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我欠姥姥三叩首
11559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5-1 11:13

我欠姥姥三叩首   



二两三君 发表在 情感酒廊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89-1.html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十五天前,姥姥带着慈祥的笑容睡着了,她是那般安详平静,又是那般恋恋不舍。
嘴角微扬的笑容,我知道,姥姥一定在做一个特别甜美的梦。梦里,我们一家人欢聚一堂,庆贺姥姥百岁高龄大寿,儿女们给她敬茶,孙儿们给她叩首,只为祝福姥姥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姥姥端坐高堂,虽然银丝如雪,岁月的痕迹爬满了脸颊,但依旧春光满面,精神矍铄。看着眼前儿孙满堂,一片其乐融融,姥姥笑了,笑的是那样甜蜜。
眼角干涸的泪迹,我知道,姥姥一定是在想我姥爷。30年代出生,经历了饥寒交迫,地主压迫;走过了乱世天下,兵荒马乱;见证了新中国成立,遇到了我姥爷,从此两人心心相惜,相濡以沫。人生实苦,姥爷姥姥彼此足够坚信,风雨同舟,共同撑起了一片湛蓝的天。时间跨越到了80年代,姥爷终究还是先于姥姥深睡在了时间的长廊里。姥姥用一双勤劳且有力的手,一直默默的守护着她和姥爷彼此间的约定。一别三十余载,如今终于可以卸下所有重担,姥姥如妙龄少女般飞奔向时间长廊里等待她的姥爷,深情相拥,此拥海枯石烂,地久天长。姥姥是激动的,是开心的,是幸福的眼泪。
……
时间是一个既让人喜欢又让人讨厌的东西。
我欠姥姥三叩首。
我们家族有这样一个家风,每逢春节初一都要去给姥姥叩首拜年,同时初一也是给姥姥过寿的喜日子。
从我有记忆的童年起,每逢这天,舅舅家总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我们一大家族聚在一起,恭贺新春,为姥姥过大寿。姥姥总是穿着红色小花棉袄,端坐高堂,一副老小孩的样子,脸上洋溢着和蔼的笑容,和儿女们津津乐道,侃侃而谈,与孙儿们玩耍嬉闹,欢声笑语……
等到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餐时,房子里突然安静了很多。姥姥坐在高堂之上,满脸和蔼可亲,然后一家接着一家给姥姥叩首拜寿,当然最开心的还是要属我们这些毛头小子了,说几句似懂非懂的祝福语,再给姥姥叩三个响头,就能得到姥姥给的压岁钱。童年最开心的莫过于小手里攒满了姥姥给的压岁钱了,顾不上桌子上摆满丰盛的年饭,兄弟姐妹们争先恐后往商店里拥挤,买糖的,买玩具的,买鞭炮的……童年,姥姥是我们孩子们的存钱罐。
直到有一天我们各自忙于学业,大人们忙于生计,姥姥的青丝逐渐变为华发,终于抱不动孙子时,我们才明白姥姥真的老了,走不快了。姥姥亲手带大的几个大孙子一年看她的时间更少了,说话匆匆几句,便去了学业。我相信姥姥是在那时才迷上了电视,看着电视里的小孩,她开怀的笑着自言自语道,我的孙子们终于长大了,从此天高任鸟飞,海空凭鱼跃。在那些小孩身上仿佛她有看到了年幼时的自己,年幼时的我们,一朝朝,一幕幕,不经意间陶醉了自己,打湿了双眼,欢笑了容颜,淡忘了孤独。
姥姥爱吃核桃,每逢想她的时间,我便抽空买点核桃来看她,接过姥姥递给小铁锤,把整袋核桃取了皮,然后把核桃仁给她存下来,这样再也不用姥姥拿着小铁锤去一个一个的敲打了,我知道姥姥那双有力的手再也不可能很轻松的拿起那个于我很轻的小铁锤了。
后来有几年光景我去了外面闯荡漂泊,从此见姥姥的机会就更少的可怜,我知道我是爱姥姥的,姥姥其实也很明了。偶尔借着母亲去看奶奶得机会,给母亲来一通电话,和姥姥大声的聊几句家常,听姥姥几句嘱托,便又去忙工作了;更多的时候,是从母亲那里询问姥姥的境况,得知她时常生病,心里也是一直担心挂念的。只是为了梦想,我错失了陪姥姥的时间。遇到春节,回家看看姥姥,拉着姥姥的小手,听她念叨几句,叩三叩首,可能都没有感受到姥姥手心的温度,又匆匆离开了。姥姥看着我们匆匆离开的背影,依旧独自坐在那把专属于她的座椅上,眼睛里充满了不舍与理解,这就是姥姥伟大的爱。
17年年末,我早早的归了故乡的巢,那段时间也是我最迷茫的时间,迷茫到心里惦记着姥姥,却又不想以现在的状态去看望姥姥。只是偶然间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小贩拉着满满一车的核桃时,我的心动了,再也掩盖不了自己去看姥姥的心。叫停出租车,情不自禁的买了一包核桃,急匆匆的去了姥姥家。
见到了姥姥,姥姥依旧慈祥的坐在椅子上,仔细地打量了我几眼,然后轻叫几声我的小名,我内心颤了颤,心却被姥姥拉着回到了童年——姥姥的大手牵着我的小手走在乡间小道上……
想哭,但又忍住了,我不想把此时价值连城的眼泪暴露在姥姥的眼前,因为此刻姥姥打湿的双眼是高兴的。坐在姥姥的身边,姥姥的小手轻抚着我的大手,一遍又一遍,一圈又一圈,心里暖暖的。
那天下午陪姥姥聊了好长时间,临走之前,把核桃皮剥了,满满的一碗核桃仁留给了姥姥,遗憾的是我又一次把离开的背影也留给了姥姥。我想在我离开之后,姥姥开心的嚼着核桃仁,痴痴地看着电视机里风景,因为那里有她的身影,更有我们的身影出没,没有别的,只因想念!
时间长河流进了18年春节的海洋里,无声无息。
今年春节的家庭聚会,我赶到了,却不见了姥姥的身影,姥姥由于身体不便,不能参加这次家庭聚会。我明白,姥姥老了,来回折腾于我们来说是不孝,于姥姥而言则是望眼欲穿却又无可奈何吧。少了姥姥,聚会也少了气氛,少了祝福,少了许多个三叩首……
聚会完事,第一时间去了姥姥家,看到姥姥依然独自坐在那把专属于她的座椅上,看到我们回来,主动问到我们吃了些什么,去哪里吃的?我想姥姥的心早已悄悄的跟着我们,和我们一起干杯,一起吃过了年饭。
少了三个叩首,狗年的这个春节好像少了三个月,转眼过了清明。春天本就是让人困乏的季节,姥姥当然也不能例外,睡眠自然多了起来。18年4月15日午后4点10分,姥姥困乏了,永远沉睡在了这个春天。
本想着以后的许多个春节我都要给姥姥三叩首,用来弥补这次春节的遗憾,没想到遗憾变成了永恒。但我清楚的记得姥姥在睡着之前对我的嘱托和希冀,我将毕生倾尽全力来实现姥姥对我的付托,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5 23:05

楼主太厉害了!分享很及时!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21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