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7516个阅读者,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4-29 10:53

晴朗丽日下的湄公河 一去老挝



边江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据世界历史记载: 一九六一年,占领越南的法国撤走了,美国在南越西贡扶持了一个傀儡政权,妄想利用越南人打越南人,这是西方列强和日本鬼子最擅长干的事。美国这样做,即想占领越南,把它作为自己的军事基地,继续扩大侵略战争。但是几年后,美国独霸东南亚的图谋没有如愿,越南南方人民在胡志明主席的领导下,立刻起来反抗。他们组成了游击队,打击美国鬼子和由他们支持的傀儡政权。看到阴谋失败,一九六四年八月,擅长寻找侵略借口的美国说北越的海军想把自己的船炸了。就马上派出大量的飞机对北越进行狂轰烂炸。越南共产党主席胡志明向毛主席和中国政府请求支援,他让越共书记黎笋和副总理武元甲到中国去访问,而黎笋是一个阴 奉阳违,两面三刀的政客(就是他在一九七九年以前对中国变本加厉地派出军人打击中国边民,使得中国进行了对越自卫反击战。)
中国政府后来派出了数万人民解放军的工程部队和炮兵部队,从一九六五年对处于烟火熏熏的越南进行援助,强有力地支持了越南人民的反美战争,还牺牲了千多名解放军官兵。到了一九六九年三月,同样的事,发生在老挝。美国看到由他扶起来的老挝王室的傀儡势力,受到老挝人民革命党的打击,就对老挝进行极度无耻的轰炸。受老挝人民革命党的请求,中国政府派出同样的人民解放军的工程兵部队、炮兵部队到了老挝。但是后来,在老挝国土上施工的中国工程兵,受到了老挝王室部队的袭击和美军飞机的轰炸,严重影响了中国工程兵在老挝的工作进度。所以,中国政府、中央军委派出解放军云南边防部队一个团即将支援老挝……
这是一九六九年四月的一天黄昏。
人民解放军云南边防部队某团一营一连连长肖阵河,29岁,他是河南城里人,一九五八年十八岁参加了解放军到云南边防部队。他经过多年的勤奋苦练,在军事技术上,显得非常的优秀,是非常出色而杰出勇敢的解放军连长。他身材有一米八二,非常健壮、硬朗。他带着进行了一个下午的野外训练的一连战士要到黄昏了,他们训练结束了。就从远处不高的、淡红色的美丽夕阳照到的山顶上下来,正向较远的位于山脚下一片平地的部队驻地走去。
在非常英气的绿色军帽上,有一颗鲜红的五星,帽下是一双严肃不苟的、非常机敏的眼睛,又大又黑,眨闪着温和机敏的眼光。略扁平的黑乎乎的鼻孔下剪短的黑糊糊的胡子,在他衣领两边,同样,有两道鲜红的领章。
他胸部非常的宽厚,一根朱红色皮带紧系在他微鼓的肚皮上。现在,他走在战士们的前面,脸上是汗水,因为,肖连长在带着战士们训练时,除了在讲解军事要领外,就亲自带着战士们一起训练,虽然他已经对军事技术非常熟练的不得了!
现在,要到部队驻地了,他一眼看到下面的步兵连的隔壁只隔了一道灰墙的炮兵驻地,包括肖连长在内的战士们马上就勾起半年前,他们团的炮兵开往那时在打仗的越南、老挝战场的情景,当时他们是那样的想去,可惜不需要步兵,当时他和战士们非常的失望,就是现在想起来,心里也空落落的。肖连长就经常听战士们嘀咕,怎么不派我们步兵去?后来,肖连长听政委说:我们解放军只能派出高炮部队,工程兵部队到那里,是不派步兵的。我们的援助任务是,打击从空中进行轰炸的美军飞机,把被美军轰炸的桥、道路进行及时修通。后来,肖连长对战士们说了,战士非常的失望!有的当场对自己连长说: “连长,我要调到炮兵部队去!我要求到工程兵部队去!” 肖连长理解战士们急于上战场的心情。 后来,战士们没完了。肖连长听了,心里就生气,我们解放军不能这样随随便便,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不行,就非要调去。就一下把他方脸一昂,两只眼睛都瞪圆了,露出凶气:“你们怎么这样!我们战士要听祖国的,祖国需要我们哪个人去,我们就去。没有去的,我们就只好等着,干好自己每天的军事训练工作就行了,怎么跟老子不听话了,咹!” 肖连长一冒火,就说粗话,样子非常的强硬有一种豪爽的气质。
“连长,如果没有呢?”
“我们就准备着。”
“如果真没有呢?”
“那我们也要刻苦训练,好好保卫国家和人民。”肖连长说。
“我们要等多久?”有几个战士啰嗦地问。
“好了,别跟老子啰嗦了。”肖连长又一下冒火了,刚刚平息了大家的情绪,又犯了。不禁大吼道。他在冒火时,一个方脸非常凶!两只眼睛闪出冷光,非常性感的鼻翼一翕动,一张方脸就涨红起来,整个人又透露出非常厚道实诚的气质。这件事后,没有一个战士敢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意向。现在,解放军连长肖振河带着一连的战士们进了部队里,就往一连营房走去,大家到自己营房的床都躺下去。肖连长和一排长黄春走进连部,就看到团部通讯员小李来了。
“肖连长,团长叫你去。”
肖连长没有问,反正周团长喊自己是有军事上的事。就对一排长黄春说:“一排长,你在连部等我。”
“行。”
然后,肖连长侧过脸,对小李说:“走吧。”
然后,小李带着肖连长去团部了。
到了团部,肖连长见到了解放军团长周建山。他知道战士们渴望到越南、老挝参加反美战斗,而作为步兵无缘上战场的心态。
“小肖,你和你连做好准备,跟团去老挝。”周团长说。
肖连长问:“怎么不去越南?”
“那里有游击队。在老挝,我们的一个修路工程队,经常被一支是美国傀儡的老挝皇室部队袭击。所以,中央军委、云南军区决定派一个团去保卫我们的工程队。”
“团长,我还以为派我们去越南。”
“在越南的高炮、工程队不需要。你们步兵不是很想参加进来吗?机会来了。”
“太好了!”
然后,肖连长又问:“我们好久出发?”
“三天后出发。”
……
然后,肖连长回到了一连,他知道战士们盼望着这样一个好消息。
对于一个解放军来说,原先看到自己兄弟部队出国到越南,后到老挝,支援那里的革命力量反抗本国的反动势力和美军的战斗,而派去了大量炮兵部队,工程兵部队的行动是那么羡慕。一连的战士们对于去老挝,保卫那里的人民,一定会高兴的。
肖连长相信,只要战士们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睡不着。
他知道有多少个战士非常想去老挝参加那里的战斗,自己早就想去了。
他在这样的心情里,走进营房里。
看到自己肖连长走了进来,战士们都站起来,都以为自己连长跟以往一样来看他们的。就招呼道:“连长!连长!”
肖连长还是频频地点了点,一个非常温和的红红方脸显得是那样光亮亮的,非常的神采奕奕!
他还是非常兴奋,忍不住,对自己战士们宣布:“同志们,三天后,我们到老挝去,支援那里的人民革命反美的战争。”
“连长,是真的吗?”有战士不相信地喊道。
“是真的。”
战士喊起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4-30 10:44
谢谢分享!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8 10:45
二 解放军连长肖阵河


在随后的两天来,要去老挝支援那里人民反美战斗的战士们都非常急地准备着。肖连长从团长那里获得的任务是:他们二连和其他的部队都负责保卫在老挝施工的解放军工程兵部队。他们一连将去老挝的猛塞,专门保护在那里施工的工程兵工作现场,团长还告诉他,工地上还有解放军的高炮队,他知道自己最亲密的战友,高炮四连连长徐明虎在那里。想到即将就要和自己战友在一起,抗击美军,打击当地的敌人,肖连长他太期待了。徐明虎和他一样大,30岁,两人都是从一九五八年19岁从安徽参加的解放军到了云南边防部队。

……
“连长,今晚就要出发了,”战士小何一张圆脸高兴的,好像去老挝作战,不是去打仗而是去游玩似的对身旁的肖连长说。
肖连长说,也是提醒他:“小何,去老挝是要打仗的,那里有老挝王室的傀儡武装,还有美军飞机,这是要流血牺牲的,你怎么这样高兴的没有感觉了!”
小何把他圆脸一扬,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说我是一个小孩。”
“是呀!”
另一个老战士魏军说:“连长,你不要小看小何,他什么都知道。”
“好了,你们都准备的怎样了?”
“连长,我们都等的早就不耐烦了。”战士们说。一张张脸充满了想即刻去老挝的神情。
“我要告诉大家,我们一连和三连五连一起发出,往西过国境线去老挝,到位于老挝北部的猛塞,那里是我们一连的目的地。明白吗?”
“明白!”
“我们解放军到了老挝,要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爱护那里的人民和一草一木,坚决打击敌人,保卫老挝人民的生命财产。”
“明白了。连长!”
肖连长看了看手表是20点,还有一个小时部队出发。就走出去了,这里是一连一排一班,还有二班。他去二班了。
要出发了。肖连长和战士们一样,是第一次出国到老挝作战。半年前,他看到别的炮兵,工程兵部队从这里出发去越南、老挝,去支援那里的人民的反美斗争,就十分想去,可是,那里不需要步兵,他和战士们都十分绝望!现在,他根本没有想到,他们步兵有机会到老挝去。从来没有打过仗的他,是多么需要有这样的战斗经历,尽管,自己可能会战死在老挝!

在去老挝前,对自己战士的检查,对于他和他们来说,待在部队里,等着转业,和进行一些军事训练 这太平常了,现在能跟其他的部队(工程兵部队,到越南、老挝去参加战斗,那该是多么的不平凡!这应该是每一个解放军的心愿
。肖连长也不时看了看手表:才20点。他想离21点出发,还有一个小时,他觉得,自己还是多想想,在去老挝的路上有可能遇到的事和风险。
想了后,肖连长又回到了战士们中,一排长徐集成看到他进来了。就问:“连长,现在几点了?”
“20点了。”
“就要到21点了。”徐排长觉得出发的时间也不是太久了。
看到大家都热切地等着。肖连长也心急。到了21点,团部吹起了出发哨。
“同志们,快集合!”一直在一班营房里肖连长听到了,心里就跳动一下,知道:去老挝的时间终于到了。
“是,连长!”
所有一连的解放军战士都拿上步枪,在被灯照得发亮的宽大地坝上集合,还有其他营。
一营长胡长胜已经和副营长到了。看到肖连长从一排房里跑出来。
一排长看到战士们都到齐了。用惯常的军事训练方式,非常严肃而正规的神情喊道:
“立正一一”
战士们马上用左脚靠近右脚。
“稍斜。”徐排长又继续。
战士们马上出左脚。徐排长刚喊完,他们就即刻这样完成,非常的熟练!
“立正!”
一排长徐集成非常红亮而有力的声音继续,他在喊时,被营房里的灯光越过战士的头顶,以及他们身形的缝隙间照到徐排长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肚皮上,皮带也闪烁地发亮。
“向前看!”
战士们的眼光就向前面正视。
“立正!”
一排长徐集成那显得严谨有力的具有解放军特有的声音喊过后,才略缓和些说:“同志们,请连长讲话。”

然后,肖连长往前迈出一步,朝站成三长排的一连全体英武雄壮的解放军战士敬了一个有力的军礼,才非常严肃而庄严地说:“从今晚起,我们将到老挝去执行保卫工程兵的任务。记住:我们一连一定要完成好上级首长和祖国人民交跟我们的这一光荣任务。到了老挝,我们要热爱,保护那里的山水和那里的人民,配合老挝革命党的战斗。任务很危险艰难!我相信我们每一个解放军官兵会坚决完成这次光荣任务的!”
“是,连长!”战士们回答。
“好,出发!”
非常明快的肖连长喊道。然后,一连的战士们向夜色里的部队大门口缓步地走去,向位于云南西部的中老边境前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0 11:20
三 向老挝猛塞进发




在黑越越的由云南往西的看不清的山路上,包括一连、二连、五连的解放军部队正在往要走三个小时才到中国云南和老挝边境的地点缓慢走去。
此时,走在一连最前面的是一连长肖阵河。他的身边是一个向导老乡。
他们走在此时,是一片黑黑越越的静如安眠的山里。一会,走上山、下山,过一处宽地,过一条浅河,又上山,这样的山路走了几次了。
“你们等一等,我去试一试。”
肖连长说。因为,前面又是一条河。就一个人往在黑乎乎的具有寂静的山地气息的氛围,就和向导往黑得有些微明的浅河走去,过了不久,他回来了,他感到这条河打到自己的小腿处,可以放心的过。
就回来,对战士们和其他连队说:“可以过河。”
说完,就带着一连先走去。
二连、五连也跟着过河。在凌晨三点,他们终于过了边境,去老挝了。刚天亮,一连和二连、五连分开了,二连和五连分别根据团长的指示,去老挝北部一些地方去保卫那里的中国工程兵了。


一夜没有睡的战士们太疲乏了。
肖连长看到大家太累。就说:“大家歇一歇。”
然后战士们都就地倒下,睡了。
昨天晚上到一个深夜,肖连长带着战士们走了一个晚上,他觉得大家太累了,就让大家在老挝的北部山里苍翠的绿色树林里睡一睡。
过了一会,他问身边的向导:
“你说,我们还有好久到猛塞?”
“早一点,就是大家不睡觉,两个小时,就是上午11点到,如果睡上一个小时,中午12点过到猛塞。”
肖连长听了,他觉得先让战士们睡一小时,在中午12点后到达,到了那里,他想正是工程兵、炮兵的吃中午饭的时间。大家看到了,增援他们的战士也没有这样的疲惫,正好利于展开警戒;他不会担心有什么异常。就说:“向导,你睡一下吧!”
“肖连长,你一夜都没有睡了。”
“我知道。”
然后,大家都在叶草、树干下睡了。肖连长觉得自己也应该睡下,不然,怎么进行工作?
所以,他躺在树下的地上,双手放在他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肚皮上,他感到了在四周的叶草树一动不动,一种来自树荫下的静雅,使他感到自己处于一种温和的氛围里,使他的身心非常的舒服,他觉得自己仿佛在国内的部队里的营房里,躺下睡觉,渐渐地一股柔和睡意使他进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排长黄运城拍醒了。
“连长,已经十点了,快起来了!”
还好睡的肖连长睁开眼睛,起来,这时,战士们被喊醒了自觉地排好队伍,等着连长来出发向老挝的猛塞去。还有二个小时,就到了,肖连长想道:这下,自己可以用好的精神去和 那里的工程兵连长周志刚和炮兵连长见面了。他在期盼着自己和战士们12点到同志们那里。
过了五六分钟,肖连长看到大家都集合好了,就大喊一声:“出发!”
然后,在肖连长的带领下,他们走了二小时多,12点十五分,翻过一座矮山。
“肖连长,前面就是老挝猛塞。”向导对肖连长说。
肖连长是从来没看见过这里,心里也非常新鲜好奇。他看到:在山的往西,都是大小不同的矮山小山,这里只能隐隐看见被一些山挡住一些的山地。他觉得这里应该是中国工程兵部队,高炮部队所呆的地方。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72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