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5-13 20:37

中国历代皇帝的故事:明武宗的“豹房”:纵欲淫乐   



zyesheng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在明朝历史上,明武宗朱厚照无疑是一位最荒政纵乐的皇帝。清康熙年间参与纂修《明史》的毛奇龄,采撷《明武宗实录》中所载武宗遗事撰写了《明武宗外纪》一书,记录了明武宗败德失政的事例。其中有记录“豹房”一事,揭露了明武宗为政昏庸,荒淫鲜耻的面目。

  文中记载:明正德六年,有人向明武宗推荐说,锦衣卫都督同知于永擅长“阴道秘术”。于是,明武宗就将于永召进“豹房”,跟他谈话,武宗十分高兴。于永是色目人(所谓“色目人”,是元代出现的对中亚、西亚乃欧洲诸多种族的统称),他对明武宗说,回族女子气质圆润,光亮夺目,大大胜过中原地区的女子。当时都督吕佐也是色目人,于永便假造圣旨,索取吕佐家里善于跳西域舞的十二位回族女子,进献给明武宗,白天黑夜不断地为明武宗唱歌跳舞。于永还认为这不够,还将一些色目人官员家中能歌善舞的女子搜罗进“豹房”,借口教习乐舞,选择其中漂亮的妇人留在宫内,不让出宫,“歌舞达昼夜”。

  《明武宗外纪》中提及的“豹房”,是历史上臭名昭着的“皇家淫窝”。所谓“豹房”并非武宗创建,元朝时期已有此风气,它是贵族豢养虎豹等猛兽以供玩乐的地方。另有虎房、象房、鹰房等处,房又称为坊,如羊坊、象坊、虎坊等,北京至今尚存此类地名。有学者考证武宗兴建的豹房原址在皇城的西苑太液池西南岸,临近西华门的地方,即今天的北海公园西面。(今中海、南海、北海三海,明代统称为太液池)明武宗豹房,始修于正德二年,至正德七年共添造房屋200余间,耗银24万余两。史载,豹房“宫殿数层,而造密室于两厢,勾连栉列”,讲的是豹房多构密室,有如迷宫,又建有校场、佛寺等。开始时,明武宗只是白天来玩玩,到后来索性就住在豹房,经宿不去,号为“新宅”。

  关于明武宗营建的豹房,其他历史文献也有所记载。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记载:“嘉靖十年兵部覆勇士张升奏,西苑豹房畜土豹一只,至役勇士二百四十名,岁廪二千八百石,占地十顷,岁租七百金。”明朱国桢《涌幢小品》记载:“西华门狗五十三只,御马监狗二百一十二只,日共支猪肉并皮骨五十四斤。虎三只,日支羊肉十八斤。狐狸三只,日支羊肉六斤。文豹一只,支羊肉三斤。豹房土豹七只,日支羊肉十四斤。西华门等处鸽子房,日支绿豆粟谷等项料食十石。西苑豹房畜文豹一只,役勇士二百四十人,岁廪二千八百余石,又占地十顷,岁租七百金,此皆内臣侵牟影射之资。”这两段文献材料中出现了“豹房”、“西苑豹房”两个名词,说明他们指的就是武宗豹房,还说明武宗豹房有过一头豹,并配备了240人的兵士队伍来饲养宫内这只豹。历史学家邓之诚先生在《骨董琐记》中单有一节《豹字牌》讲述了这支队伍的状况:“吴骞客藏豹字铜牌,上有穿,两面有文,正面隐起作豹像。横刻‘豹字陆佰拾号’,凡六字。背面文六行,云‘随驾养豹官军勇士,悬带此牌,无牌者依律论罪,借者及借与者罪同’。凡二十七字。盖正德间创立豹房,守卫军士所配也。此牌传世当移,与骞客同时藏者,当有数人,予友丁□公,亦得一枚”。邓先生讲的“随驾养豹”,当然指的是饲养武宗豹房中的那只豹。一头文豹,要用240个饲养人,足以说明明武宗的奢侈与腐败。

  《明武宗外纪》还记载,正德十二年(1517)九月,武宗不听御史张钦等大臣的劝阻,快马出关,抵达宣府,住在指挥佥事张彬为他营建的镇国府第,肆意寻欢作乐。武宗每天夜里出行,看见高大房屋就跑进去,或者索取饮食,或者搜寻妇女。居民痛苦不堪,以致有人暗地贿赂奸人江彬求免骚扰。后来,将士烧柴缺乏,就强行拆毁百姓房屋,拿木材当柴烧,使得当地“市肆萧然,白昼户闭”。

  《明武宗外纪》又记载了一则明武宗与“刘娘娘”的轶闻。正德十三年,武宗驻在偏头关,在太原大肆搜索女乐人。偶然,在众多乐妓中远远看见一位美丽而且善于长歌的女子。武宗把她召来,询问她的籍贯。她原本是乐户刘良的女儿,晋府奏乐工杨腾的妻子。武宗赐她一起饮酒,试验她的艺技,很是高兴。后来武宗从榆林回来时,再次召见杨腾妻子,将她带走了。从此以后她跟随武宗外出,受到的宠幸超过诸侍女,号称美人,饮食和日常起居都与武宗在一起。左右侍臣凡有触犯武宗发怒时,就暗地求她,只要她笑一下,就不会受到处罚。于是,江彬等亲近侍臣,都叫她“刘娘娘”。

  另据明史记载,豹房和大内已经妖丽如云,武宗却不满足。他听人说回回女子白皙润泽,就命令回回籍达官贵人,将家中年轻妇女轮流送豹房承应。延绥总兵官马昂因奸贪骄横已被罢官,他将善于歌舞已出嫁的妹妹夺回献给武宗,武宗大为高兴,就立即升他为右都督,他的两个弟弟也都受到赏赐。后来,武宗又要召马昂的爱妾入豹房承应,马昂也照办,于是他的两个弟弟一个被提升为都指挥,另一个被提升为仪真守备。《明武宗外纪》还记载,武宗南征回来时,遇到湖广参议林文缵,上了他的船,又夺走了林文缵的一个小妾。

  《明武宗外纪》中揭露了明武宗荒淫无耻给百姓带来的祸害:“凡车驾所至,近侍先掠良家女已充幸御,至数十车,在道日有死者,左右不敢闻,且令有司饩癝之,别具女衣首饰为赏赉费。远近骚动,所经多逃亡,上不知也。”你看,凡是武宗车驾所到之处,他的亲近侍臣首先掠取良家女子供武宗玩弄,并且命令官员赠送钱粮,另外购置女人衣服、首饰作为赏赐用。以至于远近地方为此发动骚动,在武宗所经之地,百姓纷纷逃亡避难。而这些情况,武宗竟然全不知之!

  明武宗朱厚照(1491—1521),弘治十八年(1505)五月孝宗病死后登基为皇帝,这时他才十五岁。武宗这个小皇帝,登基第二年便娶了一后二妃,但此后其生活却愈加放纵。按照明太祖所定下的祖训,天子、亲王决不允许“狎近”娼妓,但武宗竟微服出宫到烟花小巷游荡。武宗不听忠臣们的劝谏,反而重用善于逢迎的大臣和太监。当时朝廷太监刘瑾和马永成等人狼狈为奸,控制朝政,时人谓之“八虎”。武宗只管自己纵欲享乐,几乎将政事权交给了刘瑾。刘瑾常常乘武宗玩心正浓时去奏事,武宗就将手一挥说道:“我用你们这些人干什么的,却只是来烦我!”于是,刘瑾索性也不奏闻了,竭力诱导武宗玩个痛快。正德二年,修缮南海子的工程还没有完成,准备在次年元宵节大大热闹一番的灯彩还在制作之中,刘瑾又在西华门营建了一座取名为“豹房”的巍峨宫殿,挑选了许许多多美女及技艺精绝的乐工在里面,让武宗昼夜沉湎于歌舞淫逸之中,武宗也就此把豹房看成“新宅”,把后宫大内丢到脑后。正德九年上元节,乾清宫张灯时因不小心而着火,延烧宫殿,自二漏至天明,乾清宫一下皆成灰烬。当火势盛时,武宗还在豹房,回头望去,光焰烘烘,武宗竟笑道:“好一棚大烟火!”

  武宗荒淫奢靡的生活,使得国家财政支出剧增。皇室为了增加收入,不断扩充庄田,曾经弄得京城近郊都骚动起来。武宗则用卖官鬻爵的办法增加收入。正德二年,修缮南海子等处工程的经费不足,工部奏请出卖官爵,武宗批准了。正德三年,军饷不足,有人提出出卖官爵,武宗又批准了。更为荒唐的是,作为富有四海的武宗,竟然干起索贿受贿的勾当。据明陈洪谟《继世纪闻》记载,正德时,武宗听信刘瑾之言,收取中官贿赂,“将天下镇守(太监)取回,新用者论地方大小,借贷银两进献,即得差用”,“内官韦兴、齐玄等皆先朝犯赃问发,亦夤缘差出分守”。于是,这些新用镇守太监因向皇帝送了贿赂,“所至剥削民财,全无顾忌”。此外,武宗还实施刘瑾提出的“罚米法”和停发各边年例银两。

  武宗和刘瑾的胡作非为,导致了朝廷对人民的加紧搜刮,引起社会政治动乱。当时湖广、江西、四川、河北、陕西等地区农民接连爆发起义,其中四川农民起义历时六年,河北起义军直接威胁到明朝首都。同时,统治集团内部乱象横生,宁夏安化王朱寘鐇发动叛乱,八虎内部也出现了张永和刘瑾之间的利益冲突。正德五年,刘瑾及同党被清除。但是,武宗并没有汲取教训,改弦更张,宦官当权的局面没有改变,武宗也仍然耽于逸乐,继续过着荒淫的生活。正德十三年,武宗三次出巡,一路上,近侍掠夺良家妇女以充幸御,百姓受尽骚扰之苦。正德十四年,武宗又下诏南巡,虽然一路上已有刘美人陪从,但是沿途百姓仍是受尽灾难,未婚女子都争抢夫婿。江彬等奸臣不时传旨征索财物,郡县长吏竟像犯人一般被铐缚起来,通判胡琮甚至害怕得自缢而死。正德十五年,武宗在南京心血来潮,泛舟独钓,结果船翻落水,虽被救起,但从此生病。正德十六年三月,武宗在豹房死去,三十一岁,无后。

  明武宗生于富贵,沉迷荒淫,入则沉溺女色,出则抢掠妇女,宠信奸佞小人,遗弃贤才,君臣共同宣淫,荒废朝政,祸国殃民。明武宗朱厚照养虎遗患,自己终于被“虎”吃了;营建豹房纵欲淫乐,自己终于被“豹”吞了。




----------------------------------------------
世上没有比人心更高的山、世上没有比脚步更长的路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47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