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199个阅读者,6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8 08:22
  杨眉和两位姐姐穿大街溜小巷,什么摊子都去看一看。仆妇端着香花箩儿跟在后面,穿人群过窄巷的时候颇感累赘,但不敢轻易放弃伪装,自然也发现不了杨真。杨真一直跟在她身后十几步远,不管她脚步是徐是疾,都不曾跟丢片刻。她一边跟踪她,一边观察她,觉得这家伙真是蠢笨之极,接着悄悄露出了轻蔑的微笑。她现在大概知道华英夫人那边的情况了。她是要看看杨眉会不会跟信辉去私会,所以才派仆妇过来监视。而她派自己的仆妇出来,证明她现在没什么人可派。看来信辉在出事之后加强了对自己府邸人员的管理,府里的人,尤其是男丁们,很难瞒着信辉外出。而这个家伙每天晚上都会离开,证明信辉府邸晚上肯定会对所有仆妇已经清查。她回去,是怕信辉发现华英夫人的所为。如此说来,华英夫人能做的事情极为有限,她正好趁这个机会作手脚。
  杨眉和姐姐们逛够了,懒懒散散地回家。仆妇也终于可以返回茶摊,坐在那里歇口气。杨真赶在她们之前回来,一进门就找秋霜——她刚才本是想自己出去扰乱仆妇的视线,好让秋霜出去办事,却被杨眉她们代劳了。秋霜不辱使命,已经回来了,她要她办的事情也办妥了。她递给杨真一个布包,杨真打开来一看,喜上眉稍,又小心翼翼地把布包包好了。
  第二天傍晚,华英一脸黑气地坐在紫檀木椅上,呆呆地等待消息——西敏雪那边依然无法打听到消息,崔嬷嬷跟踪杨眉也无果。而且今天就要到点卯的时候了,崔嬷嬷要是过了点回来,被信辉发现她们在干什么勾当就糟了。
  还好,崔嬷嬷及时回来了,一脸忐忑地跟华英汇报今日的所见:杨眉和姐姐杨真今天一早就上街闲逛,逛了一上午,中午在醉仙楼吃了饭,下午又逛——不知道她们怎么有这么大的劲儿,她跟在后面腿都要跑断了。华英听后既高兴又不高兴:高兴的是杨眉没有和信辉私会——虽然她的目的是抓到杨眉和信辉私会,但出于女人的弱点,还是不希望那种事情发生。不高兴的是这样依然无法确定杨眉的嫌疑。就在这时,负责打探信辉那边的信息的丫鬟杜鹃回来了——她没本事跟着信辉出去,只能在信辉回来后找侍从们打探情况。她匆匆地行了个礼,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递上一个耳环。
  华英一看到这个耳环眼睛就瞪圆了,“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0 08:36
  “是从信辉大人的车里……坐垫底下。”杜鹃睁着滴流的大眼,小心翼翼地看着华英。

  华英盯着耳环,脸黑得简直像倒扣过来的锅底。这个耳环,是明显的民间式样(茜香国仿照中华的体制,官家人、皇家人衣食住行的各方面都有自己的规制),用的是素银,打成花朵的式样,花心坠着一枚珍珠,珍珠上还沾了些许脂粉……这显然是从女人的耳边刚掉下来的……有其他女人在和信辉私会?还是在车里?

  华英恨不得立即就把仆妇们遣出去调查这枚耳环,但是现在监国府已经不许外人出入,只有拿着耳环,憋着气睡下——却是一夜没有睡着,第二天就把几个老成机敏的嬷嬷全派出去,调查这枚耳环,和上面的脂粉的来历。

  第二天杨真就从秋霜那里听说,有个形迹可疑,但是戴着一样的戒指的嬷嬷在街那头的首饰店拿着个耳环询问。在首饰店询问无果后又去脂粉店,描述一种脂粉和香味,问店家知不知道是哪里的。秋霜陈述这些的时候一脸得意和促狭。杨真的脸上不动声色,嘴边却浮起一丝笑意。

  她们的计策生效了。昨天杨真是故意带着杨眉出去闲逛的,就是为了给杨眉制造“不在场证明”。在她们引着华英的人乱逛的时候,秋霜就跑到信辉的公衙外,把耳环丢进信辉的车里——因为曾经跟随冉玉,她知道信辉的车夫的毛病,那就是喜欢看蚂蚁上树。她之前趁车夫不注意,在附近的树干上抹了一片蜜糖——这也是杨真教她的。故意抹成古怪的形状。不一会儿那里就聚满了蚂蚁。车夫看到蚂蚁群的形状这么诡异,自然跑去看,她就趁这个时候把耳环丢进了车里。

  这个耳环,也不是随意找的。这是城东宝玉轩的耳环,因为式样好,卖得好,店主便打造了一大批,卖给了很多人——这个信息杨真是从杨甲商会同好的妻女那里得知的。当时还不知道这个信息会有这种帮助,只是记在了耳里。这也是宫里带出来的习惯。事实证明这个习惯非常好。至于那个脂粉,也是大批售卖的东西。别说是华英,就是燕如飞带领京城所有的名捕,恐怕都无法查出是什么人买了脂粉和耳环。就让华英和她的手下漫无边际地去找吧。让她们疲于奔命,没空再做不利于别人的事情。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洗脱了自己和杨眉的嫌疑。之后应该可以高枕无忧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3 08:14
  信辉已经把燕如飞的事情查清了。真相令人啼笑皆非。原来孙丹大骂燕如飞,是因为他对调查过于热心,让他感到了压力,因此不敢派自己身边的人去杀玉翠夫人——他之前可是信奉凡事光明磊落,没有那种一直藏在暗处的杀手。能用的就是几个亲近捕快。而那些捕快又都和燕如飞相识。身边的人不能派,只能让孙贵妃派大内高手出来。孙丹认为这几个大内高手肯定在某些地方露出了破绽,否则信辉不会这么快就联想到是宫里的事——不过其实不是这样,所以在会在临死前恨死了燕如飞,大骂他。仅此而已。

  这件事应该可以了结了。但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送来了一卷画——他是燕如飞的同僚,说这卷画被燕如飞珍而重之地藏在怀里,常常在没人的时候拿出来看。他觉得里面定有玄机,便故意假装失手,泼湿了燕如飞的衣服,然后趁他换衣服的时候把画卷偷了出来。自己没敢擅自看,直接送给了信辉。信辉一开始也多方揣测里面是什么,打开之后却发现那是一副女人的画像。他轻蔑地一笑,心想燕如飞身为名捕,坠入情网后也和一般的傻小子没有什么两样。然而等看清图像中的女人的面容的时候,他的眼睛顿时瞪圆了。

  画里的女人竟然是杨真?!

  在这一瞬间,信辉几乎想把燕如飞抓来痛打一顿再审问,还好及时遏制住了荒唐的想法,之后感到羞惭和懊恼:自己其实也很傻。

  他定了定神,重新再看画像,发现画像里的杨真似笑非笑,表情晦涩,便知道燕如飞一定还没得到杨真,而且只是暗恋——画像折射的其实是画画人的心态。他把杨真画得表情晦涩,证明他还摸不透她的心意。即便如此他还是想知道燕如飞和杨真到底是怎么认识的,立即另派他人去询问燕如飞身边的人。

  这次调查倒是非常顺利。和其他陷入情网的少男一样,燕如飞总会不经意地对好友提起杨真的事情。信辉把几条信息一拼凑,立即拼出了事件的全貌。他没想到杨真如此聪慧,对她又再次认识,对她的渴望又强了一分。也更担心燕如飞和杨真之间会有情愫——即便燕如飞摸不清杨真的心意,对她只是暗恋,但不能保证杨真对他没有意思。

  他想了一会儿,决定试探一下。方法很是老旧,不过也最管用。他命人找来燕如飞写过的东西,叫人模仿他的笔迹,写了一封信送给杨真,约她去城外的僻静地方见面。当然到时等在那里的人是他。他本来打算“优雅把杨真纳入怀中”,但发现杨真有这么一个仰慕者后反而有点坐不住了,甚至顾不得再顾体面。这次如果杨真来了,他就立即把她抓住软禁起来,之后再给杨家送去聘礼。再把燕如飞流放到边境的小岛上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5 09:22
  于是他便穿着便服,带着仆从,埋伏到了约定的地方,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个时辰。平时的一个时辰是很容易就过去的,今天却似乎比以往慢很久。信辉觉得杨真一个时辰后才会出现,便告诉自己要耐心,没想到刚这么想就看到一个女人,用一大块披肩裹住头和身体,隐隐绰绰地走了过来。
  信辉顿时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涌上了头顶,接着如海的醋意无法抑制——竟然来得这么早?很看重这次约会?立即冲出来挡在了那个女人面前。
  “哎呀!”那个女人竟然失声惊叫起来,转头就跑。信辉一听声音就知道不是杨真,又觉得她的反应很奇怪,一把抓住她。看清她的脸后不仅张口结舌。
  这个人他认识,是华英的亲近侍女齐嬷嬷?
  齐嬷嬷被他抓住后吓得浑身发颤,不需信辉怎么问就竹筒倒豆子了。原来华英命她们去找耳环和香粉的主人,她们久久无所收获——这是当然了。齐嬷嬷被华英催逼得紧了,忍不住又想起杨真这家来。她还是觉得“杨眉”可疑,并怀疑她们可能是被杨家耍了,便又折回来,在杨家附近游荡。结果让她看到给信辉送信的人——虽然那人伪装成燕如飞的同僚,但是因为和她在一个府里当差,齐嬷嬷认识他。便理所当然地认为是信辉送信来了。之后那人叫出杨真,把信递给她。齐嬷嬷为了知道信里的内容,便翻墙进去——她的父亲是个武师,她也会点武艺。偷偷地跟在杨真后面——她现在已经隐约觉得,信辉喜欢的人可能是杨真。杨真慢慢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在窗前把信打开来看。然后又把信合上了,放在桌子上。齐嬷嬷趁机从窗外伸手进来,把信拿去看。她看到落款上写的是燕如飞,感到很诧异——如果真是燕如飞邀请杨真,怎么能让监国府的人去送信?便提前半个时辰来这里查看。没想到信辉来得更早,两人正好撞上了。
  信辉对此哭笑不得,又隐隐有些紧张。华英已经对杨家的事情有所感知了啊。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他不怕她,但怕她会对杨真不利。想到杨真对华英耍的花招,又觉得十分有趣——这女人真是聪明,也很淘气,他越来越对她有兴趣了。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36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