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 17:50
  戚翔轻蔑地笑了笑,“我看是你害怕吧。”
  莫小可感到很尴尬,悻悻地说:“反正你也吃饱了,再在山里乱转也没有用了,对不对?”
  “好吧好吧,听你的。”戚翔撇了撇嘴,便带着莫小可顺着路标往下走。他一开始表情很轻松,脚步也很轻快,到后来脚步却渐渐地慢了下来,表情也越来越凝重。
  “怎……怎么了?”莫小可有了不详的预感。
  戚翔不答,快走几步,蹲在一棵树下东找西找。
  “怎么了?”莫小可的心“砰砰”地跳了起来。
  “糟糕了。”戚翔苦笑着捻起一个锥形的白色石头,脸色煞白,“这里到处都是这种白色的石头……看来我刚才是把一些贝壳形的石头误当成路标了……”
  “什么?”莫小可顿时觉得头涨得有斗大,“这么说我们迷路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别朝我嚷嚷!”戚翔的脸“唰”地一下涨红了,“我的耳朵都让你震聋了!”
  “啊!对不起!”莫小可赶紧退后一步,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他不会打她吧?
  戚翔见莫小可如此恐惧倒是一怔,之后竟像受到了伤害,悻悻地转过头去,“现在说这些废话也没用。先想办法找到路吧!”
  “哦。”莫小可松了一口气,心情却仍旧沉在谷底:真正的路标已经找不到了……到哪里去找路呢?
  戚翔蹲下来,抱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又站起来朝四周看了看,抓耳挠腮了一通。他的脸色越来越差,显然没有想起任何有用的东西。莫小可的心情更加低落,颓然坐倒在地。看来只有等闵宇他们来找他们了。可是他们的能力也不比他们高多少……能找到他们么?
  戚翔忽然冲向一棵树,爬到树杈上猴子一般东张西望。莫小可以为他这是抓狂的表现,撇了撇嘴没有理他。
  “有了!”戚翔忽然惊喜地大叫起来,“我们朝那边走,那边的景物我有印象!”
  “是么?”莫小可心头一阵狂喜,却又不敢十分相信他:在她看来这里所有的树都一样……他确认没有看错?
  戚翔从树上滑下来,拉着莫小可往左边走。他从这个树根到那个树根,弯下腰找路标,却一次次失望地直起腰来。莫小可冷眼看着他,心头的希望越来越少:果然只是看错了而已……
  “啊!是了!”戚翔忽然兴奋地大叫起来。莫小可一怔,发现他捻着一个贝壳形的东西,兴高采烈地直起腰来,“这就是路标!”
  莫小可赶紧凑近看了看,确认这真是一个贝壳,顿时喜极而泣,“太好了!”
  “好是好,你看你哭什么啊,”戚翔笑着嗔道,“真跟三岁小孩一样!”
  “切,”莫小可红着脸还击,“你也不看你刚才吓的那样,也不知道像几岁的小孩……”忽见戚翔脸色大变,顿时吓得打了个寒战,“你怎么了?不是生气了吧?”
  戚翔没有回答,走了几步蹲下,“这是谁的脚印?”莫小可这才发现在离树根几步远的地方有几个脚印,赶紧也凑过来看。
  “从脚印的方向来看,他也是往山上走的,顺着路标……他在跟着我们!”戚翔朝山上望了望,“脸色无比凝重,“然而我们在下山时又走错了路,所以便没和他相遇……”
  “谁会跟着我们呢?”莫小可的心里打起了鼓。应该不是闵宇和水溶。他们现在应该在山的那一边……那会是谁呢?
  莫小可感到心头一阵颤栗。忽然发现这个荒岛上还有其他人,她一时不知道是该欣喜还是该害怕。
  “他穿着鞋子……”戚翔用手指轻触着浮土,“从鞋底的纹路来看……应该是现代社会的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3 08:14
  “然后呢?”莫小可怔怔地问。
  “什么然后……”戚翔的眼睛陡然明亮起来,接着喜上眉梢,“这就证明他是文明社会的人!也许是看守岛屿的人!”
  “什么?什么?”莫小可暂时没反应过来。
  “也许这个岛不是无主的……我早就听说有很多人喜欢在海上买岛屿经营……也许这个岛也是某个人的私产,上面有看岛屿的人!跟踪我们的就是他!他大概是发现岛上来了外人,来找我们来了!”
  “啊!”莫小可感到一股热流直冲脑海,接着欣喜得心中迷乱,“这么说……我们可以回去了?”
  既然在这里看守岛屿,就一定有和外界联系的渠道。只要能和外界联系上……说不定今天晚上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们赶紧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水溶跟闵宇!”莫小可赶紧往山下走。一听说要向闵宇他们报喜,戚翔的脸上露出了些微的犹豫,但很快便释然地笑了。
  莫小可和戚翔回到驻地的时候,闵宇他们还没回来。莫小可本想去山里找他们,但想起自己之前差点迷路,只好坐着等他们回来。大约三十分钟之后,闵宇和水溶回来了,两人抱着两大抱椰子,跌跌撞撞的,一边走一边互相埋怨。见莫小可已经回到了驻地,也不如何惊讶,只是随意打了个招呼,“原来你已经回来了啊!”
  什么叫‘原来我已你已经回来了’?莫小可顿时感到额上血管“突”地一跳:我刚才可是差点在山里迷路诶,你们竟然说得这么轻松……可见根本就不在意我……可恶!好歹我也是你们的同伴吧!?
  “来吧,吃椰子吧。”水溶把椰子堆在大家面前,“我算是知道什么叫‘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了。今天摘这椰子,我可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
  “什么费很大劲……是你太笨了吧。”闵宇撇了撇嘴,“再说我也帮忙摘了啊。”
  “切,什么叫我太笨……”水溶恼怒地擦了擦额头。莫小可这才发现他的头上有一块淡淡的淤青,“要不是你出那馊主意,我能被椰子砸到头么?”
  “切,”闵宇立即还击,“什么叫馊主意……除了我那方法你还有方法把椰子弄下来么?”
  原来闵宇和水溶在山里找到了一个椰子树,便商议着如何把椰子弄下来。闵宇让水溶爬上去摘,无奈水溶虽然是个运动员,但偏偏不会爬树。没有办法,由闵宇出主意,由两人抱着椰子树摇晃。椰子是下来了,但水溶和闵宇的头也被砸了。之后两人学乖了,剧烈摇晃后再快速退开,结果还是慢了少许,身上还是被砸了。虽然弄到了椰子,但两人摸着身上的瘀伤,越想越觉得亏。水溶还犹可,闵宇却偏偏对水溶不会爬树这件事耿耿于怀,不停地说他。水溶被他说烦了,便也埋怨起他来,于是两人便一直相互埋怨到现在。
  “行了……你们两个,别怄气了……”莫小可赶紧出来打圆场,“水溶虽然是运动员,但也不应该什么都会啊。再说你们也摘到椰子了嘛,好歹有些收获……哦,对了,我看戚翔很善于爬树,今天要是带他一起去就好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5 08:38
  “啊?”水溶和闵宇立即朝戚翔看去。没想到戚翔轻蔑地一笑,翻着白眼看向别处。水溶和闵宇的脸色立即黑了下来。
  “算了,其实以后我们也许再也不用摘椰子了。”莫小可又好气又好笑,“今天我们在岛上发现了一个脚印……”把戚翔的话说了一遍,“说不定我们今天晚上就可以回家了!”
  “是么?”水溶和闵宇顿时欣喜若狂,“那看岛的人在哪里?”
  “我就是想等大家回来一起去找的。”莫小可兴高采烈地把椰子分成几份——虽然她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再度提起它时还是一样的兴奋,“我们赶紧吃点东西,吃得饱饱的再去找。”
  大家立即把椰子分吃了。谁都不再说废话。之后便结伙到山上去找。山里静得瘆人。大家一边走一边大喊“有人么”,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山林里回荡。
  “你们看,这是什么?”戚翔忽然朝左边一指。
  那赫然是一堆灰烬。之前有人在这里升火?
  “这会是看守岛屿的人留下的么?”大家思忖着围了上去。闵宇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
  “怎么了?”莫小可发现了他的异常。
  “我只是想……如果是看守岛屿的人,他应该有住处,住处至少该有个壁炉吧。”闵宇皱着眉头看着那堆火。
  “然后呢?”水溶皱起了眉头。在他听来闵宇像是在说废话。
  “你是说……”莫小可却已经听出了他话中的玄机,“你是说如果是看岛的人要开火,应该回自己的住处烧炉子,没必要在山林里燃篝火……”
  “如果他是一时兴起,想感受一下烧篝火的感觉呢?”水溶小声说——他也知道自己这句话很无力,所以不由自主地放低了声音。
  “这下麻烦了……难道说这家伙不是在这里常住的,”戚翔的脸色陡然青了,“这家伙该不会只是偶尔坐船来巡视一下,看了一圈后已经走了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7 08:52
  “呃!”莫小可顿时像跌入了冰窖——之前她还满心热腾腾的希望呢,这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她的胃都痉挛起来。

  “那我们得赶快!也许他还没走呢!”水溶率先跑了起来,“戚翔不是说他应该也发现我们了么?不找到我们他也应该不会走的!”

  “有人么……别走啊……”“有人么……别走啊……”“我们在这里……救救我们啊!”莫小可他们在山林中乱跑乱撞,一边跑一边搏命狂呼。可惜听到的也只有回声。

  “哎呀!”水溶踩到了一块松脱的岩石,骨碌碌地滚到了坡下。

  “哎呀!你没事吧!”大家赶紧跑下坡去。

  “我没事……”水溶已经站了起来——他顺着下滑的惯性翻了个筋斗,正好蹲着着地。

  “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大家赶紧围上去,赫然发现浮土中露出皮箱的一角。大家抓住搭扣,合力一扯,顿时扯出一个极大的皮箱来。

  “这会是什么东西?”水溶凝视着皮箱,“会是看守岛屿的人丢下的东西么?”

  闵宇思忖着看着皮箱,“不知道……”忽然眉头绽开,“会不会是宝藏?”

  “切,”莫小可忍不住揶揄他,“你就知道宝藏……”

  “瞎猜什么啊,打开看看不就行了么?”戚翔凑近看了看皮箱的搭锁,“我看这锁也锈得差不多了。”说着就找了一根树枝,插进皮箱的间隙用力一撬。

  “砰!”箱盖弹开了,喷出一团烟尘。

  “啊!”大家不由自主地向后一跳。

  皮箱里面,竟然装着一具骷髅!

  “天……天哪!这里怎么会有……会有骷髅的……”莫小可吓得牙齿上下打架,发现箱子里还放着一张照片,里面有个长发披肩的女人,又惊得大叫,“那会不会就是这个女人的骷髅啊!”

  “天……天哪……”水溶也吓得脸色苍白,“这会是谁丢下的?看守岛屿的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9 08:47
  “糟了……”闵宇面如死灰,喃喃地说,“我们赶快回去藏起来……什么人会用手提箱装骷髅啊……杀人犯啊……说不定是像移尸到这个岛上……”
  大家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气。之前的班级活动曾经放过一场悬疑电影。里面的主角就是杀了人,把尸体埋在自己的花园里,后来怕被人发现,又用皮箱装着骸骨,移到了其他地方……天哪,难道有杀人犯来这个岛上了?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忽然不约而同地发足狂奔。一口气跑到暂居的山洞里躲起来。他们怕杀人犯找过来,又摘了好多树枝把洞口盖住。洞口被盖住后里面便漆黑一片。戚翔想要拨火照明,却被闵宇拦住,理由是火光会从树枝缝隙里透出来。但火种又不能轻易灭,大家只好把火种埋在灰堆里,在灰堆透出的微光中大眼瞪小眼。
  “我们……要躲多久啊?”莫小可颤抖着问。
  “谁知道要躲多久……就盼那家伙快点离开了……”闵宇没好气地说:“他应该不会在这里久留吧……既然是弃尸,之后就应该尽快逃离现场啊……”
  “怕就怕他发现了我们,想要杀我们灭口……”水溶的声音在轻轻发颤,显然非常害怕。
  “咦?水溶?你也很害怕么?”莫小可想起水溶自己游上岸的壮举,实在没法和现在这个胆怯的少年联系起来。
  水溶苦笑着回答,“我当然会害怕啦。我只是个运动员,又不是大侠……”
  “是啊,”闵宇冷笑着接了一句,“连爬树都不会……”
  “你根本没资格说我!”水溶终于怒了。
  “好了好了!”戚翔生气地把他们的声音都压了下去,“再吵那杀人犯就过来了!”
  大家这才住嘴。但鸦雀无声更让人觉得窒息。片刻之后莫小可又忍不住说:“我倒是觉得……杀人犯未必会留下来……他虽然发现了我们,但并没有和我们照面……因此他没必要杀我们灭口,因为我们根本没见过他啊!”
  “这也不一定,”闵宇幽幽地说,“就怕他误以为我们发现了他,觉得必须杀我们灭口……”
  洞里的气氛顿时像冰窖一样冷。大家抱着膝坐着,精神紧绷着。然而只要是静止的状态,都会引发困意。莫小可便在这紧绷的困意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赫!莫小可感到一股异样的光芒照到了脸上,赶紧睁开眼睛。眼前是有光……是透进来的月光……闵宇和水溶也睡着了……而戚翔……戚翔正拨开树枝往外走?
  莫小可一声呼叫已经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不仅仅是因为戚翔“身份特殊”,还因为戚翔的样子实在诡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1 09:19
  外面月光如水,把山野间洗得一片清明。戚翔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崎岖中行走,身影在阴白的月光的笼罩下就像个魂儿。莫小可悄悄地跟着他,越来越疑惑,冷不防一脚踩到一根掉在地上的树枝,发出了“喀”的一响。

  戚翔猛地回过头来,目光一瞬间犀利得像把刀子。

  “别!别……是我!”莫小可赶紧举起手来——她举手干吗?

  “哦,是你啊。”戚翔露出了揶揄和不屑的神情,“你是怕我去找杀人犯通风报信?”

  “切,”莫小可的脸红了,“别把我想那么坏……我是怕你一个人跑丢了。”她虽然没把戚翔想得那么坏,但也怀疑戚翔出去不是干好事的。“放心,我不会丢的。”戚翔自信地笑了笑,“我用心记路了。”

  “哦。”莫小可低低地应了一声,她对他才没有信心呢。虽然之前他成功在看错路标之后找回了路,但也不能代表他在黑夜里能……啊!莫小可忽然想起一件很可怕的事,差点跳起来:她怎么忘了留路标了?如果她和这小子再走丢了,她可怎么回去啊?且不管这小子去干什么了,先回去……啊!刚才她走了哪些路来着?她根本没有注意啊!

  没办法,现在只有跟这小子同进同退了。莫小可硬着头皮问戚翔,“你到底要去哪里啊?我跟着你去吧!”

  “我要去看看白天发现的骷髅。”

  “什么?”莫小可失声惊叫,“到那边干什么?你、你不害怕啊?”

  戚翔撇了撇嘴,“有什么可害怕的。一堆骨头而已。”他看起来不以为然,嘴唇却有些发僵:看来还是害怕的。

  因为天色阴暗,莫小可倒没有发现这一点。她以为戚翔真的是胆大包天,觉得不可思议。“我的天,你到底要去看什么啊……”

  “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戚翔思忖着说,“你不觉得,就被害遗体来说……那副骷髅也太干净了么?”

  “啊?”莫小可赶紧回忆了一下那骸骨的样子。说真的,她看到骸骨后光顾着害怕了,那骸骨是干净还是脏她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3 08:49
  如果说它是不久之前被从土里掘出来的,那上面一定会挂满尘土。”戚翔一边走一边说,“如果说它就是在箱子里变成白骨的,那一定会更脏。这具白骨倒像被清洗过一样。“

  “哦。”莫小可低低地应了一声。没想到戚翔对“罪案”还挺有研究。不知为什么,发现戚翔对“罪案”挺有研究的时候,她心里有些怪怪的……难道就因为他之前是小阿飞?

  转眼间他们已经走到了白天发现骸骨的地方。戚翔在箱子前面徘徊了好久,深吸了几口气后才打开箱子。原来他还是害怕啊。莫小可悄悄地撇了撇嘴。

  骸骨在月光下更显得阴冷。两只黑洞洞的眼窝就像两个无底的黑洞,似乎能把一切都吞噬进去。莫小可不敢看骸骨,胡乱把目光抛向远方,可骸骨那对黑洞洞的眼窝仍在她眼前不时浮现——失败,原来她的心还在看啊。

  “好了吧,戚翔……”只过去了几分钟莫小可就受不了了。她越来越觉得骷髅那黑色的眼窝里有目光在闪动,似乎马上就要跳起来。“黑漆漆的你能看出什么啊?明天白天再来不就行了么?”

  “白天……哼,”戚翔冷笑了一声,“我就是不想被那些长舌男发现才偷偷出来的。要是被他们发现了,还不知道会说些什么呢。”

  莫小可哑然苦笑:原来他也知道男生们背后对他评价不高啊。

  戚翔又皱着眉头看了骸骨一会儿,伸手从把掉在骨头缝隙里的照片拿了出来,“照片里的女人会是骨头的主人么?看起来好像似曾相识啊?”

  “嗯?”莫小可赶紧凑过来看。然而因为想着她是骸骨的主人,莫小可一看到照片就觉得照片里有股冷气直喷了过来,赶紧又把目光抛向别处。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她看到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那边的树丛里,似乎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佝偻着身子一闪即逝!

  莫小可脑中一麻,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紧紧抱住了戚翔。

  “你干什么?”戚翔猝不及防,赶紧推开她。

  “天……天哪,刚才……刚才在那边,有……”莫小可感到自己的舌头像短了一截,越是努力越说不出话。她现在已经来不及不好意思了。其实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本能反应。刚才就算旁边有头驴,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抱上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8:41
  戚翔眉头一跳,忽然抬手给了莫小可一巴掌,“冷静点,慢慢说!”

  挨了一巴掌后莫小可果然冷静了许多。她深吸了一口气,一迭声说了出来,“刚才的树影里有个长发女人的影子!”

  因为她说得太快,戚翔乍一下没反应过来,过了片刻后回过味儿来了,脸立即白了,“什么意思?”

  “你说是什么意思?”见他这样莫小可反倒怒了,“那个骷髅的主人……不就是那样的么……!”

  戚翔的脸顿时青了,忽然暴躁起来,“你胡说什么,你是说是那女人的鬼魂……这世界上哪里有鬼啊?”

  虽然已经这样想了,但听戚翔说出口后莫小可还是心头一阵痉挛,带着哭腔说:“我可没这么说啊……”

  忽然一阵阴风吹来,刀子般从他们身上割过,把两人都吹得寒毛直竖。

  “还愣着干什么……”戚翔用颤抖的声音说,接着声音忽然爆发,“跑吧!”

  两人像被枪声惊到的兔子一样撒腿就跑。黑暗中也不辨路径,只能感到脚下忽平忽凹,忽高忽低,茅草和碎石左一丛右一堆地绊腿。

  两人跑了很久也不敢停,反而越来越害怕了——因为熟看鬼片的缘故,他们就觉得有东西在他们背后悬浮着。戚翔跑急了就骂天骂地,“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死人岛,没有人倒有鬼!”

  “你说什么啊你!”莫小可现在就怕听“死人”、“鬼”之类的词,赶紧阻止他,“别乱说了你!”

  “什么乱说不乱说,你以为不说就没……”戚翔光顾着和莫小可拌嘴,忽然觉得脚下一空。

  “哎呀,妈呀!”莫小可和戚翔一齐掉进了一个地洞里,摔了个七荤八素。他们从地下爬起来,发现头上隐隐透进月光,左边黑暗逼人,里面似乎四通八达——竟是个巨大的钟乳洞!

  “天哪,这下怎么出去……”莫小可和戚翔伸着脖子朝洞口望去,忽然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影子正向洞口接近!

  “妈呀……”戚翔和莫小可吓得魂飞魄散,想都没想就朝钟乳洞里跑去。

  “哎呀!”噗通!啪嚓!“好痛!”钟乳洞里凹凸不平,地上又有石笋一样的东西,戚翔和莫小可刚跑了几步就被绊倒了,摔得也挺痛。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停,继续连滚带爬地往前跑。戚翔忽然被一个东西绊了一大跤,摔倒撞到了石壁上。

  “唉呦!”莫小可随后也被绊倒,滚倒撞到了戚翔身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7 08:12
  “唉呦!”莫小可随后也被绊倒,滚倒撞到了戚翔身上。
  “哎呦天哪!”戚翔被莫小可撞得痛彻心扉,接着省悟其实是被石壁撞得痛,之后忽然又觉得身上到处都痛。
  “哎呀,对不起……”莫小可赶紧挣扎着起身,没想到又一跤坐倒在地上。
  “我们不能再乱跑了,再跑不知会不会撞死跌死……”戚翔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是啊……”莫小可这才发现身边根本伸手不见五指,想起刚才的经历,不禁隐隐心惊:天哪,他们刚才竟然是在看不见东西的情况下撞过来的,没撞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还真是万幸……呃?先别慌高兴,现在什么都不见,说不定他们已经头破血流鼻青脸肿了,只是自己还不知道。
  莫小可摸索着地面,想换个坐姿,忽然想起那个“鬼影”来,顿时声音身体一齐颤,“那个东西不会跟过来吧?”
  “天知道会不会跟过来……”戚翔唏嘘着揉着身上撞痛的地方。他的语气十分冰冷,竟像不关他的事一样。
  “你这是什么语气啊?”莫小可又惊又怒,“要是那东西跟过来的话……我们就都完了!”
  “完了又怎么样?”戚翔忽然暴躁起来,“反正我也不在乎我这条命了!”
  “呃?”莫小可噤住了。戚翔这话听起来不像是普通的发牢骚,充满了怨恨和悲愤,而且还是积累了很久的怨恨和悲愤……呃,是因为那个拒绝他的女生么?
  “你干嘛这么轻生?是因为那个女生么?不是吧?”莫小可骇笑着问。她觉得匪夷所思——历来为女生要死要活的男生只有在青春小说里才能见到,
  “这跟你无关!”戚翔果然暴怒了。
  “什么?”莫小可刚加惊骇,苦笑着说:“我的天……是真的啊?为了一个女生就想放弃自己的人生太不值得了吧?”
  戚翔没有吱声,半晌才听他冷笑着应答,“你是不是也想跟我说‘妻子如衣服’之类的鬼话?没想到你身为女性还歧视女性啊?”
  “什么?”莫小可没想到他会说出这话,顿时差点被呛晕过去,“我的天……什么歧视女性……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哪有歧视女性了?要真是有刻骨铭心的感情的爱侣还好说……不就是一个恋爱未遂的对象么?”
  她的界定精准但伤人,戚翔被激得更怒,“是恋爱未遂又怎么样?是!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在那里痴心妄想!你们就嘲笑我吧!狠狠地嘲笑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9 07:02
  “谁要嘲笑你啊?”莫小可鄙夷地说,“谁有空嘲笑你?我们得赶紧从洞里走出去!如果我们待在这里不动,那东西来了就是……就是瓮中捉鳖……”说着眯着眼朝四周看了一下,“再说我现在也好象能看到东西了。”他们在黑暗中已经有了一段时间,眼睛已经初步适应黑暗了。
  “那你就好好看清楚吧。”戚翔冷笑着说了句不可解的话。
  “什么叫好好看清楚?有什么……”莫小可又疑又怒,朝四周看了一圈后顿时噎住了。天哪,这一圈竟有几个洞口通向别处……这里竟是个迷宫般的所在!那他们已经深深迷失了么?
  “妈呀……这可怎么办啊?”莫小可吓得惊叫起来。
  “别叫了。你叫那么大声,那东西找来了怎么办?”戚翔冷笑着说,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幸灾乐祸的语气。然而他的尾音却有些发抖,语气也虚而不实。可见并不是真的“漠不关心”,也不是真的轻生到底。
  莫小可赶紧闭上嘴,惊慌地朝四周张望。她现在已经没有空和戚翔拌嘴了。她从出生以来,就数现在最紧张、最害怕——当然害怕了。在一个无人岛上,在一个漆黑的、迷宫般的钟乳洞中迷路,还有个很可能是鬼怪的东西追着他们——一想想就要崩溃。然而她却不能崩溃。因为一崩溃就真的完了。她咬紧牙关想了一会儿,忽然感到有股细微的凉意吹拂着自己的手臂。
  这是什么?好像是风?是从出口吹来的?
  “赶快起来!”莫小可一把把戚翔拉起来,“我们顺着风走!”
  “什么风啊?”戚翔的语气很不耐烦,却没有如何反抗。
  莫小可不答,往最近的洞口走去,从袖子上扯下一个布条系在洞口的石笋上,“等会我们过洞口的时候仔细看一下……发现有布条就不会走回头路了。”
  “黑漆漆的怎么看啊?”戚翔虽然在质疑,但见莫小可煞有介事,还是跟着她走。
  这条洞口连着一条稍窄的路。莫小可把手抬在脸前,仔细地辨认着风吹来的方向,依着风吹来的方向慢慢地前进。可能因为深陷洞中的原因,这里的风很细很缓,很不容易发现。她必须仔细地体会,甚至连猜带蒙才能前进。蒙就蒙吧。总有百分之五十的生机吧,比留在原地坐以待毙强!发现了一线生路后,她并没有稍作安心,反而更慌张了。天知道那个“鬼物”会不会追来。如果有生还的希望,还被那个鬼物追来吃掉了,这不太亏了么?
  路越来越窄。风也越来越明显。渐渐的莫小可和戚翔都要爬着前进了。莫小可越来越兴奋,却也越来越害怕:这样看来出口就在附近……但万一出口太窄,出不去怎么办?
  “算了吧。”冷不防戚翔冷笑了一声。“现在路都这么窄了,还看不到光线……还是不要再往前爬吧。说不定再过一会儿就要卡在山洞里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1 10:33
  “可是我们不能停下啊!”莫小可一听这话就来气,“要是那东西追过来了怎么办?”

  戚翔噎住了,半晌才含混地来了一句,“那就凉拌呗。”

  莫小可怔住了,接着便感到一股岩浆般的血直袭胸口,不可抑制地爆发了,“你说的这是什么死人话?什么叫‘凉拌’?只因为暗恋失败,就没有活头了么?虽然我没有恋爱过,但觉得这不是值得去死的事情!你们没有在一起,是因为你们不适合!不适合就应该把它忘掉!以后一定会有真正适合你的人出现的!”

  “如果没有呢?”戚翔的声音含混而颤栗,不知道是被震动了还是在发怒。
  “怎么可能没有?要用心找啊!再说人还能只是为了恋爱还活着的么?”莫小可虽然在大声教训戚翔,心思却不全在他的身上。洞越来越窄了。难道真像戚翔说的,他们会卡在山洞里么?

  眼前终于出现了一线月光。啊!是了!出口就在前面,大约有三米多远,但看起来也很小……他们能爬到那边么?

  莫小可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朝前爬去。身边的空间越来越窄,身体也触到了石壁……啊!真的卡住了!而出口就在前方!只有半米远!天哪,这该怎么办?

  就在莫小可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大力,接着就被推出了洞口。

  “哎呀!”莫小可摔倒在泥地上,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栽进了月光中。

  “别发愣!赶紧把我弄出来!”戚翔在洞里大叫。莫小可如梦方醒,赶紧过去拉他——他比她要高大,要出来肯定会更困难。

  她抓住戚翔伸出的一只手臂,猛力一拽。戚翔只被拽动了一小点,用不耐烦的语气叫她再用力。莫小可咬了咬牙,死命地一扯。

  “哎呀天哪!”戚翔也滚倒在泥地上,一着地就跳了起来。莫小可赫然发现他的手臂上已经皮开肉绽,猛地吃了一惊,“哎呀,这可怎么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3 10:54
  “没事。”戚翔抹了一把伤口,“那里面太窄了,不受点伤出不来。”说着就大步朝前走去,“我们赶紧找路回去。”
  “哦。”莫小可赶紧跟在他身后,忽然看到他身边白影一晃!
  “啊!”戚翔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一个长发披肩的白衣女人,从草丛中跳出来抓住了戚翔的手臂!
  莫小可脑中一麻,回过神后发现自己已经蹿到了几米之外。
  “啊——啊——啊——”戚翔还在一声接一声的惨叫。莫小可被吓得魂飞魄散,本想就这样远远逃走,但想到这样实在太没义气,赶忙弯腰捡起一块石头。就在她准备把石头砸向那个白衣女人的时候,忽然听到那女人说话了。
  “你别怕!你怎么了?是我,是我啊!”
  “嗯?”莫小可如遭雷击般呆住了。这个声音很耳熟啊,难道是……莫小可的脑中忽然一片空白,接着全身都痉挛起来:天哪!这是金新月的声音!她怎么也到这个岛上来了?
  发现这个白影是金新月后,莫小可的感觉顿时比见鬼还糟。老实说,她宁愿遇到十个鬼,也不愿和金新月重逢!
  戚翔也辨认出了金新月的声音——他是又惊又喜的,“哎呀,怎么是你啊?你也幸存了么?”
  “是啊!”金新月宛然一副“和故知重逢,热泪盈眶”的样子,“不仅是我,还有那智!”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羞惭地笑笑,“头发都被风吹乱了……嘿嘿,之前受惊过度了,忘了打理自己了,真失礼……”
  莫小可在心里哼了一声,额头上的一根血管蚯蚓般涨大:切,一见到男生就开始注意形象了啊……
  金新月没有注意到莫小可的不快,继续兴高采烈地跟戚翔说话,“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是无人岛,后来发现了其他人的踪迹……当时就怀疑是你们,一直在找你们……没想到真是你们!真是太好了!”
  “金新月?找到他们了么?”树林忽然传来了那智的声音。莫小可一激灵,赶紧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忘去,心头顿时一热:没想到那智经过海难之后,往日的英俊潇洒竟一点也没有褪色,衣衫也颇为齐整。这小子难道是天生的贵族,在海难后也能保持良好的形象?
  那智看到戚翔和莫小可后也很高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5 09:13
  “我们这下有四个人了!”金新月说,“太好了!”她的样子兴高采烈,就像她真的很高兴似的。但莫小可总是怀疑她是装的。别的不说,看到她莫小可也在这里,她真会这么高兴么?

  “不只是我们。”戚翔高兴地说,“还有水溶和闵宇呢!他们就在那边的山洞里!”

  戚翔立即带那智和金新月去找闵宇和水溶。因为之前混跑了一阵,中间又穿过了一个钟乳洞,要找回原路有些困难,因此他们绕了很久才找回正路。在路上,那智便把他和金新月的经历慢慢地说了。原来那天坠机时,那智正好掉在一个澡盆旁边——估计也是哪个同学带去夏威夷御用的,是那种用来泡浴的,俄罗斯大木盆,足以当小船用。他爬进木盆后,发现金新月正在不远处挣扎,连忙划水过去救起了她,两人便坐在木盆上漂流。因为飞机坠海时激出了巨大的水浪,他们落水时即被水浪推得很远,因此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其他同学怎么样了。那智在盆中依稀看到远处有个小岛,便和金新月用木盆旁边散落的机体残片划水,往这边来。这一划便划到了天黑。他们上岸后金新月发现这里是个无人岛后也非常慌张,那智倒颇为镇静,先找个背风的地方,升了一堆火。

  “火?”听到这里的时候莫小可一激灵。她可是通过闪电取火的。而那智上岸的时候可没有下雨。他是靠什么生火的?还能是钻木取火不成?

  “是啊。我带的有燧石。”那智从裤兜里掏出一串钥匙,上面有个燧石钥匙环,“本来只想把它当吉祥物带着的,没想到帮了大忙。”

  “哦。”莫小可低低地应了一声。同样是生火,那智却做得从容和有款多了。

  “那你们真幸运。”戚翔看了莫小可一眼,“我们这边可惨多了。是莫小可靠闪电取火的。那时我昏迷不醒,听闵宇说当时有一段树木被雷劈着火了,是莫小可冲过去用树枝把火引来的。”

  “哦,你真勇敢。”那智朝莫小可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莫小可微微有些骄傲,却也有些挫败:要不是听说她这功绩,说不定那智还不会仔细看她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7 09:49
  “是啊,你真了不起。”金新月也发话了。脸上也似乎是真的敬佩。莫小可却觉得她的神情里还是藏着揶揄和轻蔑。她悄悄地冷笑了一下,故意用无所谓的语气说:“小事一桩啦。我那天也只是凑巧有勇气。那智,你还是赶快说以后的事情吧……”那件事没什么好炫耀的。继续纠缠那才叫丢人呢。

  “哦,好。”那智讶异地笑了笑——他看出莫小可的神情中似乎有种怒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继续说,“后来我们在营地歇了一夜,出来找食物,便发现岛上还有其他人活动的痕迹,便怀疑是班里的同学,便出来找……哦,对了。在山上留路标的是你们吧。我沿着路标找你们的,没想到没遇到你们。”

  “是我们留的。不过下山的时候我把别的东西错看成路标了,便岔开了。”戚翔尴尬地笑了笑。

  “哦,我说呢……”金新月“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她的笑声清脆而喜庆,但莫小可就觉得不顺耳。她悄悄地撇着嘴,在心底恨恨地嘀咕:哼,你就得意吧。你当然要得意了。落海的时候有王子搭救,之后被王子一路保护照顾,典型一副公主样,哪像我搞得落花流水七颠八倒……

  “当时我们找不到你们,”金新月继续说,“便怀疑你们是不是刻意避开我们。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满肚子猜疑……后来终于又遇到了你们,没想到你们一看到我们就跑……是不是把我们误当成野兽了?”

  “什么野兽啊。”戚翔苦笑着说,“我是把你们当成鬼了……”

  “鬼?”金新月吓得一哆嗦。不知她是经过刻意的训练还是怎么的,她惊恐的样子同样很娇弱动人。惹得莫小可心里又一阵嘀咕:哎呀呀,好一副被吓坏的娇弱公主的模样啊!

  “鬼?你们是不是杯弓蛇影了?”那智骇笑起来。

  “不是啦。是我们白天发现了一个装着骸骨的箱子。可能是某个杀人犯遗弃在岛上的。而那骸骨当中又有一张照片,是个长发披肩的女人。金新月出现的时候我们正在检查骸骨,一不小心就把她误认成鬼了。”这件事想来很丢脸,戚翔说这话的时候讪讪的。莫小可偷偷地端详着他,在心底不屑地笑。她好像记得戚翔是即使被人抓到了错处也会表现得不以为然的。现在却这么容易羞愧……难不成是见了公主的缘故?

  “什么?骸骨?”那智吃了一惊,“真的是弃尸么?带我去看看。”

  戚翔思忖了一下,“哦,就在你们发现我的地方,就在……”

  “别去了!”莫小可赶紧打断他。她现在一想起那骸骨黑洞洞的眼睛就发憷,“现在天色黑暗,能看到什么啊?”

  “哦,这个……”那智微微有些犹豫。

  “那智,别去了吧。”金新月扯了扯那智的衣袖,可怜巴巴地说,“夜里去看骸骨太恐怖了……”

  “哦,那好吧。”那智微笑着答应。莫小可冷冷地打量了他一眼,悄悄地撇了撇嘴:切,公主说话就管用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08:44
  等他们回到山洞的时候,水溶和闵宇还在睡梦中。可能是因为睡得太熟的缘故,他们竟丝毫没有发现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地靠在一起了。白天像对冤家,现在却在头靠头,看起来是那么的有喜感。

  金新月抿了抿嘴,露出了顽皮的笑意,踮着脚尖走过去,轻轻地敲了敲闵宇和水溶的肩头。闵宇和水溶皱了皱眉头醒了过来,就在他们睁开眼的一瞬间——莫小可清楚地看到了——他们齐刷刷地露出了异常惊喜的神情。莫小可顿时感到一股浊气直冲胸口,接着只想大呼不平: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凤凰降临了还是怎么的?

  大家重逢后都很高兴,都聚在一起说东说西。因为仍怀疑杀人犯在岛上,他们不敢把篝火搏旺,就在黑暗里压低声音说话。戚翔和闵宇、水溶之间的隔阂,似乎也因为那智和金新月的到来而消融了。之前的不愉快也略过不提。要说来荒岛之后的经历,当然数莫小可的最丰富最精彩,要按她平常的个性,她一定会“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今天她却是沉默寡言。她明显地感觉到,大家的注意力和话题都在朝金新月的偏移。她一来就成了他们这个小社会的中心。对此她感到非常沮丧。老实说,从来到这个荒岛开始,她对维护他们这个四人小社会作出的贡献最大。虽然她对此并不自满,但发现自己的贡献被人忽视——现在看来他们根本就没把她作出的贡献放在心上——还是感到很挫败。

  “你竟然吃海螺吃中毒了?真可怜!”听到戚翔食物中毒那一段时,金新月关切地叫了出来。

  “没那么严重吧。”戚翔不好意思地笑笑,“应该只是肠胃有点不适应而已。”说着朝莫小可看了一眼,“之后多亏了她……她又是弄火给我烤,又是烧水给我喝,虽然忙得不成章法,但还是帮了我很大的忙。”

  大家都笑了起来。莫小可木木地赔笑了一下,心里却嘀嘀咕咕: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成章法’?褒我还是损我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2 15:04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戚翔似乎有讨好金新月的意思。果然是只要是男生就过不了美女这关……呃?难不成他经过她的一番劝戒,已经愿意放弃“旧有的桎梏”,准备和金新月重新开始?一想到这里莫小可心里就像在热锅上打翻了五味瓶,不仅味道混乱还燥得慌:乍地了?她辛辛苦苦劝戒戚翔,是叫他去讨好金新月的?真是崩溃啊……她是吃饱了没事干还是怎么的?

  她在心底恨恨地嘀咕着,偷偷看了看金新月。也许是因为天色阴暗视野模糊,她看不出金新月有什么特别的光彩。不过大概也只是她这样看吧。也许在那些男生眼里,她还是有些无法言喻、摄魄勾魂的魅力……呸!

  大家说着拉着就到了天亮。

  “好了,我们去看看那具骸骨吧。”那智站起来,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外面。“安全起见,走之前我们先用树枝把洞口遮起来。如果真有杀人犯,让他发现这个山洞就不好了。我们也不能这样空着手去。”说着朝四周看了看,“我们把这些石块带上,再折些粗树枝。我们总得带点武器啊。等会我们出去的时候,一个接着一个地走。要时刻保持警觉,也许会有不可测的危险呢?”

  那智果然厉害,把什么所有的事都想周全了。大家立即照办。莫小可从外面的矮树上折了一根粗树枝,下意识地朝那智偷看了一眼。说起来,她似乎感觉到这个小社会的领导权已经无声地转移到了那智的手里。这也是当之无愧的。那智明显比其他男生成熟和沉稳。不过——莫小可忽然听到“蓬”的一声异响,赶紧侧目一看,顿时吐着舌头笑了笑:其他男生似乎对此并不服气呢。水溶就是一个。他刚才可是把树枝重重地摔在洞口边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4 14:58
  大家小心翼翼地来到了昨天发现骸骨的地方。昨天戚翔受惊过度,没来得及盖上箱盖就逃跑了,骸骨就那么暴露在外面。加上它的“脸”又是朝着天空的,就给人一种很瘆人的错觉:它似乎正准备往外爬!

  大家都犹豫着不敢走过去。那智朝大家看了看,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向箱边,低头细看骸骨。戚翔的嘴角微微地抽动了一下,也走到了箱边,“我昨天看过了。觉得这具骸骨作为被害遗体的话,实在太干净了。”

  那智凝视着骸骨,并没有接腔。戚翔悄悄地翻了翻白眼,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那智骇笑起来,“天哪,真是黑色幽默……真是个大大的黑色幽默。”

  “黑色幽默?”大家都愣了。

  “你们看。”那智竟伸手把骸骨的头拿了起来。大家顿时感到又恶心又害怕,齐齐地后退了一步,金新月更吓得尖叫了出来。“哎呀,那智!你干什么啊?”

  “不用害怕啦。它其实是我们常见的东西。”那智指了指骸骨的下颌,“这上面有钻出的小孔,还有铁丝穿过的痕迹。这其实是个骨骼标本!”

  “啊?”这一下大出大家意料之外,大家赶紧围过来看。果然见骸骨的各处关节上都有钻出的小孔,里面都有铁丝穿过的痕迹。

  “啊!这里穿铁丝是为了让它能立起来,”戚翔恍然大悟地说,“怪不得它这么干净,原来是标本啊!”话说完后才发现这话甚是无力,大家也没有什么反应,顿时感到颇为懊丧。暗怪自己怎么这么笨,发现了疑点却不能发现真相,白白地把露脸的机会让给了那智——呃?他什么时候对那智的竞争情绪这么强了?

  “切,真是变态,故意扔在这里吓唬人……”莫小可撇着嘴说,说完却发现自己的话很不通。人家也许只是把不要的东西扔掉而已。他应该不会知道之后会有人来岛上,更不会知道他们会被吓着。她说的话显然很孩子气……啊!金新月会不会注意到这句话了?她会嘲笑她么?

  还好金新月并没有注意她。她也在为虚惊一场而唏嘘。“会是什么人扔在这里的啊?那个人还在么?”她皱着眉头问,并下意识地朝四周看了看。也许有这可能,但她不敢抱一丝侥幸。

  “也许不吧。”那智仔细地看了看箱子的外壳,苦笑着说,“看来它在这里已经滞留了很长时间了。估计是被扔在这里很久了。”

  “嗨……这么说扔的人也走远了……不过既然有人会来这里扔标本,证明这里还会有人来吧?”水溶充满期待地看了看海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6 16:39
  “不见得……也许只是偶然来到了岛上……再说,既然是遗弃东西的地方,一般就不会再回来了吧。”那智苦笑着说。

  大家的脸色顿时都变得很难看。金新月瑟瑟发抖地说:“这么说……这里还是与世隔绝的地方……还是不会有人来救我们?”

  那智继续苦笑着,声音苦得似乎能挤出苦汁来。“目前来看是这样……不过也许没那么糟。这里能有人来丢弃东西,证明这里还是在人类活动范围之内的。也许之后还会有人来,只是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来……在这之前我们可能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了。”
  “唉……”大家顿时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颓唐下来。有的颓然坐倒在地,有的靠在树上茫然地看天。虽然之前已经知道自己可能要在岛上滞留一辈子,但最终确认事实的时候还是感到很受打击。

  那智苦笑着看了看他们,轻轻地叹了口气。他朝装着骸骨的皮箱看了看,忽然想起了什么,走过去小心地把箱盖盖好,然后开始收集石块和土块。

  “你干吗?”莫小可颓唐地问。她现在连说话都没什么力气。

  “当然是给它做一个坟啊。”那智拿着石块往箱上磊,“它虽然是标本,但也是人类的遗骸啊。他的主人为别人的科学研究做了贡献,现在被丢弃了,也该好好地长眠啊。”

  “哦。”莫小可颇受触动——没想到那智这么懂得人文关怀,接着便感到非常惭愧,赶紧站起来。

  “说的对,我也来帮忙!”金新月一个箭步蹿到那智旁边,帮他往皮箱上撒土。莫小可僵在那里,待了片刻后心里无名火发:呸……你动作还真快啊……

  既然金新月已经过去了,莫小可就不好插手了。否则真像她在和金新月争什么似的。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大家不知是受了那智的感染,还是心里发空有事便干,也跟着他们往箱子上撒起土来。莫小可要是不这么做不仅又不合群,还会让人觉得她冷血。然而她在参与的时候还是慢了一步,是最后一个往皮箱上撒土磊石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8 08:21
  坟磊好了。那智站在坟前默默地祝祷了一下,然后招呼大家回去。大家纷纷朝回走,莫小可却久久没有挪步的意思,呆呆地看了看海。接着脑海中便闪现了零星的画面……有碧蓝的海浪,黄得刺眼的海滩……呃?
  莫小可忽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是想去跳海,顿时骇然失笑:自己怎么会有这么极端的想法啊……不过说实在的,要是让她在这岛上和金新月过一辈子,她还不如去跳海呢!
  对金新月的厌恶是一方面,对金新月的忌惮也是一方面。不知是不是她的心理作用,她觉得金新月一加入他们这个集体,就有种力量把她往集体外推。她感觉金新月正不动声色抽出魅惑的蛛丝,把男生们一点点缚住,往自己那边牵——是的。魅惑。今天太阳出来后她算是看清楚了。金新月虽然头发有点乱,面目有些憔悴,衣衫边缘也有些破烂,但依然是——光彩照人的。
  他们在路上随便摘了些野果,回到山洞里吃了。之后便大眼瞪小眼,久久无话。
  “好了,我们也歇够了。”在沉默快要结出茧子的时候,那智一伸拦腰打破了沉默,“我们来建设我们的营地吧。”
  “营地?”大家都是一愣。
  “是啊。”金新月捂着嘴“吃吃”地笑了起来,“我们还能一直男女混居在一起么?”
  水溶、戚翔、闵宇和莫小可顿时闹了大红脸。说起来这几天他们的确是混居在一起。而且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不过这也怪不得他们。遇到了那么大的事故,又流落到了荒岛上,他们全部的注意力全在怎么活下去,谁还能想起来这些。而且这几天也巧得很,也没发生什么需要他们介意性别的尴尬事,因此他们对男女混居这件事竟一直没有感觉,被人提醒后才如梦方醒,接着便羞惭得受不了。尤其是莫小可,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脸上烧得火滚,羞惭的同时怒火也在熊熊燃烧:金新月这样说好像另有目的啊。是不是故意想让她难堪?
  “我看过地形了,这里很适合作营地。”那智站在山洞前的平地上,朝四周瞭望着,“这边是山,那边是坡,不仅背风,也不会被水淹到,还有这么一大块平地。我们就在这里搭窝棚吧。”
  “搭窝棚?”其他人都露出了茫然的神色。他们搭帐篷都未必会,更别说搭窝棚了。
  “不用担心。”那智轻松地笑笑,“我之前到云南山民的村庄里玩过,跟他们学过搭窝棚。很简单的,用树枝就可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0 08:35
  说起来是很简单。先是找四根粗大的树枝插作四柱,在柱子的顶部用藤条和树枝捆出个四方形的支架,再将树枝穿插起来,像编东西一样编出网状的顶棚,然后再将长草和树枝像编东西一样穿插进顶棚的各个方孔,直到方孔全被遮住,最后再在上面堆上细树枝和小草。到此房顶就做好了。接下来便是做四壁。同样是先用藤条在四柱之间捆出网状的支架,把树枝和长草穿插进去,直到遮住所有的空隙。最后再用草编一个帘子,盖住门。

  虽然处处都要编织,但也不需要编出工艺品来,只要把树枝穿插起来,确认不倒不分离就可以了。听起来很简单的事情,但大家在做的时候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不是支架捆不成形,就是柱子一碰就倒。作为教授者的那智做的时候也很不顺利。但即便如此,竟没有一个男生对那智有所抱怨,也没有停手不干——据莫小可的观察,他们可都是不服那智领导的,为什么现在一声不吱。经过更仔细的观察,莫小可鄙夷而又愤怒地笑了:原来是因为金新月在这里啊。他们不想在金新月面前丢脸,也不想让金新月觉得他们事多,所以才努力地做窝棚,也不啰嗦什么。而金新月做窝棚时也很不顺利,进度算是最慢的——准确地说她根本没有认真去做,好像一直在走神。估计她在等男生做好了自己的之后再帮她做吧。

  呸。莫小可狠狠地把粗枝压进支架的空隙。依她的观察,那些男生肯定会献这个殷勤。人家就是有这种好命。不像她,就算把手磨破了也要自己干!

  “哎呀!”因为心里不爽,莫小可一不小心使岔了劲,树枝弹回来打到了她的身上。树枝的反作用力是很大的,一下就在莫小可的身上打出了红印。莫小可撇了撇嘴——虽然只是个很小的挫折,但她现在竟然沮丧得想哭,就在她准备再度抓住树枝往下压的时候,忽见一只手伸过来,抢先把树枝按进了支架的间隙。

  莫小可讶异地抬头一看,发现是戚翔,心头微微一热,揶揄地一笑,“怎么想起来帮我的忙了?你的做好了?”

  “还好吧。”戚翔苦笑着朝自己的窝棚努了努嘴,“算是搭成了。”

  莫小可朝那边一看,顿时笑了出来:是搭成了。不过搭得好丑啊。就像是用树枝戳成的。不过即便搭得丑,人家还是搭成了,她却还只搭了一半。而且等她搭成的时候,还指不定多难看呢。

  “你手上没劲,所以做得慢。”戚翔几下便将几根长树枝压进了支架之间,“我来帮你就快了。”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475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