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131个阅读者,6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6 16:41
  “不急,先尝尝菜。”孙畅深不可测地微笑着。“可是……”

  “先尝菜。”孙畅语气并不重,却有种让人不敢违背的力量。

  郭云天没有办法,只好把他夹在碗里的菜吃了,顺便也喝了点汤。

  “怎么样,把菜和汤在一起吃比单喝甜汤有滋味吧。”孙畅凝视着她,似笑非笑,表情却渐渐变得凝重,“这也像人生,酸甜苦辣俱全才完整,也更真实。有些事,有些人,看起来并不甚好,却是真实的,更能支撑人生。就像这几道菜。而有些东西,有些人,看起来很好,味道也很甜,却是虚的,最终也不能饱肚,就像这道汤。味道虽然很甜,但归根结底,只是清清的一些水而已。”

  郭云天慢慢地放下碗,目光纷乱地闪动着。

  孙畅不可名状地笑了笑,盯着她的眼睛继续说,“你和孙笃结婚之前……应该有经过慎重考虑吧?”

  “嗨……”郭云天长长地叹了口气,迎上他的目光,“大哥,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孙笃才能真正能和我过日子的人,我和那个戚玉成不配……富豪可能会和所有类型的女人交往,但结婚的对象却历来只有两种,那就是女富婆和大官的女儿。像我这种人,顶多是个情人的命,而且也不能被照顾一辈子,顶多是在年轻漂亮的时候被他玩几年,等到人老珠黄的时候就会被抛弃……浪费感情白耗青春,这些我都清楚!”
  孙畅很是惊诧,僵笑着问,“你既然知道这个,干嘛还……”

  “唉。”郭云天又重重地叹了口气,盯着他的眼睛,苦恼而又略带调侃地说,“拜托,大哥,你不会以为男人和女人只要一见面就会有不正当关系吧?”

  “可是……”孙畅的目光纷快地闪动,“我看到他对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8 08:23
  “拜托,大哥,我的鞋子卡在下水道里了,”郭云天不露痕迹地逼近一步,调侃和埋怨的语气又重了些,“难道他应该不帮我,就让我在那里站着么……哦,对了,男女也该授受不亲的哦,他应该立即报警,请公安机关派个女警来帮我……”说到最后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
  孙畅也笑了——一来是因为他处境尴尬,不得不笑,二来是因为郭云天说得的确有些好笑。他只笑了一声便止住了,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目光中仍有少许的警醒和忌惮——似乎已经察觉到郭云天是想把他的思想带离大道。
  郭云天注意到了这一点,故意重重地叹了口气。“大哥你也真是的,不问我去见戚玉成是做什么,就胡乱猜疑……告诉你吧,大哥,我是去和他谈生意的。”
  “谈生意?”孙畅一惊,显然不相信,“你和他……有共同的业务么?”
  “你一定是想说,‘我有什么资格跟他谈生意’吧。”郭云天撇了撇嘴,“不错,我是没有什么钱,但我人脉比较丰富啊。他找我,就是让我帮他找对象的。”
  “帮他找对象?你?”孙畅更惊诧了,疑惑也更重,“现在有的是婚介公司啊,干吗找……”
  “问题就是他们是‘公司’啦。”郭云天喝了口汤,“为了盈利会不择手段……他怕他们为了赚钱,会闭着眼介绍外表光鲜但内里有问题的人给他,甚至会给他介绍婚托……后来他从章萍那里听到了我的事情……我不是经常帮章萍的忙么,他感觉我比那些公司的还强些,而且民间的媒人也不会像那些用资本主义方式运作业务的人花花绕多,所以就找我了。”说到这里又坏坏地一笑,“大哥,按理说你不应该惊诧诶。三姑六婆可是自古就有的女性职业诶。我是在从事最传统的职业,你干吗还要胡乱紧张呢?”
  孙畅又笑了——尴尬更重了。他下意识地揉了揉鼻子,喉头稍微动了几动,却什么都没有说。也许他还没有完全相信,但已经不好再说了。郭云天得意地朝他瞥了一眼,心里却异样地一酸:说真的,如果他是她的男朋友,他吃醋她心里也许还会甜丝丝的,但是他现在是以“大伯子”的身份和立场……一想想她的心里又要滴血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0 08:37
  孙畅知道自己已经试探不出什么了,默默地结账,带郭云天回家,临到家的时候仍不甘心地补了一句,“就当是我多嘴吧……自己心怀坦荡固然很好,但也要警惕别人心怀叵测……”

  “放心,我知道。”郭云天佯作认真地点了点头。孙畅看出了郭云天暗藏的不以为然,在心里叹了口气。

  孙笃正在家里看电视,见郭云天和孙畅一起回来,不由得一怔。孙畅朝孙笃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回小屋了。郭云天嘻嘻哈哈地朝沙发上一坐,拿起选台器准备换台,却被孙笃一把抓住手腕,“怎么?你和我哥出去玩了?”

  “哪有!”郭云天甩开他的手,撇着嘴说,“我去和我一个朋友吃饭,被你哥逮到了……他以为我和那个朋友有不正当关系,狠狠地盘问了我一通……”

  郭云天说的是实情,听起来也很像实情,但不知为何孙笃就是不太放心。他朝郭云天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又凑过来问,“你真的……没对我哥有想法吧?”

  “干什么干什么啊?”郭云天焦躁起来——被孙畅以“大伯子”的身份盘问后她心里异常的恼火,“怎么一个二个的都以为我要红杏出墙啊!?”

  孙笃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强烈,被吓了一跳,赶紧打手势叫她低声。

  郭云天会意,连忙把声音压下来,语气中却依然气鼓鼓的,“放心,我们虽然只是在做生意,但我起码的职业操守还有,不会在生意期间做不利于生意的事情的,这你可以放心!”

  孙笃没有话说了,默默地去厨房——名为舀汤实为避羞。踏进厨房的门槛后,又下意识地咕哝了一句,声音细微,几不可闻。

  “真的只当作做生意么?”

  几天之后又是第二轮海选。这一期的选手同样的是怪样百出,但无论怎样都没盖过朱颜的人气。郭云天在网上看着视频,看着下面网友对朱颜的评论,正在感叹朱颜真有人气的时候,孙笃又鬼鬼祟祟地靠了过来。

  “哎,云天……你不是在未婚女性中人脉比较广么?你……抽个空给我哥介绍个对象吧。”

  郭云天第一个反应就是孙笃想断她的念头,顿时气往上冲,差点叫嚷,“拜托,要防我也不至于如此吧!”

  “谁要防你啊!”孙笃的脸涨红了,“是因为她啦!”朝视频里的朱颜狠狠地一指。

  “呃?”郭云天顿时如坠五里雾中,“跟她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她是我哥的前女友啊!”

  “什么?”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郭云天的脑中竟是一片空白,怔怔地朝电脑看了看,忽然大吼,声音几乎要把房顶掀掉了,“她是你哥的……前女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26 16:12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96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