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张绍曾被刺内幕
2087个阅读者,0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8-8-5 21:36

张绍曾被刺内幕



库屠左夫 发表在 参考文摘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49-1.html


摘自《民国要案寻踪》
民国春秋 编辑部

  
   张绍曾被刺内幕

  公元1929年3月21日晚8时许,坐落在天津日租界地旭街利津里的彩
凤班楼上客厅里,突然传出了“嘭!嘭嘭!”三声沉闷的枪声。紧接着,一
个仆役打扮的彪形大汉,提着带有硝烟味的手枪从容下楼,出大门向南拐,
钻进一辆早已停候在那里的汽车里,扬长而去。

  这时,彩凤班里乱作一团。那些被枪声惊扰了歌迷酒梦的妓女和嫖客们,
三五成群地聚拢在楼上楼下,互相询问、窃窃议论着。在二楼客厅中央,一
个年约50岁左右,身穿古铜色缎皮袍的人,奄奄一息地躺在血泊之中。屋里
的人个个丧魂失魄。只有直隶督办公署总参议赵景云忙得团团转。他一面虚
张声势地叫喊捉拿凶手,一面声嘶力竭地给各处打电话;时而通知医院来人
抢救,时而报告检察厅派员检验,直到一辆汽车把受伤者拉走,一场惊乱才
告平息。

  第二天,天津《大公报》二版以醒目标题登载了“张绍曾昨夜遇刺殒命”
的新闻。详细报道了现场情况,而对于行刺原因却讳莫如深。一时间,各种
猜测纷坛,有的说是仇杀,有的认为张绍曾既然死于青楼,多半是争风吃醋
的桃色事件。稍明底里的人则认定这是一起政治谋杀案。

  张绍曾被害究属何因,谁人指使?这要从头说起。

  1923年6月,张绍曾从国务总理任上被逐下台后,虽息影津门,仍关心
着国家的和平统一。由于他对北方军阀已经失去信心,便把希望寄托于广州
国民政府。 1926年9月,冯玉样誓师五原、宣布脱离北洋军阀后,于1927
年率部进入河南,配合北伐军与直系军阀作战,势力逐渐扩大。冯玉祥后来
又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率部北伐,直指山东、河北,对张作
霖奉军形成严重威胁。在此期间,张绍曾与冯始终保持信使往来,他利用其
特殊地位与身份,在天津组织薛笃弼、丁春膏、刘之龙、刘治洲等人,积极
收集奉军的军事动态和部署。为了及时把得到的情报提供给冯玉祥,张绍曾
不惜重金买了一部电台由丁春膏负责,每天与冯部联系。有时一日数电。他
自己也常写信给冯玉祥,询问战况,为冯出谋划策。张绍曾知道,他的这一
行动一旦暴露,必然会引起张作霖的忌恨。所以与冯的联系非常秘密,自己
的社交言谈也格外谨慎。尽管如此,还是也一件事上被张作霖看出了破绽。
1927年,他的胞弟张绍程(字敬纯),从法国留学回来,想在政界或军界谋
个差事,要求哥哥为之引荐。张绍曾认为,当时北方军政界被军阀政客所把
持,整个北洋政权在摇摇欲坠。在他们手下没有前程可言。于是,便劝弟弟
暂时在家中复习学业,以后有机会再谋职业。张绍程知道哥哥与冯玉祥友谊
素深,便要求介绍他去河南投奔冯的北伐军。绍曾不便明言,劝阻说:“你
要替为兄着想,暂时不可去冯部。”绍程见哥哥这也不允,那也不同意,产
生了误解,顶撞说:“你已功成名遂就不管弟弟了。好吧,我去闯自己的路,
请哥哥不要妨碍我。”张绍曾见弟弟不理解自己的苦衷。只好嘱咐:“凡事
谨慎,千万别让人抓住把柄。”于是,张绍程去河南,冯玉祥为他在军中安
排了个职务。此事被张作霖探知,对张绍曾与冯玉祥的关系引起了注意。

  这时,原属直系的军阀孙传芳被北伐军打败后投靠了张作霖。孙在1925
年任浙江督军时,经张绍曾派人从中联络,曾与冯玉祥约定共同起兵攻打奉
张。但浙奉战争在南方打响后,冯在北方却按兵不动。为此,孙传芳以为是
张绍曾与冯玉样合谋欺骗他,想坐观成败,借刀杀人,因而对张、冯深为不
满。他投靠张作霖后,经常在张面前挑唆,说张绍曾代冯玉祥运筹筛幄,而
且和冯系一班人秘密往来,策划反奉。这就使张作霖对张绍曾更加怀疑起来。

  张作霖为了试探张绍曾,派邢士廉到天津,假意请张绍曾出面调停他与
冯玉祥的关系,以息争修好。邢见到张绍曾说明来意后,张听了气愤地说:
“你告诉大帅,叫他先把军队都带出关外,再来和我商量。”邢士廉碰了钉
子,回北京如实汇报。张作霖对张绍曾更加怀恨,遂生杀心。张绍曾也知道
张作霖必不肯善罢干休。一些朋友劝他离津南下暂避,张绍曾却认为:冯玉
祥所率北伐军已打到山东,很快将进入河北境内,急需自己提供奉军方面的
情报,在此时刻自己不能抽身他去;况且假若奉张有杀人之心,必然早有部
署,走出津门必不容易;加之家人也阻拦他离津,所以未能成行。不过,为
了防止意外,他格外加强了戒备。他在英租界44号路公馆里,深居简出,闭
门谢客,不再参加应酬活动。

  随着北伐战事的顺利进展,京津形势日趋紧张。张作霖在部署军事总撤
退的同时,也加紧了阴谋杀害张绍曾的策划。张作霖经与直隶督办褚玉璞密
谋后,于1928年3月派亲信王琦到天津,由直隶督办公署总参议赵景云出面,
在3月21日在天和玉饭庄宴请住津朝野名流。他们怕张绍曾不来参加,事先
安排谢玉田、刘茂正两人找到张绍曾的门婿吴道时(吴佩孚继子),由他带
领前往张公馆送请柬。届时,赵景云又让绍曾的同乡族叔张觉五(字会卿)
亲到公馆邀张一同赴宴,并答应事成之后保荐他为道尹。张觉五曾任江北道
尹,赋闲已久,多次投奔赵景云想谋差事。这次见赵当面许愿,自然竭力效
命,21日下午5点便到张公馆,催促绍曾同往。绍曾当时因身体欠爽本不想
参加,但碍于族叔情面,只好吩咐备车。不料汽车刚开出车库,前轮胎坏了
一个,张就嘱咐差役打电话辞谢,表示不能赴宴。张觉五着急他说:“瑶蕴
(赵景云字)叫我代他诚意奉请,你不去,我怎对得起瑶蕴!”绍曾无奈,
只得命司机王以达换上备胎,与觉五同车前往,另有卫兵苏以行、刘富友二
人随车护卫。宴后,赵景云又约靳云鹏、张绍曾、张文生、李厚基等十几人,
到彩凤班名妓花玉宝(湘阁老六)处喝茶小坐。随从卫士们都被引开去。

  这时,有个仆役打扮的人手持信件直径上楼,说有要函面交张总理,急
候回信。张绍曾闻报从屋内来到客厅,一面问哪里的信,一面伸手去接。那
人迎面就是一枪,张绍曾用左手一挡,子弹穿透手掌。接着又是两枪,一枪
由左耳穿入头颅,一枪打进肺部。张绍曾当即昏倒在地,在送回家中后第二
天凌晨死去,时年49岁。

  张绍曾被杀后,官府大肆张扬,要缉拿凶手。事发第二天,天津县知事
兼督署军法官王士申下令把彩凤班的老鸨、妓女、杂役人员一齐逮捕,逐个
审问,关押多日。直隶督办公署也通牒日租界警察署协助缉捕凶犯。但这套
欲盖弥彰的把戏是无法欺惑世人的。日租界警察署侦探长刘寿岩一句话揭穿
了他们贼喊捉贼的真相。他说:“他们杀人却叫我们缉凶,假戏做得跟真的
一样,亏他们装得像。凶手下落我们倒知道,是从北京来的,叫他们到大帅
府里缉拿去吧。”张绍曾家人也知道是张作霖派人所为,因惧怕祸及余亲,
不敢认真追究。

  
   顾恒敬




----------------------------------------------
炎黄子孙焉能不知自己的历史,让我们掀开朦胧的面纱,共同关注追寻历史的真面目.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1516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