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2324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4-25 15:24

[原创]刘虔和他的散文诗



李仲恒 发表在 邵阳社区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1-1.html


  刘虔和他的散文诗
  【散文 作者 李仲恒】

  若干年前的一天傍晚,我家突然来了一位衣着朴素、身材颀长、架宽边眼镜的斯文客人。正诧异间,他笑着说:“不认识吧?猜猜看,我是谁?”听口音,普通话中依稀夹杂着武岡腔,未加思索,我就貿然断定:“刘虔!”他嘿嘿地笑了,果真是刘虔!人民日报社文艺部的高级记者,我国散文诗坛赫赫有名的一顆巨星。真是“君子之交淡于水”, 书信、电话往来多年,却还从未蒙面,而今突然相遇,竟毫无准备,太尴尬了。
  这就是我们的初见。很尴尬,但终生难忘。从那时起,我们的交往便多了起来。因为是老乡,彼此交往时几乎是无话不谈。
  他告诉我:“1939年7月,我落生在湖南武冈南桥乡一个叫浮萍塘的小村里。这里的土地是贫瘠的,但故亊不少。儿时经历的许多故亊都忘了,唯独被父母提携着,踏着山外传来的隐隐爆烈的枪炮声,远走他乡以避日寇追杀的情景,至今还依稀记得。后来,我懂了,苦难和我是一同落在故乡的土地上的。故乡却以泥土般清醇深厚的爱养育了我的童年与少年。我在家乡读完小学。然后走進县城,在武冈一中、武冈二中上完初中和高中。接着又在武汉大学五年的时光里,完成了我最后的学业。这时是1962年夏天。我选读中文系,既是生活对我的启示,也是我对生活的回应。一生执教语文的我的父亲刘恢佑是我的文学情结最早的启蒙者与引领者。他言语不多,也从不明示我的未来之路。但他的喜爱藏书读书写诗撰联的日常行为却黙黙地影响着我。高中时语文老師李纯对我的作文常有赞赏与鼓励的批语,还要我参与年级黑板报的编辑。这更使我这个不敏之徒膨胀了文学的种子。我开始学着写诗,还斗胆向一个叫《新苗》的省级杂志投稿。暑期回家,除了做一些辅助的农活,便是沉溺在写诗的塗鸦里。我的自省让我明白,理性是我所必须的,但我更容易也更乐意被感性的东西所驱使。跟着感覚走,似乎既是我的优点,又是我的缺点吧?这也许是我的性格使然。都说性格决定命运。我相信这一点。而且我还有我们湖南人一条路走到底的蛮劲。我认定了,我就会一直走下去。后来,尽管有许多波折,许多歧路在前头隐匿着诱惑,埋伏着荆棘,但我倾心于缪斯的心,始终没变,依旧如初。可以这么说,直到今天,在所有的精神园地里,真正让我执著不舍的,就是诗了,虽然我的诗还远离诗之极地,但我一心尽力,想走进她,拥有她,这是我的最高的愿望,也是我这一生最愉悦最感欣慰的事情。”
  1962年从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他被分配在北京工商管理专科学校任教,后迁任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编辑,1980年调入人民日报社文艺部。回首往事,他感慨万端:“大学毕业分配工作,国家規定,每人可以填写十几个志愿供组识选择。我是一个志愿都不填,记得只填了这样一句话: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用筆为党工作。我当时最希望去新疆部队,因为新疆艰苦。‘到祖国最需要的艰苦的地方去! ’这是我们那时的精神状态。无奈我父亲曾蒙冤被划成右派,虽已摘了帽子,但右派的尾巴难摘。部队去不成。我就这样被分配到了北京。从此我在北京的更辽阔也更深邃,更奇幻也更壮伟的天空下,开始了对社会的独自深入和对人生的真正体验。按照北京的节奏和韵律,我生活着,工作着。做过大专学校的语文教師,但时间不长。随后下乡搞过两年多‘四清’运动,接着就卷入了十年内战内耗的所谓革命。期间,在天津郊区由劳改犯劳动过的茶淀农场改成的‘五七’干校干过两年多烧砖养猪的营生。1980年初,我从北京工业大学调职到人民日报,在文艺部做文学编辑,直到 1999年退休。几十年来,我走过了我的同龄人几乎都走过的那条被时间和历史安排好了的道路。一路风起云落,经历的悲苦与欢乐、惊诧与狂热、失意与得意……都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並不时化为一种智慧,一种启迪与警醒。由此,也养育了我的文学创作。因报纸工作的需要,编辑之余,我釆写过许多报告文学作品,且大都发表在人民日报的《文学作品》版上。 大学期间开始发表诗作。但专心于散文诗的创作,却是来到人民日报以后的亊情。我找到了散文诗,似乎也就找到了表达自己情感的最合适的形式,找到了心灵火山喷发的出口。已经出版的作品,除了报告文学集《拒绝平庸的年代》(增订本,2008年)、《杨靖宇的故亊》(1996年),以及揭露日寇731部队罪行的《食人魔窟》(2004年)而外,主要的散文诗集有《春天,燃烧的花朵》(1984年)、《思恋之声》(1989年)、《心中的玫瑰》(1989年)、《夜歌》(1994年)和合选集《大地与梦想》(1999年)。此后这些年我写的新作尚有待结集出版。我曾给武冈图书馆赠送过作品集,但不一定很全。我当然乐意也应该补全。”
  刘虔先生很勤奋也很灵性。1961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是当代文化名人、著名文学家、优秀散文诗作家,著作颇丰,其作品曾多次获奖。但他对获奖好像并不感兴趣。闲谈时,他曾这样表白:“我也得过不少奖项,散文诗的,自由诗的,报告文学的,都有。但以‘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的帽子最大。那是2007年11月,中国当代文学馆、文艺报和河南文艺出版社、中外散文诗学会,联合搞了一次纪念中国散文诗九十年的评奖活动,我是众多获奖者之一。不过,我心里有数。我深知自己的差距。优秀者多矣,尤其是在后来者中。对于这个荣誉,我有感谢,但更有自审与自策。权当是一次点名应考,没有任何理由自以为是,自我得意。标出了名号,倒是可以让社会去检点,使自己更警醒。对于目前那些诗歌的评奖似乎也应如此评估。在诗与诗人身居一隅尚显寂寞的年代里,各类评奖的社会效应或许就在于它的提示与展示。提示诗与诗人的存在,展示一种诗意的向往,引发并鼓舞人们诗意的觉醒与追寻。丢一块石头到水里,总会溅起一些浪花来,影响由此而生。当然,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允。夏夜当空。繁星点点。银辉漫天。在纳凉人的仰视里,每一颗星星,都不过是一缕飘在天上终将远去的梦幻。星光如时光,一闪而过,难辨影踪。但整座天空被无数星星幽幽之光充盈着的夜色的魅力,却是世人难忘的。众多的评奖与获奖也是如此。唯其如此,故当荣辱不惊,不以奇怪,且以平常之心接纳,以平常之事视之。”
  作为人民日报文艺部的记者、编辑,他的本职工作是十分繁忙的。所有的文学作品,几乎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创作的。那时候,我们国家还没有高速公路、高速铁路,也没有动车。他外出组稿,几乎都乘坐火车。我们国家幅辕辽阔,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常常需要数十个小时,这就是他写作的美好时光。他对文学情有独钟,算得上终生相许,但绝不卖弄,绝不误导文学新人。每与朋友或晚辈谈起文学,总是说:“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天赋,实在是被一种感情所驱使。”他毫不掩饰地告诉我,他最早写诗,是在武冈二中上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可惜都没有发表。进入大学,除了上课,除了完成作业,空闲的时间几乎都用在读诗、写诗上。1961年,他的朗诵长诗《向着太阳歌唱》在《武汉晚报》文艺副刋上发表,可以说是发表得最早的作品。粉碎“四人帮” 以后,他毅然选择了散文诗这种最能真实地透视人生、最能真实地傾吐情怀、最能真实地鞭挞与讴歌的艺术形式,在不长的时间里写出了《真理,不会死亡》、《夜的回忆》等一大批脍炙人口的散文诗作品,在文艺界产生了比较强烈的反响,也因此出类拔萃被一举选调到人民日报社文艺部工作。回忆这段文思喷涌的时光,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感到了运用这种形式的初步成功,真有一种找到了自己感情喷发口的快感。”后来,他又潜心研读了波德莱尔的《巴黎的忧郁》等国外名著,进一步启发了灵性,开拓了思路,诱惑着他去细心地观察和体验尘世生活在自己灵魂里幽微而愧丽的折光,并且用浓烈的感情色彩表达出来,以描绘“一种更抽象的现实生活”。 从此,他好象找到了艺术的门槛,并且立志沿着这个门槛所敞开的道路,走到散文诗的艺术天国里去。他这么想了,也这么做了,事实上也实现了自己的平生素愿。
  刘虔先生先后共出版过5本散文诗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书林》、《诗林》等专业权威杂志都作了专门评论和介绍,称赞他的作品“超越了我国五、六十年代散文诗那种优美却不无柔弱的风格,反映出新一代诗人强化散文诗艺术魅力的积极追求。”2011年互眹网举办“首届当代国际诗歌邀请展”, 隆重推出了“刘虔散文诗”, 说明其影响之深远,也在与时俱进。
  他认为:“诗之为诗,是人的情感激荡颠波达于极至的燃烧。给予人们的,是光,是热,是心灵的感动,是被抚慰之手抚慰过后的宁静、愉悦与怀想。反观自己而生波澜。倘若风过无声,鸟过无影,不能动人之心发人之情,那样的诗,只是一些文字的堆砌与排列,何谈好诗。好的诗,总是在人的情与思这两根琴弦上拨动旋律与节奏,生发美妙的乐音的。好的诗,不是喊叫,不是说理布道,不是没有谜底的哑谜,也不是复写与克隆别人声音的话筒。好的诗,少不了形象意象幻象的建构。情真,词新,意深,有韵律,能回味。有时,或许视觉上让人感到云遮雾罩,难辨云里雾里的奇花异草,但一定有流水潺潺翠鸟鸣唱之声透过云雾缭绕,抵达你的神经,诱人心生联想,唤你循声而去探个究竟。因为那云雾裹住的世界里,定有你梦中曾有醒时却无的别一样的风景。在你真的解读之后,定会突发赞声:真美呀。所以,倘若为诗分类,在我的阅读里,在读者的感受里,只有好诗与孬诗之分,或说诗与非诗之别。因此,感动与否,动不动心,则是我评诗的最感性也最实在的标准。至于如何细分,那是学者专家们为了研究要做的亊,也有他们的道理。诗是人的灵魂的映象,珍藏着一个民族的情感密码和文化基因。从诗经,到楚辞,从唐诗宋词,到元曲小令,从中我们无不感受到我们民族传之永远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的脉动。百年以来的新诗,同样珍藏着百年以来我们民族受辱、蒙难、觉醒、抗争、求富、图強的精神薪火,寄寓着这个时段现代中国人的情感轨迹。试想,若要把摸这百年多来中国人的心灵之想情感之象,能夠绕过郭沫若的女神、鲁迅的野草、闻一多的死水、戴望舒的雨巷、光未然的黄河、艾青的火把、臧克家的老马、田间的给战斗者、郭小川的望星空,贺敬之的西去列车的窗口,乃至牛汉的华南虎、雷抒雁的小草、舒婷的橡树、顾城的黑眼睛吗?不能。对于新诗的经典评价,我持现实主义的认知,而摒弃虚无论,不敢苟同所谓先锋派的诗作才是中国新诗经典之始的言说。因为刻写在时间链条上的历史是不能割断的,也不可能割断。先锋诗自有先锋的芒刺,但经典的传统更有历史与现实的依存和根脉,丝毫不输精采。”
  “向内挖掘,向外探索,两者结合,诗意重构。这都是为诗的关键之处。写诗不是端着相机照相。而是把外部的物象世界揉碎,按照诗人的情感脉络重新组装成诗的被形象意象与幻象照亮的心灵世界。因此,写诗的过程,就是重新孕育一个新的心灵世界的过程。为了这个孕育,应该博采各种艺术养料运用各种艺术手段,借喻、暗喻、象征、通感、变形、拟人、夸张、復沓、蒙太奇式的跳跃与剪接。可以选用经典的细节,可以有场景变换人物对话。可以有哲理的发掘与展示。但一切又无不做了诗化的处理:拒绝纯客覌的临摩,摒弃从容的叙述,不做沉缓的铺陈,精细地筛选和熔铸种种饱和深邃情思的意象和理趣,神与物游,情与景谐,从而完成诗的意境的创造和氛围的渲染,最后获得个性化的表述。被誉为文学皇冠上明珠的诗和她的语言,是最精湛的艺术。诗诞生于散文表述失声乏力的时候。诗的语言,应该远离平淡无奇的公共交流话语,实行新与奇的陌生化。即使是日常的生活话语,也应有精纯如酒的提炼。借用海明威的话,就是‘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要说写诗的创作状态,这寻找二字,是最简洁也最生动传神的。绞尽脑汁,深思静想。所有钟情于诗作的人,可能都是寻找狂。当然,我也不例外。不过,或许还有下笔如有神助不用修改的时候,那肯定是少有的诗之娇子的写作了……”
  诗贵推敲。他认为:“一气呵成,当然很好。井喷似的书写也是有的。但那样的机遇,不大会成为常态。我更信奉炼词炼句炼意,不,还要加上炼字,所谓一字师,就是这个意思。这个‘炼’字也太传神了。钢铁是火炼出来的,金子是火炼出来的。我坚信,好诗也要靠炼,靠反复琢磨,靠修改,才能最后定稿。有时,我会为一个标点符号的运用要反复斟酌,多次改动。或许这是我的职业病所致?反正不到完美我不会放弃。诗是最美的精神产品,她的一切都应该完美。容不得粗糙的缺陷。”
  谈到诗歌的张力,他说:“诗歌的张力,不应该只是语言的张力。语言当然要讲究张力。用词用字要力求深刻含蓄新奇,力避艰涩,不板不滞,有回味。诗歌的张力,还应放大其内涵。还应从诗的构思考虑。它取决于角度的选择,亦即找到有别于他人也有别于自己旧作的独具个性和新颖的情感的突破口。因此,有张力的诗篇是应从个人或社会的真实生活的体认中,提取被隐匿着的历史的或现实的品质的。它有对生命悲欢的感悟和对生存环境的关切。它不能没有批判精神。它应该从日常生活的现场抵达具体历史语境中的存在的现场。当然不能要求每一篇都是精品,但可以追求每一篇要力戒平庸。文字逐同,构思雷同,搁浅于对事物表象的咏叹与描摹,很少新意与深意,或远离现实生活远离大众人生,故作高深,只在个人一己私密的小圈子里作无病呻吟状,就是这种平庸的通病。力戒平庸,就是不要以‘小’为小。‘小感触’里应该有大胸襟大感悟大开掘,以小致大,以大寓小,举重若轻,才不致使自已的情感囿困于个人的屑小里。我们可以吟风弄月,但又不要止步于弄月吟风,还应该有黄钟大吕。我们可以梦幻连连浮想联翩,在内心的幽深细微处开掘灵魂的富矿,但又不能自娱自乐似地全然沉溺于梦幻的密林走不出自我,还要更多地关注红尘滚滚里浸透着汗水血气的大千世界普通百姓的荣辱悲欢。总之,我们不要给自由诗和散文诗画地为牢,以为只有描绘内宇宙的风丝云片涟漪波涛才是正道。而是要放开手脚,从内心世界隐蔽的情怀里走出来,向着社会大众,向着更广阔的生活的海洋,放出你的目光,发出你的声音,寻找有别于他人的形象与意象,留下堪称大气蓬勃的文字。”
  最后,关于附庸风雅,刘虔风趣地认为?“我持泠眼相看还要带一点宽厚的态度去面对诗坛这一有趣的现象。官员附庸风雅去写诗,说明诗的高贵还是被认同的。他们写得好,是诗的荣耀。他们写不好,与诗无碍,倒是现了他们的低俗。一个低俗的官员拿了诗歌奖,就更显其低俗了。总之,诗是很能守住贞节的贵妇,谁要戏弄她,最终只会被社会所戏弄。诗依旧是诗。人们只能敬畏,不可猥亵。有钱人带着银子进诗坛也不错。他的目的无非是想与诗结缘,以显自己的高雅。倘能资助诗坛的活动,应该欢迎。还有一点好处,起码能让处于寂寞之地的诗人们引发内心的骚动,也可以借此检验一下诗人的真伪。伪诗人当然会趋之若鹜。真诗人甘于清贫,守住了诗,就不会拿人格去交易。权利和资本并非是诗的天敌。文章憎命达,也不完全如此。历史上当过宰相的诗人不少,也有富人当了诗人的。关键在诗本身。诗只认同真诗人,远离伪诗人,即使暂时被蒙蔽,但时间的淘洗会做出最后的选择。诗还是诗。诗如磐石。诗是永恒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18-4-25 20:08
关注民生!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29 13:47

其实我一直觉得楼主的品味不错!呵呵!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42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