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588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7-31 09:29

噩运从买计算机开始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100个基层教师的口述》
   李默,刘肖 著



噩运从买计算机开始

  王英华,女,51岁  
  平顶山市中心路小学教师  
  口述时间:1999年8月28日  

  我有两个孩子。女儿医学院毕业,分到浙江。儿子叫陈文戟,高中成绩不是十分好,1994年成为豫北一所学校的计算机系B类自费生,学费一年要交一万,这对我们家来说,负担是很重的。但我希望我的孩子有文化,有才能,我省吃俭用,全力以赴。你看这屋里的家具就能看出我家的经济状况,我情愿把钱投资到孩子的教育上。  
  文戟大二时,我的钱已经比较紧张了。我对文戟说,现在一年一年地付学费妈能力不够,你跟学校商量一下,能不能一学期一学期地付?开学走了没几天,他就回来了。我一惊,以为学校没答应。文戟说不是。  
  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两个同学,小焦和小高。他们说老师介绍外地学校经验,让学生自己买计算机,实习期间天天都要用。好的机器需要6000块。文戟说:“我也知道家里困难,这不,我们三个商量好了,合伙买。他俩家里都同意了。”自从孩子上学,凡是学校提出的要求,我没有不答应的。既然这样,我除了给他这学期的学费5000块,又给了他2000块钱买计算机。生活费也带得足足的,宽备窄用。谁想到,噩运从此开始了。  
  他们走了不几天,我还是不放心,就趁着国庆节放假,到学校去看文戟。他不在宿舍。同学说他搬出去住了。搬出去就要租房子,自己出水电费,还要做饭,影响学习,又不安全,学校咋也不管管?学生们还说,开始时学校说要安排机房,后来说房子紧张,不给安排了,让学生们把机器放宿舍里。宿舍里人杂,而且供电时间短,他们就纷纷搬到校外住。  
  辅导员听说我来了,就来跟我说,陈文戟学费没有交。当时有很多同学,那两个同学也在。我问文戟为啥带了学费不交。他这时只好实话实说,说钱买计算机了。我问那俩学生,你们到我家说你们家里先同意买机器的,那钱弄到哪儿去了?小焦说:“我们家的钱马上就到。”小高一直不说话。  
  我又对辅导员说:“我们既然跟学校达成协议,愿意上自费生,钱就会按时交,不会耍赖。我不能在这儿久住,这个事儿就拜托您处理了。”  
  从学校回来以后,我女儿生孩子难产,我得去照顾她,忙得焦头烂额。我想,他们迟迟不拿钱来,但学费咱不能欠。我就又寄去2000元。这时,小焦回家拿了2000元,小高始终没拿钱,文戟就拿出生活费,又借了点钱,把学费给交了。这样一来,我儿子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了。你知道他后来成了啥样子,皮包骨头,大冬天里,鞋烂得只有几丝连着……  
  春节前还没到放假,文戟回来了。我一见他的模样吓了一跳,问他什么他都不说。后来他跟他姐姐说,小高始终不拿买机器的钱,两个月实习期一过,拍拍屁股回学校了。他们走了,文戟得看着机器,又没有生活费,一星期只吃一棵白菜,两根胡萝卜……他姐还说,文戟想着我为他上学付出这么多,怕我伤心,不敢告诉我实情,也不让他姐对我说。  
  文戟跟要好的同学一一道过别后,回学校了。我的心里总也放不下,紧跟着也去了学校。他没在住处,我就等他,不吃不喝不睡等了两天,灯也不关。我想着儿子看见灯亮了,就会回来。  
  那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我从门缝里看见外面靠着一个人。我壮着胆开门,万一是我儿子回来了呢?门一开,文戟跟着就倒了进来。你不知道那个惨相,浑身上下全都是血,嘴肿着翻起来老高,牙掉了,脸上都没有皮了……  
  这样子暂时是没法上学了,我就给文戟办休学。在回家的车上,文戟对我说,他不是被人打的,也不是摔伤的,是自己吃了安眠药。原来他这次提前回家就是要为自杀做准备。围绕着计算机一连串的事总解决不了,他不想活了。我当时就哭了,对他说,你想想妈有多可怜,把你养恁大容易不容易?我吃苦受累地供你上学,就为了你成才,为了将来妈老了你能养我呀……他那么大的孩子,不停地往我怀里偎。我以为他是头晕,没想着他是恋恋不舍,我一点也没意识到他根本没想通。  
  到了家里,文戟说:“我不上学,总算可以帮你干活了。平时老是你给我干,我从来没帮过你。”我一听,挺高兴,孩子总算长大了,知道孝顺妈了。他把毛巾被、衣服都洗了,我下班回来,他就说:“妈,你看我洗得干净不干净,不干净我重洗。”我说:“你刚学,可以,晾上吧。”  
  我又跟他说,回来的路上下雨了,我差点让人给撞到河里。文戟说:“妈妈,你看你咋恁不当心,让我走了咋放心呢?”我只当他是说以后工作了像他姐一样走远了不放心,哪想他是……  
  那天吃完饭,我正和他姐在屋里说话,文戟把饭桌收拾干净了,在屋门口喊我:“妈,你出来。”他姐还说:“有话不能进来说?看你把儿子娇的。”  
  我把门一开,就听见:“妈,我以后再也不用你操心了!”明明听见声音,可门口没有人。厕所没人,客厅也没人。我马上往厨房跑去,只听到一个沉重的声音——“啪”——落地了。  
  我的儿子就这样没了。他是从厨房窗户跳下去的,5楼呀,一点儿救都没有。  
  (记录:刘肖)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666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