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人民的电信
19366个阅读者,2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5 21:21
13机遇突降



金喜来在乡邮电所做工程还没有全部完工的时候,市邮电局来了招工通知。是向职工的子女进行招收,其中也包括在职死亡的职工子女,说穿了这是面向职工子女的内部招工。招工文件上是这样写的:根据邮电业务发展需要,经劳动部批准,邮电部拟在各省市招用一批工人。具体条件为:年满十六周岁至二十六周岁、初中以上已毕业的城镇未就业职工子弟(含在职死亡的职工子女)。身体健康,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无劳动教养和刑事犯罪,男女不限。符合条件的带户口簿到市邮电局劳动工资科报名。报名时间截止为一九六五年九月二十日。具体招收指标见各省市附件。招收工种为:营业员、话务员、机线员、投递员。具体指标为:营业员招10名,话务员招8名,机线员招8名,投递员招24名。
金喜来是在金所长金石开手上看到这份文件的,是金所长有意给喜来看的。省里面在江南市招收50名邮电工人。金喜来就忍俊不禁地在心里乐。终于盼到这一天了,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第二天,金喜来向金所长请了一天假,带着户口簿初中毕业证书就早早地坐班车进市里面了。
江南市邮电局坐落在现在的秦城西门,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坐乡上的长途汽车下车步行走十分钟就到了市邮电局。
金喜来是没有到过市邮电局的,他一次也没有来过。这是一个他向往已久的地方。他冥冥之中觉得他和邮电局将有割舍不了的关系。他也搞不清楚怎么会有这样一种想法。
一九六五年时的江南,还是一个老城区,没有建几幢新房子。市邮电局的房子也是德国人在江南市建的房子,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据说当时德国人到江南来就是为了开采金矿来的。
这幢房子有五层楼高,有三百米见宽,正面临着街面,楼内四通八达,建筑空间高,每层有四五米的高度,人走在里面会感到非常的宽畅。看建筑质量是特别好的,用的材质大都是花岗岩。在这幢楼里工作的人会感受到冬暖夏凉,
据说是成立市邮电局的时候,当时的邮电局局长是部队正团职干部,他在市长面前说话还是有分量的。市长要他到另外一幢楼里去办公,哪幢楼是一幢破楼,比现他看中的这幢德国佬建的房子不知差到哪里去了。他不干,说不把他看中的这幢楼划给邮电局,他就不当这邮电局局长。
当时的市长没法,在部队的下来的人谁都知道,是这邮电局局长曾救过他的命。市长拗不过局长,就同意将这原准备给另一单位的房子给了邮电局。
这要这房子的局长因工作需要早已被调往其他地区工作去了。原来的邮电局局长走了,被分给邮电局的这房子可不会跟着哪局长走,所以邮电局就一直在这德国佬建的房子里生产和办公。
劳动工资科设在三楼的中段。金喜来到劳资科的时候,劳资科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都是前来报名的邮电职工子弟。男的女的都有。看年龄,小的也就跟喜来差不多大,大的则要比喜来大好多岁数。
排队排了将近半个小时,总算轮到金喜来了。
进到劳资科办公室门里边,见有两个阿姨在忙着接受报名。受理金喜来报名的是一个姓蒋的阿姨,这是他办完手续后才知道这阿姨姓蒋。
这阿姨说这次招工分四个工种,报名的选好工种后就要在被选择的工种里面竞争了。若你选择的工种没有超过规定招收人数,只要政审体检通过,就可办招用手续。要是所选的工种所报人数超过招收范围,就要进行文化和业务考试。
金喜来在报名表上关注了一下,男的大都选报投递员,女的大都选报营业员和话务员,选报机线员的不多。他看到的,才只有五个人选报了这一岗位。投递员招二十四名,被录取的机会大,对机线员这一技术岗位,大家伙还拿不准,万一要是要考试,可能就怕过不了关。过不了关,就会错过这次招工的机会。为了能过关,男的报名者就选择投递员和营业员岗位的多。
金喜来没有犹豫,他果断地选择了机线员岗位。他热爱这一岗位,他熟知这一岗位,他认为他在这一岗位上必定会有好的快的发展的。他在填写报名表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蒋阿姨看了他提供的毕业证书和户口,说:“小金,你只是初中毕业,你选的工种是技术岗位,技术岗位的竞争性可能会更强,这岗位你别看现报名的人不多,因招收的指标少,要考试的可能最大。你要有思想准备哈。”
蒋阿姨是好心提示的。她看了金喜来的户口簿,就知道小金是金小狗的儿子,金小狗是一个在职死亡的职工。作为劳资金科的老工作人员是知道这一情况的。她也是好意,她就怕金喜来考不好就误了这次机会了。
“谢谢蒋阿姨。我有思想准备的。况且我对这岗位已很熟知,考试会没问题的。”金喜来胸有成竹,信心十足。
蒋阿姨是知道金喜来在乡邮电所做机线员临时工事的,也知道他曾负过伤。见金喜来很有信心,就说:“阿姨也想你这次能被录取。你就回去等通知哈。有什么事我们会通知到县局,县局会通知到所在所的哈。”
果不出蒋阿姨所料,除话务员工种没有超规定人数报名,其他三个工种都超招收人数报名。营业员岗超六人报名,机线员岗超十二个人报名,投递员超七人报名。也就是说,这次招收50人,有75人符合报名条件的报了名。据说还打下了几个超年龄的,还打下了几个属农业户口的,还有两个政审没有通过的。招50个,还要通过考试取消25个。这得到这一消息的家长和报名者本人就心里直打鼓:这次招工能考得进去吗?
九月三十日,是市邮电局组织报名招工人员的考试日。为了公平公正起见,话务员也要参加考试。也就是说,对成绩特别差的有可能要被淘汰。
考试是在五楼的大会议室进行的。大会议室可以坐近两百号人,这几十个人的考试就没有一点问题。市邮电局派出了市局纪检监察员、保卫科人员、劳资科人员进行监考。试卷是分工种发的,应考人员的座位是错开的,每隔一坐位安排一考生,同一工种的没有安排坐在一起。这样的安排,就很难作弊。
让很多考生意料外的事是考试内容有高中课本中的几个题目。这张试卷就语数政为一张卷子,业务为一张卷子。两张试卷各一百分。四个工种考试的语数政是一样的试题,只有业务是按话务、营业、投递、机线四个工种的业务内容设的试题。业务试题不是很难,只要平时关注和学习过,就很容易做出来。因为设的题大多是选择题。难的是语数政。因为参加考试的考生有百分之八十是初中毕业的,对初中毕业的考高中课本就真的是蚊子摘了脑壳摸不着头脑。好得所设高中考题量不多,只占总分的20分。
金喜来本就是一个很用心读书的人,加上他的天赋,加上他平时的用功学习,这些题对他来说不是难事。所以在答题交卷中他属是交卷较早的考生之一。
十月十日,据说在市邮电局的墙壁上张贴了考生的成绩。七十五个考生的成绩分工种按顺序写在纸上。金喜来在机线工种考试的成绩排在第二名。这个成绩是县邮电局打电话告知乡邮电所,乡邮电所金石开所长告诉金喜来的。并告诉金喜来在本月十三号参加市邮电局劳资科安排的招工体检。逾期,按自动放弃处理。
体检是在市医院进行的。参加招工体检的五十名考生在劳资科两位阿姨的带领下,一个科一个科地进行检查。
对金喜来来说,体检是没有问题的。要不是他的腿部负伤,他都可能去当空军部队的飞行员去了。这是后来市邮电局劳动工资科陈科长跟他说的。当时他是参加了县里面的招飞体检的。因没有谁通知他是否体检过关,他也就认为自己没有过关,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是后来参加邮电工作后陈伯达科长说给他听的。说是他在县里面的初检是过了关的,过了关的他因在乡做机线员时正好出事,所以就没有谁跟金喜来家说过这事。
陈科长说,市武装部的人是到市邮电局来了的。因金喜来填写入伍体检表时写的单位是乡邮电所,市武装部的同志就认为通知市邮电局就行。陈科长收到金喜来的招飞体检复检通知时,金喜来已经在县医院住院。因为金喜来的负伤,不说金喜来就一定能当上空军飞行员,但金喜来起码是错失了一次当兵的机会。依他的身体素质和健康状况,他当个人民解放军是一点问题都不会有的。
体检结果出来时,果然不出所料,金喜来体检是合格的。因报名时就已经过了政审关,这些考试成绩体检都符合的考生就只等着市邮电局通知上班了。
金喜来回到家告诉母亲郁金香时,郁金香的脸上眼上布满泪花。嘴里喃喃地说:“我的儿终于熬出来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要参加正式的邮电工作了!”
“妈,我今后就不要妈这么辛苦了。妈为了我,为了弟弟们,你真的是吃尽苦中苦了。做儿的心中不忍啊。”金喜来眼睛有些红,眼眶里透满水。
更没有让金喜来预想到的是,市邮电局通过县邮电局,通知金喜来到市局去报到。而乡邮电所也分了一个营业员过来。当时金喜来还认为自己不论如何都不会分到乡以外的邮电单位去。会把现有的机线员调离,由他来接替。因为这乡上的机线员家在县里面,在这里工作会有些不便。
可你认为正常的意料之中的事往往不以你的认为而转移,而变为现实。金喜来是这样认为的,可事情的安排完全不是他所想像的。
金喜来被分在市邮电局电话科机线班。这个机线班,是在后来的邮电发展中,员工花钱都进不了的一个单位。说穿了,这是一个技术岗,是一个用户有需求的岗。是能吃香的喝热的一个岗。
金喜来也不知他在哪里被劳资科的科长看好,也不知是蒋阿姨在她的科长面前帮他说过什么,总之,金喜来很幸运地被分在了江南市邮电局。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因为是金喜来到了市邮电局,他才有可能完成高中课程的学习,才能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而拿到正规高中毕业证书。金喜来是有了高中毕业证书,才能被市邮电局推荐到省邮电管理局,并被选派到上海邮电学院学习两年并顺利拿到大专文凭,并逐步走上领导岗位,这是后话。
陈伯达其实也是军人出身,也是在部队负伤后从营级干部转业到地方被分在市邮电局的。一个正营干部,到地方也就是一个科级干部,市邮电局的领导就把他安排在管劳动工资的科任上了科长。
陈科长被分到劳资金科后,他真的擅长用人,他已经将在生产线的两名生产工人提拔到了干部岗位,一个当上了科主要科员,一个当上了科副科长。后来有职工就戏称陈科长为陈伯乐。
这次他又慧眼识人,把本应分在乡邮电所的金喜来直接分在了市局的机线班。也是这次招收的八个机线员中唯一一个分在市局的,其他七个机线员全部分在了县乡邮电局所。
陈科长之所以看好金喜来,这是有原因的。一是金喜来选空军飞行员的事。要是金喜来没有负伤,也许他就当兵去了,就不会来考邮电工作了。陈科长认为这就是金喜来的命到,是做邮电工作的命。二是金喜来负伤时还很小,还不符合用工年龄,但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都知道他的父亲这么早就离开了人世。人都是讲良心的,谁家遇到这样的事,都会被人同情。陈科长就同情金喜来家的遭遇。三是这次考试,金喜来只有初中毕业学历,后来陈科长也知道这初中最后的一个学期是金喜来自学考起的。一个自学考取初中的娃子,业余时间又自读高中课程,且在这次招工考试中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陈科长就认为金喜来不是个一般的人,是一个潜力股的人。四是听劳资科两位女干部讲,金喜来很有礼貌,很懂事,而且很有个性。明知选择机线员岗考试有难度,但他很自信。有了这么多对金喜来的好感,陈科长就把金喜来放在了市局。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5 21:22
金喜来到市局工程机线班上班后,金喜来的母亲还照样在乡邮电所做饭做勤杂工。贰来还有半年也就初中毕业了。要是不再读下去,也可以做工帮上家里了。
市邮电局机线班属当时的农话工程科管。班里有十二个人,加上金喜来就有十三个人。班长姓何,名理强,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但很霸气的一个人。他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因长期在外工作脸部手部显着梧桐色。因长期吸烟的缘故,何班长的牙齿又黄又黑。这个班,不仅管理着市区的用户电话,还兼管着全市的电信工程。
哪个时候的电话是载波电话,载波电话是靠载波设备传输信号的,信号只能到话务机房总机处,电话是靠话务员接转的。这种靠载波技术传输的信息是很落后的,是到八十年代改换的微波到九十年代改换的光波自动传输,这种自动传输设备还是从国外引进的。整个浙京省引进的自动设备就都是从加拿大进口的,据说还是他们的淘汰产品,而当时我们就把这产品当成了一个宝,这是后话。
何班长虽然只是个班长,但他在这个工程机线班还是很有威信的,班里的人对他是服服帖帖。可这何班长在科长面前就显得是唯唯诺诺,一幅哈巴狗像。
金喜来到这个班长面前报到时,因金喜来不抽烟,也不知道是要买好烟敬机线班的老员工,何班长对金喜来就爱理不理。
金喜来到工程机线班是有手续的,他将劳资科开具的报到通知交到何班长手上时,何班长接过来一拍拍在了他的办公桌上:“不要以为你考了个第二名分到我这里来了,你就有什么了不起!你要不好好干,听老子的话,老子同样可以开掉你!”何班长的口气是狠狠的。
金喜来不知道是他没有敬烟给何班长丢了面子,心里就不晓得何班长为何会有这么大的火气,说:“请何班长和班里的师傅们放心,我喜来一定会好好干好自己的活的。没有干好,请何班长咋样处置都行。”金喜来陪着小心说。
“既然这样,还不赶快给师傅们散烟!”何班长见他的威风耍到位了,就点明了要金喜来请客敬烟。
金喜来这才反应过来,忙说:“你看,你看,我不抽烟,烟都忘记买了。我就去办,我就去办!”
金喜来来到卖烟处,发狠心买了一条红塔山牌香烟交到何班长手上。
“来,伙计们,小金进班的敬烟见面礼,大家都有分。”何班长拆开了两包,便每个人都散了一根。金喜来看看,班里十三个人除有两个在外工作去了,在家的除了自己还没有抽烟,其他人都是老烟鬼。金喜来后来抽上烟,也是与在这个班工作的环境分不开的。
市邮电局是安排了像金喜来这样的单身员工的宿舍的。金喜来就与载波机房的一位年纪比他大四五岁的技术员住在一起。这技术员姓冯,名水生,也是金源县人。同是金源县人,这冯水生就对比他小几岁的金喜来特别关心和爱护。两人平日都是吃的食堂,要是买了什么好吃的就都会留给金喜来吃。
金喜来到市邮电局工作,就很少回金沙湾金家村了。有事没事的,他都会用电话打到乡邮电所,跟自己亲爱的敬爱的妈妈打个电话。金喜来离开金沙湾邮电所,没有再在乡邮电所做机线员后,金所长就只有取消了金喜来家的电话。想留,是没有半点理由的。好得金所长做了工作,依然请喜来妈在邮电所做事。这样,金喜来是随时都可以打电话联系到他的母亲。
金喜来才刚刚满十六周岁。父亲去世后的这几年,金喜来跟着妈妈是吃了很多苦的,想想自己这么小就要出来做事赚钱,还差点出了大事,心底里就有一股苦涩的感觉。
江南是中国有名的鱼米之乡。家里的几分田,父亲去世后就都是他娘和几兄弟一起去完成的。从播种插秧苗到收割,到打谷,可说一条龙的工序都全做了。小弟弟中暑倒在田地里,浑身的都是泥巴和水;贰来挑着收割的稻穗,脚下因没力气,人和担子全都滚进了别人家的田坑里;自己患重感冒,身体发烧到四十度,仍不肯去医院,就怕用去钱。哪些日子,真的是只有苦没有甜。
每次跟妈打电话,金喜来就好像老是有话被哽在喉咙里,有时说着说着喉咙就硬了起来,说不出话。心里就想:好好干,一定把母亲接到城里来住,永远离开那既让他留念又让他痛苦的地方。
作者赠送诗歌:
命运是首歌

命运是首歌
唱过还要歌
有的是悲痛
有的是欢乐

命运是首歌
谁能没唱过
唱出来的歌
有苦亦有乐

命运是首歌
唱过还要歌
不论苦与乐
都是一首歌

14遇到困惑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24 19:45
  长篇小说
  人民的电信
  作者 彭太光




  13机遇突降



  金喜来在乡邮电所做工程还没有全部完工的时候,市邮电局来了招工通知。是向职工的子女进行招收,其中也包括在职死亡的职工子女,说穿了这是面向职工子女的内部招工。招工文件上是这样写的:根据邮电业务发展需要,经劳动部批准,邮电部拟在各省市招用一批工人。具体条件为:年满十六周岁至二十六周岁、初中以上已毕业的城镇未就业职工子弟(含在职死亡的职工子女)。身体健康,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无劳动教养和刑事犯罪,男女不限。符合条件的带户口簿到市邮电局劳动工资科报名。报名时间截止为一九六五年九月二十日。具体招收指标见各省市附件。招收工种为:营业员、话务员、机线员、投递员。具体指标为:营业员招10名,话务员招8名,机线员招8名,投递员招24名。
  金喜来是在金所长金石开手上看到这份文件的,是金所长有意给喜来看的。省里面在江南市招收50名邮电工人。金喜来就忍俊不禁地在心里乐。终于盼到这一天了,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第二天,金喜来向金所长请了一天假,带着户口簿初中毕业证书就早早地坐班车进市里面了。
  江南市邮电局坐落在现在的秦城西门,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坐乡上的长途汽车下车步行走十分钟就到了市邮电局。
  金喜来是没有到过市邮电局的,他一次也没有来过。这是一个他向往已久的地方。他冥冥之中觉得他和邮电局将有割舍不了的关系。他也搞不清楚怎么会有这样一种想法。
  一九六五年时的江南,还是一个老城区,没有建几幢新房子。市邮电局的房子也是德国人在江南市建的房子,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据说当时德国人到江南来就是为了开采金矿来的。
  这幢房子有五层楼高,有三百米见宽,正面临着街面,楼内四通八达,建筑空间高,每层有四五米的高度,人走在里面会感到非常的宽畅。看建筑质量是特别好的,用的材质大都是花岗岩。在这幢楼里工作的人会感受到冬暖夏凉,
  据说是成立市邮电局的时候,当时的邮电局局长是部队正团职干部,他在市长面前说话还是有分量的。市长要他到另外一幢楼里去办公,哪幢楼是一幢破楼,比现他看中的这幢德国佬建的房子不知差到哪里去了。他不干,说不把他看中的这幢楼划给邮电局,他就不当这邮电局局长。
  当时的市长没法,在部队的下来的人谁都知道,是这邮电局局长曾救过他的命。市长拗不过局长,就同意将这原准备给另一单位的房子给了邮电局。
  这要这房子的局长因工作需要早已被调往其他地区工作去了。原来的邮电局局长走了,被分给邮电局的这房子可不会跟着哪局长走,所以邮电局就一直在这德国佬建的房子里生产和办公。
  劳动工资科设在三楼的中段。金喜来到劳资科的时候,劳资科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都是前来报名的邮电职工子弟。男的女的都有。看年龄,小的也就跟喜来差不多大,大的则要比喜来大好多岁数。
  排队排了将近半个小时,总算轮到金喜来了。
  进到劳资科办公室门里边,见有两个阿姨在忙着接受报名。受理金喜来报名的是一个姓蒋的阿姨,这是他办完手续后才知道这阿姨姓蒋。
  这阿姨说这次招工分四个工种,报名的选好工种后就要在被选择的工种里面竞争了。若你选择的工种没有超过规定招收人数,只要政审体检通过,就可办招用手续。要是所选的工种所报人数超过招收范围,就要进行文化和业务考试。
  金喜来在报名表上关注了一下,男的大都选报投递员,女的大都选报营业员和话务员,选报机线员的不多。他看到的,才只有五个人选报了这一岗位。投递员招二十四名,被录取的机会大,对机线员这一技术岗位,大家伙还拿不准,万一要是要考试,可能就怕过不了关。过不了关,就会错过这次招工的机会。为了能过关,男的报名者就选择投递员和营业员岗位的多。
  金喜来没有犹豫,他果断地选择了机线员岗位。他热爱这一岗位,他熟知这一岗位,他认为他在这一岗位上必定会有好的快的发展的。他在填写报名表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蒋阿姨看了他提供的毕业证书和户口,说:“小金,你只是初中毕业,你选的工种是技术岗位,技术岗位的竞争性可能会更强,这岗位你别看现报名的人不多,因招收的指标少,要考试的可能最大。你要有思想准备哈。”
  蒋阿姨是好心提示的。她看了金喜来的户口簿,就知道小金是金小狗的儿子,金小狗是一个在职死亡的职工。作为劳资金科的老工作人员是知道这一情况的。她也是好意,她就怕金喜来考不好就误了这次机会了。
  “谢谢蒋阿姨。我有思想准备的。况且我对这岗位已很熟知,考试会没问题的。”金喜来胸有成竹,信心十足。
  蒋阿姨是知道金喜来在乡邮电所做机线员临时工事的,也知道他曾负过伤。见金喜来很有信心,就说:“阿姨也想你这次能被录取。你就回去等通知哈。有什么事我们会通知到县局,县局会通知到所在所的哈。”
  果不出蒋阿姨所料,除话务员工种没有超规定人数报名,其他三个工种都超招收人数报名。营业员岗超六人报名,机线员岗超十二个人报名,投递员超七人报名。也就是说,这次招收50人,有75人符合报名条件的报了名。据说还打下了几个超年龄的,还打下了几个属农业户口的,还有两个政审没有通过的。招50个,还要通过考试取消25个。这得到这一消息的家长和报名者本人就心里直打鼓:这次招工能考得进去吗?
  九月三十日,是市邮电局组织报名招工人员的考试日。为了公平公正起见,话务员也要参加考试。也就是说,对成绩特别差的有可能要被淘汰。
  考试是在五楼的大会议室进行的。大会议室可以坐近两百号人,这几十个人的考试就没有一点问题。市邮电局派出了市局纪检监察员、保卫科人员、劳资科人员进行监考。试卷是分工种发的,应考人员的座位是错开的,每隔一坐位安排一考生,同一工种的没有安排坐在一起。这样的安排,就很难作弊。
  让很多考生意料外的事是考试内容有高中课本中的几个题目。这张试卷就语数政为一张卷子,业务为一张卷子。两张试卷各一百分。四个工种考试的语数政是一样的试题,只有业务是按话务、营业、投递、机线四个工种的业务内容设的试题。业务试题不是很难,只要平时关注和学习过,就很容易做出来。因为设的题大多是选择题。难的是语数政。因为参加考试的考生有百分之八十是初中毕业的,对初中毕业的考高中课本就真的是蚊子摘了脑壳摸不着头脑。好得所设高中考题量不多,只占总分的20分。
  金喜来本就是一个很用心读书的人,加上他的天赋,加上他平时的用功学习,这些题对他来说不是难事。所以在答题交卷中他属是交卷较早的考生之一。
  十月十日,据说在市邮电局的墙壁上张贴了考生的成绩。七十五个考生的成绩分工种按顺序写在纸上。金喜来在机线工种考试的成绩排在第二名。这个成绩是县邮电局打电话告知乡邮电所,乡邮电所金石开所长告诉金喜来的。并告诉金喜来在本月十三号参加市邮电局劳资科安排的招工体检。逾期,按自动放弃处理。
  体检是在市医院进行的。参加招工体检的五十名考生在劳资科两位阿姨的带领下,一个科一个科地进行检查。
  对金喜来来说,体检是没有问题的。要不是他的腿部负伤,他都可能去当空军部队的飞行员去了。这是后来市邮电局劳动工资科陈科长跟他说的。当时他是参加了县里面的招飞体检的。因没有谁通知他是否体检过关,他也就认为自己没有过关,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是后来参加邮电工作后陈伯达科长说给他听的。说是他在县里面的初检是过了关的,过了关的他因在乡做机线员时正好出事,所以就没有谁跟金喜来家说过这事。
  陈科长说,市武装部的人是到市邮电局来了的。因金喜来填写入伍体检表时写的单位是乡邮电所,市武装部的同志就认为通知市邮电局就行。陈科长收到金喜来的招飞体检复检通知时,金喜来已经在县医院住院。因为金喜来的负伤,不说金喜来就一定能当上空军飞行员,但金喜来起码是错失了一次当兵的机会。依他的身体素质和健康状况,他当个人民解放军是一点问题都不会有的。
  体检结果出来时,果然不出所料,金喜来体检是合格的。因报名时就已经过了政审关,这些考试成绩体检都符合的考生就只等着市邮电局通知上班了。
  金喜来回到家告诉母亲郁金香时,郁金香的脸上眼上布满泪花。嘴里喃喃地说:“我的儿终于熬出来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要参加正式的邮电工作了!”
  “妈,我今后就不要妈这么辛苦了。妈为了我,为了弟弟们,你真的是吃尽苦中苦了。做儿的心中不忍啊。”金喜来眼睛有些红,眼眶里透满水。
  更没有让金喜来预想到的是,市邮电局通过县邮电局,通知金喜来到市局去报到。而乡邮电所也分了一个营业员过来。当时金喜来还认为自己不论如何都不会分到乡以外的邮电单位去。会把现有的机线员调离,由他来接替。因为这乡上的机线员家在县里面,在这里工作会有些不便。
  可你认为正常的意料之中的事往往不以你的认为而转移,而变为现实。金喜来是这样认为的,可事情的安排完全不是他所想像的。
  金喜来被分在市邮电局电话科机线班。这个机线班,是在后来的邮电发展中,员工花钱都进不了的一个单位。说穿了,这是一个技术岗,是一个用户有需求的岗。是能吃香的喝热的一个岗。
  金喜来也不知他在哪里被劳资科的科长看好,也不知是蒋阿姨在她的科长面前帮他说过什么,总之,金喜来很幸运地被分在了江南市邮电局。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因为是金喜来到了市邮电局,他才有可能完成高中课程的学习,才能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而拿到正规高中毕业证书。金喜来是有了高中毕业证书,才能被市邮电局推荐到省邮电管理局,并被选派到上海邮电学院学习两年并顺利拿到大专文凭,并逐步走上领导岗位,这是后话。
  陈伯达其实也是军人出身,也是在部队负伤后从营级干部转业到地方被分在市邮电局的。一个正营干部,到地方也就是一个科级干部,市邮电局的领导就把他安排在管劳动工资的科任上了科长。
  陈科长被分到劳资金科后,他真的擅长用人,他已经将在生产线的两名生产工人提拔到了干部岗位,一个当上了科主要科员,一个当上了科副科长。后来有职工就戏称陈科长为陈伯乐。
  这次他又慧眼识人,把本应分在乡邮电所的金喜来直接分在了市局的机线班。也是这次招收的八个机线员中唯一一个分在市局的,其他七个机线员全部分在了县乡邮电局所。
  陈科长之所以看好金喜来,这是有原因的。一是金喜来选空军飞行员的事。要是金喜来没有负伤,也许他就当兵去了,就不会来考邮电工作了。陈科长认为这就是金喜来的命到,是做邮电工作的命。二是金喜来负伤时还很小,还不符合用工年龄,但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都知道他的父亲这么早就离开了人世。人都是讲良心的,谁家遇到这样的事,都会被人同情。陈科长就同情金喜来家的遭遇。三是这次考试,金喜来只有初中毕业学历,后来陈科长也知道这初中最后的一个学期是金喜来自学考起的。一个自学考取初中的娃子,业余时间又自读高中课程,且在这次招工考试中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陈科长就认为金喜来不是个一般的人,是一个潜力股的人。四是听劳资科两位女干部讲,金喜来很有礼貌,很懂事,而且很有个性。明知选择机线员岗考试有难度,但他很自信。有了这么多对金喜来的好感,陈科长就把金喜来放在了市局。
  金喜来到市局工程机线班上班后,金喜来的母亲还照样在乡邮电所做饭做勤杂工。贰来还有半年也就初中毕业了。要是不再读下去,也可以做工帮上家里了。
  市邮电局机线班属当时的农话工程科管。班里有十二个人,加上金喜来就有十三个人。班长姓何,名理强,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但很霸气的一个人。他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因长期在外工作脸部手部显着梧桐色。因长期吸烟的缘故,何班长的牙齿又黄又黑。这个班,不仅管理着市区的用户电话,还兼管着全市的电信工程。
  哪个时候的电话是载波电话,载波电话是靠载波设备传输信号的,信号只能到话务机房总机处,电话是靠话务员接转的。这种靠载波技术传输的信息是很落后的,是到八十年代改换的微波到九十年代改换的光波自动传输,这种自动传输设备还是从国外引进的。整个浙京省引进的自动设备就都是从加拿大进口的,据说还是他们的淘汰产品,而当时我们就把这产品当成了一个宝,这是后话。
  何班长虽然只是个班长,但他在这个工程机线班还是很有威信的,班里的人对他是服服帖帖。可这何班长在科长面前就显得是唯唯诺诺,一幅哈巴狗像。
  金喜来到这个班长面前报到时,因金喜来不抽烟,也不知道是要买好烟敬机线班的老员工,何班长对金喜来就爱理不理。
  金喜来到工程机线班是有手续的,他将劳资科开具的报到通知交到何班长手上时,何班长接过来一拍拍在了他的办公桌上:“不要以为你考了个第二名分到我这里来了,你就有什么了不起!你要不好好干,听老子的话,老子同样可以开掉你!”何班长的口气是狠狠的。
  金喜来不知道是他没有敬烟给何班长丢了面子,心里就不晓得何班长为何会有这么大的火气,说:“请何班长和班里的师傅们放心,我喜来一定会好好干好自己的活的。没有干好,请何班长咋样处置都行。”金喜来陪着小心说。
  “既然这样,还不赶快给师傅们散烟!”何班长见他的威风耍到位了,就点明了要金喜来请客敬烟。
  金喜来这才反应过来,忙说:“你看,你看,我不抽烟,烟都忘记买了。我就去办,我就去办!”
  金喜来来到卖烟处,发狠心买了一条红塔山牌香烟交到何班长手上。
  “来,伙计们,小金进班的敬烟见面礼,大家都有分。”何班长拆开了两包,便每个人都散了一根。金喜来看看,班里十三个人除有两个在外工作去了,在家的除了自己还没有抽烟,其他人都是老烟鬼。金喜来后来抽上烟,也是与在这个班工作的环境分不开的。
  市邮电局是安排了像金喜来这样的单身员工的宿舍的。金喜来就与载波机房的一位年纪比他大四五岁的技术员住在一起。这技术员姓冯,名水生,也是金源县人。同是金源县人,这冯水生就对比他小几岁的金喜来特别关心和爱护。两人平日都是吃的食堂,要是买了什么好吃的就都会留给金喜来吃。
  金喜来到市邮电局工作,就很少回金沙湾金家村了。有事没事的,他都会用电话打到乡邮电所,跟自己亲爱的敬爱的妈妈打个电话。金喜来离开金沙湾邮电所,没有再在乡邮电所做机线员后,金所长就只有取消了金喜来家的电话。想留,是没有半点理由的。好得金所长做了工作,依然请喜来妈在邮电所做事。这样,金喜来是随时都可以打电话联系到他的母亲。
  金喜来才刚刚满十六周岁。父亲去世后的这几年,金喜来跟着妈妈是吃了很多苦的,想想自己这么小就要出来做事赚钱,还差点出了大事,心底里就有一股苦涩的感觉。
  江南是中国有名的鱼米之乡。家里的几分田,父亲去世后就都是他娘和几兄弟一起去完成的。从播种插秧苗到收割,到打谷,可说一条龙的工序都全做了。小弟弟中暑倒在田地里,浑身的都是泥巴和水;贰来挑着收割的稻穗,脚下因没力气,人和担子全都滚进了别人家的田坑里;自己患重感冒,身体发烧到四十度,仍不肯去医院,就怕用去钱。哪些日子,真的是只有苦没有甜。
  每次跟妈打电话,金喜来就好像老是有话被哽在喉咙里,有时说着说着喉咙就硬了起来,说不出话。心里就想:好好干,一定把母亲接到城里来住,永远离开那既让他留念又让他痛苦的地方。
  作者赠送诗歌:
  命运是首歌

  命运是首歌
  唱过还要歌
  有的是悲痛
  有的是欢乐

  命运是首歌
  谁能没唱过
  唱出来的歌
  有苦亦有乐

  命运是首歌
  唱过还要歌
  不论苦与乐
  都是一首歌

  长篇小说
  人民的电信
  作者 彭太光


  14遇到困惑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24 19:45
  长篇小说
  人民的电信
  作者 彭太光


  14遇到困惑



  金喜来到市邮电局工程机线班工作一眨眼就半年多过去了。因金喜来天生的好学,加上他对机线业务的娴熟,对班里同事的尊重,对工作的热爱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博得了机线班同事的认可和欢迎。
  班里同事们对他好,认可他金喜来,可何班长并没有对金喜来改变什么,还是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和不可理喻的态度。
  何理强是个粗人,是一个初中毕业证书都没有的人。他是部队退伍分到市邮电局的。因他在部队做士兵时干的就是通信兵,所以他回到地方分到市邮电局他就被分在了市局工程机线班。
  知道他情况的人都知道,当时市邮电局劳资科是要把他分到县邮电局的,通知都下了,他不仅不去,还找到劳资科陈科长大闹一通。说他在部队是保家卫国,是提着脑袋的。现在他回来了,本应安排个清闲的岗位,享几年清福。可劳资科还把他安排到县里面去,这是谁这样安排的?是不是陈科长?还是局里面哪位领导?他要知道是谁跟他过不去,他非揍他不可。
  何理强这一通闹,劳资科也没另下通知,就要劳资员通知他本人到市局工程机线班报到上班。
  何理强在机线班干了才不到两年,他居然被当上了机线班的班长。
  何理强知道,在局里有一个人对他是不怎么看好的,这个人就是劳资科陈科长。陈科长选人把金喜来放到机线班里来,科里也没谁跟他这个班长打过招呼,他心里就有些不高兴。这金喜来到班里工作后,各方面表现都不错,技术还挺娴熟,班里的同事全都看好他,他何理强就感觉到他的班长位子很不稳了,再这样下去,不出一两年,这金喜来可能就接他的班长位子了。他要是没有了这班长位子,他又能做什么呢。想到这,他心里就毛了,就自觉不自觉地跟金喜来过不去。这就是金喜来无论工作做得多好,他何理强就是不满意的缘故。
  金喜来把心中的苦恼跟冯水生说,冯水生说他找机会去跟这何班长说说,毕竟他也是老邮电职工,还是省邮电学校毕业的,属干部管理系列,可能他说的话会有用。
  劳资科陈科长找金喜来,金喜来也不知是为了啥事。他到陈科长办公室的时候,陈科长问金喜来在机线班工作怎样,有不有什么困难,跟班里的同事相处得好不好。金喜来一一作了回答。
  陈科长又问喜来,想不想参加高中班的学习,说是市教育局来局里联系的,市教育局安排了一个高中职业班,读两年就可拿到高中文凭。是半工半读的,局里只安排工作表现好且有培养前途的职工去。
  金喜来说,他很愿意去。说要不是家境这样一个情况,他可能还在学校读书。还说,他很感谢陈科长对他的特别爱护和关照。说要不是陈科长,他就是一个乡里娃子。是陈科长让他成了城市里的人。现在又给机会给他去学习,他心里很是感谢。说他一定会报答陈科长的恩德的。
  市局劳资科就下了通知到机线班,安排金喜来每天下午参加市教育局的高中职业班的上课。
  也就是说,下午的工作班里不要安排金喜来去做。何班长收到这样一个通知,心里就更加不是滋味,就将金喜来上午的工作安排得满满的,就差不多是做了一天的活。
  金喜来年轻,再怎么安排也累不垮他。上午干完活,下午按上课时间参加高中班学习,晚上还要上两到三节课,日子就这么过。
  冬天来了,江南的冬季是相当寒冷的。寒冷的冬天让人们筛糠样瑟瑟发抖。
  宿舍当时是没有空调的,是没有电器加热设施的。金喜来踏着路面上的薄雪回到宿舍时,都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
  金喜来好久好久没有回金家村了,没有回去的他只跟娘打过几次电话,娘说天冷了,要他自己去买棉絮加在床上,他只嗯着,并没有去买。
  现在天真冷下来了,他也觉得扛不住了。回到宿舍,他洗了把热水脸和脚,就要上床睡觉。
  还没有睡着的冯水生就说,这么冷你也没加棉絮,就睡到我这里吧,两个男人在一起会更暖和的。
  冯水生本就比金喜不定期大几岁,一直把金喜来当小弟弟。因两个人的关系一直相处较好,金喜来说哪就谢谢哥啦,就睡在了冯水生的床上另一头,把自己床上的破被子也一并搬了来。
  窗外浑黑浑黑,只有泛黄的暗暗的光线飘进房子里。金喜来真的是很想睡觉了,因为他这一天下来已经是很疲惫的了。熄了灯,就呼呼地睡着了。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金喜来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女人跟他睡在一起。这女人还用手摸他的小**,他的小**就硬硬的挺了起来。不知这女子在跟他做什么,反正他感觉很舒服,很舒服的他第一次射精了。他醒来了的时候,发现裤子里有粘稠的东西,这事,他是不好意思跟谁说的。难道他是在高中学习中见到了好多漂亮的姑娘,才有了这种反应?这可是他做男人的第一次梦溢哟。他脸上当时肯定很红,很不好意思。
  他下床后就摸了一条内裤带到了厕所,就赶紧把内裤换了,就把裤子给洗好了。他回到宿舍的时候,冯大哥还没有起床。
  这两天冯哥不在房子里,他到省管局学习去了。冯哥走时说了要他睡他的床。
  晚上金喜来睡得很香,也不知冯大哥几时回来的,因为他醒来时冯哥是抱着他睡的,他的手就放在冯哥的小弟弟上,他的手上有了粘性的东西。
  这下,金喜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他又不好声张,又不能跟另外的任何一个人说。
  到现在,他后悔跟冯水生睡在了一个寝室里,不仅睡在了一间寝室,而且还称兄道弟,睡在了一张床上,关系又这样好。没想到,他是一个有同性恋倾向的人,是一个自恋变态的人。他把他的第一次都夺走了,想想他所做的,金喜来感到有些恶心。这怎么办呢?金喜来陷入困境。
  好得他所在的班里也有一位同事是县里面来的,也是住在市局的单身职工宿舍,且跟他关系也处得不错。从工作角度出发,他试着跟这班里的同事说想跟他共一个寝室。这同事听了,就说正好有一个空床位,要金喜来当天说搬过来住。
  金喜来离开与冯水生合住的寝室时,他没有跟冯水生打招呼,他是在上班的途中搬移的。
  几个月后冯水生因利用工作之便,在机房上夜间班时与市里面很多个宾馆上班的值班女子聊天尽说流氓话色情话调情话,就是一些很露骨很露骨的话,被市公安局现场抓获。冯水生因些被判刑三年并被开除邮电工作。
  两年的高中学习还有三个月就结束了。金喜来是很有信心不要补考就能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在这个班的学习里,金喜来认识了班上很多的同学,这些同学大都是市里各单位选派来的。没有单位的选派和同意,你就是想来也来不了,除非你不要工作。
  金喜来认识的同学中,有两个女同学值得提一下。
  一个是陈洁洁,是后来才知道她是陈科长的女儿。这陈洁洁长得不高,只有一米五五不到。因为矮,一身的肉没处放,所以就显得圆满些,一点都不苗条。五官倒不是难看,还有几分秀丽。
  另一个是白露露。这白露露是市医院办公室的,人长得身材特别好。有一米六几身高,修长修长的身子,腰臀胸是哪样的均匀,分配得是如此恰到好处。
  腰是细细的,臀是圆圆的,胸是耸耸的。加上她修长的腿修长的手,还有哪迷人的漂亮的五官,简直就是一个模特丕子。
  陈洁洁是坐在班上最前排的。白露露则坐在金喜来的前一排。
  认识陈洁洁,是陈洁洁主动跟金喜来介绍说她也是在市邮电局工作的,她是话务员。在班上学习,还要金喜来多帮助。
  金喜来不知道陈洁洁就是劳资科陈伯达科长的宝贝女儿。陈科长有一米七几高,而陈洁洁只有一米五几高,金喜来怎么也联系不起来。
  是有一次晚上下课后下雨,陈洁洁没有带雨伞,也没有骑车,就主动找金喜来要搭他的自行车。
  在路上,陈洁洁跟金喜来说了很多话,说她父亲很看好金喜来,他爸爸就想有这样的女婿。陈洁洁的双手是圈着金喜来的腰的,很是自然。
  到这时,金喜来才发觉这陈科长看上他,是想要他做自己的女婿。而且还有意安排他跟他女儿在一起学习。
  金喜来没有想到,这城里的姑娘胆子就是大。陈洁洁自认为自己家庭条件好,爸爸又是市邮电局的劳资科长,是爸爸先看上金喜来的。她在学习中特别关注着金喜来,也认为这小伙子很不错,自己要是能与这样的男人成家,今后的日子肯定很幸福。所以她很自然地就想跟金喜来恋爱着。
  金喜来是没有这思想准备的。不是他不想女人,是他根本就看不上陈洁洁。他认为他和陈洁洁一点都不般配。虽然自己家庭条件经济条件差,陈洁洁家各方面条件都好,可他心里的女人不是陈洁洁,而是白露露。
  在高中班上认识白露露是因为金喜来和白露露都是班上的干部。他是学习委员,白露露是文体委员。这学习委员文体委员是要经常被班主任老师召到一起开会的。在开第一次班委会的时候就都相互作了介绍,这样大家就都认识了。
  一个班长,四个委员,两个男生三个女生,是这个高中期两年的六十多个同学的尖子,也是同学们学习和文体活动的带头人。
  到毕业这年,金喜来已经满了十八周岁,是一个标致的成熟的男人了。
  班上有二十几个女同学,金喜来唯一看上的就是白露露。他总是美滋滋地想着:要是有白露露这样的美人在一起生活,哪就是他今生最大的幸福。
  是他金喜来主动跟白露露示好的。白露露没有拒绝金喜来的示好,而是很乐意跟金喜来来往。因为当金喜来请白露露去看第一场电影时,白露露欣喜地同意了。在看电影时,金喜来第一次握手了白露露的手。
  陈洁洁不知从什么途径知道了金喜来跟白露露一起去看了电影的事,心里很是嫉妒,就也买卖好了两张电影票,邀请金喜来一起去看电影。
  两个女孩子都想跟金喜来谈朋友,一个是自己单位劳资科长的女儿,一个是市医院的一个美人,金喜来不好选择。要是选择了白露露他在邮电局得罪了陈科长的女儿就等同于得罪了陈科长,他今后的工作安排就很难以确定。要是选择陈洁洁,金喜来从内心里来说他难以接受。
  金喜来跟陈洁洁去看了电影,也把自己目前不想去考虑男女间恋爱的事很委婉地跟陈洁洁说了。说他还想去考大学,要是上了大学并毕业回来工作了,他就会考虑个人的问题了。
  陈洁洁没有想到这是金喜来对她的拒绝。她从没想到金喜来会拒绝她的求爱。不是她爸,金喜来就不可能进市区,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就拿到高中学历,更不可能是局里帮他出学费还安排半天的学习。她想得很简单,她认为只要时机成熟她就可以跟金喜来在一起生活,这只是时间问题。
  因为各怀鬼胎,高中学习回到局里上班后金喜来就放弃了跟两位女同学的交往,把心深深地埋在工作上和继续学习上。他跟陈洁洁说的想读大学的事,他当时是说着玩的,可现在他认真了,他认为这是有可能的事。只要他继续努力下去,他就可以实现心中的梦。
  金喜来隐隐约约觉得陈科长没有像以前样关心他了。他也知道可能是他和他女儿的关系没有发展下去,陈科长心里可能已经有了想法。强人所难的事他陈科长也知道会结果不好。可他花的一番心事他会认为白费了。他没有想到这金喜来会心比天高。
  金喜来心里很苦很郁闷。他一个无名小卒到了无可适从的地步。一个本关心他爱护他帮助他的人可能因为他和陈洁洁关系的事而彻底地放弃他了。班里的何班长又仍然是对他不掘不饶,他金喜来何去何存?他心中特别的困惑。接下来的工作和生活又将对他有何等影响?金喜来不得而知。
  作者赠送诗歌:
  男人和女人

  男人和女人
  生来都是人
  只为性别分
  实为情来合

  男人和女人
  生来都是人
  男人和男人
  不可为情人
  女人和女人
  只可为友人

  男人和女人
  生来都是人
  因为性别分
  情爱男女生

  世间好男女
  生出爱和恨
  若为幸福梦
  自有故事成


  长篇小说
  人民的电信
  作者 彭太光

  15心藏杀机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638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