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9462个阅读者,1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6-28 15:07

[原创]2018、5、2-27·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2018、5、2-27·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继续作游賨人谷所得景致。1、《林麓云生何处雨 川原人静几时晴》。斜风疏雨中,大片松林横当画幅跟前,而其枝干间,悉以背景之烟云得成虚实层次感觉。林内置一小屋,处画之角隅,却与林外农舍遥相呼应;中有石径穿林,犹隐见撑伞徐行之人。远方溪滩渐觉清淡明朗,透过薄雾,亦觉田禾溪草,微呈妩媚春色。2、《觅得春山向疏野》。农家楼院前,一派青黛之山沉静且复起落有姿。院坝边,数人似观景闲谈,侧旁兼有鸡鹅,如凑趣般相向而鸣。画之另侧,疏篱小屋近旁,一高一矮两人,亦作交谈状。此据实记载当日众人偶得斯境之形貌也,其现实感,固然非是凭空所能臆想;而全幅俱出以豪健粗略之笔,感觉却与前画另成一体。3、《密林尽处 原麓别示一片天》。一带松林森密,隙间微见低平房舍。坡麓起伏,林内自是荫翳轻蔽,且分明得见松有发花带果者;而渐向外延伸,则似通通融汇于淡荡天光之下,且唯觉一派川原浩茫无物矣。斯亦当时穿行林中所感知也。4、《滩崖初夏》。写危崖一道,兀立画之半侧。有曲回石径,依稀可见于崖脚坡麓。崖下有浅溪萦绕;溪畔高树几株,甚是森然。而崖树未及荫蔽之地,却觉阳光晶灿。树下一子端坐小憩,平添得画面之怡然气氛。5、《蜀川林塔》。却系当地一景点得来。画中麓岭延绵,林树幽深。有塔阁显现于高松掩映处。阁廊间数人凭栏观景,益觉此处天开地阔,自成气象。6、《麓林房舍》。溪滩之上,岗麓隆起。傍山之地,村舍数间,悉于绿暗中显示出来。近前临水处,畦内约略存有既收之麦束,藉以点明其季节,亦添得些许生活趣味。是为彼时众人沿溪闲行时所得。7、《野滩禽屋》。一日又偶得斯境:溪岸一隅,坡麓跌宕有致。低滩之上,棚舍间,三五家禽外,亦隐见细弱野鸟窥之。中景屋院后方,二人憩息于是。整个景物似尽融初夏晴柔日色内,通幅但觉阳光斑斓,甚至隐微有其蒸腾波动之感;实乃吾辈当年“澄静水泛崇光”理念之再度阐释矣。8、《麓滩于此作回环》。村口路桥之下,山溪缓缓淌流而至,且随地势环转折回,则两人似赤足濯于水中。整幅感觉沿袭前画,仍富浅淡晴柔光感,唯笔触悉以细碎之点厾出,是以尤有异于常态,当为一时兴起而探研技法之举。9、《山溪以远夏收时》。平桥低矮,窄路悠长。溪冈一带,田畴阔远,垄间约略可见既刈之麦。溪畔新柳拂风,苔石依岸,回折流水之侧,农家瓦屋面朝原野,屋檐下却置一眺望之人。此为索寞之五月麦收之季欤?吾今观之亦恍然若入旧梦,归以命笔驱墨,乃慰情怀。10、《临巴五月雨初晴》。画之近前,布豆架一片,其浓郁之绿,实此心觉着非此无足表达这题旨并客观感受。侧畔清溪回绕,虚幻波光,一来已得彰显新涨之水意味,二来也恰好与那豆架之实,形成鲜明对照。中景岗麓突起,苍碧之间,亦亮出排排形态各异之田舍。整体感觉亲切实在却又依稀有些飘浮如梦的意味。另有一点:隐闻人言此为临巴溪上源;而彼溪之名,似乎当年下乡每每往返乘坐那襄渝铁路火车时,多尝在车窗之外见之。或此亦即引发吾人远梦之因由也。11、《夏雨方唏》。溪湾一道,坡峦微微起伏。近前高树之下,低平石桥,已为陡涨之溪水所漫越;岸滩上疏疏落落,约略可见些蒿苇与庄稼。二人似乎行之至此,逗留水畔。远处则湿云压迫麓岭,分明仍有雨意。整个场景,将这初夏之时,骤雨新停却又还将继续之意境,显示无遗。12、《庄田一带山湾里》。画中平阔村道迤逦展布向远方,由点景众人皆撑着伞儿的情形,可见这天仍在下着霏霏细雨。主景之地,野田村舍,历历在目,且是水田一隅,色彩清艳之新育秧苗,格外惹人眼目。一子伫于近前水岸,手中似乎拿着本儿正在画着速写,此自当乃是会意吾人。辽远之地,白云轻柔地停压在麓梁间,看去亦饶有意味。13、《涧声中 花光树色掩山寺》。大片崖岭实沉且复青润。崖脚壑涧内,溪流浅细,内中多露大小不一之石。山道宛延,由远而近。近景一派浓郁之树,似随风摇动,且枝叶间偶存飘零之花絮。远方晴光柔媚,山湾回环而野岭嵯峨,空旷之处,隐约可见一寺。弯道上数人伫立观景,想必亦可让而今观画之人,微存流连之感焉。整个賨人谷游事所得来画题,至此终。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8、5、2-27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7 14:10
握手楼主老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6 17:42
先生好。夏安!

窗外同为炽烈炎暑。手中活儿,却由日前涂布刮板作油画,转而回复为挥毫染墨弄丹青;幅中题材,亦由那异国山岛,倏然变为此神州湖野。方粗染罢《暝色下,雨云笼罩青海湖》与《西海晨曦》两稿,并草拟得《此即古之瑶池欤?》连同《西王母迹曷可觅,入眼尽皆游人影》二题。而所执者虽异,则又岂碍我艺者恬静澄明之心。涮笔洗砚之余,于电脑内所收存之《花神系列》古乐声中,怡然信意敲此数行文字,以志心境。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28 16:12
2018、5、28-6、29·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铺开昨岁得来的“青陇行”画题。1、《岷江两岸 荒险如昨》,却是车行当年地震灾区,所见景象。可叹时过多年(即使距吾辈前次经此,也都好几年了),那一带看去依然荒落不堪,山体亦复微呈泡酥松软之态,真个感觉不宜停驻于此。唯有一点不解:这倒是本身已无法进行改造哩,还是大量赈灾款项,并未用到真正需要之处?2、《川藏小县 夏云瑰奇》,却是那日即将至达阿坝县城之前一瞬所得印象。当时天色已晚,飚风劲拂,周遭地面已觉暗黑,而天空竟是异常明显的七彩缤纷。那由远至近的县城一隅,亦然渐次感觉灯光鲜亮。眼前隐隐约约,则仍是草原上常见之情景。整个虽浮光掠影之作也,其阔大劲健之笔触与浑厚浓郁之色墨,毕竟相当肯定地传达出了此心的特殊感受。3、《此地只应天上有》,写青海年保玉则全景。画中坡岸起伏,草滩蜿蜒,其间隐约可见百花清艳。长天卷云之下,遥遥正对那披覆积雪之神山,而山下碧湖如鉴,微泛涟漪,整个景致,端是宜人,其亦由滩岸间憩息游人之情态得见焉。如此平柔静净景物之描绘,固然非是自家素常手法所适;然力避“小家子气”,终又是此心之恒久追求。如何得能兼顾,也算是此之面临课题。4、《仙国遗珠》。心识前画手法未可为己作之常态,此画重趋大刀阔斧,将年保玉则景致分割与特写:水岸一隅,小冈突兀,长滩劲挺;自中景之坡麓至远景之峰岭,尽皆祥云萦绕,天光淡荡。一子伫立近前冈顶,似眺望云中仙山以作遐想。其对此决绝凡尘之雪域山水由衷之赞叹之情,乃跃然于画面。5、《仙山圣水间 群鱼聚此 堪称极乐》。仍于斯境,将视角逼向雪峰近前。一切尽已渐次幻化在圣洁白光之内,而低下静影沉璧处,清波荡漾间,大群高山冷水鱼类,悠然浮游在此虚溟水国,浓淡隐显不一,自是难以胜数。木台边上,一身着藏红袍子之人,似俯首与鱼交流,因愈见强调出画中之仙梵气氛。画风亦属阔放,诸象俱在似与不似之间。6、《雪域仙湖》。实则唯取这湖岸一角,碧水多已截除于画外,仅存曲回之水际线,聊以示之。赭赤草坡上,雪意迷茫中,有经幡隐约飘动,更有一子,仍着藏红长袍并毛毡帽儿,正对着紫焰缭绕之火堆默然祈祷。低空处,大团迷云,犹如笼罩在经幡上方,遂令画中那所有可见与不可见之处,越发显得神秘莫测。整个画幅,若隐还显之点厾挥扫笔意外,其清艳净澄之色墨搭配,亦属不争之特点。7、《达日途中》。高原行旅,眼界开阔而所见感觉变幻细微。此画即于山环路转、河川陡现之际,捕捉其入眼之第一印象:风日清和,云光幻化,万象尽在或明或暗间,呈显斑驳陆离之跳荡感。兼之地貌本身起伏奔趋,富于动势,色彩关系亦复淳厚浑茫,因而看去果称令人心往神驰之。8、《麓滩藏寺》。依旧云日晴澹,峰崖之下,山路曲回。沿河一带,隔岸倚傍坡麓之地,长滩上攒三聚五,藏式寺庙于柔和清艳之阳光下,悉呈斑斑点点之金、白、红色彩;而远近山川,高天浮云,断崖暗影,一概应和河上清波,似乎微作喧哗,引领吾人,行将继续探索那未可知处焉。整个画幅间笔意劲健,抑扬顿挫,粗中有细,物象皆若由虚无中生发,诚属返观乃可令吾怦然心动者。9、《青海果洛道中》。柔和晴光之下,淡淡山岭一片。弯道上,有轿车停于路边,数人盘腿小坐。近前草皮赭黄,树丛暗绿。放眼望去,白云悠悠,昊天高远无际,是真不知斯境何处方是尽头。幸亦所途经者,并非穷山恶水,而清润之意,自在触目浩茫间。10、《河滩陡转 车入地峡》。清旷川滩横现于眼前:水流平缓,滩岸高低不一。有简易公路弯来绕去,侧旁路桩历历可数,而傍水处,寂寞三二帐篷,且是河面亦见群鸟翔舞焉。顺其流水方向,公路渐渐折入幽澹峡谷之内,已然并不见有甚车影,却唯见一派大大小小的云朵,似于峡天之际,兀自轻盈跳荡。咳,陌生之地景观,入之吾目,感之吾心,终出于吾手中之翰墨箧内。11、《川原旷阔 麓峡幽深》。云天高远,幅间横亘曲曲折折天际之线。辽远景象,只越过峡谷缝隙及假想之峡顶以外,尚得见之。近前触目处,沉厚若垛之麓岭崖壁,一一排列有序,其间石纹毕显,林树隐约。则同为画面右侧狭隘之地,山路似飘带般垂展而下,满含动势,直指左前以远。路上有车顺水而行,亦颇示其“自驾”行旅之情味。12、《一带麓林辉碧穹》。荒峡之间,溪河弯处,道路狭窄。一带麓林,斜仰而上,与冈岭结作回环之势。似有满天辉光,轻柔映照漫目赭翠。岭头些许灰蓝云朵,却飘浮在淡白虚空,自与晴光朦胧之山野呼应乃得一派清和之趣。当属身历实境方可感知者。13、《峡岗险峻川滩远》。近乎死寂之间,有巨冈若柱,劈面峙立于画之当幅处。四下里别无它物,但见幽暗峡回,晴澹川远,正不知其由来以往焉。视象刚硬奇突,未刻意于境蕴之谋造,而内涵似自在若有还无内。尤以崖壁之晦明参半,平添得某种难于言说之荒率怪异感觉,亦是为己画中不常得见者矣。14、《断峡残云》。陡峭实沉之峡湾内,绝崖上似有万千凿痕。此果为造物者所留之所谓“鬼斧神工”之迹欤?游者未识,而亦曷又有谁可答。唯觉涧谷之底,水浪喧腾,鼓躁声势;应和着高天异光辉映之云朵,顿成震慑人心之意象感觉。15、《奇石峙于绝壁间》。细水中分,两岸壁立。险怪岩石,时出于延绵峰岭之内。画幅轮廓,起伏跌宕,有如锯齿;映衬着天际紫白云霞,亦然突显其异地之风貌,堪称闭门造车所难能意想。16、《寂峡幽居》。周遭崖壁环列,荒颓间隐见半崖上有着勒石般痕迹,则显然是为山道。崖下川滩,多已干涸;一小小屋帐,索寞地独存那厢。咳,毕竟已渐渐得见有了人烟!而整体淡白萧条之天地景物,却依然使这心中,有种空落落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17、《僻峡当兹是尽时》。山回水转,终是觉着这老大一段荒幽之路行尽,眼前已自有了人间气息。画中溪滩之上,草地丰润,牦牛群集,而其内亦隐见牧人牧犬,且是稍远之处,几座白色篷帐,亦甚显逍遥安适。不过通观斯境,仍非富庶之地,尤其背景诸山,茅干草败,疏林间砂石裸露,秃癞似的。唯有那高天之轻柔白云,方赋予其地辽远自由之意象。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8、5、28-6、29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30 17:47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8-28 11:1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2018、6、29-7、28·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仍为昨岁“青陇行”所得画题。1、《玛沁至西宁道中》。悠悠长路,沿途景致无限,全在有心之人认真撷取。兹车窗外所掠一瞬:川原旷远,风沙云日,依稀入目而轻抚心襟。由近前砾石蕨草顶头眺望去,但见极天之处荒野微茫,视域间除中景处土丘之下有一红墙黄瓦之藏寺,别无可圈可点之物。而唯其如此,则已将斯地情味,尽行批示。2、《昔时青陇尝入梦 今者俱至眼前来》。刷白之土原一道,有似荒颓城墙。沿线民居禅塔,约略可见。侧畔,低平且是相对润泽之地,有麦田些许,其穗既黄,随风摇动,隐微生意,使人爱怜。如此这般之景致,映衬着上方一片淡淡灰蓝之天,个中情致,真是难以言说。3、《陇上麦黄》。似于甘肃边界,但见土岭延绵,坡麓之上,沟梁明显。其下川原中,黄色麦浪,恰似大河奔腾,直向白云舒卷之远方。不过,毕竟此波浪令人觉着轻柔且复亲切愉快;“河水上源”,已然“干断”一截,几束麦秸,表明时值人间收获之际。而右下角绿荫之下,几个憩息中的割麦者,分明越发添加了一点画中之趣。咳,这是陌生却又熟悉的乡村生活,于此心底激发出的共鸣感应;诉诸楮幅,自是以别象牙塔内养尊处优、风雅矜持之丹青画手。4、《河水犹清天际来》。极其有限的几点色墨,信意挥洒出浓淡有致的辽远景象。天边柔绵云朵之下,顶头尽皆披覆白雪之座座岗峦,由远而近,乃接眼前草石灌木交互错杂之低平滩岸;其间水流清澈且又湍急,柔亮光滑之质感,明显可见。角隅之上,一小小皮筏,愈彰示出其地域特色。此乃大河之上源兮,静澄之境,不能不令人怦然心动。5、《塞上沙风卷暮云》。残阳夕照下,大片苍凉之崖岭,如在飚风中起伏呼啸。崖脚一带防护林木,亦随同风向,俯仰翻腾,且对比显示出空白之处的沙碛。渐渐暗沉之天外,五色云霞,则哪得祥和之感,分明转显出斯境之诡谲暴烈…… 6、《麓滩下 遥看藏寺接云天》。隐然河滩一线,陡见冈崖突起。则麓梁起落,中有层层叠叠大小不一之藏传佛教寺院,其暗赤金黄粉白瓦墙,足使这荒凉之境,顿感庄严神圣。主体寺群之外,犹有零零散散之庙宇,远近连绵。那远方甍顶,淡淡地辉耀着天光,尤觉与岭头上大朵白云,相映成趣。7、《暝色下 雨云笼罩青海湖》。暮雨弥漫中,隐约可见,湖畔一带,草岸曲回。临水公路边,一暗红色小车大张着车灯,正驰向较远处同在水边的一幢楼屋。那自然是这景区旅舍或“度假村”甚的了。湖中伸往远方的滩岸,亦在朦胧间,影影绰绰地可见得一点游船设施啥的。这初到一地的陌生甚至惶惑之感,自是已潜藏于幅内。8、《西海晨曦》。清晓于这湖畔环行所得意象:平滩或伸或缩,乃成曲折水岸。沙草间,有溪入湖;而侧旁不甚引人在意之处,似有微茫白霜一片,细辨之,却乃正怡然食草之羊群。中景岸滩咀上,泊游艇三二,然那浩茫湖面,除偶见小礁,竟空无一物。则霞光却穿透层云,晶灿地洒向清清湖水,其静寂而欣欣向荣之感,观之令人慰藉。9、《此即古之瑶池欤?》,其直写景区大貌。坡头门楼高耸,树丛间隐见有路顺坡势而下,通向低滩上游玩设施汇集之处。彼地亦可见其碉楼矗立,经幡环绕。近前滩岸弯曲,阔路上有人撑着伞儿徐行,以示天犹下着细雨,——湖天之上暗云飘飞,云朵间朝阳微透,整个波光漾摇中,同示恁般所谓“清晓太阳雨”景象。这分明便是今世之人间旅游地景致也,题款知而故问,也属有趣。10、《西王母迹曷可觅 入眼尽皆游人影》。直承上题。平阔沙草滩上,各种托名宗教、实为世俗之点景设施毕集,而众多游客齐聚于此,或围观,或散布于周遭自觅其乐。透过繁密主景,颇令人关注者,乃澹澹之湖面,空旷却又神奇;尤其是水上一道升腾之云意,显然有助于出世之遐思。自觉此画面繁简有度,色墨清丽,亦张亦弛,甚具美感。11、《此岸焉称西海渡》。视点转向景区大门这厢,微呈俯瞰,故尔辽阔湖滩,悉收眼底。近前门外一排杂色车辆,依屋墙停列;绕门墙一带,绿树青森,夏花飘缀。遥看湖野,景物虽淡远而历历在目。延伸入湖水深处之游渡,恰与对岸天际薄薄乱云相映成趣。斯微茫之云也,环列有若舞动,而中空似开“天眼”,因以亦暗将画之标题顺势引出。12、《今我行来青海湖畔 却觉瑶花弥野 淼水接天》。森碧巨杉之下,搁架步道上,二人凭栏伫立。周遭滩岸,花草丰茂,杂树枯荣不一。触目处亦示长长泊船之渡,却与近前绿野形成构图关系,并与远外空茫水天两相对照。树荫旁,一鸢恬然翔于水面,可称约略将这游者之趣抒写。13、《西海岸边水接天 游人来此自留连》。搁板步道一角,花枝绰约幽粲。一小帽短衫长裙女子,手持今之平板电脑,正为眼前之景拍照,情态隐示欣喜陶醉。其所面对者,青碧湖水漾起漪澜,倒映着高天白云;兼以沿岸绿草如毡,远山含黛,并些许篷帐幡堆,极具当地情调。国画山水为此,亦属新颖有味之事矣。14、《青海长云暗雪山 山藏迷雾数重间》。暂且摈弃当时实境,却仍于真实意象间觅寻情味。静寂水域一片,近前依旧白塔彩幡,绿树红甍。隔水越过岸畔长长云雾,则见圣洁雪山,端然显现于是。此固为胸中之假想矣,而幅内所附文字“游此西海畔,忆及古人语,默慨于心,归后乃得画意”,已自将其由来道出。15、《今我行来青海头 万千古人诗句 对照皆休 然其造物所赋之美 毕竟无俦》。总结游此青海湖之整体感受:分明与古人笔下之境事两两相异,但其入目之景观,终是令人觉着非内地所得能比见者。而那沿湖之搁板步道、泊岸之今世游轮,以及所有宗教物事之外的自然环境,尤其是颇享盛名之清丽油菜花,更是点缀出这杳远之高原大湖鲜灵之特色面貌。由此亦见,达某撷景为画之意态,的确择重于世俗方面,唯求于内稍得升华。



《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作画述文时间 2018、6、29-7、28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其文图对应之帖,稍假以时日,将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附:

吾辈“蜕心堂作画适时手记”,为己之写事,实提出一大大课题。与此前自家几个系列之“画中游”不同者,其已然大多放弃表述中一切相关事态之因由,主要只是对作画“想法”、“感受”及“效果”之文字阐释,换言之,即基本排除其叙述性而特重其抒议性与描绘性。而如此这般一来,同为众多之山水画作也,每尽化作文字,只在其间求得变幻无穷且复有滋有味的功效,个中难度,似乎已可想见。所谓纯文学感之形象化与意境化展示,以此即堪为例。想当日法兰西文豪福楼拜训练其弟子莫泊桑,促使其以文字精确表达一切事物之性状,彼亦可作吾辈写事之圭臬。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 18:09
因己画连载之帖《蜕心堂存墨》,曾在新华网“发展论坛”上有过四十余万次之点击率,所以尽管彼为官方喉舌,审查既严、帖子得“见天”亦慢,但吾仍不愿自行放弃这“推广阵地”。偶尔通过彼处自家空间浏览今犹有所记载之单次帖子,见其点击率,每帖一般仍是从数百到千余甚至数千不等。看来这“坚守”确是有价值的。另,今见吾《作画适时手记》中“海南行”一帖,有人留言道:“国画画山、画鸟、画鱼的或有见识,画海的见识不多。祝贺你,你赢了。”其现世之“胜负观”,固溢于言表。而彼岂又得知,吾人也,笔下翰墨艺中,除“好山好水”或“传统雅道”之类“常态题材”外,举凡入目之自然及人文形态甚而纯粹之心性感悟——洪荒水陆、雪域冰川、沙漠戈壁、草泽莽原、繁华都市、穷乡僻壤、人畜巢居、生活器用乃至浮生梦想与那幽暝幻影,何样未尝纳入一己画图?既称达者,发人所未曾料想甚或不屑见闻,皆得相宜,方当其是。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0-31 10:15
2018、8、30-9、27·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上,继续此“青陇行”题材。1、《敦煌郊外》。画幅左侧,枝叶繁密之白杨巍然成林,低处浓阴内,数辆越野轿车,隐伏于土路旁沟坎之上。其余大部幅面,清朗云天之下,荒白微黄沙地一片,而傍林一带,约略可见些许瓜果棚架。画之右下角,则是几株摇曳生姿之纤细蜀葵。斯真乃而今旅游时代西北郊野间常见之景致也。2、《莫高窟》。直写这莫高窟景区外部情景:炎天下砂崖一带,各种古文化遗址,或洞室、或甍檐,或廊道,悉依山势遍布其间。众多游人,傍崖列队,或潜藏入阴影,或仍暴露在烈日下,分明尽皆正待参观这闻名于世之宗教艺术宝库。唉,内中得能有几人,是真对艺术本身有甚兴趣,想来也只因慕此盛名、进而觉得该要了了这“看过”的心愿罢了……近前疏林轻荫之下,一女子抱膝而坐,其落寞之态,却恰与那厢“盛况”两相对照。此意象之得来,是因当时荆妻偶觉不适,乃在一旁等待着咱,孰料反促成今之画趣。3、《想此莫高窟外 千年旱火 已将砂砾化轻尘》。景区一隅,颓败之灵塔数座,寂寞地对着一派荒旱川原与火风流云。右下侧显眼处,一长袍顶笠之人,负手背对景物而徘徊于斯,竟似有不忍观此景象之态。自觉作此背向之人,效果远强过其正面观景。4、《嘉峪关前绿柳垂》。淡淡蓝天之下,荒颓古关,城墙几乎已与关下土丘连为一片。其间癞皮般地残存着丛丛衰草灌木。眼前近景,却是一泓清水,岸坎上绿柳森密。一子闲伫于柳荫下,正远眺着隔水荒旱之境,似心存慨叹。其暗含“春风至此已然难度”之寓意欤?5、《古关下 一派荒沙迷酒泉》。画之一隅,置故关城楼一角。城上堞垛旌旗犹在,城下则依稀刺棘沙草荒落。远外,淡黄沙丘如海浪起伏,斜延天际;边线之上,隐隐却见似有它城。其意蕴也,已然将画题轻轻揭示。另,近处城门洞中,点缀一长袍之人,似亦暗示其古代之精魂,不时游荡于斯。6、《张掖将至也》。满幅雄峻山岭绵延,盘曲公路,萦绕其间。一醒目之绿色路牌,挟带些许草树,矗于画之近前,以与整体童山突兀之景象两相对照。而画之上沿,奇异且跌宕有致之淡白云朵,映带日光,飘浮于晶亮的天幕;云下,分明已见色彩绚丽之所谓“丹霞地貌”山野,渐次来临。兹真为异域行旅之客观记载矣!则阔大洒脱之笔触内,却存藏自信悠恬之艺趣文心。7、《达人观识丹霞山》。既至山前,着游山步道一带,蜿蜒以上。中有一子,会意达某,独自凭栏,似惊喜眺望眼前这片浩如烟海之赤橙色山野。其山山岭岭,脉络井然;虽山石细节走向皆备,则犹可见整体之大写意趣。右上角处,隐约亦见景区房儿,并杂色之观景游客。而天际几朵飘浮之淡白云彩,亦复为此相对实在之景观,添加了几许轻盈袅娜的趣味。8、《天倾西北隅 遍野覆丹霞》。浩大山野,斜挂而下。随心所欲以色墨之浓淡鲜灰,信意写出岭麓间或明或暗、或红或青之山石肌理。其笔意犹显洒脱动势,彼时这心中逸兴,此尽皆藉之抒写体现焉。同为画之右上角处,着一带观景栏干,其间亦隐约可见三五游客。顶头之上,两朵沉厚艳赤云彩,因山石跑墨而略微别具怪异之趣。呵呵,其果真暗示所谓“天倾”之意否?9、《斜照下 丹山异彩 顿幻幽蓝》。当时那云光明灭不定,事后回味,转而另得几多画思。此图也,不唯笔意尤觉整体大块,其明暗之感,亦借助显著之对比关系而得彰示。且是色彩感觉,同样也是既单纯、亦复比照强烈:通幅蓝、橙、黑、白、灰“各司其职”,共得确凿不疑之视象,并使之趋于宁静与恒定。噫吁,“艺术与生活”,此当其谓矣。10、《静观山海覆丹霞》。一抹山岭之巅,若海潮平满而略带起伏。几朵映霞之云,亦缓缓飘浮这赭橙“海面”。近处峰崖间,有梯斜带而上;顶头则微见二人背影,似拄杖静静观景。画幅笔触洒脱兼以沉厚,色相冷暖,比照强烈,尤似那向光之暖调,披覆于稍稍低近之暗寒色上,故名。整体虽未着更多细节,然意趣已自隐含其内。11、《七彩峡谷中 隐然出河源》。刚硬且复干燥之山岭一片,犹若奔腾汹涌,斜挂天际。收尾处有峰巍峨。其色墨感觉,略分所谓“七彩”,而浑然统一于微橙、轻紫之淡白调间。岭谷中则隐微可见浅浅溪流,若有若无曲行于内,且是临近处色泽亦略带潮润之意。整个画面之感,仍以动势见长。12、《霞岭西沉夕照间》。却写游山归途中之境。当时残阳下岭,近前大片山野已然沉入幽暗阴影内,而远外诸峰,犹有几许,映照着灿烂夕阳,并呈自身赤艳华丽色彩。近影中隐见游山步道依次以降,迤逦朝着低谷间显然是那景区换车之点靠拢。整体情调,于平淡中别具意味。作此亦有一感:人间任是甚奇绝之地,实景久看不过如此,则天之赐予吾辈画者,却可生发出多少意外之机趣!13、《祁连山下 门源葵也连天发》。绵延雪山下川原一带。入眼可见高树之下,平谷之间,缓缓溪流侧畔,一大片盛开的向日葵,皆各各顶着丰硕之花盘,在清朗透明的大气中随风摇动起伏,直延展向天际。其间亦见当地特色之民族建筑设施,与高远之处圣洁雪峰两相辉映,境界真堪称异常宜人。于画艺本身言之,斯作笔道劲健,自信满满,绝无拖泥带水之态,可算是恰如其分表现出其地方特色情调,亦为个人箧内,面目相对特出者。14、《花树乱遮青海道 碧草微茫祁连山 悉入达某老来眼·远年童儿也》。依然是平坦川谷内,清朗云天之下,祁连雪岭延绵。大片茫茫原野间,庄田亦隐约可辨。甚为注目者:近处一带公路,道旁花树密匝,悉于清风中婆娑起舞,竟觉异常光华缭乱、生意盎然。点缀在其间的汽车,以及一群飞鸟,也赋予此境别样意趣。咳!委实是的:不行兹路,不入斯境,如何可能凭空构得这般画图?另:其题句中既已有“达某老来”之谓,故尔落款亦曰“远年童儿”,以与之对应。15、《祁连岭麓险 青海草花黄·达某旅行得见》。山崖回折处,有车路可通。放眼望去,高峻之山岭下,一溪斜带而下,其坡岸两旁,绿中间黄,草本之花幽粲。另亦可见,麓间星星散散,篷帐三五,牛羊成群。此固然为当时沿祁连山脉行车之际,车窗外常见之境也,撷之以入吾图,乃又新得画意。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其文图对应之帖,此前已开始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10 11:36
因生活习惯或不不如说一生工作性质所定,吾辈除特殊需要,一般不喜以电话及所有适时方式与人联系。盖因不难理解,艺趣文思,一经中断,确实是很难与上段作“无缝对接”的。所以相对看重QQ或微信留言,或者电子邮件什么的。与现实人生中之相关者已然如此。对于不甚相干之人,更是这样。而偏偏这近十年来,通过网络,这天南地北,各类传媒机构,竟不知有多少,都探得咱这手机号,总是打电话来,邀请或莫若说是撺掇吾人参与彼等种种出版、上展、游访、聚会或代销之类活动。今世之基本态势,吾既已深思,岂会轻易介入。故尔了解其动向可以,焉能为之所动。于是凡有觉略有些微价值者,亦告以己之相关“留言式”联系号码,从而选择性地与之保留不远不近之关系。对方不逾此矩,万般皆好;倘逾之,则心不悦焉。许多已建联系之相关人士既识于此,久已两相默契恪守。问题却是犹不断还有新的“艺文窜窜儿”访来。此心早识彼等不过老套,也不想再“多开窗口”了,所以倘非一时得闲,根本也就不会张理对方。尤其是对那“010”区号开始的“京师”来电(传媒机构果是以此为多!),几乎一律挂掉,甚或还果断便将其加入“黑名单”……说到底,此并非矫情,不过尽皆是出于对社会生活与个人情况的静心认知。相信有此共识之士,必不会以之为怪。

顺带附上个人联系方式——


电邮: jndr@163.com
jndrtsl_660@sina.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70644911
http://blog.tianya.cn/blog-783653-1.shtml
QQ: 896274483
微信: jndrtsl_660
微信公众号:jndzts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1-30 10:01
2018、9、30-10、31·作画适时手记

江南达者 童山雷

承前“青陇行”画题。1、《冷龙岭》。行经祁连山北麓张掖、山丹、门源一线,觉怪岭奇峭苍凉,且沿溪谷一带,亦偶见西北民族风情之居所器物。归游之后拟纳入画,并于地图上查得其岭名,甚感合辙,乃乘兴径以此名为之。其先略拘于实,左看右看皆觉板刻了些;后放开手挥写,顿时画面飚风飞舞,灵动之意盈幅。尤以其颇似龙首之山岭(斯以当时随意撷得之照片为依据)昂然向天,最觉精神。当然,倘欲称其有如该地巨犬,也未尝说不过去。呵呵。2、《草原古城》。旷阔草滩一带,近前岗峦起伏,远处雪峰横亘。云天之下,一溜朔方城堡,亦未考较归属何族,但觉为此景观,很增添了几分地域风味。则其地远古之时,“天苍苍、野茫茫”之概,依此似也不难推想。3、《陇上春归花谢时》。万亩油菜花田,几近一色青翠;毡毯般之厚重荚株丛内,尚存些许黄色花蕊,斯自当已点明画中所题季节。并有今之机耕道,斜纵深入画面,遥接天际连绵雪山,及山下一片白色村落。另,幅间醒目处所点缀之人、物,亦俱有助于当地特色之表现。兹青海嘉美风情也,果是有别于它处,且复令人观之而咏叹再三。4、《青陇纪行·门源菜花落》。青海门源,号称世间最美油菜花海。因所至季节关系,则其已为一派绿原。此画径以观景地实境写之,展示彼处于迷茫云天下,满川遍麓绵柔密实之景象,而其微觉寥落之感,亦自显现。5、《陇南日丽风和地 却见花车沿麓行》。此实写当日所见:绿色冈峦,萦带辽远雪峰。一回式花车,由小毛驴儿拉着,沿坡麓处,笃笃地闲行在清朗云天之下。画别无深趣,唯示之简明意象,以志相对特别之异域情味。6、《青陇小镇》。记写当时伫于“最美花海”之观景台上所得视象:微茫之青海长云,令远处雪山忽明犹暗,历历毕显。一带游山步道,迤逦而下,径直通向山脚景区入口。浑茫绿野间,亦似是而非,跳将出几许亮色。画作笔调整体概括,物象为形至简而神色齐备,堪称一气呵成并合于己心者。7、《云影飘浮处 想此满山花盛时》。实游于此,虽未逢花期,何妨心遐想之。于是信笔得来人凭高台木栅,眺望缭乱春云之下,雪峰跟前,漫山遍野粲然油菜花发,天地一片馥郁明丽、我心但觉澄彻舒爽,如此这般,通脱淡荡柔媚光明之境。画由心生,乃当其谓矣。8、《青陇行得之·甘肃兰州至武都途中》。绵柔云天之下,清浅河川一带。远方山岭,微映于些许斜阳;则中景近景麓崖,却尽覆轻荫。河滩上隐见群羊,而那牧人倒也不知去何处逍遥了。咳,异地平凡之处随意撷来一境,今归游已是年余,笔下所出,见之颇慰温馨记忆。9、《车别羲皇故里 远前却是米仓山》。车窗外一带而过之意象:彼天水也,皆称人文初祖伏羲氏纪念地,其景物本身平淡无奇,则今世之旅游建设,自亦略以彰示。风驰电掣间,一派川原迷茫;不知不觉,前方又见万重山岭。既至近前,道旁乃有标识,示“米仓”山名。各种闪烁不定之印象汇叠此心,今挥毫布墨之际稍加整理,遂得斯作,观之似有悠悠不尽之概。10、《川陇之间多险岭 多至入眼计数难》。陇甘川陕之交,崇山峻岭密布。车行之时,偶尔竟至感觉窗外遮天蔽日。记忆中得来画图,浑浑茫茫,积苍为黛,但求表达当时入目及心之意象,重现其雄峻幽深大貌,并不在意那一岭一麓、一壑一涧之具体细节。是耶非耶,亦只观者诸君有权评说。11、《云从险岫生 江自狭川出》。盈幅尽觉动感带风:峰岭耸峙于起伏腾涌般之坡麓;荒山间难觅一树,唯见草石疏黄,赭内含青。岩岫周遭,片片迷云,不知自何飘逸而来,已渐弥漫天际。山根之下,则见有川水缓缓泌流,并隐见数人伫于岗滩。造化入眼,文心掂之而凭借丹青之手,终得此画中浩然灵动之气。12、《青陇游归 广元将至》。黑沉山野,毕竟有涯。峰回路转间,眼前陡然一亮,乃见江天平阔,滩岸悠远,楼房接叠而莫可数计,则现代城市景色,已历历在目焉。画取此象,作迂回曲折布局,略得彼时归途中所感之意。13、《幽山水库》。不记得何处得见兹境:一派森然野岭中,却见堤坝高筑;上者积水成湖,而堤下溪流轻泻。曲折公路,腰带般萦绕其间。两旁庄田林麓,实沉浑厚,且是山形水势,藉此笔致,亦颇得生动活泼之概。旅途所撷景物,描写有据,似也真个不同于舔笔暝想得来。14、《高架桥边 煌煌古寺映斜阳》。突兀冈岭耸立幅间。一座今世常见之高速公路桥,并些许附带设施,依贴围旋于彼,乃呈奇异对照。且是细看那诸多寺庙建筑,分明亦属两种基本类别,其显而易见,是因不同历史时期得成。画中斜阳澹映,云天微茫,坡麓岭壑及各种人工所造物类,忽明忽暗,悉出以肯定之笔调与沉艳之色墨;通体视之,甚觉不同于一般意义之山水画。其亦诚为真实世界所具之特殊景象矣。15、《苍崖远外 隐见嘉陵江水碧·青陇游归 观之我心自感怀》。一派麓岭直逼目前,遮蔽画幅大部。其间或土石,或林树,俱呈起伏开合环抱之状。坡梁一线,依稀可见亭廊塔阁之类点景建筑。画面左上方空阔处,远远则隐见江水依绕。此显然已为故乡之水嘉陵江矣!远游归来,观之心内倍感亲切。而画面效果本身,因其布局独特,则呈现不同于往昔画作之视象感。此“青陇行”之系列画题,至此终。


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此帖附图为《青陇小镇》。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此前已开始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12-29 11:29
2018、11、1-28·作画适时手记·“游綦江丁山湖暨东溪古镇”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写及“游綦江丁山湖暨东溪古镇”事。其时宿湖畔“得月山庄”,事已有同名之文记载。此仍依序而画。1、《湖山得月》。先表居所之本义:小楼临湖,透过园树疏落院宇,恰见这宁静的丁山湖,映照于朗月清辉之下。湖之滩岸汀洲,悉以水势而自然成形,则正前远方,闻当地人言,却是那四面山之后岭。另,其水滨之泊船,以及中庭逗犬之矮小人儿,亦尽取彼时彼地实情实景。而稍远之处凭栏观景者,显然乃会意吾兄妹们同游此间。整个画境幽澹恬柔,庶可勾起此心温馨之回忆。2、《湖滨小院》。记写闲行湖边所见:孤松之下,竹林侧畔沙路曲回;滩岸间,渔舍相掩于杂树,舟艇摇漾于明镜也似的一泓水湾。远外夕阳灿烂。伸向湖心的沙咀上,垂钓之人茕独盘坐,分明亦已陶醉在这清旷舒爽的湖天环境。画作繁简交织,色墨疏朗,其干净利落之感,亦与其境相宜。3、《夕阳下 湖畔麓林辉绀紫》。通幅示以沿湖繁密之境:浓郁晚霞罩映之下,交错伸缩的滩岸,多覆以森密丛林,而星散之庄院路桥,俱隐然显现于内。全境色墨幽粲,笔调朴实,平柔写染而得来斑驳陆离之感,于吾翰墨画作中,鲜有见之。4、《湖滨夜雨》。写来此之夜感知情形。当时湖山尽入沉睡,这人却因初到一处小觉兴奋,而致半宿无眠。寂然间,雷声渐起,电光忽闪于幽黑湖面,接着便又风雨大作,天地一派喧啸。静感斯境,心中亦大觉有趣,当时即已萌生以画写之之意。今此作也,实为由那心海之中翻找出既经发酵之物,率性抒写;及成,欣然观之,其满幅灵动之概,甚是合于当时感觉。5、《湖山一夜沐春雨》。晨光之下,夜雨甫息,犹见霏霏。行人们撑着伞儿,恰经宽阔堤坝。四周青翠岗峦环抱,屋舍历历。水已平湖,既溢于泻洪之口,下汇成溪;内湖一侧清波微漾,游艇静泊。近前湖岸上,却婀娜多姿地有着一株落英缤纷的花树,俯首斜对着另侧高处一座小小庙宇。而迷茫云天,则倍觉洁净滋润。画幅着笔不多,已然将此清丽宜人之霁雨湖山所蕴情味,充分展示。6、《或曰此路通黔山》。湖汊之间,小小坝桥交通两岸;多有屋舍庄院,隐显于坡麓滩咀。远远近近,三二泊船,亦颇觉其悠闲。满幅色墨清和,风日恬淡,笔意于率性中微感收敛繁复,且是刚柔相济,呈象浑然细密而见诸变幻。唯不足者:当时预拟画题,略加犹疑,遂致涂改,或也只好以稿视之。另,画中之斜蹿而上之路也,却是那日兄妹们散步时走过,因见路牌相示,故有此云。7、《水岸边 满湖花树漾游船》。虽全取自实境,而高度意象化之:湖湾一隅,由桥面俯瞰,梯岸前众游船一字儿停泊。相关建筑,散散淡淡,同示之于画面中景各处。近景形态婀娜之花树下,二人悠闲行至,似已为身处这片辽远且是云淡风清之境所陶醉。幅中笔墨色彩,俱简澹至极,乃复明晰生动至极,绝无拖沓壅滞,毕显其作画之际此心自信满满。尝有读者谓吾“蜕生期”(此语为自我归拟类别)后之作“充满欢快,明媚。笔锋娴熟、跳跃,色彩和谐、柔亮……有些吸毒后的视感效果,很挑人神经”,或亦许之以气场强大——“看似随意……有无穷尽强大的气流喷涌而出”。兹或即当其谓欤?8、《麓野春阴 湖山花谢矣》。湖畔闲步,水岸回折,有舟或泊或行。清朗却又微翳之云天下,沿湖麓林,多已成荫而群芳凋谢。果真为乡野湖泽暮春之时常见之景致,而以文心加以体验,又另是一番情味。其画风平柔清晰,粗率中亦颇见细节点缀,堪称与斯境相吻。9、《湖山野镇微茫雨》。其综合概括当日于零星细雨中游观当地场镇所见所感。画中前景,川渝地区今者普通乡镇情貌,已然历历在目。稍至中景处,临水岗岸,顶头上一小小庙宇,很是显眼。而远方景物,尽于薄滑流动之烟云内,隐约可见。漫天亦隐现微茫雨丝:迷蒙疏澹,恍若光雾,亦如蝉翼蛟绡,分明甚觉有情。而沿眼前公路侧旁,虽写染约略,也可见三二平田,一年新秧,已在蓬勃生发。此乃人间气息之撷取,于凡庸无奇处见其真味。当时同处实境之人,未必即全无感知,则唯吾辈艺者,方得以将常态之下不能直观之物事,作此全景式展现。10、《荒寺隐潜葳蕤山》。随性撷取途间一景,而发掘今世文人画者意趣:湖堰溢流,其外小岗之上,有野寺掩映于丛蓁。甍殿之顶,大团绵柔云朵,翼护般予以覆盖;漫天却霏然飘洒亮白细雨。阔堤路上,一子茕茕撑伞而行,走向一片迷茫之乡野湖山。另侧艳红花树之下,有简易楼牌,显然乃是通往此山寺之界门,可谓冷寂凄清,恰堪罗雀。是真为说不清道不明之境事也!而画作面目本身,雄放与柔敛之手法并用,感觉简淡且是清晰,恰遥遥相接于吾辈自谓“蜕生期”以来之视觉趣味。11、《春云下 一湾绿水绕山寺》。斜岸一带,石径迂回。有舟泊坎。疏落竹林,枝干参差。远景坡岭,悉为迷茫春云覆盖,并延展以成辽阔之势。林隙之间,却突兀地立着个小小庙宇。此乃当日沿湖散步得来之意象也,尽以秃笔散锋挥扫厾写而成,略得其概貌且蕴藏己心情致。12、《龟龄鹤寿蕴丁山》。满幅凄迷雨光而水影漾摇。一切有形,俱似在寒湿之中洇化。画面感觉沉厚且复甚是氤氲。景物本身,仍取于此湖核心地带;桥岸立碑,渡口游船,尽皆有据而则出之以己意穿插。作画当时,因欲传达带雨之渗化效果,多用隔宿渍墨,故尔色感微觉陈旧。另:所谓“龟龄鹤寿”者,实为那碑文内之语,以抒其湖山之势,而吾作亦行会意暗含之。13、《柳岸边 小院杜鹃 灿若红霞》。虽画中亦不乏宿墨,然而整体清艳之视象感,甚与前画形成鲜明对照。斯境仍得之于当日沿湖信步。幅间隐觉日光淡荡,微风吹拂。远岸一带,似欣欣然消融在明朗霓霞内;而平桥接连处,近前廊院,两株高柳之下,大片盛绽春鹃,花光直欺遥天晴霞。画之一隅,略写吾辈游人,款款至此,并将院中之鸡一对以作点缀,既平添乡村生活气息,且若犹另有其蕴意焉。14、《花果岛前松岸边》。此始为当日乘游船于湖面所见。画中主景,即彼处所谓“花果岛”,实则乃一可容游客行住之小洲。其间高树摇风,竹草丰茂,丛林内偶见一二人工痕迹。疏落残花,掩映沙头泊艇;清澈水面,野凫翻飞。远处分明可见今之“农家乐”楼房,显现于孤松索寞之坡岸。亦将这厢游船儿纳入画面。船橹划摇之下,不唯波影散乱,同时如闻有声咿呀。是真为实游斯境之写照也。15、《近前一坡竹 远岸数重山》。水上平视,遥天云浮而波清如镜。画幅右下角处,溪桥闲静,流水潺潺。一片苍翠竹林,相掩着两座白色房儿,甚有幽隐之趣。林中出一高树,上有硕大鸟巢,剪影似地映贴于淡白云天,益发让这所在,添得几许自然感觉与人文情味。而一带远岸,山峦起伏,坡滩之上,亦有白色房儿,却正与这厢微作呼应。平凡景物,画者倾情写之,固然便迥别于习常之影像实录。兹同类题材尚未尽写,恰值月末翻拍输录整理画稿,且是俗生亦多耽搁,暂且打住。
附:上月撤离老屋画案之时,曾涮笔洗砚,在几张薄薄的贵州皮纸上,作得率性小品三帧。其分别以案头文具、自家阿猫并蔬花等为题,却总名之曰《随洗墨砚作》。当时即置于室内一旮旯猫去不了之处,随即便也忘记了。而后搬迁物件,乃又见之,怜而未舍。今干脆亦趁输录本月画稿时,一并整理成电子档,于电脑中观看,作为草稿,似也马马虎虎,说得过去。故尔此也击键附志上数语。



因工作流程所致,每月画作与这“作画适时手记”未便同步。文中所涉画作,俱已在日前上传于QQ空间相册(896274483)本年度画库中。此帖附图为《水岸边 满湖花树漾游船》。其完整文图对应之帖,待日后陆续在本人微信公众号“中国画”(蜕心堂存墨)栏目中依序发布。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149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