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078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7-24 13:55

爷爷和他的三个老婆



我心微腾 发表在 荷韵轻香|散文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5-1.html


爷爷和他的三个老婆

我心微腾[/align

]
爷爷和他的三个老婆,这绝不是一个绯闻故事。他们那个时代注定有他们不寻常。一个艰难的世道造就一段辛酸的往事。这个故事,听我慢慢讲来。

一,传奇的相爱


如果没有战争,我老家会一直在江西*新,而不是现在的*水。
爷爷出生在*新的一户贫困农家。曾爷爷一付不着调的样子,也没文化。一天到晚只会去钓钓鱼,有点小钱就去买点小酒喝。因为贫困,曾奶奶得病没好好治,过早地离开了人世。爷爷从小帮外婆家放牛,靠吃蹭饭长大。年轻时在帮会里学会了做白案的技术,也学会了一点帮派内习的的岳家拳。正当想利用自己的技术挣点钱,讨上一门媳妇过上好日子。
可天有不测风云。平地里遭受了兵灾,这才有了爷爷和奶奶的故事。
具体细节我不甚明了。反正是爷爷有天在镇街上走,突然听到人声嘈杂,很多人纷纷跑路躲避。我爷爷仗着他有点武功,没介意。结果就糊里糊涂地被拉去当兵了。年轻时,爷爷长得魁梧高大,又有点武功。没过多久在部队被提拔为排长。因为同是穷苦出身,爷爷对排里的士兵很体恤。这时他与排里的传令兵,我的二舅公关系很要好。
没多久,部队调防,被派往井冈山围剿红军。部队就驻扎在*花县**乡,这里恰恰是二舅公的家乡。顺理成章地爷爷经常出入二舅公家。二舅公有个妹妹,就是我那年轻的奶奶。每当爷爷和二舅公在家小酌时,奶奶总是忙前忙后地伺候。时不时地听到他们聊军伍生活。渐渐喜欢上了威武英俊的爷爷。爷爷也喜欢这个勤劳又善解人意的妹子,二舅公也很愿意自己的妹子嫁给自己信得过的哥们。于是同样穷苦出身爷爷奶奶相爱了。那时的人心不像现在人那么复杂,看对了就心有所属了吧。
很快部队要攻打井冈山了,战事进展得很不顺,接二连三的败仗。爷爷看到战场上的血腥和残忍,身边的战友一个个离去。他越来越苦闷,又没文化,根本想不明白自己在家乡生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上这样的战场。可悲可笑的是我的大舅公在山上红军的队伍里,山下攻山的国民党队伍里居然有他的弟弟二舅公。爷爷不想打仗,天天开小猜。终于在某一天,爷爷乘部队管理松懈,带了几个兵,舍命的奔逃。后面的追兵紧紧地追,不断放枪打。同跑的兵有些被打死了,倒在逃跑的路上。爷爷顾不了那么多,仗着自己身强力壮,拼命地往二舅公家跑,他想一定要带着我的奶奶一起回家出逃。到二舅公家,后面的追兵还追的很紧。这时正巧奶奶还没起床,奶奶一把把他藏在蚊帐背面。蚊帐拉得紧紧的。
追兵到了,就搜查起来。当搜到奶奶的房里时,家里人急中生智的告诉追兵,这个蚊帐里是刚刚生完孩子的女人。让他们不要打扰女人和刚出生的孩子。那时当兵的人都迷信,上战场前是不能见血腥的,尤其是刚生完孩子带点邪气的女人,否则自己会有血光之灾。追兵们听到是产妇和孩子后也没细查,嘈嘈噪噪一阵后离开了。爷爷算是捡了一条命。
多年以后,三舅公回忆起奶奶跟随爷爷离开家的情景。那年三舅公还只有三岁,站在站桶里,跟姐姐说要“饭,饭”。奶奶帮三舅公盛了一碗饭,说一声“弟弟,我要走了”,哭着在三舅公脸上亲了一口就离开了。那年,我奶奶才十八岁。

二,随夫奔逃


就这样,爷爷和奶奶从井冈山一路走回爷爷的家乡*新县**乡。可刚安顿下来没多久。日本鬼子打到了*新。村里人素来不畏强暴,暗中与日本鬼子的争斗,日本鬼子反扑,全家族的百多口被日本人围在祠堂里,用乱枪打死了。家乡是呆不下去了。爷爷奶奶和他们的堂叔带着挑在背篓里的堂叔公,背在背上的堂叔奶奶(童养媳)一路经过梅岭来到*水谋生活。和我们一家人一样从梅岭逃难而来的人,后来被统一叫做“岭背人”。
一路来,我们家辗转*市,*都,*口,靠为别人家做饼维持生计。生计微薄,居无定所。奶奶生下的娃,一个个都身体羸弱,接二连三的过世。最后只剩下父亲和一个发高烧烧哑的姑姑。爷爷又有在旧行会,旧部队里习下了恶习,喜欢赌博。这样家里就更没钱照顾小孩和连年生育的奶奶,奶奶的身体也日渐衰弱。
大概是五几年,我们全家搬迁到*口小镇,寄宿在雇主家里。在早产了一个婴儿后,奶奶血崩不止,爷爷请大夫看病(也许是没钱,请了个医术不好的大夫),大夫开错了药,导致药物封喉,不能说话,不能喘气就去世了。可怜我的奶奶离开家乡后到死都没有回老家去一次,死后也不能从正门抬出去。那年奶奶才不到30岁,爸爸才四岁。奶奶去世后爷爷更加不理生计了,家里日子每况愈下,仅剩的妹妹也送给了*浦的张家做童养媳,后来也病逝了。好在后来爷爷为粮站送粮,被招为正式工,每月有工资,家里的生活才算有了翻天地般的改观。在*口街租起了独立的房子。就在这时二奶奶走进了我们家。

三,二奶奶


二奶奶是*水本地人,也就是现在我老家的本地人。曾外公家里是富农,有十几亩水田地。奶奶是小女儿,有一个大姐天生相貌不好,一只眼睛“萝卜花”(可能是青光眼),头发连着眉毛生着。再还有一个从奉乡过继来的弟弟。自然奶奶被受曾外公的宠爱。三姐妹只有她一个人读过小学,也没怎么裹过脚(据奶奶说,每次上学时,有一个放牛的老头帮她解掉包脚布)。
奶奶十几岁时出落为漂亮的大姑娘,嫁给了*水县国民党党部的姓莫的高官。那时奶奶出门时穿着华丽,手中不离水烟筒,闲时打麻将,推牌九。稍远的地就坐轿,而且脾气也大大的。在夫家*江莫家被恭恭敬敬地叫八奶奶。
哪知“天有不测风云”,一次奶奶的丈夫回家休假。早上站在门口刷牙。突然遇一队湖北队伍从门前经过,被士兵拉去做挑夫,据说去时他力争自己是政府工作人员,士兵不管这些,说不管是谁先跟他们做完挑夫再说。于是被强迫背着几把“汉阳造”。他哪是干这种事的人,一路上没少挨枪把子。走到邻县的一处山窠窠实在走不动了,就被打死了。
丈夫死后,奶奶在夫家没了依靠,地位一落千丈。只好拖着唯一的女儿挨日子,寡妇的日子那个苦,只有局中人才知道。可后来唯一的女儿也病死了,大伯过继了一个儿子给她,就这样守着一点田产过日子。
如果没有后来的政局变化,估计奶奶的生活和我家没有交集。没多久,
解放了,打土豪分田地,斗地主斗到了莫家。因为奶奶的丈夫在国民党政府中任过高官,加上又是孤儿寡母的好欺负,奶奶一下成为众矢之的。定地主身份时把奶奶定为莫家的地主头。其他房的人定为富农。于是奶奶的田产被没收了。奶奶一时成为没地去的人。刚好有好心人介绍她嫁给爷爷,当时爷爷在粮站上班,有工资。只是我爸年幼需要人照顾。爷爷权衡了一下就接受了这场婚姻,爸爸也有了后妈。据说,奶奶嫁过来时,莫家人凑了不少嫁妆,婚结过后,嫁妆又被娘家人给抬回去了。唉,常常讲“世道人心”,这人心总是和世道紧紧连在一起的。

四,三奶奶


三奶奶是乘着我家的情感裂缝进入我们家的。作为后辈不好评判,只是接受现实。
要算起来的话,三奶奶是二奶奶的闺蜜。本来爷爷和奶奶的婚姻是凑合的,两个不同背景的人在一起生活,中间的隔阂就深。加上爷爷的赌博的恶习就没有改掉过,奶奶免不了数落爷爷。家里的吵闹声就没有熄灭过。二奶奶有委屈总是找三奶奶倾诉。三奶奶善迎合人,每次总是好言相劝,赢得了二奶奶的好感。
三奶奶家条件并不好,娃娃一大堆。丈夫又是一个能力不强的人,家里日子过得紧巴巴,吃都吃不饱。因此,二奶奶经常接济三奶奶。
有一次,粮站需要装包工,二奶奶推荐三奶奶来做工,赚点钱来贴补家用。哪知这样倒是“引狼入室”。三奶奶有机会接触爷爷了,这一来二去的,爷爷悄悄和更年轻更解人意的三奶奶好上了。不知是对闺蜜的信任还是二奶奶直觉不灵。直到三奶奶怀上了爷爷的骨肉。二奶奶才知道他们的偷情。据说,当爷爷向二奶奶摊牌时,二奶奶听说第三者是她的闺蜜,奶奶一口饭噎在嘴里,久久不敢相信。吵归吵,最终这个婚也离了。
这时爸爸已经结婚了,家里生了我大哥,因为二奶奶没有亲儿子,爸爸带着一家子跟随二奶奶过了。爷爷跟着离了婚的三奶奶,重组家庭过日子。有好长一段时间,两家几乎不来往。
从此,二奶奶和爷爷至死都没有再见过一面,爷爷好像和三奶奶感情也不是特好。爷爷是在2008年94岁时跳楼死的,可能是老了身体不好,三奶奶不怎么照顾他,人感到孤独想不开寻死的。(那时我二奶奶已死了多年,我家接爷爷来家里过,爷爷不习惯农村生活的清静,硬要回城里)不管怎样,爷爷的结果令人唏嘘!爷爷啊,如果再来活一辈子,你会怎样安排你的命运呢?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7-29 07:57
小人物 折射大背景 好故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8-9-25 09:42
关注一下!




----------------------------------------------

佑天佑地佑人 送福送禄送寿
看经典美图到三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82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