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763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6-12 14:47

晋奉两军在京绥、京汉两路开战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綍



     
   奉张自获悉晋阎参加革命军讨奉后,就积极布置一切,并
召京外各将领入京,张宗昌2日晚由济到京,韩麟春、杨宇
霆3日晨先后由奉赶到,连开两次通宵会议,对军事方针大
体决定:(一)津浦线由第一方面军扼要防守,暂持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宗旨。(二)阎锡山此次反奉,系以冯玉祥为后援,
此路最为重要,二七两方面军,应依照原定步骤,努力向汴
郑发展,以断冯、阎之联络。此路副总指挥,仍以张宗昌、褚
玉璞分别担任。(三)阎锡山因奉主力军在京汉线,故对京绥
路猛攻,意在分散兵力。其实阎之目的,仍重在京汉线,此
线由张学良、韩麟春担任指挥,先取守势。(四)京绥路方面
决定由张作相、汤玉麟分担正副指挥,一切照原定计划进行,
亦应先取守势。10月4日晨张作相赴京绥,张宗昌返济南,张
学良、韩麟春率八大处人员往保定,又令吴俊升为东三省边
防总司令暂驻奉天,仍兼黑省督办原职,事实上代行东三省
保安总司令职权,奉军全部入关,由吴直辖部队任奉天守备,
以固省防。奉方认为晋省实力不多,接济困难,利在速战,故
主张退至险要地点,严阵固守,以待晋军之疲。同时张家口
非可守之地,决计放弃,集中实力于康庄、怀来、居庸、南
口。京汉则分定州、高碑店两路固守,待时而击。
   晋军讨奉的战略,则已一变北方向来正面激战之老法,而
多采旁击截攻之方,其最得意之便衣队,在京绥,京汉沿线
时有出没。晋军进兵共分五路,第一路即系向张家口,而在
柴沟堡激战。第二路由天镇向东南趋宣化。第三路由蔚县袭
南口之后,意在附南口之背,俾京绥正面之晋军,可少牺牲。
但奉军当局,亦已侦知,对此路甚为留意。第四路为石家庄,
即在正定与奉军十五军激战。第五路在石家庄以南,沿京汉
线,预备牵制大名之直鲁军。
   晋奉两军在京绥、京汉两路实力,至少均在10万以上。
开战前奉、晋防军之分配情形大致如下:
  (一)京绥线奉军以高维岳之第九军为主力,辖三师一骑
兵旅。第十六师郭希鹏驻丰镇,第十九师孙德荃驻张家口,第
二十二师窦联芳驻张家口,察区骑兵旅董怀清驻集宁县。此
外驻宣化怀来一带者,为汤玉麟之十二军,热河后防,则为
热军一部及于花山第八师等。晋军以商震为晋绥军左路总指
挥,所有驻大同之第十四师李服膺,第十师李生达,驻包头
第九师吴汉华,第五师王靖国,驻绥远之第一师李培基,驻
归化之第三师杨士元,及谭庆林之骑兵等皆归统率。奉军以
原防军兵力较单,业调涿州涞水昌县等处之吉军约2万人,赴
宣化怀来增防。北京之孙旭昌师及邹作华炮兵一部,亦奉令
开往西北增援。   
  (二)京汉线奉军大部皆属于三、四方面军团,辖军六,
每军人数或三旅或三师不等。十五军汲金纯驻最前线正定,共
有杨德生、白文林、鲍毓麟三旅。十六七联合军军长胡毓坤、
荣臻驻定州,十四师秦永义、十九师李树林、二十师丁喜春、
二十七师应振复、二十八师孙兆印、分驻定州、新乐一带。第
八师万福麟,辖李振唐、赵有两师,及马占山之骑兵师驻保
定。第十军王树常、十师刘辅庭、二十四师韩光第、二十六
师杨正治,皆驻保定。二十九军戢翼翘,师长富占奎、黄师
岳、何桂国,驻高陈、河间、任邱。此外十一军刘伟部,辖
苏炳文、李万斛、安锡嘏三师,原驻津浦北段,近亦奉调一
部开京汉助防。保定以北之吉黑军,共约2万余人,驻守高
碑店。除一部赴京绥外,余仍留原防。晋军在石家庄者,以
徐永昌部为主力,孙楚部担任前锋。    
   当奉、晋两军开火后,张作霖、阎锡山还有最后的往来
电,阎电云:
  “北京张雨帅鉴:奉晋夙敦和好,不幸以兵戎相见,实违
初心。在我公固不免有所误会。在锡山实出于情不得已。鞭
弭周旋,三舍莫避。膏血原野,言之疚心。方今革故鼎新,全
国一致,民意所趋,顺应为宜,苟有解决途径,仍当开诚相
与。锡山本无穷兵之心,我公夙有择善之意,特布巽忱,伫
候明教。阎锡山叩。歌申。印。”      
   张作霖亦有复阎锡山电:         
  “太原阎百帅鉴,歌申电悉,五原克敌,我让绥区。石庄
阻兵,我退正定。为顾全和好计,为北方大局计,退避威棱,
岂止三舍。柴沟之役,衅自谁启?我军稍事抵御,即退张垣,
其为对晋并未设防,亦可概见。此已往之事实,难掩中外人
耳目者,自问坦白公诚,无不可告人之事,是非具在,误会
何来。今既相见以兵,成败利钝,惟力是视。惟最后一言必
须为公尽忠告者,认敌作友,与虎谋皮,败固无幸,胜岂相
容?至功首罪魁自有定论。我辈作事,宜光明磊落,争千古
不争一时,争曲直不争意气。解决之途,听公自择!不违之
复,惟公察焉。特布区区。即候明教。张作霖。阳。”
   自9月28日奉晋两军在柴沟堡冲突后,奉军高维岳军以
事前未有准备,仓猝应战,似颇不利。奉军为战略上关系,放
弃张家口,高维岳率部退宣化、怀来一线,与汤玉麟会合,张
作相亦率援兵赶到,专守宣化以下的要塞,下花园为第一道
防线,怀来为第二道防线,居庸、南口为第三道防线。10月
3日晋军第九、第十五两军即已逼至张家口附近,但3日上午
奉军已全部撤退,故晋军进入张家口后,立即出示安民。
   从9月27日起到10月8日,这十天是奉军的布置期间,
10月8日奉军已在京绥和京汉两线布署齐全,遂下令总攻
击,原令略云:   
  “兹查敌军情状,纯为前进阵容,我军为巩固共和计,自
应施行攻击。(一)本令到时,张学良、韩麟春应率领三四方
面所辖各军队,由保定经过所设阵地,向石家庄进发。(二)
本令到时,张作相、汤玉麟,应率领第五方面所辖各军队,由
下花园经过宣化张家口,向大同进发。其万福麟部,仍照原
定战线进攻。(三)本令到时,张宗昌、褚玉璞,应率领二、
七方面各军队,由济南、徐州,经过东明、曹州、夏邑各地,
向开封、郑州、运城进发,大军所到之地,务以安辑黎庶为
主。”         

   奉张对晋阎下总攻击令后,奉军即在京汉线发动攻势,10
月8日以前是晋军攻势猛烈,保定附近均有战争,奉方预定
以戢翼翘、王树常两军分任左右两翼,中路故意引晋军深入
以成包抄之势。10日戢翼翘率左翼军到定州,晋军归路果然
被截断,全局动摇,石家庄亦同时被直鲁军孙殿英部及奉军
骑兵集团张树森部所占领,因此在京汉路上,晋军大势遂去。
11日涿州虽曾一度被晋军所占领,但当晚即被击退。  
   张学良、韩麟春于10月11日由保定发出告捷电:
  “此次阎锡山毁信灭义,擅启戎端,乘我不备,潜师进袭。
在我本无一战之心,宁辞三舍之避。乃阎氏一再进兵,忍无
可忍,为正当防卫计,不得不起与周旋。而军队散居各地,集
中需时。昼夜兼程,师行二百余里。因彼进攻,诱其深入,我
军士气风发,需知与我对垒者为晋军第二军杨爱源,第三军
徐永昌,第四军傅存怀,第六军丰玉玺。第十军李维新各全
部,当经我军迎头进击,复派二十九军戢翼翘,骑兵集团张
树森部,衔枚急进,业先后占领定县、石家庄、包围侧翼,断
其归路。敌军前线溃退,不复成军。是役毙敌确数计旅长二
员,团长六员,营长以下七十余员,士兵约近万人,生俘官
兵约数千人,步枪数千支,大炮数十尊,机关枪数十架,其
他辎重无数。军资遍野,骸骨积山。晋民何辜,肝脑涂地。是
阎氏一手之误,因利投机,阴行诡道,天夺其魄,自取败亡。
足使背弃信义反复之徒,垂为炯戒。我大元帅诚心公道,天
日为昭。威德广被,故能将士用命,迅奏肤功。学良、麟春
何德何能,适逢运会,根求源本,士气激昂,一鼓歼敌者功
什之一,天心佑顺,百验不爽者,功什之九也。现在分饬诸
军,乘胜进击,分别缴械中。详情续达,先露布以闻。张学
良、韩麟春。真未。”
   当时在北方的军事观察家认为晋军战略上欠斟酌,分析
当时形势甚有见地,特抄如下:
  “一般人观察,晋当京汉主守,而京绥主攻,如占南口京
师震动。奉军即在京汉获胜,亦当回顾后方根本。乃晋军不
知如此,两路均采主攻,该军平日训练,又系守重于攻,今
突取攻势,已嫌教育不够,而配置不合,亦为失着。盖京汉
路晋军有六万,京绥路则只出有三支队。奉军退出张家口后
两日,晋军方进,似终无急进模样。此路奉军原本最少,晋
不以主力进取,诚奉方之幸事也。复次晋军有一大病,即兵
力太分。奉军专守,力易团结,晋方两路同攻,此处置一旅,
彼处进一团,奉军则预置防军,来则击之,凡此皆晋军战略
错误,致不能收速战之利。晋更有一失算之事,即认为奉军
三四方面之军,已不堪一战,故以重兵压迫京汉路,又希冀
冯军可以加入。不知迂回计划成功仍出于三四方面之部队,而
冯军来援者,又复不能踊跃,终致失败,可见用兵料敌之不
易矣。不过奉军虽胜,但据干部人云,此次战争,奉系被动,
晋主力既已损失不小,自难再战,奉方则始终认冯为敌,愿
与阎友。阎此刻即罢战言和,奉不愿穷兵攻晋,诚以阎在山
西,究有治绩,奉实无利其土地之意。且易一人去,亦未必
便比阎好。不过阎受包围,恐已欲罢不能,奉亦只有相与周
旋耳。”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55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