好我最后撑过来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撑过来的。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咝咝’地冒凉气儿。不过正因为有过那么一段岁月,我对自己特别有自信,觉得以后无论是什么样的困难都无法打倒我。”
  小叶默默地点了点头,看白小枝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崇敬。

  “当然,我遇到的困难不止那一次。前几年市里治安不好,经常有流氓来店里滋事。那时候店里的人谁都不敢出头,包括那些大男人都躲在我的身后。就我一个人站到最前线,跟那些流氓周旋。”

  小叶动容道,“你一个女人怎么跟他们周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8:40
  “软硬兼施啊,据理力争啊,必要时再装装横啊。”白小枝淡淡地笑了笑,“有一次真是危险,也是真是疯狂……那次我气疯了,拿着菜刀要跟他们拼命,还把那些流氓吓走了。当时气迷了没觉得怎样,后来回想起来真是后怕。如果他们不是那么外厉内荏,直接跟我过招的话,我这条小命恐怕就没了。唉,我这个人也真是的,一怒起来就什么都不怕了……这可是个致命的缺点!”

  小叶想象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咂舌道,“当时真是很危险……白姐你真了不起!”

  “哪里了不起啊,胡乱装横而已……你觉不觉得你白姐真是个疯女人?”

  “哪有,现代好女人的标准就是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小叶煞有介事地说。
  “真的么?”白小枝被他逗笑了。

  “不过,”小叶忽然郑重地说,“以后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一定不会让你孤军奋战的。不,由我来打斗阵,你站在我身后就好!”

  “啊?”白小枝一惊,心头猛地沸热起来,接着又感到了莫名的慌乱,赶紧岔开话题,“每天要忙这么多事情,当然没空出去玩了。这几年生意好做了,招的人也多了,我稍微空闲了一点。不过以前累习惯了,即使有空也不想乱跑,只想在店里呆着,踏实。”

  “哦,你真是了不起,”小叶的脸色晦涩下来,似乎很惭愧,“和你比我就差远了。我在学校的时候,即使有课,也要跷课出去玩……”
  “在学校的时候?”白小枝一激灵,“你想起来了?”

  小叶一惊,忽然抱住脑袋,深深地弯下腰来,“是的……我好像想起了一些片段……这是什么时候的来着……唉呦……头好疼……”
  “你别勉强自己想!”白小枝赶紧扶住他,“头疼就别想了!”

  小叶喘了几口粗气,慢慢地直起腰来,神情依旧是恍惚的。

  “都是我不好,一定很难受吧。”白小枝见小叶脸色苍白,感到颇为心痛。“我带你去吃顿好的……你要吃什么?”

  小叶朝她瞄了一眼,试探着问,“吃什么都可以?”

  “是的,吃什么都可以。”

  “那我就不客气啦!”小叶开心地笑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7 08:10
  小叶果然很不客气。他把白小枝拉到一家西餐馆,点了份极贵的牛排套餐和一大堆美食,光听他报菜名白小枝就心惊肉跳。以她的经济实力,这顿饭还是请得起的。但她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奢侈过,现在如此破费,当然会肉痛。为了让钱包少出点血,她只给自己点了一盘沙拉,一点土司。
  牛排很快便上桌了。小叶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白小枝意外地发现他用刀叉用得很纯熟,以前应该经常吃。看来这家伙还不是一般的好人家的孩子,竟然因为失忆流落到她这里捡菜,真是倒霉到尽了。
  小叶发现白小枝正看着她,讶异地看了看她。白小枝赶紧把目光转向别处。小叶这才发现她的面前只有一点沙拉和土司,顿时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就点这么一点东西?”说着把自己面前的美食推到她的面前。
  “哦,没关系,我不饿,”白小枝赶紧把美食推回到他的面前。
  “不饿,也要尝尝这个,”小叶切下牛排最好的一块,用叉子送了过来,“这是正宗的加州牛肉,可好吃呢!”
  白小枝本来觉得从他手里吃东西有些不妥,但她今天特意不想扭捏,便张口咬下了这块牛肉。没想到她刚把牛肉咬到嘴里,就听到旁边传来了窃笑声,“你看那个女的,让小男生喂他吃饭呢!”
  白小枝的脸顿时热得火烫,尴尬地朝旁边看了看,没想到一看就大惊失色:这个女人不是洛蝶么?又跟一个男人在一起……这个男人还不是上次那个!
  洛蝶见白小枝看她,笑得更加开心,挤眉弄眼地朝那个男人说:“你看那个女人,还在看我们呢!”
  白小枝赶紧把脸转过去。真是奇怪了。明明是洛蝶作丑事被她看到了,她慌张得像作贼似的。
  洛蝶和那个男人偷偷打量着他们,继续嗤笑,“你看这女的,看起来快到了三十岁了吧?”
  “差不多吧……虽然不显老,你看她那成熟的样子,应该到三十岁了。”
  “那男孩却看起来很小呢。姐弟恋?”
  “我看是这女的包小白脸吧。”洛蝶撇了撇嘴,竟是一副鄙夷的神情——也不看看她自己有没有资格鄙视别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9 07:01
  “哦,包小白脸啊……”那男人朝小叶看了看,嘿嘿一笑,伸手摸了摸洛蝶的下巴,“那你也是我包的喽。”
  “你干吗啊!这是在餐厅,别疯疯傻傻的。”洛蝶笑着嗔了那男人一句,接着便坐到那男人身边,和他摩肩擦脸,腻成一团。白小枝又是生气,又是替他们害臊,一张脸涨得红红的。
  小叶扭头看了看洛蝶他们,微微地皱了皱眉头,回过头来问白小枝,“那两个人在干吗啊?疯疯傻傻的。”
  “你到现在才发现么?”白小枝哭笑不得。现在的小正太啊,神经乍就这么大条呢?
  从餐厅出来,白小枝想着之前看到的事情,一直皱着眉头。这洛蝶还不是一般的浪啊。竟然和两个男人……不,说不定她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说不定她还有很多很多男人……天哪,如果她有很多很多的男人,那她把禹风当什么?
  怎么了?心情不好么?”小叶看着她的脸,关切地问。
  “哦,没有,我只是走神了。”白小枝怕小叶误会她心痛请客的钱,赶紧露出笑脸。
  “那就好,”小叶朝街边看了看,忽然扑哧一笑。
  “你笑什么?”白小枝朝他看了过去。
  “没什么,”小叶笑着挠了挠脑袋,“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但我现在明白了。”
  “明白什么?”白小枝觉得他话里有话。
  “我一直很奇怪,你年纪不算大,说话为什么总是老气横秋的。今天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吃了太多的苦。”小叶端详着她,声音柔柔地说。
  “我……老气横秋么?没有吧?”白小枝又羞又恼,却也很心虚,赶紧回想了一下自己平时的言行。
  “有一点,”小叶嘟了嘟嘴,“以你的年龄,顶多能当我的姐姐。可听你跟我说话的语气,活像我的阿姨!”
  “有么?”白小枝闹了个大红脸,越发心虚了,“我说话时……真那么老气?”
  “要多老气有多老气,”小叶把嘴一撇,郑重其事地说:“白姐,你听我说,饱经沧桑不一定要心理老化。人经历的事情越多,就越应该保持一颗童心!这样才能更好地生活,才能更积极地应对以后的挑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1 10:32
  “哦……”白小枝鸡啄米般点着头。她从没想到自己会被小叶教训,但此时听他的话还觉得蛮服气的。

  “要想活得年轻,首先要从着装开始,”小叶朝街边的橱窗里一指,“你要买点青春的衣服穿!”

  “啊?”白小枝看了看自己身上,讶异地笑了笑,“我穿得不算素吧。”今天她穿的是一种烂醉般的颜色,很是艳丽时尚。

  “青春不等于艳丽!”小叶撇了撇嘴,把她拉近街进的小店,“我们是要想办法让你显得更青春!”

  “啊?”白小枝被他说得有些动心,仔细地看了看店里的衣服。唉呦,这店里的衣服花色和式样都挺粉嫩,一看就是二十出头的人穿的。要是平时,她肯定看都不看。但今天被小叶教唆后,竟很有装嫩的兴趣,用心地在衣服堆里挑来挑去,最后挑中了一件淡蓝花色的衣服。

  她问小叶这件衣服怎么样,小叶伸出大拇指。白小枝舒心地笑了。没想到他接着把拇指朝向地面,“还算年轻,不过不太适合你。依我看,这件很好。”说着朝另一件衣服指了指。

  白小枝朝他指的方向一看,顿时骇笑出来:天哪,这件连衣裙是天边云霞般的颜色,公主袖V字领……简直青春到无敌了!他以为她今年几岁啊?

  “别开玩笑了!我又不是小姑娘。”白小枝没有朝那件衣服多看一眼,又低头欣赏起自己挑的那件衣服来。

  “白姐,那件真的很适合你。”小叶凑了上来,拼命地向她推荐那件衣服。

  “算了吧。”白小枝嘴一撇,“我要穿那件衣服上街,不被人当成花癫疯才怪。”

  “你就试穿一下吧。如果不适合就不买呗,光是试一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哦?白小枝眼珠转了几转,又朝那连衣裙看了一眼。小叶说的也对啊。试一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且她内心深处也痒痒的,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穿这裙子——世上有哪个女人愿意服老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3 10:52
  这裙子做得很是贴身。一开始白小枝身上有汗,裙子贴到了身上,使她误以为自己身材偷胖,穿不上了,着实虚惊了一场。后来经她慢慢扯拽,终于把衣服端端正正地穿到了身上。她伸手摸摸,觉得应该不算小。她犹豫着踱出试衣间——她真怕自己穿上这衣服会像裹粽子一样,心虚地朝小叶看了看。
  小叶一看到她就竖起了大拇指。她赶紧往镜子前一站,顿时痴了:天哪,这还是自己么?
  云霞色的裙子泛着梦幻般的颜色,称得她皮肤雪白,体形窈窕,称得五官清秀精致,难描难画。这个裙子当然不能让她回到二十岁,但也不衬得她老。镜子中的她一看就不是青涩少女,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青春气息。小叶真是太有眼光了,他怎么知道这条裙子能让她这么漂亮呢?
  白小枝立即掏钱买下了这件裙子。这件裙子价格不菲,还了价之后仍然不菲。但白小枝不心痛。这个裙子简直让她看到了一个新的天地。不,应该是小叶让她看到了一个新的天地。想到这里她感激地朝走在一旁的小叶看去,却发现他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一见她看他就下意识地揉揉鼻子。
  哈哈,白小枝暗地里乐了,难不成他已经被她的美丽俘获了?哈哈,真是好玩。
  当然,她没有把这种想法当真,全是自己给自己开个玩笑。
  转眼就要到饭店了。白小枝叫小叶回房间休息,自己去店里视察。她穿着这个裙子走进店堂,服务员们立即一阵骚动。走进厨房,也立马引起了一阵骚动。白小枝的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轻摆着腰肢走了出去。她一出去张大奎就和另一个厨师咬耳朵,“白姐是不是找到对象了?今天穿得春意盎然啊!”
  小婷回厨房端菜,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冷冷地接到,“什么‘春意盎然’?我看是骚气逼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5 09:04
  小婷回厨房端菜,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冷冷地接到,“什么‘春意盎然’?我看是骚气逼人!”

  大家立即呆了。小婷自知失言,赶紧端着盘子逃了出去。

  小叶回到房间,躺倒在床上,跷起二郎腿,看着天花板遐想了。遐想了一会儿,他起身找了几张纸和一支笔,就伏在床上画了起来。他画的是一个体态丰腴、身材高挑的女人,非常仔细地描绘她身上的衣服。她身上的衣服式样新颖、花纹精致,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是市场上从未卖过的。

  他盯着这件衣服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微笑,又仔细描绘起女人的脸来。这女人五官精致,笑容妩媚,竟有几分像白小枝。小叶画好她的脸后并不停笔,又在她的身边画了一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穿着他今天穿的衣服,胸前挂着一个藏银的牛头坠子,俨然就是他自己。小叶看着画上的两人,露出了甜蜜的微笑,似乎已经陶醉了。然而这幅神情只在他的脸上持续了一瞬,接着他便像被刺痛了一样皱起眉头,三两下把纸揉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他看着垃圾桶发了一阵呆,然后又拿起笔画了起来。他画的是一张少女的头像,用的是素描的笔法,画的是那么的细致,连每根眉毛,每根头发都清清楚楚。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孩,鹅蛋脸,柳叶眉,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会说话。小叶默默地看着她,表情慢慢凝固,最后变得像冰块一样冰冷坚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7 09:47
  自从知道洛蝶和不同的男人有染后,白小枝的心里就结下了一个疙瘩。她把这件事告诉米娜,米娜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白小枝觉得米娜的笑容有异,仔细一想,立即省悟,“你该不会认识洛蝶吧?该不会还知道她的丑事吧?”

  米娜晦涩一笑,“是的,我认识她。有钱人的圈子是很小的。”

  “那你也知道她和不同的男人有染喽?”白小枝盯着她的眼睛,“她的丑事已经泛滥到尽人皆知的地步了?”

  “也不算尽人皆知,”米娜的嘴边扬起一丝鄙夷,“知道她的事的人也不多。我只是少数的知情人中的一个。”

  “哦。”白小枝想起洛蝶那放纵的样子,又是愤恨又感到恶心,“这女人也真是的,有了丈夫还不够,还要搞野男人……有一个野男人还不够,还要搞几个……你说她是不是天生淫荡啊?”

  “也不能这样说。”米娜冷笑着说:“她要搞那么多男人,也是事业的需要。”

  “事业的需要?”白小枝一惊。

  “是啊。”米娜朝她眨了眨眼睛,“你以为她是怎么当上金牌投资顾问的?”

  白小枝一怔,耳边闪过那个男人说他是在“包”洛蝶的言论,立即明白了。原来她是用肉体换来的投资委托啊。

  “我的天……原来是这么回事……”白小枝感到又恶心又好笑,“但她以前也许需要这样干,但她现在已经结婚了,老公又很能挣钱,干吗还要干这营生?”

  “话可不能这么说。”米娜不可名状地一笑,“在事业上,女人也不喜欢示弱。而且,用肉体换利益换习惯了,轻易也停不下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08:43
  白小枝不说话了。她现在才算真正领略了张爱玲的那句名言:“人生就像一袭华丽的旗袍,上面爬满了虱子”。在洛蝶华丽的外表下捻出虱子让她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说真的,刚听说洛蝶的丰功伟绩的时候,她觉得很不平衡,觉得自己的事业也无足轻重了。后来竟然发现洛蝶的事业其实很不堪,那感觉真像从谷底一下蹿到了山顶。她不仅可以凭借自己清清白白的事业狠狠的鄙视她,还可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狠狠地谴责她。这下她的心里不仅平衡了,还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胜利者的愉悦。可即便如此又能怎样?洛蝶虽然很不堪,但她照样霸着禹风这样的好丈夫。有时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像洛蝶这样的奸邪无耻狼心狗肺的女人往往就能霸着好男人,像她这样的勤劳善良正直的好女人反倒被晾在一边,真是奇哉怪哉。

  白小枝不是矫情的人,这点事想了一会儿也就算了,只挂心一件事:禹风知道他老婆的事情么?如果知道了,他会怎么办呢?

  这天白天,吃饭的客人相对较少。小叶得空从厨房里溜了出来,在饭店附近散散步——蒸汽缭绕的厨房里最闷人了,他正好趁这机会透透气。

  “喂,那小子,你站住!”一个声音针尖一般刺进了他的耳膜。

  小叶眉毛一样,用冰冷的目光朝身后一扫,发现小宋和朱林正横眉立目地站在他身后不远处。

  “这小子,你过来!哥们有话对你说!”朱林一脸凶蛮,肌肉却有些僵硬。他这幅嘴脸是模仿碟片里的黑帮老大的,简直是画虎不能反类犬。

  小叶轻蔑地哼了一声,掉头就走。

  “你干什么去?”小宋和朱林跑了几步,挡在小叶面前,“你听不懂人话么?我叫你站着你听不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6 16:10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055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