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0383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5-18 11:34

[原创]韩信落魄的日子一



chenjingxinying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作者:史遇春



韩信自因怒而离开亭长家之后,他的心里着实有些后悔:

怎么能因为一时气盛,而自断粮草呢?

韩信转念又想:

亭长家确实是呆不下去了。在那里白吃了好几个月,人家早就要烦死了。

想到这些,那咕咕叫的肚子又开始折磨韩信了:

已经是好几天不见五谷的面了!

这时的韩信,是多么希望有一口粥来填填那不争气的胃啊。

但是,一个大男人,手无扶戟之力,又不懂得经商下海谋营生。天下虽有机会,可这些机会这时全不光顾韩信。

哎!混一日算一天吧!

韩信漫无目的地一边行走着、一边胡思乱想着。

前面有一条河,韩信眼前一亮。他想着,人家有些胖人不是整天都在夸口么:

“就咱这身体,喝口凉水也长膘啊!”

这个时候,韩信早就饿得着了慌,他想着,还是去喝点水,说不准就能让这辘辘饥肠好受些;喝点水,长膘就不需要了,只要能撑一下眼前的枵腹,也就心满意足了。

没成想,韩信刚走到河边,便腿脚发软,眼冒金星,一下子就瘫倒了下去,差一点就一头扎进这河里。

这一惊,韩信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坐在河边,因为饿得虚弱,这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俗话说: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这话一点都不假,况且韩信不是一顿没吃,而是好几顿都没有吃了。

韩信眼前的这条河,在这个地界已经流淌了好多年了,就连当地人都不知道,这条河出现于哪个年代,什么时日。这条河流域现在居住的民众,在他们出生的时候,这条河就已经静静地流淌了不知多少个岁月了。可以这么说,自打有人始,就有这条河。

这一天,天气好得出奇,瓦蓝的晴空下,碧绿的树林成荫,四周田野边的花儿开得正艳,树上鸟雀叫得正欢……一切都是那么地和谐,仿佛楚汉之际的战争根本就不属于当下的这个世界一样。

这里没有参与战事的大众的生活依然,他们的一切,还是按照往常一样的正常秩序运转着。虽然,远方也偶有关于造反、起义的消息传到此处,但这并不足以引起当地居民的骚动。他们依然如故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今天,这条河边,一如往日一般,淘米的、洗菜的、浆洗衣服的……人来人往。偶尔,还有清朗的笑声传来。那些淳朴的妇人,虽或有父、兄,夫、子在外服役,但她们对生活的热情并未因此而熄灭,日常的笑声并未在邻里面前减少。

在大家的心里:一切都是天命,普通人是无法改变眼前这一切的。

既然认了命,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生老病死、战乱纷扰就都是既定了要发生的,那么,作为个体的生命,所能做的,便唯有承受、承受、再承受了。

就是这一天,很早,便有几位稍微上了点年纪的妇人(为了方便,下文都称呼她们为“漂母”吧!)在这河边浆洗衣物了。为了家计,这些妇人们每天都要辛苦地劳作:要么漂洗、要么务家、要么下田……。

刚才,韩信来到这河边时,他很怕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因为瞅见河边有人,韩信刻意找了一个离漂母们较远一点的地方,去喝这河里的水,以期充饥。

其实,在韩信远远走来的时候,漂母们就瞧见他了。只是瞧见他的时候,漂母们忙着浆洗、忙着拉家常……她们的话题还未来得及谈论这走路晃晃悠悠的年轻人。

当韩信一屁股瘫坐在这河岸边的时候,其中一位漂母显然是观察到了这位年轻人的行止细节,她停下了手中浆洗的活儿,对众位漂母说到:

“那边有个年轻人好像是病了,我得过去瞧瞧。他三嫂,您帮我照看一下这些衣物,别让水给冲走了!”

听漂母这么一说,不光他三嫂,一众漂母都应了声。

其他漂母都知道这位漂母热心肠,有她过去看,大家暂时用不着全体出动。

(未完待续)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82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