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7-10 07:26

李蓬国:中大人类学教授性骚扰师生,还有人性吗?   



李蓬国 发表在 辣眼时评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6-1.html


  7月8日,《她曾以为自己能逃开教授的手》一文热传。该网文中,五名女性举报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青年长江学者张鹏从2011年至2017年持续性骚扰女学生及女教师。根据报道,五名女性已于两个月前向学校纪委实名举报。引起广泛热议。记者从校方了解到:中大已经关注到网络反映人类学系教师张鹏有违师德师风的信息。今年4月份,中大已经开始调查核实工作,之后基于调查核实情况,给予了张鹏党纪政纪处分并在单位内部进行了通报。网文存在与学校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7月9日南方都市报)
  衣冠禽兽!堂堂名牌大学教授、青年长江学者,竟然多年来持续性骚扰女教师和女学生,简直禽兽不如!但是,比这位毫无人性廉耻的“人类学教授”更令人愤怒的是,涉事高校竟然包庇纵容这样的败类。
  既然中大声称已经核实网络反映张鹏有违师德师风的信息,并且从今年4月份开始调查核实(这不是因为中大“未卜先知”,而是因为4月份有女生投诉张鹏性骚扰,且有视频为证),对他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和单位内部通报。也就是说,张鹏性骚扰师生属实。
  校方声称网文存在与校方调查核实不相符的情况,却没有指出具体哪里不相符,显然是在胡扯。因为如果“不相符”是指造谣,就应该把造谣者绳之以法,岂能放任一个大学教授的名誉被公然玷污?既然校方没有明确说该网文造谣,那么,所谓“不相符”的情况,只可能是一些细节的问题,比如张鹏究竟在什么时间地点,以何种方式对女教师和女学生实施性骚扰。但这不能改变张鹏性骚扰师生的铁的事实。
  既然中大没有具体指出网文任何不实之处,那就可以认定基本属实。根据该网文,从2011年至2017年,张鹏经常肆意性骚扰女学生。被张鹏性骚扰过的女生们聚集起来才发现,张鹏通常会选择性格温和、家庭背景普通、独立无援的女学生为骚扰对象。他的性骚扰行为在多人身上重复出现,呈现某种模式化特点:他不明目张胆地胁迫,而是策划和利用情境(如修改论文、做田野项目),逐步拉近距离;他还会操控受害者心理,找到不同理由和借口严厉训斥,先打击、摧毁女生的自尊自信,使得学生战战兢兢;然后柔声抚慰,诉说欣赏、喜欢之情,打着“师长的关爱”的幌子借机拍背、捏手、拥抱、甚至亲吻,让惊慌的女生无法辨识其动作的真实目的。
  如此狡猾、处心积虑的“叫兽”,简直道德败坏、丧心病狂,究竟是谁给了他豹子胆?
  张鹏曾性骚扰2017届的大一女生,情节严重,接近性侵害。事发2018年4月3日晚上约10点半,张鹏与受害者女生单独在实验室,张鹏关了灯,对女生进行了严重的性骚扰。女孩告知了父母,其父亲来到中大评理,因有视频佐证,张鹏无法抵赖,被党内处分。
  既然张鹏性骚扰甚至接近性侵害学生被证实,作为高校,就应该坚决把这样的败类清理门户,并扭送公安机关绳之以法。但中大只是对他作了处分而已,这分明是包庇纵容!
  被张鹏骚扰过的女生们气愤学校的保守处理:“张鹏的行为越来越大胆,一年比一年严重,真的要造成性侵这样实实在在的伤害、有视频证据,才能处罚他吗?”“他不是一次性的冲动,而是一而再再而三性骚扰学生,是一个惯犯,中大怎么能容忍这样的教授?”她们自觉组成举报联盟,举报人们收集到了4封实名举报信和1封匿名举报信,让她们没想到的是,举报信中,竟然有一封是一名女老师写的。
  女老师在举报信里称,2011年她刚入职中大外国语学院,在往返于中大南校区与东校区(大学城)的校车上,张鹏与她搭讪,“(他)坐我旁边座位,没说几句就开始摸,先是肩膀,再到大腿和大腿内侧,那个时候我很怕,车上有老师有学生,我不敢喊。只能闪避,比如背对他或者甩开他的手。”
  当天晚上,她坐校车返回南校时,又遇到张鹏。张鹏借机坐在她身边,“又开始动手动脚,把我的头拉向他的肩膀,并试图亲吻我的耳朵,并继续向胸部和大腿内侧摸。”之后,张鹏尾随她,并变本加厉进行骚扰,“上课下课都跟着我,找到机会就凑过来……动作越来越过分,往耳朵吹气,抚摸胸部,语言上多次要求发生男女关系,我没有办法,只好每次课都尽可能地约学生陪同搭车。当时我认识了一个住在南校、跟我一样需要搭校车往返的女学生。下课后,留意到张又在尾随我,为了不引起他的注意,我都用外语小声告诉学生这件事,希望她保护我。至此之后,该女生便一直陪同我,每次都坐在我的座位旁边。她也亲眼看到了张鹏的一些性骚扰行为。”
  张鹏不仅在私下场合性骚扰女学生,还胆敢在校车等公共场合对女教师“亲吻耳朵、摸胸和大腿内侧”,甚至在有女学生陪同受害老师的情况下,仍不收敛。如此旁若无人、肆意妄为的性骚扰,简直是对人性、师德和法律的公然强奸!
  2017届女生和女老师的遭遇给学子们敲醒了警钟:若继续沉默,只能成为待宰羔羊。2018年5月4日,青年节的时候,女生们实名给中大纪委寄出了五个当事人的举报信。
  但是,张鹏仍如往常一样,在实验室里来来回回,若无其事。张鹏的妻子也走进了实验室,要求实验室学生们写一份“张鹏老师无不当行为”的证明,但遭到实验室学生的拒绝。
  “难道真的需要用生命做祭品,像庆阳女孩一样,才能让他的行为看起来恶劣吗?我们该怎么办?”对于已被性骚扰和担心被性骚扰的女生和女教师的恐惧和绝望,中大显然是不怎么关心的,他们一如既往地包庇纵容张鹏,止步于“内部通报”,没有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大概是认为这些禽兽行为尚在可接受范围,既然已经长期存在,就不妨继续存在;既然已经有人受害,就不妨多些人受害。
  这是什么教授,什么大学,什么人间!(文/李蓬国)
  作者系媒体评论员,2016年4月底开始写时评,荣获2016年度红辣椒评论佳作奖、东湖评论佳作奖。个人时评公众号lipengguo123(挽弓搭见ll李蓬国一针见血评论)。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恭喜,该文被华声论坛首页选录,特奖励花生2,玫瑰2。请查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3308 s, 10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