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3579个阅读者,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4-16 17:20

[推荐]被弃妃子逆袭记:锁茜香(转)   



人生如花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一条海船披着浓浓的雾气,悄无声息地穿过黑沉沉的大海。上面坐的是从中华上国出来的富商杨甲和他的家眷。杨甲今年六十多岁了,带着一妻一妾和四个女儿——前两个女儿已经出嫁,所以此次迁居还带了她们的夫婿。他家里的其他人都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三女儿非同小可——杨甲的三女儿杨真十五岁的时候被选进宫里,获得了淑媛的品位,现在却出宫了。宫女只要年满二十五岁就可以出宫,也没有什么稀奇的。而杨真身为淑媛怎么也可以出宫呢?是因为她没有受过皇帝的宠信:她的品位是皇后封的,十年来,连皇帝的面都没见到,所以才能在老皇帝驾崩,新皇帝“施恩宫廷”的时候出宫。
  这听起来的确是很倒霉和羞惭的事情。只有杨真自己出宫其实是幸运。有很多人已经死在了宫廷里,得以留在宫廷的,也只不过是活受而已。要想在宫廷得宠,家里就得既富且贵。她没有高贵的身份,能够全身而退,已是十分幸运。而她的家人,尤其是她的父亲却为她的出宫而郁闷至极,在杨真回家后总感觉有人笑话他,便带了家眷和家财,前往中华邻国,其实已经等于是中华属国的茜香国,希望能在那里另打出一片天地。
  茜香国因为深受中华上国的影响,民俗和规制都和中华没有两样,而且物产颇丰,已经和中华差不多繁盛。中华已经有很多人迁居过去,那里已经宛如是“小中华”。杨甲在那里生意好做,说不定还能实现自己在中华没有实现的图谋。
  茜香国现在虽有少年皇帝在位,但据传此人幼稚糊涂,真正掌权的是监国大臣信辉。这位建国大臣是茜香国一位公主的儿子,身份高贵,颇有手腕和才干。有人甚至认为有他在,少年皇帝终将退位,他将取代他成为一国之主。未去茜香前杨甲就挖空心思打听,竟然找到了一个信辉联系的渠道——在茜香国的贵族圈里,有一个宛如万精油一样的贵妇人西敏雪,和他的表姨算是朋友。而这位西敏雪因为善说阿谀之词,又是信辉的夫人华英夫人的座上客。而华英夫人的寿辰就在不久之后。到那个时候,他就可以以给华英夫人拜寿之名,让西敏雪带着自己的妻子女儿们去拜见华英,趁机让信辉见到自己的四女儿杨眉——杨眉今年刚满十六岁,长得粉雕玉琢,柳眉星目,也许可以让信辉一眼看中。这样他在茜香国成为权贵的日子就指日可待。
  西敏雪收了杨甲的一盘金元宝后,立即笑得合不拢嘴,暗示自己一定会让他们“心满意足”。然后亲自带着杨眉置办衣服首饰,再亲自教杨眉描眉画目。在华英寿宴那天带着杨甲全家女眷前去——她给信辉推荐女人,自然等于和华英为敌。所以不可以形迹太露,要带着杨甲全家的女眷。杨家的其他女人为了不抢杨眉的风头,全部都未加浓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17 15:25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17 15:57
谢谢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18 09:07
  本书简介:
  杨真,国色天香,十五岁被选入中华宫廷,却十年没有见过皇帝一面,终因老皇驾崩而被遣散出宫,之后则随父远走中华邻国茜香国。旁人都以为她的一生韶华就此落幕,未曾想她却在邻国受到监国大臣信辉的青睐。
  信辉是公主的儿子,执掌国家大权,被称为天下第一美男子,身边围绕着无数聪慧美貌而且家世显赫的女人,却唯独对杨真颇感兴趣,对她百般追求。而杨真却对他百般拒绝,因为她知道,位高权重的男人的身边,才是真正的龙潭虎穴。围绕着信辉的那些女人和她们背后的人,都是虎狼。
  信辉不是那种敦厚良善的公子哥儿,对自己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是一定要搞到手,而且会软硬兼施,施谋用计。杨真不得已和他斗智斗勇,更身不由己地被卷入各种有关他的纷争。想要危害她的,不仅是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还有信辉的诸多政敌——这些朝堂上的妖怪可要比这些女人凶险残酷千倍万倍。而杨真,竟然还在无意之中知道了信辉一个绝不可被外人知道的秘密,他对她的爱情,变得更加微妙和危险……

  帮助大家了解之后情节的走向哦。

[本帖最后由 人生如花 于 2018-4-18 09:17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18 09:08
  华英等于是全茜香国最高贵的女性,她的寿宴自然奢华至极,说不尽的山珍海味、玉液琼浆。在座的全是茜香国的贵人,以杨甲家眷的身份,只能坐在酒席的末尾。
  信辉并没有出席这个宴会。西敏雪以为他至少会在席间露次脸,却一直没有等到他。杨眉开始紧张不安,下意识地乱挪乱动,环佩轻摇着发出细碎的声响——她脸上的妆已经开始褪色,用刨花油做好的头型也开始往下垮。如果再不见不到信辉,她的精心打扮就完全没了意义。她的大姐和二姐也是一样的紧张不安,却不仅仅是因为关心她们四妹的前程。
  她们已经从各个渠道,搜罗来了很多新辉的消息。据说他喜欢女人,也被女人喜欢——见过他的人都说他是天下第一美男子。他对自己宠幸过的女人都很眷顾。哪怕只被他宠信一次,自己和家人都会前程似锦。她们今生的遗憾,就是“命运不济”,有貌有才或有财势的男人一个都没遇到,只能默默等年龄到了,嫁给了父亲的副手。一直为此感到憋屈。听到和信辉的有关事,自然不免想入非非。即便知道自己没可能入信辉的法眼,依然要幻想一下,更急着想看信辉的容貌。
  她们的妈妈,表面上毫不着急,心里却早已宛如热锅上的蚂蚁——历来当妈的都比女儿更着急女儿的前程。只有杨真是真正平静和舒畅的。十年的宫廷生活早已让她看透一切,也不想管别人的闲事,只想享受自己的那份风淡云清。她今天只是为了应景,才随便穿了件粉红色的衣服,头上稀稀地戴了几个花钿,也没有施脂粉。她也不打算怎么和人搭话,但别人因为她特殊的经历,总对她特别感兴趣——她们对她自然是足够和善,但对她怎么“十年都没受过宠信,总有点猜疑的意思。当然了,她们并没有把它表现出来,但依旧可以让她察觉到。这无疑也是很令人尴尬的,但杨真依然淡然处之——这比起她之前在宫里受到的讽刺、挖苦、绵里藏针甚至当面辱骂的话,根本就不算什么。

[本帖最后由 人生如花 于 2018-4-18 09:18 编辑]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04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