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6-29 20:18

[图文] * 东北农家“特供大餐”:苏叶糕雄蚕蛾.有钱未必吃得到 * [分享]



ysf009 发表在 美食天下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26-1.html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先来认识一下苏叶糕。苏叶糕,满族名吃,相传自努尔哈赤时代甚至更早就有。因其表层半裹苏子叶而得名。经过清朝中期以后几次大规模的移民潮,苏叶糕已被辽东地区各族民众普遍喜爱,并一直延续。苏叶糕的做法不是很复杂,但个中细节会因人因地而异。最初,满族人在秋天备足高粱米或糯米,留待来年盛夏苏子叶随处可见时包苏叶糕。近几十年,冷藏冷冻技术被广泛使用,包苏叶糕已不大受时令的制约。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1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虽说包苏叶糕在当下已不大受时令的限制,但是,冷冻过的苏子叶怎能与新鲜的相提并论?于是,6月末7月初,家家户户便忙碌起来。糯米,是自家产的。用清水将糯米或高粱米淘洗两到三遍。用炊帚挡住,将水滗净。滗净水份的糯米或高粱米不可在日光下暴晒。普通人家常用的办法是将清洗过的糯米或高粱米摊在大锅的周围,利用坡度使没有滗出来的水份流向锅底。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午后,新农镇马圈子村的老赵用摩托车驮着阴干(相对的)的一小袋糯米,急匆匆地来到村里的加工房。在儿时,老赵必须要推着石碾子一圈圈地艰难绕行,方能将阴干的糯米或高粱米碾压成面状。后来使用了“高大上”的毛驴,老赵和小伙伴们才从拉碾推磨的繁重劳动中解放出来。1970年代中期,村里有了第一台电动磨面机,老赵和小伙伴们虽然被大人们吼着喊着,却执拗地围观,甚至趁着加工房负责人不注意的时候上去拥抱。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仅过了个把分钟,磨好的糯米面从长条口袋被倒了出来。从家到加工房这条路,老赵走了超过半个世纪。最初的时候是跟着大人肩扛背驮,后来有了自行车,现在,则换成了摩托车。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接下来打苏子叶需要老赵的妻子孙女士唱主角了。苏子喜阴喜水,盛夏一到,雨水充盈,房前屋后的苏子叶像比赛似地扎堆出现。“紫苏子叶味道太浓,一般多为药用,很少有人用它,用的都是白苏子叶。”这是某搜索引擎给出的释义。对此,孙女士不以为然,“什么紫苏子白苏子,打了叶子就包,没有实践想当然可不行。”这个盛夏,绿色的苏子叶只是孙女士包苏叶糕的辅助”力量“。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接下来打苏子叶需要老赵的妻子孙女士唱主角了。苏子喜阴喜水,盛夏一到,雨水充盈,房前屋后的苏子叶像比赛似地扎堆出现。“紫苏子叶味道太浓,一般多为药用,很少有人用它,用的都是白苏子叶。”这是某搜索引擎给出的释义。对此,孙女士不以为然,“什么紫苏子白苏子,打了叶子就包,没有实践想当然可不行。”这个盛夏,绿色的苏子叶只是孙女士包苏叶糕的辅助”力量“。回到家中,孙女士插空清洗刚打回来的苏子叶,”也就是洗洗上面的浮灰,这里的苏子叶没有污染,生吃都可以。“孙女士说。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煮熟的红小豆是苏叶糕馅儿的主料。孙女士解释说,“里面的花生米面不是非要不可的,前些天炒了点熟花生没吃完,我就顺便碾碎了掺在里面。”还需要往馅儿里放一小碗糯米面?对。孙女士说,往馅儿加点糯米面是为了增加馅儿的黏性,免得松散。红小豆面、花生米面、适量白糖、一小碗糯米面——包苏叶糕的馅儿调好了。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孙女士和面与一般人家有所不同,先给一小片糯米面注入开水使其呈半熟状。孙女士说,这是我做了五十年苏叶糕摸索出来的经验,一小块糯米面半熟后,再和加了凉水的大片糯米面混在一起,这样调和出来的面,蒸熟之后不瘫软,彼此之间不粘连。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来看看苏叶糕是怎么包的吧:揪出一小团糯米面拍成饼状,放一勺调好的馅儿,围起来——注意,手上必须沾满大豆油。说起大豆油,孙女士一脸自豪,“我们这里没有工业,没有污染,大豆油是自己家地里产的大豆榨的,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添加剂。城里人天天羡慕什么特供啊,有什么好羡慕的?农村的地方大了去了,真羡慕的话,就到俺们这里来种地吧,天天吃特供。”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将包好的类似大饺子状的面食放在苏子叶上------这就是苏叶糕了。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夏天,怕家里太热,蒸苏叶糕这类“大活儿”就安排在紧挨正房的仓房里进行。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苏叶糕出锅了,满屋子氤氲着苏子叶的香气。孙女士说,这是一家人都喜欢的味道。
------老赵夫妻俩有一儿一女,儿子儿媳在大连,女儿女婿在东港,难得回来一次。
苏子叶飘香的时节,孙女士和老赵总会用包苏叶糕的方式向远方的儿孙发出回家的信号。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苏叶糕之外,孙女士还做了一道满族名吃:爆炒雄蚕蛾。爆炒之前要将揪掉翅膀的雄蚕蛾倒入盆中用水清洗。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满族名吃:爆炒雄蚕蛾上桌了。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这一桌原生态的辽东农家“特供大餐”,谈不上丰盛,更不奢华,但有钱未必能吃到。





----------------------------------------------
微斯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6-29 20:2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辽东农家盛夏时节吃晚饭传统:在户外,而苏叶糕和雄蚕蛾就是顶级标配。
儿孙不在身边的日子,这对年过六旬夫妻的二人世界稍显冷清,但更多的则是令人艳羡的简单与惬意。





----------------------------------------------
微斯人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801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