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5 08:16
  “砰!”莫小可听到一声濡湿的巨响,接着便感到了冰凉的痛感,并闻到了逼人的咸味。接着,她就感到有冰凉的液体灌进鼻孔……她掉到海里去了?一意识到自己掉入了海中,莫小可顿时吓得脑中一片混乱,拼了命地乱抓乱蹬。不知过了多久,她忽然感到自己的口鼻重又涌入空气,接着手便碰到了一个东西,连忙死命抓住。睁开已经被泡肿的眼睛一看,发现是一个冲浪板——估计是哪个同学的带去夏威夷御用的,而她自己已不知道去哪里了。
  莫小可抱紧冲浪板,却感到一阵眩晕,她拼命地提精神,仍无法阻止神智慢慢丧失。她抱紧冲浪板,脑中渐渐空白,只能感到海水粗暴地推着自己的身体,以及冲浪板硬硬地硌着自己的肘弯——还好她意识模糊时还知道抱住冲浪板。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感到身体清爽了不少——海水挤压浸泡身体的感觉已经没有了。她费力地睁开眼睛,赫然发现眼前是一道黄线……是沙粒?
  她赶紧抬起身体,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处沙滩上。啊!她被海水卷上岸了?这是哪儿?
  莫小可又是高兴又是惊恐,挣扎着起来沿着海岸线跑了一段。渐渐的,她心中的惊喜渐渐湮灭,最后只剩下了惊恐:这里好像没有人烟……是个无人岛!
  发现这一点之后她不禁感到天旋地转,颓然坐倒在沙滩上。天哪,她根本不知道这里是哪儿,也没有通讯器材,根本无法求救……即便飞机坠毁引发了国家的注意,派人来搜救,能找到她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因为这里离飞机落水点可能很远……天哪,如果没人来救她,她岂不是要像野人一样,在这里过一辈子?
  虽然人人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对于早已习惯现代化生活的她来说,要在这个无人岛上野人一般孤零零地过一辈子,还不如立即死了舒坦!
  莫小可抱着膝一动不动地坐在沙滩上,似乎要在这里坐一辈子。然而她很快就意识到,她的“一辈子”可能已经没多久了。她肚子饿了。也许之前来不及管肚子,她一直都没意识到饿,此时忽然意识到,那感觉简直像要饿断肠一样。她赶紧趴在沙滩上,寻找可吃的贝类或鱼类。她现在已经来不及思考自己活着是否有意思了。饿肚子太难受了。饿死更痛苦,不管怎么样,先活下来再说。
  沙滩上是有不少被卷上来的死鱼死虾死贝类。但看起来都有些变质,更有一些都腐臭了。莫小可在报纸上看过吃腐肉吃死人的报道,根本不敢动这些东西。没有办法,她又走到了沙滩边的灌木丛里。那里的植物种类很多,都长得很茂盛,但似乎都不能吃。莫小可似乎记得小时候农村的大爷跟她说过青草不能乱嚼,草性潮,弄不好会让人上吐下泻。她在灌木丛里转了半天,依旧没有找到一点吃的,那饿得,肚皮简直像要被腐蚀穿一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6 08:30
  一个蚯蚓蠢头蠢脑地从草里钻出来了。莫小可想起自己看过的《探索:荒野求生》栏目——里面有个哥们为了生存无所不吃,荼毒最多的就是昆虫。那哥们似乎还说过蚯蚓蛋白质丰富,很有营养什么的……
  莫小可大大地咽了口唾沫,伸手就朝蚯蚓捏去。然而奇特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她的手触到蚯蚓的那一刻,她竟然感觉不到肚子饿了,接着便无法抑制地作呕。蚯蚓趁机逃掉了。她坐在地上,抱着肚子喘着粗气。难道她真的会一点吃的都找不到,干瘪瘪地饿死在这块草地上……草地?对了!
  莫小可扑到地上,疯狂地挖起草根来。“草根”这个词提醒她了。红军过草地时不就是拿草根充饥的么?红军的传记里没说战士吃过草根有什么异状,草根应该不会把人吃出毛病吧。莫小可收集了一大把草根,三五下塞到肚子里填了。草根泥腥气很重,她死命地往下咽。吃饱了之后她便躺在草地上休息,躺着躺着忽然感觉周围暗了下来。
  她“腾”地一下坐起来,抱住胳膊。糟了。天快黑了。气温似乎在迅速地下降,她既没有御寒的衣服,也没有藏身的地方。天哪,这里会不会有毒虫有毒蛇有妖魔有怪兽啊?
  “沙拉拉——”她身后的草丛里忽然一阵骚动。
  “妈呀——”莫小可立即抱头鼠窜,头都没敢回。一只憨态可掬的小兔子从草丛里钻了出来,讶异地看着逃命一般逃远的莫小可。
  莫小可在野地里没头苍蝇一样乱跑,越跑越慌。远处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莫小可吓得刹住了脚步,一个箭步冲到树后藏了。随着那声音渐渐临近,她发现那似乎是人的声音。她狐疑着从树荫后移出来,赫然发现那真是一个人,似乎她还认识……啊!那不是闵宇么?正朝这里飞奔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

  虽然知道这小子手不能拿四两,死鸭子只有一张嘴,但莫小可还是兴奋地朝他跑了过去。无论如何,在这里遇到一个她认识的人,还是一个男人,还是很令人振奋的!

  闵宇一看到她就露出了夸张的怪异表情。莫小可本以为他会惊喜地抓住他的手蹦跳,没想到他一蹿就蹿到了她的身后。

  “救救我!”

  “呃!?”莫小可一愣,赫然发现山坡上又跑来一个人,饿虎扑食般往下冲,满头长发纷乱地飞舞。

  “你闪一边去!”转眼那人就冲到了面前,凶巴巴地朝莫小可吼。
  《伊甸学园》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7 08:52
  莫小可赫然发现此人脸上满是鲜血和泥草,乍一下想不起此人是谁。

  “你聋了?”那人又吼了一声。

  “啊?你是戚翔?”莫小可终于想起这是戚翔的声音。

  “你死一边去!”戚翔又在吼了。

  莫小可此时才发现他的手里拎着一块大石头,顿时吓了一跳,“你想干什么?”

  “我要杀了他!”戚翔朝闵宇一扬石头,差点擦到莫小可的脸。

  莫小可心头火起,朝他大喝,“开什么玩笑?杀人可是犯法的……”吼到这里忽然噎住了。是啊,杀人是犯法,问题是这里是世外荒岛,没有法?没有法……难道就要适用丛林规则?

  “你再不闪开,我就不客气了!”戚翔一把推开莫小可。

  “你不能这样做!杀人是不对的!”莫小可赶紧揪住戚翔。虽然她也不喜欢闵宇,甚至和他还有仇,但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戚翔砸死。

  “哪里不对!?”戚翔梗了梗脖子,脖子上的血管“突突”直跳,“他差点害死我!”

  “我不是故意的!”闵宇从莫小可的背后探出头来,被戚翔一瞪后又缩回去。

  “即使他差点害死你,你也不能杀他!”莫小可急得吆喝起来,手也下意识地乱挥。

  “为什么?”戚翔一翻眼,白眼衬上血污的脸,格外怕人。

  “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身处荒野,必须同舟共济才能渡过难关,多一个同伴总是好的……”焦急之下,莫小可也不管自己言辞是否达意,只是拼命地往外喷。

  “我不需要他帮助!”戚翔用力地一甩没有拿石头的手,“再说这家伙一副油瓶倒了都不扶的样子,我能指望他帮助我什么?”

  “就算多个人说话也是好的嘛……”见戚翔如此愤怒,莫小可也有些发憷,脑子里也开始混乱。

  “多一个人说话……”不只是被说动了还是被愤怒噎住了,戚翔竟呆滞了片刻。

  莫小可以为他被自己说动了,嘴角颤抖着露出微笑。

  戚翔眉毛一立,喷火般地吼道,“就算我一辈子都没人说话,要在这个荒岛上变成哑巴,我也不能和他共存!你不知道……他干的坏事可多了!我已经忍了他很久了!”

  《伊甸学园》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8 09:15
  果然是积怨最伤人。

  莫小可像要压下什么东西一样用力地挥了几下手,同时脑子飞速运转,“即使你很恨他,甚至不愿跟他说话,你也不能杀他!因为……你知道人类社会为什么要有法么?”

  “法律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政治书上不都说了么?”戚翔一翻白眼。

  “不,不是!其实在阶级出现之前,类似于法的规则就出现了!比如说……同一父族的人不能通婚,以及嫁娶尽量选别的部族之类……”莫小可拼命地转动着脑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然而法的诞生,一部分是为了维护社会的利益和稳定,一部分则是为了人类内心的自省需要……”

  “社会?自省?你在说什么东西?”戚翔越听越迷糊,气急败坏地喝道。

  “古龙不是说过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呃?”一不小心扯远了,莫小可赶紧把话题拽回来,“不是!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我们三个人,已经是一个小社会了!我们必须遵从社会的规则,以保证我们这个小社会的稳定……”

  “社会的稳定?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没想到戚翔的脑筋转得还挺快的。

  “不是……”莫小可赶紧改口,“不是,法之所以会的存在,比如说不能杀死同类的法,是因为人没有权利杀死另一个人。为什么不能杀死另一个人呢?就是因为人会‘自省’,人从内心深处否定自己有这种权力,所以在杀死一个人之后,必然会因此后悔……”

  “我说过我不会后悔!”戚翔又拿着石头朝闵宇一指。

  “你一定会后悔的!”莫小可做出一副通晓世事的样子,“你现在正在气头上,一定不会后悔。但等到你冷静下来之后,后悔就会一点点地侵蚀你的心……你想想你小时候有没有不善待自己养的小动物,害它们死去的经历?你现在后不后悔?害死一个小动物都尚且如此,何况人呢?”

  戚翔怔怔地听着,脸上的表情渐渐平和下来。他狠狠把石头地往地上一扔,朝闵宇瞪了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

  闵宇也瘫倒在地。莫小可看他们都坐下了,觉得自己站着挺奇怪的,便也坐下了。大家都坐下之后气氛便平和多了。莫小可细声细语地问他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戚翔和闵宇你一言我一语,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了个大概。

  《伊甸学园》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9 20:06
  原来戚翔也和她一样幸运,落水后全身无伤。因为受惊过度,他就拼命朝自己认为安全的方向乱游。游了一会儿就脱了力,万幸遇到一截浮木——估计是这岛上发大水,被冲下来的。他抱紧浮木随波逐流,结果被冲到了岛上。他上岸后茫然地乱走,结果在一处沙滩上看到闵宇倒在哪里——估计他是被海水卷过来的,没有溺水算他命大。戚翔处于好心,过去几下——但闵宇说是几脚——打醒了他,然后两人一起往这边走。这两人平时就互相看不惯,没走多远就又吵了起来。上坡的时候闵宇满嘴牢骚地爬在前面,结果一不小心踩脱了一块石头,擦着戚翔的头滚了下去,把戚翔的头擦破了好大一块,流了一脸的血。戚翔气坏了,以为他故意害他,便抓了个石头追了过来。闵宇是东晋之风的男生,根本不会打架,结果只能逃跑。万幸在这里遇到了莫小可,否则估计不被打死也得被打伤。

  “切,切,切——”听完之后莫小可又好又好笑,“就因为这点事,还值得生死相拼啊?死里逃生多好啊?再说在海上漂浮了这么久你们不觉得乏么?为这点事搞得狼嚎鬼叫、鸡飞狗跳地不觉得累啊?”

  戚翔和闵宇脸上都出现了羞惭之色。事情算是解决了。可事情一解决大家就没事干了。莫小可、戚翔和闵宇就这么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他们三人真不是可以坐在一起聊天的人。

  “咕……”不知是谁的肚子叫了一声。莫小可摸摸肚子,确认不是自己,那两个男生却面无表情地撑着架子。

  “咕……”又是一声。闵宇终于撑不住了,愁眉苦脸地低下头来,“这附近有吃的么?”

  戚翔冷笑了一声。莫小可觉得戚翔这声冷笑特别刺耳,偷偷白了他一眼,对闵宇说:“这附近有不少草,草根还能吃……我去拔些给你吃?”

  “什么啊?”闵宇的眉头立即揪到了一起,“吃草根啊?我又不是牲畜!”

  什么?莫小可心中怒气勃发:都到这份上了还挑三拣四?再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又不是牲畜’,就是说吃草根的我是牲畜了?

  “现在就这些东西,不吃拉倒!”莫小可冷笑着站起身,“我看你还能找到什么好东西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1 08:45
  闵宇的脸“唰”地一下涨红了,也猛地站了起来,“你别小看人!我会找到更好的东西的,你等着瞧!”

  戚翔又冷笑了一声。闵宇恨恨地看了看他,坐倒在地冥思苦想。莫小可又去拔了些草根,本来想硬塞给他——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不忍心看他饿坏。没想到闵宇从眼角瞥见她之后竟翻了翻白眼把脸转了过去,顿时把莫小可气得手脚冰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一片好心啊!我刚才还救了你的命呢!你竟然这样对我……我刚才真是太傻了!

  闵宇想了半晌,终于行动了。只见他找了一棵大树,在树底捡了根树枝,斜靠在大树上,又找了一根坚韧的枯草,做了一个绳圈系在树枝上。

  “你在搞什么鬼名堂啊?”莫小可越看越糊涂,忍不住问他。

  “什么叫鬼名堂啊,”闵宇白了她一眼,说教般说,“我这是在布陷阱抓松鼠!松鼠一般都很懒,看到有捷径上树一定会走。我就把绳圈挂在它必经之路的细枝上,它一通过这个绳圈就会被套住脖子,然后绳圈越勒越紧越勒越紧……”说着说着脸上竟露出了自得之色,“《荒野求生》里的贝尔就是这样做的!”

  松鼠,哈哈……莫小可冷笑着翻了翻白眼。松你个头啊。松鼠顾名思义,就是长在松树上的,是寒冷地带的动物。她虽然不知道这里的地理位置,但确定这里不是热带也靠近热带——有热带植物么,要是有松鼠,她就跟他姓。再说就算能抓到小动物,没有火他怎么吃?还能茹毛饮血?那样的话谁更像禽兽?

  闵宇做好陷阱后就躲在一旁等了。结果当然是左等右等都没有松鼠上当。而他的肚子却已是饿得受不了了。他好从眼角偷看了一下莫小可和戚翔,确认他们没有看他,便也偷偷地拔起草来。然而草也不是好拔的。他第一下用力过度,不小心让草根断在土里。

  “扑哧!”旁边忽然传来一声轻笑。闵宇赶紧回头,发现莫小可正笑嘻嘻地看着他,顿时像被电打了一样把手缩了回来。

  “吃吧。”莫小可把新采的草根递给她。这是她刚采的,每一根都嫩嫩的。

  闵宇看了草根一会儿——在此期间他的神情是越来越羞惭,最后还是把草根拿过来吃了。戚翔见到这种情况之后大声冷笑了一下,转过身躺了。莫小可朝他的背影狠狠地白了一眼:她怎么觉得他是在笑他们两个啊?

  纵然这些草根很嫩,闵宇吃的时候还是愁眉苦脸。哄饱肚皮后他便不再说话,抱着膝盖干坐着。见他不说话莫小可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便也抱着膝盖干笑着。三人之间又出现了令人窒息的留白。在这片留白中,周围慢慢黑下来,最后变得漆黑一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2 09:12
  现在天气还算炎热,天黑下来之后并不寒冷。然而问题并不在天气这边。正如《荒野求生》里的贝尔所说的,丛林一到晚上就活了过来。白天不出来的鸟兽借着夜色的掩护纷纷出动,各种说不出的虫子也在草丛和树影里鸣叫飞舞。到处都在发出微声。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都有黑影闪过。莫小可下意识地抱紧了膝盖:她有理由相信丛林里的生物全都能清楚地看到她,而她却什么都看不见……

  一阵风掠过,草轻轻地抚着她的脚背。她的鞋子早就丢了,现在是赤着脚踏在泥地上。青草的抚弄让她很感搔痒,同时心里也开始发毛:这草丛里该不会有老鼠和蟑螂蜈蚣一样的小虫子吧……如果它们趁黑爬到她的脚背上来……莫小可越想越害怕,赶紧站起来想找个矮脖树攀上去,忽然感到脚边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飞快地蹭了过去!

  “妈呀!”莫小可感到脑子一炸,回过神时已跳到了半空:那一定是草丛里的大老鼠!

  “砰!”莫小可的脚重重地砸在地面上,莫小可没掌握好平衡,猛地倒了下去。

  “哎呀!”莫小可不偏不倚地砸到了一个人身上,砸得那人一声惨叫。

  “闵宇?”莫小可先是庆幸自己没有摔痛,后来才想起自己是倒在了一个男生身上,赶紧弹了起来,下意识地用双臂挡住身体:刚才她让他碰到什么地方了?

  “你干什么啊?”黑暗中闵宇大声抗议。“一惊一乍地吓死人!”

  莫小可赶紧眯眼看了看,依稀看到他正拼命地掸着身上——因为长时间在黑暗里的关系,她已经能看到一些了,顿时怒气勃发,“我只是碰到老鼠而已……碰到老鼠你不怕啊?”

  “我好歹是男生啊。”闵宇轻蔑地撇了撇嘴。

  莫小可怒气上冲,一句“可你和女生一样娘”已经冲到了嘴边。她咬了咬牙,忽然大声叫道,“啊,这里还有啊!好几只呢!”

  “啊!”闵宇“唰”地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3 08:12
  “哦呵呵呵……你也害怕……”莫小可大笑起来。

  “你……”闵宇气得要命,正要和他吵架,忽然听到“呕——”的一声怪吼。

  莫小可的笑声戛然而止,闵宇也僵在了那里。

  “哈哈哈……”戚翔忽然大笑起来。

  “你……你变态啊你!”莫小可和闵宇气得大吼起来:显然刚才那声怪吼是戚翔喊出来的!

  “我说你们二位,既然深陷险地,就好好呆着吧。”戚翔用嘲弄的语气说,“你看你们在这里吱哇乱叫,倒像是在打情骂俏!”

  “谁打情骂俏,你胡说什……”一听这话莫小可非常愤怒,正要冲过去和戚翔大吵,忽然又听到“嚎”的一声怪吼。

  “你又玩这个了……你真变态!”莫小可这次不会再上当了。

  戚翔没有应声。

  “你怎么又不吭声了……”莫小可朝他走过去,猛然发现他正呆呆地看着山里。莫小可一激灵,也往山里看。黑夜中的大山就像一个巨大的怪兽蹲伏在那里,“满身”的树木还在瑟瑟抖动,

  “嚎——”又是一声嚎叫响起,一阵怪风般直掠过来。

  戚翔一声惊叫闷在喉咙里,猛地蹲了下来。莫小可呆了一呆,也猛地蹲了下来,缩在草丛里抖成一团。这怪吼是从山里传来的!是什么怪兽!?

  三个人都躲在草丛里,谁都不敢动。怪吼又响了几声,似乎远去了。但他们三人还是不敢动。谁知道那怪兽是不是故意让他们放松警惕,之后再摸过来……天哪,要是那怪兽真过来了,他们该怎么办啊!?又没有火,在黑暗中又跑不快,只能乖乖地当怪兽的口中食!

  黑暗中似乎不断传来微声。他们三个人都觉得有个两眼冒着绿光的怪兽在附近游荡。他们缩成一团,唯一的指望就是等天亮。莫小可感觉自己的牙齿在不停地打架,忽然想起了《女巫布莱尔》中女主角对着摄影机留临终遗言时的场景。看来她也要留临终遗言了……却连一个摄影机都没有!

  赫!莫小可忽然一惊,赶紧睁开眼睛。眼前赫然是一片光亮。莫小可诧异地站起来,拧了拧身上。痛。她不是在做梦,是真的天亮了。她赶紧摸了摸身上,确认身上没有少肉。天哪……她竟然睡着了!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能睡着?她的大脑到底是怎样的构造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4 09:12
  戚翔已经不见了。闵宇正在附近乱走,似乎在找什么东西。莫小可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便跟在他后面。只见他在山坡后找到一线小溪,俯下身喝了口水,又把脸洗了一洗。莫小可轻轻地抿了抿嘴。说真的,闵宇现在虽然满身灰尘、满脸泥草,狼狈万状,动作还是挺优雅的。和昨天那慌脚鸡的样子完全不同。可能对这环境已经稍微适应了一点吧。
  闵宇洗干净手脸之后又洗了头,又看了看身上的泥污,又踏进溪里连人带衣地洗了个干净。等到一切都收拾停当之后,他站起来看了看莫小可,忽然嘻嘻一笑,“这有点像童话里的某个场景呢。不过颠倒过来了。是个恶搞的童话!”
  “什么童话?”莫小可傻傻地没反应过来。
  “童话里不经常有写,”闵宇笑得更坏了,“乡野里的穷小子经过水边,正巧看到……”
  莫小可忽然省悟他是在说“穷小子经过水边,碰巧看到仙女在洗澡,”顿时脸火炭般地红了,羞恼到了极点,“你胡说什……谁想偷看你洗澡啊!”说着赶紧转身。她只是觉得他只穿着衣服洗沐她没必要回避而已……没想到却被说成这样,真崩溃!
  “没事了,我已经洗好了!”闵宇大笑道,“你也过来收拾收拾吧!”
  莫小可见自己也是满身泥污,的确有收拾的必要。但她现在就不想乖乖地听闵宇的话,故意转过头来撇了撇嘴,“我干吗要用你洗过的水?好脏啊!”
  其实闵宇洗过的水早已流到下游去了。
  “谁让你反应慢了呢。”闵宇坏笑着走出小溪,转到坡后去了。莫小可等他的背影消失后才扭手扭脚地朝小溪走去。虽然觉得闵宇不会偷看她,她还是觉得穿衣洗沐比较好——荒郊野外的,如果她脱了衣服,万一窜出个野兽来她就得裸奔了。
  溪里的水很清,也不很凉。她飞快地把身上和头上洗干净了,把头发湿湿的挽了个髻,拔根细树枝当钗子——她的发圈早已丢了。收拾停当之后她又走到溪边照了照,见自己衣衫边缘泼了不少,又沿着破烂的边缘把衣服撕短了一圈——一来是防止破洞越来越大,攀扯其他,而来也为了让自己的形象更齐整一些。其实既然已经来了荒岛,蓬头垢面也不为过。但不知为什么,看了闵宇那样收拾,她竟觉得自己也要整整齐齐,否则就对不起……呃?她管他怎么想干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5 08:31
  接下来就是等着太阳把衣服晒干了。莫小可却想看看闵宇在干什么。转过土坡,赫然正看到闵宇正坐在一个花树下吃东西。莫小可现在就对吃的敏感,赶紧仔细看他手里。看清之后不禁哑然失笑:这搞什么……在拍戏啊?
  闵宇在吃的赫然是花朵的嫩苞。
  “你怎么在吃花啊。你以为你是香香公主啊?”莫小可撇着嘴走向他。
  “切,又损我……你要报仇是吧?”闵宇白了她一眼,又捻着花苞往嘴里送去。
  “喂,好吃么?”莫小可坐到他身边,也捋起花苞来。
  “还好吧。有的很涩,有的里面可能有饴蜜,有点甜,”闵宇说着又往嘴里送了一个,“我想它既然是孕育果实的胚胎,也应该有点营养吧?”
  “哦,是么?”莫小可出神地听着,也往嘴里放了个花苞。花苞微微有些涩,也并不怎么甜。不过她现在并没有空去细究花苞的味道。她一直在从眼角偷偷打量闵宇。
  闵宇正半仰着头,出神地看着天空。太阳给他的轮廓镀上了一道玲珑的金边。他刚洗过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头上,黑得像被墨染过。皮肤在阳光下白里透红,就像用油彩刚画出来似的。再配上背后鲜灵灵的树,和他不断往嘴里送的嫩红的花苞,简直像一副美丽的画。
  莫小可垂下眼帘,心里涌起一种艳羡和挫败相混合的情绪:没想到这小子在这么狼狈的时候还能有这种范儿,难道这就是所谓贵族的气质?
  “莫小可……”闵宇忽然开了口。
  “干吗?”莫小可如梦方醒,红晕悄悄涌上脸颊。
  “你说……会有人来救我们么?”闵宇捻着花苞的手在唇边停住了,然后慢慢地把花苞捻成红浆。
  “这个嘛……”一提起这个莫小可的心情就跌入深谷。“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吧,哈哈……”她本想安慰闵宇的,却发现她连自己都安慰不了。
  闵宇没有说话,许久才深深地叹了口气,“但愿吧。如果一直没人来救我们……我们真要在这荒岛上待一辈子么?”
  气氛顿时跌到了顶点,冰山般压到两人的头上。莫小可叹了口气,还没开口便眼泪莹然:她才不要呢……
  “其实,关于剧本的事……”闵宇盯着前方,语气明显紧张了起来,“我不是故意的。”
  “哦。”莫小可原以为提起这件事时她依然会感到气愤,没想到心底倒很平静。是啊。都流落到荒岛上来了。她还计较这些事作什么?
  “我真的不是刻意拿错的。”闵宇顿了顿,“我只是……没有留心……”
  “哦。”莫小可苦笑着应了一声。闵宇道歉的话竟让她觉得非常不顺耳:你知道吗,就是忽视才最让人生气!
  这么一想莫小可就觉得心头开始发烫,赶紧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现在可不是跟人吵架闹气的时候。故意站起来朝周围看了一圈,“说起来,我们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看到戚翔了。”

  《伊甸学园》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6 09:09
  “他去海滩了啦。说要找点荤菜吃,”闵宇懒懒地说,“他说他对海洋生物还有点研究……啊!”

  “怎么了?”莫小可一激灵。

  闵宇猛地站起来,一脸的义愤填膺,“他该不会在那里遇上了救援人员,不管我们自己走掉了吧!”

  “呃?”莫小可愣了。

  闵宇朝海滩奔去。莫小可茫然地跟在后面。海边已经涨潮了。海平面上空空荡荡,根本看不到船只或小艇。

  “你太多心了吧?”莫小可站住苦笑着说,“救援renyuan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来呢?再说戚翔也不一定那么坏吧……”

  “什么不一定?”闵宇恨恨地打断她,“他那天还要杀我呢,要杀人的人还不够坏?再说他现在到哪里去了?”

  是啊?他到哪里去了?莫小可茫然地看着四周,忽然听到几声呻吟,朝那边一看,顿时惊得一跳。戚翔倒在水里,身体已经被海水淹没大半个了!

  “你怎么了?”莫小可赶紧过去扶他。

  戚翔不答,只是表情痛苦地捂着肚子。莫小可见他脸色发青、嘴唇发白,吓得心头乱跳,“你到底怎么了?快说啊!”

  “我……”戚翔咬紧牙关,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到这里……发现了一个新鲜的海螺,便吃了下去……没想到……”

  “啊!生海螺不能随便吃的!你这是食物中毒了!”莫小可惊叫道。海螺未经处理的时候往往有很大的寒毒,如果贸然吃下去,十有八九会食物中毒,甚至会全身麻痹,最严重的时候还会引发昏厥。莫小可之所以知道这个,是因为从《大长今》里看过类似的情节——说来也悲催,现代的年轻人自然知识的来源不是电视就是网络。

  “闵宇,你快来帮忙啊!”莫小可想把戚翔从水里拉扯起来,却怎么都拉不起他。闵宇听到了她的求救,却冷眼旁观不愿过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7 08:25
  “闵宇!你不能见死bujiu啊!”莫小可急得脸红脖子粗,“就算他曾经想杀你,但最后不是放弃了么……”忽然想起常规的劝说可能不管用,干脆一咬牙,“再说……再说如果他因为这个死了,记着你的仇变鬼,恐怕也够你受的!”

  闵宇一怔,苦笑着叹了口气,这才过来帮着莫小可把戚翔扶到岸边。接着他们便在附近找了一个洞穴,让戚翔在里面躺着——也是只能让他在里面躺着而已。他们实在没有其他办法救助他。

  戚翔躺在那里不停地呻吟,脸色越来越青。莫小可急得手足无措,只知道乱喊闵宇,“哎呀,闵宇,快想办法啊!闵宇!”

  “我有什么办法?”闵宇被莫小可喊得暴躁不安,“这里既没医又没药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里面正在手足无措,外边却下起雨来。这个洞穴的位置较高,还不至于被水淹到,但气温却明显地降了下来。莫小可和闵宇还犹可。戚翔却受不住了。他开始剧烈地发抖,一边发抖一边梦呓般地说冷。

  “天哪……又来了……”莫小可急得几乎要晕去,却又没有办法救他,只得在心里祈祷他不要出事,心急如焚地干熬着。闵宇一声不吭地坐在角落里,表情晦涩,不知道在想什么。

  戚翔的脸色越来越青,抖得也越来越厉害,似乎马上就要不行了。莫小可急得没有办法,忽然想起电视里暖身体的桥段——就是把他抱在怀里,用体温温暖他。却左想右想都没法去做,只好喊闵宇,“闵宇,求求你帮帮忙,把你的衣服解开,把他抱在怀里……”

  “什么?”闵宇像被蝎子蜇了一样叫了起来,“我怎么能做这种事?”

  “怎么不能做啊?”莫小可觉得匪夷所思,“你是男的怕什么?”

  “是男的就不怕了?我告诉你,现在国际上最重视的就是这方面的……”

  “什么?”莫小可没想到他竟想到那方面去了,顿时又羞又恼,“你脑子还真‘新潮’啊!我告诉你,那是欧美,咱们中国可没这些讲究!”

  “那也不行!”闵宇涨红了脸。

  “你……”莫小可还要再说,忽然听到天地间一声巨响,顿时吓得了个倒仰。啊!好可怕……一道闪电就劈到了不远处,把一截大树劈着了火……啊?火?这不就是火么?

  莫小可犹豫着站了起来,朝前跨了一步,却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外面雨正大呢……再说要是再被雷劈着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8 08:25
  莫小可下意识地看了闵宇一眼。不管怎么说,他可是男生。闵宇竟装作没看见。莫小可心头火起,“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切,又不是非要求你,我自己也能去!

  莫小可从洞口的树下摘下一片大叶子,顶上一股劲跑到着火的树边,折下一根燃烧的树枝,藏在叶子下,然后逃命似地往回跑。跑回洞里后才发现自己刚才光顾着护树枝了,身上已被打湿了很大一片。
  “快,点上吧!”莫小可这才发现闵宇已经集了一堆枯草。都是从洞里搜刮来的。莫小可赶紧把树枝插在枯草里,讶异地看了闵宇一眼。哦,原来闵宇也知道羞愧啊。他现在正满脸愧色呢。
  有了火之后戚翔抖得好了一些,但脸色和嘴唇仍是发青。莫小可觉得还是应该给他弄点热水喝。她在洞里找了一圈,发现了一个中心凹陷的石块,便奋力把它搬了来,就着雨水洗了洗,又接了有一碗左右的雨水,架到火堆上烧。石头传热较慢,过了好久水才算热。莫小可赶紧用大石头推走火堆,等石头稍微冷却之后再把石头移到戚翔嘴边。还好戚翔虽然神志不清,但仍知道些事情,见热水来了之后便奋力往肚里吸。
  热水下肚后戚翔的脸色好了很多,又干呕了几下。闵宇顿时皱起眉头。还好他吃下的螺肉已经在海边吐光了,这次并没有呕出什么。莫小可赶紧又烧了点水给戚翔喝下。戚翔渐渐不抖了,呼呼大睡起来。莫小可这才松口气,坐在洞口边发愣。天已经黑了。她对着黑暗叹了口气,忽然听到肚子响亮地叫了一下。她抱住肚子,苦恼地笑了:说起来,除了今天早上吃的那些花苞外,她根本就没吃别的东西。其实昨天那些草根也没真正让她饱肚。她之所以到心在才感到强烈的饥饿是因为她之前一直很紧张,现在放松下来了,饥饿便开始大鸣大放地咬噬她的胃了。
  闵宇的肚子也响亮地叫了一声。莫小可苦笑着看了看他,见他也是愁眉苦脸。两人愁容对愁容,气氛更加悲惨,莫小可几乎要哭出来了。
  “你别气馁,”闵宇赶紧安慰她,其实主要是安慰自己,“我们现在有了火了,便可以到海边捡那些鱼类和贝类烧来吃。只要忍耐到明天就好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9 08:24
  “哦,好……”莫小可忍不住咋了咋嘴:闵宇的话的确让她有很大期待。
  “其实……”闵宇忽然深深地低下头去,脸色在火光的映照下晦涩不明。莫小可以为他要为自己今天的拙劣表现而道歉,没想到他苦笑着来了一句,“我们今天简直是经历了一次远古人类进化史。”
  “什么?”莫小可的下巴差点飞出去,“这就是你要说的话?”
  “是啊,远古人类就是先吃生食,然后用火……而且第一次用火也是通过闪电取火……”闵宇显然不知道莫小可在怒什么。
  “闵,闵少爷,你好……”莫小可气不打一处来,“我还以为你会有点自觉呢,没想到……我今天一直在忙着救人,而你却一直在隔岸观火。就算有两次帮忙,也几乎是我喊破了喉咙才肯帮……你说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闵宇的脸红了,尴尬地拧了拧头,“不是我不愿帮,是我暂时没反应过来……我进入状态没你快……”
  “我怎么就这么快进入状态了呢?我之前在家也是小公主啊!”莫小可更气。然而让莫小可非常意外的事情出现了。闵宇听到“小公主”这个词的时候竟然露出了讶异和质疑的神气。
  莫小可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恨恨地吼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从小应该是被粗生粗养的,根本不配被称做公主,对不对?”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阶级社会啊!
  “你……我又没说什么……”闵宇还在狡辩,表情却分明在说:就是这样!
  “吼……”雨中忽然传了一声怪吼。莫小可和闵宇都僵住了。
  “吼……”又是一声。因为被雨声阻隔,他们听得不是太清楚,但越是这样反而越怕人。
  “这……这是什么东西?”莫小可牙齿上下打架,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
  “不……不知道……”闵宇的舌头也僵硬地要命,迟疑着抓起一块石头。
  “它……我们这里有火……它应该不敢过来吧?”莫小可看救命稻草般看了看火堆。
  “不……不知道……”闵宇也盯向火堆,忽然面如土色,“不过我好像从小说上看过,有些野兽会被火光吸引……我们这火太小了……说不定它不怕……”
  莫小可顿时如被冰雪,抖得更厉害了,“你、你别吓我啊!”
  “吼……”雨里又传来一声怪吼,听起来竟然近在咫尺!
  “啊!”闵宇本能地朝后跳了一步。莫小可赶紧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烧的树枝作为武器,双手举在胸前,手不住地颤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0 08:36
  啊!洞口忽然出现了一个阴影,只见它状若人形,身材高大……难道是山魈?
  “哈哈……哈……”那个东西发出了一阵诡异的笑声,接着便朝他们扑过来!
  “啊!?”闵宇和莫小可头皮一炸,猛地向后跳了一步。
  “砰!”那个东西竟一头栽倒在他们面前。
  “啊?”这一下大出莫小可和闵宇意料之外。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近看了看,发现这个东西穿着沾满泥浆的衣服,竟然是个人类,再仔细一看,顿时齐声叫了出来,“哎呀,水溶!?”
  他们赶紧把水溶移到火堆边烤火,又用石“锅”煮了一点热水给他喝。水溶喝了热水之后,神智稍微清楚了一点,断断续续地把自己的经历说了。
  原来他也流落到了这个岛上,是从另一段海滩上的岸。上了岸后发现这里是个无人岛,吓得失去了理智,便在这岛上乱走,一边走一边喊。喊到后来声音嘶哑,语气也变得不像人腔,再因为回声和风声的关系,听起来异常恐怖,最后连他自己都害怕。莫小可他们昨天听到的就是他的叫声。因为一直都找不到人,他越来越害怕,几乎要奔溃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这里有火光,便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呼救——可惜也已经是怪吼的腔了。跑到洞口见里面是认识的人,顿时高兴地笑了起来,接着便一头栽倒了。
  “哎呦呦,真是万幸,你也从海难中脱险了,”莫小可又是惊喜又是后怕,“你是怎么从那片海域过来的?”
  “我啊,”水溶虚弱的神情中透出一丝骄傲,“我是从那边硬游过来的!”
  “啊?”莫小可还没答话,闵宇便撇嘴嗔道,“胡扯吧你!这里离那里应该相当远,你怎么能游得过来?”
  “怎么游不过来?”莫小可大声说,“水溶可是运动员诶……我记得他参加过铁人三项比赛,铁人三项的游泳项目就有几海里……好像是3.5海里吧……他怎么游不过来的?”话刚出口才想起这小子曾经对她“负心薄情”,顿时觉得自己为他说话很不值得。但话已经说出去了,又不能吞回去。
  闵宇见她的表情先是义愤填膺,后来忽然又变成后悔不迭,登时看愣了。水溶倒没有发现这一点,虚弱地笑着说,“是啊,我是参加过不少‘铁人三项’的比赛,但都没有这一次游得费劲……我一上岸就虚脱了,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后发现这里是无人岛,又吓了个魂飞魄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2 09:16
  “先是游上岸,之后又能叫得这么有劲,你可真是超人……”闵宇撇着嘴说,似乎对他颇为嫉羡,“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没吃过东西吧?”
  “怎么可能不吃东西呢?”水溶苦笑了一下,“我在那边发现了些野果,随便吃了些……要不早就挂掉了。”
  “野果!?”莫小可顿时竖起了耳朵,接着口涎顿生:他们可一直都在吃草根啊!又想起闵宇给她描述的吃贝类和鱼类的前景,顿时对明天充满了憧憬:又是鱼类又是野果,明天可以好好地吃一顿了!但是在大吃之前先要把戚翔和水溶这两个病号照顾好。莫小可把火堆拨旺了些,忽然很为自己不值。也许是闵宇的“阶级观念”提起了她的旧恨吧。她想起戚翔和水溶和她都有过龃龉,她这么照看他们,值么?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莫小可和闵宇这两个全乎人都是一夜没睡,但在高度紧张和饥饿下根本不觉得困。天亮后雨也停了。莫小可和闵宇第一件事就是奔到水溶所说的有野果的地方。莫小可一直想象那里长着圆滚滚红鲜鲜的大野果,结果却大失所望:全是一些青中带黄、瘪不溜秋的小果子。一看就是又酸又涩。没办法,这里毕竟是荒岛,不大可能出现像在大棚里生长的果子。不管怎么说有食物就是好。莫小可蹲下来就摘,一面摘一面干笑着,“别看它样子难看,也许味道会好……”
  闵宇撇着嘴笑了笑,拿起一个放嘴里尝了,“唉……不知道是我的舌头被草根和花苞泡变味了还是怎么的,我觉得这个果子味道不错啊。”
  “啊,是么?”莫小可赶紧摘了一个尝尝。嗯,果然诶。虽然很酸,但酸得很有味道,还有种很浓的甜味。不愧是野外长的,维生素丰富。她忍不住又尝了几个。
  “哈哈,别吃了!”闵宇见她一副馋痨的样子,故意提醒她,“还有其他人等着吃呢!”
  莫小可立即像被蝎子蜇了似的缩回了手。闵宇见她这幅这样,忍不住偷笑起来。
  接着便是去海边。莫小可在海边住过一阵子,赶过海,记得退潮时沙滩上会留下很多海洋生物,很是丰富。但不知这里是海岸线太短还是地势不行,沙滩上留下的只是些小鱼小虾和小贝类,虽然搜罗了一大捧,但不知肉有多少。
  “没办法,今天只能这样了。”闵宇苦笑着看着今天的成果,“反正可以熬一锅了,回去吧!”
  他们回到山洞的时候水溶和戚翔已经醒了。戚翔其实只是生吃海螺受了寒湿,并不是什么大病,净饿和昏睡了一夜之后已经没有大碍了。他们就把果实先堆在洞中央,大家分吃了,之后便开始鼓捣那些小鱼小虾和小贝。之前的石“锅”有些浅,他们便又去找了个中央凹得更深的石头,架到火上“烹煮”这些东西。他们也不懂得分类,全把它们倒在一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4 08:24
  “海洋杂烩”很快就煮好了。莫小可因为饿得狠了,伸手就拿了一个贝,硬是用牙齿咬碎外壳,把肉嚼烂吃下了去。以为吃得太快,她在东西下肚后才尝出它的味道。就是这种余味让她的心里“刷”地一下凉了:天哪,这是什么味道啊。又腥又苦,一点都没有海鲜该有的鲜味,而且这些东西,虽然是从海里出来的,竟一点都没有咸味——这还有什么吃头啊?

  闵宇和水溶也都露出了痛苦的脸色,却仍咬着牙往肚里咽。

  “你们难道觉得很好吃么?”莫小可皱着眉头问他们。

  “不吃有什么办法?”水溶苦笑说,“就当是吃药了。还好这些都是被煮过的,吃不出毛病……”

  “哦,不愧是大运动员,真知道摄取营养……”冷不丁的,闵宇忽然来了一句。

  水溶的脸僵了一僵,定定地看了看闵宇,但没有说话。又低下头吃“海洋杂烩”去了。

  “哦……”一听到“毛病”这两个字,莫小可立即想起曾经吃出毛病的戚翔来,便朝他看去。没想到一看就看出问题了。只见他还在嚼着先前分到的野果。

  “你怎么不吃啊?”莫小可苦笑着说,“是不是怕再中毒?这些都被火加工过了,应该没事的。”

  “算了,”戚翔苍白的脸上红了红,“我觉得我的胃可能还很虚弱,受不了此类东西。”

  “哦,我们的戚大少爷还真娇惯呢!”闵宇忽然来了一句。

  戚翔的脸“唰”地一下涨红了,似乎要发作,仔细想了想之后却别过脸去。闵宇冷笑了一声,继续咬牙切齿地吃“海洋杂烩”。戚翔一声不吭地吃完了野果,忽然站起来朝洞外走去。

  “你要到哪里去?”莫小可赶紧叫住他,“可别闹气玩失踪啊!这里可是荒岛!”

  “别把我想的那么幼稚!”戚翔头也没回,“我有个东西掉了,去我们昨天待过的地方找一找!”

  “不会是在海边掉的吧。”闵宇冷笑着说,“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彻底找不回来了!”

  戚翔没有理他,径直去了。莫小可不安地看着他走远,心想如果他久久不回她就发动大家去找他去。然而戚翔回来得却出乎意料的早,走进洞时还满脸喜色。

  “你找到……啊!”莫小可朝他转过头去,赫然看见他手里竟拎了只毛茸茸的大老鼠,顿时惊叫起来,“你想干什么?”

  “啊!?”戚翔愣了愣,接着便明白了,冷笑了一声,“放心,我可不是要吓唬你,这可是我今天早上的早饭!”

  “早饭!?”莫小可差点呕出来,“你要吃老鼠?多脏啊?”

  “脏什么脏啊!”戚翔撇了撇嘴,“这里的老鼠吃的是鲜果和嫩叶,食物结构和野兔差不多。金庸不是在《连城诀》里说过么,老鼠肉就和瘦猪肉一样,吃它要比吃那些东西强!”

  “我估计金庸也没吃过老鼠肉,”莫小可咕哝道,又朝老鼠看了一眼,忍不住又想呕。“你硬要吃我也没办法……你快点把它拿出去!”

  戚翔撇了撇嘴,拎着老鼠就出去了。闵宇冷笑着看他走进草丛,侧头对莫小可说,“你看到没?那老鼠的头上有血,估计是被他用石头砸死的吧。”

  “哦?”莫小可嗅到了其中的暴力气息,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忽然听到“砰”地一声巨响,又吓得一哆嗦。

  原来是戚翔搬起一块石头砸在了另一块石头上。砸得石头掉下了一角。是个薄薄的立体三角,勉强可以当石刀用。戚翔便把它拿起来,切割老鼠的头。莫小可顿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露出了恐惧和恶心的神情。戚翔无意识地一回头,正巧看到她这种神情,顿时脸色一寒。莫小可本能地向后一缩。戚翔咬了咬嘴唇,扭过头拎起老鼠就走。

  “估计是要带到溪边去洗剥吧。”闵宇用冰冷的目光瞄着戚翔,“也许你不知道,我听说戚翔以前和他爸爸在东北的非法猎场打过猎的。就是用猎枪,猎杀那些活生生的小动物。”

  “啊?”莫小可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淋漓的鲜血。

  “这家伙可能有暴力倾向,是个残忍而又危险的人哦。”闵宇的嘴角撇出一道冰印,满脸的忌惮,“我觉得……如果在这里长时间吃不饱,他说不定会把我们都杀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6 07:21
  “什么?”莫小可吓得跳了起来,“吃人么?”

  闵宇见她脸色大变,知道说得有点过火,赶紧笑笑,“吃人倒不一定……但这岛上食物就这么多,他为了节省食物,杀死我们也有可能……当然也可能打我们,不让我们吃东西……”

  饶是这样,莫小可还是觉得有些夸张,骇笑着求助般朝水溶看去,“不会吧……”

  没想到水溶的目光竟像是认同闵宇的说法似的。

  “你也听说过什么?”莫小可失声道。

  “没他的那么夸张啦。”水溶揉了揉鼻子,含混地说,“我是听说他入学之前闹过事……据说他初中时一直打架惹事,是个小阿飞啦……”

  “那这样还能考进(1)班?”莫小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就是离奇的地方……”水溶苦笑着说,“听说他初二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说你如果考上A高中我就和你交往。估计是给他出难题的。没想到这小子当真了,经过一年没日没夜的苦读,他竟然考上了,考得还很考前……不得不承认,这小子脑子很聪明……没想到那女孩早已和别人交往了。他一下气了个死,就去找那个男生打架,还把那个男生打伤了。

  莫小可没想到戚翔的身上还有这种内幕,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戚翔拎着老鼠回来,大模大样地走进洞里用树枝引出火来,到树后升火烧烤。莫小可在他从自己的身边走过时朝他手里的老鼠瞥了一眼,发现它只是被洗干净了,皮则剥得七零八落。他烤肉时动作也很笨拙,先是用树枝穿着老鼠,横在火焰上烤,结果树枝被烧断,老鼠落到火堆里。他又赶紧把老鼠从火堆里拨出来,又用树枝挑着,靠在火旁边烤。从肉上飘出的焦糊味来看,肉烤得也挺糟。肉总算熟了——应该算是熟了。戚翔把肉拿起来,咬之前看似无意地朝莫小可他们瞥了一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8 08:16
  啊!莫小可的心头猛地一颤。这是怎样的眼神啊!孤独、凄凉、委屈、愤怒……简直像一个徘徊在人世边缘的流浪者,在从门缝里偷看人间烟火!

  莫小可忍不住对戚翔动了恻隐之心。她前一段时间也曾被孤立出集体,非常了解戚翔的感觉——不,也许她还不算了解吧。从戚翔的眼神来看,他的痛苦要远比她的深……莫小可忍不住朝前跨了一步,几乎就要走过去跟戚翔说话。但她还是退却了。因为她从来没接触过戚翔这样的学生。虽然她从小是“粗生粗养”的——以闵宇的说法,但也是一直是被老师宠着捧着的,从没有和戚翔这样的学生打过交道。要知道,在老师对好学生重点保护的时代,虽然在一个教室里,她和戚翔这样的学生也是两个世界的人。恐惧等于未知。再加上有些老师一直对这样的学生妖魔化。她是绝对不敢招惹戚翔这样的人的。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半天。戚翔也啃完了那只老鼠。戚翔在树下,三个人在岩洞里,四个人都是干瞪着眼发呆。等肚子又饿了,才想起下顿饭还不知道在哪里。

  “我们去……去看看还有什么果子吧。”水溶站起来,朝洞外看了看,拿起一块石头握在手里。老实说,他们直到现在还对这个岛屿充满恐惧,轻易不敢去没去过的地方去。

  “好吧,我也去。”闵宇挠着头站起来,“去找找有没有椰子什么的。真崩溃……椰子树不都应该长在海边么?”

  在电视里和图画里,椰子树是长在海边的。但自然往往是无序的。

  “我也去……”莫小可赶紧站起来。他们要是走了,她可不敢一个人待在这里。戚翔还是坐在树下若有所思。莫小可看了他一眼,犹豫着问:“他呢?”

  “别管他。”闵宇撇了撇嘴,“有他跟着更危险。”

  莫小可讶异于他对戚翔的仇视和提防,吐了吐舌头,“你好像对他成见很深……”

  “什么叫成见啊!”闵宇恼怒地梗了梗脖子,“我就受过他的害。”

  “受过什么害啊?是因为他那天追打你么?”

  闵宇脸猛地一红,额头上浮起一条淡淡的青筋。“算了,不说了,总之他很坏就是了。”

  “哦……”莫小可唏嘘着看了看树下的戚翔,心里充满了疑团:他到底做了什么事让闵宇这么讨厌啊?

  山里根本没有路。大家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上爬,很快就满身是汗。出汗的后果自然是渴。莫小可渴得口干舌燥,听到旁边似乎有流水声,拨开草丛后发现是一道清冽的山涧。莫小可赶紧走过去喝水。喝饱后走回原路找闵宇和水溶,赫然发现他们已经没影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30 08:22
  莫小可顿时感到脑中一炸:天哪!她离开的时间不长啊……她惊恐地朝四周看了一圈,竟发现自己已经忘了是怎么来的!糟!现代人在钢筋水泥里囚惯了,一到野外根本不知道怎么辨别方向。更不知道在野外活动必须人盯人……这个地方也说不定不是她和闵宇他们分开的地方……天哪!她该怎么啊?

  莫小可一时急得想哭。但哭也解决不了办法。她只有凭着感觉,一点点地往山下走。结果走到山下后,却发现这里和自己暂居的地方完全是两个地方。她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坐到地上发怔:这下完蛋了……

  “嘶拉拉拉……”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声音。莫小可眼前立即浮现出毛茸茸的利爪和长满利齿的巨口,想都没想就往前冲。哎呀!一下使岔了劲,绊倒在地摔了个狗啃屎……莫小可想要爬起来再跑,却感到什么东西已经站到了她的身旁。她立即全身绷紧,本能地从身下摸了个石块……

  “你在干什么啊?”

  啊?是人?莫小可先是松了口气,接着却又心头一紧:这不是戚翔的声音么?她竟然和戚翔狭路相逢了?

  “我跟闵宇他们走散了……你怎么到这里来的?”莫小可爬起来,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稳:她可不想让戚翔发现她心里紧张——不过也没必要紧张吧,他只不过是坏学生而已……不,准确地说是“前”坏学生……可她就是紧张啊!
  “我出来找东西吃啊。”戚翔把手里的草莓给莫小可看了看,“虽然又青又黄,但是还能吃……要点么?”

  莫小可一看到草莓就咽起了口水,嘴上却婉拒了,“不,我不饿……”本能地和他保持距离。但问题是她虽然嘴上婉拒,但眼中射着饥渴的光芒。戚翔微微一怔,接着便明白了什么,一丝轻蔑而又愤怒的冷笑在唇边一闪而逝。

  “你是怎么过来的?”莫小可也意识到戚翔可能看清了她的想法,惊慌地笑着,想岔开话题。

  “当然是走过来的……还能是爬着过来的么?”戚翔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不,不是……”莫小可这才发现自己话说得不通,脸立即涨红了,“我是问你之后怎么回去……一个人乱跑,不怕迷路么?”

  “我有路标啊。”戚翔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东西。原来是莫小可他们吃剩下的贝壳,在阳光下闪着白光。

  “哦……”莫小可赶紧朝他身后望去。

  “我隔一段距离才会放一个,”戚翔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树,树下依稀有个白点。

  “哦……”发现回去的路之后莫小可大喜过望,恨不得一脚跨回去,“那我们赶紧回去吧,留在这里挺危险的。”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12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