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088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3 17:42

银行家朱成璋命殒杨树浦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案寻踪》
民国春秋 编辑部


   银行家朱成璋命殒杨树浦

  民国初年,上海静安寺路一带还属郊外,但到了20年代末期,一幢幢高
楼兴起,商业贸易日趋繁荣,居民日渐密集,南京路的黄金地段迅速由东向
西延伸了。可是静安寺附近还有一片附属于寺院的空地尚未开发。这片空地
被上海国货银行总经理朱成璋看中。朱成璋是一位有远见的企业家、银行家,
他料想在此买地造屋,将来必能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于是携同国货银行的
庶务、亲信周子斌与寺院的方丈洽谈承租事宜,顺利地签订了协议书。这片
空地约有10多亩(即现在的大发南货店周围),朱成璋计划建造多幢楼房,
然后出租。据朱估计,可获巨额利润。

  正当朱成璋筹备大兴土木之时,不料祸从天降。上海青帮三大亨之一的
张啸林也看上了这片空地,张派遣其儿女亲家、同乡、亲信俞叶封到静安寺
我方丈谈判购买这片空地的事宜。方丈回答俞叶封说,寺院土地不可出卖,
俞提出要租几十年。方丈告诉俞说已租给了国货银行总经理朱成璋,并拿出
和朱办理的租地契约给俞看。俞略看了一下,愤然离去。

  两天后,张啸林带着随从,耀武扬威地来到愚园路的朱成璋公馆。进入
客厅一坐下就大大咧咧地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朝来谈一桩事体,静安
寺的那块地皮,你租下来派不了多大用场,要够朋友的话,把它让给我,我
有用场!”朱成璋回答说:“我已经和老方丈签了约,我租下这块地已经安
排了开发、使用计划。”为了避免与张啸林正面冲突,朱成璋竭力缓和谈话
气氛,接着说:“张先生,目前这一带地区还另有空地,我可以帮助您另外
找一块,……”张啸林不等朱成璋把话说完即打断了朱的话,直截了当地说:
“不必!不必!我就喜欢静安寺地段!”朱成璋为了打破僵局,认为只有作
出些利益上的让步,才能息事宁人,于是提出:“我在爱文义路(今北京西
路)租的一块地尚未动工,这里离静安寺不远,看在张先生面子上,我愿意
把爱文义路那块地让给张先生!”朱成璋以为通过这一交换条件,可求得破
财免灾。不料,盛气凌人的张啸林不给朱成璋任何余地,他听了朱的话很不
耐烦,把衔着的大半支香烟,噗地一声吐出去,落在厅内二米开外的地板上,
按照流氓的习惯动作,把衣袖一卷,胸前纽扣解开,高声骂了句:“娘的个
×!谁要你爱文义路的鸟地!老子就是看上了静安寺的这块!”

  金融、工商界人士一贯把高额利润看得很重,这是朱成璋不肯将已租到
手的未来黄金地段的地皮转让给张啸林的基本原因。但除此之外,朱认为,
不应当屈服于张的横行霸道,于是,他用半抗拒半求情的语气说:“张先生,
请原谅,这也是实在难以从命的事,请原谅!”张啸林把桌子一拍,忽地站
起身,恶狠狠地说:“不要敬酒不吃!”迈大步“噔、噔、噔”走出去,临
上车时,又歪着头斜视了朱成璋一眼,说了声:“那就走着瞧吧!”

  朱成璋送走张啸林后,朱太太和朱的亲信周子斌都感到张啸林最后的话
中含有杀机,劝告朱成璋在各种场合都要小心。

  自从朱府中张朱“谈判”破裂后,朱成璋起初处处提防,警惕张啸林的
“暗箭”,但过了个把月,未见动静,朱成璋的警惕性渐渐松懈,认为流氓
的手法之一正是恐吓,张啸林不过是耍耍恐吓的手段而已。朱很少夜间出门,
即使夜间出门也有保镖,而白天外出活动却不再顾忌,认为光天化日之下,
张啸林能如之奈何。

  一个风和日朗的早晨,朱成璋带着爱女和护士邓小姐,乘坐自备汽车准
备赴龙华游览。汽车刚开出弄堂口左转进入愚园路,突然从马路旁窜出四个
绑匪,向朱成璋的汽车猛开数枪。朱成璋小腹中弹,血流如注,邓小姐手掌
被射穿,血流不止,又哭又叫。朱小姐吓得昏倒在车上。汽车被迫停下来。
两个蒙面绑匪打开车门,把朱成璋拖入绑匪的汽车,向东急驶而去。朱成璋
的汽车司机,连忙驱车回到朱府向朱太太报告。朱太太又惊又急,不知所措,
连忙找到周子斌等亲信人员商议办法,经分析,认为肯定是张啸林所为,张
跟法院、警方有勾结,包揽诉讼,因而通过官方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只能
通过“黑道”疏通。于是大家商定由周子斌带上厚礼前去拜见上海青帮三大
亨,请求指点赎票办法。

  周子斌先到八仙桥钩培里黄公馆求黄金荣帮助,黄拒绝调解这一案件。
周子斌又到华格桌路(今宁海路)杜公馆拜见杜月笙,杜月笙虽然热情接待,
表示关切,但没有提出解决方案,上海青帮三大亨这时已产生一定的矛盾,
各成派系,自己的活动不愿让别人插手,见面时彼此心照不宣。周子斌不得
已,只好硬着头皮来到杜公馆隔壁的张公馆,张啸林傲气凌人,闭门拒客。

  朱太太从自家汽车上和马路上留下的血迹分析,朱成璋的伤势相当严
重,她派人到上海各医院查询,都没有朱成璋就医的线索。时间耽误久了,
朱太太心急如焚,唯恐朱成璋的伤势恶化,得不到及时救护。朱太太在万分
焦的中与好友亲朋共同商议出又一方案,即请中国与交通两大银行的常务董
事钱新之帮助,因为钱也是帮会界上层人物,与政界、金融界都有来往,称
得上是上海滩的头面人物,并且钱新之与朱成璋也较熟悉。果然,钱新之为
朱太太指点出了一条门路,即请青帮“大”字辈的张仁奎帮助,此案也只有
请张仁奎出面为官。

  张仁奎字镜湖,山东滕县人。清末投身军旅,加入同盟会,曾任江苏通
海镇守使,驻守南通,后升为北洋军杰威将军,1927年兵败去职。

  张早年参加青帮,追随过帮会武人徐宝山(徐老虎),去职后寓居上海,
以青帮“大”字辈身份,广招门徒,在上海青帮界有“祖师爷”身份。以至
连蒋介石接见他时也称之为“张老太爷”。

  原来朱成璋早年曾帮助过张仁奎。张早年在南通时是靠了朱成璋的引荐
才成了著名实业家、教育家张謇的弟子,从此为其步入上流社会奠定了基础。
张仁奎不忘朱成璋当年的恩情,一听说朱成璋有难,一口答应负责营救。

  不久张仁奎即以电话通知朱太太,朱成璋已有下落。那边传话来说,同
意赎票。并将赎票金额和办法告诉了朱太太。并约定,见到朱成璋时,将一
麻袋钱扔在朱身边的地上,然后直接把朱成璋送到海格路红十字医院(今华
山路华山医院),朱太太可在红十字医院等候。

  朱太太马上取出准备好的大堆钞票装进麻袋,又亲自将麻袋用火漆封
好,然后托周子斌火速乘汽车赴杨树浦办理赎票。

  从朱公馆到杨树浦路途遥远,周子斌到达杨树浦约定地点时,已是黄昏
时分。当时杨树浦一带还是荒野一片,水塘、河汉、芦荡纵横,农田中夹杂
着一片片荒坟野家,人迹罕见。周子斌走出汽车,扛着沉重的一麻袋钞票,
在暮色苍茫中沿着坎坷的田埂,一步步摇摇晃晃地向前探索,四周寂静的有
几分恐怖气氛。周子斌一面艰难地往前走,一面不断地压低嗓音呼唤着:“朱
先生,朱先生……”突然,他听到前面似有一点微弱的呻吟声,走上前去凝
神一看,只见田垅靠墓地边沿上躺着一人,仔细一看正是朱成璋。只见朱成
璋浑身血迹,已是气息奄奄。周子斌连忙放下麻袋,抱起朱成璋往回走,上
了汽车,直驶海格路红十字医院。

  朱太太早已心如火燎般地守候在红十字医院门前了,见到浑身血迹的朱
成璋,泣不成声地喊了几声,朱成璋勉强睁开双眼向朱太太望了望,随即闭
上了双眼。因流血过多,未得及时救护,一句话未说即溘然长逝了。

  朱成璋惨案惊动了上海银行界、工商界、新闻界,然而新闻界当时未敢
揭露张啸林罪恶,只简略报道了被绑架的朱成璋已有下落,其他话一概未说。
朱的家属也未敢向法院诉讼。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839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