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02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6-11 14:50

奉方通电讨伐阎锡山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綍




   奉方确知晋阎正式参加革命军讨奉行动后,最为痛心,据
吴俊升对人发牢骚说:“奉方对于他人容有对不住之处,但对
阎锡山总算仁至义尽。去年冯玉祥进攻山西,奉方不分昼夜,
拚命赴援。事定之后,绥远地盘给予山西,铁路收入双方分
取。追击冯玉祥败军时,晋方要求奉方勿过绥远,奉军亦即
照办。要求奉军勿置重兵,至今平地泉仅有奉军两营。于珍
经晋军防地而至平地泉检阅部队,随身所带不过参谋副官,足
以证明奉方对晋毫无作战部署与准备。奉晋双方重要人员随
时均有见面,奉方整理内部,点验军队,决无对晋作战之意,
晋方代表在北京岂有不知,即有怀疑,亦不妨明白质询。今
竟事先毫不表示即将于珍等人全部扣留,实在太不够朋友。”
   吴俊升这种想法也可以说是奉方大多数人的想法,同时
他们认为阎锡山自以为弃暗投明,可是在时间上的选择则非
常错误,因为革命军阵营中正闹宁汉分裂,所以南方革命军
势力不能给阎以强有力的支持,至于冯玉祥虽已消灭了靳云
鹗,但阎、冯之间并不能水乳相融。所以这个时候奉方可以
全力对付山西,如果解决了阎锡山,北方腹心肘腋之患就可
以消灭,河南、陕西问题均可迎刃而解,北方统一可以告成,
这是奉方的如意算盘。
   16年10月2日张作霖发表讨阎通电,电云:
  “(前略)阎锡山长晋有年,从前一切政变,向不参预。
上年为冯逆所迫,围攻大同,蹂躏雁、代,晋北不保,太原
垂亡。阎锡山信使往还,叠电告急,摇尾乞怜之态,如在目
前。本大元帅以晋省系完善之区,晋民多纯朴之众。倘被赤
徒恶化,地方不堪设想,用是激励诸军,力攻南口,接济械
弹,救其灭亡。南口既下,大同解围。我军直趋绥北,转战
数千里,兵无宿粮,马无积秣,甫克扫除绥境。功成之后,举
土地、俘虏、械弹、战利品一无所取,拱手让晋,口不言功。
此上年已往之事实,对于晋省人民,对于阎锡山个人,可谓
仁至义尽,足以大白于天下者也。不意阎锡山狼子野心,认
贼作父。年余以来,倒行逆施,反颜事仇,与冯逆相勾结。今
年春间,竟于我军攻豫之际,出兵石家庄,意在断我归路,截
我辎重。幸我军见机尚早,全师而归。当此之时,我军若问
罪兴师,理无不可。本大元帅意存宽大,曲予优容,仍不忍
以救晋者祸晋,非真于阎锡山之多行不义,毫无闻知也。自
袭取石家庄,对于直境附近各县搜括骚扰,无恶不作,叠经
派人疏通劝告,迄无悛改。其祸晋祸国之心,路人皆见。上
月二十九日,突在大同附近,截劫火车,扣留我军官佐,并
敢进兵察境,公然敌对。本大元帅维持大局,维持晋省之苦
心,至此乃忍无可忍。兹已分饬诸军,实行讨伐。惟是上年
驱除冯逆之后,北方大局,汔可少安。今阎锡山被人利诱,甘
为戎首,是破坏北方大局者,阎锡山一人当负其责。本大元
帅护国救民,始终如一。晋省军民,皆我一体。但期阡厥渠
魁,决不穷兵黩武。倘阎锡山能悔过息兵,或其部下能自拔
来归,仍当一体优容,不追既往。从前牺牲多数,尚能以绥、
晋地归诸晋军,今虽不得已而对晋用兵,仍必顾全晋省真正
民意也。特布区区,敬告有众。大元帅。冬。印。”   
   张电发后,复于4日另下讨伐明令,原文云:     
  “迭据直隶督办褚玉璞、察哈尔都统高维岳,先后电陈,
山西督办兼省长阎锡山,擅调军队,盘踞直境井陉、获鹿、灵
寿、顺德等十余县,并在石家庄遮断京汉路交通……。本大
元帅以该督办素以保境安民为自全之策,此次种种妄举,或
系受人煽惑,并非出自本意,故迭饬各地驻军,节节退让。所
以曲予优容者,一则保全地方,不忍使三晋人民惨遭涂炭。一
则阎锡山苟有丝毫爱国之心,冀其最后省悟,仍循正轨。讵
该督办近复收编匪队,纵容滋扰深泽、藁城、晋县、无极等
四县、荼毒生灵。突于九月二十九日,在察境京绥线永嘉堡、
西湾堡破坏铁路,扣留客车,及中央检阅军队人员。同时并
在石家庄一带,进兵侵犯各该地驻军,施行攻击,似此弄兵
思逞,蹂躏地方,破坏和平,甘为戎首。既属人民之公敌,亦
为国法所不容,应即听候严行查办。如系被人利诱,悔过息
兵,仍当宽其既往,俾图晚盖。倘有抗拒情事,着由各路驻
军一体痛剿,以维大局,而靖地方。其有被迫军官,准其自
首,一经查实,免予追究,仍量加任用。倘始终不悟,甘心
附逆,一律重惩,决不宽贷。此令。”
   10月5日,张学良、韩麟春亦有微电至阎,电云:
  “百帅勋鉴,顷得南京确报,知公与焕章定约,协以谋我,
将信将疑,而贵军扣车拆路之耗又至,沉机一发,夫复何言。
所不能已者,我两方数年合作之精神,千里驱冯之成绩,一
旦毁弃无余,令人耿耿耳!民国以来,公既昌言保境,我方
亦志在安民,玉帛往还,信使不绝。前岁焕章甘冒不韪,阴
行诡道,煽惑友军,公与家君同申大义于天下,是以有张绥
之役。道则相同,功则相让,奏凯雁门,酬庸绥远,未为过
也。曾几何时,一变至此,良心迫我,如鲠在喉,故复略而
言之。尝闻大人不顾小信,霸者不恤人言。不图今日亲承高
义,我公高掌远距,非可以常格相绳。然不顾感情,当计利
害,不泥小节,必为远图。今北方未残之局,公悍然冒为戎
首而破坏之。黎元难欺,青史尚在!天下后世视公为何如人?
此学良、麟春所未解者也。三晋河山,艰难缔造,十有六年。
公苦心硕画,世所倾慕。今忽徇局外之诱,兴无名之师,徼
非常之获,不至糜烂其民不已,表里山河,必无恙乎?此又
学良、麟春所未解者也。夫荣辱在其所取,成败视其所与。论
者谓公交邻之道善矣,今忽尽所为,为问北地胭脂之乱,所
乱者何地?命乱者何人?公闻之否耶?大同怀左奸淫焚掠之
惨,灭伦绝理,士民至今切齿,公知之否耶?公如云保守,不
必视友为仇。公即有企图,何为认贼作父。人心固不可测,天
性必无改移,证诸往事,为友为敌,固可了然。何去何从?岂
容自误!公今所争,究为何事?所战究为何人?就令我军全
数出关,北方大局,能统一乎?焕章交情能永久乎?苟一思
之,不寒而栗。学良、麟春追随戎马之日久矣,天日不愧,何
惧于公?而独为我公惧也。昨询仲雅,亦复无词。顾特表公
诚恳,然则言与行背,得毋事与心违,往复百思,不得其解。
彼方李二公,自为其友造机会耳……。今昔相衡,吾友安在?
往事已矣,公既有必战之心,学良、麟春无退缩之理,鞭弭
周旋,事非获已,临书待命,不敢告劳,即承动定不宣。张
学良、韩麟春叩。微(五日)。”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46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