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96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5-15 14:13

杨度欲为教育总长未果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綍



   这是北洋军阀的回光返照时期,有一段有趣的插曲,是
关于杨度的。这位袁世凯时代的头号红人,被袁誉为旷代逸
才的洪宪祸首,自袁去世后就四处流浪。过去孙中山拉他加
入国民党,他毫不考虑,可是在陈炯明叛变后,他到上海晋
谒孙中山,痛陈往日错误。13年曹、吴当政时期,杨的好友
夏午诒在保定为上宾,杨以之为媒介北上说曹、吴参加革命,
不得要领;冯玉祥倒戈后,杨以参赞名义居姜登选的皖督幕
中,郭松龄杀姜登选,杨返天津,此后就被张宗昌聘为总参
议。当时国民党要人李石曾等鉴于北方教育横受军阀摧残,劝
杨活动教育总长,杨颇意动。一天某君由津浦路北上,过济
南时碰见杨的好友王绍先上车,于是两人同坐,不免谈东说
西,王提到杨进行教长事,某君笑着说:“晳子前此薄此席而
不为,今则求之而不得,真是彼一时此一时了。”接着某君又
说:“晳子应该请长腿将军(指张宗昌)帮帮忙呀!”王绍先
说:“那怎么行,张效帅听了学堂就头痛,提到教育就掩耳!”
某君胸有成竹地说:“不然,如果晳子真心想做教育总长,找
张效帅是唯一的办法。”王说:“只要教长能到手,找谁都可
以。”于是某君乃说:“只要他听话,我可以打包票。”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北京,下榻于太平洋饭店,王绍先就
催某君赶快进行,某君神秘地说:“先要活动费。”王说:“晳
子穷得要死,我的光景也不好,哪儿去找活动费?”某君说:
“没有钱怎么行?”王只好苦笑,某君淡然不经意地说:“只要
一块钱。”王吃了一惊说:“一块钱做什么呢?”某君说你听我
的吧,他叫人拿一块钱到刻字店,刻了两个图章,一个是
“北京教育促进会”,一个是“北方教育问题研究会”,还买了
几张邮票,然后用这两个团体拟就四通代电,两电致张宗昌,
请保杨为教育总长,两电致杨,请以教育为重,出肩艰钜。同
时要王写一快函给杨度,告诉他北京有两个教育团体敦请他
出任教长,如果张效帅请他商谈这事,杨要表示愿就,且自
拟保荐电,电发后即日来京,不可迟延。
   过了几天杨果然兴冲冲地到北京,见到王和某君,叙及
自己和张宗昌都接到了代电,张宗昌喜孜孜地对杨说:“晳子,
北京教育界居然找起我这个绿林大学出身的人说话了,我保
你,你最恰当,你自己拟电报,不要辜负了他们的盛意。”杨
就这样来了北京。于是某君告杨说:“这第一关已打通了,张
效坤知道教育界最瞧不起他,如今居然求他荐人,他当然会
热心,这是心理战;现在第二关尤不可疏忽,张雨帅容易讲
话,可是他身边有一位贵本家杨宇霆,你要对他低声下气。”
   过了几天,果然张作霖约晤杨度,说了许多借重帮忙的
话,杨辞出后顺道访杨宇霆,随便敷衍了一下,回到旅馆,把
经过告诉某君,某君听后跳了起来说:“怎么只随便敷衍杨宇
霆?”杨度说:“他的老帅已答应我,我何必和这个后生小子
多谈。”某君一迭声说:“糟了,你的总长做不成,我的巧计
也成了画饼。”杨不相信,一等等了十多天渺无动静,乃向奉
方另一人处打听,才知内幕,原来当张作霖提出杨度做教育
总长时,杨宇霆淡淡地说:“晳子是洪宪祸首,政治色彩太浓,
现在出来会增加麻烦。”一句话就把杨度已到手的总长告吹
了。      

   奉军入豫时,北京政府益显黯淡。顾维钧摇摇欲倒,16
年3月8日财长汤尔和海长杜锡珪向顾维钧提出第二次辞
职,9日教长任可澄亦请辞职。顾阁本身原建筑于张作霖和吴
佩孚的联合关系上,当时因奉张表示对内阁无意见,所以顾
阁的阁员以吴佩孚和孙传芳关系为多,顾本人与奉方没有太
深的渊源,当孙传芳京沪战败,而奉军则入豫逐吴后,顾维
钧自然风雨飘摇,不过由于奉张对中央政权问题还没有具体
决定,所以仍然维持顾阁过渡。       
   杨宇霆常往来京奉间,中央问题奉张颇听杨宇霆的意见,
由于吴佩孚已经一蹶不振,因此梁士诒组阁的传说就非常之
盛,而杨宇霆亦有呼之欲出,跃跃欲试的风闻。
   到了3月下旬,顾阁益显凋零,除了财长汤尔和、海长
杜锡珪、教长任可澄外,司法罗文干、农商杨文恺、内务胡
惟德亦请辞,这一来顾阁只剩下陆长张景惠、交长潘复二人,
潘复因和张宗昌关系密切,常往来北京、山东之间,不在首
都,即使在京亦不大出席阁会,因此所谓的顾阁,只有一位
兼外交总长的顾维钧和陆军总长张景惠,实际则是一位总理
和一位总长。    
   3月28日下午顾赴顺承王府谒张作霖,表示不能维持的
苦衷,请张速觅替人,张没有作切实的答复,只表示当前军
事正亟,无暇顾及政治,亦无适当人选,请顾仍勉为其难,继
续留任。顾又强调当前财政的困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张
听了颇不以为然,冷笑说:“中央财政的困难不自今天始,十
多年来一直是财政问题,少川先生组阁以前就已存在,当时
既可以出山,今天又何为而求去呢?”
   4月5日内阁会议,汤尔和、罗文干等破例出席,内阁精
神为之一振,可是阁议无事可讨论,而汤、罗出席仍表示要
辞职,所以在内阁会议后,还是一片消极气氛,而外间盛传
国务院将停开伙食准备结束。4月7日顾维钧再向奉张请辞。
   张作霖这时候很犹豫,一方面他仍想维持吴佩孚的感情,
一方面则是中央政权的形式。奉系的人多主张张作霖自为元
首,可是当前军事时期,奉张欲独揽大权,名至实归,究竟
应该采取什么方式,始终作不出一个决定来,在没有决定以
前,只有拖之一法,顾维钧就变成这个拖局中的过渡总理,欲
退不能。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079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