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2482个阅读者,3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4-27 10:36

蔡翼公 第一章 见面   



边江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蔡翼公同志,你现在在敌人的中统里怎样了?”中共宜宾地下党负责人、市委书记尹有贤在位于宜宾西城边的人工湖公园的一个水汪汪的湖边有树的静静过道上,和打入国民党中统里才一年多的地下党员蔡翼公站着说话。当然,蔡

翼公在中统的名字叫李世绪。两人做起一副好奇地看着一片平静的湖面在聊谈着目前国民党中统和我党地下工作的情况。

“还是老样子,老尹。”
“那就好。你一定要好好待在敌人的内部,要十分小心!”
“我知道,老尹。现在我们组织和同志们怎样了?”
“ 同志们都很好。过几天是星期天,我将让三个小组的组长开会。”
“嗯。”
“好了,我们就谈到这里。老蔡,你一定要小心行事,在敌人内部,不要显得突出,要少说话,要隐忍,主要是对一切事要沉稳。”
“我明白了。”
“你先走。”尹书记说。他这样做是以免被人主要是认识蔡翼公的中统的人看见,跟他带来麻烦的考虑。
然后,蔡翼公就先走,过了一会,尹书记才走。
中共宜宾地下党的负责人尹有贤还是从公园的前门出去,蔡翼公走的是前门,这样就可以大看见有没有人比如:特务在跟踪他的情况。直到出了公园,尹书记看见无人跟踪蔡翼公,才放心地向合江街缓慢走去。目前,地下党是一切工作照旧,敌人那里也没有举动,所以没有一丝波澜。中共宜宾地下党员蔡翼公刚和宜宾地下党书记尹有贤同志在位于城西的一个公园见了面。从尹书记的谈话里,他已经感到此时的宜宾地下党处于正常的地下革命活动的状态,两人都满意。现在是宜宾国民党中统副官的蔡翼公,已经打进中统一年了,他的上司是国民党中统驻宜宾站的站长赖耀凯。在宜宾还有几个当权人物,他们是: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叙南剿匪中将司令刘文彩,此人是原宜宾军阀旅长刘文辉的哥哥等,还有侦缉队长陈德方等。这些人经常在上司面前邀功请赏,相互排斥,一天到黑,就对极力抓共产党人最敏感!

蔡翼公27岁,看上去性情平和,话不多,人极为机智干练!他走过了一些街,出小街向位于宜宾大十字街的国民党中统部走去。到了站长赖耀凯的办公室外面的房里。他看到办公室主任刘集云,这人33岁,圆圆而发白的四方脸,人敏感多疑狡猾,总以蒋委员长主要对付共产党的信条为己任。他为人不温不火,专门注意中统的人有没有通共的嫌疑。此时,他坐在红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看到蔡翼公(化明:李世绪)走了进来,就招呼道:
“李世绪,你来了!”他说完,就站起来,多客气的!他平时对中统里的其他人显得看不惯,只有对李世绪客气。
“嗯。”
“刚才怎么没有看见你?”
“我太无聊了,出去随便走走。正好今天有太阳,晒晒阳光多好的!”李世绪是蔡翼公的化名,只有党内的两个正副书记尹有贤、杨中知道他,其他成员不知道。蔡翼公在和刘集云聊谈时,他知道这人阴险,任何一句话,那怕稍微不注意都会引起他的疑心。他想:自己不能跟这个一天到晚都力图抓共产党要升官的人有想象的空间。
“是呀。就你一个人吗?”刘集云问,抬起他光滑的长脸。
“嗯。”
“你怎么不喊上一个人?”
“我喜欢自己一个人走走。”
“这多没意思!”
“哎,又不是什么特别的事。”
“两个人一起走走也不错呀!”
李世绪(蔡翼公)没有回答。他不想废话,可是,他没有急于走开,他知道要按捺住自己对刘主任的嫌恶,不要让刘主任对他不悦(满),这样,才不至于被此人盯着记恨在心里。等刘主任说了后,蔡翼公到自己办公桌,工作去了……
中共宜宾地下党负责人尹白涛35岁,也是党的书记。他和两个同志在宜宾城东的合江街开了一家布店,生意还行。自从和蔡翼公见了面后,尹书记都非常小心,看到身后没有人盯梢,才走小街和小巷回到布店里。
“老板,你回来了。”店员小唐招呼自己的老板。小唐也是地下党员。
“嗯。”然后,老尹撩起一块蓝布向里房去了。
他坐在是一片褐色木墙、床边旁的一把旧椅子上,心情平静。从打入中统已经一年的蔡翼公那里获悉现在敌人还没有征对地下党的行动。尹书记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现在,宜宾地下党的一切革命工作都正常无事。他知道也明白 随着宜宾地下党不断地发展,进行的活动越明显,要不了多久,宜宾的反动派会逐渐把注意力转到地下党的身上来的。那时,就是宜宾地下党非常不平静的时候。做事非常小心的他在回想和蔡翼公的约会经过。这是他一贯的性格,作为宜宾地下地党的负责人,他这样做,是对自己的革命工作非常有用的。
尹书记又在考虑目前地下党的状况。现在,地下党还没有引起宜宾反动当局的注意。他想道:那是因为他们进行的革命活动少或者是隐秘的缘故,而再往后,只要在做了,敌人就会注意到的。对,我们共产党不能因为怕死,就不进行革命了,那当初成立以来有什么用?怎么能唤起民众?怎能打倒反动的国民党政权?
想到这里,他坚信,随着党的革命工作的形势的发展,更危险的斗争,不久就会到来。
在尹书记这样的思绪里,
这时,店伙计喊了一句:“有人来了!”
过了会,是中共宜宾地下党的副书记杨中进里房来了,并随手关上门。
杨副书记家住城北刘丞街。
两人见了面。
杨副书记问:“老尹,你和蔡翼公见面没有?”
“我刚和他在公园里见了面,才回来。”
“敌人有什么消息没有?”杨副书记问,非常的关注。
“还没有。”
两人都知道或者非常清楚:在一年前,就是一九二五年初打进国民党中统宜宾分站的蔡翼公会及时把中统内部敌人消息告知我地下党的。两人也明白:蔡翼公这样做,本身就意味着被杀头的危险。所以尹书记和杨副书记对于蔡翼公的事只限于他两人知道,其他地下党员无人知道,因为,长此以往,谁也保不了党内出变节者。
两人先站着说话,说完了他们最关注的问题,然后才在里房的窗子下的两把椅子上坐下。
“老杨,后天就要在这里开会了,虽然我觉得现在情势平静,我们还要多提醒同志们注意。”尹书记说。
“嗯。”
然后,他们谈别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2 10:15
第二章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



宜宾城防司令兼宜宾混成旅旅长覃筱楼,和宜宾清乡中将刘文彩是宜宾的军政头目。
宜宾城防司令覃筱楼1888年生,是宜宾屏山龙华镇覃家沟人。他家里穷困。父亲死的早,少年的他常常去捡煤炭花,他母亲为自己孩子有一个好日子过,要嫁人。后因自己的行为犯了当地风俗被赶出覃家沟。在以后的几年间,覃筱楼和他妈妈家境更困难!后来,有一次,少年覃筱楼的妈妈去赶场,回来船翻了,人死了就剩下十多岁的孤苦伶仃的、没有钱,经常挨饿的少年覃筱楼。他只得把妈妈埋在一黄果树下。他继续捡煤炭花(在炉子里用煤炭烧了剩下的还可以在烧或做饭的煤炭花)
卖跟餐馆、面馆的老板。十一、二岁的覃筱楼以这样的方式混饭吃。他晚上就睡在一个餐馆魏老板的灶房的火炉边。有一次,他梦里梦到自己发财,非常高兴,脚一蹬,把脚旁桌上的碗盘、罐子蹬翻在地打烂了,老板要用刀砍他,少年覃筱楼吓得赶快跑了。
后来,没有任何依靠的他来到了横江,被那里的袍哥头子(上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末四川江湖人的称呼)大爷张尔斋收下。请听来自张尔斋的江湖豪言:



兄弟姓张名尔斋,袍哥格子嗨(四川话:我们声势大),金河任我耍,湖河任我嗨(两句话的意思是:在这里,没有我干不成,做不了事。)
后来,张尔斋培养了少年覃筱楼成了一个小头。多年后,就是1919年,由于袍哥里起了内讧,张尔斋被杀了,20多岁的覃筱楼被推为头领。1919年川军师长陈洪范驻扎宜宾屏山。他见覃筱楼这支民间武装可观,就改编了他们。覃筱楼是特别行动队长。那时的屏山县长姓杨,为人公正。他抓捕了一个姓周的人,这人因恶事累累被检举,这人也是覃筱楼的老表。从小经历了人间苦难沧桑的、仗义的覃筱楼去恳请杨县长放人,不成,他心里记恨。有一次,在杨县长回归的途中,被覃派人砍死。陈洪范师长知道后,派出一团的人追杀覃筱楼,他带着人跑到了四川云南边境的大山里躲避。1919年九月,驻防宜宾的川军年轻将领刘文辉是混成旅长,他只有一个团的兵力,要想巩固和占据一方,在川军混战一方是实力不足的。所以,刘旅长需要做的是极力扩大实力,在未来的军阀混战中,能战胜对手,保存自己。在刘文辉的手下,有一个军官叫宁子州,是覃筱楼的故友。虽然,覃筱楼在云南边境的大山里,他依然和宁子州有来往。一个人不能终生为匪,不能混迹一生,需要有一个出路,20多岁的覃筱楼懂得这个道理。他让宁子州把自己意思跟刘文辉讲了,这对缺兵少人马的刘文辉来说是需要的,他同意了。1921年他把覃筱楼的民间武装收了。覃被委任为混成旅部副官。刘文辉的队伍壮大后,成为川军第九师师长。

1923年中国军阀混战,而川军混战更令人心惊肉跳!
成都的杨森司令决定攻打宜宾。刘文辉非常清楚:自己不能硬来,他的兵力还是弱了。决定放弃宜宾,到重庆他侄儿刘湘那里靠一靠。而要到重庆,泸州是必须要过的。多谋的杨司令命令在泸州的川军师长杨春方消灭刘文辉。
同样对这一情况非常清楚的刘文辉充满了苦恼。听说这事后,25岁的做事利落,有气魄的覃筱楼走到刘文辉的眼前。
“师长,我去泸州。”
听了他的话,刘文辉看到他充满机敏而沉着的脸。这时,有人敢出来为他办事,还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刘文辉当然高兴。刘文辉对杨春方师长是了解的,此人为了自己前途(proming),或只要是一个有企图心的军人,会坚决执行自己上司意图的。
“要的。”
“师长,我好久走?”覃筱楼问。虽然他知道这里面充满了危险,他觉得如果自己做成了这事,也许对他的前途是一个绝好的契机。对,一定要做。不冒险怎么能成功!25岁的覃筱楼决定去做这事。
“你准备一下,带上五万两银元。”刘文辉说。
“要的。”
覃筱楼马上离开宜宾,晚上到泸州。他见到了有些肥而魁梧、面相强悍的杨春方师长。
“杨师长,我就直说,是刘文辉师长派我来的。”站在杨师长跟前的非常机敏年轻的覃筱楼说。
杨师长冷冷地说:“我知道,刘师长让我放他过去。”
覃筱楼马上观察杨师长的脸上表情。
“我是不会这样做的。别指望有松动的可能。”杨师长态度坚决说,毫无疑问,他不敢违反自己上司杨森的指示。
等杨师长说完后。覃筱楼说:“杨师长,你别为了司令而和刘文辉、刘湘搞得这样糟,以后谁会成为四川王?”
“你认为是谁?不是杨司令吗?”杨师长说。
“你认为他可能?”覃筱楼反问。
“当然是。”
“他再能干,能是刘湘、刘文辉的竞争对手吗?”
“你不要忘了,刘湘还小?”
“我们先不要讲这些。我觉得你还要灵活点,让刘师长过去,也许,对你来说,不是坏事。别把路都堵死!”
心眼活的杨师长显得犹豫了。他想道:如果放刘师长过去,司令那里就无法交代,自己很可能被撤职,如果,不放过去,就要和刘文辉打一场,自己也会死很多人。怎么办?
看到杨师长神态在思索,覃筱楼觉得他不会放过自己师长了。就迈出一步:“杨师长,刘师长是我的恩人。如果你实在难为我的师长,你就把我杀了吧。我恳请你放过刘师长!”
说完覃筱楼就单腿跪地,手抬起作揖。
杨师长看到25岁的覃筱楼,抬起对着自己的脸充满了诚挚,一双又圆又清亮的眼睛显得执作。一下就心动了。
“哎,快起来!”
覃筱楼感到他的态度松动了。他马上想道:嗯,他意志松动了。这时,把钱拿跟他。”
想到这里,覃筱楼马上吩咐:“把钱拿上来。”
然后,一个部下把一个红箱子提上来,覃筱楼把箱子打开:“杨师长,这是我们刘师长拿跟你的。”

看到一箱子的在灯光下显得圆亮亮的银元。杨师长马上答应:“好,我准许你们过去。”
……
不久,刘文辉带着军队到了重庆。1924年,刘文辉回到了宜宾,把覃筱楼视为兄弟。1926年,由于宜宾人民反对大汉奸李伯蘅从英国贩卖煤油在宜宾高价出售油的斗争,原来的宜宾城防司令顾勉子被调走,刘文辉任命覃筱楼为宜宾城防司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2 10:16
晚上了。中共宜宾地下党的负责人尹书记还和往常一样,到天黑,就让伙计关上门,不久吃了晚饭,他就准备等着同志们来开会。近短时间来,宜宾地下党的活动一切正常。反动当局也没有反应。尹书记知道:斗争刚开始,建立初期的的共产党还没有引起敌人的重视和注意,不过,以后随着斗争的加强,敌人就会用专门的手段要对付共产党的,那时,斗争将更加的凶险!尹书记没有一丝的大意,他也不敢大意而失去革命的警觉性。此时,他拿起柜子上的水,喝了一口。他从不喝茶,非常的节俭,他就想把做生意赚的钱用于党的革命事业上。
他喝了一口水后,看看对着静静的胡同的窗子外,四月的夜晚,含着春的气息,非常的温微!坐在窗子下的椅子上,他觉得心儿舒畅。
这时,他听到了敲门声。就对身旁的小刘说:“同志们来开会了。”
“嗯。他们来的合适。”
然后,小刘出去了。一会,两个同志来开会,他俩是:一个是宜宾地下党团委书记宫德林,一个是宜宾地下党秘书长文心圆。
他俩走进了尹书记的房里坐下。又过了十多分钟,来了五个人,其中一个是:宜宾地下党组织部长黄占发,他带来一个是中等身材的30岁的人叫曾君杰。
同志们都到齐了。到尹书记这里来的是整个宜宾地下党的各分区的负责人,这就是说:如果出事,整个宜宾地下党就全完了。
老尹主持会议。
“同志们,现在我们党的一切活动做的好。敌人也没有盯上我们。但是,我们党的革命事业还任重道远,还要同志们继续努力,坚持斗争!”尹书记说。
同志们听了尹书记的话都很受鼓舞,但是,绝对不能鼓掌,这是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稍有疏忽,就会被人注意到,或被敌人的密探盯上,这会跟党带来危险!(这一借鉴描写,来自苏联电影《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然后,尹书记侧脸,对坐在身旁的显得稳重、目光清亮的、30岁的曾君杰说:“曾君杰同志受重庆地下党的指示,经川南特委的同意去南溪领导那里的农民暴动。老曾,你谈谈。”
“嗯。”
然后,一张鹅蛋脸型的曾俊杰说:“川南特委对南溪农民暴动非常重视,要我一定要做好,并带动那里的人民,唤醒他们的觉悟,跟党的革命以后的军事斗争培养革命队伍。”

“你好久走?”尹书记问。
“明天。”
“好。我让组织部长黄占发送你到合江门(宜宾的码头)赶船去南溪,到了那里,会有南溪地下党的同志来接你的。”
“太感谢了!”
关于宜宾南溪农民暴动的故事我们过后再写。
然后尹书记说:“黄部长,说说党组织的运行情况。嗯,等老黄说完了,老宫,老文,说说你们分区的情况。”
然后,几个人都分别讲讲本小组在近期的活动情况,都工作正常。
地下党秘书长文心圆是一个把革命要搞得声势大的、好大喜功的人。他对于我地下党这样默默的工作风格早就有看法。他说:“尹书记,我对于我地下党的默默无为的工作作风,不赞成。”
尹书记说:“老文,说说你的看法。”
“我们党不是要我们进行革命斗争吗?不是要把人民发动起来吗?这样不声不响,缩在角落里,这样不敢干,那也不敢喊,会失去我党对地方革命工作的主动性。前几天。我看到在合江门码头,那些贫民因为反动派的凶恶压榨,生活悲惨,还有那些做苦力的劳工,我看到他们背扛着沉重的货物,还被工头打,就心在哭泣!”
“是呀,我们党的宗旨是推翻反动的国民党政府,建立一个人人都幸福自由的新世界。”老黄说。
“老文,”老黄一下想起了什么,又说,“我建议,在大十字(宜宾城最繁华的一条大街,这里有一座古老的建筑大观楼)搞一次革命集会。”
“这样好。”大家都说。
尹书记觉得这样也行。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可以向宜宾人民展示,共产党在他们中间,他们就会感到有希望,这对我党今后开展革命活动有着积极的意义。获得了尹书记的同意,文心圆非常的振奋!好像他在期盼着这一件事似的。
他扬起他白白的长脸,把脸伸近尹书记问:“尹书记,我们好久开始?”
“后天是星期天,来城里的人很多,更利于我们扩大宣传。”
“要的。”
大家都同意。
接着,他们又开了会,继续谈论党在各个领域里的工作。两个多小时后,到晚上近21点半,会议结束。大家就散去了。
非常热闹的开会情景过去了,房子里又变得安静如常,总带有寂寞的气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71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