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84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7-12 17:13

日本军阀炸死张作霖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17年5月下旬,北洋军节节后退,各国驻华使节已预感
北京政府会垮台,而这一次的垮台不像过去17年军阀混战那
样,所以纷纷请示本国政府对中国问题的看法。在列强中,日
本从“田中奏折”起就决心立即开始侵略中国,因此山东两
次出兵,以及济南惨案相继发生,北洋军从山东退至河北后,
日方行动亦趋积极,其狠毒面目,日益显露。        
   17年5月12日满铁日方代表江藤三等向奉张逼签五路
协定,交通部长常荫槐无法应付避往天津,交通部路政司长
刘景山临时辞职,表示无言的反对。日方既找不到主管的交
通部,乃径向大元帅府“逼宫”,扬言如果不给日本完成吉会
路诸权利,则张作霖将来出关时即不准经过南满路。张作霖
迫于形势,乃任命交通部航政司长赵镇兼次长再兼代部务,令
赵与日方交涉。5月13日赵镇偕同满铁代表深夜到部,将敦
图、长大两路包办合同盖用部印。可是赵镇兼代部务是从5月
15日生效,而合同盖印是13日,又逢星期天,日方认为无效,
迫令将合同日期改为15日。这个合同内容双方均守秘密,其
后张作霖出关遇炸,全部文件均在专车中同归于尽,据日方
宣称所签的合同包括敦图、长大、延海、洮索四路,只余
“吉五”一路留待张作霖返奉后再议。
   日方不仅逼签路约,同时还计划收缴关内奉军枪械,逼
令奉军回奉。5月18日日本政府发出“通告中国南北政府及
欧美列强觉书”一件,略谓如果动乱波及满蒙,日本即将在
该地采取维持治安的有效措施。
   5月20日日本参谋本部下令秘密动员,命令内容为:
  (一)驻屯满州各部队,主力向奉天移动。(二)由济南
撤至大连的外山旅团改赴奉天。(三)驻满洲日军主力集中奉
天。(四)派出劲旅向锦州、义州、山海关、朝阳镇担任奉军
警戒。(五)维持新民屯之治安。
   日本驻东北的关东军认为这是占领东北的开始,极为兴
奋,可是这个命令到了5月23日又发生变化,由于美国国务
院表示“东三省行政主权属于中国”的严正立场,遂使日本
政府为之犹豫,并派田代皖一郎由东京遄赴东北,口头传达
日本政府命令,仍保留张作霖地位和力量,相机待变。这一
来让关东军激进分子大为失望,也因此断送了张作霖的生命。

   日本“觉书”发出后,美国表示反对,中国作战双方的
立场也是一致。        
   5月25日张作霖答复日本觉书,谓断难承认日本觉书所
称“适当有效措置”。声明东三省及京、津为中国领土,主权
所在,不容漠视。并负保护外侨责任。盼日本鉴于济南惨案,
勿再有不合国际惯例措置。同时发表宣言,指日本此举违背
华盛顿会议的立场。     
   5月29日国民政府答复日本觉书,由上海外交交涉员面
交日本驻上海总领事,表示对于东三省的治安问题,以及中
外人士的安全问题,均为国民政府自有的责任,对于日方所
称“采取适当而有效之措置”,声明万难承认。      
   同日,日本驻华海军宣布禁止中国南、北海军在青岛、烟
台、龙口、大沽、秦皇岛领海各20浬内交战。列国海军武官
对于日本海军片面的宣布,且未在“列国海军武官会议”上
通过,表示反对。       
   5月30日晨1时张学良、杨宇霆、孙传芳离保定北上,7
时抵北京,孙军放弃保定退往琉璃河,张作霖在大元帅府召
集军事会议后即下令前线总退却。      
   5月31日张作霖准备退出北京,与北洋元老王士珍商量
临时维持北京的治安办法。北京政权每次有改变时,这位北
洋三杰的“龙”王士珍总是被推选出面维持。北京各国公使
团会议应变,日使主张由外兵接管北京城门,美使反对,会
议无结果而散。        
   晋军商震把以前扣留的奉军要员于珍释放,派他赴北京
谒张作霖商量和平移交北京的办法。    

   6月1日张作霖以茶会招待外交团话别。据说日本公使
芳泽曾秘访张作霖,劝他接受日本的条件,否则对他不利,如
能接受则日方保护张氏经大连返沈阳。这次会议时间很长,站
在客厅外面的侍从人员曾听到张氏大声说:“我姓张的不会卖
国,也不怕死。” 
   6月2日张作霖以安国军大元帅名义发出通电,声明退
出北京后,政务交国务院,军事归军团长负责。此后国事听
国民公决。王士珍等组成北京治安维持会,使馆区晚间宣布
特别戒严。      
   6月3日晨1时,张作霖离北京顺承王府私邸,1时10分
抵前门车站,1时15分专车启行,同行有潘复、莫德惠、刘
哲、于国翰等外,尚有日籍顾问町野武马与嵯峨诚也。专车
过天津,潘复、町野下车,常荫槐加入,专车共18辆,张作
霖座车本在第三辆,车过山海关时加入吴俊升专车,因此张
的座车排在第四辆。
   在这北方局势天翻地覆,张作霖出关的这一天,卸任总
统黎元洪在天津病逝。他的去世不为人所注意,因为北方大
局正在大变。    

摘自《北洋军阀史话》
作者:丁中綍


   17年6月4日晨5时30分张作霖专车进入沈阳皇姑
屯,南满路与京奉路交叉路桥下,轰然一声巨响,吊桥桥板
塌下,刚好压在第三、四、五辆车厢上。吊桥桥板分为三节,
支以石柱,柱外包以钢骨水泥厚六尺,所以如果不是特殊的
爆炸物,不可能发挥如此巨大的破坏力,同时火车通过桥下,
若非用电流计算时间,亦不可能如此准确。
   火车被炸后,现场尸骸枕藉,惨不忍睹,吴俊升登时殒
命,张作霖重伤,日籍嵯峨顾问则仅足踝微伤。其他车厢均
系随行人员,见张老帅出事,乃迅速抢救,将交道口出事地
点警戒,不准人接触现场。并用汽车送张作霖返沈阳。张因
重伤,于上午10时去世,享年55岁。但这个消息被封锁,外
界完全不知。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40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