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6278个阅读者,6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4 15:01
  梅若庭身无分文后自然没脸再来纠缠司雨,也没有能力再供养新兰。新兰便离开他另找了一个。她离开后就没有再过问梅若庭的生活,不过听说他现在为了生计,在街上摆小摊。

  司雨呆呆地听着新兰讲述,脑中竟像被塞满了木屑,又是混沌又是刺痒。心里也想被揣进了一个跳动的大象,既重得要命又跳得厉害。说来有些奇怪,她听说梅若庭一败涂地之后,她竟有些怜悯……当然了,她现在最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雷耀怎么这么厉害,不动声色地就把梅若庭给办了?

  当然了,雷耀可能只是无心为之——之后司雨询问雷耀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说的。他说自己只是在听说梅若庭对赌场有兴趣后一时兴起,便带他去澳门去见识见识,没想到害他输光了家产,对此他也是很愧疚的。对他的话,司雨半信半疑。说真的,她很希望事实就是雷耀讲的那样,却本能地觉得事情不会怎么简单。也许雷耀真是个不简单的人,他是从梅若庭的态度中意识到了什么,才会用计整倒他。

  想到这一点后司雨心里很是沉重,却极力劝说自己不要大惊小怪。商场如战场,雷耀在商场上混,有点手腕也未尝不可。但她心里就是不舒服。因为雷耀和她所了解的形象,越来越远了。

  事情结束之后,司雨把这件事告诉乱乱——因为不想给乱乱添麻烦,所以当时即使心里很乱也没有找乱乱商量,只在一切都结束后把结果告诉她。乱乱听了之后也是唏嘘不已。司雨心头和喉头都像被什么东西哽着,想说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准确地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然而乱乱也似乎想说什么,却一直欲言又止。到最后,她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司雨,老实说,我觉得你现在要纠结的不是这个……你还记得雷耀说他要‘守孝’的那件事么?你还是好好留意一下那件事吧。”

  乱乱这句话很是厉害,把司雨的心砸得“轰隆”一声沉了下去。而且沉一彻底。是啊。她现在还管这些破事做什么……从雷耀现在的表情来看,他当时说的话……极有可能是在骗她啊!

  司雨开始不显山不露水地调查起雷耀的婚前生活来。不调查还犹可,一调查觉得处处都可疑。他们的婚房并不是雷耀以前的房间。雷耀以前的房间在四楼。他几乎没有带任何以往的物品进婚房,连衣服都是新买的。以前所有的物品全被他锁在了旧房间里。这就让司雨怀疑他是不是特意想要消除所有以前的痕迹。她到那间房间前转悠过几次,有一次终于忍不住趴在地上,从门缝里往里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6 16:42
  出乎司雨的意料,里面很明亮。所有的东西都没有被收起来,都被有序地摆放在该放的地方,就像屋子的主人还住在里面一样。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这样的陈设对他有特别的意义?
  “你在干什么?”

  司雨赶紧爬起来,回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糟了,是雷耀的妈妈!

  “你在干什么?”雷耀妈一连的狐疑和鄙夷,“怎么趴在地上?”

  “啊,没……”司雨慌忙编理由,“我的戒指……戒指滚进去了……”

  “戒指?”雷耀妈朝司雨的手上瞥了一眼,发现结婚戒指还在她手上,便问,“是别的戒指么?”

  “是,是我从小摊上买来的绳编的……玉戒指……”司雨只好继续编。

  “小摊上买的?”雷耀妈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恶心的事情,“估计也是菜玉一类的吧?你怎么还戴那种东西?要注意品味!”

  “哦,好,好……”司雨唯唯诺诺,心里却大叫不平:小摊怎么了?菜玉又怎么了——不过话说回来,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菜玉”这个名词,大概是指小摊通用的低档玉石。你又不是没穷过,你还能从没在小摊上买过东西么?

  “既然是从小摊上买的,掉了就掉了。”雷耀妈转身准备走,“雷耀不喜欢别人随便进他以前的房间。如果你喜欢玉戒指,我可以给你几个。”

  “哦,不用了,我只是买来玩玩……”司雨巴不得她赶快走。在心里盘算着怎样才能找到其他方法进去看看。

  雷耀妈忽然“唰”地一下回过头来,目光如电。

  “呃?”司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身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8 08:24
  “呃?”司雨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身上。
  “那是蟑螂么?”雷耀妈竟然大叫起来。
  司雨一惊,赶紧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小小的黑影迅速地从雷耀房间的门缝钻了进去。
  “天哪!怎么会有蟑螂?陈妈她们干什么吃的!?到底有没有用心打扫啊!?”雷耀妈暴叫连连,立即找来陈妈,叫她马上开门,“追杀蟑螂”。自己则站在房间中央,“坐镇指挥”。
  见她如此司雨简直哭笑不得。如果她从小就是千金小姐,这样矫情还情有可原。问题是她也是苦出生,也住过大杂院筒子楼,还这么矫情,简直就有些匪夷所思了。不过听人说,暴发户对自己未发迹时的落魄都是不愿提及、甚至不愿成承认的,所以在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特别喜欢讲究,有时甚至到了过分的地步——从雷耀妈现在的行为看,的确是如此。
  因为蟑螂是会到处钻的东西,所以陈妈他们把所有能打开的地方都打开了。期间一个小保姆拉开一个抽屉看了看,又把它推了进去。就在这一闪眼的空荡,司雨看到里面似乎有一张照片,便趁大家不注意,打开抽屉把它拿在手里。
  诶?是雷耀诶。旁边的女人好像不认识诶……大线索!赶紧揣起来!
  揣好照片后司雨朝四周偷瞄了几眼,确认已经没有其他的线索。雷耀还有几个抽屉是锁着的,看来陈妈也没有钥匙。今天大概是不能趁乱偷看了。雷耀妈还站在房间中央,大有不找到蟑螂决不罢休之势。司雨朝雷耀妈偷看了几眼,趁她不注意地时候溜了,回到自己的房间仔细看那照片。
  照片的质地很新,却是黑白的,也有些模糊——大概是影楼里常玩的什么黑白复古风尚吧。前阵子本市的照相馆还刮过一次“山楂树之恋”之风呢,里面是雷耀和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穿着旗袍,长得很漂亮,头梳得很复古。旁边的雷耀穿的也有点复古的味道——大概是拍摄的需要吧。两人笑眯眯地看着镜头,看起来非常的和谐和甜蜜。司雨端详着照片,心里涌起了浓烈的酸意,很快便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门忽然开了。司雨赶紧把照片藏到床单下,抬头发现是雷耀妈进来了,顿时一激灵。
  “喏,这些给你。”雷耀妈递给她一个丝绒盒子。司雨狐疑着打开,眼前顿时一亮。只见里面有三个戒指,分别是白玉、玛瑙和翡翠的,都是用金丝编的戒圈,油亮亮的——司雨听人说过,这种光叫水头,对于玉石之类的东西来说,水头越足越值钱。这些东西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司雨受宠若惊,“啊,这些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0 08:38
  “我说过要给你的,”雷耀妈脸上这才有了淡淡的笑容,“我老太婆了,这些东西拿着也没用。”

  司雨这才感激地收下。她把戒指戴在手上细细地端详,一股暖流从心底汩汩升起:雷耀妈虽然看起来很龟毛,其实人还是不错的么。

  雷耀妈走后司雨就开始盘算自己该找谁打听这照片上的女人的信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在雷耀家非常的孤立无援,似乎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对象。发现这一点后她非常郁闷,垂头丧气地走到花园里,想呼吸点新鲜空气换换脑子。

  雷朔正坐在花园里喝红茶看晚景。他的穿着用度也很讲究,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矫情。他随意地一转头,发现了司雨,立即微笑着招呼她过去。“你尝尝这个。”雷朔给司雨倒了一杯红茶。这红茶色泽红美,香气扑鼻,显然不是普通的红茶。盛在白玉般的瓷杯里,更显档次。

  司雨不由自主地有了种要喝琼浆玉液的感觉,双手捧着茶杯喝了一口。果然,很香。雷朔看到她的表情很享受,微笑着问,““怎么样,好喝么?”

  司雨用力点了点头。

  “哈。我也觉得它好喝。”雷朔眼睛一眯,似乎想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这茶是我一个生意上的伙伴介绍给我的。他说喝这种茶能找到法国皇帝般的感觉。而我只是觉得好喝,没觉得有什么皇帝般的感觉。哈哈,喝茶就喝茶吧,搞那么矫情干什么?白矫情的人我可看不上。”

  “嗯嗯!”司雨鸡啄米般点了点头。雷朔这句话太合她的心意了。就因为这句话,她觉得自己和雷朔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也许是看到司雨后也觉得亲切,雷朔微笑着打量了她几下,忽然说:“别动!”

  司雨一惊,正要说些什么,却见他已经伸手到她的脸上,捻下了什么东西下来。

  “睫毛。”

  “哦……”司雨脸一红,下意识地抹了抹脸。糟了。不会显得很脏啊……哎呦,说起来她已经好久没照镜子了,眼里不会还有眼屎吧?

  “上面没别的了,你不用紧张……”雷朔被她逗笑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3 08:15
  司雨赶紧把手放下来,脸更红了。

  “你真可爱……”雷朔用温和的目光端详着她,“说真的,我以前一直希望能再有一个女儿。但雷耀他妈不愿生,国家政策也不允许……现在好了,你来我家就像家里多了一个女儿,人又这么好……我算是得偿所愿了,哈哈!”

  虽然知道他可能是谬赞,司雨还是很高兴,高兴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然而雷朔夸过她之后又给她提起了意见,“既然把你当女儿,我就要多说几句……你的眼圈有点黑了,皮肤也有些暗淡,是不是最近没有注意保养自己?”

  司雨又下意识地想要抹脸,总算在手抬了一半的时候止住了动作,对着雷朔苦笑。是啊。她这几天是没有注意保养自己……魂都差点被梅若庭搅出的事情吓出来,还记得保养自己就怪了。

  “哈哈,我这不是吹毛求疵,”雷朔的目光渐渐变得深沉起来,“这也是对你好……雷耀那小子可矫情呢。以前在高中的时候,见若曦脸上有几粒青春痘,都觉得不爽……你说女孩子在青春期,有点青春痘不是很正常的么,他竟然还受不了……”

  “呃?”听到陌生的女孩子的名字后司雨愣住了,心里疑窦大起:若曦?会不会就是照片上的女孩子啊?
  雷朔发现自己失言了,赶紧尴尬地笑笑。“若曦是雷耀小时候的玩伴……小孩子在一起玩罢了,做不得真的。”

  “哦……”司雨僵硬地笑了笑,心忽然“突突”地跳了起来。从刚才的表现来看,雷朔对她是又坦诚又爱护……她可不可以……找雷朔问问雷耀的过去呢?

  因为这件事比较难以启齿,司雨没打算立即张口。雷朔却已经看出了她心里有事,委婉地问她是不是有事要说。雷朔的主动询问让司雨勇气大增,也有些冲动,脑中一晕就把照片掏出来了,“爸爸……其实我是想问你……这个照片……”

  雷朔看到照片后竟然脸色剧变,一把把照片抢过去紧紧攥住。“这是从哪儿来的?”

  司雨吓坏了,结结巴巴地说:“这是……这是我从雷耀以前的房间里……捡……捡到的……今天妈妈开他的房门打蟑螂来着……”

  “雷耀妈看到了么?”雷朔更加紧张,脸色几乎变成了青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5 09:23
  “没,没有……”司雨惊得几乎都要不会说话了。
  “还好。”雷朔稍稍松了一口气,把照片揣进口袋里,脸上忽然罩了一层寒霜,“小雨,这个照片就交给我保管,你别对任何人说你捡到了这么一张照片……这个照片不应该存在的……我们说好了,说好了啊!”
  司雨被吓得只敢点头。
  雷朔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些,把照片压进口袋的底部,又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我,我先回去了……”雷朔的反应让司雨很是发毛,恨不得立即溜走。
  雷朔表示默许。司雨立即鼠窜。她茫然地回到自己的房间,觉得脚下都要虚空了:天哪……雷朔的反应怎么会如此激烈……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内幕啊?
  雷耀回来了。司雨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避开他的目光。虽然她之前告诉自己一定要放平心态,放松心情,深藏不露,但一见到他还是本能地表现出了不快。
  雷耀倒没有在意,和她一边闲聊一边打开电脑。司雨偷看着他,心里的感觉异常异样——他既然和照片上的女孩有感情,现在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跟她谈笑……呃?好像还没证据证明他们之间的感情还在进行时呢,她现在就这么想,是不是有点早啊?
  “你有事么?”雷耀发现了她的目光,赶紧转向她。
  “哦,没事,”司雨讪笑着说,“我只是觉得你这个痣长得……”说到这里忽然僵住了,惊慌地朝雷耀的额角上仔细看了看,脑中顿时一片空白:天哪,这是怎么回事……照片上的雷耀这里明明有颗痣的……他额头上怎么光光的什么都没有啊?是做了美容手术还是……
  司雨忽然想到了一个极可怕的可能,顿时吓呆了。
  “什么,痣?”雷耀被她说得摸不着头脑,“我脸上长痣了么?”
  “不,不是,我看错了。”司雨讪笑着溜出房间,快步走到雷朔的书房门口,朝里面快速地偷窥了一眼,接着便烂泥般顺着墙壁瘫了下来。完了,完蛋了……她搞错了!照片里的人不是雷耀,是雷朔!那张照片不是复古,而就是在那个年代拍的!之所以会显得质地很新,恐怕是因为经过了翻拍和处理……天哪!怎么会有这么悲剧的事情啊!?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99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