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东莞恋歌
14508个阅读者,2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1 15:55
  第20章:戏里戏外
  这天刚下班,我还没想好去哪里,潘美莲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她约我去录像厅看电影,我没多想竟然随口答应了,我想我是太寂寞了,需要一个女孩子来作陪,当然如果没有女孩子,像潘美莲这样性感的少妇我也是乐意接受的,别骂我思想作风有问题,我们虽然只是农民工,但我们一样有血有肉,没老婆的农民工一样想女人。
  我想只要与潘美莲走在一起,故事就会开始了,更何况是看电影这种神秘的地方,不用多想我与潘美莲的火花是没有预兆的情况下就会理所当然地发生。
  潘美莲听我答应的那么痛快,在电话里嘻嘻地笑着,远远的我就能感觉到她很高兴,而且似乎笑得很淫荡,她一高兴我倒一下清醒了很多,感觉我会被她玩耍一样,因为在这个兴奋的时候我还想起了责任两个字,我想起了翘屁股,于是我对她及时地泼了冷水,我向她提出了苛刻的要求,白天看一会电影还行,晚上我有事不能陪你了。
  潘美莲听了笑声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听了这话她当然不高兴,可能是她想到了我们还是第一次约会,这样一想她又可能回过了神,因为她随即提出叫我下午四点一下班马上冲好凉,她在外面等候我。
  刚出厂门,远远的我就看到了潘美莲在向我挥手,穿着一条纯白的连衣裙,胸口还露出一条浮沟,又白又嫩的双峰似乎呼之欲出,因为她是肉感美女,通过她上半身若隐若现的白色连衣裙,我明显感觉到她里面的春光荡漾,这种欲露还休的着装,竟然激起了我的口水暗流涌动,我想二十多岁的少妇真是别有风味,比少女多了一份难得的成熟美,看了她精心的打扮,我知道她马上定有丰富的节目等着我。
  我笑了笑向她急步走去,过了马路,潘美莲也向我奔来,还塞给我一瓶冰红茶,她这种讨好我的行为让我感觉我成了她钓鱼的对象,愿者上钩,我更感觉她有种急不可耐的味道,因为她很快主动用右手挽着我的左手直往前冲,我这下明白了,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层山,这的确有道理,有时这纱还是多余的。
  受不了潘美莲急不可耐的丑恶面孔,也为了赢回自己少得可怜的自尊,我严肃的说:你要赶去投胎吗?
  想不到潘美莲神秘的一笑道:差不多,好戏还在后头,呆会你就知道了。
  看到她得意的笑容,这好戏从她嘴里蹦出来我感觉好像变了味,这好戏应该不是指电影是好戏,应该是我们自导自演的好戏,这不是我多想,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了真相。
  到了录像厅,看蝶的居然还在二楼,潘美莲神秘兮兮地说:二楼是包间了。
  上了贼船才知道包间的真正内涵,这包间实在是小得可怜,一个个包间相依为命地靠着像是放了两排衣柜,打开那扇一尺宽的小门,我们一个一个斜斜的地钻进去,钻进去一看,两个人呆在里面转过身都免不了肌肤相侵了,门一关我们就像井底之蛙了。
  因为包间是夹木板一个个隔开的,呆在里面白天也是黑暗的,光线太暗了,所幸夹木板高不过两米,所以天花板的余光还是能斜照下来一点点反射光,当然这光只能让你明白旁边有一个女人的形象,而且充满了朦胧美,充满了暧昧的气氛。
  包间里面放了台电视和DVD,还一块木板铺在地面,贴了一层没靠背的破沙发,也让我们坐着能感觉一下柔软,不至于因为屁股疼而放弃在这里消费,这包间占地就一个平方左右,两个人困在里面。在这形于枯井的包间里,我们本来想不挤压都要缩手缩脚才行,更何况潘美莲还故意让出门路来,直往我身上靠,让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我也只好相依为命了。
  DVD还是在潘美莲借助手机灯光的帮助下找到了按扭,好戏就这样慢慢地开始了,看了开幕才发现这潘美莲说的好戏原来是聊斋里面的鬼片,我疑惑地说:这就是你说的好戏吗?
  潘美莲还是故弄玄虚地说:好戏在后头了。
  对于投怀送抱的女人,我就是没有那个耐心,听了就来气地说:有话直说,有屁快放,你再吊我胃口,信不信我现在就走?
  潘美莲发现情况不对头了,连忙压住我的肩膀说:好戏要慢慢来,千万不能急,来,我先帮你按摩按摩,让你放松放松、舒服舒服。
  我还没来得及答应要她帮我按摩,也没经我的同意她就先下手为强了,本来我还想要装一下正人君子拒绝的,想不到这家伙按摩起来还真是舒服,竟让我放松了对她的警惕,借助电影里面时强时弱、时红时绿的光线,我发觉潘美莲越看越是迷人起来了,我想我彻底陷入了她温柔的陷阱了,我就这样弄她摆布了。
  记得我看过一个故事,说把一只青蛙丢入沸水中,它会立马跳出来逃生,但如果把一只青蛙放入冷水中,再慢慢加热,这只青蛙就意识不到危险,到最后死都不知怎么死的,我想我就是后面那只青蛙,潘美莲用对了法子。
  奇怪的是这鬼片看着看着便不正经了,居然是个儿童不宜片,在这情景交融的刺激下我感觉我的下面不听话了,这娘们真是心怀鬼胎,我看来被她算计了,因为我已经暗潮涌动了。
  我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想转移话题来转移感觉,我故意叉开话题问她:你是不是学过按摩?我都快被你弄得想睡觉了。
  潘美莲似乎看出来了我在装强,我真要是想睡觉才怪了,她只是邪笑着说:你想睡就睡吗?只要你睡得着。
  我被她揭了底,感觉没面子,只好反其道而行之地说:你按摩很专业的,真看不出来,你按得我太舒服了,我可不想睡觉,睡了就怕你不按摩了,这种免费的午餐以后想享受也难了。
  潘美莲呵呵一笑说:你还猜中了,我按摩的确很专业,因为我结婚前就是个洗头妹,结婚后就金盆洗手了,因为老公不允许我干这行了。
  说到她老公,她手松了一下,我也坐正了一下,我叉开话题问道兵哥喜新厌旧,他最近又开始追陈彩梅了,你不生他的气吗?
  潘美莲一听说他追的是陈彩梅,显然很生气,她说有这事。
  我说:真有这事,他今天就约了陈彩梅出去玩,不知道他约到手没有?
  潘美莲说兵哥这人坏的很,我对他算是看透了,陈彩梅可是黄花闺女,平常叫我大姐叫得可亲热,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不能让他给毁了,我们得想想办法才行,我听陈彩梅说她们今晚要去大宁溜冰。
  我说:行,到时我去给他们当电灯泡,包准兵哥得不到手。
  潘美莲说我看你现在就去得了,兵哥可是个情场高手,我们马虎不得。
  我等的就是她的这句话,随后我就去找陈彩梅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2 08:49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2 12:01
  第21章:明争暗斗
  还没到溜冰场,远远地我就听到了溜冰场震耳欲聋的的士高,来到溜冰场,我花了三元钱买了一张票也进去了,一进去果然看到兵哥拉着一字排开的三个女孩子在溜冰,我就先呆在进口的椅子上看着他们,这些女孩子难得放有空到外面风光一回,这回三个人都是精心打扮了一翻。
  奇怪的是陈彩梅排在最后,兵哥拉的却是蒋丽云的手,蒋丽云上身穿着紧身的蓝白条纹T恤,下身是一条蓝中发白的牛仔裤,脚上穿着白色波鞋,长发漂漂,额前的刘海一摆一摆的,看起来十分可爱。可惜她身高实在不咋的,可能不到一米六,但她今天打扮得恰到好处,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还有点小妖精的味道。
  姚琼玉就落伍了,虽然她比蒋丽云略高,一米六出头,但脸上布满豆豆,并且偏瘦,一点也不丰满,最可怜的是她的胸前就一飞机坪,看上去有点发育不良,好在皮肤还算白嫩。
  陈彩梅这个健康的黑美人今天也是特意打扮了一翻,她的头发编成两条长辫子,可能编得较松,这成了两条大辫子,底部还留了不少散发,看上去并不显得土气。她穿着白色长袖T恤,胸前还有些古古怪怪的印花图案。她穿着蓝白相间的超短牛仔裤,长度在膝盖位置上方15公分左右,腿上穿着黑色的长统丝袜,露出了一大半修长的大腿,显得活泼可爱。
  我看了他们溜了两个圈,丝毫不能从兵哥脸上发现兴奋的表情,倒是三个小女孩一脸的兴奋,还附带着嘻笑怒骂,我想她们玩得少,目前还属于菜鸟,所以感觉很新鲜,很刺激吗?看了她们一伙玩得起兴,虽然起兴,我想有两个电灯泡罩着,兵哥还是无从下手。
  最后还是兵哥先投降了,他拉她们溜到了凳子旁自己一坐就自个休息了,而她们三个还在他周围慢悠悠的表演着,毕竟她们还是上路了,手拉手还是站得稳脚跟,只是不敢溜到中间去,怕被人碰个四脚朝天。
  最令她们开心的就是她们三个既使在边缘溜着玩,过往男孩子对她们也是猛吹口哨,有胆大的还溜到她们身边说着什么,笨蛋都能猜出来是想带她们溜冰,说到最后她们用嘴巴朝兵哥呶了呶嘴,那些想寻欢作乐的人只好悻悻不乐地溜走了。
  那些寻花问柳的人一走,她们心里一定美滋滋的,她们仨那得意的表情像是在嘲笑兵哥,看我们多有魅力,我想女孩子吧,都这个德行。
  看到她们休息时,我也溜到他们旁边,兵哥当我空气一样,对我不闻不问,他知道我来的目的是阻止他与陈彩梅的好戏,我想插上第三脚,他看了我几眼,眼里流露出不屑的眼神,三个女孩见了我都很惊讶,蒋丽云问道:帅哥,今天你也有空出来玩。
  我说:什么叫我也有空,好像我很忙似的?
  陈彩梅说:你来的正好,恰好可以教我们溜冰。
  我说:如果你们信得过我,我可以教你们溜冰。
  陈彩梅听了高兴的说:信得过,有你这个帅哥教我们,我们脸上可贴金了,你以前是不是经常教人溜冰?
  我严肃的说:我可从来没带个徒弟,今天教你们还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你们就委屈一下当我的试验品怎么样?
  姚琼玉担心地问道:只是不知道你技术怎么样?
  我说:我的技术吗?一般的倒溜,滑坡还可以,但像兵哥一样玩花样,我还不行,我的技术停留在我高中时期,那时候贪玩,上课也偷着出去上网、溜冰,弄得现在只配当保安,唉!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陈彩梅听了很高兴,竟然用祟拜眼神盯着我说:我们听说兵哥初中没毕业了,我们三个也只上了初中,在这里你还是个人才了,以后有什么不懂得我们还得向你学习了,像上网我们都不会,这些你以后也得教我们啊!听说还可以看见对方,是吗?
  我摇了摇头说:别说我是什么人才,我可丢不起这个人,你们要是这样胡乱给我戴高帽子,我什么都不会教你们的。
  姚琼玉听了不以为然,说:帅哥,你不想教我们就直说,坏不着拐弯抹角的,我们说你是人才是相对我们来说的,又没说你真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
  我听了很是惊讶,这姚琼玉说话真是点到实处了,我连连点头说:还是姚琼玉一语道破了天机,刚才我并没有钻牛角尖的想法,是我说错了,如果你们乐意的话,现在我就来教你们溜冰好了,当然,兵哥的技术更好,你们也可以找他教你们。
  陈彩梅嗤之以鼻地说道:现在我们学溜冰,和你学基本功足够了,兵哥那些花架子,我们学不来的,现在还没学会走总不能去学跑吗?还是帅哥教我们觉得踏实。
  我意味深长的说:陈彩梅,你这话很在理,那我们开始溜吗?至于上网那不是什么好事,尽是骗人的把戏,不学倒好。
  听到我说上网的坏话,她们三个又不高兴了,陈彩梅义正词严反问道:帅哥,你以为是骗小孩子吗?这么多人上网,我们也没见谁被骗了,你是不想教我们,嫌我们没文化,还是根本就不愿意教我们?你要是不愿意教就直说吗?干吗又要转弯抹角地说呢?
  面对陈彩梅连续不断的追问,我一时无言以对,只得说:好好好,我教你们得了,我说不过你们,以后你们就知道了,里面的色狼可多的要命,你们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千万别上当,上当了别怪我就行了。
  这三个家伙听我这么一说都笑了,陈彩梅还声东击西,说:我就知道帅哥是个大好人,有了帅哥在身边,色鬼我们是看不上眼了,所以我们跟本就不会上当受骗了,除非帅哥打我们的主意,我们就没辙了,我们只是想顺应潮流,如果我们连网也不会上会被人嘲笑的,说我们是真正的文盲。
  兵哥在一旁听了,气得脸红脖子粗,我想不能再刺激他了,我还是带着陈彩梅脱离危险最好,我看她们越说越离谱了,忙说打住打住,不讨论这个了,我们还是干点实在的,我的技术不大好,但是带一个没关系的。陈彩梅,我看你溜冰时拉在最后一个,这样有点危险,就让我先带你溜冰得了,蒋丽云与姚琼玉就继续让兵哥带着,他技术好,带两个没关系的。
  兵哥为了挽回陈彩梅急着向我示威,想让陈彩梅明白她的选择是错误的,证明他比我更会溜,他趁我还没拉走陈彩梅之前,说先不急着溜冰,先让我给你们上一点基础课。
  兵哥先教了他的经验之谈,他一边示范一边解说:一、怎么刹车,刚学溜冰是有危险的,当前进遇到障碍时,刹车至关重要,应冷静地将身体稍往下蹲,左右脚前后适当拉开一点距离,用右脚刹车器用力擦向地面。二、怎么后退:身体稍往下蹲,左右脚前后留一点距离,当右脚在前,人的重心必在左脚上,右脚用力在前摆动,左脚呈稳定状态,眼斜视后方,以辨别方向。待技术熟练后,可随着音乐的节拍用脚踩或刮来作为驱动、三、怎么倒溜等等不再一一细说,学这些为时尚早,你们要先学会走路,才能学会跑步,以后我再慢慢教你们。
  兵哥讲的确实很精彩,让我受益非浅,只是陈彩梅始终不卖他的帐,当我拉上陈彩梅结实却不泛弹性的左手时,我发现兵哥眼睛里喷出了火花,窈窕淑女,色鬼好求吗,但我当着没看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2 15:56
  
  第22章:弄巧成拙
  不久,兵哥眼里的火花不见了,因为蒋丽云与姚琼玉一人拉他一手上场了,在我感觉里兵哥像是被挟持了,因为他总是忍不住时时回顾我与陈彩梅的精彩表演,好像向我求救一样,我心里当然清楚他是在监视我。
  我拉着陈彩梅像风一样溜了几圈,我发现溜冰时女孩子有着别样的美丽或恐怖,长得好看的像个仙女一飘然而过,长得丑的当然像个鬼一样一跃而过,陈彩梅当然像个仙女一样在天堂飘来飘去,穿着溜冰鞋倒显得她更高挑了,并且婀娜多姿起来。
  我与陈彩梅溜了好几个回合了,看她脸上挂了点汗水,我想我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只是我的脸上也已经汗水直落了。
  由于溜得太尽兴,更多的是爱不释手,我都忘了要给女孩子买瓶水什么的,直到发现兵哥他们没了身影才想起来,这时我就带陈彩梅钻进了前台,买了两瓶冰红茶.想不到这小妞还抢着先付了钱,她不会是怀疑我舍不得花这个钱,才托到现在才动手买水吗?要不她怎么抢着去付钱了,这可是丢我的脸的事,我想她一定有这种想法才对。
  虽然面子丢了,但我看了还是很高兴,这女孩子还真懂事,可我表面还是很生气,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怕我没带钱还是认为我是小气鬼?
  陈彩梅呵呵笑着,她说我可没这个想法,是你自己多心了,你的心意我领了,总不能让师傅费力又费钱吗?你就当是徒弟的一份心意好了,这可是做人的基本原则,不能忘本,也不分男女的,现在不提倡男女平等吗?你怎么还是个老古董一样。
  想不到这家伙还这么会说,看来说漂亮的女孩子都很弱智是不成立的,她能说得我哑口无言,我只好接受她的好意,并借题发挥想与她汇成一气,我说:那我晚上得请你吃宵夜,这是礼尚往来,这也是我们的优良传统。
  陈彩梅似乎意识到什么了,忧虑了一会还是爽快的答应了,她说行,本来我不和男孩子单独出去的,但看你长得帅的份上,我就破例一回了,你可千万别像有些人一样打我什么歪主意啊!
  我取笑道:有些人是哪些人?你是不是担心晚上我会吃了你?
  陈彩梅呵呵笑道:这怎么可能,你是个好人,我给你吃你还不敢吃了,你不像兵哥喜欢使坏,一脑子坏水,一看你们两个,我就感觉出来了,一好一坏,一正一邪。
  我说:我也不是好人,只是你还不了解我,我其实是披着羊皮的狼,到时候我把你卖了你还会给我数钱了,这个你可要当心,至于兵哥吗?我看他也没你说得严重吗?
  陈彩梅说:坏人是不会说自己是坏人的,但兵哥就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我听了有些不高兴地说:说话都是要讲良心的,你为什么要说兵哥的坏话呢?你又凭什么这样说,难道他欺骗了你不成?
  陈彩梅气呼呼的说:我们刚来溜冰时,他第一个就拉了我,姚琼玉与蒋丽云在我后面,想不到他故意摔跤把我按在下面,还故意爬不起来,爬起来又故意摔下去,还偷偷的在我身上乱摸了,他以为我看不出他的德行,那时我就很生气了,对他也是怒目圆睁?
  我说:所以兵哥就不拉你呢?对吗?
  陈彩梅说:才不是呢?是我不要他拉我了,我跑到最后一个,兵哥就只好拉了蒋丽云,蒋丽云就拉了姚琼玉,姚琼玉就拉了我,这样我就安全了,这就是你刚来时看到的为什么我拉在最后一个。
  我听了假装很震惊,因为我知道兵哥是什么好鸟,装得很震惊地附和道:这家伙我还真看不出来,原来他竟是人面畜心的色鬼,只是你这样不是害了姚琼玉吗?
  陈彩梅很自信地说:没有啦,后来他也老实多了,我知道他的目标是我,不会对她们怎么样的。
  我装出很流氓的样子说:你就那么自信,陈彩梅,你真的不怕我也会吃你豆腐。一边说一边向她逼近。
  陈彩梅也是很怕的样子连连后退说:我怕我怕,我真的好怕,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我没看出她是装的,只进了几步就停下来说:你放心,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随便动你的。
  陈彩梅听了呵呵的笑道:傻瓜,刚才我是装的,这都看不出来,笨得无可救药了,我知道你是个好人,还像个有文化的人。
  我生气地说:你装得可真像啊!可以当演员了,只是我不知道你怎么说我像个有文化的人,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陈彩梅说:又傻了吗?你拉我溜冰时,除了左手拉着,其它地方你都没碰过,我倒觉得你正经得很过份了,如果不是你不喜欢我,那就说明是你人很好或者是胆子很小呗,只是我看你也不是个胆小的人。
  我听了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这样,早知道我就下点黑手好呢?
  彩梅连哼两声,不屑地反问道:是吗?我可不怕,现在下手还来得及,只怕是有些人的眼光太高了,看不上我们呢?
  听了这话,感觉这小家伙说话还很含蓄,我说:你这么漂亮谁不喜欢?我承认我不算个坏人,但绝对算不上一个好人,我可是把你看得太重了才不忍心沾污了你,你不知道我要是遇上了真心喜欢的人,我是不忍心伤害到对方的,既使是很少的伤害。
  陈彩梅睁大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我说:真的吗?你真的是真心喜欢我才不忍心碰我吗?我真是太高兴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对我真情实意的好男朋友了。说完又委婉地说:其实你也不要这么保守,就当我是那女保安一样,你尽管放松的和我吵闹我会更开心的,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真不知道她都看到了啥,不会看到我与曾彩凤打到扭在一起,右手叉着她的腰,右脚顶着她的屁股,呈半放倒壮态,左手还按着她的右手臂,左肘还不时碰到了她的山顶这一连串动作吗,这一连串动作是我们吵闹的最终结果,随后没有了下文,只剩下放她恢复正常,因为我们的心脏都开始了不正常的跳动,然后两人意犹未尽的又同时脸一红,开始规规矩矩的上班了,如果陈彩梅留意了,说不定她对我们的最终结果也耳闻目睹了,我想这个可能性应该很大。
  想到这些,看来我的光辉形象在陈彩梅的心中严重受损了,幸亏我说了如果真心喜欢一个人是不忍心伤害她的,既使是小小的伤害,这会让陈彩梅误认为她在我心中是个女神一样供着,她在我心中的地位是那个女保安无可替代的。
  我说:女保安穿着保安服,闹起来还真忘了她是个女的,只有闹过了份才发现她的本来面貌,才想起她是个女保安,可是你不同,一开始就提醒了我,你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个靓女,还是一个我一见钟情的靓女,正因为这样,我在心里就一直提醒自己可千万要注意把握分寸,不能沾污了我心目中的女神。
  陈彩梅听了好像很委屈,她说原来你会这么想,难怪你对我这么规规矩矩,别的男孩子见了我眼睛都发光了,而你总是对我很温柔,很亲切,像把我当成了妹妹一样,下次我也要女扮男装,和你痛痛快快的玩个够。
  我知道她想玩什么,她想我把当成女保安一样玩,她在吃醋,也不知道她在吃哪门子醋,但并不是她想玩我就愿意陪她玩的,这里面还牵涉到责任问题,所以羌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上钩了提不提杆我还是要看一下是什么鱼的,如果鱼太小我宁愿不钓,而我真正不想伤害陈彩梅的原因就是她这条鱼太小,她还要健康成长才对。
  再回到溜冰场时,我发现兵哥拉着蒋丽云一个人溜得很亲热了,可怜了姚琼玉一个人住在长凳子上凉快着,看她一个人凉快着我就有点于心不忍,既使她勾不起我一点兴趣,但她是个女孩子,一个不是自己的错误长得不如意的女孩子,我就有责任让她心里平衡一下,让她脸上也开心一回,像个美女一样得到她想要的开心。
  我这个人很心软,反正心里光明正大,于是我溜到姚琼玉的身边,干脆一手一个地开溜了,姚琼玉开始对我的邀请大吃一惊,转而是喜上眉梢了,我发现陈彩梅似乎无所谓,可能她觉得姚琼玉对她不够成威胁,因为姚琼玉的姿色在女孩子的眼里如路边一棵小草,而陈彩梅却是一朵鲜花。
  我带她们才溜了几圈,我们再去追寻兵哥的身影时,我发现兵哥又不老实了,他居然与蒋丽云面对面溜着,当然蒋丽云在顺溜,兵哥在倒溜,这时兵哥对我也投来了友好的目光。原来是兵哥放弃了对陈彩梅的追求,改追蒋丽云了,现在蒋丽云上了他的套,只可惜我后来才明白,他是谢我拉走了姚琼玉这个绊脚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5-22 15:56
  第23章:塞翁失马
  后来陈彩梅看到溜冰场中间的舞池有人开始跳舞了,提议我们一起去跳的士高,我们高兴地答应了,进入舞台,我们手舞足蹈,摇头晃脑,都是乱扭,到现在我都还会很怀念那种生活,随心所欲,把所有的烦恼都震到九霄云外去了,只有激情,忘了烦恼,我们三个都玩得很快乐。
  跳完的士高出来,我们却找不到兵哥与丽云的身影,他们不知啥时溜之大吉了,以兵哥老生常谈的话说,一个女孩子愿跟你出去,说明那这个女孩子就是对你有了好感,不然谁愿意和你一起出去,既然是两个人出去玩,她也就做好了准备,只要你会钓女孩子,那好戏开始了。
  最可恨的是我拉走了兵哥身边的两个电灯泡,我这不是给他创造机会吧?我不是在助纣为虐吗?我来的目的是怕兵哥对彩梅下手,因为我知道他的目标是彩梅,但我忘了兵哥追女孩子并不是很挑剔的人,像蒋丽云也算是个美女了,真想不到我会弄巧成拙,我不来倒好,我一来不是帮倒忙吗?
  我知道兵哥很开心,后果很严重,彩梅与姚琼玉倒是不知道兵哥是这么坏的人,她们没觉得什么不妥,觉得这样也挺好,可我哪还有心思带着她们两个溜冰,一不做、二不休我就拉着她俩全出场了。
  出了溜冰场,我们还是找不到兵哥与蒋丽云的影子,这下可急坏了我,我打他们手机,可是打不通,心里急坏了,我就在原地走了几圈,准备给蒋丽云发信息,希望她开机能看到。
  姚琼玉看我给蒋丽云发信息就告诉我,说:前几天蒋丽云在马路上打电话,手机被骑摩托的人忽的一下从耳朵边抢走了。
  我听了像泄气的气球,垂头丧气地说:这下可麻烦了。
  过了一会,陈彩梅含娇带嗔道:帅哥,你别在这里杞人忧天了,都是熟人,兵哥还能把她卖了不成,前面有个小公园,我们去那里的石凳上休息一下吗?
  我摇头说:不了,让我们再想想办法。
  陈彩梅听了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她生拉硬扯着我,说:蒋丽云又不是小孩子,兵哥又不是外人,如果蒋丽云出了事,还怕他飞了不成。
  我也确实是没有办法,只得点头默认,我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了,总不能说蒋丽云现在有危险吧,我无根无据的,谁信?
  到了石凳上,我发现这里真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天堂,周围有几对小情人在寻欢作乐,这又是一个浪漫的氛围,一个致命的诱惑。
  我一边想我们的处境,一边又在祈祷蒋丽云今晚别出事,希望兵哥手下留情。我一脸虔诚为蒋丽云祈祷。
  看我心神不宁,坐我左边的陈彩梅还是率先打破了我的祈祷,她有点生气,质问我:你是不是还在想蒋丽云?
  看到陈彩梅的反应这么强烈,我便敷衍她,说道:没那么回事,想你了。
  想不到陈彩梅会这么大胆,我说一,她敢做二,这可能是受到周围情侣优秀表演的影响,她轻轻地用双手环抱过来,轻声细语的在我耳边说:傻瓜,我还用想吗?我现在不就在你面前吗?
  这下我反而手足无措了,我推了推她,说:陈彩梅,注意影响,别人看到了不好。
  陈彩梅听了笑掉了大牙,她说:帅哥,你真是太可爱了,大家都是各顾各的,谁会在意我们,更何况我们也没做什么,你怎么就心虚起来了,你好坏啊!
  其实我心里最在意的是身边还有姚琼玉这个电灯泡,我做事还是有底线的,只是不好说而已,心里有鬼无风也起三尺浪,我说:我的宝贝,快松手吗?我还是感觉这样不好,总感觉别人都在盯着我。
  有时女孩子一旦迈出了第一步,后面就无所畏惧了,陈彩梅笑容满面的说:既然你已经把我当成了宝贝,心动了又不敢行动,只好我自己主动了。
  慢慢的我全身不自在了,因为陈彩梅两个软团已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了,她的两个软团不仅是软,还软中带硬挺,她一动就是致命的摩擦,我全身开始迅速升温。
  更不自在的人就坐在我右边,她就是姚琼玉,因为现在的她扮演着真正的电灯泡的角色,我偷偷的猫了她一眼,我发现姚琼玉正假装看风景了,可是周围风景也是八九不离十,后来再瞄了她一眼,她已经拿出手机,玩起了手机QQ,我想对于长相很平常的她的来说玩手机QQ还是个很公平的去处。
  看了姚琼玉寂寞的神情,我的温度一下冷却到了冰点,我开始清醒了过来,因为我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女孩子真不公平,为什么要有美丑之分,有的还相差那么远。陈彩梅与姚琼玉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我知道姚琼玉在厂里恳定是无人问津,她一定是缺少爱情的滋润的,现在真不该刺激她。
  当时我心里闪过一个邪念,就算委屈了自己,我也不能亏待了姚琼玉,我要让她得到陈彩梅同等的待遇,我想这样她的心里会平衡一些,想到这些,又想到妈妈对子女的口头弹,掌心是肉,掌背是肉,我居然把她们联想到了她们就是我的掌心与掌背,也不顾陈彩梅还在火热的抱着我,这回我用抽出的右手大胆的抱住了姚琼玉,并且还把她往我的怀抱里拉,姚琼玉开始浑身一颤,然后温柔地对我一笑,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也伸出双手抱住了我,有了她的参与,我火热的情绪终于得到了控制。
  这回轮到陈彩梅坏迷惑了,她想不通我既然不敢抱她这个大美人,怎么会大胆的抱起了毫不起眼的姚琼玉,看我脚踩两条船,她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双手,然后瞪着一双眼睛看了我很久,见我无动于衷,还把头扭到了一边,陈彩梅真的生气了,她这个大美人哪里受过这种窝囊气。
  她气呼呼的甩手就要离开,还不忘骂我一通:你们男孩子没一个是好人,都是混蛋。
  听到陈彩梅的骂声,我连忙松开姚琼玉,姚琼玉也知趣的恢复常态,一脸的不安分,好像是自己坏了错。
  我拉住陈彩梅的手说:你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我有女朋友的,蒋丽云没告诉过你们吗?你生哪门子气?
  陈彩梅说:有女朋友怎么呢?你又没有老婆,更何况很多有老婆的男人不照样在外面沾花惹草,我不管你有没有女朋友,我都喜欢你,我乐意,行了吗?
  面对这么想得开的女孩子,我还是晓之以理,我说:我可丑话讲在前头,别以为自己长得好看就可以无理取闹,我就得顺着你,你要搞清楚,我只是当你和姚琼玉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冷落了你们当中任何一个,你懂吗?
  陈彩梅反攻倒算,说:可是我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宝贝吗?难道你这也是骗人的?其实我早就暗恋你了,我是认真的,虽然我知道你有对象了,但听说你们不在一起,各过各的生活,爱情是有保鲜期的,我看你们成不了,所以我突然就想做你的女朋友,不管成不成我都要试一试。陈彩梅说着说着眼泪就不自觉的往下流。
  我冷嘲热讽道:你做了我女朋友又能怎样?那只是你提前行使做老婆的义务,而又不一定能名副其实地成为我的老婆。
  陈彩梅毫无顾虑的说:别说了,相爱的人是盲目的,以后的事我不管,我就是要做你的女朋友。
  我气急败坏的说:陈彩梅,你不了解我,我是个坏人,我得到了你以后我会甩了你的,女朋友只是男孩子玩女孩子的最佳借口而已,那时痛苦的是你自己,你明白吗?
  陈彩梅摇摇头说:我不懂,哪有坏人说自己是坏人的,你是好人,所以你才这样说,只有好人才会这样说。
  看来陈彩梅真是愚女不可教也,粪土之墙不可污也,那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个好人。随后我抱起姚琼玉,然后假装深情的望着她,正当我准备亲她时,想不到姚琼玉打了我一耳光,还骂了句流氓。
  挨了姚琼玉的耳光,听到姚琼玉的骂声,我满意的笑了,赶紧放她下来,再不放她下来,我想暴风雨就要来了,因为姚琼玉似乎猜测出来了,我在耍她,我把她当成了表演的工具在耍给陈彩梅看,当然也有可能姚琼玉没有看出来这些,毕竟这个有一定的难度,我相信我的表演还是很逼真的,也许姚琼玉只是想到了朋友夫,不可夺。
  这回我觉得姚琼玉打得我很好,要不然我还真下不了口,她这一打我的表演就能继续演下去,我双眼直逼着陈彩梅淫笑着说看到了吗?我是流氓,你还愿意做我女朋友吗?我是流氓我怕谁?只要是感觉女的喜欢我我都会主动出击。
  我一边说一边逼近陈彩梅,看她还没反应过来一样,我迅速抱起陈彩梅,假装要亲她,本以为我又会挨一巴掌,再加一连串流氓,可是没有,陈彩梅用嘴迅速迎合上来,我就这样被陈彩梅逼上了梁山。
  我推了她好几下,她居然抱得很用力,我不得用力一扯,才把她推开,她一下受不了我用力过度,居然摔倒在了地上,这下我可不敢接近她了,我感觉她是个魔鬼,只要碰了她想甩也甩不掉的,所以我当没看见她摔了一样,也不去扶她,搞得我反而想给她一耳光。
  我耸着肩气愤的质问她:你怎么能这样,你没看到我是流氓吗?
  想不到陈彩梅呵呵的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就是要把自己的初吻献给你这样笨笨的坏男人。
  我晕,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我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难缠的女孩子。
  我心里有些高兴,我得到了她的初吻,表情却是很生气地说:你这不是做贱自己吗?你这初吻真是浪费,我都没给你回应,你笨啊?
  陈彩梅仍是坐在地上,似乎还在幻想着我去拉她,脸上一副胜利的神态,她呵呵笑着说:只要是献给了自己喜欢的人,我就觉得很值得。
  我被她气疯了头,她居然这么喜欢我而我不能喜欢她,我本来是救她来的,可是我自己陷入困境了,我双手抓着头发使劲地扯,十分痛苦地说:你糊涂啊!真是糊涂透顶,你好好的向姚琼玉学习行不?
  说到姚琼玉我发现她一脸悲伤,似乎在后悔当初也没有像陈彩梅一样逆水行舟,陈彩梅看到姚琼玉痛苦的表情,女人最了解女人,又看了看我,她笑得更开心了。
  我不知该怎么办,也不知该说什么,我只是想早点脱离她们无理的纠缠,于是想到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但走也要找个拿得出手的理由。
  看着她们不一样的表情,一个光奋异常,一个痛苦不堪,于是我想到了最好的下台词,我声色俱厉地吼叫:你们有病,而且是神经病!骂完转身就走。
  当我刚刚转身离开时,我听到了她们异口同声、气急败坏的说:你才有神经病!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27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