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280个阅读者,6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4 08:27
  “哎呀,你干什么?”司雨猝不及防,赶紧挣扎。

  “你就不用再装了!”梅若庭死抱着她就是不松手。

  “我装什么?”司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今天来这里,是要跟我重归于好的,是不是?”

  “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啊?”司雨的下巴差点飞出去:这家伙自恋狂啊?同时更卖力地挣扎。然而即便梅若庭三根筋挑一个头,却也是个男人,司雨一时半会还挣不脱他。

  “你不用再否认了!”梅若庭动情地说,“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在后悔……每次你看到我时,目光都是那么的哀怨……你一定渴望能重归我的怀抱吧!没关系!司雨!虽然你伤害过我,但是我原谅你!只要你向我真诚地道歉,我就原谅你!”

  “天哪……”司雨觉得自己都要被鸡皮疙瘩淹死了:这家伙自恋狂啊!?

  司雨感觉梅若庭箍在她腰间的手有往她胸部移动的趋势,赶紧用力去撕掰他的手,“你别这样!我……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哈,跟谁?”梅若庭竟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我刚走几个月,你就结婚了?是前面有凤凰肉吃啊,还是后面有鬼追着?”

  司雨被梅若庭不屑的态度激怒了,大声说:“我和雷耀结婚了!”

  “哈?”没想到梅若庭听到这话后竟然笑了出来,“你和雷耀结婚?开什么玩笑啊?”

  “什么叫开玩笑?我就和雷耀结婚了!”司雨全身的血都涌上了头顶,几乎气得要喷火:怎么了?我跟雷耀结婚……就这么不可信么?

  “哈哈哈!”梅若庭笑得更厉害了,“你要是能跟雷耀结婚,我就能跟安吉丽娜朱丽结婚!”

  “你……”司雨气得发晕,豁出了力气跟他死挣。

  “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再说那不着边的谎话了,”梅若庭死死地抱定她,用安慰和调侃的语气循循善诱,“我知道你是脸上过不去……没关系,我们什么都不用多说,过去的事情全当没有,从今天开始起我就是你的男朋友……啊,你要是急着结婚,也没关系,我也不学那些人,搞什么试婚订婚之类乱七八糟的……我明天就可以跟你领证!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哦,你可不要再犹豫了哦。过了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哦!”

  “去你的!”司雨愤怒到了极点:什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什么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正要用指甲抠他的手,忽然感到他的手松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6 07:26
  司雨讶异地回过头来,赫然发现梅若庭正尴尬地张着双手,讪笑着看向车库的门口。司雨立即有了种不详的预感,战战兢兢地往车库门口一看。
  啊!还好,站在门口的不是雷耀……怎么可能是雷耀嘛,雷耀和梅若庭根本没有交集,更不能知道她到梅若庭这里来了……那这是谁……啊!是个女人?还以一副愤怒的神情看着梅若庭,一副要问责的样子……
  啊!司雨忽然感到了一股火灼般的愤怒,脸顿时涨得血红:这个女人难道是梅若庭的爱人!?梅若庭这王八蛋,都有爱人了,还、还、还想诱惑她……是不是一开始就打算玩她?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啊!
  那女人气呼呼地走来,走到梅若庭面前,抬起手准备打他,最终却没有打下去。又转过身来撕扯司雨,司雨却早已跑了出去。她在街上冲刺般地狂跑,感到脑子都要炸掉了:什么跟什么啊!?竟然搞得像跟梅若庭偷情,然后被梅若庭女朋友发现一样……还有比这更冤屈、更丢人的么?她怎么这么倒霉啊!?
  愤怒、难堪加上狂跑,回家后司雨的身上又汗湿了。司雨骂了句“倒霉”,钻进浴室里洗澡,洗着洗着觉得口渴难忍,出来后不擦头发就抱着水瓶喝水。
  一个人不声不响地走过来,把手里的一个东西轻轻地放在司雨面前。司雨光顾着喝水,暂时没有发现。喝完之后一抹嘴,忽然看到视野边缘有个东西,定睛一看,顿时差点把水喷出来:天、天哪,这不是那个医生的名片么……怎么在这里!?
  司雨朝旁边一看,顿时感到脑中一阵酸麻,回过神时已经跳了起来。天哪,站在她身边的竟然是雷耀!天哪!天哪!不管雷耀正不正常,她不问他就去找医生咨询,都是件很冒失的事情……而且如果雷耀没有病,她这样做,无疑是对他最恶毒的质疑!一想到这里司雨不禁抖了起来,吓得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竟紧张得看不清雷耀的表情。
  雷耀的表情倒很淡定,不像是发怒或是曾经发怒的样子。司雨稍微冷静了一点,傻傻地朝他笑了笑——刚一咧开嘴就觉得自己傻透了:这是什么意思啊?是表示自己没心没肺还是不以为然啊?
  一见她笑雷耀也苦笑起来,尴尬地揉了揉鼻子,“其实我一直在等你问我来着……没想到你一直没有动静……我还一直以为你不在意……没想到你还是挺在意的……为什么不问问我呢?”
  司雨像被人兜头打了一锤,脸“唰”地变白了。雷耀这句话,让她彻底陷入了被动。但她现在已经来不及纠结这个,她现在只关心雷耀晾着她的真相!
  “我其实也想问来着……只是问不出口。”司雨低声说,一面说一面惊惶地偷看他。
  “哦。”雷耀晦涩地笑了笑,牵过她的手,放到手心里,郑重地用手按住。“是的,这的确不好问……其实我也有错,我该一早告诉你的,只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8 08:47
  司雨心头一凉,心跳的速度猛地到达了极限: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说他在结婚前夕遇到了什么意外,导致……

  雷耀见她一副极度恐惧的样子,愣了一愣后苦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以为……放心,没那回事。我的身体没有问题。”

  司雨猛地松了一口气,身体软软地几乎要往下瘫,但心里仍有一根弦绷着:那要不是身体上的问题……那是为什么?难道真是嫌弃她?

  雷耀看出了她的心思,笑容愈加晦涩,轻轻地咬了咬嘴唇,“这是一件挺复杂的事情,我要慢慢跟你说……你听过之后,一定觉得我很封建,或者是个老古董……”

  司雨越听越迷糊,愣愣地看着他:怎么还和封建搭上关系了?到底是什么事啊?

  “其实……”雷耀迟疑着开了口,“我们家祠堂里供着的爷爷,不是我的亲爷爷……我奶奶是带着我爸爸嫁到我爷爷家的。我亲生爷爷另有其人。”

  “哦。”司雨低低地应了一声,依旧是一头雾水:爷爷辈的事情啊,隔得好远嘞……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奶奶改嫁的时候我爸爸还很小,但是父子亲情是剪不断的东西,所以他还偷偷地和亲生父亲保持联系,并时常和他见见面。后来我的亲爷爷家里和我的后爷爷家里起了纠纷,我奶奶又是因为和亲爷爷闹了矛盾,含恨改嫁的,所以和亲爷爷接触就成了这边的禁忌。父亲只好尽量减少和亲爷爷联络的次数,但还是在我小时候的时候带我去见了他几次。”说到这里雷耀顿了顿,露出缅怀的神色,“和我奶奶描述的不同,我的亲爷爷其实是个很慈祥的老人……按理说人年纪越大,对以往的仇恨就应该越淡漠才对,但不知为什么,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奶奶对我亲爷爷的仇恨反而越来越强。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我们谁也不敢在他面前提起亲爷爷的事情,更别说公开和他见面、做和他有关的事情了。”说到这里雷耀露出了忌惮的神色,司雨则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她见过雷耀的奶奶,住在郊外的别墅里,由很多佣人伺候着疗养,脾气古怪得要命,活像一个老巫婆——说真的,司雨真不想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丈夫的奶奶,但是除了这个词实在找不出更恰当的词来形容她——她就是像个老巫婆,非常非常像。如果忤逆这个老巫婆的意思,天知道她会怎么大吵大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30 08:25
  雷耀苦笑了一下,眼圈微微有些泛红,“就在我结婚的前夕,我的亲爷爷死了。虽然在现代社会,因亲人逝世而禁止嫁娶的习俗已经不复存在,但我就是无法装作不知道,悠哉悠哉地结婚……他是我的亲爷爷,我却没有为他做过任何事情,所以就格外想为他守孝……然而那个时候婚期已近,我奶奶又依然很恨他,如果我提出推迟婚期,我奶奶肯定会大吵大闹,对你也不公平……所以我就没有吭声,但之后一直有负罪感,一直无法悠哉悠哉地把……婚姻变成事实。”说到这里他难堪地清了清喉咙,声音反而更含混,“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也知道我这种想法在现代人看来一定很荒唐,所以就没好意思对你说,只是小心翼翼地看你这么做……然而你一直都不是很积极,我就一直逃避到了现在……没想到其实你是很在意的……哈哈,当然会在意的……但是你既然不是很积极,我也不好提起这个话题,就一直等你问我……没想到你竟然……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错,对不起……”他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偷瞄她,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你不用跟我道歉,我也有错……”司雨涨红了脸,感到十分的为难。她知道雷耀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一定不是只想征求她的原谅,一定还希望她能配合他守孝。说真的,既然已经结婚了,她就不想再荒着。一来是因为她对雷耀是真心爱着的,二来婚后还要荒着,不管是什么原因,总让人觉得不祥。但是对中国人来说,孝敬长辈几乎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且雷耀对他亲爷爷又很微妙。她要是因为自己的关系,阻止雷耀为他亲爷爷守孝,那就显得太不懂事了。
  “你就尽管为你爷爷守孝吧,没有关系……”司雨异常艰难地吐出了这句话,“这是天理伦常,我理解……你不用担心,我会慢慢地等的。”

  “谢谢你!你真善解人意!”雷耀感激地握紧了她的手。

  司雨勉强地笑了笑,又不甘心地补了一句,“没关系,反正你守孝的时间一定不会太长的对吧。三个月?”

  雷耀的脸色一僵,神情又变得晦涩起来,“放心,我会掌握分寸的。”

  “哦。”司雨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又造了次,红着脸点了点头。心里却格外不放心起来:看他的意思,难道还不打算只受三个月?还打算守一年或者更长不成?

  不过即便他要守一年,也比有毛病强得多。司雨立即把这个“喜讯”告诉了乱乱。没想到乱乱听了她的转述后就沉默了。司雨刚刚亮堂起来的心顿时又暗了下去,苦笑着对着电话说,“怎么,你不相信?”

  “是啊,不相信。”乱乱犹豫了片刻后说,“我说实话你别生气……这个理由,在我听来,简直像扯淡……”

  “是啊,我也这样想过,不过我后来想,一听起来就像谎话的话,反而可能是真话,”司雨慌忙说,“因为没人会撒这种谎……我觉得他说的是真话,我相信她。”她用的是抗辩般的语气,就像她真的相信雷耀的话一样。其实与其说她相信他的话是真的,倒不如说是希望他说的话是真的。她可不想再度变成担心丈夫无男性功能的……可怜小女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 17:55
  “你说的倒也是……”乱乱沉吟了会儿后说,“而且如果他真的有病,这样瞒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直接说……因为你总有一天会发现真相的,而且如果是在很久后才发现真相,对他的愤怒只会更猛烈,也可以在离婚时据此要求多分财产,甚至索要赔偿……当然了,我不是说你会在意钱财,只是说他应该会考虑这件事情……也许他真的没什么毛病……只是……”
  司雨敏锐地感到乱乱可能想到了其他重要的事情,心猛地悬了起来。
  “算了,不说了。”乱乱却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说吧!你尽管说没关系!”司雨赶紧叫她打消顾虑,还顺便给她施加了点压力,“再说我的胃口已经被你吊起来了,如果你现在不跟我说,我之后恐怕会变本加厉地胡思乱想,更加伤神!”
  “好吧……”乱乱迟疑着说,“我担心的是……他是在为别人守身……我怎么想都觉得他过不过婚姻生活和他爷爷实在扯不上什么关系……”
  司雨的心头“突”地一跳,接着整个心都翻滚起来,“你的意思是……他是……”
  “是啊。”乱乱沉着嗓子说,“他是不是在为自己死去的女朋友守身?如果他有这么一个曾经非常爱,却没法在一起,又在他结婚前夕忽然死亡的女朋友,他为她守身还靠点谱!”
  司雨的心里“呼隆”一下子黑了,接着便彻底乱了。老实说这个想法她也一直有,但是一直没有成形——或者说她是没敢让它成形,乱乱的话就好像一把火,一下就把这泥水般的模糊想法烧成块了。天哪,怎么还会这样啊……虽然这件事还没有确认,但光是有这种猜测就够她受了的。天……别人光羡慕她嫁得好,谁又知道她的苦楚……不说别的,就这一惊一乍的怀疑和猜测就够她痛苦的了!
  司雨打开了首饰盒,把首饰一字排开,又拿出钱包,数了数里面的现金。她在想拿什么贿赂陈妈比较适合。说真的,要想弄清少爷的私生活,最好的方法就是贿赂家政人员,他要是和女人交往,一定会把她带到家里玩,陈妈应该知道一些。只是陈妈看起来有点深不可测,又有一副可能贪得无厌的样儿,她现在手里还没什么私房——除了那串意义非凡又无比巨大的黄金项链,怕经不起她勒索……那就贿赂其他的小保姆?不行。那些小保姆似乎对雷耀心怀不轨。如果发现她在偷偷调查雷耀之前的私生活,怀着挑拨离间的想法,去告诉雷耀就糟糕了……
  司雨正在苦恼,忽然听见手机铃响。她不耐烦地拿起手机,发现是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她一激灵,小心翼翼地接起它,“喂……”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3 08:17
  “你好,”电话那边的女声冰冷锋利,“我叫新兰,是梅若庭的爱人。我们出来谈一谈吧。”
  什么?司雨听到这话的时候简直想把电话摔了:怎么?她以为她司雨在勾引她的梅若庭?长没长眼啊她?她以为梅若庭是什么东西啊?她这样想,简直对她司雨的莫大的侮辱!
  但即便这样想,司雨还是压住火头,细声细气地和她答话,问明了见面的地方。没办法。不能不理她。这女人不明真相,说不定会胡乱搅合,如果闹到让雷耀产生误会,那就倒霉一彻底了。
  新兰约她见面的地方是一个咖啡厅。司雨逃离梅若庭家的时候曾匆匆朝新兰瞄过一眼,因为慌张并没有往脑子里记她,因此对她长的什么样,竟完全没有概念。
  一个女人朝司雨的位子款款走来,大概就是新兰了。出乎司雨的意料,她打扮得并不俗艳,看起来也并不嚣张——不像是会傍梅若庭那种人的女人。她穿着一件米色的连衣裙,布理中有若隐若现的银丝;脚下蹬了一双乳白色配钻的皮凉鞋,除了一对珍珠耳钉和一条细细的水晶项链之外,全身上下没有别的饰物;一头直直的披肩长发清爽亮丽,上面只别了一个软陶发卡。总而言之,从打扮来看,不像是没有品的人。
  她跟司雨打了个招呼,款款地坐下。看起来有点教养。不过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她的动作有些僵硬,那副有教养的样子也许是刻意假装的。她乍一看来长得还不错,但仔细看看却发现顶多是姿色平平,脸上诸多的瑕疵都是靠化妆遮着的。她坐下之前表情还颇谦和,坐下后却猛地倨傲起来,以一副地位稳定的正室的神情,居高临下地看着司雨。
  司雨不屑地撇了撇嘴。拿起点好的冰饮料喝了一口,用它暂压心里的火头:这算什么事啊?她根本不该在这里的啊!
  “我已经听说你和梅若庭的事情了。”新兰微笑着说,态度客气但饱含锋芒,“你们之间的情爱纠葛是很深重,互相错过时也很可惜,但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他已经有了我,也很爱我,对你假以辞色,可能只是稍微怀旧,你明白么?”
  司雨没有回答,暗暗地撇了撇嘴:我说美眉诶,没文化就别装。你以为你这话说得很文艺啊?用词不当语意不顺,还不如说市井俚语呢!
  新兰见司雨没有答话,以为她对自己的话不以为然,两条精心描出的眉毛微微蹙起,“怎么,不相信我的话?我告诉你,他已经被我罩得死死的了,你已经没有机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5 08:43
  “我想你搞错了。”司雨猛地打断了她的话,“关于我的事情你都是从梅若庭那里听来的吧,对不起,他骗了你。我和你的梅若庭从来没有什么情爱纠葛,我和他从来没有恋爱过。一直都是他自己自作多情,单方面纠缠我,现在也是一样。我现在已经结婚了,有个比梅若庭强很多倍的丈夫。而且就算我没有嫁,我也不会对梅若庭有任何的兴趣。今天我来这里,是怕你误会我和梅若庭有什么关系,闹出不必要的麻烦出来。请你以后不要再联系我,我不想再和梅若庭、或是和梅若庭相关的人和事扯上任何关系!”

  司雨这句话宛如高山流水,势不可挡,全都拍向新兰脸上,活脱脱把她拍愣了。新兰直着眼看着司雨,双眉缓缓地立起,接着脸上的肌肉也缓缓扯起——司雨知道她下一个节目肯定是跳起来大吵大闹,赶紧一口喝光面前的可乐,转身离开。没想到刚转过身就看到梅若庭走了进来,顿时一愣。

  梅若庭看到司雨后也是愕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看到司雨背后的新兰,忽然暴怒了,“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谁叫你来找司雨的!”
  “你才臭不要脸呢!”新兰暴怒了,龇牙咧嘴地顿时像个泼妇,“我怎么不能来找她?她是你亲妈啊还是怎么的?你这个臭丫挺的,老娘跟着你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对不起你了?你竟然还像偷吃,你他妈良心被狗吃了!?”

  梅若庭听到这些话后哪里还忍得住,立即冲过去和新兰打成一团。司雨立即抽空溜了。她憋住劲儿快步走,走了半天还能听到新兰在店里扯着嗓子叫。真是厉害的娘们啊。梅若庭有她管着,应该不会再来纠缠她了吧。也许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司雨抬头看了看天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心底默默地祝祷:但愿能结束吧。

  怎么可能结束啊。这天半夜,司雨忽然被手机铃吵醒。起来一看是梅若庭的电话号码,顿时吓了个半死。还好雷耀不在身边——他自从跟司雨说明他是在守孝后,便大模大样地和她分床睡,离司雨这边还有点距离。司雨赶紧拿着手机冲进卫生间,接起后朝他低吼,“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7 08:54
  “呜呜呜……”电话那头传来的竟然是梅若庭的哭声,在黑夜中听来,简直令人头皮发麻。

  “司雨啊……你竟然真的结婚了……竟然真的跟雷耀结婚了……你怎么可以跟雷耀结婚……我竟然没来及娶你……”

  “是啊!我已经结婚了!”司雨心头起火——他这说得,就好像他拥有跟她结婚的第一顺位一样,他以为他是谁啊——恨恨地打断他的话,“是的!我已经结婚了!所以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没想到梅若庭置若罔闻,继续自说自话,“你知道吗,你把我的生活变得毫无意义了……你知道这些年我奋斗的动力是什么么?就是和你结婚……我要赚得多多的钱财,让你后悔抛弃我,再求着和我结婚……”也许是因为激动过度,他把一些说不得的想法也说了出来。司雨听了之后更加火冒三丈,“你奋不奋斗和我有什么关系啊!呸,还什么求着你结婚,你当我是……我告诉你,就算我五十七了还没嫁人,就算你拥有亿万家财,我也不会求着你结婚!”

  “啊,对不起!”梅若庭省悟自己说错了话,赶紧道歉,“我知道你有志气……我那只是妄想……不,即使是妄想也有错,我先向你道歉……其实我是很敬重你的,真的……你听我说,雷耀他配不上你,他只是一个花老子钱的公子哥,自己根本没本事挣钱……而且他娶你可能只是想弄个管家婆在家里放着,外面肯定还包养着三个四个……”

  “去你的吧!”司雨彻底火了,“他有没有包养别人我不知道,但是你却已经包养了一个了!别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

  书名:《如果爱,请深爱》 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9 08:50
  “你是说新兰那臭娘们么?没关系,我立即把她甩了,只要你愿意回我身边……”
  “你甩谁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司雨觉得梅若庭已经不可理喻,几乎要忍不住大吼出来,“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就算全世界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找你!你能不能认清现实啊!”说完就把手机挂了。挂断手机后才省悟自己的声音可能太大了,不知道雷耀会不会听到。一想到这个她就感到十分惊恐,赶紧把门推开一条缝,朝雷耀那边看。
  还好雷耀没有动静。她便蹑手蹑脚地爬回床上睡着,却因为动怒久久睡不着。然而她现在不仅仅是需要生气而已。看梅若庭的样子,他似乎已经走火入魔了……虽然她和他之前什么都没有,但男女关系这种事是最说不清楚的。而且人们都更喜欢相信坏事……如果他一时冲动,做出像找雷耀打架这样的出格的事情,她该怎么办?
  司雨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天,并没有发现梅若庭有什么动作。然而她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她知道,以梅若庭的个性,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时间越久,仇恨就会越强。他越没有动静,她反而越要在意。
  因司雨愿意成全自己的孝心,雷耀对司雨很是感激,因此对她格外的好——这好当然只是多陪她玩玩,给她买点东西。即便如此司雨已经很满足了,甚至还有些感激。因为她知道,雷耀的工作可是很忙的……
  然而就在一天逛街时,司雨和梅若庭不期而遇。当时雷耀正在带司雨挑选雪花水晶球——不知为什么,雷耀总是想当然地以为她喜欢那种很小女生的东西,也总喜欢给她买。她也只有微笑着接受。当时雷耀拿起了一个有标准瑞士风味的雪花水晶球,微笑着问司雨喜不喜欢。司雨对这些东西早就不感冒了,但还得装成感兴趣的样子,把它凑到眼前仔细看。
  水晶球里忽然出现一个膨胀的人形。司雨吃了一惊,抬头一看,顿时心头一凉:糟了,是梅若庭,是梅若庭……他怎么会在这里?逛商场?不像。因为这家伙一看到他们就阴笑着走了过来……难道是为她而来的?
  虽然知道现在装不认识没用,司雨还是下意识地别过头去。然而让她惊讶的事情出现了:梅若庭没有奔向她,而是径直奔向了雷耀,微笑着和他打了个招呼。
  雷耀竟然微笑着回了个招呼,竟像和梅若庭老早就认识一样。看着司雨讶异的目光,雷耀微笑着向司雨介绍,“这是梅若庭先生,是我生意上的朋友。”
  “呃?”虽然知道梅若庭是为了她才刻意接近雷耀,司雨还是下意识地盯了梅若庭一眼。因为她觉得诧异:就他那样儿,配跟雷耀做生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1 09:35
  梅若庭脸上掠过一丝愠怒,但仍就笑得开开的,“我和司小姐认识……她还是我的校友呢。原来你们是夫妻啊,这世界真小呢!”

  司雨愠怒地笑了笑,除了因为他胆敢接近雷耀之外,还觉得他肯定是忽悠了雷耀——就他那资本,能帮雷耀做什么?她本着不让雷耀受骗的心态,微笑着对梅若庭说,“我也感到很意外呢。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最近的业务是不是大大拓展了?”

  梅若庭乍一下倒没听出她是什么意思,雷耀却听出来了,赶紧微笑着解释,“梅先生很有能力,能弄到很多不好弄的东西, 在这一点上,我是很佩服他的。”

  “哦。”司雨轻轻地垂下了眼皮。这下明白了。梅若庭根本不会做什么有档次的生意,他干的那行当,说难听点就是个倒爷。国内倒国外倒,天南地北到处倒。大概他这次能为雷耀倒来什么稀缺的物资,所以才有机会接近他。

  “哪里哪里,我哪够资格让雷先生佩服啊,我就是一个倒子。”梅若庭抽动着鼻翼笑了。从他故意没用倒爷,而用了“倒子”这个似是而非的词来看,他已经很怒了。什么叫倒子啊。捣乱闹事的人才是倒子呢。他这是不是等于向司雨宣战,自己会把她的婚姻倒得乱七八糟?

  司雨暗暗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自己的喉头已经变得像石头一样僵硬。

  梅若庭和雷耀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司雨也没了挑选东西的兴致。她随便要了一个雪花水晶球,就催雷耀离开。在车上看似无意地跟雷耀提起了梅若庭——她得提醒雷耀和他保持距离。她含蓄地说梅若庭只是个倒爷,雷耀没必要和他多打交道。

  “这可不一定啊。”没想到雷耀对她的话并不赞同,“你没做过生意,可能不明白……其实归根结底,做生意就是倒卖东西,他能从中国往伊拉克倒卖东西,已经算挺有本事了。”

  “呃?”司雨的感觉就像被人糊了一嘴的马粪,不敢再多话了。她悄悄地瞥了一眼雷耀,看着他阳光得没有一丝阴霾的脸,心里暗暗担心。糟了,听他的口气,倒像对梅若庭挺赏识的……大概是因为太单纯了。梅若庭说几句漂亮话他就信了。唉。他这么单纯,这叫她怎么放得下心啊……以后天知道梅若庭会对他耍什么手段,就他这么单纯,能识破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3 08:43
  以后梅若庭果然频频对他耍起了手段。耍的什么手段呢,请客吃饭。他频频地请雷耀出去玩儿,雷耀也一并赏脸。司雨一开始以为他是想用吃喝玩乐来和雷耀套近乎,之后再在做生意时占他的便宜,之后却猛然发现不对:这又不是在演韩剧,雷耀家的企业树大根深,梅若庭绝不会笨到打算先把他家的企业啃倒,再来夺走她——那真好比是蚂蚁啃大树。要想破坏她的婚姻,有一个最快捷的通道,那就是引诱他出轨……天哪,这些天他一定是频繁带雷耀去那些声色场所……天哪!要是这样她还坐在家里干什么!?

  一想到这里司雨简直有拿把剪子把梅若庭捅了的冲动,但细想之后没敢轻举妄动。这天雷耀又被梅若庭请出去了。她便偷偷地跟在后面,叫了一辆的士,让女司机“偷偷”地跟在他后面。司机是个乖觉的人,一看就知道司雨的目的是什么,在跟踪上做得甚妥。然而她又不足够乖觉,开车不久便打开了话匣子,“哎呀太太,你这是在跟踪老公吧?”

  司雨的脸色顿时灰了。

  女司机知道她默认了,便滔滔不绝起来,“唉,太太你做的对。对男人啊,就不能太放心了。我之前就是实心眼,对我家死鬼太放心了,被小三钻了空子。所以啊,我们女人,这辈子,信谁都不能信男人!哎,太太,你这是调查他有没有外遇啊,还是已经发现他有小三了,准备去拿证据啊?”

  司雨没有回答。她已经生气了——当然会生气了。她就是怕雷耀会被其他女人骗才出来的。现在听到这种话,能不又糗又怒又心乱如麻么?

  女司机见司雨没有回答,便又自顾自讲了下去,“不管是去捉小三还是拿证据,大妹子我告诉你,对那小三都不能轻饶……见到她就要狠狠地打,大妹子,你可能不会打架,我跟你说个制胜的法宝,那就是一上去就抓住她的头发,之后就对她狠狠地扇狠狠地踹……”

  女司机就这样没完没了地讲了下去,纯属口头泄恨。司雨只顾着看着前面雷耀的车,对她简直是难堪其扰,恨不得把耳朵堵起来。

  雷耀的车停了。果然是家夜总会。司雨脑中一乍,藏在后座里看着他和梅若庭进了夜总会的大门,之后便下车准备往里溜。现在她已经没有心情跟女司机算钱,随便掏了几张大票便塞到女司机的手里。没想到女司机一抬手就挡了回来,“大妹子,我不收钱。今儿个算我们有缘,我们又同命相怜,姐姐我今天不收钱,全程免费!如果要打架,你也尽管喊我,我可以帮你拦着你老公,让你狠狠揍那娘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5 08:43
  司雨没想到会遇到这么一个“古道热肠”的三八,不禁哭笑不得。她转身溜进夜总会,一进去就感到很不适应——这里面的音乐响得发炸,还有股奇怪的味道——那是菜香酒气和香水味混合在其一起的味道,一下就能侵入人的肺腑深处。司雨拿了钱贿赂了侍应生,找到了他们所在的包厢。据侍应生说,里面是雷耀和梅若庭,还有两个男客——估计是梅若庭找来陪吃的,这些人主要的任务就是煽动气氛,在某些饭局里已经必不可少了。司雨找包厢的门打量了一下——上面镶着红色的不透明玻璃,似乎关住了无尽的暧昧。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他们叫小姐了么?”

  侍应声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回答说那位梅先生叫了四个,不过目前只是陪唱陪喝。司雨感到心头血突,正想说些什么,忽然看见包厢的门开了,司雨赶紧躲到角落,猝然听到梅若庭在那里扯着嗓门大叫,“这个小姐不漂亮!雷先生不满意,换一个换一个!老马也太不像话了,怎么拿这种货色来敷衍我们?我告诉你,这位雷先生可是稀客,是你们请也请不到的!”

  什么?一听这话司雨浑身的血都涌上了头顶:雷先生不满意?难道是他在挑?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悻悻地从包厢里走了出来,几乎是和司雨擦肩而过。司雨闻到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顿时感到一阵头晕一阵恶心。她往旁边一让,让那女人走过去,然后朝包厢里看,希望能看到雷耀的脸,看看他现在是怎样一副表情,门却“砰”的一声关上了。

  司雨感觉门扇就像打在自己心上似的,呆看着门动弹不得。真是匪夷所思啊。她明明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被怒火烧爆了,在她的臆想里,她已经怪兽般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乱冲乱撞,打碎所有能碰到的东西,身体却像被混凝土浇铸过一般动弹不得。

  一个女人兴冲冲地来了。司雨迷迷糊糊地往旁边一让。可能利欲烧心——大概已经有人向她描述了雷耀多么有钱,这个女人丝毫没有注意司雨。她穿着素雅的旗袍,脸上的妆也素丽了许多,身上的香水也不那么冲鼻子。果然是更好的货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7 08:16
  那女人走进包厢后门又关严了。司雨神经质地在门口踯躅,却就是不敢进去。她非常想看看雷耀现在在做什么,是怎样的一副表情……他不是说他要为他爷爷守孝的么?那他这又是在做什么?她真想进去质问他,至少也该把他揪出来……但是她就是……不敢!不敢啊!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条件悬殊太大,而且因为……直到现在,她和他之间,都还非常生疏啊!
  门忽然开了。司雨条件反射般退出了好远。雷耀被梅若庭他们簇拥着出来,脸一晃便转过去了。司雨茫然地想要走进,却被另一拨往外走的客人挡了一下。等她绕过那群挡住她的客人的时候,雷耀他们已经不见踪影了。司雨的脑子里“嗡”地一响,忽然撒腿就追。因为她记得,跟在雷耀他们身后的,还有几个女人!司雨冲出夜总会,雷耀他们的车已经开了——他们好像都坐上了梅若庭的车。大概雷耀喝了酒,不能开车,所以就把车寄存在这里——司雨现在根本没空管他的车放哪儿了,只是到处找计程车。幸亏那古道热肠的女司机还等在那里——她好像已经预料到司雨今天不止要“追一程”——过来人的经验?女司机看到司雨后大为兴奋,施展车技追赶雷耀他们,一面开车一面唧唧呱呱地跟司雨说“打小三”秘籍。司雨同样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是紧张地注视着雷耀他们的车尾,目光简直要在上面擦出火花来。
  哎呀!红灯。雷耀他们在红灯闪现前一秒钟驶过了路口,她们却被红灯拦在了这边。司雨急得直敲座位,那女司机却显得比她还急。红灯终于变亮了。女司机沿着街道加速,终于在街尾看到了雷耀他们的车尾。好的!没跟丢——不过隔得距离依旧远了些。女司机加速想要缩短距离,却总是被前面的车阻碍。雷耀他们在一家宾馆的门口停了下来,走了进去。等司雨冲到宾馆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数分钟以后。他们早就不知道进哪个房间了。司雨故技重施,逮到一个服务员连贿赂带吓唬,问出他们在五楼的一个套间,点了几瓶叫什么“斯”的酒,最重要的是,带了几个女人……
  司雨疯了般冲到套间的门口,却又在套间的门口站住了。这件事太突然了,也太丑陋太可怖,已经超过了她的承受极限。她现在已经确定了。雷耀是在骗她,从头到尾都在骗……她该怎么办?是冲进去,还是默默地离开?不……现在已经不仅仅是要不要冲进去的问题了,而是她之后在婚姻中还如何生存……
  “哎呀,大妹子,你怎么了,害怕了?”司雨一激灵,这才发现女司机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天哪,她跟过来干什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9 07:07
  “是不是怕你老公打你啊?”女司机上前一步,“没关系,我告诉你,男人在这个时候最是心虚的……你尽管进去踹那贱女人,保证他不敢对你怎么样……”
  “不,不是……”司雨哭笑不得,本能地想把她赶走,却又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她走……天哪,这是哪门子的三八大侠啊,怎么搞得比她还激动……她简直要疯了!
  “没事的,进去!踹!实在不行有我的呢!我帮你讲理,必要时再帮你喊!”女司机竟激动得要替司雨踹门。
  “哎呀……不行!”司雨差点晕过去,赶紧阻拦她,却听到腰间手机响。
  听到手机铃后女司机也冷静了下来。司雨用颤抖的手拿起手机,竟发现是雷耀的号码。
  呃?他?司雨的脑中顿时一片空白,接起后喉咙都不当家了,声音抖得像心电图。“喂——?”
  “你在哪儿?”雷耀的语气很是平稳,背景也极安静。
  “我……”司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同时下意识地朝房间的门看了看。
  “你到底在哪里?我在家。”雷耀似乎有些着急。

  书名:《如果爱,请深爱》 作者:追月逐花 出版单位: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1 10:36
  “啊?”司雨脑中一麻,一时间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他在家?他什么时候回去的?

  “怎么了?”女司机一头雾水,下意识地朝房间的门看了看。“还进不进去找你老公了?”

  司雨如梦方醒,为了防止女司机再说什么怪话被雷耀听到——刚才雷耀好像没听见她的话,对雷耀说了句“我马上就回去”便挂断了电话。她本来不想对女司机多说,但大吃一惊后心态忽然变得异常的无助,竟下意识地求助般对女司机说:“天哪,怎么办……我老公竟然在家……”

  “什么?”女司机也感到匪夷所思,“我们不是一路追过来的么?他怎么抽身飞回去的啊?”但见司雨脸色晦暗,表情迷惶,便不在这事上纠结,催司雨赶紧回去,“不管怎样你先回去吧。回去……回去问问……唉……”

  司雨一咬牙,转头就往楼下冲——因为太慌张,她竟忘了还有电梯可以乘。女司机拉她坐电梯电梯下来,问明她家的位置,又把她送回了家。临分别时女司机又拉住她,塞给她一张名片,“我叫张茉莉……大妹子,我们今天也算有缘,就交个朋友吧,我们也算同命相怜……这上面有我的号码,有事的话……就打我电话吧!”

  司雨把名片揣进了口袋。意外地没有感到反感。她心头惴惴地走进房间,发现雷耀正倚在椅子上看书,见她来了,微微一笑,“回来了?”

  虽然雷耀似乎没有追问她的去向的意思,司雨还是讪笑着编了个,“我去找乱乱了……我跟她好久没见面了,便到她家里吃了个饭……”

  “哦。”雷耀微笑着翻过一页书,忽然抬头注视她。

  司雨一激灵——不知为何,她觉得他的目光中有棱角,被看得发怵,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目光。然而她刚把目光移开就感到一个高大的影子靠了过来,转头竟发现雷耀已经站到了她的身边,朝她的头发上轻轻一嗅。

  司雨愣住了。

  “你的头发上,有夜总会的味道。”雷耀不可名状地笑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而且深不可测,“那种味道很特别,也很顽固,人进去之后,衣服和头发多少都会染上一点,而且不容易被弄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3 11:00
  司雨宛如高楼失足。
  “你是去夜总会了吧?”雷耀依然是笑着,目光中却似乎有了刃口。
  司雨脑中一麻,差点瘫倒在地。天哪,她怎么会这么被动:身上有夜总会的味道,还撒谎说自己去乱乱家玩了……天哪,怎么搞得像她不安分守己,瞒着老公到夜店玩乐一样!?这可不行,她绝不能背上这个罪名……但她还能怎么办?跟雷耀摊牌,说是自己是因为跟踪他才去的?那还不闹个不可开交?
  她的思绪在脑中剧烈地翻滚,表面上却呆怔怔的,倒真像是偷着玩被识破了一样。更加显得被动。
  雷耀审视着她,目光非常的沉郁,忽然粲然一笑,“是不是去跟踪我了?”
  “呃?”司雨猝不及防,下意识地说了实话,“是……”却又因为紧张茫然而立即否认,“不是……”
  “哈哈。”雷耀戏谑地一笑,“不放心我啊?怕我被夜总会里的那些狐狸吃了?”
  “不是……”虽然雷耀说的就是司雨心里想的,她还是不能这样说,“我不是不放心你……我是不放心梅若庭,他是个不正经的人,上学时就是这样……”话出口后忽然省悟这样会让人怀疑他和梅若庭很熟,又赶紧补了一句,“同学们都这样说。”
  “哦。”雷耀晦涩地一笑。“我理解你的想法……不过到娱乐场所谈生意联络感情,已是这个社会的常态。中国人是个仇视异类的族群。如果你和别人格格不入的话,恐怕就不好做生意了……”
  他这句话好比绵里针,乍一听很委婉,仔细听听却说得很重。司雨赶紧投降,“对不起……我知道了,下次绝不会再去了。”
  雷耀偷睨着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真的,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请你相信我有自控能力。我是个有原则有品味的人,绝不会跟那些女人缠到一块。你为我担心无可厚非……但也请你信任我,好么?”
  司雨脸上浮起一层湿红,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她相信雷耀有自控能力,真的。但实在没法不为他担心。不为别的,就为这世界太复杂。有时候,越是洁身自好的人反而越抵挡不了风月老手的诱惑,理由很简单——没经历过。但现在雷耀已经这样说了,就由不得她再说什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5 09:24
  因为“理亏”,她也没敢问雷耀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后来她从陈妈那里辗转问出了雷耀回来的时间,推断出雷耀在梅若庭他们离开夜总会的时候就离开了。雷耀既然离开了,梅若庭为什么还带女人去宾馆呢?哦,大概是他因为阴谋没有得逞,心里不爽,才带女人去泄闷气的吧。真是猥琐。太猥琐了!

  雷耀上了会儿网就睡了。司雨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于忍不住打电话质问梅若庭。为了方便自己斥骂他,司雨特意跑到了储藏室里。


  “你到底想干什么?”电话一接通司雨就朝手机低声咆哮。电话里隐约能听到女人的淫言荡语,梅若庭似乎还和小姐们在一起。发现这一点后司雨觉得非常恶心,忍不住对着手机破口大骂。然而她再骂,也只是说他的做法卑鄙下流,并说他们的夫妻感情很是牢固。叫他以后不要再来纠缠他们夫妻之类。梅若庭一声不吭地听着,等她骂够了才开口,语气竟很是沉稳。“你听我说……不要被雷耀蒙蔽……他可能是老手,所以才会对今天的小姐没兴趣……”
  一听这话司雨头皮都发炸,恶狠狠地吼出一句,“我才不听你胡扯呢!”

  “不是,我没有胡扯,是真的!”梅若庭斩钉截铁,“你没什么阅历,可能看不出……但我确定雷耀这个人一定不简单。你等着,我一定会把他的真面目揭开给你看的!”

  司雨听他还在自说自话,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愤怒地挂断了电话。回去爬到床上躺着,心里还是砰砰跳:糟了,看梅若庭的势头,恐怕是不拆散他们不罢手……下一步,他还会出什么阴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7 09:52
  之后的几天司雨一直惴惴不安,连找工作都没了心情。梅若庭还是频繁地找雷耀出去“聚”,她不放心,但也不敢跟踪他——倒不是为了信守诺言,而是她发现雷耀挺精的,贸然跟踪他,说不定会被他识破。还好雷耀每次回来都神色如常,不像是发生过什么事——但这也只是表面现象而已。似乎不能代表任何事。

  几天后雷耀要出个三天的长差,不知道和梅若庭有没有关联。司雨在家里呆着,表面上沉静,心里却活像动物园里的狼。她几乎是数着小时往下挨,终于盼到了最后一晚。就在她以为自己的磨难快要结束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司雨现在一见到陌生的号码就发怵,接起后听到里面的声音更发怵:天哪,这不是新兰的声音么?她想干什么?

  “喂喂,是司雨么?”新兰很着急,“快联络你丈夫……梅若庭这次不安好心,他要把你丈夫骗到地下赌场去,教他赌博……快!赌博是个无底洞,任何大富之家,都会因为赌博而倾家荡产……你得赶快啊!赌瘾就像毒瘾一样,染得快去不掉!你快联系你丈夫!”她今天在跟梅若庭互发短信的时候,意外地得知了这件事情。当然,梅若庭还没有对她推心置腹到把自己的阴谋全盘告知,而是在短信中漏了一句:我马上带雷耀去赌场。新兰立即猜出了梅若庭的险恶用心,赶紧通知司雨——她这样做倒不是出于好心,而是怕雷耀万一真被梅若庭整倒了,梅若庭就有把司雨弄回来的资本了。如果司雨回心转意,回到梅若庭身边跟她争宠,那就麻烦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08:47
  司雨听说这个之后吓得脑子都麻了,赶紧拨打雷耀的手机。然而雷耀的手机却偏偏没人接。司雨顿时像陷入了冰潭,把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想了出来,一时间急得只想找雷朔出面去找雷耀。仔细想了后却觉得行不通:也许雷耀那边什么事也没发生,更不是见了她的号码特意不接,只是忘带了手机或是把手机调成了无声。如果是那种情况,就算是叫雷朔打电话也白搭。再说雷耀未必会被梅若庭引诱去赌博,如果什么事都没有,她再把一大家子都折腾起来,显然是没事找事。也许她现在该冷静下来,慢慢地等……不成啊!刚才那些只是她的主观愿望,事实可能很糟,甚至南辕北辙……雷耀啊雷耀!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你到底怎么了啊!?

  司雨急得一夜都没有睡觉。只是呆坐在床上,抱着手机,神经质地一遍又一遍地给雷耀打电话。天快亮的时候,雷耀终于回电话了,语气竟然很惊慌,“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司雨的眼泪夺眶而出,搞不清是因为紧张还是忽然放松。

  “我把手机调成无声了……今天早上一看忽然看到这么多电话……天哪,你怎么了?”

  “不是……”司雨本来想问他有没有被梅若庭引诱去赌博,话却在千钧一发之际卡在了喉头。她咬了咬牙,把这些话硬咽下去,迟疑着换了一副说辞,“本来也没什么……我只是给你打了一个电话,见你不回。很担心,又打了一个,结果你还是不回……结果一个接着一个,你都不回,我就越来越担心……”

  “哦,”雷耀松了口气,笑了出来,“原来是这样啊……你真是的……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哈哈,我没事,只是忘了看手机而已。你不用担心!”

  司雨听他的语气异常轻松,既不像发生了什么也不像隐瞒了什么,便犹豫着放下心来。一放下心她的脑子就疲软了。放下手机就倒在床上昏睡过去,竟到雷耀回来时还没醒来。见她这样雷耀不仅又是惊诧又是好笑,把她叫醒后一个劲儿地问她怎么了。司雨只好编说辞敷衍他,一边编一边偷偷地注视他的脸。他的脸阳光得没有一丝阴霾,看来是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司雨这下真正地放下心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2 15:07
  说来奇怪,从那次以后,梅若庭便再也不露头了。司雨以为他是在策划什么更大的阴谋,仔细想想却觉得不像。太安静了。安静得就像一切都结束了一样。虽然这样想,司雨仍然保持着警惕,直到再遇新兰的那天。

  那天的新兰换了一身裙子,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这个男人穿着高档的衣服,搭配得却很没有品味,满手戴的都是金戒指。大概又是个暴发户吧。司雨奇怪她怎么这么快就换人了,但也没有特别感到奇怪——像她这样的人仿佛就该这样,因此只朝她瞥了一眼就走开了。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新兰竟然追了过来,在她在洗手间洗手的时候虎着脸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这下你得意了吧?”

  “呃?”司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得意?”

  “你不用装蒜!”新兰逼近她,牙齿咬得几乎要冒火星,“你还真狠心啊,他不就是纠缠你几下么,你竟然狠心把他整垮……不过你也只能整垮他而已,你根本奈何不了我!我又找了个比梅若庭更好的,想让我和他一起完蛋,做梦!”

  “我怎么了我?”司雨怒了:她这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新兰怔住了,半晌才迟疑着问她,“你难道不知情?不是你指使你丈夫去做的?”

  “我丈夫?他干什么了?”司雨依然是一脸的茫然。

  新兰更惊诧了,朝她注视了半晌,发现她真的不像在说谎之后,才迟疑着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

  司雨呆怔怔地听着新兰述说,越来越是惊骇,到最后竟然出离惊骇了。那天梅若庭是要带雷耀去地下赌场赌博,没想到雷耀手笔更大,直接把他带澳门去了。澳门的赌场世界一流,里面有很多梅若庭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花样。凡是会赌的人都无法抗拒新式赌博的诱惑,梅若庭忍不住下手赌了一把,结果一下就输了个精光。输个精光不要紧,澳门的赌场允许你借贷,结果梅若庭无法自制,竟一夜之间把自己的所有家产都输了个精光。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61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