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1584个阅读者,6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8 08:22
  杨眉和两位姐姐穿大街溜小巷,什么摊子都去看一看。仆妇端着香花箩儿跟在后面,穿人群过窄巷的时候颇感累赘,但不敢轻易放弃伪装,自然也发现不了杨真。杨真一直跟在她身后十几步远,不管她脚步是徐是疾,都不曾跟丢片刻。她一边跟踪她,一边观察她,觉得这家伙真是蠢笨之极,接着悄悄露出了轻蔑的微笑。她现在大概知道华英夫人那边的情况了。她是要看看杨眉会不会跟信辉去私会,所以才派仆妇过来监视。而她派自己的仆妇出来,证明她现在没什么人可派。看来信辉在出事之后加强了对自己府邸人员的管理,府里的人,尤其是男丁们,很难瞒着信辉外出。而这个家伙每天晚上都会离开,证明信辉府邸晚上肯定会对所有仆妇已经清查。她回去,是怕信辉发现华英夫人的所为。如此说来,华英夫人能做的事情极为有限,她正好趁这个机会作手脚。
  杨眉和姐姐们逛够了,懒懒散散地回家。仆妇也终于可以返回茶摊,坐在那里歇口气。杨真赶在她们之前回来,一进门就找秋霜——她刚才本是想自己出去扰乱仆妇的视线,好让秋霜出去办事,却被杨眉她们代劳了。秋霜不辱使命,已经回来了,她要她办的事情也办妥了。她递给杨真一个布包,杨真打开来一看,喜上眉稍,又小心翼翼地把布包包好了。
  第二天傍晚,华英一脸黑气地坐在紫檀木椅上,呆呆地等待消息——西敏雪那边依然无法打听到消息,崔嬷嬷跟踪杨眉也无果。而且今天就要到点卯的时候了,崔嬷嬷要是过了点回来,被信辉发现她们在干什么勾当就糟了。
  还好,崔嬷嬷及时回来了,一脸忐忑地跟华英汇报今日的所见:杨眉和姐姐杨真今天一早就上街闲逛,逛了一上午,中午在醉仙楼吃了饭,下午又逛——不知道她们怎么有这么大的劲儿,她跟在后面腿都要跑断了。华英听后既高兴又不高兴:高兴的是杨眉没有和信辉私会——虽然她的目的是抓到杨眉和信辉私会,但出于女人的弱点,还是不希望那种事情发生。不高兴的是这样依然无法确定杨眉的嫌疑。就在这时,负责打探信辉那边的信息的丫鬟杜鹃回来了——她没本事跟着信辉出去,只能在信辉回来后找侍从们打探情况。她匆匆地行了个礼,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递上一个耳环。
  华英一看到这个耳环眼睛就瞪圆了,“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0 08:36
  “是从信辉大人的车里……坐垫底下。”杜鹃睁着滴流的大眼,小心翼翼地看着华英。

  华英盯着耳环,脸黑得简直像倒扣过来的锅底。这个耳环,是明显的民间式样(茜香国仿照中华的体制,官家人、皇家人衣食住行的各方面都有自己的规制),用的是素银,打成花朵的式样,花心坠着一枚珍珠,珍珠上还沾了些许脂粉……这显然是从女人的耳边刚掉下来的……有其他女人在和信辉私会?还是在车里?

  华英恨不得立即就把仆妇们遣出去调查这枚耳环,但是现在监国府已经不许外人出入,只有拿着耳环,憋着气睡下——却是一夜没有睡着,第二天就把几个老成机敏的嬷嬷全派出去,调查这枚耳环,和上面的脂粉的来历。

  第二天杨真就从秋霜那里听说,有个形迹可疑,但是戴着一样的戒指的嬷嬷在街那头的首饰店拿着个耳环询问。在首饰店询问无果后又去脂粉店,描述一种脂粉和香味,问店家知不知道是哪里的。秋霜陈述这些的时候一脸得意和促狭。杨真的脸上不动声色,嘴边却浮起一丝笑意。

  她们的计策生效了。昨天杨真是故意带着杨眉出去闲逛的,就是为了给杨眉制造“不在场证明”。在她们引着华英的人乱逛的时候,秋霜就跑到信辉的公衙外,把耳环丢进信辉的车里——因为曾经跟随冉玉,她知道信辉的车夫的毛病,那就是喜欢看蚂蚁上树。她之前趁车夫不注意,在附近的树干上抹了一片蜜糖——这也是杨真教她的。故意抹成古怪的形状。不一会儿那里就聚满了蚂蚁。车夫看到蚂蚁群的形状这么诡异,自然跑去看,她就趁这个时候把耳环丢进了车里。

  这个耳环,也不是随意找的。这是城东宝玉轩的耳环,因为式样好,卖得好,店主便打造了一大批,卖给了很多人——这个信息杨真是从杨甲商会同好的妻女那里得知的。当时还不知道这个信息会有这种帮助,只是记在了耳里。这也是宫里带出来的习惯。事实证明这个习惯非常好。至于那个脂粉,也是大批售卖的东西。别说是华英,就是燕如飞带领京城所有的名捕,恐怕都无法查出是什么人买了脂粉和耳环。就让华英和她的手下漫无边际地去找吧。让她们疲于奔命,没空再做不利于别人的事情。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洗脱了自己和杨眉的嫌疑。之后应该可以高枕无忧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3 08:14
  信辉已经把燕如飞的事情查清了。真相令人啼笑皆非。原来孙丹大骂燕如飞,是因为他对调查过于热心,让他感到了压力,因此不敢派自己身边的人去杀玉翠夫人——他之前可是信奉凡事光明磊落,没有那种一直藏在暗处的杀手。能用的就是几个亲近捕快。而那些捕快又都和燕如飞相识。身边的人不能派,只能让孙贵妃派大内高手出来。孙丹认为这几个大内高手肯定在某些地方露出了破绽,否则信辉不会这么快就联想到是宫里的事——不过其实不是这样,所以在会在临死前恨死了燕如飞,大骂他。仅此而已。

  这件事应该可以了结了。但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送来了一卷画——他是燕如飞的同僚,说这卷画被燕如飞珍而重之地藏在怀里,常常在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看。他觉得里面定有玄机,便故意假装失手,泼湿了燕如飞的衣服,然后趁他换衣服的时候把画卷偷了出来。自己没敢擅自看,直接送给了信辉。信辉一开始也多方揣测里面是什么,打开之后却发现那是一副女人的画像。他轻蔑地一笑,心想燕如飞身为名捕,坠入情网后也和一般的傻小子没有什么两样。然而等看清图像中的女人的面容的时候,他的眼睛顿时瞪圆了。

  画里的女人竟然是杨真?!

  在这一瞬间,信辉几乎想把燕如飞抓来痛打一顿再审问,还好及时遏制住了荒唐的想法,之后感到羞惭和懊恼:自己其实也很傻。

  他定了定神,重新再看画像,发现画像里的杨真似笑非笑,表情晦涩,便知道燕如飞一定还没得到杨真,而且只是暗恋——画像折射的其实是画画人的心态。他把杨真画得表情晦涩,证明他还摸不透她的心意。即便如此他还是想知道燕如飞和杨真到底是怎么认识的,立即另派他人去询问燕如飞身边的人。

  这次调查倒是非常顺利。和其他陷入情网的少男一样,燕如飞总会不经意地对好友提起杨真的事情。信辉把几条信息一拼凑,立即拼出了事件的全貌。他没想到杨真如此聪慧,对她又再次认识,对她的渴望又强了一分。也更担心燕如飞和杨真之间会有情愫——即便燕如飞摸不清杨真的心意,对她只是暗恋,但不能保证杨真对他没有意思。

  他想了一会儿,决定试探一下。方法很是老旧,不过也最管用。他命人找来燕如飞写过的东西,叫人模仿他的笔迹,写了一封信送给杨真,约她去城外的僻静地方见面。当然到时等在那里的人是他。他本来打算“优雅把杨真纳入怀中”,但发现杨真有这么一个仰慕者后反而有点坐不住了,甚至顾不得再顾体面。这次如果杨真来了,他就立即把她抓住软禁起来,之后再给杨家送去聘礼。再把燕如飞流放到边境的小岛上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5 09:22
  于是他便穿着便服,带着仆从,埋伏到了约定的地方,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个时辰。平时的一个时辰是很容易就过去的,今天却似乎比以往慢很久。信辉觉得杨真一个时辰后才会出现,便告诉自己要耐心,没想到刚这么想就看到一个女人,用一大块披肩裹住头和身体,隐隐绰绰地走了过来。
  信辉顿时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接着如海的醋意无法抑制——竟然来得这么早?很看重这次约会?立即冲出来挡在了那个女人面前。
  “哎呀!”那个女人竟然失声惊叫起来,转头就跑。信辉一听声音就知道不是杨真,又觉得她的反应很奇怪,一把抓住她。看清她的脸后不仅张口结舌。
  这个人他认识,是华英的亲近侍女齐嬷嬷?
  齐嬷嬷被他抓住后吓得浑身发颤,不需信辉怎么问就竹筒倒豆子了。原来华英命她们去找耳环和香粉的主人,她们久久无所收获——这是当然了。齐嬷嬷被华英催逼得紧了,忍不住又想起杨真这家来。她还是觉得“杨眉”可疑,并怀疑她们可能是被杨家耍了,便又折回来,在杨家附近游荡。结果让她看到给信辉送信的人——虽然那人伪装成燕如飞的同僚,但是因为和她在一个府里当差,齐嬷嬷认识他。便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信辉送信来了。之后那人叫出杨真,把信递给她。齐嬷嬷为了知道信里的内容,便翻墙进去——她的父亲是个武师,她也会点武艺。偷偷地跟在杨真后面——她现在已经隐约觉得,信辉喜欢的人可能是杨真。杨真慢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在窗前把信打开来看。然后又把信合上了,放在桌子上。齐嬷嬷趁机从窗外伸手进来,把信拿去看。她看到落款上写的是燕如飞,感到很诧异——如果真是燕如飞邀请杨真,怎么能让监国府的人去送信?便提前半个时辰来这里查看。没想到信辉来得更早,两人正好撞上了。
  信辉对此哭笑不得,又隐隐有些紧张。华英已经对杨家的事情有所感知了啊。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他不怕她,但怕她会对杨真不利。想到杨真对华英耍的花招,又觉得十分有趣——这女人真是聪明,也很淘气,他越来越对她有兴趣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7 09:24
  齐嬷嬷是明白人,知道此时只能投向信辉才有好果子吃——如果信辉对华英的所为动怒,先被修理的肯定是她们这些下人,而且华英为了保护夫妻关系,肯定会丢卒保车。便跪地保证自己绝不会对华英说信辉真正喜欢的是谁。并主动提出自己愿作信辉在华英身边的内应。信辉知道她的处境,也知道她不会说谎,便微微一笑答应了。

  信辉一直在约定的地点藏到约定的时间,并没有看到杨真,心刚刚放下一点,又看到远处来了一个女人。他的下巴差点飞出去,又醋意和怒意齐涌,还好这次冷静了一点,没有贸然出去。哦。不是杨真。是个丫鬟模样的人。脸挺熟的……这不是冉玉身边的秋霜么?她去到杨真家做丫鬟了么?

  秋霜在这里找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什么人,便喊了几声燕大人。没听到有人应声,只好把一封信系到了树枝上。等秋霜走了,信辉几乎是扑向了那根树枝,把信解下来看。是杨真的笔迹。不过没有落款——聪明,这样即使信落到了别人手里,他也不能借此生事。

  哈。杨真在信里说的和对他说的一样,说自己已是死灰槁木,不愿耽误别人的青春。信辉这才放心,却又担心杨真是像上次一样,窥破了他的把戏。罢,罢,为了安全,他还是把燕如飞派到边境的荒岛,去查几十年都没人查出的积案吧。估计他一年半载回不来,也等于是流放了。

  杨真此时正坐在窗边品茶,静静地等着秋霜归来。茶喝完了,她想活动一下筋骨,便走到窗前看外面的桃树,却忽然看到窗边有个浅浅的脚印。她一激灵,走到脚印边细看,发现这个脚印十分复杂——换言之,这个鞋鞋底上的花纹很是精致。她家里可没人穿这种鞋。鞋头向里,证明穿鞋的人是在往窗户里窥视,而且伸手就可以……杨真忽然察觉到此人应该看了这封信,心里顿时像被针尖戳了一下。

  又有人在监视她家么?还混进家里来了?而且还是直奔她的?是信辉的人?信辉的人不会穿女鞋,是华英的人?

  想到是华英的人后杨真反而心里一宽。正好。这次约她的人是燕如飞。就让华英的人去那里,看到燕如飞在那里,胡乱猜测去吧。正在这时秋霜回来了。她便问秋霜有没有把信交给燕如飞,秋霜则说自己没有见到,只是把信系在了树枝上。杨真本来是微笑着听她说话,听到这里忽然骇然变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9 08:11
  “怎么了?”秋霜不明就里,吓了一大跳。

  杨真没有回答,只是咬紧了嘴唇。燕如飞不在,证明送信的人根本不是燕如飞。当然也不可能是华英的人——如果是他们送信,就不会再混进来看信的。现在可能打她主意的人,除了华英就是信辉。那么今天等在那里的人肯定是信辉。见到来的人是秋霜,便没有出来。而华英的人赶到那里,看到的正是信辉……天哪!这不正好让华英知道,信辉想要的人是她么?!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杨真把嘴唇都咬痛了。没想到最终还是让华英知道了真相……她不能再呆在京城了。得赶紧离开。可是又不能让自己的家人留下来,如果华英夫人把他们抓去了呢?可是举家逃离仓促间无法做到,而且她又不能让杨甲知道信辉喜欢她的事情——杨甲此人不知深浅,听到这个,说不定还会喜出望外,劝她去给信辉做妾呢。

  还好杨真只是心慌意乱了一会儿,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发现自己多虑了。她对信辉来说,只是个没名没份、只是一是兴之所至才想得到的女人罢了。华英不会把她视作太大的敌人。她只要暂时躲出去,等信辉忘了她,或是爱上了别人,估计就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

  下定决心后,杨真就准备逃跑。她骗杨甲说,自己作了个梦,在梦里神灵说马上要有灾祸降临在她的身上。她害怕真有灾祸,又怕祸及家人,要到碧螺岛上的普慈寺去参拜——普慈寺是全国闻名的寺院,满寺的和尚都有极高的功德。

  作生意的人最是迷信。杨甲立即答应了。至于盘缠方面不需要他挂心,杨真出宫时带了很多赏赐的银两。杨真草草地收拾了一点东西,带上秋霜和一个家丁——得有个男人保护她们,便准备出发。再出发之前,她仔细地查探了四邻,看看有没有人监视他们。结果一查还真查出来一个。

  街角的面条店,之前因为店主自杀了,店面一直空着没有人盘。前天(就在那次事件发生的隔天)忽然有人盘了下来。杨真打发秋霜去打探消息,发现那个店里只有两个男人——按理说一起开店的人要么是夫妻,要么是家人,要么师徒。他们都是男人,但既不像兄弟——长相不像,也不像师徒——年龄接近。而且也没有认真做生意的样子。最重要的是,他们所处的位置,也是杨家人出门时的必经之路。杨真立即觉得他们是来盯梢的。

  他们的存在是有点令人困扰。不过对付他们,杨真也已经找到了方法。这座宅院是杨甲从别人手里盘来的,很多往事不知道。杨真曾经仔细看过这里的结构,觉得按照常理,这个宅院应该还有一个门。她闲着没事的时候细细地照,果然在一间空屋的杂物后找到了它。这扇门大概只是被嫌多余,废弃了而已。上面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锁。杨真找来一个会撬锁的老仆役,把锁弄开了。发现这门还能用,便另配了一把新锁挂在上面,准备紧急逃生的时候使用——用这个门出去,不用经过那个街角,而且可以隐蔽地走很久。这个秘密她没有告诉别人,叫那个老仆役也保密——那个老仆役只要有了足够的赏钱,什么都会答应。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种救命的秘密就像魔术的秘诀,越少人知道越好。知道的人一多,它就可能没有用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6 16:11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64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