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5-16 18:29

日本人如何看雍正帝迫害手足:君主不得不履行的义务   



x8362622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编者注: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东洋史学者宫崎市定(1901-1995),是知名的京都学派的代表人物。宫崎市定认为,在中国古代君王之中,特别是距离现代较近的清代君王中,雍正帝长期以来被误解、被低估。在他看来,雍正帝非但对于清王朝的统治延续有着特殊的意义,真正意义上促成了清朝统治的稳固——以清朝入关起算,雍正帝是第三代君王,完成了这个王朝独有特色的制度建设,包括秘密建储制、军机处的创立、支付养廉银等,还终结了天子与平民之间权贵阶层(满清宗室及民众)的特权,重塑了官僚阶层(官僚阶层被界定为天才和平民之间的信息传输介质,必须发挥其传导性,而不能结党营私,更不能成为新的特权阶层)。除此之外,雍正帝还将西藏纳入直接管辖范围。

  清朝皇帝普遍勤政,雍正皇帝算是他们当中工作最勤奋的。他在位期间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实行改土归流以加强对少数民族的统治,建立养廉银制度,设置军机处加强皇权;还出兵平定和硕特部落叛乱。但最让网友津津乐道的是雍正帝与兄弟之间的恩怨:八阿哥被更名为“猪”,九阿哥被更名为“狗”,十四阿哥被派去守护父亲康熙帝的山陵。只有十三阿哥忠诚辅助雍正帝8年,长期掌握财政大权。如果以雍正帝的性格或者个人恩怨来诠释这段关系,似乎过于简单。作为独裁者的雍正帝与兄弟之间的恩怨究竟是因为什么?

  雍正帝对他的兄弟们的迫害并不是凭其喜好任意为之的。有时我们看到的雍正帝如施虐狂般的执拗是在独裁君主制下作为君主不得不履行的义务而已。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惊叹于雍正帝强韧的精神。在和注定不会对自己心服口服的兄弟们进行的心理战中,八阿哥、九阿哥到底不是雍正帝的敌手。他们或者失去分寸,或者情绪激动,在自己的内心感情上产生破绽,最终被始终冷静如一的雍正帝一步步逼向死地。作为成长于深宫的皇族,不得不说他的性格极其怪异。也许是四五十年空居藩邸的生活,以及其间被卷入兄弟数十人围绕着皇位继承进行残酷斗争的经历,锻炼出他如此特殊的性格吧。

  虽说幸而获胜甚好,但其中的辛苦真是难以忍受。雍正帝一定是这样想的吧。他不想让这样的悲剧在自己的孩子们身上再次上演,其解决方法就是被称为“秘密建储”的制度。

乾清宫宝座之上的“正大光明”匾
  雍正元年八月,皇帝召来诸皇子以及众大臣,宣布:自古皇太子多不孝。盖因被立为皇太子者由此安心,再无学习之心、修炼之意志。再者,那些有野心的官僚们亦念此乃将来之天子,出于投机取巧之心,争相追随。故皇太子心生怠惰,流于奢侈,陷于邪道。历代圣明天子烦恼于皇太子之放纵者不在少数。即使大行皇帝亦对废太子束手无策。皇太子制度确实不佳。然而天子固有一死,不得不预为之计。朕有一良策。朕已于心中定下后继之人,但不会将其告与他人。仅将名字书于纸上,藏于小匣之内。将此匣置于高悬于乾清宫宝座之上的“正大光明”匾之后。视朕心中之继嗣者其后之言行,若其不致力于学、走上邪路,朕即重写名字,即时更换。朕若有事,无暇亲口指定继承人而驾崩之时,诸皇子、大臣共同开启小匣视之,其中所书名字即为皇位继承者。雍正帝设计的新方法确实十分巧妙。此方法实施之后,有清一代一直遵行不改,也正因此清代没有出过愚蠢的天子。皇子们想要成为天子,必须不断地提高自身修养,让父皇满意。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意味着独裁政治的形式也被带入家庭内部。皇子们即使在家庭中、在父皇面前也只能是臣子。作为一介臣子,为了成为继承人必须不断地接受试炼。因此,真正的独裁君主无法拥有真正的家庭生活,无论何处都只剩下君臣关系,甚至不能拥有普通家庭一样的亲子生活。从此之后,清朝再没有立过皇太子,唯一的特例是雍正帝之子乾隆帝。他过度模仿汉族君主的做法,在其即位六十年时立其子,即后来的嘉庆帝为皇太子并随即让位,自己隐退成为太上皇。

  至此,如果我们仅仅对雍正帝对其兄弟的迫害感兴趣,而忘记书写他对兄弟的友爱之情的话,就不能说是公正的。不得不说,八阿哥和九阿哥对于他们自己的悲剧,应当负有与雍正帝同样的甚至大于他的责任。他们执着于满洲时代的朴素的家族制度,认为父子兄弟应当团结一致、忧乐同享,像君臣这样的做派和形式主义背离了满洲的国粹。当然,这种思想与雍正帝的信念水火不容,他已经完全变成中国式的独裁君主,并以汉族的统治技巧使满族人得到安泰。但是,如果说兄弟之中有与皇帝的思想产生共鸣并以身示范,为使雍正帝成为独裁君主而尽力示好之人的话,雍正帝也必然会心存感谢。十三阿哥怡亲王正是如此。

  十三阿哥怡亲王小雍正帝八岁。雍正帝与同母弟十四阿哥水火不容,却将十三阿哥视为心腹知己。从众多兄弟中脱颖而出的怡亲王行事谨慎正直,忠诚地侍奉着雍正帝。他身兼九职,勤勤恳恳地工作,尤其对肃清相当于财政部的户部纲纪用力最深。某次,雍正帝对大臣十分骄傲地说:自怡亲王总理户部以来,一直被称为“伏魔殿”的户部面貌焕然一新,再无被贿赂诱惑之官员。若不信服,且试之。

  朕虽信用尔等大臣而任用之,但若与怡亲王相比,似鸿毛与泰山。(即使[将尔等百千聚集一处,朕倚赖未必如王一人也。]当宫崎市定引用的内容与中文史料的原文有所出入时,引文中的中括号标记完全符合中文史料的内容——译者注)怡亲王于雍正八年去世。雍正帝失望过度,饮食不进,寝不聊寐。怡亲王事朕诚敬忠爱之心八年有如一日,自古以来无此公忠体国之贤王。前怡亲王避朕名讳将上一字改为“允”,今着改回原“胤”字。雍正帝命令礼部在祭文中写作“胤祥”。这包含着从臣子升格再次回到兄弟关系的意思。即使是独裁君主,还是希望有兄弟亲情的。但有权利再次成为君主兄弟的只能是如怡亲王一般八年如一日,任劳任怨,比臣子更加尽心竭力的兄弟。只有完全成为臣子的兄弟,独裁君主才会将其视为兄弟。兄弟不是天生的,是天子赋予的地位。这正是独裁政治之下的君主家庭生活的特色。

[本帖最后由 审核员 于 2018-05-16 18:49 编辑]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首页选录,特奖励花生2,玫瑰2。请查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也许以后的天空

常在回忆之中下着雪
白色铺满了山野
我和我最初的爱
就在天地苍茫时告别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701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