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459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6-13 19:22

打响太平洋战争第一枪:其实不是偷袭珍珠港   



x8362622 发表在 战史风云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1.html


 打响太平洋战争真正第一枪的,其实不是珍珠港,而是马来亚

  历史界一直有个争论,太平洋战争是从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开始的?一般的回答,是檀香山时间1941年12月7日7时55分,地点是日本海军中将南云忠一率领的机动部队开始袭击夏威夷的珍珠港。

  但实际上,打响太平洋战争第一枪是在檀香山时间12月7日的6时整,地点是在英属殖民地马来半岛,比珍珠港早了1小时55分钟。

  按照日军大本营的原计划,确实是由海军对珍珠港的偷袭先开始,接着才是陆军进攻马来半岛、香港、马尼拉、关岛和威克岛等地。但由于南云的机动部队中有一个航空战队尚未完成训练准备工作,所以临时决定将偷袭珍珠港的时间推迟两个小时。按道理,陆军也应该顺延推迟,因为偷袭讲究的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要让英美提前反应过来,有所准备,那南云的飞行员们等于去送死!

  偏偏陆军就是不答应,理由是如果陆军也推迟两小时,那马来半岛已经到了早上八点,天已大亮,对敌前登陆作战非常不利,凭什么海军的训练不过关,要让我陆军去冒险?

  因此陆军坚持按原定计划作战,大本营拧不过(主要是时间上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于是,马来半岛的枪声在袭击珍珠港之前的两个小时就打响了。幸好,英美的惊慌失措,掩盖了这一致命问题。

  这个坚持己见,视海军同胞生命为草芥的家伙,便是陆军中将山下奉文。

  1885年11月17日,日本高知县香美郡晓霞村的乡村医生山下佐吉迎来了他的第二个儿子。一连得了两个儿子,这让一贯重男轻女的山下佐吉很高兴,长子名为山下奉表,寓意为希望儿子学医,长大后好子承父业,这个次子就取名为山下奉文,希望他在学业上有所成,将来可以光宗耀祖。后来,长子山下奉表果然学医,不过当的可不是乡村医生,而是日本海军的军医。至于次子山下奉文嘛,身高一米七四,体重九十公斤,现在看不算什么,在当时日本可是名副其实的“巨人”!一看就不是学文的料,实际上也不是,成年后的山下奉文是一名心狠手辣血债累累的刽子手,走的是一条日本典型的少壮军官的成长路线。

  山下奉文是个典型的法西斯军人,先后毕业于日军广岛少年学校,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系统接受了全面的军国主义教育。因娶了永山元彦少将的长女而具备了陆军军官发迹的一切条件:学历、能力和裙带关系。而且,他还有一个其他一根筋的日本军官不具备的优点:打仗不按常理出牌,爱动脑子。

  在当时的日本军部,有两个一直明争暗斗的派别:统制派和皇道派。统制派主要由高级军官组成,主张在军部的统治下,不使用武力,而是通过自上而下的合法途径,进行平稳缓进的国家改革。皇道派则由清一色的年轻军官组成,行动大胆,不听指挥,主张发动政变刺杀大臣来达到军事独裁的目的,因此“下克上”这样的暗杀和政变,在当时的日本成了家常便饭。

  年轻时的山下奉文是皇道派的铁杆成员,是多宗暗杀政变的主谋和主要实施者,这就包括袭击了首相官邸等数处枢要部门,杀害了内大臣斋藤实、教育总监渡边锭太郎、大藏大臣高桥是清,重伤天皇侍从长铃木贯太郎的“二二六事变”。但随着战功的积累,级别的升迁,却又逐渐有向统制派靠拢的趋势,特别是在1937年的“七七事变”后,因为山下奉文在中国华北作战有功,被统制派领袖东条英机看中,不仅升他为陆军中将,还给了他一个好差事:出国镀金,赴欧考察德意军事,回国后山下奉文便被任命为满洲防卫军司令官,从此跨入陆军高层阵营。

  1941年11月6日凌晨,睡梦中的山下奉文被一份东京来的急电唤醒:“9日前速来京!”凭借敏锐的政治嗅觉,山下感觉他大显身手的时候终于到了!事不宜迟,山下赶紧收拾行装,于8日赶到东京大本营报到。果然,他被委以重任,第25集团军司令官,负责指挥事关重大的马来亚方向作战。第25集团军是日本陆军中最精良的部队,日本陆军一共只有三个全装备师,第25集团军一下就占了其中两个。这也让一直提心吊胆的山下奉文松了一口气,因为从接到电文到指挥作战,一共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可谓是仓促上阵。但凭着日军陆军的精锐,加上还有陆军航空队和海军南遣舰队的全力配合,一贯胆大妄为的山下奉文决定大干一番,把外强中干的英国佬一举赶出马来亚!

  山下奉文将第25集团军兵分两路,一路是在陆上,由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就已经进占法属印度支那的近卫师,从陆上进入泰国,占领曼谷后,沿马来半岛南下;另一路在海上,第5,第18师分批从海上登陆,为此次进攻的主力

  从海上杀向马来半岛的第一批部队为第5师,由山下奉文亲自率领,分乘20艘运输船,由6艘巡洋舰和14艘驱逐舰护航,杀气腾腾地向南急进。此时的马来半岛,正是雨大多风的季节,舰队在航行中经常遇到坏天气,水天一色的阴沉,能见度很低,呼啸的海浪常常高达两米!但山下奉文心里却很自信,他想这次马来作战以奇袭为目标,这样糟糕的天气虽给进攻带来一定困难,但给敌人带来的困难更大,那帮懒惰又贪生怕死的英国佬,恐怕连侦察机都不敢派出来了吧?

  结果英国人没他想的那么怕死,刚出发的第二天,舰队便被英国侦察机发现了!

  这下该怎么办?

  山下奉文自信全无,进还是退?他不敢擅做主张,一方面与海军南遣舰队的司令小泽治三郎商量对策,一方面又向南方军总司令官寺内寿一如实报告情况。小泽和寺内也不敢冒险,于是继续向上级请示,马上给东京大本营发了一封电报:“预定在马来登陆的我第25集团军可能已被敌人发现!”

  接到电报后,东京大本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进,有被伏击,全军覆没的危险;退?怎么退,退到哪?马来作战可是南进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一子错则满盘皆输啊!

  面对进退两难的局面,东京大本营干脆就不给出明确指示,让山下奉文自己看着办。时间不等人啊,山下奉文无奈,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前进,算了,就来赌一把吧!

  谁知,这次还真让他赌赢了,因为知道消息后的英国人,比他更紧张。

  对于日本人的狼子野心,英国早有察觉,也相应在兵力和部署上做了充分准备。首先,英国判断日军主力部队一定会从海上来,登陆地点可能是泰国的宋卡、北大年、哥打巴鲁等地,因此也在这些地方部署了较强的兵力,建设了机场。其次,英国也想到了日军还会从陆上来,为此特别制定了一个“斗牛士计行动计划”,也就是一旦发现日军有所行动,马上派遣驻印度的第1师进入泰国,抢占重要港口据点。

  平心而论,英国人的战略水平还是相当高的,因为他们想的恰恰就是日本人准备干的,但关键问题在于,英国人光有想法,却没行动,面对日军咄咄逼人的气势,总觉得有些底气不足。

  在新加坡,英军远东司令部接到侦察机发回的急电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并把日军出动大规模舰队的情况报告给伦敦总部,请示对策。在伦敦,英国首相丘吉尔马上召集三军参谋长,商量对策。一帮人讨论了半天,却始终无法得出日本人究竟是真开打,还是只是吓唬吓唬的结论,到最后,干脆给了一个形同虚设的指示:命令远东部队全体处于战斗戒备状态。

  然后呢?然后没有了。

  英军远东司令部接到这个指示后,哭笑不得,这说了等于没说嘛!无奈之下,只得继续召开内部讨论会议,争论了半天,最后的决定是:只把先遣部队派到己方边界,以免给日本人发动进攻提供借口,至于其他的事?听天由命吧!

  此时,硬着头皮前进的山下奉文已经快到了。

  在发动进攻之前,老奸巨猾的山下奉文左思右想,还是怕中了英国人的埋伏,为了慎重起见,决定先给英国人玩个“声东击西”的把戏。他命令正在往西南进发的舰队,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变成往西北开去,摆出一副要开往曼谷,旨在切断缅甸和中国之间的运输线的摸样。

  这临机一动想出的招数还真起了作用,7日上午,英国侦察机看到日军舰队浩浩荡荡地向北开去,便赶紧向上级报告了情况。英军指挥部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判断,日军可能先在曼谷登陆,然后才会从陆上越过克拉地峡,那样的话,已经启动了的“斗牛士行动计划”正好可以起作用,早有准备的英军部队以逸待劳,必能击退长途跋涉而来的山下奉文!

  谁知,到了7日中午12点,山下奉文突然转向,将舰队分为三路,一路驶往洛坤,一路开往泰国的宋卡和北大年,最后一路开往马来亚的哥打巴鲁。

  山下奉文的突然变阵,不但骗过了英国人,12月8日零时,日军在宋卡和北大年登陆时,英国人根本就没露脸,日军在未发一枪的情况下,轻轻松松登陆。没想到的是,他连自己人也骗过去了,按照约定,日本驻泰国宋卡领事馆应该派武官在滩头接应登陆部队,但到了约定时间,却连个人影都没有。

  第25集团军参谋政信中校是个爱较真的人,他一心要搞明白状况,便带领先头部队跑步前进,在没有人指引的情况下,在城里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硬是凭着自己的双脚,找到了宋卡城内的日本领事馆,砸开领事馆的大门,将还在温暖被窝里做梦的日本武官大曾根少校拎了出来!

  大曾根睡眼惺忪地望着这群杀气腾腾的同胞,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闻讯赶来的日本领事更是莫名其妙:“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经过一番争执,彼此才终于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为了防止意外,大曾根少校提前把密码本给烧了,也就无法译出要他接应登陆部队的秘密电报。

  这下政信真的生气了,作为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呢!万一敌人在滩头设防,我们人生地不熟,岂不被人当成了靶子打!政信越想越气,也不顾领事的官衔比他高,直接命令他们带上十万泰国银币,开车送他们去警察局,“劝说”泰国人与日军合作。

  领事情知理亏,更不敢冲撞这帮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只得穿好制服,胆战心惊地开车前往警察局。

  泰国警察远远看见来了一帮凶神恶煞,荷枪实弹的军人,吓了一跳,哪还敢让他们过来,直接送上一排子弹,大声质问:“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领事赶快喊道:“不要开枪,我们是大日本皇军!”

  不说还好,一说警察们更被吓到了,怎么日军大模大样跑这来了?这是什么情况!警察们不敢大意,马上回以更加猛烈的射击。

  政信勃然大怒,带钱跟你们谈是给你们面子,不然我堂堂大日本帝国军人怎么会把你们这些黄皮猴子放在眼里!政信立刻指挥部下开火,迅速占领了警察局。

  不久,传来了泰国当局和日军妥协的消息,泰国军队还没开始抵抗就已经被迫全面停火了,山下奉文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打赢了进军东南亚的第一仗。

  那泰国人为什么不抵抗呢?为什么不像中国人那样,寸土必争,打得一寸山河一寸血呢?

  这主要是因为泰国在日本人来之前,已经轮番成为荷兰、法国、英国的殖民地,早已习惯了各色国家的剥削和欺凌,现在无非是西方鬼子变成了东方鬼子,白皮肤变成了黄皮肤,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因此,在日军进军东南亚的过程中,凡是遇到东南亚的本土部队,日军基本都可以不战而胜,碰到的几场硬仗,都是跟英美对垒。这第一场硬仗,便是攻打马来亚重镇哥打巴鲁。

  英军在哥打巴鲁有重兵防守,光守卫在海岸的,就有6000多人,沿着海岸丘陵地带布置了炮兵射击阵地、防御工事和掩体,重炮、野战炮、迫击炮和机关枪组成了远近交叉杀伤火力。前沿阵地布满了铁丝网,碉堡里架有72挺机枪,另外还配有40多辆装甲车作为预备队随时出击。

  日军本想趁着夜幕,来个悄悄的偷袭,没想天空不作美,在距离发动攻击还有两个小时的时候,海上刮起了10级以上的猛烈大风。在这样风急浪高的时候,登陆艇很难靠岸,一不小心就会船破人亡。但预计的进攻时间可不能推迟,日军士兵们只得一个个手牵着手,努力小心不从船上掉下来,就这样举步维艰地小心翼翼接近英军阵地。

  天气虽极端恶劣,不过日军还在为自己打气,这样昏暗阴沉的天气,怕是没那么容易被发现吧,没准还真能来个奇袭成功!

  不过,这次日军还是赌输了,他们刚刚发动进攻没多久,英军的海岸防御观察哨便发现了他们,刺耳的战斗警报声响彻整个海滩,伴随着的是阵地上齐射怒吼的大炮,日军明白奇袭已经不可能,牙一咬,直接改成了强攻!于是护航的4艘战舰齐齐向英军阵地炮击,登陆艇在倾盆大雨,惊涛骇浪和猛烈的炮火中开始强行登陆!

  由数井孝雄少校率领的一批登陆舰冲在最前面,因死伤惨重,他干脆命令士兵跳下登陆艇,洑水上岸,自己率先游上沙滩后,指挥部队冲锋,英军碉堡里的机关枪子弹像泼水一样洒来,日军士兵应声而倒,瞬间死伤过半。

  数井见进攻受挫,气得嗷嗷直叫,疯狂跳起来,不管不顾冲向铁丝网,用军刀乱砍猛劈,硬是在铁丝网上砍开一个缺口,数井带人刚刚冲过缺口,一排子弹又扫射过来,数井一下被打得像马蜂窝一样,一命呜呼。剩下的士兵也被打得血肉横飞,鬼哭狼嚎,无一生还。

  第一波攻击就这样被击退了,还没上岸的其他日军只好退回到海水里,不敢把脑袋露出水面。这时英军飞机又赶来轰炸,投下一颗颗照明弹,把海面照得如同白昼,鏖战正酣的英军大炮借着照明弹的亮光,不断调整射击方位,不久,日军运输舰“淡路山”号被中弹起火,熊熊火光照得四周一片通明,更将使其暴露无遗,英军大炮一鼓作气,一下将16颗炮弹准确无敌地砸在“淡路山”号上,炸弹引爆了船中央的弹药库,引起猛烈爆炸,被炸成碎片的士兵肢体和火焰一起飞上夜空,又迅速落入海里,船体也断为两截,缓缓沉入海底。

  这是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沉没的第一艘大型船只,也是日军开战以来所遭受的最重大损失。

  进攻接二连三的失利,反倒激起了日军的斗志,他们顶着英军猛烈的炮火,不顾死活拼命游上岸,在滩头快速挖出一个个散兵坑,随着上岸士兵的不断增加,日军护航舰队也迅速组织起的高射炮防空火力,一下击落了7架英国飞机。英国人被日军这蛮横不要命的打法惊得目瞪口呆,一时忘了还击。这下日军气势更甚,渐渐开始在海岸上占据上风,不断扩大阵地。经过4个多小时的激战,日军从海岸线开始,步步为营,终于用尸山血海淹没了英军的防御基地。

  与此同时,担任空中掩护的日军第3飞行集团也对马来半岛机场和新加坡海军基地展开大规模轰炸,两天之内击毁英军飞机50多架,使得英军的作战能力损失三分之一以上,基本丧失了作战区域的的制空权。

  12月8日黎明,得意洋洋的山下奉文给东京大本营发去报捷电报,宣称:“8日4时我军奇袭成功!”压根不提刚刚发生的苦战。接着,大本营又收到夏威夷、菲律宾方面的告捷电报,兴高采烈之下,也懒得去管电报里的真实成分,反正宣传嘛,总是夸得越大越好!

  不过夸口归夸口,山下奉文还是心如明镜,成功登陆马来半岛只是一个开始,英军在马来半岛上层层设防,要是按照常规打法,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那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才能结束战役,而且,日军伤亡势必惊人。山下奉文一贯不按常理出牌,他一琢磨,又想出来一个绝招:电钻战。

  山下奉文以第5师为主力,亲自挑选精兵强将,组建了一个摩托化突击挺进队,目标直指马来亚吉打州首府亚罗士打。临行前,山下奉文亲自给大家作战前总动员:“

  德国人的闪击战,从中央切入敌阵,从两翼实施迂回包抄,我们要搞的不是闪击战,而是电钻战!我们要像电钻一样,沿着公路钻进去,一直钻到马来半岛的南端。途中不要跟敌人纠缠,只管往前冲,把收拾残敌留给后续部队。总之,行动要迅速,只管前进,只管往前冲!车坏了就扔掉它,一辆坏了扔一辆,两辆坏了扔一双,切记,一定要快!”

  12月11日开始,挺进队以坦克为先锋,冒着疾风暴雨,长驱南下,英军没有料到日军会有这样凌厉的招式,一时手忙脚乱,溃不成军,到了当天傍晚,挺进队已经冲到了半岛北部最重要的防线-日得拉防线的前沿。

  日得拉号称“东方马其诺”,英军在此苦心经营多年,防线由密密麻麻的混凝土机枪工事、防坦克壕和铁丝网组成,纵深好几道坚固阵地,光防守兵力,就多达九个步兵营,还有拥有90俩坦克的装甲部队。英国人曾夸下海口,这里至少能把日军阻挡三个月!

  日军挺进队没有学习德国人面对马其诺防线时的方法:绕路;而是断然对防线发起猛攻。当时已是深夜,暴雨如注,能见度几乎为零,挺进队冲在最前面的十辆坦克一齐开火,试图将防线撕开一个裂口。但英军深知此战的重要,丢了日得拉,整个马来半岛将无险可守,英军在东南亚最重要的据点新加坡将面临被包围的危险。因此英军毫不畏惧,奋起反击,双方暂时形成胶着对峙。

  战斗拖到了12日,挺进队指挥官佐伯中校心急如焚,按照山下奉文的计划,挺进队应该像一颗锋利的钢钉,深深嵌入马来半岛南端,同时东西两翼展开进攻,一举将英军的阵地击碎,最终包围新加坡。现在挺进队在这里进退两难,再拖下去,日军有被英国人反包围的危险!

  佐伯决定孤注一掷,命令全体部队发动自杀式冲锋,一时日军的坦克,装甲车,卡车火力全开,像发疯一样往前冲,英国人终于被这不要命的打法击溃了。

  13日,挺进队占领目的地,吉打州首府亚罗士打。

  与此同时,在马来半岛东岸,由哥打马鲁登陆的日军支队占领了马来中部东海岸的瓜拉丁加奴机场,使得日军战斗机的作战半径覆盖了整个马来半岛。

  在泰国曼谷,从陆上杀来的近卫师,有的乘汽车,有的骑自行车,5天长驱1100公里,于13日抵达亚罗士打,与挺进队胜利会师。

  在海上,日本岸基航空兵在潜艇部队的密切配合下,大败英国远东舰队,击沉其号称“永不沉没的战舰”的主力舰“威尔士亲王”号和“反击”号,一举夺得制海权。胜利消息传来后,除了马来亚的山下奉文兴奋异常,远在南中国海上航行的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更是高兴,他破天荒的找来参谋们庆祝,一杯接一杯的开怀畅饮!山本高兴不只是一次胜利,他更在意的,是他的“航空制胜论”的胜利!

  山本为“航空制胜论”呼吁了20多年,始终有人心存质疑。这次海战的成功,为他的理论的正确性提供了无可辩驳的证据!要知道,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航空兵空袭海面主力舰队的作战,英国远东舰队损失2艘主力舰,阵亡870名官兵,而日本只损失3架飞机,阵亡21人!偷袭珍珠港虽然也是大胜,但那毕竟是不宣而战,是偷袭,总有点做贼心虚。而这次,是部下们在他的正确战略指导下,堂堂正正的与英国舰队交手,正大光明的取得了胜利!

  于是,仅仅在开战3天后,日军便一举夺得制海权、制空权,占领了大半个马来半岛,提前并超额完成了任务。受到鼓舞的山下奉文一鼓作气,当天便将他的作战司令部直接搬到了最前线的亚罗士打,并召开作战会议,决定兵分三路,第一路由第5师和近卫师沿西海岸进军,目标是攻占马来亚首府吉隆坡;第二路为策应部队,在吉隆坡附近佯攻,吸引英军火力;最后一路由第18师为主力,伺机进入吉隆坡以南,柔佛州以北地区,目的是切断英军主力的退路。

  而此战的最终目的,是包围并进攻英国在东南亚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根据地:新加坡。

    更多精彩军事资讯,请点击华声军事首页:http://js.voc.com.cn/




----------------------------------------------
也许以后的天空

常在回忆之中下着雪
白色铺满了山野
我和我最初的爱
就在天地苍茫时告别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967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