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46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7-3 13:50

和合二圣剧本[原创]



mitankilor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和合二圣剧本

(一僧人端坐朗读:)

《寒山拾得忍耐歌》

稽首文殊,寒山之士;南无普贤,拾得定是。

昔日寒山问拾得曰: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之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寒山云:还有甚诀可以躲得?

拾得云:我曾看过弥勒菩萨偈,你且听我念偈曰:

老拙穿衲袄,淡饭腹中饱,补破郝遮寒,万事随缘了。

有人骂老拙,老拙只说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

涕唾在面上,随它自干了,我也省气力,他也无烦恼。这样波罗密,便是妙中宝。若知这消息,何愁道不了。

人弱心不弱,人贫道不贫,一心要修行,常在道中办。世人爱荣华,我不争场面;名利总成空,贪心无足厌。金银积如山,难买无常限;

子贡他能言,周公有神算,孔明大智谋,樊哙救主难,韩信功劳大,临死只一剑,古今多少人,那个活几千。

这个逞英雄,那个做好汉,看看两鬓白,年年容颜变,日月穿梭织,光阴如射箭,不久病来侵,低头暗嗟叹,自想年少时,不把修行办,得病想回头,阎王无转限,三寸气断了,拿只那个办。

也不论是非,也不把家办,也不争人我,也不做好汉,骂著也不言,问著如哑汉,打著也不理,推著浑身转,也不怕人笑,也不做脸面,儿女哭啼啼,再也不得见,

好个争名利,转眼荒郊伴。我看世上人,都是精扯谈,劝君即回头,单把修行干,做个大丈夫,一刀截两断,跳出红火坑,做个清凉汉,悟得长生理,日月为邻伴。

(僧人继续说:故事发生在唐朝贞观年间。传说那个时候天台山国清寺的主持叫丰干和尚。传说有一天,丰干和尚云游归来,在山道上看见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在啼哭。)

丰干和尚: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拾得:我不知道。
丰干和尚:那么,家在哪里呢?
拾得:我也不知道。
(僧人继续说:丰干和尚问旁边的几个放牛人。)
丰干和尚:诸位知道这孩子叫什么?家在哪里吗?
几个放牛人的一位:大师,我们也不知道呀。
丰干和尚:那么,这样吧,孩子,先和我回国清寺吧。
(僧人继续说:回到国清寺)
丰干和尚:师兄,你看,这个孩子找不到家,先暂时呆在国清寺吧。
典座师:好的。主持。
丰干和尚:我去外面贴一下布告,寻找他的家人。
典座师:好。
(僧人继续说:过了几个时辰)
丰干和尚:没人来认领吗?
典座师:没人,主持。
丰干和尚:灵熠,你照顾一下这个孩子吧。
灵熠:这个孩子辩才倒是不错。不知道几岁了。
拾得:十岁了。
(僧人继续说:拾得渐渐长大了)
典座师:拾得,斋堂和香灯交给你管理了。
(僧人继续说:大家都叫他拾得,因为他是捡来的。)
拾得:哦。
(僧人继续说:有一天。拾得登上大座,与佛像对盘而食;又冲着憍陈如尊者的塑像,讥笑他是“小果声闻”。)
典座师:拾得,你干嘛?你敢对佛陀和阿罗汉圣人不敬?
拾得:没干嘛呀?
典座师:佛堂上的事,不要干了,去厨房做事去吧。
(僧人继续说:那个时候,山顶寒岩上住着一位怪人叫寒山,经常在山石树木间刻诗。经常会来国清寺乞食。)
寒山:小师父,给点饭菜吧。
拾得:敢问先生是僧是道?
寒山:非僧非道。
拾得:此寺有些许剩余饭菜,可供先生取用。
寒山:甚好。
拾得:待我用竹筒装好,先生可自行背去。
寒山:多谢小师父。
(僧人继续说:寒山离去。)
典座师:寒岩上那个疯子,听说过没有。
丰干:不知。师兄,尽可说来听听。
典座师:山顶上的石头树木,差不多所有地方,都被他刻满字。
丰干:哦。刻得都是些什么东西呀?
典座师:都是他的诗作。
丰干:真是奇人。
典座师:我看就是疯子。
丰干:此人衣食可有着落。
典座师:貌似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丰干:可招进国清寺吧?
典座师:这可行吗?
丰干:出家人慈悲为怀,普度众生,何择贫富?
典座师:好。来日,我就将其招入寺。
(僧人继续说:几日之后,寒山又来乞食。)
寒山:大师,可有饭菜相送?
典座师:施主,饭菜不多,厨房有一空缺,施主不嫌弃,尽可留下。
寒山:好。多谢大师。
(僧人继续说:寒山成为厨僧。)
典座师:寒山那个疯子,整天在寺里游荡,看了几句经典,就随口到处说,还常常对空谩骂。
丰干:中邪了吧?
典座师:什么中邪?本来就是疯子。
丰干:苦日子过多了逼的吧。
(僧人继续说:过了一段时间)
典座师:主持,你看,寒山把拾得带坏了。
丰干:嗯?
典座师:拾得也跟着寒山疯疯癫癫的。
丰干:什么事呢?
典座师:拾得说他有一明珠,埋在暗中,无人能鉴!
丰干:那是《法华经》里面的话。经典看多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僧人继续说:过了一段时间)
寒山: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之乎?
拾得: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寒山:此义云何?
拾得:蚍蜉撼树,螳臂挡车,以卵击石。知否?
寒山:知了。
典座师:厨房中的食物每天都有乌鸦来偷吃。拾得,你要严加看护。
拾得:好的,师父。
(僧人继续说:过了一天。)
僧人甲:师兄,我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伽蓝护法们说拾得打他们。
僧人乙:奇怪了,师兄,我也做了这样的梦。
僧人丙:我也是。
灵熠:伽蓝殿中的护法身上都有杖痕。
僧人甲:莫非拾得有神通。
僧人乙:就是。
僧人丙:我且去禀告官府。
(僧人继续说:又过了一天)
县府大人:国清圣寺自古有圣迹。有怀神通之贤亦不足怪。拾得大师必是菩萨化身。
群众甲:大人,此实乃我台州之幸。
县府大人:诸位可使香火尽心供养。
(僧人继续说:又过了一天,寺里做布萨法事。拾得放牛归来,赶牛到堂前。)
拾得:久处轮回之众生聚首于此。
僧人甲:拾得,不要吵,诸位大师正在说戒呢!
拾得:无嗔即是戒,心净即出家,我性与你合,一切法无差。
僧人乙:拾得,快走吧。
拾得:这些牛前世都是本寺大德,不信,诸位可称念本寺大德法号。
拾得:前生律师弘靖。
(僧人继续说:一头白牛应了一声出来了。)
拾得:前生典座光超。
(僧人继续说:一头黑牛应声出来了。)
拾得:百岁靖本。
(僧人继续说:一头牯牛应声出来了。)
拾得:前生知事法忠。
(僧人继续说:又一头牯牛应声出来。)
拾得:前生不持戒,人面而畜生,你今招此咎,怨恨于何人?佛力虽然大,你却辜佛恩!
(僧人继续说:诸僧人大惊。)
僧人丙:我且去禀告官府。
(僧人继续说:又过一日。)
县府大人:早知拾得为菩萨化身,不知菩萨可否为官效力?
拾得:多谢县府大人美意,在下并无为官之志。
诸僧:真是菩萨来到了人间啊。

(僧人继续说:佛堂墙壁之诗偈即因此而发。

东洋海水清 水清复见底 灵源涌法泉 斫水无刀痕 我见顽嚣士 灯心柱须弥
寸樵煑大海 甲抹大地石 蒸砂岂成饭 磨甎将作镜 说食终不饱 直须着力行
恢恢大丈夫 堂堂六尺士 枉死埋冢间 可惜孤标物 不见日光明 照耀于天下
太清廍落洞 明月可然贵 余本住无方 盤泊无为理 时涉涅槃山 徐步香林里
左手握骊珠 右手执摩尼 摸耶未足刃 智剑斩六贼 般若酒清冷 饮啄澄神思
余闲来天台 寻人人不至 寒山同为侣 松风水月间 何事最幽邃 唯有遯居人
悠悠三界士 古佛路栖栖 无人行至此 今迹谁不踏 旋机滞凡累 可畏生死轮
轮之未曾息 嗟彼六趣中 茫茫諸迷子 人怀天真佛 大宝心珠秘 迷盲沉沉流
泊没何時出

自从閭丘太守来参拜以后,就同寒山子手携着手走出寺里隐迹不见了。后来国清寺僧登南峰采薪柴,无意中遇到另一位僧人好象印度来的装扮,拿着锡杖进入了岩洞然后挑着锁骨出来对他说:你可知道,我取得了拾得的舍利呢?”国清寺僧回到寺中告知大家,大家这才晓得他们所敬重的拾得贤士在这个岩洞里示寂,就将岩洞名为“拾得岩”这个岩洞在国清寺东南方,约距离二里左右的一片山上。)
(僧人继续说:世传寒山为文殊菩萨化身,拾得为普贤菩萨化身,丰干为阿弥陀佛化身。)
(僧人继续说:寒山、拾得之名早已传遍神州,波及东瀛。苏州有寒山寺,传言寒山、拾得为主持。此事尚存疑,或有慕名立寺之嫌。东瀛日本亦有慕名而立寒山寺,拾得寺。)
(僧人继续说:后世乾隆皇帝有感于寒山拾得忍辱法之精妙,将其称为和合二圣。)
(僧人继续说:和合对离间,忍辱灭两舌。此二圣忍辱和合之用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19 18:20
支持支持!!!感谢分享!!!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289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