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人民的电信
16828个阅读者,2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5 21:21
13机遇突降



金喜来在乡邮电所做工程还没有全部完工的时候,市邮电局来了招工通知。是向职工的子女进行招收,其中也包括在职死亡的职工子女,说穿了这是面向职工子女的内部招工。招工文件上是这样写的:根据邮电业务发展需要,经劳动部批准,邮电部拟在各省市招用一批工人。具体条件为:年满十六周岁至二十六周岁、初中以上已毕业的城镇未就业职工子弟(含在职死亡的职工子女)。身体健康,热爱祖国,热爱中国共产党,无劳动教养和刑事犯罪,男女不限。符合条件的带户口簿到市邮电局劳动工资科报名。报名时间截止为一九六五年九月二十日。具体招收指标见各省市附件。招收工种为:营业员、话务员、机线员、投递员。具体指标为:营业员招10名,话务员招8名,机线员招8名,投递员招24名。
金喜来是在金所长金石开手上看到这份文件的,是金所长有意给喜来看的。省里面在江南市招收50名邮电工人。金喜来就忍俊不禁地在心里乐。终于盼到这一天了,终于盼到这一天了!
第二天,金喜来向金所长请了一天假,带着户口簿初中毕业证书就早早地坐班车进市里面了。
江南市邮电局坐落在现在的秦城西门,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段。坐乡上的长途汽车下车步行走十分钟就到了市邮电局。
金喜来是没有到过市邮电局的,他一次也没有来过。这是一个他向往已久的地方。他冥冥之中觉得他和邮电局将有割舍不了的关系。他也搞不清楚怎么会有这样一种想法。
一九六五年时的江南,还是一个老城区,没有建几幢新房子。市邮电局的房子也是德国人在江南市建的房子,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据说当时德国人到江南来就是为了开采金矿来的。
这幢房子有五层楼高,有三百米见宽,正面临着街面,楼内四通八达,建筑空间高,每层有四五米的高度,人走在里面会感到非常的宽畅。看建筑质量是特别好的,用的材质大都是花岗岩。在这幢楼里工作的人会感受到冬暖夏凉,
据说是成立市邮电局的时候,当时的邮电局局长是部队正团职干部,他在市长面前说话还是有分量的。市长要他到另外一幢楼里去办公,哪幢楼是一幢破楼,比现他看中的这幢德国佬建的房子不知差到哪里去了。他不干,说不把他看中的这幢楼划给邮电局,他就不当这邮电局局长。
当时的市长没法,在部队的下来的人谁都知道,是这邮电局局长曾救过他的命。市长拗不过局长,就同意将这原准备给另一单位的房子给了邮电局。
这要这房子的局长因工作需要早已被调往其他地区工作去了。原来的邮电局局长走了,被分给邮电局的这房子可不会跟着哪局长走,所以邮电局就一直在这德国佬建的房子里生产和办公。
劳动工资科设在三楼的中段。金喜来到劳资科的时候,劳资科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都是前来报名的邮电职工子弟。男的女的都有。看年龄,小的也就跟喜来差不多大,大的则要比喜来大好多岁数。
排队排了将近半个小时,总算轮到金喜来了。
进到劳资科办公室门里边,见有两个阿姨在忙着接受报名。受理金喜来报名的是一个姓蒋的阿姨,这是他办完手续后才知道这阿姨姓蒋。
这阿姨说这次招工分四个工种,报名的选好工种后就要在被选择的工种里面竞争了。若你选择的工种没有超过规定招收人数,只要政审体检通过,就可办招用手续。要是所选的工种所报人数超过招收范围,就要进行文化和业务考试。
金喜来在报名表上关注了一下,男的大都选报投递员,女的大都选报营业员和话务员,选报机线员的不多。他看到的,才只有五个人选报了这一岗位。投递员招二十四名,被录取的机会大,对机线员这一技术岗位,大家伙还拿不准,万一要是要考试,可能就怕过不了关。过不了关,就会错过这次招工的机会。为了能过关,男的报名者就选择投递员和营业员岗位的多。
金喜来没有犹豫,他果断地选择了机线员岗位。他热爱这一岗位,他熟知这一岗位,他认为他在这一岗位上必定会有好的快的发展的。他在填写报名表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蒋阿姨看了他提供的毕业证书和户口,说:“小金,你只是初中毕业,你选的工种是技术岗位,技术岗位的竞争性可能会更强,这岗位你别看现报名的人不多,因招收的指标少,要考试的可能最大。你要有思想准备哈。”
蒋阿姨是好心提示的。她看了金喜来的户口簿,就知道小金是金小狗的儿子,金小狗是一个在职死亡的职工。作为劳资金科的老工作人员是知道这一情况的。她也是好意,她就怕金喜来考不好就误了这次机会了。
“谢谢蒋阿姨。我有思想准备的。况且我对这岗位已很熟知,考试会没问题的。”金喜来胸有成竹,信心十足。
蒋阿姨是知道金喜来在乡邮电所做机线员临时工事的,也知道他曾负过伤。见金喜来很有信心,就说:“阿姨也想你这次能被录取。你就回去等通知哈。有什么事我们会通知到县局,县局会通知到所在所的哈。”
果不出蒋阿姨所料,除话务员工种没有超规定人数报名,其他三个工种都超招收人数报名。营业员岗超六人报名,机线员岗超十二个人报名,投递员超七人报名。也就是说,这次招收50人,有75人符合报名条件的报了名。据说还打下了几个超年龄的,还打下了几个属农业户口的,还有两个政审没有通过的。招50个,还要通过考试取消25个。这得到这一消息的家长和报名者本人就心里直打鼓:这次招工能考得进去吗?
九月三十日,是市邮电局组织报名招工人员的考试日。为了公平公正起见,话务员也要参加考试。也就是说,对成绩特别差的有可能要被淘汰。
考试是在五楼的大会议室进行的。大会议室可以坐近两百号人,这几十个人的考试就没有一点问题。市邮电局派出了市局纪检监察员、保卫科人员、劳资科人员进行监考。试卷是分工种发的,应考人员的座位是错开的,每隔一坐位安排一考生,同一工种的没有安排坐在一起。这样的安排,就很难作弊。
让很多考生意料外的事是考试内容有高中课本中的几个题目。这张试卷就语数政为一张卷子,业务为一张卷子。两张试卷各一百分。四个工种考试的语数政是一样的试题,只有业务是按话务、营业、投递、机线四个工种的业务内容设的试题。业务试题不是很难,只要平时关注和学习过,就很容易做出来。因为设的题大多是选择题。难的是语数政。因为参加考试的考生有百分之八十是初中毕业的,对初中毕业的考高中课本就真的是蚊子摘了脑壳摸不着头脑。好得所设高中考题量不多,只占总分的20分。
金喜来本就是一个很用心读书的人,加上他的天赋,加上他平时的用功学习,这些题对他来说不是难事。所以在答题交卷中他属是交卷较早的考生之一。
十月十日,据说在市邮电局的墙壁上张贴了考生的成绩。七十五个考生的成绩分工种按顺序写在纸上。金喜来在机线工种考试的成绩排在第二名。这个成绩是县邮电局打电话告知乡邮电所,乡邮电所金石开所长告诉金喜来的。并告诉金喜来在本月十三号参加市邮电局劳资科安排的招工体检。逾期,按自动放弃处理。
体检是在市医院进行的。参加招工体检的五十名考生在劳资科两位阿姨的带领下,一个科一个科地进行检查。
对金喜来来说,体检是没有问题的。要不是他的腿部负伤,他都可能去当空军部队的飞行员去了。这是后来市邮电局劳动工资科陈科长跟他说的。当时他是参加了县里面的招飞体检的。因没有谁通知他是否体检过关,他也就认为自己没有过关,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是后来参加邮电工作后陈伯达科长说给他听的。说是他在县里面的初检是过了关的,过了关的他因在乡做机线员时正好出事,所以就没有谁跟金喜来家说过这事。
陈科长说,市武装部的人是到市邮电局来了的。因金喜来填写入伍体检表时写的单位是乡邮电所,市武装部的同志就认为通知市邮电局就行。陈科长收到金喜来的招飞体检复检通知时,金喜来已经在县医院住院。因为金喜来的负伤,不说金喜来就一定能当上空军飞行员,但金喜来起码是错失了一次当兵的机会。依他的身体素质和健康状况,他当个人民解放军是一点问题都不会有的。
体检结果出来时,果然不出所料,金喜来体检是合格的。因报名时就已经过了政审关,这些考试成绩体检都符合的考生就只等着市邮电局通知上班了。
金喜来回到家告诉母亲郁金香时,郁金香的脸上眼上布满泪花。嘴里喃喃地说:“我的儿终于熬出来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终于要参加正式的邮电工作了!”
“妈,我今后就不要妈这么辛苦了。妈为了我,为了弟弟们,你真的是吃尽苦中苦了。做儿的心中不忍啊。”金喜来眼睛有些红,眼眶里透满水。
更没有让金喜来预想到的是,市邮电局通过县邮电局,通知金喜来到市局去报到。而乡邮电所也分了一个营业员过来。当时金喜来还认为自己不论如何都不会分到乡以外的邮电单位去。会把现有的机线员调离,由他来接替。因为这乡上的机线员家在县里面,在这里工作会有些不便。
可你认为正常的意料之中的事往往不以你的认为而转移,而变为现实。金喜来是这样认为的,可事情的安排完全不是他所想像的。
金喜来被分在市邮电局电话科机线班。这个机线班,是在后来的邮电发展中,员工花钱都进不了的一个单位。说穿了,这是一个技术岗,是一个用户有需求的岗。是能吃香的喝热的一个岗。
金喜来也不知他在哪里被劳资科的科长看好,也不知是蒋阿姨在她的科长面前帮他说过什么,总之,金喜来很幸运地被分在了江南市邮电局。这也许就是人们说的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因为是金喜来到了市邮电局,他才有可能完成高中课程的学习,才能一边工作一边学习而拿到正规高中毕业证书。金喜来是有了高中毕业证书,才能被市邮电局推荐到省邮电管理局,并被选派到上海邮电学院学习两年并顺利拿到大专文凭,并逐步走上领导岗位,这是后话。
陈伯达其实也是军人出身,也是在部队负伤后从营级干部转业到地方被分在市邮电局的。一个正营干部,到地方也就是一个科级干部,市邮电局的领导就把他安排在管劳动工资的科任上了科长。
陈科长被分到劳资金科后,他真的擅长用人,他已经将在生产线的两名生产工人提拔到了干部岗位,一个当上了科主要科员,一个当上了科副科长。后来有职工就戏称陈科长为陈伯乐。
这次他又慧眼识人,把本应分在乡邮电所的金喜来直接分在了市局的机线班。也是这次招收的八个机线员中唯一一个分在市局的,其他七个机线员全部分在了县乡邮电局所。
陈科长之所以看好金喜来,这是有原因的。一是金喜来选空军飞行员的事。要是金喜来没有负伤,也许他就当兵去了,就不会来考邮电工作了。陈科长认为这就是金喜来的命到,是做邮电工作的命。二是金喜来负伤时还很小,还不符合用工年龄,但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都知道他的父亲这么早就离开了人世。人都是讲良心的,谁家遇到这样的事,都会被人同情。陈科长就同情金喜来家的遭遇。三是这次考试,金喜来只有初中毕业学历,后来陈科长也知道这初中最后的一个学期是金喜来自学考起的。一个自学考取初中的娃子,业余时间又自读高中课程,且在这次招工考试中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绩,陈科长就认为金喜来不是个一般的人,是一个潜力股的人。四是听劳资科两位女干部讲,金喜来很有礼貌,很懂事,而且很有个性。明知选择机线员岗考试有难度,但他很自信。有了这么多对金喜来的好感,陈科长就把金喜来放在了市局。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15 21:22
金喜来到市局工程机线班上班后,金喜来的母亲还照样在乡邮电所做饭做勤杂工。贰来还有半年也就初中毕业了。要是不再读下去,也可以做工帮上家里了。
市邮电局机线班属当时的农话工程科管。班里有十二个人,加上金喜来就有十三个人。班长姓何,名理强,是一个没有多少文化但很霸气的一个人。他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因长期在外工作脸部手部显着梧桐色。因长期吸烟的缘故,何班长的牙齿又黄又黑。这个班,不仅管理着市区的用户电话,还兼管着全市的电信工程。
哪个时候的电话是载波电话,载波电话是靠载波设备传输信号的,信号只能到话务机房总机处,电话是靠话务员接转的。这种靠载波技术传输的信息是很落后的,是到八十年代改换的微波到九十年代改换的光波自动传输,这种自动传输设备还是从国外引进的。整个浙京省引进的自动设备就都是从加拿大进口的,据说还是他们的淘汰产品,而当时我们就把这产品当成了一个宝,这是后话。
何班长虽然只是个班长,但他在这个工程机线班还是很有威信的,班里的人对他是服服帖帖。可这何班长在科长面前就显得是唯唯诺诺,一幅哈巴狗像。
金喜来到这个班长面前报到时,因金喜来不抽烟,也不知道是要买好烟敬机线班的老员工,何班长对金喜来就爱理不理。
金喜来到工程机线班是有手续的,他将劳资科开具的报到通知交到何班长手上时,何班长接过来一拍拍在了他的办公桌上:“不要以为你考了个第二名分到我这里来了,你就有什么了不起!你要不好好干,听老子的话,老子同样可以开掉你!”何班长的口气是狠狠的。
金喜来不知道是他没有敬烟给何班长丢了面子,心里就不晓得何班长为何会有这么大的火气,说:“请何班长和班里的师傅们放心,我喜来一定会好好干好自己的活的。没有干好,请何班长咋样处置都行。”金喜来陪着小心说。
“既然这样,还不赶快给师傅们散烟!”何班长见他的威风耍到位了,就点明了要金喜来请客敬烟。
金喜来这才反应过来,忙说:“你看,你看,我不抽烟,烟都忘记买了。我就去办,我就去办!”
金喜来来到卖烟处,发狠心买了一条红塔山牌香烟交到何班长手上。
“来,伙计们,小金进班的敬烟见面礼,大家都有分。”何班长拆开了两包,便每个人都散了一根。金喜来看看,班里十三个人除有两个在外工作去了,在家的除了自己还没有抽烟,其他人都是老烟鬼。金喜来后来抽上烟,也是与在这个班工作的环境分不开的。
市邮电局是安排了像金喜来这样的单身员工的宿舍的。金喜来就与载波机房的一位年纪比他大四五岁的技术员住在一起。这技术员姓冯,名水生,也是金源县人。同是金源县人,这冯水生就对比他小几岁的金喜来特别关心和爱护。两人平日都是吃的食堂,要是买了什么好吃的就都会留给金喜来吃。
金喜来到市邮电局工作,就很少回金沙湾金家村了。有事没事的,他都会用电话打到乡邮电所,跟自己亲爱的敬爱的妈妈打个电话。金喜来离开金沙湾邮电所,没有再在乡邮电所做机线员后,金所长就只有取消了金喜来家的电话。想留,是没有半点理由的。好得金所长做了工作,依然请喜来妈在邮电所做事。这样,金喜来是随时都可以打电话联系到他的母亲。
金喜来才刚刚满十六周岁。父亲去世后的这几年,金喜来跟着妈妈是吃了很多苦的,想想自己这么小就要出来做事赚钱,还差点出了大事,心底里就有一股苦涩的感觉。
江南是中国有名的鱼米之乡。家里的几分田,父亲去世后就都是他娘和几兄弟一起去完成的。从播种插秧苗到收割,到打谷,可说一条龙的工序都全做了。小弟弟中暑倒在田地里,浑身的都是泥巴和水;贰来挑着收割的稻穗,脚下因没力气,人和担子全都滚进了别人家的田坑里;自己患重感冒,身体发烧到四十度,仍不肯去医院,就怕用去钱。哪些日子,真的是只有苦没有甜。
每次跟妈打电话,金喜来就好像老是有话被哽在喉咙里,有时说着说着喉咙就硬了起来,说不出话。心里就想:好好干,一定把母亲接到城里来住,永远离开那既让他留念又让他痛苦的地方。
作者赠送诗歌:
命运是首歌

命运是首歌
唱过还要歌
有的是悲痛
有的是欢乐

命运是首歌
谁能没唱过
唱出来的歌
有苦亦有乐

命运是首歌
唱过还要歌
不论苦与乐
都是一首歌

14遇到困惑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99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