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污水潭
1931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6-11 15:07

污水潭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时代的娼妓》
             作者:吴雨 梁立成 王道智



    污水潭

  妓院,犹如一个个藏污纳垢的臭水潭口形形色色的嫖客,每日每时地在这里制造着丑闻。
  政客们不顾往日职业的尊严,在这里赤裸裸地露出了他们 荒淫无耻的本相。在一些城市,某些省市高级官员经常呼朋唤友,糜集妓院,花天酒地,流连忘返。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其他和下级官员包括机关秘书、科长之类,亦相习成风,不复视嫖妓为羞耻事,几乎以妓院为论政议事、联络款接之场所。民国初期的京城,官僚们嫖妓虽然还有点遮遮掩掩,但也时有丑闻传出。北京椿树头条横胡同,有一座秘密卖淫窟。主人名陈七奶奶,年己30 ,其特别本领.不但自己卖淫,巨能引诱良家妇女,替人撮合,因此政界诸巨公无不趋之若鹜。到此处打麻将、吸鸦片、打围、住宿,既能避免声张,又得举动自由,故而车马如云门庭若市。入夜,行人常闻车夫互相问答:“这是某部总长的车,你莫非是某厅家人吗?”岗警瞠目而视,不敢过问。在陈七奶奶处走动最勤者,有三位大员:显官田某、司法总长言某、农林总长车某。这三位大员,在本部衙门请病假是常事,而在陈七奶奶家却天天划到。有个良家女子魏大姑娘,年方二十,为嫖客所诱,常在陈七奶奶处与嫖客秘密约会。那言总长一见倾心,便与陈七奶奶谋划,欲娶魏大姑娘为妾。此事被当时的检察长侦知,而这位检察长又与言总长素来不睦,便日夜乘隙,务欲当场捕获,使其声名扫地而后快。一日,侦知言总长将去陈宅,即命司法警察前往捕拿。岂知事有凑巧,言总长恰好因事阻隔,末能早到,而活该倒霉的车总长,竟做了姓言的替死鬼。司法警察把住前后门,鸣笛而入,男女30多人,无一漏网。车总长免不得拿出一笔钱来,贿免了结。次日,仍旧若无其事地照常到部,岂知这条丑闻已赫然公诸报端,传遍京城,车总长所在的农林部众属员也当面质问,痛斥其非。有个水产司科员王勃,两次上书质问,大略云:总长私娼聚赌被拘贿免一案,道路宣传,凿凿可据。自《 亚细亚报》 首先揭载之后,事隔多日,该报既无更正文章,总长亦无起诉之举,而其它各报,仍是连篇累犊,言之甚详,可见此案已是千真万确的了。· 试想总长本是前清的一名亡国大夫,对于民国,未有尺寸之功,缺德少能,却猎取高位,理应努力报国,何以竟敢千犯刑罚,宿婚聚赌?报章揭发之后,尤复恬不知耻,贪恋禄位,企图侥幸逃遁,岂知报章之纠动不能逃,社会之挞伐不能免。为总长计,赶快自幼罢职,闭门悔罪自新,否则众怒难犯,民国虽大,恐无总长立足之地了。车总长居然还装模作样地拟就“控文”,向法院申诉。众属员益发不满,竟有人上书大总统,请求彻查此案。闹到结局,两总长均遭外调始罢。

  一些文人也撕下了他们仁义道德的伪装,成了娼妓们的裙下不二之臣。岭南有个画家某某,颇负时誉。曾任广东高等法院院长室的主任秘书,专替院长酬应亲友求书索画。他性嗜酒,终日酷颜醉态,人称“醉猫”。一次,某画家领队到陈塘花筵酒家夜宴,宴前对同寅说,今晚不召妓,无丝竹乱耳,莺燕劳形,浅酌清谈为乐。言罢,他自斟自饮,余客边赌边谈。“雀局”正酣之时.却见某画家离座,亲自书写花笺,交人发出。俄而筵开,众客举杯,此时一妙龄少女在老岖陪同下,步入饮厅.向某画家疾趋而来,微躬笑呼:“某老师!”某画家示意在他身旁坐下,并向众宾客介绍说:“她叫可儿,是鸨母收养的掌上泪珠,为敝人教习书画的弟子,望各位另眼相看。”众客举杯欢迎,可儿亦举杯回敬。众客窃窃私议,一客道:“闷葫芦已揭开,他笺召的是自己徒儿。”一客道:“徒亦妓耳,老独风流而不与人同I ”那画家却在对徒儿大献殷勤,对可儿说:“前几天,您要我写一幅观音像,现在带来了。”随呼“来人”,侍者即以画轴晋呈。可儿展示一观音大士盘坐于莲花之上,一手托着插有柳枝的小瓶,一手捏指作弹洒状,童子合掌仰视观音,赞道:“神态好极了,感谢老师l ”某画家道,可惜还少题词,望大家推敲补上。可儿约略沉思,便念道:“为何遍洒柳枝水,广结人间雨露缘。”众客心里讥笑,这正是妓女淫荡行为的写照,嘴上却一个劲地称赞可儿的话是:肺腑之言,直率动 人。某画家点头微笑,即题句于画上,可儿开颜,群客大乐。接着又轰然竟饮,某画家用巨筋,客用小杯,饮到高兴处,高诵:“但愿长醉不愿醒。”起立自斟满杯,一饮而尽,口角流涎,身躯摇晃,杯盘倾落,破碎有声。忽听“崩”一响,原来是某画家因酒多腹鼓,裤带绷断,裤子脱落,所幸上衣较长,不致丑态毕露。众客纷起,人影散乱,雏妓惊叫而去,余客大笑而散。某画家往日斯文,扫地以尽。

  政客、文人尚且如此,等而下之者,军阀、豪商、劣绅、讼棍之流,更顾不得廉耻了。
  正当他们陶醉于温柔之乡的时候,岂知他们自己的妻妾也为娼鸨所诱,干起了秘密卖淫的勾当?湖北省武汉市曾发生这样的丑闻:保免县知事携眷到省后,常偕二三同僚出入妓院,乐而忘返,经常数日不归。其妻侦悉他有外遇,始而苦劝不听,既而互相大打出手,从此那位知事足迹不入家门一步了。他们的邻居老太婆是个素操卖淫行业的老鸨,善于引诱良家妇女。她早就看中了这位知事夫人的姿容了,只是未得其隙匀后来看到她与其夫闹翻了,便大逞其张仪之口才,把知事夫人诱入卖淫窟中。知事夫人另取妓名叫兰芳,暮往而朝归,不久便艳名大噪,一般富家子弟皆以争睹芳容为快。渐渐地,兰芳之名传入其夫耳中,只是这位知事大人尚不知名妓兰芳就是自己的老婆。一日,知事在花船上为他的一位朋友设宴祝寿。红笺四出,广征名花。他久闻兰芳艳名,便以一纸相招。既至,却是他老婆,不由得惊讶万端,厉声喝道:“贱妇,你怎么到这地方来了?' ’兰芳急中生智,冲上前去就揪住她丈夫的衣领,左右开弓两个耳括子,骂道:“你成天到晚沉溺勾栏,连老婆都不要了。我到处找你,才一访得你在此间挟荡妇行乐。今天别无话说,惟有到公庭上去,间你个在官挟妓、弃置糟糠之罪!”知事听罢.汗下如雨。众宾客目瞪口呆,他们万没料到艳名远扬的兰芳竟是朋友的妻子。许久,方有人相劝.知事狼狈而逃。众人对兰芳道:“你也太恶作剧了!”兰芳冷冷地说:“我不先发制人,我就会被他抓住短处了。”一言毕,徐徐入座,侑酒三巡,轻歌一曲,从容竟去。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50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