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018个阅读者,8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6-12 16:51

[原创]杨花乱落鸟惊飞



江南达者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杨花乱落鸟惊飞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八百九十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记得约在一二十年前,也就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半期罢,本城当处在改造之时,己身所居城郊一带,触目皆是或新或旧的小楼,看去倒也别有风味。兼之自家画艺,当时亦正处在更生之际,心头感想也颇多,是以每画了些曲折表达此类感觉的小品。今,居城已然称为现代化都市矣,而吾辈自身,则又正处于人生的另一交替之点上:解脱职业之束缚,返归自由适意状态。于是,在告别单位工作案台之前,面对窗外满目葳蕤春色,忽而不假思索,径直便挥洒出此示之《杨花乱落鸟惊飞》一画。画成乃觉,斯境也,固然稍稍与旧作相类,然则毕竟今之手法,连同画者之所谓“艺术感觉”本身,还是与先时颇不相同了(这倒不一定说是有甚高下之差异)。而又略觉有趣者:画虽成于“在职”末期,接着翻拍录入电脑且今临屏品之,吾辈却俨然乃是赋闲之身矣。也不知如此这般隐微之感,若非言明,在吾文及画中,是否可让人感受得到,呵呵。——之前两三则文字,亦已写于家中,不过当时未有此等明白意识而已。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3 篇之第 899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淡如竹   2018-6-16 23:14  金钱  +5   好文章
淡如竹   2018-6-16 23:14  魅力  +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2 18:16
注:文中所称“本城”,为重庆。

(附)童山雷小传

童山雷,号江南达者。当代文士、画家及艺术理论家,现居重庆。自记事起,即与诗书画艺结不解之缘。份当入学之际,因社会大气候,虽每以优异成绩入考登榜,终与国立学府、画院等无缘。然痴心难改,独自矢志潜形于尘世间,同时致力于绘画艺术创作与理论研究,兼及相关的诗文书篆等各类文化技艺,至今已苦苦磨砺达半个世纪。近十年来,借助网络力量而渐广为人知。今国内各大网站文艺论坛皆有其作品,且多被置顶或设为论坛精华。其著述名称,亦被用作百度百科全书、互动百科全书等搜索词条;而其《达人谈艺》系列文字,还被选录入“搜狐百家讲坛”,并被其专文推介。2009年,其全部文图作品资料《蜕心堂存艺》被国家图书馆正式收藏。同期,绘事专著《20世纪中国画画品录》入选武汉出版社编纂之世纪文集《现代文言》(入录者多为百年来文化大家,如蔡元培、梁漱溟、周树人、林语堂、钱钟书、傅雷等等)。2013年,童氏中国画作品与油画作品,同时被国家邮政、电信部门联合发行的“美丽中国”票、卡套装所选用并正式出版发行其个人作品珍藏册。且新出版发行的《雄踞中国艺坛的书画家》一书,亦将其人及画录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6 23:15
能写会画,是高水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2 16:18
感谢版主。夏日快乐!

《竹雨掠光》等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癸巳之春,吾人最末一次参加谋食单位所组织的郊游活动,却是去那永川茶山竹海公园。此地闻名于世,是因电影界有部《十面埋伏》的片子,想来这也用不着再细说它了。而这地方竹林之盛,自己倒是久已听人说起过的。方知将去此地之时,心想,前不久刚好才去过了一处竹山,今岂非重复了,看来多半无益于吾画。既至,见那竹林茶圃漫山遍野,岭峦本身也大都圆浑无奇,故而一发不再存有什么希望。不过,既称达者,焉又能见寻常山水则自感无力表现,是以仍旧悉心体会之,并在心中构图谋划,欲将此春日阴云下一派苍绿之感,诉之以幅。这以其公园之名为题、且以其实景作为点缀之作,兹已呈于读者诸君台前,固中平也,倘犹能予以公等一丝逸情,则达某幸甚慰甚。另,于彼山游步之际,却恰遇其阴晴不定,一时还洒落了些许雨水。当时那满眼烟云流动,山野间晦明交替、或苍或黄了无定准的特殊景致,毕竟在此心造成了一种廓大空蒙且复生动活跃的意象感。遂尔归家之后,据那浮光掠影的追忆,兼之着意经营,乃得此同示之《竹雨掠光》一画。客观言之,画已然于平中见奇,当称可令吾自觉已不负此行罢。还有一点顺带道出:吾尝预计在职期内,这《画中游》文字,少则不下于八百篇,而至多,或亦只可接近九百之数。今方退休,即及此数,看来所预亦称不虚矣。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3 篇之第 900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7 10:33
竹海烟云·从手爬岩眺望茶竹天街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及至于此“茶山竹海”野岭间闲步,方发现,原来斯山亦非单只有峦,而同样有峰、甚而至于乃是相当险峻之峰。行程自“竹海烟云”牌楼起,终程之处,亦归于是。先只说这启程时罢。当时果是烟云弥漫,近处景物尚觉清幽明晰,稍远即迷入含浑有无间。尤其因薄日照云,光雾腾腾,是以观之顿生缥缈之感。一路行去,山渐险陡。特别有一段,后来偶然在当地游山地图上得知,名之曰“手爬岩”,其艰险当可推想。固然,对于早年曾经在那大巴山中真正攀爬过“手板崖”的吾辈来说,此毕竟有路可走,只是相对壁立而已。同行之人,自是皆比达某年轻了,且是其间不少人,已属青春晚辈。而这翻山越岭之事,吾人端是又何可输之与彼等。于是一路大家都有说有笑,或顽耍,或摄影留念,甚是觉着有味。在那沉厚苍茫的大岭巅头,远远地尝见得一处,房屋密集,整个尽在虚无缥缈间,而极远之地,则全不可见。后来在那游山图上见有“茶竹天街”之谓,不知是否此处。归写游踪时,先前所见之“竹海烟云”牌楼,有牌楼上匾额为证,自是不会有误了;而这“从手爬岩眺望茶竹天街”之说,却实实在在有些臆想的成份。但话又说回来了,倘若它不是,那,真正的“天街”,倒又是在何处哩?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3 篇之第 901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11:56
曾经最是魂牵梦萦之境事及西画艺术本身…
《病床》等三组文图(1978年)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本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大巴山区某县中学所作油画稿。此文选自《画中游》附记•西画部分•中期第 70、71、72 (总数为129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71、病床

此生另一个永志难忘的场景,更是不用画面表现出来,无以自我交待。这便是此示《病床》一画所展现的内容。关于这,我曾经将其用作长篇小说《乡中苦斗》的素材加以着力描写,而且上世纪九十年代所出版的《知哥知妹》一书,也将这个故事仍就用《病床》为题,入集发表,因此这里只是几句带过。当日在乡下,我曾在原本已是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自己还大病过一场。在缺医少药、几乎无人过问的苦境中,我就在画中这破篾席床上整整倒上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且是连人生最基本的吃喝拉撒种种琐屑事务,都得强撑着一一自行打理。那份苦,那份难,此后我在任何境况下与之相较,也就都不觉得再有什么了。当时附近有一个不时往来的好友,恰在那一段时间也因事很久都没过来过;后来他偶然听说了我的事(那已是我卧病的最后阶段),便经常抽空来照料我……其各种前因后果,当然也不是这儿三言两语就能说到位的,倘是读者诸君有兴趣,可在网络中搜索我的《乡中苦斗》,找其中的第62-65章来看,便知端的。这儿只补充一个细节:当日自己因是长恶疮,痊愈后身上掉了一大捧痂疤下来,我便将其深埋在了我的自留地中,以让它与那块土地结为一体而永存。——至于这儿这幅画,刚才已说过,是我一定想要表现出来的,所以在县中的那些日子,终于把它画了出来。画儿本身,因为是相当的写实,其中一切环境、道具尽皆客观展现,连人的形象,也都尽可能地反映了当时的样子,所以这里确实也就用不着再多说什么了。还提示一点:那权且充作“床头柜”的旧帆布箱顶上,有长短不一的几截黑乎乎的玩意儿,那是我“享用”的叶子烟卷。当时我是要抽烟的,而且队里男丁们分烟叶,都已然将我正式算上了一份。呵呵。好了,不再罗嗦,大家看这画,让我们一起记住那段远去的岁月吧!


另外两篇于所附链接中可见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Mzg1NjA1OA==&mid=551950547&idx=1&sn=4690bb1cb36ac63dadbf5ceb082f172d&chksm=3ae2a7060d952e10298035bb405637f676a67b875fb768dfff2b878f71a32b44347e3742c634&mpshare=1&scene=22&srcid=0629UDH9NOo7GhN5YsM728Lx#rd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9 10:34
游“茶山竹海”所得三二景点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二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这游山归程,有三二景点,亦堪画文。一为某处称之“天子殿”者。彼实应为前代遗址而已:残断方碑矗立山巅凹地,周围略有今之游山休憩亭廊,兼之四下松篁绕抱,烟云出没,是以稍稍具备昔日骚雅甚或遁世之气象。其二,既又闻知时下足踏之山,名曰“龙泉”,而山势颇有雄峻巍峨之感,起落跌宕之间,果如苍龙挟雾,即将行云布雨焉。吾人沿山脊石径上下移步,亦小似身在青云之内,以觉心志颇舒。三则此身既已高据岭梁,环视之际,周遭峰峦起伏有致,而视野亦复开阔。又见不远处山根之地,有新寺正悄然崛起,乃可推想,今之民众,绝大多数确无饥寒之虞,却又向往平安富贵,自然倾情于此神佛之事。以上所言三境,皆搜罗入目而感之于心,于是事后尽成吾画,继而又成此文。画题除一、二即依次标以本名外,其三曰之《龙山新寺》,虽似有杜撰之嫌,也无可奈何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3 篇之第 902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6 10:08
江岸冬寒沙水清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三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昨岁初冬病起之时,曾与荆妻一道乘轻轨小游鱼洞。记得当时伫立大江之滨,浩茫且复幽淡的朔气中,唯见江天静寂,水滩清浅。远处岸边的灯塔及泊船,使人忆起了好些年前来此游玩的事。而近前浅平沙湾回水之间,一群野鹜嬉聚于此,却也给这片荒寒凛冽的天地,增添了些许生气。透过对岸亦已建成的高层楼盘,极远处,隐约可见一点主城之影。当时不由有种吾生何其微茫之慨叹。同时也觉,这家人在一起,也实如彼物类般,乃相互依托,共此命途。因未专带数码相机,也就随便用手机拍了几张资料照片。今偶将其输入电脑,观之一时有感,遂据而作成此《江岸冬寒沙水清》一画,并配文以示读者。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今发帖之际反观,画面视觉效果,受当时驾驭这特殊氛围之能力、及作画时之客观气候条件(天寒地冻)两个方面的影响,感觉其水墨味胶着呆滞了些。而固然这胶着呆滞感本身,亦似乎倒也有助于这种特殊氛围的展示。则此又为一矛盾之处矣!


(总 1083 篇之第 903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26 09:44
水岸久枯 老屋将拆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同样因见着留在手机中的资料,勾起对一个场景的念想,以是得来此《水岸久枯 老屋将拆》一画。画中乃是即将消逝的江南老镇铜元局江滨一隅。此地久被“开发”,前文曾不止一次言及,今固毋论矣。然其间有些不便处理之旮旯地段,却荒弃日深,因之格外显得萧索不堪。就说这一带罢,每逢长江涨水之际,即形成阔溪般的水湾,当年偶尔带着幼小的女儿来此走走,亦颇觉闲适有味。今者不知怎的,说来下游三峡大坝还蓄水了,但许久以来,这水位则一直都很低平,乃至这附近原来不时淹没之处,反倒干着,遍生着黄褐的苔藓,加之周围又有几所或用或弃的老旧房儿,所以看去尤觉破败凄凉。现听说接着就将由市政出面来彻底改造这片地方了,倘真如此,便意味着此老镇不久将消失于地面。咳,当然人类社会就是这样在不断发展着的,新之不至,旧必不逝,辈辈代代,莫不如此。而吾人现今触目可见之处,此前谁说得清曾经有过多少景观?一经意识到这点,遂断然将此暂时残存之荒颓水岸纳入画图,虽不敢说其有甚深刻意蕴,但至少,作为某种地表资料存档,它总是可以当得的。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3 篇之第 904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7 09:43
--------------------------------------------------------------------------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7 09:44
天门如舣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五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也记不起是哪个时候了,伫立于长江南岸高石坎上,恰遥遥对着朝天门那两江汇合之处。俯瞰之下,眼前是几艘老旧的泊船,而纵目望去,隔岸之江北咀上,新建的重庆大剧院,亦如巨大之登陆艇般,停靠在嘉陵江入口。想自幼即觉得船泊码头之景象蔚为壮观,且是曾于《嘉陵之波》内,借幼小主人翁薛琳之心目,对其有过罗曼蒂克之感悟与遐想。今者,科技大张之世,人工建设之伟力,固不消吾辈尚于此处更作甚么多余之渲染矣。而作为重庆这般华夏西部之大工业城市,其新添之般般市政工程设施,尤多与其本身之江山大势明依暗合,乃至两两相得益彰。吾,身为山水画者,兼自命为此世顺乎潮流之新式文人,既生息于斯,时时刻刻耳濡目染其当代之声势与形构,又岂能不在己作中对此体现、而反是一味遵循翰墨丹青之“祖训”乎。以是,一日将兹所言之观感移入吾画,更另将吾人此前诗词中之语“天门如舣”引作画题,今配文敬呈读者,看可否能请外地人士,也小小感知一二我重庆城今之风貌。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3 篇之第 905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7 09:4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水岸久枯 老屋将拆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四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同样因见着留在手机中的资料,勾起对一个场景的念想,以是得来此《水岸久枯 老屋将拆》一画。画中乃是即将消逝的江南老镇铜元局江滨一隅。此地久被“开发”,前文曾不止一次言及,今固毋论矣。然其间有些不便处理之旮旯地段,却荒弃日深,因之格外显得萧索不堪。就说这一带罢,每逢长江涨水之际,即形成阔溪般的水湾,当年偶尔带着幼小的女儿来此走走,亦颇觉闲适有味。今者不知怎的,说来下游三峡大坝还蓄水了,但许久以来,这水位则一直都很低平,乃至这附近原来不时淹没之处,反倒干着,遍生着黄褐的苔藓,加之周围又有几所或用或弃的老旧房儿,所以看去尤觉破败凄凉。现听说接着就将由市政出面来彻底改造这片地方了,倘真如此,便意味着此老镇不久将消失于地面。咳,当然人类社会就是这样在不断发展着的,新之不至,旧必不逝,辈辈代代,莫不如此。而吾人现今触目可见之处,此前谁说得清曾经有过多少景观?一经意识到这点,遂断然将此暂时残存之荒颓水岸纳入画图,虽不敢说其有甚深刻意蕴,但至少,作为某种地表资料存档,它总是可以当得的。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3 篇之第 904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7 09:46
顺序错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16 12:07
江岛疏烟·明月沱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六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暮春的一天,又随亲戚们所驾之车在城郊悠转。先说是去广阳坝上参加“枇杷节”,及至赶拢,却发现阿物竟比城中卖得还贵,且是因凑热闹的人多,连平时冷冷清清的餐馆与“农家乐”,皆至爆满无座。众人遂笑叹而当即转向,四下里兜了兜风,最后仍然回到惯常所去的某地吃饭打牌。四下悠转时,有一处,自觉于吾辈而言还有些价值。那便是久闻其名而尚且未曾叩问过的江南明月沱造船厂。——既至其地,内中种种本身虽则老旧、而入吾眼却俱颇觉新奇之造船设施,固令吾人开眼增识;其江山之势,沱湾之形(果圆圆如月!),尤令人观之而顿感心旷神怡焉。当下足踏高岸,背负南麓苍幽松色,面对薄雾缭绕之曲回江流,不见素常惯见之尘市,亦不闻其久习之喧嚣,一时真有不知身在何地之慨。归之,依例撷其入吾画,并此配文以飨读者。另,几时也打算将那此文起首处提及之地(广阳坝江滨之景)画出附之于此。这儿先行带过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4 篇之第 906 篇)


以赤子初心、文士才情、 达人意趣、艺者性灵,搜觅人生旅途种种苦乐参半事境,乃借助拙手所持翰墨丹青之技,得成带有一己独立标识之画品。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3 11:37
访旧途中得画三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七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家居日子,静而思动。一日,忽念及先前计划,道是这退休后凡小有兴趣,便乘火车就近“专县游”甚的。于是说动便动,首先选定夫妇二人早年“上山下乡”及初初就业之地:大巴山地区达州某县,作为此游之处。盖因“背包穷游”早为二人共识,所以便特意找了趟“性价比”最高的火车,去本市火车北站乘坐。原来这车仅是老式厢体,不带空调而已,其实速度并不慢,沿途停站也少,全程只三个多钟头。许久没走过这路了,一路山川风物,在这新夏阴晴不定、时而还飞点疏雨的天气中,确是显得宁和清丽,且是颇勾起吾人辽远之怀想。自然,这车窗外的景致,终是转瞬即逝,也不可能让人观看翔实。但即便如此,其亦足以激发吾辈画思。譬如此示之三境,一,《华蓥有雨》;二,《渠江尚浅》;三,《过雨江湾》。所有相关感触连同作画之想法,俱已暗含其画与题中,若此再述以文字,似乎反倒多余,至少是使之过于表面化,以致限囿读者诸君之想象力。是以干脆就此止住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5 篇之第 907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3 12:00
一幅速写稿·历史的见证

独守“敞气”之新居,摸摸索索,由畦间掐得点豆、苗,一边改着昔日诗稿,一边却熬着锅菜菜稀饭来吃了。午盹之际,方睡眼迷离,消闲翻阅己著:玄幻中篇小说合集《浮生十梦》之二《紫云道伴》,忽一条微信飘然而至。却是从加拿大温哥华“环球知青论坛大会”上,由吾旧友G某发来,道是这附图为其在远年速写本中找出的,算来已是四十四年前之事了,画的是当时咱彼此偶遇于火车上。G某今为享誉海外的加国著名华人教授与现代装置艺术家;其与吾之渊源,此前已不止一次散见于己之文字,不提。可巧者,今日地球那边正在开着这“老知青盛会”,而吾方才所翻阅者,亦可称同为“知青题材”之旧作。其有趣居然如是!则彼速写图中所载,依照那日期看来,却正是吾辈不堪回首之一幕往事。图中清晰写着“意外的重逢·遇到大仙·1974、12、25”。这日子正是西历的圣诞节。而彼时之吾,却恰是在乡间历经一系列艰苦卓绝奋斗、先是已然得到四川美术学院预取通知书由此在当地差点儿已辉煌得如同神一般的存在、尔后则因“政历问题”(其实更是人家以此为由之黑幕交易)一落千丈乃至在当地几乎坠入万劫不复深渊、遂暂且逃归故园“疗伤”,如此这般一种情形。所称之火车上偶遇,其历史背景,即大致这样。另,“大仙”,是当时友人们给咱取的绰号,据说是有一次,咱打着赤脚,就跑到县城去了。似这等细微末节,毕竟都是不足为道的。关键是,现在知青中许多人,说到那段经历,常以甚“青春无悔”来作结。然而以咱这种经历,还可恁般一说么?且是,这儿哪又存在什么“悔”与“无悔”的事,——该你“悔”么,由得你“悔”么,你“悔”又“悔”得了么?!唔,倒不知旧友G某,倘在那海外“知青盛会”上,是否会提到这幅速写之事兼及吾辈的这段经历。咱当时的这回事儿,相信旧日之友定也不会忘记,因为,它终是咱们共同经历过的……
附记:图中正对者为G某,戴帽者为达某本人,近前侧背者则为G某之弟。唉,倒不知当时本人这心头,却是咋样滋味!
又及:以己向来尚可之记性,居然完全已对与友人相遇这事没了印象,则当时这心头之凄苦迷茫失智,似也不难想见。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7 10:05
觅旧·达州风物二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八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既至达州,即开始访寻昔日多少有些瓜葛之处。身为知青时过上过下的老车站、老旅馆等,自不论了。而一直因参加美术创作活动要涉及的文化场馆连同公园之类地方,也都去探访了一下。有鉴于那几天时常有雨,所以这在雨中访旧,——尤其又已是极难寻觅与辨识之“旧”,端是别有一番风味。而当地另有一些去处,先前印象并不甚深,或者说是没有机会光顾罢,此次则一总皆走马观花小作游历。当地有一水,曰“州河”,其东源即乃宣汉蒲江,而后其则汇入渠江继而入嘉陵再入长江。此州河畔有一山,名颇高贵,曰“凤凰”。河干又有一处当地胜迹,曰“塔沱”,盖因河湾高丘之上有古塔而得名。于是夫妇二人为觅最佳视点,时而往返乘车,时而举步登高,时而又沿河漫步,在那微风细雨兼偶尔一露的晴和中,眺望这分明似有记忆而却又已然恍如隔世的清秀河山,实是颇存感怀。兹所示二画,一名《凤凰山下塔沱岸》,一名《从凤凰山眺望达州一隅》,俱因此得来。画相对具象,一切已在其中,不再对其说三道四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5 篇之第 908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14 11:36
觅旧·老园微茫雨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零九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这旧日之达县公园,似亦值得专门一记。却说那天,先是寻来访去皆未见它,而将至黄昏,雨则愈来愈落成势了。两人心有不甘,遂各自都撑了伞儿,继续来回问着路人,最后好歹算是找到了那地方。二人对其“专情”,其实也说不上有什么了不得之事,尤其对于荆妻而言,不过是说记得有次为等火车需消磨时间,曾坐在那里边的一面草坡上看书,感觉还不错而已。自然,于吾言之,“事体”稍大。而同样也只是诸多零星之印象中,有一个,尽管因岁月幽深已致不甚真切,但毕竟还可以一叙。那好象是我首次应邀参加地区美术创作活动,来这里报到。将至指定之处,园中的某幢楼前,忽闻内中有人颇为投入情感地正在唱着岳飞的《满江红》;及至见了那歌者,原来居然便是当时尚未“发迹”、而日后却红遍天下的罗某。彼时俱同在草泽,自不论了,晤面后不过谈点相关之事,便各忙各的。只老实说:作为吾人,当时因鉴于那歌,暗中已然稍觉,这歌者,似有别于其余普遍之“美工”辈。而其他一切细节,尽已消溶于茫茫时空。——眼下,在这片弥天的微蒙雨丝中,面对眼前这座分明是日见其窄小的老旧之园,吾心犹然隐觉,那昔日的歌声,仍在沉郁澹泊的树荫间轻轻回荡。咳,什么叫“逝者如斯”、什么又叫“人世沧桑”呵,一瞬间,各种感觉,竟如五味之瓶,砰地磕散在这心头。表面当然还是淡淡然然了,不过与荆妻一道,避雨兼小憩于池亭内,面向着那一泓色泽浓郁的苍绿之水,连同水中一群群懒懒洋洋的杂色锦鲤,一边也向侧旁一个小贩,询问了一下次日乘座汽车去某县的情况。这儿出示的这幅题作《老园微茫雨》的画,肯定已是不能承载更多的叙事性的内容了,不过是借其意蕴,以抒发一己特殊的感受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5 篇之第 909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19 10:15
觅旧·今日罗江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一十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次日即沿罗江一线往赴某县。先且单说这罗江。此为达州近郊小镇,紧傍河滨,早年吾辈年年经此,实是对其秀丽景色,留下了极深刻印象,记得此事已曾于本文前面部分予以提及。而唯其因先前所留记忆特别深而美,这时,便免不了反暗暗地有了一层担忧,怕的是见之即毁坏了它们……不过幸喜虽是这沿河都新修了许多房屋,且是河面也有了高架桥梁,但其基本之情味,尚未大改。而今朝之事,更为可喜亦复有趣者,是这镇口上早已另辟了一条捷径,汽车可始终沿河行驶直达某县,而从前那路则就此与河滨揖别,所经皆是山乡之地了。盖因此时此刻一直就这样沿河溯行,并且所乘之车,亦如咱重庆南滨路上之“迷你巴士”般小小巧巧,所以那份感觉,真是格外的惬意与舒心。有了这番感受,当然也就有了此示之《今日罗江》这幅画儿。另有一点,尽管已与山水画图无关,但因其本身甚是有味,所以这儿仍予志之——车方入某县辖区内,有农妇带一筐新摘枇杷上车,说是将去城里卖。而沿路其呱啦乡语,不唯异常生动,更是勾起吾辈久远之怀想。其间有一语,当时感之最深,事后仍觉回味无穷。道是:“娘呃,这天天落雨,看这枇杷,干净都笑了!”——枇杷何“笑”?只为见水之后其皮儿咧开了口子;而“干净”者,即吾人所谓“尽皆”或“干净彻底”也……咳,这人民群众的语言,端是不可谓不生动风趣。而今“百度词条”中,亦道是巴山地区语言以幽默风趣见长,信之信之!——话休絮繁了。只这渐入之境与既闻之声,已然将此心神引向了往昔,而这正常之认知能力,又明明白白晓得那从前的景物事体,必然早是一去不复返,因而这时心中那种隐隐约约的复杂感觉,来得是尤其的明确与肯定。——呵,这巴山小县,咱曾待过了一十三年、可以说整个青春时代都既已对其奉献的地方,你现在,究竟又会是一个什么模样呢?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5 篇之第 910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7 11:37
觅拾旧迹数帧

画中游——蜕心堂品玩己画笔记·第九百一十一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重踏阔别多年的土地,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算来,打从1984年底调离彼处,除去97年因与人同游百里峡曾匆匆忙忙途经过一次,已逾整整二十八年,未再行走于斯。而此时之第一印象,乃是不知为何,当年那如此窄逼之地,怎就能开拓至此、竟至于也如一象模象样的城市般,有了那么些或纵或横的街道,与众多的高大楼房!更有甚者,一时,真真有着穿越时空之感,不知己身到了哪般一个浑如梦幻所历的去处。盖因眼前一切,看去皆似是而非,倘若不是尚有山水之形依稀提示,触目之处,果是已全然识辨不出了。而此县城毕竟又不同于达州,却是自家足足有六载光阴皆朝夕栖守,其间更有哪儿,不是都在此心留下过深深记忆!于是夫妇二人在此城区内外,或闲步或乘车(此中居然也都有了好几路公交汽车,这点亦尤其使人慨叹),逐一地寻觅着那旧日遗下的痕迹。客观言之,象处在这种状态之中的县城,委实已较难发掘出可令山水画者心仪的景物了。不过,吾辈焉又能让此行不留墨稿于箧中而竟至于虚度。故尔斟酌比较之下,仍是作得几幅画儿,要么是抒发怀旧心绪,要么是径写今之河山形貌,同在此随本段文字以飨读者。其画也,一名“寻来旧地极清凉”,一名“一一沿江拾旧痕”,一名“江滩野祭”,一名“几时高坝截蒲江”。另,亦再有“蒲江新跨Y形桥”、“吾魄杳然于此中”等几近于墨戏之作,兹一笔带过而已,不附图了。
此画与文俱得自2013年。


(总 1086 篇之第 911 篇)



读千卷书,行万里路。体验万千风俗人情,乃得万千诗词文句、万千翰墨画图……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4957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