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6-13 02:03

[图文] * 美国亲以色列:除外交考量外更根深蒂固的原因是什么? * [推荐]   



ysf009 发表在 军事杂谈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0-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最近,阿根廷拒绝与以色列国家队在耶路撒冷比赛,不仅是体育版头条,还在国际新闻版引起热议。事件焦点在于,以色列方面挑选的比赛体育馆所在地曾为巴勒斯坦村庄,该比赛又是为了纪念以色列建国70周年而举办,时间地点的选择显然触动了在上个月被搬迁至耶路撒冷的美国大使馆所伤害的巴勒斯坦民众的神经。

  体育活动被政治现实干扰早已不是新鲜事,特朗普为以色列送上迁馆大礼后,耶路撒冷足球俱乐部“耶路撒冷贝塔”还宣布更名为“贝塔特朗普耶路撒冷”,以答谢美国总统对以色列的支持。而以色列能源源不断得到来自美国的支持,绝不仅仅是美国犹太人的功。事实上,数量巨大的美国福音派基督徒人口,同样是以色列极为倚重的力量。

  犹太教和基督教在美国------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既是美国中东政策绕不开的重点,也是美国全球对外政策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以色列不是美国严格意义上签订盟约的盟友,但历届美国政府均宣称美国将坚定不移地支持以色列。而美国对以色列外交政策的制定和形成,并非单纯是世俗政治的因素在作用,美国社会中的宗教因素深刻影响美国政治与外交,其中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影响最为重要。

  以色列从建国开始,就与美国政治与外交中的宗教因素紧密相连。一方面,以色列赖以立国的意识形态——犹太复国主义——从诞生开始便一直得到美国保守派犹太人的支持。另一方面,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以色列国的主张,也得到了美国基督教徒的拥护。

  保守派犹太人是二十世纪美国规模最大的犹太人群体(21世纪后改革派最多)。在以色列建国以前,犹太复国主义者已经在美国遍地分布,著名的美国犹太史研究学者雅各·瑞德·马库斯在其著作《美国犹太人:1585-1990年: 一部历史》中写道,“犹太复国主义如野火般风行起来”,“美国任何一座城镇,差不多都有一个犹太复国主义群体”。

  保守派与正统派以及改革派犹太人一起组成美国犹太人群体的三大主要派别。保守派犹太人是依然信奉《圣经》、但主张在一定程度上适应现代生活的犹太教徒;正统派包括但不限于偏神秘主义的哈西德派,主张绝对服从圣经以及犹太律法,反对现代生活;而改革派犹太人则比保守派更进步开放,乐于接受现代生活,甚至有女性拉比。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请点击华声军事首页:http://js.voc.com.cn/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3 02:0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美国第一位女拉比Sally J. Priesand


  
  在二十世纪早期,美国三大主流派别犹太人在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的问题上意见不一,但二战期间欧洲纳粹政权实施反犹屠杀,美国却没有打开大门慷慨接纳从欧洲逃难的犹太同胞,这使得许多原本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美国犹太人改变想法。如原先也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改革派,在1935年改革派的拉比中央大会上投入到犹太复国主义的阵营。

  出于宗教热忱和道德救赎,美国犹太人在以色列建国前后积极支持犹太复国主义活动,比如资助现代以色列国防军的前身——巴勒斯坦犹太人的地下军事组织哈加纳。以色列建国后,改革派犹太人出钱出力,几乎在每年的拉比中央大会都积极动员、强烈呼吁美国的犹太人为以色列慷慨解囊,为新生的以色列筹集发展资金。

  在政治上,新改革派犹太人力图影响美国中东政策,努力促进美以关系发展,改革派领导人呼吁美国政府抵制威胁以色列安全和利益的行为,并督促美国政府满足以色列的军备要求。

  影响美国政治决议的基督徒------比起犹太教,在美国对以色列的外交政策中更不为外界所了解的,是美国基督教徒的力量。在基督教价值观和道德伦理的长久熏陶下,美国向来将自己视为上帝的“特选子民”,是“山巅之城”,肩负神授使命。在这一逻辑下,美国也向来自认为是上帝的代理人,负有保护和拯救犹太人的责任。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3 02:0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美国,自由派基督徒和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都对犹太人和以色列持支持态度。自由派基督徒认为历史上的反犹主义,以及二战时期美国拒绝接纳欧洲犹太人的做法,有悖于人道主义,因而深感内疚,试图通过保护犹太人及支持犹太人的利益诉求以偿还过去的罪孽。而六百万犹太人所遭受的大屠杀,对美国犹太人和基督教都带来了巨大冲击,使得基督徒对犹太民族产生沉重的负罪感。

  美国基督教福音派,则是宗教右翼的典型代表,福音派对以色列的支持基于神学,基于他们对《圣经》的解读。福音派认为一个新以色列的成立、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建立第三圣殿,将预示着基督再次降临人世,圣经预言将会实现,信仰的人将得道升天。美国的福音派基督徒出于基督教信仰与宗教目的狂热,热烈支持以色列的团结和统一,因为基督的降临以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为前提。而在其中,美国保护以色列将影响美国自身在神圣历史进程中的终极命运。

  在以色列建国问题上,基督教与犹太教实现一定的和解,“基督教福音派全力以赴支持以色列,其神学目的在于在全世界建立基督教王国。而犹太人与基督徒共享的旧约也为两者之间的认同巩固了基础。”以色列建国后,正统犹太教徒积极发展与全世界基督教福音派的关系,以谋求福音派基督徒充当所在国家政府与以色列沟通的桥梁。

  以色列建国以后,宗教因素继续在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中发挥作用。上世纪七十年代,一方面,基督教福音派与共和党结盟;另一方面,基督教福音派与美国的犹太右翼保持友好。

  院外有犹太游说集团,院内也有数量可观的犹太裔议员。犹太院外游说势力的两大代表,美国与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和美国主要犹太组织主席会议,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力显著提升,他们资金雄厚,拥有强大的研究团队和游说团队,通过草根动员、政治捐款等手段影响选举和政策制定进程,被称为“国会山之王”。

  在国会两院,七十年代,在美国政治和外交事务上,新保守主义大幅崛起,保守主义的犹太政治精英大批投入到执政的共和党的怀抱,而犹太人与民主党的联合从罗斯福新政已经开始。至此,在两党内部、总统内阁和美国国会中,犹太裔政治精英数量明显增加,犹太人对美国政坛的影响力全面提升。

  而美国保守主义的犹太右翼抬头,得益于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战争”中旋风取得胜利,并且在七十年代经济腾飞,中产崛起,社会整体右倾,以色列以及美国犹太人都越来越“硬气”。

  在亲以的犹太游说集团支持的政府高官中,有以基督教福音派为宗教信仰的国会议员。两者的合流使得美国政府中以色列的支持者有着强大力量支撑。

  以基督教福音派为主干的美国宗教新右翼,在美国的中东外交事务上,基本上都是持“亲以色列”的立场,如“道德多数派”领袖杰里伟尔曾表示,“谁反对以色列,谁就是反对上帝”。福音派还以犹太社团的盟友自居,美国福音派著名领袖葛培理多次表达对以色列的支持态度,其立场也通过面向信徒和布道和演讲传递给美国社会。葛培理不仅与多任美国总统关系亲密,与以色列领导人如梅厄·果阿以及梅纳赫姆·贝京也保持着友好关系,经常充当美以领导人沟通的搭桥人。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13 02:0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美国福音派著名领袖葛培理登《时代》封面


  
  美国基督教福音派与以色列政坛的右翼强硬派联系也颇为紧密,经常为以色列右翼政府的政策争取美国政府的支持,或者是如在定居点问题上躲避来自美国的批评。以色列右翼的代表、前总理梅纳赫姆·贝京,就曾邀请葛培理访问以色列,并称其为“以色列国永久的朋友”。

  宗教保守主义因带有宗教目的的狂热,因而比世俗保守右派更强烈反对在巴以问题上向巴勒斯坦退让。90年代奥斯陆和平协议本来可以成为中东和平进程的一个突破,但是因为受到美国与以色列国内包括基督教福音派和正统派犹太人等极端保守派的强烈反对,主张以“以土地换和平”的以色列前总理拉宾更因此被刺杀身亡,奥斯陆和约搁置至今。

  结 语------美国作为一个深受基督教文化传统和圣经价值观影响的国家,从华盛顿到特朗普,总统上任时无一不是手按圣经宣誓就职的,竞选总统的候选人也都强调自己的基督教徒身份,以及对基督教道德的拥护。

  宗教深刻地影响美国的内政外交,而以色列又是一个与圣经有直接联系的国家,美国国内影响力巨大的犹太人群体和福音派基督教,对以色列的具体政策虽然时有微词,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他们绝不能见死不救的国家。因为犹太人与犹太国家、基督徒与基督重返圣殿无法割断的联系,美国将长久地为以色列提供支持。




----------------------------------------------
微斯人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27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